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假意投诚

  叮当和克玛二人站在心灵江的大堤之上,俯视着波涛汹涌的心灵江。

  叮当那黑色的秀发在江风中飞舞摇曳,不少发丝甚至在克玛的脸庞上轻拂着,一种异样的感觉袭上克玛心头。

  克玛不禁回想起昨日与身旁这位妩媚妖娆无比的女王的激情一夜,看着叮当此刻散发出无形的圣洁的光辉,而脑海中却不时出现叮当在床第间的绝世风骚之态度,耳边回响着叮当那夺魂勾魄的呻吟声,克玛小腹竟不受控制的开始发热,有些想入非非,脑海中尽是与叮当缠mian的旖ni画面。

  欣赏着在空中的江鸥飞翔时展现的力与美的叮当并未注意到克玛的异常,依旧静静的站着,一言不发。

  云雨过后,二人整理好衣衫,对视而笑。

  “克玛,没想到你还是个急色鬼,光天化日之下也敢对我毛手毛脚。”叮当娇声道。

  克玛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只好干笑了两声,没有回话。

  “对了,昨晚你是不是因为你和你的红颜知己小雪大吵一架才来找我的?”叮当假装生气,冷哼了一声。

  “哎,她现在越来越小气了。前些日子不是尼斯城的几位达官贵人送了几位处子给我,所以她总是对我发脾气。男人三妻四妾是很平常的事嘛。我年少时的梦想如今几乎已经完全实现了,可以说夫复何求啊!”克玛道。

  “没想到你个头挺大,志气却如此之小。你就没想过成为一位开国之君,创下一番不世功业吗?”叮当笑道。

  克玛摸了摸脑袋,满面迷惑的道:“这个嘛,这个我到是还未想过。只要我能够经常在叮当女王您身边鞍前马后的服侍你,我就心满意足了。”

  叮当对克玛发出一声勾魂的荡笑后,才道:“克玛,你说刚才是我满足你还是你满足我?”

  克玛心中唤娘,眼前这个尤物实在太风骚了。

  “这个嘛,我想应该是你满足我吧,毕竟是我主动的。”克玛脸色微红,轻声答道。

  “错。在我的字典里,我永远是主动者,所有的男人,包括你克玛在乃,都是被动者。我需要,你们才可能和我进行鱼水之欢。否则,你们连碰都别想碰我一下,知道吗?”叮当慷慨陈词,说的却是男女之事,让克玛哭笑不得。

  叮当见克玛没有回话,于是接着道:“克玛,只要你每次都满足我的需要,我可以包你一生荣华富贵,尽享奢华!”

  克玛只能干笑一声,道:“微臣愿意效劳,满足女王的一切需要!”

  就在此时,一位骑士快马冲上江堤,在叮当前方十米处飞身下马。

  叮当和克玛一看,原来是‘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统领齐可夫。

  “女王,军情紧急,泰坦王御驾亲征,几十万大军距离我尼斯城已经不到百里。”齐可夫顾不得擦拭额头的大汗,急声道。

  “来得正好,否则天天出来游玩岂不是无聊透顶。”叮当笑道。

  齐可夫眼神一瞥,发现女王叮当有些衣衫不整,雪白的大块胸肌裸露在外,显然与克玛将军有过亲热。

  齐可夫由于武艺出众,颇受叮当器重,所以被提升为禁卫队的统领,并且也是叮当的入幕之宾,有段时间也是如克玛般与叮当形影不离。

  眼见自己的地位已经被这位后来的年轻人所取代,齐可夫自然是妒火中烧,但表面上却不露半分痕迹,只将满腔的恨意藏于心底。

  “克玛将军,此次与泰坦帝国之间的大战还要仰仗你的盖世神勇了。”齐可夫对克玛笑道。

  “言重了,齐可夫统领,我克玛不过是为女王冲锋陷阵的一员猛将而已,您才是保护女王的重臣啊!”克玛道。

  “你们二人别在这里互拍马屁,立即随我一起回城。”叮当说完话后,芳踪已渺。

  没料到女王叮当如此急性子,克玛与齐可夫只能对视苦笑,也朝城中赶去。

  泰坦帝国西征军临时军事会议室。

  “此次召大家前来的目的,相信你们也都清楚。就是制定出一个确实可行的作战计划,在最短的时间内攻克尼斯城,控制心灵江这条对魔武国的运输起着非常重要作用的内河。”泰坦开门见山的说道。

