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妖精倾城

    每日可路城都有不少来自各地的商人、旅人、药农及樵夫进出城门,加上城前是一片开阔之地,很难被敌人偷袭,所以平日士兵们都相当放松,懒散。

  远处一辆黑色的马车奔驰如飞,朝可路城城门冲来。

  马车越驰越近,卫兵们终于看清了赶车的马夫竟然是一脸胡须的矮人,心中大惊,而有几个机灵的卫兵已经悄悄的离开城门,给可路城的城主报讯去了。

  矮人狠狠一拉缰绳,两匹健壮的黑马长嘶一声,前蹄踢到半空之中,直立而起,马车也硬生生的停在城门前。

  不熟悉矮人底细的士兵们见如此矮小的车夫竟然有如此神力,让飞奔的烈马止步,心中佩服不已。

  这神力惊人的矮人车夫自然就是矮人族王子可比鲁。

  可比鲁走下马车,掀开马车车蓬前的帘子,大声喝道:“妖精族第一美女星云莹小姐,此次前来罗杀王国乃是充当妖精族、矮人族及精灵族与人类之间交流的亲善大使,希望你们的城主亲自出来迎接!”

  随后可比鲁迅速的将帘子又合拢,但那一瞬间已经有几个卫兵看到了星云莹那张美丽绝伦的脸,嘴巴立呈O形。

  可路城的城主艾尼斯得到这一讯息后,立即带着亲卫队赶到城门口,也想一见这非比寻常的妖精族第一美女。

  但一路上艾尼斯心中也有些嘀咕,妖精族的女子一旦在人族领地内一露面,一般都是马上被权贵们抓起来收为私宠,而可路城距离大陆南部的妖精森林相距何止千里,这妖精族第一美女一路上竟然平安无事,恐怕有些蹊跷。

  十余分钟过后,围观的人群中闪出了一条通路,一名相貌威武的中年大汉带着一众卫兵走到了可比鲁守护的马车前方。

  中年大汉对着可比鲁道:“我就是此城的城主艾尼斯,究竟是何事要本城主如此兴师动众,出来迎接。”

  武将出身的艾尼斯边说边观察着可比鲁,心中凛然,知道眼前这个异常粗壮的矮人战士恐怕拥有相当可怕的实力。

  “艾尼斯城主,您好。我是矮人族战士可比鲁。马车内坐的那位则是妖精族的第一美女星云莹。我们一行人从南部的妖精森林出发,一路上经过了无数的大小城池,向人们传递了我们矮人、妖精及精灵三族的和平美好的讯息,而星云莹则更是此次与人类交流的亲善大使。”

  可比鲁将此次前来可路城的目的娓娓道来。

  艾尼斯一听,心中的疑虑消了一大半,而蠢蠢欲动的色心开始活跃起来,于是艾尼斯摆出一副恭敬万分的神情,对着马车内的星云莹道:“可路城城主艾尼斯,恭迎妖精族第一美女星云莹小姐。”

  艾尼斯说完话后,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丑态毕露。

  一只纤纤如玉般的白皙小手拨开了帘子,一个活色生香的妖精美女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给所有人一种惊艳窒息的感觉,仿佛这位妖精族少女是天神的侍女,拥有那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绝世容颜和高雅气质。

  一头翠绿泛光,亮可鉴人的青丝在头上轻巧地挽成一个美丽的高髻盘云,横插着一根晶莹剔透的翠玉钗,波纹状的双鬓如烟如纱。雪白透粉的瓜子脸上,一双黑白分明,波光粼粼的桃花眼内,闪烁出似云,似雾,似虚,似幻的目光,足以令任何男人为之折腰。

  小巧尖挺的瑶鼻下,两片如樱朱唇精巧可人,莹莹生光的娇靥上微微隐现两个迷人的梨涡,真是未语先笑,使人如饮醇酒,为之沉醉。

  而异于常人的那尖如锥形的耳朵,无时不在提醒着这位美女并非人族,而是来自大陆南部妖精森林的一位美丽动人的妖精。

  人们的视线在星云莹那绝美的面部轮廓停留了片刻后,开始往下移。这一移不打紧,一些定力不够的人流出了鼻血,因为他们看到的这个妖精族美女实在性感到一种爆炸的可怕感觉。

  一袭薄如蝉翼的乳白色的轻纱软袍与妖精美女那高挑匀称无可挑剔的身材及赛雪般如白玉凝脂般的肌肤天衣无缝、完美无暇的结合在一起,玲珑透凸,令人垂涎欲滴,血脉贲张,足令天下所有男人为之疯狂。

