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闪灵之舞

    美丽异常的妖精星云莹的突如其来及她所要求举行的篝火晚会,让整个可路城的人们都欣喜若狂,整个可路城陷入了空前的喜庆之中。

  就在整个可路城的人们为星云莹那绝世的身材及容貌所倾倒时,人人都开心的在街头放声歌唱时,却没有一人想到乐极生悲的不变真理,更加没人想到多年未被战火洗礼的可路城的天空,实际上已经战云密布。

  整个可路城的防御力量几乎完全瘫痪,除了少量值班站岗的卫兵还在巡逻维持治安外,其他的处于警备状态的常规军队全到城外参加名为‘妖精之夜’的狂欢篝火晚会。

  夜色渐浓如墨,星空也黯淡无光。平时散发着柔和光芒的星月今夜也不知去向,似乎也不忍见到即将发生的杀戮。

  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似乎蕴藏着无穷的杀机,但城外数十万人的欢声笑语及无数的篝火却冲淡了深夜的寒意,尤其是篝火晚会中央的大木台上,亮如白昼。

  星云莹被临时搭建的舞台上那悬挂于台角的数十颗魔法晶石发出的白光刺得双目微痛,一时无法适应。

  终于一切就绪,可路城城主艾尼斯缓步走上木台,对着台下群情激昂的人们,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说。

  由于艾尼斯自己也想快点见到传说中妖精一族极负盛名的‘闪灵舞’,只花了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将手中那叠长约几十页的稿子读完,在人们的掌声及口哨声中离开了木台。

  随后无数美丽眩目、五彩缤纷的烟花在空中绽放,将整个天空照亮,气氛火热异常。人们纷纷拿出自己携带的美酒及小吃,相互祝福干杯,欣赏着天空中那难得一见的美景。

  半小时之后,烟花依旧在继续燃放,但人们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转移到了木台之上,因为一身盛装的妖精族美女星云莹已经登台,准备表演世人难得一见的妖精族特有的舞蹈‘闪灵舞’。

  闪灵舞一般分为两节。舞蹈的第一节主要是讲叙女子颠倒众生媚态,第二节则是讲叙女子又不输于须眉的非凡魄力及气概。

  星云莹穿着一身银白如飘雪的纱衣,面色平静无波,而美丽无暇的身体着不断的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向外不断的扩散着无形的美丽波纹,在众人的眼中,,真是像极了一尊美丽无比的女神。星云莹仅仅就这么一个简单的站势,也是如此的清丽脱俗,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眼光根本无法离开。

  星云莹心中默念妖精族的自然魔法‘生命之波’,一层层似光似雾,水绿色的,很漂亮的雾状体,逐渐的往星云莹的身边靠拢。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众人在朦胧之中觉得星云莹有着神秘深邃的特质,虽然美丽动人,但似乎不属于凡间的那种像雾像雨又像风的特殊风姿,引起了人们发自内心的赞叹。

  周围的水绿色的生命能量随着星云莹双手的轻挥,竟在星云莹的掌心形成了两条水蓝色的带子,绿丝带的一端悬浮在星云莹的掌中,令一端则是在往外延伸出去之后,逐渐的由浓转淡,直到消失在另外一端的虚空中。

  而星云莹此刻除了双手动继续在空中舞动,娇美的身躯也随着双手的挥动而不断的移动着,舞姿曼妙无双,给人一种怡静的特殊感觉。

  虽然没有悦耳动听的音乐伴奏,但星云莹现在的姿态十分的优美。

  无论是一跨步,一扭腰,一转身,一挥手全都充斥的无法叙述的美感,缓慢的节奏让人格外的感觉到一种温柔的味道,一举一动全都是那么的美丽动人,彷佛是合乎着某种神秘的节奏,让人看的是目不暇接。

  不知不觉中,星云莹的闪灵舞加快了速度。

  星云莹不断的旋转着,一双玉般的纤手随意的晃动着,随着玉指无意识的一点,虚空中,水绿色的光雾随之不断的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水波涟漪,往四面八方扩散着,这种与自然融合为一体的美丽舞蹈给所有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众人方知妖精族的闪灵舞的确名不虚传。