  “陛下,这尼斯城虽说规模不大,人口不多,但就其地理位置而言,可以说是易守难攻。”罕毕图首先发言。

  “恩,罕毕图将军,说具体一点。”泰坦道。

  罕毕图对泰坦点了点头后,继续说道:“尼斯城人口不过三十万左右,常驻卫兵不超过五万,按理来说,我军完全可以轻易拿下这座貌不惊人的城堡。但尼斯城是依着两旁的两座高山修建而成,城堡建筑风格极为雄奇,城高墙厚。且尼斯城背靠宽阔的心灵江,有天险护之,整个防御圈几乎是毫无破绽,无懈可击。”

  “嘿,罕毕图,你这么说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啊,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照你这么一说,那我们几十万大军要不就打道回府,要不就全部投降,归顺这个尼斯城算了!”一旁的布尔忍不住嘲讽道。

  罕毕图已经熟知布尔无风也起浪的性格,也不以为意,微笑不语。

  “罕毕图,按你的分析,我们强攻下尼斯城可能会伤亡几万甚至更多的兵力,是吗?”欧西丁问道。

  “没错。如果敌人有援军,而且从水路和陆路一起来,那么尼斯城可能可以支撑的更久,而我军的伤亡也就更大。”罕毕图又道。

  布尔一拍桌子,大声嚷道:“罕毕图,你也胆子太小了吧,我们五大军团,六十万大军,怎么可能会被一个小小的内河港口城市所阻挡。投鞭断流你应该听说过吧,我军所有的战士只要都在尼斯城前跺跺脚,恐怕尼斯城的城墙都会倒塌。”

  一旁的星云莹实在看不过眼了,狠狠的在布尔脑袋上敲了一记,道:“大白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布尔见星云莹双手插腰的噬人模样,吓得没再敢言语,老老实实的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我们有可亚城及可路城为据点,完全可以采取长期围困尼斯城的方法,拖垮敌军。”哈里说道。

  “哈里你别忘了,对方可以从水路上源源不绝的补充粮草、弓矢等等,甚至士兵。”罕毕图道。

  泰坦沉声道:“况且我们也不能在这座尼斯城上花费太多的时间,一旦拿下尼斯城,不远的前方有几个防御力更强的要塞等待着我们,我们必须尽快攻下尼斯城,控制或者切断内河航运。”

  泰坦说完话后,目光一扫,最后落在了罕毕图的身上,又道:“罕毕图,攻打尼斯城的先发军团就交给你的第五军团了,切记你只是打头阵,而不是让你攻下尼斯城。”

  罕毕图点了点头,道:“陛下,微臣建议是否能将可亚城城墙头上的魔法大炮拆下,运到前方阵地,辅助投石车等攻城战车攻城。”

  “好主意,窈窕,立即传我的命令,将可亚城的魔法大炮以最快速度运到营地,你亲自去督办。”泰坦道。

  窈窕应了一声‘是’后,便领命而去。

  就在泰坦等人以为找到了攻城良策,依靠魔法大炮可以轻易拿下尼斯城时,叮当和克玛却从尼斯城一个贵族口中知晓了一个异常重要的情况。

  叮当得知这一情况后,兴奋不已,自言自语的道:“这次我不但要大败泰坦王,而且要捉到梦可雅,让她生不如死,让她的容貌毁在我的手中,哈哈。”

