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食人蜘蛛(全)

    为了彻底了解食人蜘蛛的实力,布尔决定先不派遣他的‘布尔兵团’,让他们继续留守在可路城中,防止其他势力入侵及维护治安,他自己带上星云莹和可比鲁,在天翼的带领下,来到了距离可路城百里之外的翼人山谷。

  南北走向的翼人山谷,常年大风不断,但对于居住在山谷的峭壁上的翼人来说,影响不大。

  布尔等三人也是头一次见到建在山内的房子,好奇的傻头傻脑的到处张望,而且还参观了十余户翼人民居。

  布尔等三人发现山谷峭壁上的洞穴其实就是房子的门户,而且每个洞穴内部都大有乾坤,有的洞穴内摆设简单,不过廖廖几张椅子,桌子及床铺,极其朴素,但有些洞穴内却富丽堂皇,丝毫不逊色于人类达官贵人的府邸的摆设,显然翼人族同样贫富悬殊相当大。

  布尔从天翼居住的洞穴中走出,对身旁的天翼笑道:“你这家伙家里如此简单,怕是财不外露吧,恐怕你是个巨富,如果解救了你们翼人族,你可以给我重重的报酬啊,哈哈!”

  布尔开始直接索取钱财,让星云莹更是看不过眼。

  “别理他,天翼,这个家伙是个势力眼,即使没有他,我和可比鲁同样帮你搞定那些食人蜘蛛。”星云莹道。

  布尔最要面子,但又不敢直接反驳星云莹的话,因为他对星云莹是又爱又怕。

  于是布尔轻声道:“虽然如此,不过如果有我在,绝对可以大大的提升我们的实力,毕竟我也是西方剑圣的徒弟啊,得到了他的真传。”

  “就那几下三脚猫的功夫还敢拿出来献仇,这次攻城战我只看到了可比鲁勇猛无敌,不知你躲哪儿去了。”星云莹蔑视的望了布尔一眼。

  “我的公主,你绝对误会我了。你想想,身为最高统帅,当然要在后方运筹帷幄,指挥全盘战役,怎么能如一个莽夫如可比鲁这般冲锋陷阵?古语有云:上兵伐谋,战争不是靠一两个壮汉的莽力就可以取得胜利的。”

  布尔说完话后,有意无意的瞄了可比鲁一眼。

  可比鲁有些憨厚,不知道布尔在讽刺他,还对布尔拼命的点头,表示赞成布尔的意见。

  星云莹见可比鲁如此老实,也不好多说,怒视了布尔一眼后便没在言语。

  可比鲁不经意间抬头望见对面的山壁上有些异样,定神看了好半会后对天翼问道:“天翼,怎么对面的峭壁上不是你这种居住的洞穴,而是有无数插入峭壁的巨木,而且每两根巨木上还有一个长方形的东西,那是什么啊?”

  “哦,那是我们族人的墓穴。我们族中有个传说,只要将自己的尸体放在自己居住洞穴的对面,将来就有机会重生,获得新的生命。那些木制的大箱子内存放的就是千百年来死去的翼人们的尸体。”天翼回答道。

  星云莹也好奇的问道:“那么这么多年来,你们翼人族有没有死而复生的人啊?”

  “这个嘛,我也不大清楚,可能我们的大长老会知晓。”天翼脸色微红,小声回答道。

  “不必问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我布尔可以肯定,哼!”布尔嚣张的道。

  由于布尔的嗓门出奇的大,正好被过路的一位翼人老者听到。

  “什么人胆敢不相信我们翼人族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传说及预言?”这位翼人老者怒道。

  天翼也瞧见了那位老者,顿时神色有些慌张,赶忙将布尔等三人从螺旋式的楼梯上领下,参见那位老者。

  经过介绍,布尔等三人才知道这为老者就是翼人族长老会的大长老席达雅。

  “小伙子,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如果你不是我们翼人族请来的客人,恐怕就凭你这句话,就会被哄出翼人山谷。”大长老席达雅对布尔语重心长的道。