  然而,传说中的闪灵舞此刻方刚刚开始。

  水绿色的生命能量越集越多,最后竟然在木台上形成了一个波涛荡漾的湖泊,而星云莹则成了在湖面上翩翩起舞的仙子。

  星云莹玉足轻点湖面,在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中,一朵朵水绿色的美丽花朵在湖面上生成,很快的抽枝结苞开花,闪耀着眩目的水绿色光泽,让人啧啧称奇,无法相信。

  星云莹偶有将手中的水绿色的彩带轻拍水面,一条条银练般的水瀑随着彩带离水而起,在星云莹的身边飞溅出无数晶莹的水滴,将星云莹的舞姿映照的更加如梦似幻。

  舞到酣处,众人只见星云莹的长发飘扬,生命能量竟然在星云莹身旁跌宕起伏,随着星云莹的手势不断的旋飞着。而星云莹的身畔终于出现了一道七色的彩虹,忽隐忽现的,更是叫人看的如痴如醉,浑然忘我。

  星云莹手中的绿丝带突然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星云莹没有继续在湖面上旋转,俏立不动,那葱葱玉指呈兰花状,平放于胸前。

  瞬间之后又一变,双手在翠绿色的生命能量的包裹之下形成一个含苞待放的花蕾,尽显生命之奇妙。

  星云莹双手加生命能量一起构成的花苞一片片的往外延伸出了它那翠绿色的花瓣,每当花瓣展开到了极致,花瓣的办尖总是那么不经意的一颤,一圈圈的涟漪就在那不经意的一颤当中,由花瓣尖往外不断的扩散着。

  整个花苞似乎是有着千百片的花瓣等待着绽放,一片又一片的花瓣带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花蕾终于怒放,竟然是一朵盈盈而开的白色莲花,在微风的轻拂下,完全绽放的莲花的无数花瓣朝四面八方激射出去,漫天都是白色的花瓣雨,在这略带寒意的黑夜之中给人们一种安详圣洁感觉。

  这传说中妖精族的闪灵舞实在已经超过了人类对舞蹈的定义,远远的跳出了舞蹈这个范畴,说闪灵舞是一种展现生命之中的奇迹恐怕更为恰当。

  如此人间罕见的舞姿自然是让人们目光流盼,意乱神迷,不知身在何方,完全沉侵在星云莹这绝美的舞姿中。

  骤然,炸雷般的鼓声响起,将人们从这个最甜美的梦中惊醒。

  人们环顾木台四周,终于发现与美丽的妖精女子同来的那个矮人族战士正在猛击一比人还高的牛皮鼓。

  在这震耳欲聋的鼓声之中,星云莹的舞姿再生变化,变得充满了阳刚之气,每一个动作都刚健有力,无丝毫拖泥带水之态,尽显巾帼不让须眉之豪气。

  在台下众人的眼中,星云莹所表演的根本已经不是舞蹈,而是一位正在与无数敌人作战的巾帼女英雄的所施展的武功招式。

  这后半段的闪灵之舞,气象森严,竟似有千军万马奔驰而来的磅礴气势,更加给人一种长枪大戟,黄沙千里,一位女战士正与无数敌人浴血奋战的惨烈感觉。

  可比鲁所击的鼓声的节奏也越来越快,星云莹在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直看得众人有些惊心动魄,忘乎一切。

  无人知道,可比鲁的鼓声不但是星云莹闪灵之舞的伴奏,更加是可路城人们的催命符,因为可比鲁与布尔约好的进攻信号就是鼓声。

  远处山头的布尔终于听见了这期待已久的进攻讯号,心情虽然激动万分,但依旧有条不紊的下传了几道命令。

  其中最让众玄铁骑兵敬服的就是布尔让他们将他们的战马的蹄子用厚布裹住,同时这条命令也让众将士明白,布尔虽然看似玩世不恭,但绝对不是一个酒囊饭袋之辈。

  五万玄铁步兵紧紧的跟在一万玄铁骑兵的身后,开始朝可路城进军。

  在篝火晚会上狂欢,被星云莹那震撼人心的美丽及她那无人可比的舞姿迷得晕头转向的可路城的将士们,根本不知道一支大军正无声无息朝他们逼近。

  布尔率领的玄铁骑兵距离篝火晚会的会场已经只有千步之遥,但由于可比鲁击出的鼓声震耳欲聋,完全掩盖住了骑兵们的飞速前进时发出的马蹄声,加上游牧族的战马训练有素,没有一匹马儿发出嘶叫声,使得近在咫尺的玄铁骑兵还未被狂欢的人们发现。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玄铁骑兵眨眼间距离篝火晚会的场地只有不到五百步之遥,虽然没有任何声音传入人们的耳中,但人们却终于发现了敌人的到来。

