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惨胜敌军

    没有了战马的掩护,玄铁骑兵只能真刀实枪的和杀力滔天的魔法战士硬碰硬,人数上的优势已经根本不足改变战局。

  两军最惨烈的战斗开始了。

  游牧族战士虽然不适应地面作战,但民风强悍的他们为了用敌人的血来洗刷心中的仇恨,竟然充分的发挥手中的玄铁战矛长重兵器的特点,长矛飞舞如风,红色的枪头化做无数的光点,竟将魔法战士逼在一丈开外。

  但每次矛剑相交,被魔法元素加强攻击力的魔法战士便将游牧族战士逼退几米,而且这种魔法能量的反噬是遇强则强,越是神勇过人的游牧族战士所受的伤就越重。

  不多时,身体强健无比的游牧族战士也有些吃不消,耳朵、鼻子、口甚至眼睛都渗出了鲜血,让玄铁骑兵们继续站立且继续战斗的是他们心中滔天的怒火及百折不挠的毅力。

  嘴角不断有鲜血流出的罕毕图将军知道如果形式继续如此发展下去,待战士们体力消耗尽后,恐怕全军覆没是无可避免的事。

  罕毕图用手擦拭掉嘴角的血迹,震臂呼道:“每十人结半圆形战阵,共同进退!”

  听到罕毕图的命令后,各自为战的游牧族战士们开始自发的聚集结阵,共同抵御敌人。

  半圆形战阵的最大特点就是可以组阵的十人可以同时攻击战阵覆盖范围内的敌人,十柄如毒龙出洞的黑色战矛闪电之势刺出,有‘圣冰甲’护身的魔法战士也要被逼退。加上魔法战士手中的长剑虽然巨大,但与战矛相比还是短上许多,在十柄战矛的严密防守之下,也无法对玄铁骑兵造成多大威胁。

  罕毕图高明的战术加上游牧族战士的疯狂反击,战势出乎威尔顿意料之外达成了一个微妙的均衡点。

  威尔顿没想到玄铁骑兵的统帅在如此劣势下竟然也可以力挽狂澜,防守得犹如铁桶一般,心中惊讶的同时也对罕毕图将军升起几丝敬佩之意,且暗叹自己军中就没有如此智勇双全,能够独挡一面的大将。

  泰坦却知道眼前这一均势不过是暂时的假象,毕竟罕毕图所率领的五千玄铁骑兵已经连战几场,而最后这没有结束的大战更加是完全将他们的体力精力透支,无法支持即将崩溃的那个临界点恐怕很快就要到来。

  泰坦对欧西丁道:“你立即率一万玄铁骑兵救援,记住,无法战胜就且战且退,不可乱了阵脚,”泰坦顿了顿,接着道,“另外,把这个俘虏带上,这是危急时刻谈判的重要筹码,切勿有所闪失。我会尽力帮助你们,将各系防御攻击魔法施加在你们身上,但恐怕综合威力比不上没有对方这个禁咒魔法。”

  欧西丁道:“老大,你放心,我想如此威力绝伦的禁咒魔法的持续时间应该不会太长,一旦禁咒魔法产生的效果消失,就是我们反攻的大好时机。”

  “但愿如此,记住你此次前去不是大胜敌人,而是将罕毕图的五千玄铁骑兵救下。切记!”泰坦又叮嘱道。

  欧西丁应了一声后便策马而去。

  待欧西丁走后,泰坦开始感觉空中四系魔法元素非常稀少,恐怕此刻全部聚在那群可怕的魔法战士身上,但没有选择,泰坦只能希望自己意念力发出的魔法,能够将遥远地方的魔法元素吸引过来,完成对一万玄铁骑兵的加攻加防的四系中高级魔法。

  泰坦更清楚的知道,覆盖一万玄铁骑兵的这数种魔法施展过后,自己的意念力恐怕消耗的七七八八,但持续时间恐怕不过五至十分钟。而当日施加在感应魔法元素力极强的自然一族的矮人、精灵及妖精战士们身上时,却能维持近半个小时,想到这,泰坦心中又作了一个决定。

