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劫营之计(全)

    翌日清晨,泰坦独自一人提审了沦落为俘虏的少将拜斯特。

  看着眼前这个两眼红红,满脸疲惫之色的少年,泰坦可以肯定此人是出身在名门望族。

  泰坦走上前去,双手抓住绑在拜斯特身上的牛皮绳,随意向外一扯,韧性十足、无比结实的牛皮绳断裂为几段。

  拜斯特一时愣住了,不知道如何眼前这个威猛无比的可怕巨人要做什么。

  接着泰坦蹲下身来,将铐在拜斯特双脚上的精钢所制的铁链扯断。

  拜斯特见泰坦如此神力,心中害怕之余却分外迷惑。

  难道说这个巨人怕了我的丞相父亲凡斯特,现在示好放我回去,方便日后他归顺我魔武国?

  泰坦一指桌上那丰盛酒席,道:“这几天你也受了不少苦,所以我特地派人弄了些好酒好菜,也不知道是否合你的胃口,你就讲究着吃吧。”

  拜斯特见泰坦如此殷勤的巴结自己,更是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于是也毫不客气的坐上席去,大吃起来。

  互通姓名后泰坦便与有几分酒意的拜斯特开始谈天说地。

  泰坦道:“你年纪轻轻就是魔武国的少将,的确是年轻有为啊,我泰坦敬你一杯!”

  拜斯特喝了泰坦这杯敬酒后自嘲道:“什么少将,还不是被你给生擒活捉,哈哈!”

  “那不过是我一时侥幸而已,拜斯特你别放在心上。”泰坦道。

  “想我父亲凡斯特贵为当今魔武国的丞相,而我却在战场上大败,实在是没有颜面再见我的父亲啊!”拜斯特道。

  “说实话,我如今见可亚城城高墙厚,心中已经萌生了退意,但又怕走得太仓促会被可亚城的守军追杀,所以决定在可亚城外装模作样的呆上七八天,假装攻城,待有安全离开的机会之时便重回东陲关,那时我自然将少将您送回可亚城,让您继续享受荣华富贵。”泰坦道。

  拜斯特心中一喜,但随后想到自己大败,所率的五万兵团全军覆没,即使平安回到了可亚城恐怕会遭受无数人的奚落与非议,甚至被人上奏要求定罪。想到这拜斯特不由得冷汗直冒。

  泰坦见拜斯特脸色变幻莫测,时笑时怒时惊时愁,心中偷笑,道:“拜斯特少将,我也不再囚禁你了,你从现在开始可以在我营地中自由走动,但切记不能离开营地半步,等到我率大军离开之时自然会放你回可亚城。你也不必心存感激,我这么做无非是想以你为人质,因为你还是有相当的利用价值的,这一点我相信你自己也明白。”

  拜斯特这才恍然大悟,暗怪自己不该透露自己是当今丞相之子的身份,但悔之晚矣。

  泰坦随后离开了帅帐,直奔凯特所在的帐篷,留下拜斯特一人对着满桌的酒菜发呆。

  “凯特,我有事和你商量。”泰坦对着眼见自己突然到来有些茫然的凯特道。

  “泰坦将军,您有什么事就尽管吩咐。”凯特定了定神,回答道。

  “是这样的。我与上次我们俘获的敌军少将拜斯特谈过了,我想近日就释放他。”泰坦脸有忧色的道。

  “为什么,我们好不容易才抓获他,释放他与放虎归山没什么区别吧。”凯特不解的问道。

  “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如今我们的兵力根本不足以威胁城高墙厚,防卫森严的可亚城,早日退兵才是上上之计。如果我们保存实力,日后才有可卷土重来的机会。”泰坦黯然道。

  “既然将军决定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不过我个人认为不战就退似乎有些……”凯特欲言又止的道。

  “凯特,你也不必想太多了,没有办法,敌人势大。不过我军也不会很快退兵,起码要观望一个星期左右。而那个少将拜斯特我允许他自由的在营内走动,毕竟人家是当今魔武国丞相凡斯特的独子嘛,现在卖份人情给他,也许将来我们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泰坦又道。

