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七星聚会

    就在克玛对友情和爱情难作取舍之际,不知该帮那一方时,泰坦与叮当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泰坦虽然将玄冰真气提到了极至,但却依然有些力不从心。

  玄冰真气虽然在察敌静心的方面有奇效,但就威力而言,比起来自死神身上的九幽能量,却颇为不及。

  如果不是泰坦有生命能量护体,恐怕早已经被邪恶阴冷的九幽能量入侵五脏六腑,立毙当场。

  反观叮当,一直采取主动。

  手中的死神镰刀不断的施展出奇招异式,让武学修为并未达到天人合一境界的泰坦大为头痛。

  要知道叮当信手拈来的招式,都是冥界中顶尖的武学招式,可以说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千锤百炼,毫无破绽。

  如此一来,对泰坦自然造成了可怕的压力。

  泰坦时而感觉叮当的招式如*,时而感觉似斜风细雨,让人根本无法琢磨,难以招架。

  幸亏泰坦机缘巧合学得的天地无情灭绝刀法同样是奇诡难测,威力无穷,否则恐怕早已败下阵来。

  即便如此,泰坦心知如果继续被叮当控制主动,恐怕明年的今日便是自己的忌辰。

  泰坦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即将劈出的这一刀上,眼中根本不存在扑过来朝自己狂攻的叮当。

  泰坦闭上双目,全凭气感劈出这一刀。

  意在掌心,气灌刀身,人随刀走,迎向叮当的死神镰刀。

  眼见血红色的妖魄偃月刀与漆黑如墨的死神镰刀就要撞在一块,泰坦的刀势突然一变,刀走偏锋,微微下沉,避过死神镰刀的这一砍,竟从死神镰刀的刀柄上划过,直指叮当的颈部。

  占尽上风的叮当未料到泰坦突然施出如此奇招,猝不及防之下来不及变招,只能头往后仰,希望能闪过泰坦这必杀的一刀。

  叮当的后仰动作虽然奇快无比,闪过了妖魄偃月刀的刀锋,但却依旧被凌厉的刀气所伤,雪颈上流下了一道血痕。

  泰坦不得不佩服眼前的这个死神使者比自己高上一筹的武学造诣,心知自己想要取胜恐怕相当难。

  闻讯赶来的哈里等诸将早已经指挥大军将交战之地包围的水泄不通,但却无一人能够上去帮忙,毕竟这种绝顶高手之间的生死较量,很难插得上手。

  泰坦见叮当没有立即继续朝自己猛攻,这才定了定神,准备依靠魔法取胜。

  虽然泰坦早有施展魔法之意,并且泰坦施出魔法不需要吟唱繁长的魔法咒语,但毕竟也需要分神。

  如果在与叮当激斗中分出部分心神使用魔法,那其实和找死没什么两样,这一点泰坦是心知肚明。

  泰坦的意念力狂涌入整个空间,控制着空中的四系魔法元素按照他的意志对叮当发动攻击。

  一道可怕的龙卷风出现在叮当的前方,发出尖锐的破空声,朝叮当卷去,想要一口将叮当彻底吞噬。

  叮当似乎根本没将眼前的风系终极魔法龙卷风放在眼里。

  她摸了摸颈部那道细微的伤口,几滴鲜血沾在叮当的玉指上。

  叮当见指头放入口中,允吸光指头上的鲜血之后,将手中的巨大的死神镰刀横放在胸前,轻轻念道:“九幽连环斩!”

  来自地狱的带着无穷恐惧的九幽能量从叮当体内狂涌而出,在死神镰刀的指引下,化作了七七四十九道黑色的刀影,以排山倒海之势击向泰坦。

  狂涌入空间的九幽能量和泰坦控制的魔法元素能量相互交战着,竟引起了天人感应。

  一时间风云色变,日月无光,数十道闪电响雷在叮当与泰坦之间炸开,场面宏大到了极点。

  九幽能量幻化而成的四十九道黑色的刀光威力着实惊人,竟然将百米高的龙卷风劈成无数段,转眼间可怕的龙卷风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四十九道刀光去势未歇,朝预定目标泰坦袭去。

  泰坦心叫不妙,连忙施出水系高级防御魔法‘冰山突现’,希望能够阻挡住这可怕的四十九道由九幽能量构成的黑色刀光。

  一座巨大的冰山骤然出现,横在去势正急的四十九道刀光前方。

  ‘哄’一声巨响,坚实无比的巨大冰山竟然化作了满地的冰屑,让人难以置信。

  泰坦见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只余硬拼一途。

  泰坦口中发出一声清啸,毫无花巧的一刀横扫千军,卷起漫天的尘土,人倒合一的迎向那四十九道黑色刀光。

  虽然四十九道黑色刀光接连击溃龙卷风和冰山两个魔法,但刀光之中所蕴涵的九幽能量也消耗了相当一部分,刀气虽然凌厉,但也无先前那般锐不可挡。

  妖魄偃月刀那血红色的刀光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粉碎了四十九道黑色刀光,泰坦毫发未伤。

