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勇冠三军

    拂晓时分,拜斯特就已经指挥他那支由父亲凡斯特从罗杀王国第一军团分派出来的五万大军从可亚城出征,急行三十里,达到峡谷谷口,随后便将谷口重重围困。

  而拜斯特在峡谷前的布阵的确也可圈可点,不但整个包围圈呈弧状,而且是手持盾牌的四万长枪兵在最前列,接下来是可以远距离射杀敌人的五千弓箭兵,最后才是身披重甲的五千重骑兵。

  而拜斯特最引以为豪的就是他充分的利用了峡谷出口外的地形,不但将拥有五万人的大军隐蔽在谷口的巨岩之后,不露痕迹,而且将重骑兵安排在一块非常平坦的高地上,将重骑兵那可怕的冲击力发挥到了极至。

  想到自己精心布下的陷阱即将捕捉一头猎物,心中有着必胜信念的拜斯特自然是神采飞扬,有些不可一世。

  时间如流水般飞逝,转眼到了晌午时分,峡谷内依旧是静悄悄的,丝毫没有敌人前来的迹象。

  本来就耐性很差的拜斯特早已经是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他知道如果自己无功而返,肯定会被其他将领耻笑,渴望大破敌军,扬名天下的美梦就无法实现。

  而那些平日在皇城内养尊处优的第一军团的士兵们也都有些沉不住气,毕竟藏在岩石后一动不动就是几个小时,个别士兵甚至按捺不住,竟然在原地舒展筋骨。

  就在拜斯特骑虎难下之际,峡谷内的探子回报敌人终于进入了峡谷的另一端,一小时内就可以穿越整个峡谷。

  听到这个消息,拜斯特自然是心情激动,摩拳擦掌,希望自己的‘处女之战’就能大获全胜。

  虽然拜斯特装出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样,但只读过几本死兵书,未经历过任何战役的他实际上此刻比谁都要紧张,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不争气的从额头上冒出,拜斯特只能假装出无法忍受炎热天气的样子,皱了皱眉,将汗水拭去。

  拜斯特从没想到过一个小时是如此的漫长,平日在家中看着美丽的歌姬们那曼妙无双的舞蹈时一天时光如白驹过隙般的闪过,而现在整个人都陷入了似乎遥遥无期的漫长等待的煎熬当中,个中痛苦,不是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还真无法体会到。

  终于,从远处的峡谷内传来阵阵马蹄声和一些喧嚣声,拜斯特和埋伏在峡谷口的五万大军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虎视眈眈的盯着峡谷口。

  拜斯特看着这群姗姗来迟的敌人,心中的兴奋是可想而知,脑海中不时的冒出几幅敌军士兵在自己脚下苦苦哀求饶命的画面,仿佛胜利是唾手可得。

  这似乎早已经注定被拜斯特一群击溃的敌军终于出现在拜斯特的视线之中,但当拜斯特看到走在最前的那名身高两米左右的巨人时也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那人的魁梧强壮的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了拜斯特所认知的常识这个范畴。

  魔神般强壮的体魄,显然蕴藏着极为可怕的杀伤力;双眼炯炯有神,眼神扫时时仿佛闪电划破天际;龙行虎步的姿态,自然的散发着睥睨天下的可怕气势,似乎任何敌人在他面前都是不堪一击。但最古怪的莫过于此巨人的头发,不但是罕见的暗红色,而且头发的形状非常怪异,头发短而平,方方正正,配合上巨人的不苟言笑的神态,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拜斯特心道:这个巨人恐怕在战场上的确的无人能敌的猛将,可惜此次要惨死在我大军的重重的围困之中,实在有些可惜,如果能够收伏此人,为我所用,那岂不妙哉!

