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三章 血染江河

    清晨时分,泰坦就将睡眼朦胧的诸将召集,让他们统帅兵马,准备行军,而行军的目的地,竟然就是有着紫金神弩车镇守着的心灵江大坝。

  由于玄铁兵团的第一、第二及第四军团都被泰坦派回可亚城和可路城留守,所以供泰坦调动的兵力并不是很多,泰坦几乎将城中的大军全数调出,只留下了区区不到两万的玄铁步兵在尼斯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几乎可以说是放弃了尼斯城,将所有的兵力孤注一掷的投入到了夺取心灵江大坝的这场很可能是艰苦卓绝的战役之中。

  而由于与叮当一役中,玄铁兵团的第五军团的骑兵伤亡近万,所以实际上第五军团的骑兵只有万人左右,加上第三军团的二万玄铁骑兵,一共三万余人。由于此次突袭速度第一,跟随在骑兵身后的八万玄铁步兵恐怕用处不大,但玄铁步兵的战斗也相当强,他们的存在,可以在危急时刻为玄铁骑兵殿后,阻挡追兵。

  在行军的途中,每当哈里、罕毕图等人问起泰坦究竟想出了什么办法可以克制对方的恐怖战车紫金神弩车时,泰坦总是半字不提,讳莫如深。

  而另外知悉情况的则是布尔和小白兔酷宝宝,但想从他们嘴中掏出点秘密来,那简直比登天还难上三分。

  布尔由于参与此次作战计划的拟订,言行举止中竟然有些不可一世,目空一切的味道,让众人不敢领教。

  而小白兔酷宝宝则是天天睡觉,雷劈都不醒,众人根本无法可施。

  终于,哈里等人游说梦可雅,让梦可雅对泰坦施加压力。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泰坦王只好透露了一点点内情。

  “紫金神弩车几乎是不可战胜,但它毕竟是死物,没有思想,它总不能自己发射紫金标枪。很简单,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让那些掌管紫金神弩车的战士们失去行动能力,那么紫金神弩车的威胁自然就不存在了。”

  泰坦还说他、布尔及酷宝宝想出的作战计划其实大家都知道,不过是历史重演而已。

  泰坦这么一说,哈里、欧西丁等人终于明白,因为当年攻陷天机城那一役他们都亲身参与,不知悉情况的罕毕图、卡丹露等人在哈里等人的解说下,也能够大概猜出夺取心灵江大坝时将出现的那一幕。

  不过让众人依旧有些无法理解的就是酷宝宝早已经声明他不会参加作战,这让哈里等人大感费解而一旁的布尔则是得意的叫嚣着‘他是一个天才,发明了可怕的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秘密武器’,布尔的话耐人寻味,众人虽然感觉布尔口中提到的‘秘密武器’就是夺取心灵江大坝的关键,但想到和白痴没什么两样的布尔能发明创作出什么‘秘密武器’,众人还是持怀疑态度。

  十一万大军的行军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远没达到玄铁骑兵速度的一半,并且也没有将发现的敌军探子捉拿,似乎有恃无恐。

  哈里等人猜测如此蜗牛般的行军速度可能是为了让骑兵与步兵同时到达心灵江大坝,不过哈里等人却担心还未到达大坝,大坝就已经被摧毁,那时恐怕只有速度如风的骑兵有可能脱险,八万步兵则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在众人的揣测与迷惑之中,十一万大军距离心灵江大坝越来越近。

  而在心灵江大坝上的临时指挥中心内,车于飞将军也是眉头紧皱,尤其当听完探子的回报后,脸上更增添了迷惑之色。

  “将军,我们如今拥有五十万的庞大兵力,绵延数里,只靠声势恐怕就能让来犯之敌不战而降,加上大坝附近无数的栅栏、陷阱、壕沟,即使敌人骑兵速度再快,也不可能短时间突破我们那固若金汤的防线啊。”一位副将不明白车于飞将军为何如此愁眉苦脸,仿佛即将输掉这一仗。