  凯特听完泰坦这番话后眼睛一亮,显然对这位少将拜斯特分外敢兴趣。

  泰坦目光如炬,将凯特的表情看在眼里,知道目的已经达到,自己可以静观其变了。于是泰坦再继续多言语,又聊了几句便离开了。

  凯特则等泰坦走后,立即将那两名亲信副将找来,商量对策。

  两名副将均认为眼前是个大好机会,不但可以讨好丞相之子拜斯特,而且有机会乘泰坦大军疏于防备时偷袭,重创泰坦大军,完成原先最初的战略目标。

  凯特想了想,认为富贵险中求,为了能调离这个没有多少油水的边陲,决定依两副将之计,联络少将拜斯特,施行他们制定的‘劫营大计’。

  很快凯特便将在营中自由活动的少将拜斯特请到他的帐中,共商大事。

  拜斯特本不想冒险,因为过几日待泰坦大军撤退后他就可以恢复自由之身了。但拜斯特想起自己初次出战便遭受如此大败,五万兵力的军团伤亡殆尽,自己也成为阶下囚,日后即使是父亲庇护恐怕也会遭受无数人的唾骂与冷眼。自傲的拜斯特终于也决定铤而走险,参与到凯特制定的这个‘劫营大计’之中。不为别的,只为大胜泰坦大军后那无上的荣耀,洗清战败之耻。

  在泰坦的故意放松营地戒备之后,三天后的半晚,拜斯特和凯特而人双双有惊无险的逃离了泰坦大军所在的军营,直奔可亚城。

  拜斯特和凯特二人前脚刚走,后脚两位副将就被泰坦等人擒拿。

  为了活命,两位副将将一切都如实招出。

  泰坦知道凯特等四人制定出的全盘计划后,立即开始部署,将大军尽数调出营地,只等着瓮中捉鳖那一刻的到来。

  长夜漫漫,泰坦及身后的几十万大军都在等待着,等待着敌人前来劫营。

  而拜斯特和凯特平安回到可亚城后,并没有如他们想象中那般轻易得到可亚城内其他将领的支持,反而是一片质问和怀疑,让拜斯特和凯特二人无比狼狈,头痛不已。

  虽然拜斯特和凯特二人发誓担保此刻绝对是劫营的大好时机,但由于这两位大败的将领的话实在没有威慑力与说服力,大多数将领都无动于衷,不想将手中的兵权交出。

  终于,在二人长达一个多小时的软磨硬泡之下,可亚城城主阿斯蒂答应借十万城卫军给二人,但在交接手续前让拜斯特和凯特二人先立下了军令状。

  看着拜斯特二人异常爽快的立下了战败就被杀头的军令状,阿斯蒂心中偷偷冷笑,虽然他这位可亚城城主觉得以十万战士交换他政坛上的对手丞相凡斯特之子的性命有些不划算,但阿斯蒂想到凡斯特可能面临的丧子之痛,又觉得心中无比宽慰。

