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二章 千里寻爱

    泰坦也没料到今夜不但群星璀璨,月光如水,并且天地间异常的寂静,一丝风声都没响起,如此情形之下,让汹涌的洪水袭击敌军显然容易被敌军发觉,那样就没有起到出其不意的恐怖杀伤敌军的效果。

  泰坦心中暗道,如果午夜时分依旧如此,看来自己要使用强大的魔法,改变天气,让天空乌云密布,狂风大作。

  夜色如墨,即使以泰坦能够夜视的目力,城下敌军也只能看的朦朦胧胧,看不真切,泰坦心中不知为何觉得自己的水淹敌军的计谋已被敌军主帅料中,今夜的战况不容乐观。

  泰坦对一直陪伴着他的爱妻梦可雅道:“雅儿,你可猜得出敌军的来历?”

  “这还用猜,自然是魔武国的大军,恐怕还是哈沙克亲自点兵点将,郑重其事的和他手下诸将商议而成。”梦可雅浅笑道。

  泰坦笑问道:“何以见得呢?”

  “哈沙克屈尊与叮当结盟,就是想借叮当来对付我们,并且希望我们与叮当两败俱伤。即使没有达到这种效果,认为胜利的一方也是惨胜,他可以一鼓作气的歼灭胜利方,扫除他争霸天下最大的两个劲敌。这支大军,恐怕早就埋伏在尼斯城不远的地方,监视着我们与叮当双方的一举一动,但他们没料到叮当最后败的如此之快,想发动突袭时,我们已经进驻了尼斯城,无可乘之机,最后他们就不得不采取这种围城的战略,妄图以优势兵力的雄姿,进一步削弱我们疲兵的士气,然后给他们的胜利制造契机。”

  梦可雅口若悬河的将心中所想说出,让泰坦大吃一惊,没想到他的雅儿竟也有如此见地。

  “看来我军中最好的军师不是罕毕图,而是你,梦可雅大人!”泰坦对梦可雅调笑道。

  “泰坦,其实我们军中智勇双全的将领不乏其人,罕毕图、哈里、欧西丁,甚至布尔等等,他们都是不可多得的将才啊。”梦可雅感叹道。

  “雅儿,你所见与我心中所想无两样,我也深知他们的能耐,但骄兵必败,他们吃得败仗太少,和我一样,都有些目空一切,得意忘形,以为自己能够笑傲八晃,无敌于天下,但先前与叮当一战我们已经吃尽了苦头,虽然没有真正落败,但更谈不上完胜,也许我们兵败尼斯城对我军日后征战天下反而更有帮助。”

  泰坦心事重重的道。

  梦可雅双手搂住泰坦的虎腰,柔声道:“别太担心,无论如何,征战天下这条路有多崎岖,多血腥,多苦难,多凶险,我都会陪你一直走下去,直到生命的尽头!”

  泰坦心道:得娇妻如此,人生夫复何求。

  看着梦可雅那樱桃般的红唇,泰坦无法忍住心中的爱意,朝梦可雅吻去。

  “哎哟,谁推我!”一个身影从黑暗处滚出,泰坦和梦可雅情深一吻的浪漫气氛被破坏无遗。

  泰坦虽然早知道自己的兄弟几人在一旁偷看,但没想到他们竟然敢破坏自己的好事,心中大火,怒目瞪向刚从地上爬起的那人。

  灰头土面的滚出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无聊到了极点的白痴布尔。

  刚刚爬起来的布尔一接触到泰坦那可以杀死人的眼神,吓得双腿一软,立时又瘫了下去,趴在地上,好半天都没站起身来。

  布尔抱头趴在地上良久,终于感觉到有人用脚在踢自己的屁股,吓得大叫道:“老大,不关我的事,都是哈里和梦丝波他们指使我偷看的,最后关键的那一刻也是被他们推出来了,老大,饶了我这一回吧。”

  ‘哈哈哈’,踢布尔屁股的人忍不住大笑起来。

  布尔发现老大的笑声和平时大不一样,连忙抬头一看,原来是哈里用脚不停的踩着自己的屁股。

  布尔大怒,右腿秋风扫落叶般的踢出,正中哈里左腿,哈里一个不稳,‘扑通’一下摔在地上,摔了个鼻青脸肿。

  一旁的梦丝波笑道:“老大和雅姐早走了,你们两只疯狗还一顿乱咬,活该!”