  就在拜斯特注视着这名巨人,心中想着日后有此猛将在身边,战无不胜,所向披靡时,发现即将步出峡谷口的巨人突然停住了脚步,而他身后的大军自然也止住了脚步。

  拜斯特顿时色变,因为只要那名巨人在往前走个十米八米,就进入了弓箭手的攻击范围,但现在虽然距离峡谷口不过咫尺之遥,但弓箭手的远程攻击却无能为力,无法威胁到敌军,至于其他的步兵及重骑兵就更是鞭长莫及。

  莫非敌人已经发现自己大军的踪迹,所以这才停止前进?拜斯特的心中如此想道。

  但随后拜斯特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因为那名巨人并非止步不前,而是让队伍休息整顿。

  但拜斯特怎么都没想到,这支即将出谷的敌人一休息就是一个多小时,而且还丝毫没有丝毫出谷的迹象。

  拜斯特及他的大军看着敌人在峡谷阴凉处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而自己却在烈日的暴晒下一动不能动,心中无比恼怒,但却又无可奈何,那种窝囊的感觉实非任何笔墨能够形容。

  不可思议的是峡谷内的一些士兵可能是由于过分疲倦,竟然睡着了,震天的呼噜声此起彼伏,形成了一曲美妙的交响乐。但这引诱人入睡的鼾声却使得拜斯特及他的大军的心智更加疲惫不堪,原本低落的士气更是低迷。

  看着那群近在咫尺昏昏欲睡的敌人,而自己却不敢轻举妄动,拜斯特恨得直咬牙,心中在盘算自己是否主动出击。

  那名巨人将领更是夸张,让后方的士兵们送上了一只又肥又大的烤乳猪,将背后的一把血红色的偃月刀抽出,将乳猪砍成几十块,分给身后的几十个士兵,狼吞虎咽的狂啃起来。

  乳猪发出的浓烈的香味在空中弥漫,在微风的轻送下自然被峡谷口外躲在巨岩后的士兵们闻到。

  看着敌人吃着美味可口,香气四溢的烤乳猪,这时士兵们才想起自己连午饭都没吃,甚至连口水都没喝,心中自是无比失落,不知道还要等待到何时。

  而拜斯特原以为上午就可以大破敌军,中午就可以全军欢庆,吃上犒劳大餐,所以不但没带干粮,连清水都没带上,长时间被烈日照射后,拜斯特自己都感觉嗓子有些冒烟。如今看着敌军将领在不远的地方吃着烤得黄灿灿的乳猪,心中是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将这个巨人碎尸万段。

  更加让拜斯特气愤的是那名巨人吃完了一只肥厚多肉的乳猪大腿后,似乎是在众士兵面前炫耀他的臂力,将啃得光溜溜的白色猪大腿骨远远的抛走,恰巧抛在拜斯特等人埋伏的岩石后,而其他埋伏在巨岩后的士兵见到被啃得如此干净的腿骨自是哭笑不得,军心进一步涣散。

  虽然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妙,战事并没有按照拜斯特事先设想的那般发展,出现了这些令人啼笑皆非的场面,但没有选择,拜斯特只能继续无奈的等待。

  但随后拜斯特终于无法忍受,出离了愤怒,因为敌人的大军竟然在吃过中饭后准备午睡,一个个都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躺在路边的草地中,鼾声如雷。

  是可忍,孰不可忍,拜斯特终于决定不在龟缩在巨岩之后,乘着敌人休息之际,以雷霆万钧之势杀入峡谷,彻底绞杀这群戏弄自己的敌人。

  咚咚的战鼓声突然响起,埋伏在巨岩后的大军齐齐出现在峡谷口,声势颇为惊人。

  但那名巨人将领似乎早就料到,没有丝毫慌张之色,只缓缓的站起身来,冷冷的看着这群伏兵,眼神中露出无限的杀意。

  拜斯特挥动手中的绿旗,示意弓箭手发动攻击。

  五千弓箭手立即飞速的前进了三十米,而那名巨人将领和他身后的几十名士兵进入了弓箭手的攻击范围。

  在弓箭手队长的命令下,前列的数百名弓箭手拉开了手中的劲弓,而大多数弓箭手自然将目标锁定为那名猛如魔神的巨人。

  “射!”随着弓箭手队长的一声令下,在弓弦的‘嗡嗡’震动声中,无数的箭枝化作无数道闪电,朝峡谷内飞去。

  面对着漫天的箭雨,不但是为首的巨人镇定异常,眼皮都没跳动一下,而且巨人身后的士兵们也稳如泰山,无一人色变。

  眼见无数的劲箭就要射中巨人,巨人眉头一皱,终于出刀。

  刀光似血,卷起漫天的风沙,一时无人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

  风沙过后,拜斯特及五万大军的战士们才看见那名巨人的前方二十米处的地上插着无数的半截的箭枝,而无数箭枝的另半段则零星散落在地面,让人难以置信。

  见弓箭手无法威胁到这名仅凭一人之力便挡住了全部攻势的神勇巨人,拜斯特只能指挥四万长枪兵以人海战术将这名巨人淹没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永不停歇的攻击中。

