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翼人神族

    传说在无数年前,人类肋下都生着雪白的双翼,在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这个传说是否属实已经无从考究,但龙之大陆上有一个种族,他们的形象和这个神话中远古的人类非常相似,他们就是龙之大陆五大稀有种族之一的翼人族。

  此刻站在布尔面前的却正是一位翼人,而且比普通人的身材要高上许多,以至于让布尔要抬头仰视这位突然造访的不速之客。

  原本站在天台上晒太阳的布尔不得不从摇椅上起身,对着这位翼人道:“你从哪儿来的,怎么没有卫兵通报我一声,太没礼貌了,哼!”

  按常理来说,高傲的翼人种族绝对不会向人类低下他们高贵的头,但眼前这位翼人却做到了。

  翼人拍了拍后背上的翅膀,低头道:“您好,我是从空中飞来的,所以才绕过了您卫兵的岗哨,希望您不要见怪。”

  布尔非常满意眼前这个翼人非常尊敬他,张口闭口称自己为‘您’,于是也笑脸相迎,道:“哦,不知者不罪!”

  “多谢您不见怪,大人真是宽厚为怀。”翼人道。

  “看你这满头的汗水,怕是急匆匆的飞来,找我恐怕有要紧的事吧。但我丑话先说在前头,我可以给你点时间说说你要说的事,但我可没有任何义务或者责任帮助你解决这件事。”老奸巨滑的布尔知道翼人肯定有事相求,于是摆出了高姿态。

  翼人本以为如此谦逊,眼前这个手握兵马大权的将领定会鼎力相助,没料到对方竟然丝毫不卖自己是翼人神族的面子,反而更加趾高气昂摆起架子来,便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布尔见翼人一动不动,没有回话,便开始上下打量眼前这与人族八九成相像的翼人。

  最吸引布尔注意力的自然是翼人背上那一对洁白如雪的翅膀,其次便是翼人那与人相似但有略有区别的五官。翼人的眉毛如同他的翅膀,同样的洁白无暇,双眼及嘴唇都比普通人的要大上几分,加上翼人身材壮硕,到也有几分威猛气势。

  此刻布尔做了一些常人绝对不敢做的事,而且是让眼前这位翼人尴尬难堪的事。

  布尔见翼人似乎陷入了沉思,于是在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下,走到翼人后面,开始抚mo,拨弄着翼人背上的双翼,口中还小声嘀咕着:“看起来和鸡翅膀没什么大区别嘛,就是大点,好看点。”

  翼人听了布尔的话后,双拳紧握,控制自己不进入暴走状态,甚至还用颤音回话道:“希望布尔将军不要侮及我们神圣的翼人神族,我们翼人的翅膀,乃是上天赐予我们的!”

  布尔闻言后,皮笑肉不笑的道:“是吗?那么看样子肥肥的花母鸡的肉翅恐怕同样也是上天赐予的吧。”

  翼人实在不明白布尔为何如此刁难自己,一时沉默不语。

  这位翼人使者自然不知道老奸巨滑的布尔的如意算盘。布尔一看以高傲出名的翼人族竟然如此低声下气,就知道找自己事绝对非同小可,为了能获取最大利益,布尔便一再刁难。

  见对方有些恼火,布尔也不好意思继续刁难下去,于是摆出一副救世主的形象,对翼人使者道:“翼人兄弟,不是我不帮你们伟大的翼人神族,而是我军刚经过一番剧战,伤亡惨重,实在无法立即投入到战斗中,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嘛,”布尔顿了顿,接着道,“远来是客,还没请教你的名字?”

  “我名叫天翼,是我们翼人之王修宇座下的八位战将之一……”翼人使者还没把话说完,天台入口又出现了二人。

  这二人正是矮人战士可比鲁及妖精公主星云莹。

  可比鲁一上天台便大声嚷道:“布尔大哥,城中出现异况,你拿主意啊。”

  但随后可比鲁见到这几乎不入凡世的翼人后,立即安静下来,上下打量布尔身旁的高大翼人。

  而星云莹却恶狠狠的瞪了布尔一眼,道:“鬼鬼祟祟,独自一人在天台上肯定没干好事,这位翼人恐怕是找你麻烦的。布尔你如果被打的鼻青脸肿,可别找可比鲁帮忙。”