  哈里从地上爬起,对着先一步从地上爬起的布尔道:“哼,真没出息,除了跪地求饶,就是装死,这是你苟且偷生的两大绝招吧。”

  布尔不屑的望了哈里一眼,道:“想当年,在龙之学院的比武大会时,不知道是谁拿出一条白色的裤衩,在手中疯狂的摇晃,示意投降,贪生怕死之态由此可见一斑!”

  梦丝波自不会阻止哈里和布尔二人的双狗对决,乐得在一旁看热闹,还不时的添油加醋,让哈里和布尔的口舌之争愈演愈烈。

  但布尔的舌头何等灵活,任何高难度动作都能完成,加上他的铁脸皮神功,这个世上几乎找不到人可以占布尔的任何口头便宜。

  虽然哈里和布尔相处时间甚久,但耳闻目熏之下也不过得到布尔的三分真传,哪里是布尔的对手,十分钟不到就被布尔骂的是狗血淋头,面红耳赤,如果不是梦丝波拦着,差点就要从城墙上跳下,了此残生。

  梦丝波终于知道脸皮也奇厚无比,平时也喜欢胡吹瞎叫的哈里为何会如此快的败下阵来。

  布尔那张可怕的大嘴和灵巧无比的大舌二者的组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叽里呱啦、口吐飞沫的连续攻击,让人只能干瞪眼,哑口无言,没有还嘴之力,给人一种耳边上有无数绿头苍蝇在‘嗡嗡’乱叫,让人心烦意乱。

  而哈里能够在布尔的狂轰乱炸下支持近十分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了。

  就在此时,城墙头的哈里、布尔及梦丝波三人发现从城下远处掠过来一道人影,速度奇快无比,几个起落间已经飞跃过了敌军的战壕,来到了尼斯城的城门前。

  那人一身黑衣,面蒙黑布,身材窈窕,显然是一位女子。

  大战即将开始,距离午夜时分只差十分钟,一名身手矫健,来历不明的女子突然出现在城门前,让布尔等三人心中一惊,隐约觉得此事非比寻常。

  布尔道:“你们看着,我去将老大和其他人都叫来。”

  布尔说完话后,飞快的跑下城墙,消失在夜色之中。

  城下的那位女子抬头一望,看见哈里和梦丝波二人,似乎大喜,拼命的朝哈里和梦丝波二人摇手,示意他们打开城门,放她进城。

  哈里奇怪的道:“我们没有指挥士兵朝她射箭已经不错了,竟然还疯狂的摇手,他是不是不想活了啊。”

  梦丝波眉头紧皱,注视了这名女子良久,终于道:“哈里,我觉得她有点眼熟,好象在哪儿见过!”

  “是吗?我瞧瞧,”哈里看了几眼,接着道,“她脸上蒙着块黑布,我怎么认得出她是谁呀。”

  那名女子见摇手摇了半天哈里和梦丝波二人也没有理会她,终于想起自己脸上的那块黑布,连忙摘下。

  哈里和梦丝波借着月光,终于看清楚了城下女子的相貌。

  “嘿,这个小姐长的不错嘛,可以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八个字来形容。”哈里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啊,那是欧西丁的梦中情人,卡丹露!”梦丝波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声叫道。

  哈里只觉得脑袋一晕,立即想到四个字,眼球往外一凸,道:“千里寻夫!”

  “白痴,还不快去大开城门,迎接欧西丁的魂牵梦系的爱人卡丹露!”梦丝波对着一脸白痴相的哈里大声说道。

  几分钟后,卡丹露出现在哈里和梦丝波二人面前,让二人眼前为之一亮。

  只见卡丹露一身黑衣劲装,完美无暇的玲珑曲线尽现无疑,又如一只捕食的雌豹,浑身散发着爆炸性的力量。

  哈里和梦丝波如今眼力也相当高明,一眼就看出卡丹露绝对不是一个柔弱女子,而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武学高手。

  哈里对卡丹露‘嘿嘿’笑道:“卡丹露,好久不见啊!”

  梦丝波心中虽然奇怪卡丹露能够如此准确的找到自己一行人所在的尼斯城,但还是非常客气的道:“欢迎你来到我们的尼斯城,梦丝波!”