  布尔心道:这个老家伙,恐怕翅膀上的毛都掉光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飞起来,也在这里教训我,如果不是我大发慈悲,我才不管你们翼人神族是死是活。

  虽然布尔心里将大长老席达雅骂了个体无完肤,但表面上却恭敬的回答道:“大长老教训的极是,主要是晚辈我年少气盛,一时冒犯您,还请您别见怪。”

  席达雅见布尔认错,也就没计较,毕竟席达雅已经知道布尔是一支拥有可怕战斗力军团的统帅。

  布尔眼见席达雅作出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模样,恨不得冲上去狠扁这个大长老一顿,但为了在美女星云莹面前表现出他布尔宽厚豁达,勇于承认错误,布尔便强忍心中的怒火,脸上堆满了假笑。

  席达雅仰望蓝天白云,一时无语,让布尔等人愣住了,不知道这位大长老为何突然走神。

  布尔几乎可以肯定,这位老态龙钟的翼人族大长老肯定是怀念几十年前他在蓝天上翱翔的谢意日子,而且此刻大长老的心境凄凉,无比涩楚,因为蓝天白云已经不再属于他,傲啸九天的日子一去不复还了。

  席达雅终于开口道:“你们三人可想知道我们翼人族流传至今的伟大预言吗?”

  星云莹和可比鲁点了点头,表示很想知道。

  布尔也只好跟着点头,但心中却想:这么无聊,老年人看来都有些怪癖,有事没事的提什么预言,关我们鸟事。

  “算起来,千年前的翼人神王的预言恐怕即将出现,我有些担心我们族人,但又知道天命难违,哎。”席达雅叹道。

  天翼安慰道:“大长老,你别伤感,预言的最后不是说我们族人会重获新生,完成我们梦寐以求的夙愿啊!”

  “那到是,但这首预言诗一些词句实在太悲惨恐怖了,让我不得不有些担忧啊!”席达雅沉声道。

  布尔没料到这个老头如此罗嗦,说了半天,一句预言都没提。布尔终于按捺不住了,大声道:“大长老,你说还是不说,到底是什么预言啊?”

  星云莹狠狠的瞪了布尔一眼,道:“你这家伙,对大长老要有礼貌,别在这里大呼小叫,没素质!”

  布尔碰上了星云莹的软钉子,不敢再做声,变成了一个闷葫芦。

  席达雅对布尔的无礼却不以为意,对星云莹笑了笑,终于以一种异常沧桑的语调将在翼人族流传了近千年的预言诗念出。

  无边的战火染红了天际,

  龙·神·魔从沉睡中醒来,

  地怪海魔伸出了魔爪,

  全为了人类那块最后的乐土!

  可怕的魔物吞噬着我们的族人,

  英勇的战士指引着我们,

  找寻到了心中的真主,

  圣洁、慈悲、绝美造就了真善美,

  我们的族人随着真善美,

  大放异彩!

  ……(省略数段)

  山谷突变成血海,

  战神也无力再战,

  飞矛穿过了所有人的祈祷,

  天地间只余下无尽的悲伤。

  真神的再次眷顾,

  我们终于在浴火中重生,

  完成了梦寐的蜕变,

  成就了永世铭记的功业!

  听完预言后,星云莹及可比鲁都若有所思,想着什么,只有布尔听的只打瞌睡,暗叹世界上竟然有如此又臭又长的预言诗,简直应该改编成‘催眠曲’或者‘摇篮曲’,听得让人的精神萎靡不振,直打瞌睡。

  席达雅看了看布尔等三人,微笑不语,转身离开了。

  远远的传来了席达雅自言自语的话语声:“命运的车轮已经驶来,我们无可逃避啊!”