  救兵如救火,欧西丁匆匆点了一万玄铁骑兵,气都没喘上一口,便挥剑前指,率大军朝魔法战士杀去。

  眼见幸存的族人几乎各个挂彩了,而地上更是横七竖八的躺着生死不知的数百人,一万游牧族战士杀意滔天,用力的踢着马肚,想快点来到战场,解救被围困的兄弟们。

  突然,四色光芒将一万玄铁骑兵笼罩,光芒过后,所有战士的身体及武器上都有着四色光芒流转,耀眼眩目,煞是好看。

  甚至是被战甲裹着大部分身体的战马也同样的发出淡淡的四色光芒,而且从那一刻起,战马的速度竟然提升了近一倍,风驰电掣的朝魔法战士步兵团杀去。

  这突然的变化让原本就实力超强的玄铁骑兵更是如虎添翼,马背上的战士们将手中沉重的玄铁长矛运转如风,呈螺旋状前击,正是他们最可怕的杀招‘旋风击’。

  战马飞奔及骑兵手中长矛高速旋转时发出的声音,共同构成了犹如飓风袭来时那可怕的呼啸声,惊天动地,一时间战场上的罕毕图等人及魔法战士都回头望了望,看到了惊雷闪电般的化作黑色乌云的一万玄铁骑兵朝自己方向袭来,但自然是一方喜,一方忧。

  眼见这可怕的一幕诞生的大魔导士威尔顿心中更是百感交集,他虽然没有听到泰坦吟唱魔法咒语,但却能清楚的感觉到远方的魔法元素的化作四系各种增强攻击防御力的魔法都是那位冷静观战的巨人所为,震惊世上有如此一位可怕到可以将四系中高级魔法融合施展出接近禁咒魔法威力的魔法天才,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个巨人显然武技高超,等闲几百人都不是他的敌手,但大魔导士威尔顿感到最遗憾就是,这个巨人是他的敌人,一个他遇到的最可怕的敌人。

  而这个巨人的身份可以说是呼之欲出,威尔顿可以肯定他就是哈沙克特意提到过的无需任何准备便可以随意施展四系各级魔法的超级天才泰坦。

  任谁都不愿意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威尔顿也不例外。

  威尔顿又下了道命令,要求魔法战士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在一万玄铁骑兵到来之前将依旧在负予顽抗的四千玄铁骑兵所结成的战阵击溃,好抵挡更加可怕的一万铁骑的冲击。

  如此一来,一直有所顾忌的魔法战士对玄铁骑兵发动了异常疯狂的进攻。

  魔法战士们前仆后继,以车轮战的方式进行攻击,不给玄铁骑兵们一点回气休息的时间,游牧族战士只感觉到手中的玄铁战矛越来越沉,而每次与魔法战士大剑交击后自己的胸口仿佛被一柄千斤大锤击中,喘不过气来,耳朵也‘嗡嗡’作响,整个人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名魔法战士用力一跃,飞到五米高空处,巨剑以雷霆万钧之势,劈向防守的如铁桶般十柄战矛的联合攻击之处。

  ‘轰隆’一声巨响,魔法战士一个筋斗被震得老远,而十名玄铁骑兵却已经倒下了五个,圆形防御战阵终于被击破。

  有了第一个战阵被击溃,就有第二个第三个。转眼间玄铁骑兵用他们的鲜血辛苦经营起来的防御阵线彻底崩溃了,而防御阵线崩溃的同时也有近四分之一的战士口喷鲜血,倒在地上。

  清楚见到此情形的泰坦暗叫不妙,恐怕余下的那些身心疲惫的游牧族战士无法力抗魔法战士们的凌厉攻势,成为赤裸裸的暴露在淌着血的屠刀下待宰的羔羊。

  罕毕图虽然不断变幻战阵,但败势已成,兵败如山倒,他这个兵法大家也无力回天,只能尽可能的将战士们集中在一起,联手抗敌,将伤亡程度降到最低。

  泰坦、罕毕图、欧西丁,包括玄铁骑兵他们自己都未料到会有如此惨败,勇猛无敌的精锐之师竟然会成为敌人屠杀的对象,而游牧族战士们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接一个的倒下时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受,实在无法道出。那血淋淋的巨剑仿佛就是死神的镰刀,将战力超强的玄铁骑兵如割稻草般的斩杀,编织成一幅无法想象的噩梦般的画面,成为玄铁骑兵永远的创伤。

  战死的游牧族战士们表现出了视死如归,与敌同归于尽的英雄气概,在他们的心窝被敌人的巨剑刺穿的那一刹那,战士们也掷出了他们手中的战矛,将那些以为胜利的魔法战士们击得踉跄后退。可以说是虽败犹荣,丝毫无损游牧族战士的威名。