  卡丹露浅笑道:“夜深人静,你们二人好雅兴啊,在城墙头赏月谈心。”

  梦丝波闻言后嫩脸一红,连忙解释道:“不是的,卡丹露,你别误会,我和哈里不过是前来察看敌情,绝非你想象中的那回事!”

  卡丹露心中暗暗好笑,继续道:“你们是哪回事啊?我听不大明白。”

  梦丝波没料到卡丹露如此顽皮,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就在梦丝波和哈里尴尬万分的时候,泰坦等人终于来到,其中一人脸色泛红,疾步如飞,这人正是朝思幕想卡丹露的欧西丁。

  “真的……是你吗?卡丹露!”欧西定一个箭步跑到卡丹露面前,情不自禁的抓住卡丹露的小手,不敢相信眼前的丽人就是自己夜夜想念的心中所爱卡丹露。

  卡丹露感觉到欧西丁那厚实的大手上传来的阵阵热力,加上双眼接触到欧西丁那情深似海、真挚无比的眼神,心中一阵感动,脸上已经一片红霞已悄悄的升起。

  泰坦虽然不想打扰欧西丁与卡丹露这难得的重逢,但想到卡丹露竟然于大战来临之前这个微妙的时刻到来,其中说不定有什么玄机,于是问道:“卡丹露,你终于来了,我们的欧西丁可天天都盼着你来了。”

  卡丹露对泰坦微微一笑,将手从欧西丁的大手中挣脱开,不好意思的道:“不请自来,泰坦你们大家不会见怪吧?”

  “绝对没有人会见怪的,你放心吧,卡丹露,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好姐妹!”欧西丁目光如刀般的从众人面上扫过,仿佛哪个人要是说错话,欧西丁就要将那人生吞活剥一般。

  “爱情的魔力真是可怕,竟然能够让欧西丁这个平日温柔的公子哥,在保护心爱人时变成一个如此可怕的模样!”布尔有感而发。

  “布尔,我知道你羡慕,因为你永远也尝不到爱情的滋味,你这个可怜虫!”一旁的哈里对布尔讥讽道。

  “哈里,你说什么啊。我超级帅哥布尔,只要振臂一呼,无数美女将会云集在我的面前,任我挑选。”布尔狂笑道。

  “你们别在一旁瞎凑合,我想卡丹露肯定有话要说!”泰坦道。

  见老大如此一说,哈里和布尔也不敢继续胡说八道,望着卡丹露,想听听卡丹露的口中能冒出什么惊人之语。

  原来当日在殿上,哈沙克命令车于飞率领大军前往尼斯城,乘泰坦和叮当双方两败俱伤时坐收渔人之利。而伯乐侯欧也翰回府之后无意中向卡丹露提起,让卡丹露清楚的知道魔武国这一重要的军事行动。

  一直在彷徨犹豫,不知道何时才能挣脱心中的囚笼的卡丹露,知道欧西丁等人可能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再也无法压抑心中的情感,终于给伯乐侯欧也翰留书一封,偷偷的尾随车于飞的大军,前往尼斯城。

  卡丹露给伯乐侯欧也翰留书内容如下:曾经的夫君欧也翰,你也许会非常奇怪我突然不辞而别,但这个想法很多年前就在我脑海中产生了,但我一直没有勇气走这一步,直到我遇到一个勇敢而又善良的他!

  我们二人的结合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并且不是非常浪漫的美丽错误,也许你认为你很了解我,也许你以为家中有我这样一位娇妻感到无比开心,但我们一直都过着同床异梦的生活,因为你从未进入过我的内心。

  三年之期很快就要到了,你真的是一个善良守信的人,难为你这三年来一根手指头都没碰我,我心中除了对他的一种说不出的朦胧的爱以外,就全部是对你的愧疚。

  我真的很自私,在最后的时刻离你而去,但如果我不走,你得到也不过是我的躯壳,我们的心永远无法交融。

  与其对你这种形式上的不忠,不如我放飞我自己,自由自在的生活在广阔的天地之间,寻找我的幸福。

  你给我编织的这个豪华的大宅我觉得和牢笼没什么区别,让我极度的厌恶,我痛恨我的养父,以我为代价换取你的支持。

  以前我的确性格上有些懦弱,但从我遇到他的那一刻,他的直接,他的勇敢已经将我体内的涓涓流淌着的血沸腾起来,我重生了。

  别了,几乎要和我相伴终生的人,请原谅我!