  气定神闲的泰坦傲然站立在叮当面前,仿佛在告诉叮当,自己是不可战胜的。

  叮当见必杀技‘九幽连环斩’都无法击倒泰坦,心中一阵恼怒。

  叮当深知,如果不将眼前这个巨人击倒,自己很难杀死自己最痛恨的人:梦可雅。

  想到这,叮当心中默念道:“死神护体,九幽之铠附身!”

  叮当体内的九幽能量破体而出,在叮当身体表面变幻成一件黝黑的战甲。

  泰坦原本波澜不惊的心境再起涟漪,因为他知道,叮当此刻身披的这件毫不起眼的战甲很可能就是死神日常所穿的铠甲,普通的物理攻击和魔法攻击无法伤害叮当分毫,即使是面对终极魔法,恐怕也无法给叮当造成致命的伤害。

  此刻,泰坦知道自己处于绝对的劣势之中,眼前的这个叮当,竟然比魔武双xiu达到天人合一境界的哈沙克还要难对付。

  叮当似乎正被死神所控制,口中发出可怕的怒吼声,朝泰坦疾奔而来。

  虽然知道自己很可能不敌,但泰坦心中生出了更加强烈的战意,意念力狂涌入空间,在叮当前方制造了一堵无形的意念力之墙。

  泰坦本以为叮当定会一头撞上这堵无形之墙,即使不撞个头破血流也会稍受阻。

  但叮当体内的九幽能量的奇妙之处又岂是泰坦可以想象,通过九幽能量的气感,任何能量的出现都能如实的反应在叮当的脑海之中。

  叮当虽然不明白这堵无形之墙从何而来,但却没有多想,手中的镰刀一挥,口中轻喝一声,意念力之墙应声而倒,继续朝泰坦冲去。

  泰坦知道叮当此招定有石破天惊的威力,不敢怠慢,四系防御魔法施加在自己身上,一时间泰坦身上光芒流转,五光十色,状若天神。

  叮当双臂张开,宛如一只大鸟在空中滑翔,全身上下隐约发出淡淡的黑色光芒,飞到泰坦头顶上空,急转直下,人刀合一的朝泰坦头部劈去。

  叮当这一刀力道奇诡无比,人与刀都呈螺旋式的旋转下压,仿佛化做吞噬一切的飓风,让人难以抵抗。

  泰坦不躲不闪,眼见头部就要挨上这可怕的一击。

  突然泰坦身旁的土地都掀翻而起,将泰坦围的严严实实,并且十多块地下的巨石犹如离弦直箭,朝叮当袭去。

  叮当自然不会将这几块巨石放在心上,微一发力,巨石便变成空中散落的尘土,以原来之势突破层层厚土,终于一刀击在泰坦的头部。

  但叮当并未感到欣喜,自己击在泰坦头上似乎击在空起中一般,丝毫不受力,立即猜到这是泰坦留下的残像,心生不妥。

  果然,保护泰坦的那厚厚的土层四散飞开,泰坦出现在叮当的后方。

  但令人奇怪的是泰坦手中并没有持着那把可称为神兵利器的妖魄偃月刀,而是赤手空拳。

  泰坦低喝了一声,蓄力已久的双拳同时击出,分别击向叮当的胸部和小腹。

  泰坦这一拳几乎用尽了他体内全部的玄冰真气,一时间气温陡然下降了十几度,甚至整个空间都给人一种不大真实的感觉,仿佛置身于水中,整个人的身体都不太灵活,动作无比僵硬。

  叮当终于露出了凝重的神色,看着不断接近自己的似慢实快并且发出无形寒气的双拳,有些手足无措。

  泰坦的铁拳还未袭到,两道白色的玄冰真气流已经先至,袭向叮当的头部。

  叮当玉手横挥,呈兰花指状,弹出几道真气,化解了几乎袭到眼前的玄冰真气流。

  而在那白驹过隙的刹那,泰坦的铁拳距离叮当的身体不过咫尺之遥。

  叮当双拳直击,想要截住泰坦这势大力沉的双拳。

  但泰坦突然化拳为掌,并且右掌呈勾形,朝叮当的双目挖去,左掌按原势击向叮当的小腹。

  没有人想到,在间不容发的瞬间,叮当竟然能将头一侧,闪过了泰坦这招‘毒龙取珠’。

  但叮当的小腹还是结结实实的挨了泰坦一拳。

  汹涌澎湃的玄冰真气找到了宣泄口,狂涌而出,霎时叮当身上的‘九幽之铠’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玄冰,并且还在不断加厚。