  不过短短三分钟的时间,近五千的玄铁骑兵损失了一半,其余的玄铁骑兵也是在苟延残喘,战败身亡是早晚之事。

  终于在这一刻,欧西丁所率领一万放射着四彩异芒的玄铁骑兵杀到,那风卷残云的猛烈攻势让魔法战士们也暗暗心惊。

  而双方的主帅威尔顿和泰坦都在这时叹了口气,想着他们的心事。

  不同的是威尔顿想的是如果这支生力军晚到三分钟,那么余下的那些骑兵绝对难逃一死,但如今给了对方的残兵喘息的机会,恐怕会再生变数。

  泰坦则想这一万玄铁骑兵如果能够早到三分钟,罕毕图的那五千骑兵就不会伤亡过半,而胜利的天平也必然倾向自己这一方,但如今鹿死谁手还无法肯定。

  而这五分钟就正成了此次战争的关键,由于泰坦的风系‘群体加速’魔法施展在战马身上,让玄铁骑兵的速度快了近一倍,所以能够及时赶到战场,救下了这残余的两千多战士。

  此刻的一万玄铁骑兵犹如猛虎出柙,朝那些可怕的魔法战士发动了铺天盖地的迅猛攻势。

  由于加速魔法,玄铁骑兵的速度快如闪电,眨眼工夫便冲进了魔法战士们之中,使出了他们的强力杀招‘旋风击’,卷起了漫天的黄沙。

  包含了战马的强大冲击力、战士自身的劲力、魔法元素的攻击力,这道‘旋风击’的威力远远的超过了平常时使出的‘旋风击’。

  这威力绝伦,快如闪电的攻击让很多魔法战士都不知道如何防护,玄铁骑兵的战矛异常顺利的击在魔法战士身上。

  如此可怕的一击即使是剑圣,都不愿意用身体去冒险,硬受矛击。但魔法战士竟然做到了,虽然他们被震飞了五米多远,却再次爬起来,显然没有受伤。

  见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泰坦也傻眼了,禁咒魔法的威力实在太过恐怖,竟能将这两千魔法战士变成不惧怕任何攻击的无敌军团。

  威尔顿则偷笑,因为只要是以物理伤害为主的攻击都无法击破魔法战士身上那层‘圣冰甲’,因为那看似不堪一击的‘圣冰甲’是浓缩了四系魔法元素形成的,不惧物理攻击。

  即使没有真正伤害到魔法战士们,但一万的玄铁骑兵如一股黑色的洪流将两千魔法战士吞没。

  那是因为魔法战士们都被‘旋风击’震飞,原本他们那零散的阵形自然不攻自破,陷入了一个魔法战士对上五名来去如风的玄铁骑兵的境地。

  这一万玄铁骑兵由于被泰坦施展了各系魔法加强了防御,身上流转的魔法元素已经能够勉强中和魔法战士剑击造成的魔法伤害,而魔法战士的物理攻击力虽强,却也还没到可以击破玄铁战甲的地步,所以魔法战士对玄铁骑兵的威胁也小了很多。

  于是战斗就陷入了一个异常古怪的局面,人数较少的魔法战士杀不死玄铁骑兵,人数较多玄铁骑兵也杀不死魔法战士,双方都无法取得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当然,整个局势表面上看起来是玄铁骑兵占优,毕竟是以五敌一,将魔法战士打得灰头土面,狼狈不堪。

  眼见出现如此均势,泰坦和威尔顿都担心不已。因为消耗了绝大部分精神力的他们俩无法再如先前那般使出这种覆盖全军的大规模辅助作战的魔法,而他们心中更是深知,一旦自己方战士魔法附加的能力消失不见,恐怕会被敌军斩尽杀绝。

  战场上唯一杀死了魔法战士的人就是欧西丁。

  欧西丁如今身兼东西方剑圣两家绝学,虽然火候不深,但已经能够用剑气攻击敌人。而剑气无坚不摧,即使是‘圣冰甲’也无法抵挡剑气那恐怖的杀伤力。

  加上欧西丁手中的兵器乃是地下城十大神兵中的‘碎月’,削铁如泥,无比锋利,让欧西丁更是如虎添翼。

  不过短短五分钟,欧西丁已经斩杀了十名魔法战士。

  但这十名可怕的魔法战士也几乎消耗了欧西丁所有的真气,想再杀几名魔法战士欧西丁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微小的胜利彻底的毁灭了魔法战士不死的神话,极大的鼓舞了一万玄铁骑兵的士气,却无法改变战局,双方依然是你一矛,我一剑,维持着战场上微妙的平衡。