  克玛不明白叮当为何说到这个名叫‘梦可雅’的女孩时脸上露出的那冷若寒霜的笑意,但克玛却知道,大败前来攻城的泰坦帝国的西征军,已经是必然之事,再无半点悬念。

  “克玛,你看我们何时使用这一招最好?”叮当笑着问道。

  “这一招绝对不能用得太早,必须在最适当的时机使用,一举将敌人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克玛回答道。

  “你说什么时候是敌人最麻痹大意,以为胜利在望的时候?”叮当又道。

  “那自然是城破之时!”克玛道。

  “没错,就在城破之时,我们使出那招,绝对可以一举击溃敌军,哈哈。”叮当狂笑道。

  “我们是否要先疏散城中的平民百姓,避免无谓的伤亡。”克玛问道。

  “不行,万一我们城内有敌人的探子,那我们的奇计会让敌人知悉,如此杀招岂不是无用武之地呢?普通的贫民们,死上几千几万也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能够大胜敌军。”叮当的美目中寒光一闪,残忍好杀之相尽现无疑。

  克玛早已拜倒在叮当的石榴裙下,自不敢有任何异议,虽然心中有所不忍,但也只能点头称是。

  泰坦和叮当双方都以为自己稳操胜卷,当天晚上二人都睡了一个安稳觉,等待第二天的大战。

  清晨,震天的战鼓声将睡梦中的尼斯城的居民们惊醒,人们才知道敌人已至,如今正兵临城下。

  叮当从来都不在意平民们的任何举动和感受,所以也没派人在城中安抚人们,使得尼斯城的人们各个都以为大祸临头,自己距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

  叮当、克玛及齐可夫三人站在城墙头,观察敌情。

  尼斯城下是一眼几乎望不到头的军容鼎盛的黑色军团,这些士兵各个神情肃穆,显然是久经沙场,战斗力极强的军队。而后方的清一色身穿黑色盔甲的数万骑兵,显得更是坚毅不拔,在震耳欲聋的战鼓声中,不但整个人直坐在马背上如一杆标枪一般,而且他们的坐骑同样稳如泰山,数万匹战马竟然未发出一声马嘶声,让人难以置信。

  克玛眼见敌军如此声势,心中顿生惧意,暗想如果不是有那个可以大破敌军的奇招在手,恐怕不出三天,尼斯城就会陷落,而自己也将成为带着残兵撤退的败将,颜面无存。

  克玛偷偷的望一眼身旁的叮当,发现她竟然神色安详,显然未把眼前这声势浩荡的大军放在心上,显得是那样镇定自若。

  一旁的齐可夫统领突然说道:“女王陛下,末将齐可夫请陛下允许我带领‘死神九幽斩’禁卫队,出城冲杀一阵,给敌人来个下马威,好激励守城士兵们的士气。”