  “本来我对这个预言也不是十分相信,但随着此次我们翼人族遭受的灭顶之灾,我现在是十分信了九分。”天翼叹道。

  “灭顶之灾,没这么严重吧,你们翼人族真的被食人蜘蛛大败,伤亡惨重?我在你们翼人山谷见到的每个翼人都身体强健,显然不是庸手啊。”布尔问道。

  “真的,实不相瞒,经过与食人蜘蛛那一役后,我族人口由五万骤降到了三万,由于我们的翼人王修宇还未出关,我们翼人族战士士气低落,恐怕战斗力所剩无几了。”天翼忧心忡忡的道。

  “这你放心,有我这个百战百胜的布尔在,那些小小的什么狗屁食人蜘蛛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布尔又开始狂吹了。

  “待会要是碰到食人蜘蛛,你如果不冲在最前头,你就不是男人,哼!”星云莹忍不住讽刺道。

  “只要是公主您的吩咐,我布尔赴汤蹈火,再所不辞。何惧食人蜘蛛这种弱小的怪物。”布尔高声道。

  “大哥,不可轻敌啊。我听我父亲说,食人蜘蛛是传说中已经灭绝的可怕怪物,它们喷射出的液体有剧毒,而且一旦人或者动物被它们吐出的丝给缠住,绝对无法脱身,很快成为它们的美味大餐。尤其是那只巨型蜘蛛,它应该就是食人蜘蛛的领袖,被称为八爪魔王,杀人不眨眼。相传曾经有三个勇士与八爪魔王进行了殊死搏斗,虽然八爪魔王遭受了有史以来的重创,但最后三个勇士中就生还了一个,其他两人全部惨死在八爪魔王的手上。”可比鲁见布尔如此轻敌,终于忍不住对布尔进行劝戒,希望布尔不要小看敌人。

  布尔不屑的笑了笑,道:“他们三人恐怕是才出门的少年吧,怎么能和我这个旷古绝今的高手相提并论,可比鲁,你也知道,就算不提我那超凡入圣的剑艺,就凭我我身上所穿的金环锁子甲‘烈日’及所用的宝剑‘旭日’,可以让我立于不败之地,哈哈!”

  可比鲁眉头紧皱着道:“大哥,我听我父亲说,那三人中,一个是剑圣,一个是圣骑士,另一个是大魔导士啊!”

  “什么?”布尔一听三个绝顶高手都被这个八爪魔王干掉了两个,吓得眼球往外一凸,嘴呈O形。

  布尔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将话说的太满,如果八爪魔王真的出现,而自己又冲在最前面,那自己可是绝无生还的可能。

  “现在知道怕了吧,我就知道你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懦夫!”星云莹不屑的看了看双腿有些战抖的布尔,冷声道。

  但星云莹的话布尔根本没听见,因为布尔此刻正在考虑找个什么样的借口,让自己尽快离开这个危险的翼人山谷。

  就在此时,山谷外的翼人哨兵发出了尖锐的叫声,布尔等三人一片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天翼听到后,脸色大变,道:“如你们所愿,你们三人马上就可以看到无数的食人蜘蛛将整个翼人山谷淹没。”

  布尔没想到自己如此倒霉,刚到翼人山谷不到一刻钟这些食人蜘蛛就来进攻,它们到真会挑时间。

  不及多想,可比鲁和星云莹紧跟在天翼身后,往谷口走去。而走在最后的布尔神情萎靡,走路的速度慢的可以和蜗牛相比,贪生怕死的性格表露无疑。

  由于这已经不是食人蜘蛛第一次来袭了,翼人们虽然面有惧色,但都不是很慌张,很快的从家中取出了武器,投入了保卫家园的战斗。

  站在谷口的高台上,布尔等人一眼望去,都惊呆了,因为漫山遍野都是各种各样的蜘蛛,简直是不计其数,让人望而生畏。

  这些蜘蛛各个都色彩鲜艳,身上有着美丽的花纹,但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可怕的杀机。

  “真不知道这些天你们翼人族是怎么熬过来的,如此多的食人蜘蛛,简直就是杀之不绝嘛。”可比鲁对天翼惊叹的赞道。

  “就是啊,这些食人蜘蛛不但个头有半个人那么大,而且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都奇快,我实在无法想象如何与之抗衡。”星云莹也叹道。

  天翼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谦虚道:“其实也没什么,如果我们翼人没有翅膀,无法飞上高空,恐怕早就被这群食人蜘蛛给灭族了。”