  “凡克,你说的确没错,但泰坦与叮当那一战的具体情形你却没有亲眼目睹。先不说泰坦与叮当二人那惊天地泣鬼神的盖世神功,泰坦所率领的身披黑色战甲的重骑兵,实在是太可怕了,我实在无法想象这样一支无敌雄师,是如何训练出来的。”车于飞回想起玄铁骑兵那可怕的战力,有些不寒而栗。

  凡克副将虽然知道重骑兵的冲击力相当可怕,但也无法理解车于飞将军如此推崇甚至惧怕这支黑色重骑兵。

  “将军,龙之大陆最负盛名的重骑兵一直是天一帝国的重骑兵‘旋风重骑兵团’,难道泰坦帝国的黑甲重骑兵的战斗力还能够超越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他们吗?”凡克副将忍不住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车于飞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凡克,你有所不知。这支黑甲骑兵,给我的感觉简直不象是人世间的军队,到是有些象来自九幽地府的死神的护卫骑兵。他们拥有比轻骑兵还要快上三分的鬼魅般的速度,有着比重骑兵还要可怕的冲击力、攻击力及防御力,有着比弓骑兵还要准确的百发百中的箭法,尤其是他们竟然可以在高速行进中不断变换位置,结成新的战阵来适应战况的发展,如此可怕的骑兵,简直是闻所未闻。”

  凡克副将虽然未亲眼见到玄铁骑兵那可怕的战力,但他却异常相信德高望重的车于飞将军,心下立时信了个八九分,也开始担心起来。

  “将军,那么那些栅栏、陷阱及壕沟恐怕都无法阻止那支黑甲骑兵的前进。但那支骑兵的兵力最多不过几万人,而我们拥有五十万大军,怎么可能被这区区的几万骑兵击败?”凡克又问道。

  “凡克,看来你还缺少磨练呀。希望经过了这次血与火的洗礼之后,你能够迅速的成长起来,为魔武国统一四海作出你的贡献。”车于飞将凡克当作了他的学生一般教导道。

  “我知道了,将军,但你还是说清楚点嘛,我实在不明白为何这区区几万骑兵能够威胁我们五十万大军?”凡克追问道。

  车于飞也知道凡克这些没有任何领军作战经验的年轻将领是无法理解自己话中的含义,但他们又偏偏是未来魔武国的希望,只好耐心的解释道:“纯以势力论,几万骑兵的确不可能是我们五十万大军的对手,甚至可以夸张的说一句,我们的士兵每个人吐口唾液都能将他们淹死。”

  “是呀,我也这么认为,兵力相差太过悬殊,这几万骑兵给我们五十万大军塞牙缝都不够!”凡克道。

  “凡克,你这种想法太过肤浅了,要知道,任何战役都有局部战场和局部胜利,而此次敌人前来显然不是想将我们剿灭,他们为了就是夺取心灵江大坝,取得局部的胜利。而泰坦帝国的那支可怕的黑甲骑兵的确有可能完成这一任务,将大坝拿下。”车于飞正色道。

  “这我就更加不明白了,将军。即使他们夺取了大坝,但被我们五十万大军重重围困,那还不是等于自寻死路吗?”凡克问道。

  “大坝地形易守难攻,堤上仅能够供十匹马同行,优势兵力根本无法发挥。所以一旦大坝被黑甲骑兵夺取,凭他们的战斗力,应该能够轻易的守上一段时间,而随后他们的援军就会源源不断的到达,到时我们就会逐渐陷入被动,甚至溃败!”车于飞面对着不断提问的凡克副将,依旧不厌其烦的回答着。

  “无论如何,我也不相信这区区几万骑兵能够突破五十万大军那铜墙铁壁般的重重封锁!”凡克依旧不服气,不相信车于飞之言。

  “凡克,你想想。虽然我们有五十万大军,但真正和那几万骑兵接触到的士兵也只是几万。而且战斗力根本无法和黑甲骑兵相提并论,加上黑甲骑兵那可怕的速度及防御力,在重重封锁下杀出一条血路并非没有可能。况且,我一直感觉黑甲骑兵的攻击根本不是普通战士的血肉之躯所能抵挡,在我的心目中,他们简直就是一支完美无缺的骑兵队伍。”车于飞情不自禁的感叹道。

  凡克副将想了想,觉得车于飞将军言之有理,也就没有再争辩,也顺着车于飞的口气道:“哎,难道就没有什么兵种可以克制这支勇猛无敌的骑兵吗?”