  “好,齐可夫,你去吧,最好能够斩杀敌方一员大将,威慑敌军,则能更立我军军威。”叮当说道。

  “是,属下遵命。”齐可夫答完话后,便离开城墙,开始调集兵马,准备出城迎战泰坦的玄铁兵团。

  尼斯城外的罕毕图正准备开始攻城,却突见尼斯城城门大开,一队人马杀了出来。

  罕毕图见这队人马也是骑兵,于是便让前列的步兵继续稳守阵地,按兵不动,而让后列的五千玄铁骑兵出击,迎战来势汹汹的这队骑兵。

  同样也身着黑色盔甲的‘死神九幽斩’禁卫队,各个手中高举着黑色的死神镰刀,口中发出古怪无比的怪叫声,朝五千玄铁骑兵呼啸冲去。

  其中领头一人,跨下的那匹战马神骏无比,纯黑色无一丝杂毛,加上此人手中那把死神镰刀比别的战士都要大上三分,身体极为粗壮,自是威风凛凛,显然是名猛将。

  这人自然就是‘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统领齐可夫。

  “谁能挡我一击,我便饶他不死,哈哈!”冲在最前的齐可夫狂妄的叫嚣着。

  罕毕图没料到敌将如此狂妄不羁,心中微怒,但依然指挥五千玄铁骑兵排出了‘奇幻阵法’,让五千玄铁骑兵以极其诡异难测的路线接近敌军。

  终于,两支黑色骑兵正面接触,激战到一块,宛如两股黑色的激流相碰撞,激起奇异的浪花。

  原本双方应该是正面冲击,混战在一块,但实际情况却大非如此。

  就在玄铁骑兵以直线方式前进即将接触到‘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那一瞬间,后方的玄铁骑兵突然朝两侧掠去,快如闪电,在前列玄铁骑兵与‘死神九幽斩’禁卫队混战时已经绕到了后方,衔尾追击,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一时间让‘死神九幽斩’禁卫队阵形大乱。

  ‘死神九幽斩’的成员各个都武功高强,身手不凡,从来未把任何敌人放在眼里,实际上当日在天幸城外一战,的确将卡欧里所率的大军击退,是一支战斗力极强的部队。

  但身为叮当女王的护卫军,加上未逢敌手,所以自然有些骄傲自满,出尼斯城前也没把玄铁骑兵当回事,都几乎未编队成阵,松松散散,还以为手中的死神镰刀能够再次痛饮敌人鲜血,大败围城的大军。

  战场上瞬息万变,讲究的是铁一般的纪律和默契的配合,根本不比普通学武者之间的单打独斗,所以战争一开始,就已经注定未逢一败的‘死神九幽斩’禁卫队要吃个大亏。

  同为黑色的死神镰刀及玄铁战矛不时相撞,双方战的是你来我往,如火如荼,一片刀光剑影。

  单对单的话,‘死神九幽斩’的成员的战斗力要比玄铁骑兵高上一筹,毕竟他们身手矫健,但却也无法给玄铁骑兵带来很大的威胁,因为玄铁骑兵身上那黝黑的毫不起眼的战甲是玄铁所制,防御力极强。

  而此刻在后方追击‘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玄铁骑兵三五成群,组成一个小的战阵,几支战矛同时击向一人,让人防不胜防,根本无从招架。

  不多时,‘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后方便大乱,溃败已是早晚之事。

  齐可夫在前方虽然将十几名玄铁骑兵砍落下马,但根本不足以扭转大局,平时养尊处优的禁卫队如虹的士气已经不翼而飞,甚至人人面露惧色,因为他们感觉到他们手中的死神镰刀砍在对方的身上,对方竟然毫发未伤,而传来的反震之力却震的自己的虎口微微发麻,心中自然萌生怯意。

  罕毕图见齐可夫相当神勇,以一挡百,于是下令,让玄铁骑兵们不与他硬碰,巧妙的避开他的攻击。

  齐可夫突然发现自己的对手各个都狡猾无比,都是朝自己虚晃一招,然后便策马而去。一些玄铁骑兵经过齐可夫身旁时甚至躲在马肚下,让齐可夫误以为马上无人,待跑过身旁才发现。

  齐可夫心中佩服眼前这群骑兵,暗叹道:骑术精妙如斯,的确是战无不胜啊。

  罕毕图见敌军已呈败势,于是对着五千玄铁骑兵大声喝道:“退!”

  ‘死神九幽斩’的成员及齐可夫心中纳闷,敌人已经控制了整个战势,为何突然撤退,不由得都有些失神,面露惑色。

  四散作战的玄铁骑兵开始汇集,不到一分钟便再次成为两对人马,分别位居‘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两侧,并且开始退离战场。

  站在城墙头观战的叮当和克玛隐约觉得有些不妙,因为他们从未听说过在战场上会有将领主动放弃唾手可得的胜利,如果是这样,恐怕那是为了赢取更大的胜利。

  克玛道:“陛下,战事的发展出乎我们的预料,没想到敌人如此强悍,是否要派队人马前去支援?”