  拜斯特和凯特二人虽然知道泰坦已无战意,但他们二人还是让十万大军潜行匿踪,缓慢的行军。

  十万大军分别是二万骑兵及八万步兵,而拜斯特及凯特各带一万骑兵及四万步兵,兵分两路,左右包抄泰坦大军所在的营地。

  凯特眼见营地如往常一般守卫稀松,于是发出了三长一短四声夜枭的鸣叫声,联络营地中那两位副将。

  此刻脖上架着几把明晃晃大刀的两位副将眼见凯特的进攻讯号,于是连忙也发出三长一短四声夜枭的鸣叫声,表示一切正常,让凯特放心的指挥大军‘劫营’。

  凯特见一切如预想中进展顺利,升官进爵指日可待,心中大喜,指挥大军朝营地正门方向杀去。

  而拜斯特也知道营中发出的那三长一短的夜枭声是一切正常的暗号,便按计划,率领五万大军,朝营地偏门攻去。

  性急的拜斯特根本没有仔细观察偏门附近是否有敌人埋伏,便冒冒失失的让一万骑兵冲在最前头,结果埋在地下的数十条绊马绳眨眼间让百多名骑兵摔了个人仰马翻。

  由于这晚无星也无月,天地间都黯淡无光,唯一能够提供光亮的就是营地中那数百堆还未完全熄灭的篝火。如此环境,骑兵们无法发现绊马绳也是情由可原。

  但数十条绊马绳根本无法阻挡一万骑兵的前进,几十秒后,其他后继的骑兵便踏着地上伤残的战友的躯体,顺利的攻入了营地,开始了劫营。

  虽然喊杀声冲天,但营地内安静的有些诡异。除了拜斯特开始看到的门口的几名卫兵外,平时见到的夜间巡逻的卫队也未出现在营地中。

  如此的异象让已经遭逢大败的拜斯特感觉大为不妥,但已经攻入营中,也只有硬着头皮,继续指挥着战士们往前冲。

  眼见拜斯特的大军异常顺利的攻入了大营,凯特生怕功劳全被拜斯特一人独占,竟然一马当先,第一个冲进了营地之中,而紧跟在凯特身后的五万大军,也浩浩荡荡的杀入了营中。

  正门的那十几名卫兵见到如此众多的敌人攻来,转眼就跑的没影了,凯特见敌人如此胆怯,心中更是认定此战必胜无疑。

  骑兵们用长枪将一个一个的帐篷挑倒,后方的弓箭手射出了火箭,点燃了帐篷。

  没多时,营地内火光冲天,将漆黑的天空染成红彤彤的一片,甚至照亮了整个夜空。

  令人奇怪的是没有一人从倒下的帐篷内爬出,也没有惨叫声从帐篷内传出。

  拜斯特与凯特的大军顺利在营地中央会师,但两人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惊异之色。

  ‘咚咚咚’三声巨大的鼓声,从远方传来,同时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

  这突然而来的异变,让拜斯特和凯特二人惊魂未定,目光同时望向营地后方。

  在营地冲天的火光的照射下,营地内的十万大军都看见身披黑色战甲的骑兵团呼啸而来,转眼间距离营地已经不到千步之遥。

  凯特和拜斯特二人都缺乏应变的急智,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尤其是拜斯特,年纪轻轻,毫无真正的行军打仗的经验,加上大败后早已经如惊弓之鸟,所以愣在原地,只是呆呆的看着玄铁骑兵不断的接近。

  凯特终于回过神来,开始指挥他手下的五万大军在正门和偏门布阵设防。

  但凯特万万没有料到,玄铁骑兵根本不是攻向正门和偏门,而是朝着有壕沟及栅栏的地方开始了冲击。

  玄铁骑兵乃清一色由游牧族战士组成的骑兵,马术天下无双。这些对普通骑兵构成致命威胁的壕沟及栅栏,却根本无法阻挡玄铁骑兵前进的脚步。

  玄铁骑兵们双脚夹紧马腹,一拉战马的缰绳,战马腾空而起,飞过壕沟,准确的落在壕沟与栅栏中间那块巴掌大的地方,随后再次腾空跃起,越过栅栏,一举攻入营地中。

  由于十万大军将注意力及精锐都放在了两个营门口附近,面对着突然从两肋杀到的玄铁骑兵,想要调头为时已晚。

  玄铁骑兵犹如天兵下凡,呼吸间便将在营地中蜿蜒犹如长蛇般的敌军拦腰斩断。而玄铁骑兵门手中的黑色战矛,犹如死神飞撒下的催命符,无情的卷走了一个又一个的可亚城城卫军战士的生命。

  玄铁骑兵中有一人猛不可挡,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已经有数十人死在他的手上。但此人并非手持战矛,而是一把血红色的偃月刀。每杀死一人后,鲜血流淌在偃月刀上很快便会消失不见,随后偃月刀开始散发着慑人魂魄的妖异无比的红芒。

  眼见这一异象,战士们的心中都感觉仿佛那把偃月刀是一个喜欢痛饮活人血的怪物,着实恐怖。所以偃月刀所到之处,敌人溃不成军,望风而逃。

  这在千军万马中纵横驰骋,如入无人之境的猛将自然就是泰坦,一个身先士卒的统帅。

  就算拜斯特和凯特再笨,也知道中了泰坦的计谋,其中凯特更是破口大骂道:“泰坦,你这个卑鄙小人,竟然假装要退兵,设下埋伏对付我!”