  车于飞心中一动,道:“如果排除使用计谋及陷阱之类的作战方法,的确很难找到和黑甲骑兵匹敌的军队。不过我魔武国却恰恰有支军队可以克制这支黑甲骑兵!”

  “将军,你是指……”凡克话还未说完就被激动的车于飞打断。

  “没错,就是我魔武国的魔武军团。高强的剑士可以保证魔法师的安全,而那些强力魔法攻击却恰恰是黑甲骑兵所惧怕的!”想到自己国家的魔武军团可以稳稳的吃定黑甲骑兵,车于飞的心情一下就开朗起来,说话的声音都微带笑意。

  “可惜,此次前来我们并未将魔武军团调来!”凡克也叹道。

  “魔武军团可是我们的魔武王才能够指挥调动的精锐之师,此次陛下已经给了我相当大的权力,让我调动了五十万大军,如果再不能胜,简直是无颜见江东父老啊!”车于飞道。

  “将军,即使没有魔武军团在,我们同样不会丢失大坝。你别忘了,我们手上拥有最可怕的战车紫金神弩车,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的天下第一战车!”凡克安慰道。

  “没错,也许我过虑了,有紫金神弩车坐镇,我的确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探子回报敌军的行军速度并不快,让我非常困惑,原本我以为他们会日夜行军,对我们发动突袭,以收先声夺人之效!”车于飞将军沉声道。

  “敌军行军速度如此之慢,岂非正给了我们可乘之机?不如我们摧毁大坝,让汹涌的洪水将来犯敌军全部卷走,这样不是大功告成。”凡克副将有些激动的道。

  “绝对不行,我之所以使出屯兵于心灵江大坝,并非你们所想的要利用大坝截住的江水来对付敌军,而是引蛇出洞,让他们远道而来攻我,而我军以逸待劳,这样才能战胜远来的这支疲惫不堪的雄师!”车于飞终于说出了他心中的计划,让凡克明白原来从头到尾车于飞将军都没想过要摧毁大坝,让洪水席卷大地。

  “将军,我起初还以为你肯冒天下之大不韪,为了大败敌军而摧毁大坝,根本不顾及到心灵江中下游的百姓们,其实当时我和其他诸将都颇有微词。如今我方明白主将您的一片苦心。你知道强攻尼斯城我军定会伤亡惨重,所以才想出这招‘调虎离山’,我们大胜可期呀!”凡克感叹万分的道。

  车于飞觉得心中有些歉意,毕竟自己将心中的真实想法隐瞒了如此之久,于是道:“凡克,其实我也不是想瞒着你们大家,不过只有骗过了你们,让你们老实的执行我下的命令,比如在大坝堤岸两侧拓宽河道,这样才能让敌人深信不疑,希望你和其他诸将能够明白我的苦衷。”

  “将军,我心中没有丝毫对您的抱怨,反而觉得你用兵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不但骗过了敌人,还骗过了自己统领的大军,心中只有崇敬之情!”凡克由衷的答道。

  “这就好,我也希望你能够记得‘兵不厌诈’四字,并且能活学活用。”车于飞笑道。

  “末将受教了。”凡克副将虚心的道。

  车于飞走到大帐门前,掀起门帘,看了看天色,转身对凡克道:“天色已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敌军已经到达可以随时对我们发起进攻的位置,但目前他们还不会立刻开始攻击,半夜时分才是他们进攻的最佳时机,凡克,你下去好好准备一下吧。”

  “是,将军。”凡克应了一声后便离开了指挥中心,为即将到来的大战作准备。

  天色阴暗,乌云密布,太阳的余辉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夜幕竟提前近一个小时笼罩大地。

  狂风呼啸声,高空的惊雷声,让一些战马都不安的嘶叫起来,不知为何,这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氛让心灵江大坝旁的几十万战士心中生出一丝恐慌,感觉大战将临,每个人都提高警惕,随时准备应战。