  叮当从未把人命当回事,即使是她的亲信部队‘死神九幽斩’禁卫队也一样,在她眼中也是无足轻重。

  叮当淡淡一笑,道:“克玛将军,齐可夫他们败了也好,反而可以麻痹敌人,让我们有机可乘。当他们以为城破,最得意忘形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却是灭顶之灾。”

  克玛未感觉出叮当的冷血,反而觉得叮当思虑深远,自己颇有不如,心中更是敬佩叮当。

  叮当的玲珑之心,自然感觉出克玛此刻对她的敬意,于是叮当在克玛耳边上小声说道:“克玛,只要此次大败敌军,并且我除去了我绝世容颜的最大敌人,我就和你狂欢十天十夜,让你欲仙欲死。”

  克玛一听,心都酥了,只盼望着早日结束这场尼斯城的攻防战。

  而尼斯城下,战况的确如叮当、克玛所料,发生了突如其来的异变。

  眼见玄铁骑兵从自己身旁经过,朝远方退去,齐可夫心中矛盾万分,不知道是否应该追击。

  就在齐可夫左右为难之时,传来了玄铁骑兵主将罕毕图的一声大喝:“掷矛!”

  说时迟那时快,‘死神九幽斩’禁卫队两侧的玄铁骑兵同时掷出了手中的玄铁战矛。

  无数支玄铁战矛化作无数道黑色的光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向未明白怎么回事,目瞪口呆的‘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战士们。

  虽然事起突然,但生死关头,武艺高强的‘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战士们的反应还是一等一的快。

  为了躲避这夺命的飞矛,禁卫队的战士们有的是一缩头贴着马背,有的是飞身下马,有的是用手中的兵器去格挡,大多数人都有惊无险的在漫天飞舞的矛影中生还。

  小部分反应稍微迟钝了半秒的人,其结局就很惨。

  立毙当场的大多都是被战矛穿胸而过,死前都没发出一声惨叫;而那些重伤的被战矛击中大腿或者胳膊,虽性命无碍,但也失去了战力。

  罕毕图本以为这一杀招可以基本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不料敌人的身手各个都如此高明,竟然能在间不容发之际闪过致命的飞矛,罕毕图才明白,若单论身手,游牧族战士恐怕绝非对方敌手。

  玄铁骑兵们也不由得有些敬佩眼前的敌人,游牧族的战士从来都只尊敬强者,所以玄铁骑兵们都用一种带着敬意的眼神看着‘死神九幽斩’的成员们。

  齐可夫眼见自己的五千部下,已经损失了五百余人,近十分之一的兵力,心中更是矛盾。

  敌人后方的大军虎视眈眈,如果追击不远处的骑兵的话,恐怕会被敌人的步兵军团包围,那等待自己的必然是全歼的命运。如果就此退回尼斯城中,又心有不甘,自己在叮当女王面前夸下了海口,如此狼狈的败走,实在是颜面无存,自己又如何压倒那个克玛,让叮当女王重新重视于我。

  就在齐可夫进退维谷之际,罕毕图已经指挥五万步兵朝‘死神九幽斩’禁卫队包抄而去。

  齐可夫身旁的副将将形势不对,急忙提醒齐可夫,让齐可夫立即决定是进还是退。

  齐可夫看了一眼朝自己冲来的五万玄铁步兵团,估算了一下距离,知道现在已经失去了追击玄铁骑兵的机会,而且再不退走,恐怕会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齐可夫下令道:“全军退回尼斯城中。”

  禁卫队的战士们都松了一口气,已经失去必胜信心的他们,听到命令后,如丧家之犬,朝尼斯城门狂奔而去,惟恐落后。

  五万玄铁步兵行军速度再快,也无法快过飞奔的战马,城墙头上的叮当和克玛以为战事已经结束,己方不过小败一场,无伤大雅。

  玄铁骑兵,这支日后为泰坦打下了一片大大的疆土的骑兵,不但配合默契,马技惊人,而且拥有超强攻击力、防御力,而最让敌人害怕的就是它那快如闪电,鬼魅般的超快速度,及高速产生的冲击力。