  “应该不会吧,星云莹,我听说翼人族一般不和人打交道。当然,不共戴天之仇例外。大哥,你该不会非礼了这位翼人的什么妹妹、嫂子、七大姨、八大姑吧?”头脑相对简单的可比鲁迷惑的问道。

  “可比鲁,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还不知道你大哥我的为人吗?诚实守信。我这个诚实可靠小郎君,绝非浪得虚名之辈,与那些流氓神棍可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布尔见星云莹的美丽双目露出了几乎可以噬人而食的凶光,急忙辩解道。

  可比鲁虽然觉得布尔的言行与诚实守信这四个字绝对不搭边,但也不好再说什么,想等那位翼人说出突然造访的原因。

  星云莹突然对翼人天翼道:“你可千万别相信你跟前这个家伙,他的性格特点包括了一切描写人类负面的词语,比如卑鄙下*荡龌龊恶心肉麻无耻等等,你可要小心被他卖了,还沾沾自喜的给他数钱,以为他非常豪爽的给了你大大的好处。切记,布尔这家伙是个绝对危险的人物。”

  布尔自然不敢公然反驳星云莹的话,只用非常诚恳的目光凝视着翼人天翼,希望证明星云莹的话是极度错误的。

  天翼也回应式的看了看布尔的眼睛,过了好半晌终于挤出了一句话。

  “布尔将军,你的为人我不大清楚,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你早上洗脸没洗干净,眼角上有很大一块眼屎。”

  布尔看着翼人天翼一本正经的表情,想着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翼人和自己谈着国家大事。

  想到这,布尔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但当着星云莹和可比鲁的面也不好发火,于是道:“天翼,你哪里知道当一个将军有多辛苦。虽然说不上日理万机,但也经常是通宵达旦的工作,我哪里有时间洗脸,刚才我想休息一下,所以才上天台的,哪里知道会遇到你。”

  翼人族个个都是勤劳之人,天翼见布尔如此不辞劳苦的工作,脸上立呈敬仰之色。

  “不对啊,老大。每天你都是天未黑便入睡,日上三竿才起床,而且鼾声如雷,经常影响其他士兵休息。而你为了睡得舒服,将猪圈打扫一番,独自一人睡在远离营帐的猪圈中的稻草上,让许多士兵颇为感动,说你体恤士兵啊。”老实可比鲁又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

  “天翼,你看看,我在士兵们中间有多么崇高的威望,简直就是振臂一呼,应着云集啊。”布尔见自己贪睡的事情已经暴露,急忙转移天翼的注意力。

  天翼的心中却觉得布尔越来越高深莫测了,也更加期望布尔能够帮助他们翼人族度过眼前的难关。

  布尔发现星云莹一直盯着天翼背上那对巨大的翅膀,心中一动,想起星云莹背上也生有一对薄如蝉翼的翅膀,于是自言自语的道:“不知道是翼人飞的高,飞的远,飞的快,还是妖精飞的更高更远更快。”

  星云莹自然听得出布尔的意思,是想让她和翼人比试一下。

  星云莹自己也有这个打算,于是对翼人天翼道:“不如我们二人比试一下如何?”

  天翼答道:“久闻妖精身轻如燕,可以飞到云霄之中,我看还是不必比了。”

  “这样吧,天翼,只要你能赢过我们这位妖精族的大美女,你的要求虽然我不清楚,但我答应了,我以一个战士的名义起誓。”布尔对天翼道。

  天翼见星云莹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加上布尔答应帮助自己翼人族,终于点了点头。

  “你们二人的目的地是城外十里之外的小溪流,听明白没?”布尔道。

  天翼和星云莹同时点了点头。

  “准备,三、二、一,开始!”布尔发出了比赛的号令。

  争强好胜的星云莹与肩负着复兴翼人族使命的天翼几乎是同时起飞,但二人起飞的方式却是迥异的。

  星云莹是双脚轻轻的一点地,背后那透明的纤细的双翅舒展开来,以极快的频率振动着,眨眼便飞向高空。

  天翼则是洁白的大翅猛烈的拍动了几下,卷起一阵劲风,人便腾空而去。

  看着星云莹和天翼二人逐渐消失在空中,布尔羡慕的感叹道:“好一个鸟人,好一对鸟翅啊!”

