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各呈奇谋

    可路城城主艾尼斯官邸的议事大厅内,布尔、可比鲁及星云莹正在与弃暗投明的艾尼斯共商大事。

  “艾尼斯,照你这么说,早在三个月前,你就接到了来自魔武王哈沙克发来的秘密书函,让你注意华夏国军事力量的动向,是吗?”妖精公主星云莹在听完艾尼斯自白忏悔的一大番话后问道。

  “准确来说,应该是东陲关、可路城及可亚城的守将。”艾尼斯道。

  “可路城附近没有一座名为可斯城的城池吗?”布尔也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东陲关附近的两座城池就是可路城和可亚城。”艾尼斯肯定的回答道。

  “这么说来,可路城城内也没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学院,可路学院?”布尔又问道。

  艾尼斯想了想,说道: “学院?我们可路城没有,不过可亚城内到是有一个规模颇大的军事学院,专门培训罗杀王国的年轻军官。”

  “大哥,这么看来我们和老大都被东陲关守将凯特和他身边那两个副将愚弄了,凯特他们所说的话显然是欺骗我们的。”可比鲁道。

  布尔皱了皱眉,对着可比鲁没好气的道:“你可真是不折不扣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如今我们对罗杀王国的入侵显然早已经被哈沙克这家伙料中。你想想,哈里和梦丝波所率领的大军去攻那座子虚乌有的可斯城,我们区区六万兵力攻打拥有接近十万兵力的可路城。如果我没有猜错,老大的主力军团恐怕会遭遇到伏击,而且敌人的实力恐怕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强大的多。”

  “布尔将军你真是料事如神,当初魔武王哈沙克发给我的书函内的确提到了一条计策。”艾尼斯道。

  “什么计策,快说!”性子急的可比鲁大声道。

  “诱敌深入,分而化之,十面埋伏歼之!”艾尼斯道。

  “布尔,老大泰坦及雅姐姐他们肯定有危险,你说我们现在是不是立即回师救援老大他们啊?”星云莹心切泰坦等人的安危,眼中微红,竟然险些落下泪来。

  布尔眼见星云莹这副梨花落雨的美丽模样,虽然色心大动,却装出一副老僧坐定的样子,对着星云莹缓缓道:“别太担心,你想想,我布尔都能以寡击众,老大他如此神勇无敌,怎么可能被敌人的诡计埋伏所乘,我看你还是为老大的敌人担心吧,哈哈!”

  见布尔如此镇定,星云莹和可比鲁才放下对泰坦等人的担心,因为他们二人也绝对相信泰坦统御三军及指挥作战的能力。

  ### ### ##### 可亚城三十里之外虽然尽是一望无际的平原,但就在距离可亚城约三十里的地带,地势一变,竟有十数座高山拦路,唯一通往可亚城的道路就是一条宽度仅能让一人或一马勉强过身的羊肠小道,蜿蜒曲折。

  而羊肠小道的两旁则是两座山势雄奇的峻山,仰视此二山,感觉高不可攀,甚至云雀也似乎难以逾越,令人望而生畏。

  但只要经过了这地势险恶的崎岖山路之后,又是一马平川的平原,一条宽敞的大道直到罗杀王国的东部重镇可亚城。

  泰坦远远的望见拦路的数座高山,立即询问身边的凯特地势为何起伏变化如此之大。

  “泰坦将军,原本卡亚城方圆三十里都是高山峻岭,但经过了数代劳工的所进行的‘移山造坝’工程之后,就只剩余我们眼前的这十余座大山了。”凯特回答道。

  “移山造坝?这么说附近应该有个大水坝,是吗?”泰坦又问道。

  “没错,就是我先前向您提起的心灵江。心灵江波涛汹涌,每年必发一次水灾,可亚城附近的村庄的人们死伤无数,庄稼也几乎全被淹死。为了治理心灵江,罗杀王国修建了距离可亚城不过咫尺之遥的港口城市尼斯城,并且决定从全国各地征用百万民工,铲平可亚城附近高山,在心灵江的上游修建一座大堤坝。此项浩大的工程历时三十年才算有所成,之后心灵江再没有泛滥成灾,并且还灌溉了无数亩良田。”凯特道。

  听完了凯特的解释,泰坦这才明白个中缘由。

  “不过这穿过群山的道路如此狭窄难行,如果敌人在此地埋伏偷袭我军,恐怕我们的大军会伤亡惨重啊!”泰坦说完话,有意无意的瞄了凯特一眼。

  泰坦眼神凌厉如一道闪电,让凯特心中有些发毛,但也只能强辩道:“泰坦将军,我们连夜行军,敌人绝对不可能未卜先知,况且我军士气如虹,加上装备精良,即使遇到偷袭,我军也定能化险为夷,击溃敌军。”