  失去了战矛的玄铁骑兵会让所有人产生一种错觉,他们已经不再具备杀伤力。

  但实际情况却绝非如此。

  仓皇的朝尼斯城们逃去的‘死神九幽斩’禁卫队战士,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阵阵如奔雷的马蹄声,他们回头一望,只见玄铁骑兵已经衔尾追来,这一幕实在是难以置信。

  玄铁骑兵跨下的战马都是游牧族最优良的种马的后代,速度快逾闪电,比起‘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坐骑要快上许多,所以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双方的距离已经只有不到百步之遥。

  而后方的五万玄铁步兵也飞速朝城门奔来,给逃跑的禁卫队战士们凭添了如山的压力。

  此刻,距离敞开的尼斯城城门也不过千步之遥。

  异变开始了。

  五千玄铁骑兵,手中竟然多了一把黑色的劲弓,并且已经搭箭在弦,拉了个满月。

  原来当日玄铁骑兵集训时,精灵族的卡罗西王子就曾经将天下无双的精灵族箭法传授给玄铁骑兵,而且玄铁骑兵在卡罗西的指导下,不但各个有着百步穿杨的神奇箭法,而且也学到了精灵族夜视的特异功能,即使在夜间也能射杀树林中飞跑的老鼠。

  玄铁骑兵不但拥有比重骑兵还要可怕的攻击力,比轻骑兵还要快的速度,而且还是一支可以夜间作战的可怕的弓骑兵,加上玄铁骑兵那接近完美的防御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玄铁骑兵的确是一支无敌的雄师。

  弓弦声响起,无数支劲箭闪电般的射向毫无防备的‘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战士们。

  ‘啊……’,猝不及防下,禁卫队的战士们纷纷落马,甚至统领齐可夫也被劲箭擦伤了手臂。

  ‘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士兵们,没想到近在眼前的城门自己都无法到达,在地上呻吟着的脸色苍白的士兵们感觉到后背的箭伤传来阵阵锥心的痛楚,许多士兵都晕死过去。

  叮当和克玛也没想到战力极强的‘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竟然会如此干净利落的被对方击溃,昔日禁卫队所向无敌的风光无限竟然是梦幻般的不真实,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

  叮当见黑压压的步兵军团已经压上,几乎兵临城下,如果被这支可怕的黑色骑兵军团控制了城门,恐怕会大势已去,那可以大败敌军的奇招都无用武之地。于是叮当心中毅然作出了一个决定。

  几轮箭雨过后,已经丧失了一半的兵力‘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士兵们终于来到了尼斯城城门口不远处。

  这近三千士兵眼见城门近在咫尺,想到自己可以安然脱险,心中自是无比激动。

  不料,嘎吱一声巨响,原本敞开的城门突然关闭,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士兵们都傻了眼,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铁铮铮的事实让禁卫队统领齐可夫终于明白,他们所效忠的女王叮当,已经在最关键的时刻抛弃了他和他的部下。

  怒火中烧的齐可夫仰头看着城墙头上站立着的,依旧美艳不可方物的叮当,终于破口大骂道:“叮当,你这个贱人,我们为你出生入死,你不但不派出援兵救助我们,反而将我们最后的生机也切断,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将来定会被天打雷劈。”

  ‘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的士兵们听了统领齐可夫的话后,才知道自己已经被恶毒的女王叮当所抛弃,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不禁方寸大乱,不知如何是好。

  叮当对着城墙下的齐可夫道:“齐统领,反正你早晚都要死,不如让我送你一程。”