  其实我并非一个柔弱女子,武学修为之高,你们朝中的那些所谓的大将军没有一个是我的对手,所以我向往那种傲笑山林,无拘无束的生活,我们是生活在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珍重,祝你仕途平顺,位极人臣!

  卡丹露而当伯乐侯欧也翰看到他的爱妻卡丹露给他的留书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心中的那位温柔美丽的娇妻竟然就如此弃他而去,心中一时百感交集,不知如何是好。

  卡丹露只大概的对欧西丁等人提了提自己离开沙其玛城的过程,而将重点放在了对车于飞大军的作战计划的变化上。

  “原本五十万魔武国的战士,已经偷偷接近了当时你们交战的双方,但当车于飞将军亲自率亲卫队观看你们和叮当作战的情形之后,立即改变了作战策略,全军速撤。”卡丹露道。

  “为何车于飞会突然指挥大军撤退,难道他怕了我们不成?”哈里问道。

  泰坦道:“哈里,你说的对。应该是在与叮当一战中,我们玄铁军团的强大战力让他有些心惊肉跳,不敢以硬碰硬,所以才全军撤退,改变作战计划。”

  卡丹露道:“你们二人说的对,而车于飞将军也的确是有些惧怕你们玄铁军团的战斗力,所以才撤退。本来我可以早一天和你们见面,但为了更进一步了解车于飞的作战计划,我便潜入大军营中,顺利的偷听到了车于飞与其他将领重新议定的作战计划的内容。”

  欧西丁并没有普通人那般有些担心那时卡丹露的安危,反而用一种赞赏、激励的眼神看着卡丹露,让卡丹露更加感到欧西丁并非那些‘绵羊式’的担惊受怕的男人,更加确认自己的目光是正确的。

  泰坦等人虽然知道卡丹露艺高人胆大,但为了他们的军情竟然如此奋不顾身,让泰坦等人也大为感动。

  卡丹露见众人一时间都不说话,便接着道:“真没想到,一向智勇双全,在西成王国鼎鼎大名的车于飞将军如今竟然会将心灵江两岸的百姓于不顾,想出了一条毒计来对付你们那可怕的玄铁军团。”

  梦丝波问道:“快说啊,卡丹露,这个家伙想出了什么毒计?”

  “当车于飞看到了叮当利用洪水克敌之后,便想到了继续使用心灵江来大败你们玄铁兵团,不过他的方法用的更狠。不但要致你们于死地,而且可能会将殃及心灵江下游的一些村庄的村民们。”卡丹露感叹道。

  泰坦心中一动,立即想到在距离尼斯城不远处的心灵江上游有一座拦江大坝,泰坦虽然没有亲见,但这座耗费了数代劳工的汗水甚至生命修筑而成的心灵江大坝闻名遐迩,听闻卡丹露话后,泰坦自然想起了这座看似与战争无关紧要的大坝。

  “卡丹露,你所指的莫非是心灵江大坝,车于飞想凭借完全掌控了心灵江的江水来阻挡我军前进的道路?”泰坦沉声说道,双目厉芒一闪,直视卡丹露。

  好锐利的眼神,竟然让寒暑不侵的我有些不寒而栗,卡丹露心中一惊。

  但卡丹露更加钦佩的是泰坦不愧为人类救世主七彩圣龙认定的龙之大陆真正的王者,有着与传闻相符合的可怕实力及惊人的反应及判断力。

  “没错,泰坦,你心中所想正是我偷听到的车于飞的作战策略。”卡丹露回答道。

  “好毒呀,没想到当年西成王国这个智勇双全的车于飞将军竟然会想出如此一个让人难以招架的计谋啊!”泰坦感叹道。

  一旁的布尔白眼一翻,感觉泰坦和卡丹露二人在说玄机,打哑谜,不知所云,于是傻乎乎的道:“老大,你和卡丹露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啊!”

  泰坦目光如刀,从布尔面上划过,冷冷的道:“你听不懂是因为你的军事修养不够!”