  可比鲁听了后,打趣道:“大哥你是不是也想搞一对翅膀啊,好自由的在蓝天飞翔?”

  布尔眼睛一亮,对着可比鲁道:“莫非你有办法?可比鲁?如果这事成了,你可是我布尔最大的恩人啊!”

  想着自己与星云莹同时展翅高飞,在空中漫步,布尔的心都醉了。

  “这个嘛,我……我……我没办法!”可比鲁支支吾吾的道。

  美梦破碎后的布尔,狠狠的在可比鲁头上敲了一记,道:“没事逗我乐啊,找死!”

  “大哥,我觉得你如果想要飞,应该还是有可能的,人家翼人族或者妖精族的祖先也是锻炼出来的,如果你从这个天台上跳下去,也许能够找到一丝飞翔的灵感。”可比鲁提了一个无比愚蠢的建议,但布尔却没有怀疑这个建议的正确性与合理性,便迫不及待的开始‘试飞’,不对,应该是‘跳楼自杀’。

  布尔站在天台的边缘,脑海中幻想着自己一飞成功的欣喜画面,开始手舞足蹈的比划着自己独特的飞翔动作。

  而此刻,星云莹和天翼再次出现在天边,而且速度相当,几乎是不分轩轾。

  终于,布尔鼓足勇气朝虚空跳去,双手呈母鸡挥翅的姿势,不停的‘啪啦啪啦’的拍打着,口中还发出母鸡下蛋时的‘咯咯’的叫声。

  刚刚跃到空中的布尔抬头时突然发现远方高空中的星云莹,高兴的朝星云莹挥手示意,想让星云莹永远记住这一刻。

  身为妖精的星云莹目力过人,早就将布尔的举动看得是一清二楚,如今见布尔这个白痴竟然在空中朝自己挥手,几乎被气得吐血。

  由于星云莹被布尔的自杀式飞翔干扰了神志,飞行速度立即就慢了下来,让与她并驾齐驱的天翼超在了前头。

  终于,空中的布尔发现自己开始急速下坠,急得布尔双臂不停的上下挥舞,口中依旧‘咯咯’的叫个不停,但却丝毫无用,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

  ‘哎哟’,布尔发出一声惨叫的同时,天翼与星云莹已经先后飞抵天台,完成了比试。

  等布尔从楼梯走上来,再次出现在天台上时,印入他眼帘的是星云莹那因为愤怒而变成紫红色的脸蛋。

  布尔还不知自己的‘自杀式跳楼’让星云莹输了这场比赛,还兴致冲冲的准备再次试飞,快步跑到天台边缘处,调整呼吸,想一飞冲天。

  就在布尔调息之际,星云莹悄悄的走到布尔后面,对着布尔的屁股就是狠狠的一脚,布尔一个‘倒栽葱’坠下天台,重重的摔在地上,半天没有爬起身来。

  可路城城主府邸议事大厅。

  “天翼,既然你已经在比试中获胜,那么你尽管说出你的要求,我绝对满足。”布尔干笑着,豪爽的对翼人族使者天翼道。

  由于布尔刚才从天台上摔下来摔的很惨,使得他脸部的肌肉不受控制的跳动个不停,所以布尔只能不停的干笑着,掩饰他的丑态。

  “多谢布尔将军,我这里先代表翼人之王修宇及全体族人感谢您。其实刚才的比试我知道自己并没有赢过星云莹小姐,我感觉的出来最后冲刺时她分了心,否则输的可能就是我了。”天翼回答道。

  “分神?为什么事分神啊?无论如何,我们美丽的妖精公主星云莹输的非常漂亮,你可胜的侥幸啊,天翼。”布尔干笑说完后,还以为自己讨得了星云莹的欢心,为她争了颜面。

  只可惜布尔没发现一旁的星云莹用几乎可以杀死人的目光瞪着他。

  “天翼,你们翼人族到底碰上了什么事啊,让你如此惊慌失措?”可比鲁忍不住问道。

  在可比鲁、布尔及星云莹的追问下,天翼只得将翼人族目前的困境说出。

  翼人族的社会结构类似于人类的部落,遇到大事一般都是在翼人之王修宇的主持下,进行民主投票决定族中发展发向。

  翼人族此次面临的灭顶之灾要从翼人族中的一个特殊群体说起。

  翼人族和人类十分相似,同样修习魔法或者武功,但由于翼人的生殖力极弱,才使得翼人族成为龙之大陆五大稀有种族之一,同时族内出绝顶高手的可能性也相对较小,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翼人之王必定是翼人族数一数二的高手。