  叮当话音刚落,城墙头投下了无数的巨石、沸油,遮天蔽日,将城下禁卫队的士兵们完全笼罩。

  面对这突然而来的攻击,禁卫队的战士们更是手忙脚乱,抵挡不住,短短几分钟时间,这支精锐的部队竟然死伤殆尽。

  罕毕图见到这一幕,心中叹道:这个女人竟然用这种手段对付她自己的部下,用蛇蝎美人来形容她,那简直是在赞扬她的善良啊。

  原本还对叮当抱着一丝幻想的齐可夫看着自己的部下一个接一个的被巨石砸死,倒在火海之中,齐可夫终于明白,叮当根本没有普通人所拥有的人类的良知,她根本就是一个毫无感情,并且淫荡下贱的怪物。

  齐可夫明白,如果不是自己为了想建下军功,争取与叮当再次共度春xiao,自己的五千部下就不会全军覆没。

  想到这,愧疚终于化作了仇恨,为了复仇,齐可夫决定率领余下的五百余人投降,为了就是日后有一个亲手血刃叮当的机会。

  齐可夫和其他五百余名士兵,将手中的武器死神镰刀抛在地上,高举着双手,对着已经停止射箭的玄铁骑兵呐喊着‘我们投降’。

  罕毕图想了想,终于决定将这群无路可走的可怜的战士们收编为俘虏,押回大营。

  泰坦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带上布尔等人提审齐可夫统领,主要不是看齐可夫是否有投诚之意,而是了解尼斯城中的虚实及叮当如今实力到达了一个何等地步。

  “齐可夫,这便是我们泰坦帝国的帝王泰坦,只要你能将你所知道的一切毫无隐瞒的说出,我们的王便会重新启用你,甚至将来封侯拜将。”罕毕图一指坐在上位的泰坦,对齐可夫说道。

  齐可夫抬头一看,眼前这位泰坦王虎背熊腰,眼神无比凌厉,虽然未说一言,但已不怒自威。

  “泰坦王,请允许我‘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统领齐可夫弃暗投明,能以带罪之身,为您效力。”齐可夫想起死去的数千部下,虎目含泪,悲声说道。

  “齐可夫统领,你和你部下的遭遇我都听罕毕图将军说了,叮当女王的手段的确令人发指,只要你是诚心实意的投靠我们,我泰坦定会帮你讨回一个公道,以牙还牙,血债血偿!”泰坦对齐可夫安慰道。

  “多谢泰坦王屏弃前嫌,以德报怨,”齐可夫朝泰坦叩拜之后接着道,“只要是泰坦王您想知道的,我齐可夫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先问你,如今尼斯城中还有多少兵力,是否有援军正在赶来?”泰坦问道。

  “是否有援军,我不大清楚,但目前尼斯城中兵力不超过五万,而且他们的战斗力根本无法和我的‘死神九幽斩’禁卫队相比,自然更不是泰坦王您的玄铁骑兵的敌手。”齐可夫答道。

  “哈哈,如果守城的五万士兵会出城与玄铁骑兵决一死战,那我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泰坦笑道。

  一旁的布尔忍不住问道:“你们的叮当女王是否父亲名叫莫尼斯,而且长的貌如天仙啊?”

  齐可夫对布尔点了点头,道:“虽然我这一生中未见过比叮当还要美丽的女子,但也未见过比叮当还要狠毒的女子,哎!”

  “叮当我见过,当年在天机城中,当时她不过是个美少女,我认为她远不及我们的至尊无上的皇后,也比不上我所爱慕的妖精族公主,嘿嘿!”布尔奸笑道。

  齐可夫虽然未见过梦可雅和星云莹,但心中却认为布尔所言有些夸大,毕竟布尔给人一种相当不稳重的印象。

  泰坦又问道:“齐可夫,听闻叮当曾经分别与魔武王哈沙克及魔武国国师卡欧里一战,你将当时的情况说说。”