  罕毕图见布尔还是一脸迷惘,便指点道:“很显然,敌人围城不过是掩人耳目,目的就是干扰我们及影响我们对敌情的判断,而他们的主力早已经撤走,牢牢的控制了心灵江大坝,准备在适当的时机将大坝摧毁,让汹涌的洪水将准备渡江的我军吞没,将我们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想到洪水泛滥成灾,将给心灵江的中下游的人们带来深重的灾难,梦可雅双眉紧皱,道:“泰坦,我想我们与其他势力的战争不应该殃及普通百姓,这可是你当初向我保证过的。无论如何,你要想尽办法保护大坝的安全,不能让心灵江沿岸的百姓们遭受如此可怕的洪水灾害。”

  见娇妻发出了旨意,泰坦哪敢违背,但想到对方有备而来,肯定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恐怕夺取心灵江大坝不是一件简单之事。

  “如今之计,似乎只余下强攻一途,但敌军势大,虽然战斗力不如我军,但我们也不敢轻言取胜。即使胜了,如果只是惨胜,那和大败没有多大区别,因为我军的精锐死一个就少一个,根本经不起消耗。与叮当一战的伤亡已经让我们有些头痛,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想战士们的斗志会遭到极大的削弱。”罕毕图分析道。

  欧西丁并没有因为心中的最爱在身边,思维就停止了,也插嘴道:“老大,我想我们选择的行军路线也要仔细推敲,一旦被敌人的探子发现,恐怕敌军会提前发难,根本不给我军与他们交战的机会,就将大坝摧毁,洪水顺流直下,我军自然不战而败。我想最好是选择一条远路,绕一个大弯,对敌军发动攻击的位置最好在心灵江的上游,这样就不担心敌人的洪水之计。”

  泰坦对欧西丁点了点头,道:“选择上游和下游位置发动攻击并不是很重要,因为刚才雅儿也说了,不希望伤及到平民们,所以大坝是一定不能让敌军摧毁的,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葬送无数平民们的性命啊!”

  “老大就是老大,有着如此悲天悯人的心肠,让人钦佩啊!”布尔觉得自己无法提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只好顺势拍了拍泰坦的马屁。

  哈里对布尔笑道:“布尔,具体的作战方案你憋了半天都挤不出一个来,废话到是挺多,哈哈。”

  布尔怒道:“你在这里叫什么叫,你还不是一个闷蛋,还好意思说我!”

  “实在奇怪,其他地方的狗见面都是亲热的狂吠,我们这里的两只大狗狗却总是相互嘶咬,有意思。”梦丝波讥讽道。

  哈里和布尔同时面色一红,没再言语,生怕被旁人误会成两只疯狗。

  卡丹露冰雪聪明,虽然知道梦丝波言语中的意思,但却没有点破,毕竟布尔和哈里都是欧西丁的好兄弟。

  “卡丹露,你可否亲到心灵江大坝查看,那里的兵力布置如何?”泰坦问道。

  卡丹露答道:“大坝两侧都有军营,并且周围都设置了很多陷阱及路障,如果你们想凭借着你们的骑兵一举冲破他们的防守,恐怕很难如愿。”

  泰坦想到玄铁骑兵那举世无双的‘人马合一’的骑术及接近完美的战斗力及防御力,觉得卡丹露提到的陷阱和路障并非不能冲破,问题是全军推进的速度能够及时阻止敌人摧毁大坝。

  “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发现,任何细节都不要错漏,这对未来战事的发展很重要,因为时间不等人,想要发动突袭,我们必须尽快作出决定,而前提就是尽可能的了解敌情,而我们对敌情唯一的了解渠道就是你,卡丹露。”泰坦面色沉重的道。

  “我记得我离开大坝时,工程兵都在大坝下开始挖掘,似乎在扩宽河道,让洪水的覆盖范围更广。我想如果你们从下游方向进攻,一旦失利,没有在短时间拿下大坝,恐怕等待你们的是灭顶之灾!”卡丹露担心的道。

  泰坦眉头皱的更深,没有言语,似乎在思索什么。

  就在众人沉默之际,卡丹露突然又道:“对了,我想起在大坝之上,有一些比较大的守城的器械,具体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敌人似乎很紧张这些守城的器械,不但派了重兵看守,而且还披上了厚厚的油布,显得格外神秘。”

  泰坦等人闻言后,心中都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

  “老大,那些守城的器械该不会是……”欧西丁欲言又止的道。

  泰坦面色肃穆的对众人道:“大家不用多猜,我可以肯定,那些被厚厚的油布掩盖的守城器械就是诸神之殿的众神和恶魔岛的群魔都相当顾忌的遇神杀神,遇魔灭魔的紫金神弩车!”