  观战的哈里等人都以为泰坦已经大败叮当,还没来得及鼓掌,异变发生了。

  叮当身上的‘九幽之铠’发出刺目的黑芒,覆盖在‘九幽之铠’上的淡蓝色的玄冰立刻变成水气,挥发不见。

  泰坦做梦也没想到‘九幽之铠’如何神奇,全然可以承受自己所有的玄冰真气的打击。

  就在泰坦目瞪口呆之际,叮当已经开始了她的反击。

  叮当的右手成掌,无声无息的击在泰坦的胸口之上。

  泰坦口中喷射出一道血箭,被震的倒飞出去十余米,才站稳身形。

  见泰坦受伤,一旁的布尔、哈里等人再也忍耐不住,联手朝叮当发起了攻击。

  布尔和欧西丁一上来就对叮当发出了威力绝伦的联击技。

  布尔手中的金剑和欧西丁手中的银剑相互辉映,一左一右的朝叮当攻去。而联手发出的金银双色剑气结成一张大网,将叮当完全笼罩。

  而早在欧西丁和布尔合击之前,哈里和梦丝波发出的强力攻击魔法已经以铺天盖地之势将叮当卷入狂风、雷电、冰封球、陨石等高级魔法之中,即使一叮当的能耐,也被这些强力攻击魔法搞得焦头烂额,狼狈不堪。

  而梦可雅见泰坦受伤,再没兴趣继续给克玛做思想工作,只对克玛丢了一句‘你好自为之’,便不顾一切的朝泰坦奔去,一头扎进泰坦的怀里。

  布尔和欧西丁的金银剑气虽然威力无穷,但叮当岂是易与之辈,死神镰刀挥舞成风,硬生生的撕破金银剑气构成的大网,逼退了欧西丁和布尔二人,让他们无功而返。

  叮当还未缓过神来,发现四周的玄铁骑兵朝她掷出了玄铁战矛。

  数千支玄铁战矛的杀伤力实在恐怖,即使以叮当的自负也不敢冒然硬受下这漫天袭来的矛击。

  叮当同时还看见玄铁骑兵已经手持弓箭,显然接下来等待她的将是铺天盖地的箭雨。

  叮当知道玄铁骑兵战力相当可怕,虽然想乘机取泰坦和梦可雅的性命,但孤掌难鸣,只好暂且退避。

  于是叮当用手中的死神镰刀拨落了无数把玄铁战矛,冲到了发呆的克玛身旁,一把提住克玛的衣领,和克玛一起远遁而去,不知所踪。

  在如此可怕的围击下叮当竟然安然无恙的逃逸,不但泰坦有些失望,甚至玄铁骑兵们都觉得颜面上有些黯淡无光。

  但从众人心里来说,叮当这个死神的人间使者的离去,众人心头都算松了口气,笼罩在众人心头的死亡的阴影也消散开去。

  泰坦整军点人后,发现玄铁骑兵竟然失踪了十余人,显然是被叮当所杀,才有了叮当乔扮成玄铁骑兵对自己和梦可雅发动突袭。

  泰坦也终于能够正视自己目前的实力,想要帮助亡灵族不被叮当所控制,将叮当铲除,自己还无法做到。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叮当还不知道凭借着她体内的九幽能量,可以轻易控制整个亡灵族,掌握极为庞大的战力。

  泰坦知道自己必须尽快提升实力,否则一旦叮当知晓这一秘密后,战火将会蔓延到亡灵族甚至其他各族。

  尼斯城军事会议大厅。

  坐在中央正位上的泰坦对诸多将领道:“眼下虽然是我们大举进攻魔武国的最佳时机,甚至我们可以一鼓作气的拿下心灵江对岸的好几座重镇,但我军连番苦战,虽然谈不上到达透支体力这个地步,但也消耗了相当部分的体力,尤其是刚出西陲关的那股锐气已经消磨尽了,如今是韬光养晦还是继续穷兵黩武,你们都谈下你们的想法,不必拘束。”

  每次军事会议布尔为了突出他自诩的所谓军事天才的身份,总是抢先发言,此次自然也不例外。

  “老大,如今我方战士战意高涨,士气如虹,而对方则如丧家之犬狂撤退百多里,如果此时不棒打落水狗,更待何时?一旦魔武国的援兵到达,那些残兵败将又恢复了元气,那时要拿下心灵江对岸的诸多城池恐怕非常棘手。所以我认为,不需要任何休息,立即以最快速度行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夺取这些城池,即使不如想象中的探囊取物那般容易,但哪怕付出血的代价,我们也要尽快夺取这些战略位置相当重要的城池,否则一旦哈沙克与叮当双方真正意义上结束了他们二人的争战,那时恐怕晚矣!”