  “回泰坦王,具体情况我也说不大上来,他们过招时如疾光电影,让人目不暇接。但这两战的结果却都是未分胜败,双方便已收手。而此次叮当从天幸城赶到尼斯城来帮助守城,也是因为哈沙克亲来和谈,达成了双方的停战协议,才有了今日之战。”齐可夫回答道。

  “看样子,叮当的确就是九幽能量的拥有者,难怪连哈沙克和卡欧里都奈何她不得。想要除去这个可能会给亡灵族带来浩劫的‘死神的人间使者’,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啊。”泰坦心道。

  众人这才知道叮当突然出现在尼斯城全是因为魔武王哈沙克。

  罕毕图正色道:“我也很佩服哈沙克的胆量,竟然允许叮当带着大队人马,在魔武国的土地上招摇而过,不怕叮当借此机会发展势力。”

  “这其中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泰坦想起自己与哈沙克肝胆相照,忍不住叹道。

  “这个哈沙克,果然是个卑鄙小人。当日我在龙之学院就觉得这个家伙鬼鬼祟祟,肯定一肚子坏水,否则怎么天天戴着一个可怕的银色魔鬼面具。我估计哈沙克肯定是长的奇丑无比,没脸见人。如果他有我一半英俊潇洒,风liu倜傥,定会如我这般喜欢招摇过市,哈哈!”布尔又开始发表他的白痴言论。

  如果布尔见到哈沙克的真面目,恐怕会羞愧的找个地洞钻进去,因为哈沙克是一个标准的并且极为罕见的美男子。(当然,布尔的字典里根本没有羞愧二字)

  哈里给了布尔一个白眼,道:“现在我们可不是在喝茶闲谈,而是在谈论国家大事,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哈里,我说的难道不对吗?哈沙克难道不卑鄙无耻吗?他见抵挡不住我们的凌厉攻势,便厚颜与叮当妥协,然后利用叮当来当挡箭牌,如此行径,实在让人鄙夷啊,”布尔顿了顿,脸上硬是挤出几分大义气凛然之色,接着道,“只可惜了那个美少女叮当,被哈沙克这个家伙蒙骗还蒙在骨里,有机会我布尔定要解救叮当于水深火热之中。”

  虽然众人都在心中暗骂布尔的无耻言论,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毕竟要保持自己的形象,众人都不想在泰坦王面前对着布尔这个白痴破口大骂。

  泰坦对布尔笑了笑,然后道:“布尔,你想想,到底是我们先攻打魔武国的城池还是魔武国先来攻打我们的城池?竟然走上了争霸天下这条道路,一些如仁慈、道德等的东西定要彻底抛开,否则如何得到天下。我们只有以压倒性的优势横扫整个龙之大陆,才能真正的成为龙之大陆最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没错,为了实现我们的战略目标,我们同样也可以同敌人结盟。战场上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罕毕图叹道。

  布尔自然无话可说,不经意间他发现欧西丁竟然双目呆滞,不知道魂飞何方,于是一推欧西丁,道:“嘿,欧西丁,你在想什么呀,想得这么入神。”

  回过神来的欧西丁见众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自己,顿时脸色微红,道:“没,没想什么。”

  “哦,我知道了,你肯定在想沙其玛城的那位大美人卡丹露,哈哈。”布尔淫笑道。

  欧西丁被布尔一语道破心事,更觉得不好意思,没再说话。

  就在此刻,走进来一人,对布尔道:“布尔,你别在调侃欧西丁了,身为他的兄弟,你怎么能够取笑他呢?”

  原来是美丽的妖精族公主星云莹,她瞪了布尔一眼,布尔便没再敢言语。

  布尔的心中是爱死了这个公主,也怕死了这个公主。

  齐可夫只觉得眼前一亮,眼前出现了一个身材窈窕,美艳不可方物的绝色佳人,比起活色生香的叮当也毫无逊色。

  齐可夫不由得的心中一动。

  难道,难道她就是女王叮当所提到的那个女子?

  

第三十九章 假意投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