  虽然众人心中早有这个疑问,但如今被泰坦肯定后,心中依然一惊,毕竟紫金神弩车那可怕之极的杀伤力是他们亲身经历过的。

  尤其是布尔,只感觉双腿一软,回忆起自己被紫金神弩车发射出的标枪活生生的钉在小蛮的身体之上,那种刺骨的痛楚,回想起来是那么可怕。

  紫金神弩车可以说是所有人都闻之色变的恐怖战车,即使以泰坦等人的自负,也不禁有些气馁,害怕重演被紫金神弩车重创的那一幕。

  要知道,即使以超强防御著称的黑龙鳞,在紫金神弩车发射出的普通标枪之下都无法抵抗,如果是带有破防属性的紫金标枪,恐怕可以轻易消灭一个军团的‘魔鬼宠物’们会伤亡惨重。

  况且,泰坦一直没有打算靠魔鬼宠物们帮他打下江山,毕竟就目前的形势来看,战争的范围还未扩大到其他种族,只局限于人类势力之间。

  卡丹露虽然没有亲眼目睹过紫金神弩车的可怕之处,但也知道传说中这种可以重创神族和魔族的精兵的战车绝对不是人力所能抵挡。

  虽然卡丹露想为泰坦等人出谋划策,但又感到车于飞将军如此布置,简直是无懈可击,有紫金神弩车坐镇,那座大坝恐怕比最厚最高的城池还要牢不可破。

  泰坦又问道:“卡丹露,据你所知,此次车于飞所率大军兵力有多少?”

  卡丹露答道:“我从沙其玛城赶来,知道车于飞接收了国师卡欧里从天幸城撤回的精兵,那就有大概近五十万之众,如果加上沿途从地方势力中抽调出来的一些兵力,恐怕此刻车于飞的大军又六十万之众。”

  泰坦一听到‘卡欧里’三字后,心中不由的想起一事,于是问道:“那么如今魔武国的那支‘魔武军团’是否随大军前来,如果他们也在军中,我们胜利的希望更加渺茫!”

  “这个我就不大清楚了,不过魔武军团一直是哈沙克手中的王牌军团,人数虽然不多,但威力着实可怕。大坝上如果又魔法师和高强的武士共同组成的即可远攻又可近攻的防御阵线,恐怕很难强攻下来!”卡丹露担忧的说道。

  “是啊,如今有太多的不确定的因素,想要制定一个切实可行的作战计划,实在是很难呀。”泰坦叹道。

  罕毕图本想发言,因为他毕竟没有见识过紫金神弩车的恐怖杀伤力,但见到神勇无敌、万夫莫挡的泰坦王都显得有些惧怕紫金神弩车,便没敢发表他的看法。

  一直默默无语的布尔突然大叫道:“老大,你别忘记了,我的亲亲宝贝可不惧紫金神弩车呀!”

  泰坦看了一眼布尔,淡淡的道:“布尔,你是说你的小白兔酷宝宝吧。但自从它与吞噬者一战后,整天就是吃和睡,话都不多说一句,我恐怕他那一战所受到的内伤未愈啊!”

  “老大,这你就不知道了,酷宝宝这只懒龙本来就没有什么嗜好,唯一的乐趣就是在吃和睡,别看他模样柔弱,实际上他可是铁打的身子,怎么可能内伤未愈呢?”布尔不同意泰坦的看法。

  “不过酷宝宝身份特殊,他可是神龙王,他是否答应还是未知之数!”泰坦又道。

  “什么狗屁神龙王,老大,你不要被他的强大所欺骗,他不过是头好吃懒做的笨龙而已,只要我略施小计,就可以劝服他,让他帮我们乖乖的拿下大坝。”布尔说道。

  众人都没想到布尔胆敢把实力超强的酷宝宝贬的一文不值,虽然小白兔酷宝宝似乎是布尔的宠物,但布尔胆子也够大,龙族最高领袖之一的神龙王如此被他蔑视,他布尔也算是古往今来第一个瞧不起神龙王的人了。

  众人哪里知道,布尔其实内心深处怕极了酷宝宝,但为了在众人面前显示他可以将他的宠物小白兔酷宝宝玩弄于股掌之上,所以才大言不惭的狂吹一气,因为布尔现在可以肯定,小白兔酷宝宝现在正躺在床上呼噜连天,作着美梦了。

  突然间,布尔发现泰坦及旁人都用一种同情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布尔感到异常的奇怪。