  一个小时过去了,不见敌人踪迹。

  二个小时过去了,还是不见敌人踪迹。

  三个小时过去了,依旧没见到个鬼影。

  一些意志不够顽强的士兵根本无法在继续如此集中精神,风声仿佛成了他们的催眠曲,让他们昏昏欲睡,连手中的兵器滑落到地上都茫然不知。

  突然,半空中一声炸雷响起,让所几十万士兵们的神智都为之一震,恢复了清醒。

  瓢泼般的暴雨倾盆而下,天空中电闪雷鸣,狂风一时大作,将一些小树连根拔起,卷到半空之中。

  面对大自然如此神威,几十万士兵们不由得面面相觑,隐约觉得大战之前风云变色不是什么好兆头。

  一道刺目的电光闪过,士兵们突然发现从远方的黑暗处疾驶来一支身披黑甲的骑兵,速度如风,让人疑是鬼魅。

  由于事发突然,黑甲骑兵眨眼间已经杀到还未做好迎战准备的外围骑兵面前。

  这支在暴风雨中突然出现的黑甲骑兵,正是泰坦手中的王牌军队,玄铁骑兵。

  三万玄铁骑兵如幽灵般的突然杀到,自然让猝不及防的魔武国骑兵吃了个大亏。

  玄铁骑兵还未完全杀入敌阵,已经用弓箭朝密密麻麻的敌军发动了第一波攻势。

  漫天的箭雨过后,前列的骑兵哗啦倒下一大片。

  虽然后方的魔武国弓箭手也开始了反击,但由于黑夜之中,根本看不清楚目标的方位,加上玄铁骑兵那超强的防御力,根本无法对玄铁骑兵造成大的威胁。

  毕竟普通的弓箭手不具备夜视的能力,想要有如玄铁骑兵那般漆黑的夜中依旧能够百步穿杨的神奇箭技,那是绝无可能。

  而杀入敌群之中,玄铁骑兵犹如下山的猛虎,势不可挡。

  一些骑兵甚至还未上马迎战便被玄铁骑兵手中的玄铁战矛一矛刺死,双眼睁的老大,仿佛死不瞑目。

  一些魔武国的骑兵虽然早作好迎战准备,并且一剑刺向玄铁骑兵的胸口,惊奇的发现对方竟然不闪不避,任由自己那一剑击中,但手中的长剑接触到玄铁骑兵的胸甲便觉得虎口一阵发麻,手中的长剑几乎脱落,心中顿生不妥感觉。

  果然,一支漆黑如墨,矛头如血的战矛后发而先至,已经贯穿了自己的身体,立时气绝。

  身穿皮甲,手持长剑的魔武国骑兵根本无法阻挡玄铁骑兵的可怕攻击,而魔武国骑兵们死亡时飞溅的鲜血将身披黑色玄铁战甲的玄铁骑兵染成血红色,让人触目惊心。

  大雨刚将玄铁骑兵身上敌人的血迹冲洗干净,眨眼间惨死在玄铁战矛下的魔武国骑兵的鲜血又将玄铁骑兵染成一个血人,如此反复着。

  站在大坝上清楚看到这一幕的凡克副将终于知道车于飞将军绝对没有言过其实,甚至还低估了眼前这群以寡击众的黑甲骑兵。

  看到玄铁骑兵在几十万大军面前不但毫惧色,反而如入无人之境,将前列的骑兵杀的是丢盔弃甲,凡克心中百感交集,毕竟在他的意识之中,从未想象到一支骑兵队伍竟然有如斯威力,几乎可以与神族及魔族的战士们一较高下。

  一名探子匆忙跑到凡克跟前,道:“报告凡克将军,据尼斯城内探子回报,这支黑甲骑兵的名称为‘玄铁骑兵’,乃是此次泰坦帝国远征大军玄铁兵团中的攻击主力。”

  凡克对那名探子点了点后,道:“好,你退下。”

  就在此刻,车于飞也冒着大雨从指挥中心走出,和凡克并肩站在一块,察看战况。

  “将军,这支神秘而又强大的黑甲骑兵的名字叫做玄铁骑兵,这是刚才探子报告的。”凡克立即对身旁的车于飞将军说道。

  “玄铁骑兵……”车于飞将军沉吟了小半会,突然道,“我知道了,这支骑兵的盔甲及武器定是用大陆上最坚硬的金属玄铁所制,所以他们的战矛如此锋利,锐不可挡,而身披的黑色战甲防御力如此之强,不惧普通刀剑。”

