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兵出西陲

    泰坦这突然之间的威势大增,让所有的人都大感吃不消,比如准备接着介绍战事发展的窈窕都变得哑口无言,不知所措。

  无论泰坦变得如何,有一个人丝毫不被泰坦的气势所震,这个人自然就是泰坦最爱的人:梦可雅。

  梦可雅一见大家都傻愣愣的,一句话不说,知道泰坦刚才发出的那股无形的气势将众人都给震住,于是梦可雅大声喊道:“怎么了,都被石化呢?说话呀。”

  被梦可雅这么大声一喊,众人才算是回过神来,窈窕也接着将天幸之战后来的变化告诉大家。

  “我眼见冥火门弟子就要被三十万大军无情的击杀吞噬,但突然间天幸城正门大开,杀出一队人马。领头者正是那个美绝天下的少女叮当,后面是无数身披黑色重盔甲的骑士。叮当的手中是一把比她还高的黝黑的死神镰刀,虽然和叮当那苗条的体形有些不协调,可以说是不伦不类,但威力却实在可怕。叮当手中的黑色的死神镰刀立时在战场上掀起了一道死亡的旋风,死神镰刀所过之处,无数攻城的步兵头颅飞到半空中,无人能靠近叮当三丈范围以内。而叮当身后的那群骑士,同样也是手持着死神镰刀,但尺寸竟然还没有叮当的那把巨大。这群骑士虽然数量不是很多,不过才几千人,但他们的武技的确高超,跟在叮当身后在千军万马中纵横驰骋,如入无人之境,普通步兵竟然不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后来我才知道这群骑士是叮当的近卫军,叫什么‘死神九幽斩’。叮当和‘九幽死神斩’所向披靡,所过之处只留下残肢断臂,竟然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在三十万敌军中逆流而上,杀到了攻城方的营地附近。虽然卡欧里亲自出手拦住了叮当,让叮当及她的近卫军无法再继续肆虐步兵们,但攻城方的士兵们已经被叮当的这番疯狂的砍杀给吓得面色都白了,士气低迷,战斗力变得极为低下。后来由于叮当统辖的另十六座城池的援军来到,攻城方终于全面撤退,而叮当也没有率军追击。这场天幸之战就这么结束了。”

  “叮当多表现出来的实力并没有超出我的估计之外,因为根据我们华夏国探子从西成王国传回来的消息,哈沙克曾经与叮当单独斗上了一场,未分胜负,所以我想即使是副院长卡欧里恐怕也不一定是叮当的对手啊!”泰坦道。

  “是啊,叮当从战场上回来时,整个人都成了一个血人,我简直无法相信我的眼睛,这就是那个娇艳迷人的荣大帝的妃子叮当?我觉得她更象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嗜血狂魔!”窈窕回想起叮当在战场上手段的残忍,不禁心有余悸。

  “好了,不谈这场发生在距离我们很遥远地方的战争了。对了,娜柔,我们需要的装备及武器如何,这可是最擅长锻造的矮人族用最坚硬的玄铁打造而成的,应该不是普通盔甲及刀剑法所能相比的吧。”泰坦问道。

  “老大,这批盔甲及武器的确不是凡品,即使和我身穿的乌金战甲‘暗夜’及手中的战斧‘黑炎’相比,也不逊色多少。”娜柔回答道。

  “好,那我就命名我们的骑兵兵团和步兵兵团统称为‘玄铁兵团’!”泰坦想到了自己终于拥有了一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军队,心情格外激动。

  受泰坦的感染,其他人也大声喊着‘玄铁兵团’四字,会议大厅内气氛一下就热烈起来,因为人人都知道,很快自己和‘玄铁兵团’即将出征,踏上征战天下的道路。

  西陲关,乃华夏国疆土内最接近大陆中部的关卡,也是其他各国商旅前往华夏国贸易的关卡,同时也是抵御外敌入侵的重要堡垒。

  西陲关之西,便是一望无际的西陲平原。西陲平原土地肥沃,非常适合种植农作物。但近百年来西陲平原却一片荒芜,人烟稀少,几乎无人居住。这是因为华夏国和罗杀王国都有意染指这块沃土,几次大战之后都无法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所以相互议和,规定双方都不允许占据这块沃土,于是造成了如今芳草凄凄的西陲平原的局面。