  一些色中之饿鬼见到如此打扮的绝世美女,口中自然的发出一种原始的声音,yu望被逼上了最高峰。如果不是有相当数量的卫兵在,恐怕变乱已经发生。

  被无数如狼似虎的色鬼们注视如此长的时间,星云莹还是平生第一次。可比鲁都有些佩服星云莹如此镇定,因为星云莹面色平静,仿佛身旁这群‘口水飞流三千尺’的色鬼根本不存在,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但实际上星云莹的内心中已经问候了布尔的祖宗不下千次。虽然星云莹恨得直咬牙,但由于答应过配合布尔的一切行动也只能继续着‘妖精倾城’的作战计划。

  “你们这里谁是主事之人,为何半天没有说话?”星云莹口中发出的这阵玎玲悦耳的话语让众人从梦境中醒来。

  艾尼斯终于明白刚才那一瞬间自己已经失态,于是连忙道:“本人乃可路城的城主艾尼斯,未能出城远迎,还望亲善大使恕罪。”

  一旁的平民百姓这才体会到绝世美女那惊人的威力,平时说话声粗如响雷的城主艾尼斯此刻说起话来仿佛一头受到了惊吓的小绵羊,软而无力。

  “不知者不罪,况且我此次的目的就是与人族各国各城的人们欢聚一堂,将我们妖精族的特有的‘闪灵舞’献给大家,向大家传递爱与和平的讯息。”星云莹道。

  “哦,在下早就听说妖精族少女的舞蹈不但动作极其优美,而且有种无法言喻的魔力,看了后能让人心神舒畅,甚至有人说能让失明几十年的人重见光明,还请问星云莹小姐,我所说的话是否言过其实?”艾尼斯奉承道。

  “我们妖精族舞蹈后的确可以让人们看完之后有心旷神怡的奇妙感觉,但艾尼斯城主您说的能让瞎子立刻就重见光明,实在有些夸大。不过我们自然一族的自然系魔法到是能够完成这不可能的奇迹,恢复一个人的视力不过是举手之劳。”星云莹道。

  “自然系魔法?这可是我们人类魔法师梦寐以求的超级魔法啊,不过似乎是你们自然一族的不传之秘吧。”艾尼斯露出了向往的神情,似乎对自然系魔法很有兴趣。

  一旁的可比鲁却知道,艾尼斯城主这个家伙对什么自然一族与人族的亲善活动及自然系魔法绝对没有丝毫兴趣,只对星云莹那颠倒众生的肉体感兴趣,于是情不自禁的瞪了艾尼斯一眼。

  可比鲁这一眼正好被艾尼斯瞧见,纳闷之余发现可比鲁手背上有道刚刚愈合的伤口,于是问道:“尊敬的矮人族战士可比鲁,请问是谁在英勇的你的手上留下了伤痕?”

  可比鲁一看自己手背上的伤痕,苦笑道:“是你们可路城外的一些小毛贼所伤,惭愧啊。”

  艾尼斯心道:自己城外似乎没有什么山贼土匪,可能这个矮人战士遇到几个强盗,所有受了点轻伤。

  此刻艾尼斯觉得人们普遍认为矮人族战士绝对英勇善战的观点有些谬误,起码眼前这个矮人族战士十之八九就是一个酒囊饭袋之徒。

  为了表示出自己的超凡实力,艾尼斯一手抓起一个卫兵,道:“星云莹小姐,有我在请您绝对放心,任何敌人在我的面前都是不堪一击,我会负责保护您的安全直到您离开我们可路城。”

  艾尼斯说完,随后将手中的两名卫兵抛到远处。

  可比鲁和星云莹也没想到这个艾尼斯城主竟然也有几斤蛮力气,但此刻他们二人心中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布尔,想起了开始执行这个‘妖精倾城‘计划前的那一幕。