  “但传说玄铁数量极少,一般都是用来炼铸宝剑,怎么可能如此大规模普及装备到整个骑兵军团,这简直不可思议。并且玄铁密度极大,如果眼前这支玄铁骑兵身披的是玄铁战甲,手持的是玄铁战矛,那么他们的坐骑怎么承受的了,即使承受的了,但又怎么可能速度比轻骑兵还要快上三分,这简直是匪夷所思!”凡克心中的迷惑更大了。

  “这其中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看来如今对付这群如狼似虎的玄铁骑兵的最好武器就是紫金神弩车了,凡克,你去准备一下,让紫金神弩车就位!”车于飞命令道。

  “是,将军。”凡克转头离开了,留下车于飞将军一人继续关注着战事的发展。

  由于敌人的数量实在太多,而且又是密集性的防守,即使以玄铁骑兵的冲击力及攻击力都暂时无法突破这里三层外三层的防御圈。

  罕毕图见一味的强攻并没有显著的效果,于是指挥三万玄铁骑兵变幻战阵,以浪潮阵来侵袭用无数魔武国士兵血肉构筑成的防御圈。

  浪潮阵类似于车轮战法,一波接一波的攻击,永不停歇,直到浪潮将敌人彻底淹没为止。

  由于玄铁骑兵来去如风,轮番上阵威力依旧不减。

  玄铁骑兵这股黑色巨浪一波高过一波,每次席卷而来,总有无数的魔武国士兵被卷入汹涌的波涛之中,命丧黄泉。

  虽然四周的魔武国士兵想将玄铁骑兵包围住,但灵活无比的玄铁骑兵怎会如此轻易的让那些行动如乌龟慢爬的步兵给包围,在魔武国的几个兵团的围追堵截下,依然游刃有余,反而是牵着那几个步兵团的鼻子跑,让步兵团的战士们疲于奔命,劳累不堪。

  无懈可击的完美防御圈在玄铁骑兵的巧攻及强攻下,终于有些松动,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缝隙。

  心灵江大坝上观战的车于飞眼下却并不担心,虽然他知道玄铁骑兵很可能可以突破重兵把守的防御阵线,但目前来说,还不大可能,毕竟守卫在大坝前的士兵的数量实在太多,简直是杀之不绝。如果不是玄铁骑兵机动性太高,几十万大军随时都有可能反扑,一口将玄铁骑兵吞噬。

  此刻几十万士兵虽然士气已经有些低迷,阵形涣散,但依旧可以顽抗相当长一段时间。

  而车于飞心中盘算的是在什么时机让大军让开一条路,让玄铁骑兵直奔大坝,最后坐看这支无敌骑兵覆灭在紫金神弩车发射的标枪之下。

  而那些少数逃生的骑兵也会因为后路被自己的几十万大军多断,依旧难逃一死。

  车于飞深思熟滤想出了这个完美作战计划后,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

  为了能够让可以死守尼斯城的敌人离城而出,来到自己布置好一切的环境中与自己决一死战,自己不牺连一众将领及全体士兵都欺骗了,摧毁大坝来大破敌军,即使胜利了,那也难以向陛下交代,能够保住项上人头已经不错,当今的魔武王可不是一位昏君暴君。

  车于飞依旧不敢太早诱敌深入,怕引起指挥玄铁骑兵将领的怀疑,在几十万大军中如果太过轻易的杀处一条血路,恐怕无人相信,即使是这支战斗力超强的玄铁骑兵,也是绝无可能。

  车于飞依旧在等待,等待最适当的那一刻的到来。

  就在车于飞耐心等待之际,原本朝防御圈狂轰乱炸的玄铁骑兵突然全军撤退,退到了一里之外,似乎在等待什么,又似乎准备开始最后的全力一击。

  车于飞猛然发现原本倾盆的暴雨突然停止,甚至呼啸的狂风都变成轻拂过脸庞的微风,没有变化的是空中的炸雷依旧不绝于耳。

  如果不是依旧有雷声轰鸣,车于飞甚至有些怀疑这自然界的暴雨、狂风、闪电都是魔法所为。

  不断安慰自己,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的车于飞将军终于觉得一切并不在他的掌握与算计之中。