  西陲平原的东边是华夏国的西陲关,西边则是罗杀王国东陲关,而这两个关卡不但城高墙厚,放手森严,而且常年驻守着重兵,很难一举攻下,所以华夏国和罗杀国都无法真正意义上的拥有西陲平原,也就只好让它荒芜。

  西陲关,议事大厅。

  “想要偷袭罗杀王国的东陲关实在是不大可能。因为无论是我国的西陲关还是罗杀王国的东陲关的面前,都是一马平川的地带,根本没有任何地形的变化,如丘陵的起伏,而且为了防止敌人的偷袭,守军早已经将关卡附近的树木统统的砍伐完,想要不惊动守城的哨兵,太难了。”镇守西陲关已有二十余年的黄飞将军道。

  “如果哪天晚上不见星月,趁着夜色也没有丝毫可能吗?”罕毕图将军问道。

  “是的,关卡虽高,但挂在城墙之上的夜灯十分明亮,可以照亮城墙附近相当大的范围。”黄飞将军得到了华夏国女王柔碧雪的密函,自然是全力配合泰坦这群带着大军突然到来的贵客,所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简单,我们的骑兵几乎各个都是神射手,可以让他们将所有的灯都射灭,这不就解决了问题嘛。”布尔洋洋自得的说出了他的自以为巧妙无比的构思。

  布尔本以为自己这一发言,定会博得众人的喝彩,甚至夸奖他智比天高,不料其他人各个都面色铁青,似乎在怪他在黄飞将军面前丢了众人的面子。

  “你这个白痴,不懂军事知识你也应该有些常识啊。如果你是守城的哨兵,见所有的夜灯突然在一瞬间全部熄灭,会怎么样?当然会提高警惕啊,恐怕随后守城的士兵会挂起无数的夜灯,我们怎么偷袭。真是人头猪脑!”美丽的妖精公主星云莹实在无法忍受布尔的愚昧无知,忍不住对着布尔破口大骂。

  布尔虽然被星云莹骂了个狗血淋头,但依然脸不红,心不跳,似乎刚才发表愚昧意见的是另有其人,让众人实在是佩服布尔脸皮神功修为之高,无人能比。

  “黄飞将军,照你这么说,似乎我们只有强攻这一条路可以选择,是吗?”泰坦问道。

  “是的,至少我认为如此。这些年来,老夫闲暇时经常思考如何才能以较小的代价攻下东陲关,但毫无所得。”黄飞将军有感而发。

  “强攻虽然我们能攻下,因为我这次率领的大军足有四十万之多。但这些士兵都是最精锐的战士,我实在不想他们有任何的损失。虽然我知道战场上是不可能存在伤亡率为零的部队。”泰坦道。

  “泰坦将军,我完全能理解你的心境,当年我又何尝不是如此。我攻打东陲关也只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我实在是对不起当初追随我的兄弟们啊,哎!”黄飞将军语声有点哽咽,显然非常缅怀那些在战场上死去的战士们。

  “哦,对了。是不是西陲平原人烟稀少,几乎无人居住?”泰坦突然问道。

  “的确如此,不过这么大个平原,我估计恐怕也有几百户在此开荒种地,而我也一直对那群流离失所的人们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没有将他们赶出西陲平原。不过我听说东陲关的罗杀国的将军凯特到是经常派兵四处搜寻这群可怜人,具体情况我也不大清楚。”黄飞将军道。