  #### ##### ##### “我说可比鲁啊,我把保护星云莹公主的重任交付与你,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哟,如果公主她少了一根汗毛我都要惟你是问。”布尔对着可比鲁怒吼道。

  老实的可比鲁还未答话,一旁的星云莹就抢着道:“你这个家伙还好意思说,让可比鲁和我留在最危险的地方,自己却在后方坐享其成,实在是厚颜无耻到了极点。就算计划执行中出了什么纰漏,那也是你这个计划制定人对情形判断的严重失误。”

  “你们真是不懂我这种对你们无法从常规角度去观察揣摩的关心和体贴啊,你们可曾听说过这样一句极富哲理的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如果你们二人能够领会到这句话的真谛,你们方会知道我的良苦用心啊。”布尔夸夸其谈的说了一大番道理。

  但布尔能唬住可比鲁,却唬不住星云莹。星云莹根本没把布尔言语中的‘哲理’当回事,继续对着布尔一顿狂轰乱炸,搞得布尔是疲惫不堪。

  “问题是你要我打扮的如此性感,简直是有辱我妖精一族至高无上的清誉。如果那个可路城城主和你一样下流卑鄙,我岂不是羊入虎口?”星云莹继续兴师问罪。

  见势不妙的布尔只好转移话题,于是对着可比鲁道:“可比鲁,凭良心说,我们认识以来,我对你是不是照顾有加,虽说不上无微不至,但我也是尽心尽力,是不?”

  可比鲁点头道:“是,布尔大哥,你对我的确不错。”

  “那么你我二人是不是同生共死,肝胆相照?”布尔又追问道。

  可比鲁一听,不由得想起哈里等人对布尔的评价,在战场上见到危险绝对是溜得最快的人,连招呼都不打,于是心中有些犹豫,隐约感觉到布尔是属于典型的可以共富贵,无法共生死的人。

  布尔长叹一声,对可比鲁道:“想当日我与你在矮人丘陵一战之后,便于你惺惺相惜,期望有一天能够与你成为真正的兄弟,没料到你竟然看不起我,罢了!”

  可比鲁一听布尔这话,只感到鼻头一酸,热血涌上脑门,大声道:“布尔大哥,我心中可是一直把你当亲大哥看待。”

  可比鲁绝对没想到他这句被布尔套出来的话就成为了他伴随布尔噩梦一生的起点。

  “好兄弟,有你这一句话,我也不枉此生了。不如我们现在就结拜我兄弟,你看如何?”布尔将可比鲁一步一步的诱入套内。

  “好,布尔大哥,我们这就结拜。”可比鲁兴奋的道。

  一旁的星云莹摸不清布尔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就没有阻止,一语不发,静观其变。

  “我所居住的乡下经常有人结拜为兄弟,他们一般都是斩鸡头,歃血结拜。可比鲁,你看如何?”布尔道。

  可比鲁道了声‘好’之后便兴冲冲的从后勤部提了一只母鸡来,手上还拿着一把菜刀和一个碗。

  “大哥,怎么个歃血结拜法啊?我可不知道,还是你来吧。”可比鲁道。

  “我知道是知道,但我实在不忍心在这么一只活生生的母鸡的咽喉上砍下去,母鸡为我们人类下了这么多蛋,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人,如今要我杀了这只可怜的母鸡,我实在不忍啊!”布尔演技相当逼真,竟然掉落了几滴眼泪。

  见布尔大哥如此血性,可比鲁异常感动,于是道:“大哥你别伤心,这只母鸡能死在大哥您的刀下,也算是死得其所,死得有价值啊!”

  一旁的星云莹实在看不下去了,自言自语的道:“平时不知道是哪个无耻败类在吃饭的时候总是拣最肥的鸡腿狂啃!”

  布尔假装没听见,一拍可比鲁那厚实的胸膛,道:“我们男子汉顶天立地,不必在意那些柔弱女子的无知言论。”

  可比鲁点了点头后有迷惑的问道:“大哥,我这么矮,如何顶天立地啊?”

  布尔实在没想到可比鲁蠢得如此出奇,但又只好耐心的解释道:“这只是一个比喻,不是真实存在的,知道不?”