  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交战的双方。

  车于飞隐约看见玄铁骑兵阵前走出一位身穿金色战甲的男子,手中捧着一个瓦罐类的事物,朝空中抛去。

  又一道电光闪过,车于飞又见到空中的那个瓦罐被一道剑气击中,立时炸开,绿色粉末飘散在半空之中。

  就在此刻,狂风大作,似乎玄铁骑兵后方有一个巨大的风穴,不断的制造着狂风。

  狂风卷着绿色的粉末朝大坝方向袭来,虽然由墨绿色的粉末不断变淡,成了草绿色的细小颗粒,但覆盖范围却更广,几乎将五十万大军尽数笼罩。

  车于飞大呼不好,莫非是杀伤力恐怖的毒气?

  车于飞立即发号施令,让全体士兵们憋住呼吸。

  命令还未传达下去,几十万士兵已经乱成一片。

  绿色的粉末颗粒有着相当强的吸附性,而雨水淋湿的战士们更成了这些粉末颗粒吸附的首选对象。

  “哎呀,好痒……”

  “我的天啊,这是什么鬼东西,痒死我了!”

  “******,他们实在太卑鄙了,竟然……哎哟!”

  “我不行了,痒到骨头里去了,怎么抓都不起作用!”

  ……

  车于飞见到几十万士兵们哀号一片,几乎都将手中的兵器抛到地上,在地上翻滚着,显然不堪忍受绿色粉末颗粒带来的奇痒。

  车于飞做梦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用如此卑鄙的伎俩,心中虽然有些鄙夷对方的将领,但也于事无补。

  风力虽然逐渐减弱,但如果再不撤离大坝,大坝上的精锐部队恐怕也要重蹈覆辙,在地上发出阵阵哀号。

  车于飞知道大势已去,不得不发出全军撤退的号令。

  为了尽快撤离,大坝上的战士们甚至连无比珍贵的紫金神弩车都没有带走,便从大坝的另一侧逃逸,惟恐被那可怕之极的绿色烟雾追上。

  半小时过后,车于飞率领的二十万大军逃的无影无踪,只余下躺在地上发出阵阵惨嚎的近三十万士兵。

  三万玄铁骑兵得到了指示,为敌人彻底解除痛苦。

  玄铁骑兵们高速朝那些没有丝毫战力的残兵败将冲去,高举着黑色的战矛,面色无比冷酷,眼中尽是杀气。

  两个小时的屠杀过后,三十万魔武国士兵已无一生者。

  三万玄铁骑兵不折不扣的成了血红色的骑兵,浑身上下散发着妖异的红芒,让人疑是九幽冥界的骑兵,无比血腥。

  而三十万魔武国士兵的鲜血将整个心灵江的江水都染成血红色,红色的浪涛拍打着堤岸,让神经坚韧的如老竹般的玄铁骑兵们也有些心寒,仿佛置身于修罗魔界,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血海。

  看着这漫山遍野的尸体,泰坦心中也感到一阵恶心,于是对身旁的罕毕图道:“还是将他们抛入江中,便宜心灵江中的鱼虾吧。”

  到此,这场被后世称为‘心灵江之役’的战争宣告结束,而此战中泰坦王大获全胜,虽然泰坦王的敌手车于飞将军智谋出众,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在神龙王酷宝宝及卑鄙将军布尔的协助下,泰坦王轻易取得了胜利,重创想坐收渔人之利的车于飞所统率的五十万大军。

  但面对三十万俘虏,泰坦王并未手软,一个简单明了的命令‘杀’字,便结束了三十万条性命。

  而血红色心灵江水顺流而下,并且江面上漂浮着无数尸体,将心灵江畔生活人们吓了个半死,而泰坦王的名字并未在这些人们口中流传,而是给泰坦王的称号中加了一个字:泰坦魔王!