  因为人们感觉到脚下的大地在微微的震动,而且震幅越来越大,这才意识到有大批人马来袭。

  后知后觉的艾尼斯依旧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误以为是城外的一些小毛贼前来骚扰,还让众人保持镇定,并派遣了百余名士兵出去查看情况。

  还未等士兵们开始侦探敌情,布尔亲率的玄铁骑兵已经杀到。

  玄铁骑兵威猛无比,一切挡在前进道路上的事物都被这道黑色的洪流所吞噬,不知所措的人们发出了歇斯底里的狂叫声,如一只无头苍蝇般的到处乱跑,希望逃过死神的追杀,但依旧于事无补。

  锐利无比的黑色玄铁枪头在无数人的胸口挑过,激起了无数的血花,上演了一出恶魔重临人间的戏,欢乐的海洋霎时成了尸横遍野的森罗地狱。

  可路城的士兵们虽然受到过相当正规的训练,但此刻身穿便服,手上也没有武器,根本不能给玄铁骑兵造成任何威胁。

  有些醉意的士兵们眼见身旁的人被这群身穿黑色战甲的仿佛来自九幽地狱的骑兵割稻草般的一个个砍下头颅,酒意立刻醒了,脑海中唯一的意识就是两个字:逃跑。

  而那些少数维持篝火晚会治安的士兵们所组成的脆弱无比的防线,早已经被玄铁骑兵击溃,逃命去了,所以所有参加篝火晚会的人们仿佛成了一只只赤裸裸的毫无反抗力量的羔羊,被玄铁骑兵无情的追杀。

  实际上即使参加篝火晚会的全部士兵是全副武装,也不可能抵挡玄铁骑兵那可怕的冲击力和杀伤力。毕竟在这辽阔的平原地带,一支被骑兵突袭的步兵军队根本无法逃脱被尽数击杀的噩运,何况这支骑兵拥有几乎可以傲视天下的可怕实力。

  由于篝火晚会的场地与可路城相距并不是太遥远,大概是距离千米左右,所以人们都不由自主的朝城门方向跑去,潜意识认为回到城中便可以避开杀身之祸。

  如此一来,本可以关上城门,力拒骑兵的可路城失去了最后的这个机会,因为玄铁骑兵已经随波逐流,衔着人流追杀,长驱直入,杀入可路城。

  恢复清醒的可路城城主艾尼斯终于看清楚局势,自己被这不知何方而来的敌人偷袭,已经兵败如山倒,自己即使勇冠三军,也无法力挽狂澜,改变化这已经不可逆转的战局。

  想清楚这一点后,万念俱灰的感觉在艾尼斯心头升起,一时不知何去何从,愣在当场。

  艾尼斯忽然觉得一阵如山的压力朝自己迫来,大惊之下终于发现自己面前傲然站立一人。

  这人虽然身材矮小,但却骨骼粗壮,一身孔武有力,手持一柄天青色的矮人战斧,正是刚才击鼓的矮人战士可比鲁。

  艾尼斯并非愚钝之人,立刻猜到这所谓的妖精族美女与人类的亲善活动都是这群高深莫测的敌人精心策划,为的就是攻下自己管辖的可路城,而眼前这个矮人战士更加是其中的首脑之一,想亲自擒拿自己。

  明白这一切都是诡计之后,艾尼斯失败的懊恼化为冲天的怒火,怒发上冲冠,心神无比激动,铁拳捏的‘咯咯’作响,想将眼前这个矮人战士碎尸万段。

  可比鲁当然不会让艾尼斯这有些骇人的可怕气势继续这样增长下去,于是使出从华夏国胜亲王西门无敌那学来的奇招‘缩地成寸’。

  可比鲁战斧遥指艾尼斯,右脚朝虚空中跨出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步。但这化腐朽为神奇的步法却让艾尼斯吃惊不已,气势顿时就弱了许多。