  “哈哈,既然我们直接攻打东陲关可能会损失相当的人马,不如引蛇出洞,在平原上与敌军大战一场。”泰坦说完话后,自信的笑了笑,似乎东陲关被拿下是十拿九稳之事。

  众人都不知道泰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众人知道,泰坦几乎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清晨,阳光再次普照大地,一切似乎如往常一般平静,但东陲关的哨兵们发现距离城墙不远处,隐约有白色的炊烟袅袅升起。

  卫兵们自然知道凯特将军一直喜欢将那些无处容身,冒险定居在华夏国与罗杀国经常发生摩擦的交锋之地西陲平原上的流浪人,当作猎物来捕杀,在枯燥的守关的生活之中找寻这种残酷的乐趣。于是一些想邀功的士兵立即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凯特将军。

  凯特正觉得这些日子过得清淡无聊,听到属下报告又有外来的流浪人出没在西陲平原,大喜过望,立即点兵五千,带上两名副将,朝炊烟升起的地方杀去。

  曾经是千里良田的西陲平原如今是杂草丛生,尤其人迹罕至的地方的杂草,高度甚至比人都高上几分。

  凯特本来以为那群初来乍到的流浪汉们定居的地点必定非常隐蔽,不料那炊烟迟迟未灭,成为指引凯特所率领的五千骑兵的指示灯,将具体地点暴露无疑。

  凯特及两位副官虽然心下暗骂这群愚蠢的流浪汉的同时也异常高兴,因为每次将流浪汉当作猎物来猎杀总是能满足他们内心的那种畸形变态的需要,空虚的心灵在流浪汉们倒在血泊之中就异常的充实,那种快乐几乎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当然,罗杀国的其他大臣绝对不会知道凯特将军是一个视人命如草芥,经常以杀人取乐的狂人,因为两名副官都是凯特的心腹,绝对不会将凯特将军的事宣扬出去。

  凯特将军率着五千骑兵朝炊烟升起的方向飞速前进了近半个小时,按理来说早应该到了,但炊烟依旧袅袅升起,距离上显得还是那么遥远,似乎丝毫没有接近目标。

  一名副官道:“将军,似乎这群流浪汉在和我们捉迷藏,我们跑了好些时候了,竟然还没发现他们的踪迹。”

  另一名副官则道:“何止如此啊,这群死到临头的流浪汉竟然和我们玩把戏,简直是小看我们的将军,没把我们放在眼里。”

  脾气暴躁的凯特自然勃然大怒,叫嚣道:“给我逮着他们,我要让他们受尽折磨而死,方解我所受的这口窝囊气。走!”

  凯特将军一提马儿的缰绳,随后一鞭子狠狠的抽在马臀上,受痛的马儿自然放开四蹄,继续朝炊烟升起的方向狂奔而去,身后的五千骑兵虽然隐约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但也只能紧随凯特将军其后,继续前进。

  不知不觉中,凯特将军及他身后的五千骑兵已经脱离东陲关哨兵们的了望范围,真正进入了处于真空地带的西陲平原的中心地带。

  等待着凯特将军及五千骑兵的自然是泰坦早已经布下的天罗地网。

  终于,一直无法追到的炊烟越来越近。想起马上可以让自己的宝剑痛饮流浪汉的鲜血,凯特将军的心跳速度因为激动不受控制的开始加快,而凯特胯下的马儿也似乎也能感觉到主人的杀意,速度也不断提升。

  终于,凯特的大军将炊烟升起的地方团团围住,凯特本以为会看到无数张惊慌失措的面孔,不料却只看见一辆铁制敞蓬马车。

  马车上是烧得火红的大堆木炭,火星四冒,不停的冒出阵阵白烟。

  而拉着马车的马儿显然狂奔了好些时候,一身大汗淋漓,喘着粗气,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吞食着野草。

  见此情形,凯特将军即使再笨,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别人设计的。对方不但用一辆空马车将大军弄得是团团转,而且将自己和骑兵们调离了东陲关的势力范围。

  凯特将军当机立断,大声喝道:“这是华夏国设下的埋伏,大伙立即回东陲关。遇到敌人不要恋战,一定要突围而去。”