  虽然如此,但泰坦王在龙之大陆的人们心目中的威慑力又上升了许多,没有人敢在公共场合对泰坦王出言不逊,毕竟,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泰坦王会率领大军攻打自己所在的城镇。

  而溃败的车于飞将军也并未受到魔武王哈沙克的严厉惩罚,反而继续任用,让车于飞将军坚守在泰坦西进的必经之路上的城池之中。

  车于飞也原本以为泰坦会乘胜追击,一鼓作气的拿下心灵江西岸的几座重要城池,但几个月过去了,依旧不见玄铁兵团的踪迹。

  车于飞将军只能在迷惑的日子中经常长嘘短叹,无比郁闷。

  大获全胜的玄铁兵团带着战利品,八辆紫金神弩车,踏上了回师尼斯城的旅途。

  一天,天色灰朦朦,空中飘着细雨,泰坦和梦可雅二人合骑着一匹马,混在玄铁骑兵之中飞速前行。

  “泰坦,你是不是对付那些俘虏的手段太过残忍了,为什么不能放他们一条生路呢?”梦可雅有些埋怨泰坦处决三十万战俘时的心狠手辣。

  “雅儿,你要知道,如果我将他们放走,那我未来的征战天下的路上又多了三十万个敌人,我们的玄铁兵团可是最精锐的军队,每一个战士的伤亡我都很心痛呀。”泰坦解释道。

  “我也明白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而且你答应我的不伤及无辜的平民百姓也做的很好,但我眼看着三十万人就这么死去,我真的有些接受不了眼前的现实。恐怕你杀了三十万毫无反抗之力的俘虏,会让你背上骂名啊。”梦可雅轻声叹道。

  “骂名?哈哈,古往今来哪个君主没有背负过骂名。那些民间流传的故事几百年后根本无人知晓,最多成为野史,根本不可能记载入正史。什么是历史,历史都是当朝者自己编写出来愚弄百姓的书籍。如果雅儿你怕我背负骂名,那我一统四海后,将史书篡改一番,不就一切都解决了。”泰坦豪气的道。

  看着泰坦这不将世间一切放在眼里的豪迈神勇之态,梦可雅心中充满了爱意,心知人无完人,有泰坦这种疼爱自己的丈夫相伴一生,已经再无任何遗憾。

  梦可雅将头靠入泰坦那宽阔的胸膛,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幸福甜蜜之感。

  而泰坦一手扯着战马的缰绳,另一只手紧紧搂住梦可雅的不堪一握的细腰,二人相互依偎,没再谈话,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就在泰坦和梦可雅二人的无声胜有声的旖ni之中,异变发生了。

  在泰坦身旁不远处的一名玄铁骑兵身体突然发出可怕的飓风,将方圆几百平方米的其他玄铁骑兵吹的是东倒西歪,甚至是人仰马翻。

  与此同时一片可怕的黑光笼罩在泰坦和梦可雅的上空,而泰坦的灵觉早就感受到这片黑光中蕴藏着极为可怕诡异的能量。

  那名玄铁骑兵手中的兵器竟然不是黑色的玄铁战矛,而是一把漆黑如墨的死神镰刀,发出凌厉无比的刀气,朝泰坦和梦可雅二人迫来。

  泰坦心道不好,是叮当。

  虽然事起突然,但泰坦的反应却是一等一的快。

  电光火石的瞬间,泰坦已经施展出一个四系中级混合防御魔法,将自己和梦可雅甚至坐下的战马都保护在其中,后背上的妖魄偃月刀也早已经握在手中。

  毕竟,面对叮当这个拥有可怕的九幽能量的人间的死神使者,即使以泰坦的自负,也不敢丝毫掉以轻心,上回的大战如果不是梦可雅的天使之杖增幅的‘生命之光’能够意外的击晕叮当,恐怕此刻自己已经在冥界和死神聊天了。