  原来可比鲁这朝虚空中踏出的一步大有学问,是东方武学中相当玄奥的招式,有着鬼神莫测的威力。

  艾尼斯发现与自己相距十米开外的可比鲁不过这么随意的跨出一步后,竟然似乎出现在自己眼前,而可比鲁手中的战斧也带着惊人的劲风朝自己袭来。

  来自东方武学的奇招,艾尼斯自是闻所未闻,眼见就要被可比鲁这一斧击中脑门,艾尼斯急中生智,身体往后自然倒下,摔在地上。

  这一摔虽然将艾尼斯摔了个灰头土面,狼狈万分,但却恰恰闪过了可比鲁发出的致命的一斧。

  艾尼斯倒地之际已经窝剑在手,撒出一片剑光,将可比鲁笼罩在其中。

  可比鲁没想到艾尼斯在如此劣势下竟然出剑反击,不惊反喜,欣喜有艾尼斯如此顽强勇猛的对手。

  可比鲁丝毫无惧,手中的战斧也化作漫天的青光,迎上艾尼斯的剑击。

  斧剑相交,发出一声清脆无比的金铁交击的声音后,随后斧剑立即分开。

  可比鲁有些钦佩艾尼斯的臂力,竟然能挡住自己全力一击。心中虽然闪过此念头,但可比鲁手下却丝毫未慢,战斧再次雷霆般的击出,以泰山压顶之势从上而下的朝艾尼斯劈去。

  被可比鲁这杀力滔天的一斧完全笼罩的艾尼斯明白自己恐怕难逃一死,因为自己的虎口被可比鲁刚才那一斧震裂,血气还未畅通,根本无法用力。

  艾尼斯露出视死如归的神色,静静的等待死亡降临在他身上的那一刻。

  ‘铛’一声响,一把金光四射的大剑挑开了可比鲁这势大力沉的一斧,让艾尼斯死里逃生。

  艾尼斯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一位手持金色大剑,身穿金色战甲的战士出现在自己身旁。

  艾尼斯本想出言道谢,却发现这名救了自己一命的战士已经和矮人战士可比鲁站在一块,还勾肩搭背的窃窃私语。

  随后几名跟在金甲战士的士兵将艾尼斯来了个五花大绑,艾尼斯方明白这个身穿金灿灿盔甲,有些招摇的战士原来也是敌人,与可比鲁是一伙的,但艾尼斯还猜到了这名战士军衔肯定比矮人战士要高,因为远去的二人隐约传来了一阵话语。

  “可比鲁你这个大笨蛋,你现在还不明白点到即止吗?你如果把这个城主砍死了,我怎么邀功啊?幸亏他没事,待会给他来个全面的身体检查,如果他受伤了,那么他的治疗费用从你的饷银里扣,知道吗?”

  “大哥,我下次不敢了……”

  “这样吧,我可以放你一马,不过日后我们一起见到了漂亮MM你要让我先上,而且不能将我们泡MM的事让星云莹知道,我可不想破坏我在她心目中完美纯洁的形象啊!”

  “大哥,你实在太恶心了,我受不了了,我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去。”

  “我们兄弟俩谈的好好的,你一个人跑到没人地方干啥去啊?”

  “因为我不想当着大哥你的面呕吐啊,这样会伤我们兄弟感情啊,但你的言语实在让我作呕,没办法,我走了。”

  “哎,可比鲁,天长日久你就会习惯的,也许日后我不恶心你几句你还睡不着觉了,到时候别求我!”

  扑通一声,一人摔倒在地。

  ……

  一万玄铁骑兵进城后,很快控制了可路城的要道,随后五万玄铁步兵顺利入城,接管了整个可路城的治安及城防。

  ‘妖精倾城’之役,玄铁军团无一人伤亡,而可路城的士兵及无辜市民死伤数目接近一万。这样,布尔以零伤亡的代价拿下了城高墙厚的可路城,终于走上了依靠层出不穷的奇诡计谋甚至卑鄙无耻作战方法迎得无数功勋的辉煌之路。

  龙之大陆各国传统的中规中矩的作战方法及谋略,在布尔出现后终于开始了变化,由于布尔的奇计诡谋虽然为人所不齿,但确实有效,因此后世的一些偏激将领也走上了布尔的这条‘卑鄙军事之路’,但由于他们先天素质不够,无法彻底抛弃面子、言论等身外物,所以终其一生也没达到布尔的战无不胜的境界,反而成为人们数落的笑柄。‘卑鄙王’布尔也因此成为了龙之大陆军事及战争史上唯一一颗放射着‘异彩’的璀璨明珠!

  

第二十一章 闪灵之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