  哈里更是对布尔挤眉弄眼,示意布尔回头瞧瞧,哈里还忍不住转过头去,不忍目睹一幕即将上演的惨剧。

  布尔心道:你们这些人联合起来想吓我,我是亲自哄酷宝宝入睡的,而且他一般一睡就是十多个小时,绝对不可能现在醒来,出现在我的身后。

  虽然布尔不断的自己安慰自己,但终于还是心惊肉跳的转过头去,正好看到酷宝宝一蹦一跳的朝自己奔来。

  布尔一见酷宝宝真的出现在自己身后,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也不知道酷宝宝是否听到刚才自己的言论,于是强定心神,脸上堆满了谄笑,向酷宝宝迎去。

  布尔一把将地上的酷宝宝抱在怀里,用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语调柔声道:“亲爱的酷宝宝,你怎么不好好的休息呢,你要知道,睡眠少了,会影响你这个神龙王那完美的体形、惊人的力量、俊美的容貌,甚至影响你的生殖力啊。虽然我早知道你是一头猛龙,能够每晚连御几百头母龙,但还是应该注意身体嘛。你放心,待会我就帮你煲一锅十鞭大补汤,让你好好的补一补,将来你重返龙界时便可以创下同时让无数头母龙怀孕的记录了,你说好吗?”

  酷宝宝用那红红的兔眼瞪了瞪布尔,道:“是吗?刚才我好象听到某人在说什么我是一头好吃懒做的笨龙啊!”

  布尔剑眉上扬,怒道:“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出言讽刺至高无上的神龙王,如果让我知道他是谁,我一定帮你好好的收拾他。”

  众人此刻不得不叹服布尔脸皮之厚,演技之佳,实在是旷古烁今。

  “这就不劳您布尔大人费心了,我决定自己对他略施惩罚,也许能让他痛改前非,嘿嘿!”酷宝宝笑道。

  布尔发现怀中的酷宝宝在自己全身上下来回扫描着,心中顿时产生了不祥的预感。

  酷宝宝自言自语的道:“看你哪里都这么白白胖胖,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呀!”

  布尔一听,知道完蛋了,还没来得及跪地求饶,最后的那一刹那只见空中一道闪烁着蓝色电芒的闪电劈来。

  闪电过后,布尔呈一个‘大’字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并且身体发出一股刺鼻的焦臭味。

  众人不得再次叹服神龙王酷宝宝的可怖实力,一道再普通不过的闪电竟有如斯威力,让身手不俗、对魔法有着相当抗力的布尔晕死过去。

  “这个虚伪讨厌的家伙终于闭嘴了,嘿嘿。泰坦,我们两个单独去会议室研究一下作战策略,不过把晕死过去的布尔也拖去,也许他那满肚子坏水能够想出几个克敌的馊主意!”酷宝宝哈哈笑道。

  泰坦爽快的应道:“好!”

  一旁的哈里问道:“老大,那么现在还要继续进行我们的洪水出城的计划吗?去攻击那些子虚乌有的敌人吗?”

  泰坦沉默了半晌,道:“继续吧,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让敌人不怀疑我们,他们以为我们的下一步定会落到他们的算计之中,这样我们也许才有可乘之机。”

  哈里‘哦’了一声后,便离开城墙头,按照原先的计划,将城门打开,让蓄势待发的洪水涌出尼斯城。

  小白兔酷宝宝一跳一蹦的离开了城墙头,而泰坦紧跟其后。

  唯一有些不和谐的就是泰坦的右手抓着布尔的左脚,拖着晕死过去的布尔在前进,而下阶梯时,众人隐约听到布尔的头撞击石阶的‘砰砰’声,让人好笑之余也有些自警。

  其中哈里体会更深,知道古语‘祸从口出’的确是千载不变的至理名言。

  泰坦和酷宝宝离开后,欧西丁正想和卡丹露单独相处,互诉情思,不料梦丝波和梦可雅却将卡丹露带回她们二人的闺房,一点都不体会欧西丁此刻那种渴望与佳人秉烛夜谈的澎湃心情,反而告诫欧西丁什么‘来日方长’、‘早晚是你的人’等等不伦不类的话,让欧西丁哭笑不得,郁闷的无法入睡。

  原本会激战的一夜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当金色的阳光再次洒到城墙头,新的一天又已经来临,也许,真正的战争就在这一天打响。

  

第四十二章 千里寻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