  四万步兵的先锋军一千人,结成了一个横排为十人的矩形战阵,踏着整齐的步伐,朝巨人逼近。

  换过其他普通武将,恐怕早已经被这千余人所带来的无形的沉重如山的压力给击溃,不战而败。但这名巨人将领似乎丝毫没把这千余名步兵看在眼里,眼神中不但有些不屑,还带着对这些步兵们的怜悯。

  第一列的十名士兵接近巨人后,立即毫不留情的刺出了手中的长枪,分别袭向巨人的十个要害部位。

  又是一道血红色的刀光闪过,十柄长枪‘铿锵’落地,十名士兵的头颅飞到了半空,十具尸体躺在了巨人的脚边。

  后列的十名士兵见此情形自然神色大变,但也只能硬着皮头,对着巨人刺出了手中长枪,但他们十人为了不重蹈覆辙,只是单手刺出了长枪,另一只手高举着手中的铁盾,护住了上半身。

  依旧是一道血红色的刀光闪过,十柄长枪‘铿锵’落地,十面盾牌碎成两截,十名士兵的头颅飞到了半空,十具尸体躺在了巨人的脚边。

  此刻先锋军的千余名战士终于知道,眼前这个巨人,绝对是龙之大陆上难得一见的绝顶高手。

  虽知与巨人作战几乎是有死无生,但军令如山,步兵们还是一个接一个的朝巨人攻去,希望能够消耗巨人的体力,为后面的同伴创造出胜利的机会。

  看似英勇悲壮的前仆后继,实际上与飞蛾扑火没有一点区别,惨死在巨人刀下的长枪步兵已经不下百人,但巨人没有丝毫疲态,显然气力悠长。

  这种前所未闻的无敌刀法让远处指挥作战的狂妄少将拜斯特心中一阵发悚,冷汗淋漓,终于明白自己的武功和眼前这可怕的杀人刀法根本无法相比,自己亲自上场恐怕也与那些普通长枪步兵的下场没什么两样。

  突然间,异变发生。

  巨人似乎是突然脱力或者走神,竟然在面对二十柄长枪时一动未动,二十柄包含着长枪步兵们的恐惧、害怕等情绪的长枪竟然破天荒的刺中了巨人。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得手让二十名士兵有些不知所措,愣在原地。

  就这样,二十名士兵那僵硬无比的手紧紧抓住了刺中巨人的长枪,维持着这个古怪的姿势,一动不动。

  终于,二十名士兵发现自己高兴的太早了,巨人并非自己所想的那般是气力不济,而是闭目沉思。

  但发现时未时已晚,二十名士兵已经退不可退。

  巨人双眼猛地的张开,将体内的浑浊的气吐出,身体随之一震,那二十柄长枪立即被震得飞上高空,而通过长枪传出的巨力更是震得二十名士兵往后疾退,口中喷射出一道血箭,显然非死即重伤。

  而那名巨人显然毫发未伤,让人无法相信。

  远处见到此情形的拜斯特再次色变,内心最深处的那种对未知生物的极度恐惧被挑起,身体不受控制的战抖哆嗦起来,脑海也一片混乱。

  硬受二十柄长枪攻击,凭护体真气重创二十名士兵的巨人将领,昂首阔步的朝前走去,显然准备开始他的反击。

  巨人手中的血红色的偃月刀在痛饮了百余士兵的鲜血红,显得有些妖异,发出时明时暗的刺目耀眼的红芒,诡异无比。

  沉甸甸的比一人还高的偃月刀在巨人手中,轻若无物,出刀之际无任何先兆,收刀之后也没有在空中留下丝毫轨迹,只是每次出刀之后,总是血光漫天,手下竟无一合之将。

  终于,长枪兵的副统领,这名敢于挑战巨人的猛将高举着手中精钢特制的长枪,双手横举,准确的用枪身挡住了血红色的偃月刀,时间似乎在那一刻停留了一秒,所有人都屏息以待,以为世上没有所向披靡、刀枪不入的无敌神魔,但事实再次证明传说在他们面前重现。