  天翼说完话后,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布尔,发现布尔面色惨白,于是关心的问道:“布尔将军,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布尔没料到天翼如此善解人意,喜道:“如此甚好,我觉得胸口有些闷,可能是前些日子与一头凶猛魔兽战斗时留下的内伤发作了。”

  “大哥,你什么时候和魔兽打架呢?我怎么没见到,也没听旁人提起啊。”可比鲁满脸惑色的问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大哥我经常喜欢偷偷干些为民除害的事,没告诉你是怕你担心嘛。记住以后不知道的事不要问,明白没?”布尔脸色微红,大声嚷道。

  “哎,刚才还有人自夸是无畏的勇士,要冲在战场的最前线,可如今一见敌人,却成了缩头乌龟,这还算是人吗?”星云莹自言自语的道。

  布尔自然知道星云莹说的是他,但脸皮超厚的他装做没听见,但也不好意思让天翼帮他安排个地方休息疗伤(躲起来)。

  终于布尔等人知道翼人族是如何对抗着可怕的食人蜘蛛。

  数千翼人手持弓箭,朝向翼人山谷涌来的食人蜘蛛射箭。

  布尔等人看着漫天的箭雨将食人蜘蛛笼罩其中,本以为食人蜘蛛会伤亡惨重,死亡无数,然而食人蜘蛛竟然毫发未伤,让人不敢相信。

  “天啊,这群蜘蛛是什么怪物,拥有如此强大的防御力?”可比鲁惊奇万分的道。

  “我们翼人族射出箭虽然不能伤害它们分毫,但却可以激怒它们。让食人蜘蛛失去理智的发动前仆后继的冲击。”天翼道。

  一时之间可比鲁、星云莹及布尔都不明白天翼话中的含义,随后他们终于明白。

  守在山谷口的翼人族士兵从后方的马车上背下数百个木制大桶,眼见食人蜘蛛几乎近在咫尺才将大桶的盖子掀开,倾泻出桶内的黑色液体。

  黑色液体越聚越多,加上山谷口地势较高,终于如潮水般的向食人蜘蛛席卷而去。

  “这是何物?”布尔忍不住问道。

  “哦,这种黑色液体是我们翼人族采自不远处一个盆地中,我们称它为黑油。”天翼答道。

  “有何用处啊,天翼?难道它是剧毒的?”可比鲁接着问道。

  天翼对可比鲁摇了摇头,微笑不语,示意可比鲁自己看黑油的作用。

  “天翼,你就算不说我也能猜得到,这黑油肯定可以燃烧甚至爆炸。”布尔突然道。

  “布尔将军,你为何如此肯定,难道你用过这种黑油?”天翼惊奇的反问道。

  “别说用过,我听都没听说过。我肯定黑油可以燃烧,全凭我推测出来的。”布尔冷哼了一声,回答道。

  “如何推测的,布尔将军,可否说来听听?”天翼问道。

  “是大,大哥,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啊。”可比鲁大声说道。

  “道理很简单。可比鲁,你可曾留意山谷谷口的土地的质地及附近是否有花草树木?”布尔又耍了个花枪。

  可比鲁朝谷口望去,发现谷口的确与其他地方有些不同。翼人山谷谷内及谷外都是郁郁葱葱的一片,惟独谷口那片土地毫无生机,简直就是一片焦土。

  可比鲁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高兴的道:“大哥,你真厉害,竟然可以从环境的不同之处推测出了黑油的特殊作用。”

  天翼也没料到为人处事有些疯疯癫癫的布尔突然间观察事物如此仔细,让人无法相信,心下自是佩服万分。

  只有星云莹小声嘀咕了一句:“瞎猫碰见了死耗子!”

  布尔突然间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又豪气万丈的说道:“可比鲁,等大火过后,就是我们乘胜追击的时刻,我们两兄弟并肩作战,定能一举击溃食人蜘蛛的入侵。”

  “好,大哥。”可比鲁兴奋的答道。

  但二人绝对没有想到,食人蜘蛛的首领‘八爪魔王’即将出现,它将带给所有人一场可怕的噩梦。

  

第三十章 食人蜘蛛(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