  “好一个士气如虹,传我令,全军全速前进,赶往十里外的峡谷小道入口处。”泰坦下令道。

  三十分钟之后,泰坦所率领的玄铁兵团的主力早已经到达峡谷入口处,但泰坦没有让大军进入这地势险要的峡谷通道,只是静静的等待辎重部队的到来。

  “凯特将军,你认为我军强攻防守森严,城高墙厚的可亚城市胜算如何?”泰坦问道。

  “我军战士经过了如此长时间的行军未露疲态,显然战斗力极强,我想我军起码应该有八成胜算!”凯特将军讨好道。

  “那么罕毕图将军,你又认为我军胜算有几成?”泰坦对身旁的罕毕图将军道。

  “末将认为胜算只有三成。首先我军的骑兵军团对攻城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再次我军的步兵数量不过区区四十万,估计是可亚城驻军的一倍左右。而想要攻下一座没有任何兵力援助的孤城,也需要拥有守城军的三倍兵力才有六成的胜算,当然,其中的谋略及士气等等不确定因素太多,也不能一概而论。但末将认为强攻可亚城实不可取,非智者所为。”

  罕毕图显然不同意凯特的言论,说完话后还用责怪的眼神瞪了凯特一眼。

  泰坦还未回话,罕毕图又接着道:“泰坦将军,属下认为以目前我西征军的兵力不过六十万的实力,实在不宜与任何敌人硬碰硬,毕竟若大的罗杀王国及其他诸多势力,拥有着无数的城池及战士,我们应该在每次战役中都尽量减少伤亡,如此方能凭借玄铁兵团,建立不世功业。”

  “罕毕图将军,你的话有几分道理,但建立不世功业如果一场硬仗都没打,这功业岂非会从天而降?算了,不讨论这个了,你认为我们该如何赢得这至关重要的一仗,拿下可亚城这座战略位置异常重要的城池?”泰坦问道。

  “末将认为我军的优势就是在平地作战,而非攻城战。玄铁兵团无论在攻击力还是防御力上都是相当出色,甚至整个龙之大陆恐怕也找不出如我军这般强悍的军队,但如果攻城的话,我们的优势就丧失殆尽,成为敌人射杀的活靶子,所以我认为一定要将敌人从城堡之中诱出,在平地上决一死战,才能大胜敌军。”罕毕图自信满满的道。

  “凯特将军,别怪我没采用你的作战策略,因为罕毕图将军的确将敌我双方的优劣分析的相当透彻,我自然是采用他的作战策略。当然,具体的作战方针你还是可以提意见的。”泰坦对凯特安慰道。

  凯特为表示他的豁达,还微笑的对罕毕图点了点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实际上心头恨死了罕毕图,坏了他的大事。

  “既然不存在偷袭可亚城这个问题,那么时间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如此紧迫,我看还是让奔波多天的战士们好好睡上一觉,恢复他们的体力。”泰坦沉声道。

  “如此甚好,同时我们也可以派出斥候察看附近的地形,为与敌军的正面决战地点上的选择作参考,同时也可以知晓这峡谷两侧的高山上是否有敌人的埋伏!”罕毕图见泰坦的主意非常稳妥,自然是极力赞成。

  而一旁的凯特则感觉后背的脊梁骨有些发凉,因为在东陲关失守的那一天他投降后便派遣心腹连夜赶往可亚城,所以凯特估计峡谷小道两侧的高山之上十之八九有滚石,檑木等器械,甚至还有少量的卫兵把守,如果暴露,不但可亚城的大军无法偷袭成功,甚至泰坦等人会怀疑到自己头上,恐怕自己会被立即处死。想到这,凯特和他身旁的两位副将都觉得头皮有些发麻,双脚有些不受控制的战抖。

  但泰坦、罕毕图、欧西定等人似乎没有注意到凯特三人的异常举动,各个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神色凝重的走开了。

  ※※※

  可亚城军事委员会议事大厅内,早已经得到密报的将领们正为泰坦大军突然停留在峡谷前的事而大兴口舌之争。

  “我身为可亚城的城主,必须对城内百万人口的安全负责,所以绝对不赞成在可亚城之外抵御强敌。凯特将军的密信里说得非常清楚,此次侵犯我魔武国的敌军首领正是我们伟大的魔武王哈沙克陛下叮嘱要万分小心的泰坦。如今峡谷埋伏突击显然已被对方看破,我认为已经没有必要继续那个先前我们搭成共识的作战计划,而应该集我们众人的智慧,制定出一个新的作战计划,这样才能够确保可亚城的安全,继续成为内河心灵江的一道坚固屏障。”

  一位黄色卷发的中年男子对着席上的其他将领大声说道。

  “阿提蒂城主,我不赞成你的保守看法。区区几十万的军队就把您吓成这样,如果是百万大军前来攻城,恐怕你早已经弃城投降。”一位年轻的身穿银色盔甲将领冷笑道。

  “拜斯特,不要以为你的父亲曾经是罗杀王国的丞相,你就可以在我面前如此嚣张,别忘了如今罗杀王国已经与西成王国合二为一成为了魔武国,而你的父亲凡斯特一手遮天的时代已经结束,恐怕再不久的将来还会被哈沙克陛下贬为平民,那时我看你还是否还有如此气焰!”可亚城城主阿提蒂也丝毫没给年轻将领拜斯特颜面,语声凌厉,咄咄逼人。