  由于翼人生性高傲,不屑与人族接触,几乎是闭关锁国的形势,但生产力有限的翼人族又不得不时而与人族的商人通商,满足族中对生活用品的需求。

  为此,翼人族出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名曰‘盗墓翼人’,主要从事盗掘人类的墓穴,将盗墓得来的奇珍异宝用来与人族商人交换粮食、布匹、茶叶等等生活物质。

  在一个星期前,‘盗墓翼人’在可路城五十里之外发现一个巨大的帝王陵墓,在请示了翼人之王修宇之后便开始的挖掘,而修宇在此事后便开始每年一次的十四天闭关,修炼武功。

  盗墓翼人越挖越惊心,偌大的陵墓竟然都是各种奇形怪状闻所未闻的蜘蛛及比普通鸡蛋还要大上三分的蜘蛛卵,最后进入了帝王陵墓的最底层时,见到了一个沉睡着的小山般大小的浑身五彩斑斓的巨型蜘蛛。

  盗墓翼人也终于发现在最底层竟然藏有无数的金银财宝,结果在般弄时惊醒了巨型蜘蛛,惹得蜘蛛对他们发动了攻击。

  由于盗掘墓穴十分危险,加上陵墓内经常有各种机关,所以盗墓翼人这个团体个个都武功高强,见到如此恐怖的巨型蜘蛛却也丝毫不惧,结果一战下来,十八名盗墓翼人精英瞬间死伤过半,其余九人慌忙撤退,离开了陵墓。

  但噩梦并为结束,三天后,这只可怕的巨型蜘蛛竟然带领着无数大蜘蛛杀到了翼人族的居住地,翼人山谷,不知大难临头的翼人们还看热闹般的团团围上,看个究竟,见识一下如此希奇古怪的蜘蛛群。

  蜘蛛们开始朝翼人喷射出蜘蛛丝,将数百名翼人死死的缠住,随后扑上去食其血肉。

  翼人们此刻才知道这群蜘蛛竟然是应该早已灭绝的食人蜘蛛,顿时乱成一片,侥幸未被蜘蛛丝缠住的翼人们纷纷飞上高空。

  闻讯而来的翼人族八大战将立即于食人蜘蛛们战在一块,其他在空中的翼人们也拿着自己趁手的武器,投入了战斗。但由于食人蜘蛛实在太多,加上那只恐怖的五彩斑斓的巨型蜘蛛无人能挡的身手,翼人族终于败退,逃离翼人山谷。

  半天后,食人蜘蛛终于从翼人山谷撤退,消失不见,翼人族才重新返回家园。但此后三天,不时有小股食人蜘蛛前来偷袭,将整个翼人族搞得是疲惫不堪,最后在翼人族长老会的干涉下,终于决定向人族求援,于是便派出使者天翼寻找人类军队的支持,并且答应只要成功的消灭了食人蜘蛛及那只最可怕的巨型蜘蛛后,翼人族将成为这支军队永远的盟友,提供一切力所能及的帮助。

  听完了天翼讲叙的翼人族的可怕遭遇后,布尔等三人都有些发毛,尤其是星云莹,想到如潮水般朝自己扑来的蜘蛛群就心中发凉,直打哆嗦,毕竟女孩子最害怕这种恶心的事物。

  “天翼,你们的翼人山谷距离可路城有多远?”布尔问道。

  “可路城、帝王陵墓及翼人山谷在一条直线上,而帝王陵墓位于中间位置,分别相距五十里左右,我想可路城到我们翼人山谷最多不过百余里路。”天翼恭敬的回答道。

  布尔豪气冲天的大声嚷道:“好,我们这就出发,会一会那只五彩巨型食人蜘蛛,哈哈!”

  

第二十九章 翼人神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