  三秒后,比普通人胳膊还粗的特制长枪从中断裂,同时血红色的偃月刀也止住了前进的趋势,凝在空中。但偃月刀发出的那道暗红色的刀气,竟活生生的将长枪兵的副统领劈成两半,惨不忍睹。

  如此惨绝人寰的一幕终于诱发了所有长枪步兵内心的恐惧,巨人每前进一步,长枪兵们就你拥我挤的退后一步,一个还拥有接近四万兵力的步兵军团就这样被这个浴血神魔般的巨人一步步的逼退,这简直是古往今来未曾有过的奇事,让人难以置信。

  拜斯特知道大势已去,但抱着一线希望,指挥长枪步兵迅速后撤,让余下那五千重骑兵,发动了最后的攻势。

  重骑兵们抱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朝巨人杀去,至于最前列的百余名骑兵更是面色死灰,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挑战的是不可战胜的无敌魔神,没有丝毫存活的可能性,如果能在那柄散发着妖异红芒的偃月刀下留个全尸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

  巨人所发出的那股强横无匹的无影无形的气势及战场上弥漫的浓厚的血腥之气,不但让骑兵们心惊胆寒,而且骑兵所乘坐的战马都没有往常那般驯服,听从主人的指挥,有些战马甚至直立起来将主人从马背上抛下,脱离了重骑兵团,远远的遁走。

  虽然整个重骑兵军团声势浩荡的朝巨人席卷而去,但实际上已经没有阵形,和一群乌合之众没什么区别。

  最前列的重骑兵们刚一接近巨人的二十米距离时,巨人再度出手,而且是石破天惊的攻击。

  “半 月 血 光 斩!”

  巨人大声喝道,手中的偃月刀无任何花巧的平平的挥出。

  血红色的偃月刀泛着眩目的白光,以横扫千军之势击出,一道圆弧状的血红色刀气迎向最前方的数十名重骑兵。

  刀气所过之处,数十匹战马的四条腿被齐齐的切断,一时间人仰马翻,鲜血横流的数十条马腿零星的散落在战场上。

  而战马发出的凄烈的嘶叫声在峡谷口的上空回荡,让所有人包括巨人身后的那些一直未参与战斗的士兵们都不寒而栗。

  拜斯特口中喃喃道:“这个巨人究竟是人,是神,还是魔?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可怕的人物存在!”

  虽然最前列那摔在地上的数十名骑兵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但对于拥有五千兵力的重骑兵团来是微不足道的,所以重骑兵与巨人之间惨烈的战斗依旧继续着。

  杀声、叫声、哭声、喊声、哀嚎声、马嘶声交织在一起,合成了这曲只有在战场上才有的风味独特的战斗交响乐。

  ……

  再快的刀也有钝的时候,再强的勇士也有力竭的时候。

  重骑兵毕竟不是步兵所能比拟的,强大的冲击力与无形的威慑力,足可以让一个勇猛的将领很快被吞噬。

  虽然巨人挡过了一波多过一波的攻击,但接下来的却是更猛烈的攻击,即使人生有三头六臂恐怕也应接不暇。

  可是,巨人犹如惊涛骇浪中的海礁,任风浪多大,依旧安然不动,唯一有所变化的就是巨人的防御圈缩小了很多,出刀速度与次数也有所减少。

  拜斯特的心头涌起这个巨人绝对不是人力所能战胜的想法,决定撤退之时,峡谷口的两侧的远处突然扬起了黄黄的沙尘,拜斯特吓得险些跌落马来。

  转眼间,在滚滚沙尘中现出了无数身披黑色盔甲,手持黑色长矛的骑兵,浩浩荡荡朝拜斯特所率领的退到后方的四万步兵杀来。

  

第二十三章 勇冠三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