  凯特将军话声还未落,四面八方出现了无数的身穿黑色盔甲的重骑兵,转眼间将自己率领的五千骑兵包围。

  凯特将军本想借骑兵的脚力可以冲出敌人的重重围困,如今方知道对方深谋远虑,早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根本无路可逃。

  “你们是何人,竟然胆敢拦截我凯特将军的骑兵团的去路,难道不怕我罗杀王国报复吗?”凯特知道身陷死境,反而豁出去了,大声怒斥道。

  “我们是谁,我们还能是谁,自然就是华夏国的将士。你凯特,草菅人命,杀害了无数想在西陲平原安居乐业的流浪汉,千刀万刮都是便宜你了。”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

  凯特将军心中一惊,知道这次恐怕是在劫难逃,因为如果是普通强盗或者佣兵团,自己还可以诱之以利,但如果是华夏国的军队,这次行动显然是他们预谋已久的,而且他们根本不是为民除害,真正的目标恐怕是东陲关,甚至是整个罗杀王国。

  但凯特随后看了看远处那军容鼎盛的黑甲骑兵,一股寒意从心头升起,如此杀气腾腾的骑兵团自己是闻所未闻,而且华夏国的骑兵一直都是象征性的兵种,从未听说过华夏国有如此可怕的骑兵军团。

  凯特将军虽然为人残暴,有些贪生怕死,但毕竟也身经百战,还未交手自然不会就范。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凯特将军就对着四周的黑甲骑兵喊道:“想要我的命,有本事尽管来拿吧。骑兵团听令,立即结成锥形战阵,准备突围!”

  站在不远处一个小山丘上观战的泰坦对布尔等人道:“真看不出,这个凯特将军还有几分骨气,竟然在如此的劣势之下也不肯投降,让我有些意外啊!”

  “如果凯特将军宁愿轰轰烈烈的战死都不愿意投降,那我们想要兵不刃血的夺取东陲关恐怕有些困难了。”罕毕图担心的道。

  “这个世界哪里会有宁肯战死也不肯投降的傻瓜,我敢打包票,这个凯特将军百分百的会投降。”布尔显然不同意罕毕图的意见。

  “别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贪生怕死,这个世上的确有很多正视死亡的勇士,不过这个凯特将军到底是不是,我看不出来。”哈里道。

  布尔见哈里再次讽刺自己,顿时对哈里怒目而视,如果不是老大泰坦在,恐怕布尔早已经扑了上去,对着哈里一顿拳打脚踢。

  “我看这个凯特将军恐怕并非视死如归的勇士,他的眼神之中显然流露出几丝惶恐和恐惧之色,不过想要彻底收服他,让他为我们所用,还是要费点工夫。”泰坦道。

  众人点头称是。

  “不错,泰坦将军的看法与老夫不谋而合。这个凯特将军已经知道身陷绝境,竟然还怂恿自己的手下突围,与数倍于己方兵力的大军交战,这绝非智者所为。但凯特的愚蠢命令的另一个动机就是希望这五千骑兵能够杀出一条血路,让他能够逃出生天。毕竟他如果被俘虏,即使不是被处决也是阶下囚,对于他这种过惯了奢华舒适生活的大将军来说,是绝对不可以想象的。”镇守西陲关的将军黄飞道。

  “黄飞将军,您老大可放心,凯特将军可以说是插翅难飞。而且我会让他的一步一步的走向绝望,在他整个人即将崩溃的时候我们再放他一条生路。这样他才会配合我们的夺取东陲关的行动,毕竟他失守东陲关还不一定会被处死。所以我会用比较残忍的手段对付他的士兵,及他身旁的那两位副官,让他死心塌地的为我半事,绝不会有异心。”

  泰坦说完话后,嘴角抽动了几下,冷冷的笑了一个。众人见到泰坦这冷酷无情的笑容后都觉得浑身不自在,空中的温度似乎骤然下降到了零度以下,让人不寒而栗。

  

第十七章 兵出西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