  可比鲁又点了点头,但脸上的迷惘之色反而更浓重。

  “这样吧,我实在不忍心亲眼见到我手中这把无情的菜刀砍在这只对人类有着伟大贡献的母鸡的脖子上,所以我决定闭上双眼砍死它,以示对它的尊重和爱戴。”布尔泪光闪动,深情的道。

  可比鲁将碗放在地上,然后将菜刀递给了布尔。

  布尔斜着眼睛用菜刀瞄准了可比鲁手中母鸡的脖子之后,便闭上眼睛一刀斩了下去。

  ‘咯咯咯’,母鸡发出了似乎是下蛋时的叫声,不过相比起来此刻母鸡的叫声显得有些凄烈。

  布尔问道:“可比鲁,是不是我这一刀力道和准度都不够,可怜的母鸡变成了半死不活?”

  “不是的,大哥,你太紧张了,你菜刀拿反了,刚才用的刀背。”可比鲁笑道。

  布尔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能看懂母鸡临死前无惧死亡的眼神中流露出的对自己的怨恨,似乎在责怪自己未能给它一个痛快,如此折磨它。

  布尔镇定下来,用菜刀对着母鸡比划了好一阵子,直到确认菜刀的刀锋对准了母鸡的脖子后才闭上了眼睛。

  布尔终于出刀。

  刀光漫天,布尔手中的菜刀以一道极其诡奥,难以捉摸的路线砍向母鸡的脖子。

  见此刀法,可比鲁情不自禁的叫道:“大哥,好刀法!”

  布尔感觉到手中的菜刀已经击到了实物,还未张开双眼,耳边响起可比鲁的惨叫声。

  布尔连忙睁眼一看,在漫天飞舞的鸡毛之中,可比鲁右手捂着左手鲜血淋漓的手背,继续着呼天抢地的哀嚎。

  而那只险些成为布尔盖世刀法下亡魂的幸运母鸡,在不远处不听的‘咯咯咯’欢快的叫着。

  ……

  终于,布尔和可比鲁相继喝了一口那碗盛有包含着母鸡和可比鲁的血的清水,完成了这史无前例的歃血结拜仪式。

  “可比鲁啊,你既然承认我是你老大,以后你可要服从我的命令啊,你应该知道,一日为老大,终生为老大的道理吧。所以你以后要无条件的支持我的一切行动,千万不要背叛我哟,你可别忘记了那时你与大白鲨共舞的有趣经历哟!”

  布尔终于完成了对可比鲁的完全控制,原形毕露了。

  想起自己身上那因为被布尔修理而被大白鲨留下的万千伤痕,可比鲁就心有余悸,这才明白刚才那个所谓的歃血结拜仪式实际上就是签定卖身契的仪式,但可比鲁悔之晚矣,只能听天由命,希望布尔能够善待他。

  但可比鲁做梦也想不到,布尔不但需要可比鲁成为他布尔的专一跑腿,还需要他成为历史上背黑锅最多的伟人,可比鲁那暗无天日的噩梦随着与布尔结拜之后正式开始。

  ######## ###### ##### 艾尼斯见妖精少女星云莹与矮人战士齐齐走神,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饱餐星云莹的秀色。

  终于星云莹、可比鲁二人被喧嚣的人们发出的怪喊乱叫声唤醒,才意识到要继续进行‘妖精倾城’的作战计划。

  在星云莹的周旋下,艾尼斯城主终于同意在可路城外举行一个有史以来最大的篝火晚会,而这个晚会的主角自然就是星云莹这个绝代妖娆。

  无数的民工从城内涌出,拖来了无数的木材和石方,为搭建篝火晚会的所需要的舞台等等设施而忙碌着。

  至于落得清闲的星云莹、可比鲁在城主艾尼斯的陪同下,在可路城四处游览,而拥有绝世容颜的星云莹自然成为路人的注视的焦点,引得无数人驻足旁观,甚至造成了街道堵塞。

  晚,十点正,可路城的狂欢篝火晚会拉开了序幕。而布尔这个‘妖精倾城’的作战计划也进入了到计时。

  

第二十章 妖精倾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