  泰坦哈哈大笑道:“凯特,你手下的两位副将可比你聪明多了,他们二人一被抓住就战战兢兢,什么都说了。没想到你竟然还如此嚣张,如果不是看你有利用价值,你假意投降于我,我早将你凌迟处死了。现在你再无任何存在于这个世界的理由,你可以放心的去了。”

  泰坦也不待凯特回话,策马朝无数敌兵围拥着的凯特杀去。

  凯特闻言后心中升起一股寒意,虽然身处大军之中却丝毫没有任何安全感。

  尤其看着泰坦所到之处,血流成河,保护自己的的战士们成片成片的倒下,额头冷汗直冒。

  凯特心中奇怪自己突然为何如此胆小怕死,怎么自己也是沙场老将,但凯特更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完全的丧失了斗志。

  凯特自然不知道被泰坦杀气锁定后,普通的高手都会如他这般心生惧意,毫无斗志,加上泰坦手中那把偃月刀有夺人心魄之效,更添泰坦无穷的气势,几乎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泰坦距离敌军主帅凯特越来越近,最后只余下几十名敌军战士守护着凯特。

  泰坦口中发出一声清啸,双脚一蹬马鞍,整个人腾空而起,而手中的妖魄偃月刀发出刺目的红光,凌空劈出一刀。

  如血海涌来的凌厉刀光霎时将凯特笼罩,让凯特根本避无可避。

  自知死到临头的凯特奋起神勇,挥剑迎向血红色的刀光。

  漫天血红色的刀光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凯特耸立在马上,一动不动,半晌之后,从他的嘴角溢出几丝鲜血,随后身上的盔甲碎裂成无数块,一头摔下马,立毙当场。

  凯特的死,造成了凯特指挥的那五万大军的全面崩溃,并且这兵败如山倒的势头还影响到了且战且退的拜斯特指挥的五万大军。

  拜斯特自知大势已去,却没有逃跑,因为他回可亚城也是死路一条,可亚城城主阿斯蒂百分百会以军令状的借口,斩杀自己。

  与其回可亚城窝囊的被处决,不如在战场上轰轰烈烈的战死,拜斯特如是的想着。

  拜斯特对着他所指挥的大军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叫声:“杀,给我杀,谁退后我就砍死谁!”

  虽然拜斯特挥剑砍死了数名逃兵,但却依然无法阻止大军的败退。在可亚城城卫军士兵的眼中,玄铁骑兵手中那犹如蛟龙出海的黑色战矛,绝对比他们主帅拜斯特手中的长剑要可怕数倍。

  心中燃烧着复仇火焰的玄铁骑兵,早已经杀红了眼,矛矛都夺命勾魂,冷眼看着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他们的战矛之下。

  无边的杀戮带来了无穷的恐慌,十万城卫军转眼半数阵亡,余下的士兵们早已被玄铁骑兵杀破了胆,为了能尽快离开这个战场,士兵们争先恐后的朝可亚城的方向逃去,慌乱之间相互推挤践踏,又死伤无数。

  遗憾的是,逃跑的最快的士兵们发现还未望见可亚城,却出现了几十万身穿黑色重甲,手持黑色巨剑的步兵。

  为了回到美丽的家园,逃兵们鼓起勇气,朝这群突然现身的步兵军团发起了猛烈的攻势,可惜这个步兵军团的杀伤力竟然丝毫不亚于在身后追杀自己的玄铁骑兵,很快这数十万步兵便将逃兵围而歼之。

  此役,可亚城十万城卫军只余三千余人逃出生天,而统率十万大军的两名主将凯特与拜斯特先后阵亡,泰坦的玄铁兵团尽歼敌军达九万余人,大获全胜。

  

第二十八章 劫营之计(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