  终于,威尔顿鸣鼓收兵,不愿意冒着他手中最后的王牌军团魔法战士被那一万骑兵全歼的危险,指挥大军撤退。

  而欧西丁知道泰坦交代下来的救援目的也基本完成,也就没有让一万玄铁骑兵追击,眼睁睁的看着敌人离去。

  但没有人注意到,泰坦正轻声吟唱着魔法咒语。

  撤退的魔法战士从罕毕图指挥的那两千多名玄铁骑兵的一侧经过时,罕毕图脑海中响起了泰坦的声音:“命令你身旁的所有战士朝魔法战士投掷出战矛!”

  罕毕图虽然心中感觉这只是做无用功,但还是照办了。

  对这魔法战士军团有着刻骨仇恨的那两千游牧族战士得令后,使出了余下所有的气力,投掷出手中的战矛。

  两千战士多么希望他们投掷出的战矛能够贯穿魔法战士的身体,虽然他们心里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依旧呆呆的看着那在空中飞行的战矛,希望奇迹发生。

  骤然间,众人发现空中飞行着的黑色战矛的实体变幻得有些模糊诡异,朦朦胧胧,似幻似真,令人无法捉摸。

  两千余柄战矛击中了一百多魔法战士,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泛着黑色异芒的战矛竟然一举击碎了魔法战士身体上覆盖的那层淡蓝色的‘圣冰甲’,贯体而过,甚至有些魔法战士被战矛活活钉在地上,痛得晕死过去。

  这怎么可能,战矛无数次重击都没给‘圣冰甲’留下丝毫痕迹,如今为何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恐怖杀伤力?

  玄铁骑兵们的脑海中都盘旋着这个问题。

  只有欧西丁和罕毕图猜想这一定是泰坦动了手脚,否则不可能发生眼前这等让人无法相信的奇迹。

  “天啊,暗黑魔法!那个泰坦竟然还会使用魔族特有的暗黑魔法!”大魔导士威尔顿心中惊颤着,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的确,是泰坦耗尽了他最后的精神力发出了暗黑攻击魔法,改变的战矛的攻击属性,完成了来之不易的战术上的胜利。

  罕毕图及欧西丁以为有机可乘,也没向泰坦请示,便指挥大军朝魔法战士追击而去。

  泰坦并不想玄铁骑兵追击魔法战士,因为他疲倦到再也无法发出一个魔法,哪怕是一个‘火球术’甚至‘照明术’,由于泰坦将精神力消耗的干干净净,整个脑子乱相纷呈,感觉头重脚轻,昏昏欲睡。

  最后泰坦只喊出‘穷寇莫追’四个字后便晕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欧西丁和罕毕图听到泰坦的命令后,正想回撤,但为时已晚。

  为了让魔法战士安全撤退,威尔顿这个大魔导士选择透支他的精神力完成另一个可怕的魔法来阻止玄铁骑兵的追击。

  这个魔法就是‘狂雷暴风雪’。

  玄铁骑兵突然发现正前方出现了白茫茫的一片,中间还夹杂着闷雷的声音,心中大惊,急忙勒马观望,不敢继续追击敌人。

  罕毕图、欧西定等人终于看清楚,一场罕见的暴风雪朝自己袭来,中间还闪着电光,恐怖到了极点。

  在罕毕图和欧西丁的指挥下,玄铁骑兵飞速后撤,但还是有少部分战士被暴风雪吞噬,生死不明。

  一小时后,天赋异秉的泰坦便恢复了神志,开始总结此次大战的经验教训,并清点伤亡人数。同一时刻的威尔顿,由于年事已高,加上极大的透支了精神力,已经陷入了半昏迷半死亡的境地,能否清醒过来还是未知之数。

  这一场大战,双方都是精锐尽出,尤其是有‘圣冰荆棘光环’保护的魔法战士军团,恐怖的杀伤力实非任何正常兵团所能抗衡。而战斗力超强的玄铁骑兵在泰坦强大的魔法帮助下,最后终于成功的驱逐走了魔法战士兵团,但此战中伤亡的战士已经超过了三千名,成为玄铁骑兵这支无敌雄师征战岁月中永远无法忘怀的痛楚,也端正了玄铁骑兵中少部分人自以为天下无敌的错误思想,同时也让从失败中找到教训的玄铁骑兵走上了一条真正的无敌雄师的道路。

  

第二十六章 惨胜敌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