  “你说什么,你这个小小的城主竟然也敢诽谤我的父亲,看我不奏明哈沙克陛下,判你死罪。”拜斯特的眼中似乎要冒出火来,一副噬人的可怕模样。

  城主阿提蒂怒发上冲冠,‘嗖’的一下就从座位上站起来,铁拳捏的‘咯咯’作响,作势欲扑。

  而年轻气盛的拜斯特见此情形,也站起身来,右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之上,随时准备出剑。

  其他的将领也没想到阿提蒂与拜斯特的口舌之争会演变成如此局面,如果再不加以阻止,恐怕后果难料。

  但其他将领的官衔几乎都比不上主事的阿提蒂城主及拜斯特少将,于是都将目光投向了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

  这位老人,虽然没有在军中担当任何职位,只是作为客卿出席军事会议,但他却对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着相当的威慑力,包括现在剑拔弩张的阿提蒂与拜斯特二人。

  这位老人,名叫威尔顿,是可亚城内若曼军事学院魔法系的主任,早在几十年前就是罗杀王国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大魔导士中间最高深莫测的一个,并且是幼年时哈沙克的魔法老师。

  如今虽然哈沙克一身惊人的艺业不在威尔顿之下,但却依然异常尊重威尔顿,每年都要抽空与威尔顿小聚数日,被罗杀王国的人们传为佳话。

  而威尔顿所控制的千余神秘的魔战士,曾经重创过万余人的黑风山贼,战斗力非同小可,即使是哈沙克都对这大陆上从未出现过的魔战士军队另眼相看,虽然再三邀请威尔顿及他的手下魔战士正式加入魔武国的常规编制,但却被威尔顿以研究训练尚未完全成功的理由谢绝,更添魔战士的神秘及威尔顿在人们心目中的份量。

  威尔顿见到众人的目光齐齐聚在自己身上,知道众人希望自己能出面化解这场不必要的争斗,于是也只能倚老卖老的道:“如今魔武国刚刚建国,而城主和少将都是不可或缺的人才,更是朝廷之重臣,眼前更是敌军逼近的危急时刻。如果此刻我们不团结反而起了内讧,不但敌人会偷笑,恐怕陛下知道后也会降罪下来,这恐怕是大家都不愿意见到的情形吧。照我看,城主和少将都不必做意气之争,双方都可以按照你们的想法出战,只要不影响大局,且没有大量将士的伤亡,你们二人的这场争执的结果便知晓了。”

  “威尔顿老师所言极是,老夫也不愿意和一个后生晚辈计较,就这么决定吧。”城主阿提蒂也不愿意将事闹大,点了点头道。

  但不知天高地厚的拜斯特还以为阿提蒂怕了他,于是得意洋洋的道:“那好,我就给你这个大魔导士一个面子,不再为难这位胆小的城主,明天我便将峡谷出口重重围困,让敌军出来一个杀一个,出来两个杀一双!”

  众人没想到这个靠裙带关系爬到少将军衔的家伙如此狂妄自大,竟然连哈沙克陛下都敬重三分的威尔顿都不放在眼里,都在心底暗骂拜斯特不知死活。

  阿提蒂虽然一肚子气却也没继续发话,因为他希望拜斯特吃点苦头,甚至大吃败仗。

  “拜斯特少将,你可知你此次的对手可是连我们的陛下都十分推崇的人,而且陛下在我面前提过,泰坦绝对是一个相当可怕的敌人。而且战场上瞬息万变,只要你稍有不慎,我恐怕你会有个闪失,那我如何向你的父亲交代,少将你还应三思,对你的部下负责啊!”威尔顿虽然有些看不惯拜斯特那趾高气扬的样子,但还是好意提醒道。

  “您老放心,我就不相信那个泰坦有三头六臂,我手中的宝剑可曾经击杀过数个高手,而且我从小就熟读兵书,知悉历代各大战役,我不会给敌军任何可乘之机的。”拜斯特不耐烦的道。

  威尔顿见拜斯特依旧如此冥顽不灵,也只好作罢,不再理会。

  “各位,我还要为明天出征做些准备,恕不奉陪,先行告辞。”拜斯特话说完后,便独自一人离开了议事大厅。

  众将领见拜斯特离去,不惊反喜,乐得清净,继续探讨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经过了一番辩驳,众人同意了阿提蒂城主的防守为主的作战计划,不冒险出击,大大的宽了阿提蒂的心,但随后威尔顿想到拜斯特的军队也是魔武国的军事力量,万一全军覆没实在不好向哈沙克陛下交代,于是力排众议,又制定了一个辅助作战计划,以应不时之需。

  天边的晚霞逐渐消逝,黑夜笼罩大地,可亚城的人们又度过了忙碌的一天,平凡的人们在晚餐之后依旧如往日一样出门散步,散步后拖着疲倦的身子进入梦乡,他们绝对不会知道,明天一场大战将在可亚城外上演,而战火很快会蔓延到可亚城,无忧无虑的平静生活一去不返了。

  

第二十二章 各呈奇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