  黑色诡异的刀气正面撞击在魔法防护罩上,发出‘噼啪’声,九幽能量和魔法元素能量这两股能量仅仅相持了三秒,魔法防护罩便破裂。

  而泰坦和梦可雅上空的乌云般的黑光和黑色的刀气联合起来,将泰坦和梦可雅二人完全笼罩,以铺天盖地之势朝泰坦和梦可雅袭去。

  泰坦原本想以攻破攻,但坐下的战马感受到九幽能量那可怕的死亡气息不安的直立起来,泰坦只好变攻为防,期望能够抵挡这从未见过的可怕攻击。

  泰坦手中的妖魄偃月刀挥舞成风,撒出一片红光,形成一个椭圆形的红色真气防护罩,将他和梦可雅完全保护在其中。

  铿锵一声巨响。

  泰坦和梦可雅被震的倒飞了十余米,而他们的坐骑则未来得及发出临死前的惨叫便七窍出血而死。

  泰坦知道自己猝不及防下吃了个暗亏,但好在将与叮当间的距离拉开,正好可以缓上一口气,准备再次大战叮当。

  不料后方一阵热浪袭来,泰坦回头一看,正是他儿时的玩伴克玛手吃冥火神剑,挥洒出一片霞光,朝自己疾冲过来。

  尽管上次克玛与泰坦交手不过一个照面,但泰坦也已经心知克玛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视,眼下克玛显然还不知道自己就是他记忆中的泰坦,无奈之下泰坦只好反击。

  泰坦意念一动,克玛的前方出现了一堵淡蓝色的水晶之墙,而克玛突然发现自己脚下一软,原本坚实的土地变成了流沙,自己的身体正逐渐下陷。

  克玛没想到泰坦的魔法来的如此没有任何先兆,让人防不胜防,不免有些心慌。

  克玛毕竟身手不凡,虽慌但却不乱,手中的冥火神剑击在流沙之上,借力腾空而起,不但免除了被流沙吞噬的危险,还从五米高的水晶之墙上越过,直扑向泰坦。

  泰坦此刻已与叮当战在一块,难分彼此,即使以克玛的修为,想要插手其中恐怕也要大费周折。

  “你是不是叫克玛呀?”一旁梦可雅突然对克玛道。

  克玛看了看梦可雅这位比叮当还要美上三分的绝代佳人,终于彻底明白叮当胸中那团嫉妒的火焰为何永不熄灭,要杀梦可雅而后快。

  只要有梦可雅存在的一天,她叮当就永远只能屈居第二。

  只要梦可雅和叮当同时出现在任何场合,她叮当就要黯然失色。

  而这些正是心高气傲的叮当无法忍受的,她与梦可雅注定只能有一人存活在这个世上。

  克玛虽然觉得梦可雅给他的感觉是如此惊艳,但心中却十分迷惑,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姓名?”

  克玛心知自己的来历,即使是叮当的那一众手下也不甚知晓。

  “我不但知道你叫克玛,而且知道你自小一直生活在一个名叫赫里的石矿中,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梦可雅浅笑着说道。

  梦可雅这浅浅一笑,犹如白花同时绽放,几乎可以将任何人心中的阴云一扫而空,但克玛闻言后却不为所动,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怎么可能,眼前的梦可雅怎么可能知道我的来历。

  克玛望着眼前的这个泰坦帝国的美丽无比的皇后,脸上的迷惑之色更浓。

  “你怎么知道?”克玛说话的音调都有些微颤。

  “因为很早开始,泰坦就时常和我提起你和他小时的趣事,我想你应该还记得你的兄弟泰坦吧。”梦可雅道。

  “泰坦……”克玛有些不知所措了。

  “没错,眼下这个与叮当战的难解难分的巨人就是你的兄弟,泰坦!”梦可雅突然大声说道。

  梦可雅这句话犹如晴空霹雳,将克玛轰的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克玛看着与叮当激斗着的泰坦,心中百感交集,终于明白当日自己为何能够一招重创泰坦,原来当时泰坦就认出了自己。

  一边是自己最敬重的大哥,另一边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克玛彷徨了,心中委实难以取舍。

  冰雪聪明的梦可雅早从泰坦的口中得知那日的帮叮当的年轻猛将就是泰坦常提到的少年时的玩伴克玛,此刻叮当和克玛前来偷袭,梦可雅自然知道如果把克玛争取到己方,那就胜卷在握了。

  可惜梦可雅没有想到的是,克玛跟随叮当的这段日子里,已经深深的被叮当那美丽的肉体迷恋住,几乎无力自拔,再非当初那个质朴的少年克玛。

  

第四十三章 血染江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