  布尔口吐飞沫,手舞足蹈的说出一大番道理来,虽然布尔发言的神态动作不敢恭维,但众人觉得布尔对未来局势发展的一些判断还是有着相当的根据和说服力。

  泰坦以赞赏的目光看了布尔一眼,道:“布尔说的有些道理,不过既然是集体会议,就应该让大家的智慧都表现出来,还是各抒己见、争论不休才能得出最后的答案嘛!”

  哈里道:“布尔说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不过如果我们的玄铁兵团不稍加休息整顿,恐怕战斗力及士气的确会下降不少,对未来战事不利!”

  布尔最讨厌别人和他唱反调,此刻见哈里大放厥词,否定他的英明无比的看法,当然是大动肝火,对哈里大声训斥道:“哈里,什么叫我的话有几分道理,刚才老大都说了我说的非常正确,几乎就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你竟然敢否定我的观点,那和违背神的旨意有什么区别?”

  哈里根本不屑与布尔辩解,自言自语的道:“马不知脸长,猪不知皮厚!”

  “你说什么,哈里!你把英俊潇洒的翩翩公子的我比作骏马到还算了,但将我比作猪我可就不敢接受了,猪象征着我们中间那位伟大的女战士,她……”布尔话还没说完,只见一个黑影朝他压过来,布尔来不及躲闪,被连椅子一起压倒在地,没再爬起来继续发言。

  这勇猛无比、将布尔放倒的人自然就是白白胖胖的女战士窈窕。

  窈窕坐回到自己的位置,口中喃喃道:“苍蝇已经被我消灭,世界安静多了。”

  面对每次会议上的搞宝事件,泰坦和其他诸将都是见怪不怪,只当紧张严肃会议中的笑味调料。

  罕毕图最了解身为玄铁骑兵的游牧族战士们的心理,于是接口道:“陛下,我们游牧族的战士虽然在草原上四处放牧,但每当回到帐篷内就和城中的居民回家一样,感觉异常温暖。如今集训的三个多月加上征战的这段日子,我想他们的心中定有些思念家乡,渴望在蓝天之下,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策马驰骋。所以我个人认为适当的休整是必要的。如果能够分批让战士们回故乡与亲友们重叙天伦,则更好!”

  泰坦深知罕毕图身为游牧族的部落首领兼军事统领,对他手下的那帮儿郎是非常了解的,此刻见罕毕图明确指出战士们需要休息,恢复战力,自然对罕毕图将军点了点头。

  但泰坦却没有直接应允罕毕图的请求,反而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罕毕图将军,我们都是熟人了,为何你总是严守着所谓的尊卑,拿我当主人看待,总是张口陛下,闭口泰坦王,不累吗?我不是早说过,除了朝会那种正式场合,你和其他人都可以直呼我名,我们是朋友,你可知道?”泰坦说道。

  “微臣不敢,陛下如此一说实在是折杀小人。自从当日您以一敌千,并且制住我,那惊人的魄力和手腕,让我是心服口服。今生来世,你泰坦王,都是我效忠的主人,不离不弃。如违此言,天打雷劈!”罕毕图双目直视泰坦,正色说道。

  听完罕毕图这番话后,泰坦也大为感动,但知道游牧族人的个性非常顽固,想要改变罕毕图奉自己为主的这种已经根深蒂固的想法,实在难如登天。

  所以泰坦对罕毕图轻叹道:“有你如此忠诚的智勇双全的大将,何愁大事不成!”

  罕毕图没有在回话,但脸上那肃穆的神情显然告诉众人他早已经决定为泰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泰坦接着道:“我想最能够代表玄铁骑兵说话的就是罕毕图将军,毕竟他们都是游牧族的战士,有着血浓于水的密切关系,这是无可否认的现实。所以我决定听取罕毕图将军的建议,暂停一切军事行动,放假一个月到三个月,让那些远离家乡的战士们分批回乡探亲。”

  泰坦此言一出,让罕毕图感动万分,心中钦佩泰坦能够体恤士兵们的疾苦。

  欧西丁问道:“老大,这闲下来的几个月我们都该做些什么工作?”

  “这个嘛,当然是操练士兵,勤练武艺,不然还能干什么!”泰坦回答道。

  哈里对欧西丁挤眉弄眼的笑道:“欧西丁,你可以和卡丹露谈情说爱嘛,这么一个大好机会,可别错过了。”

  欧西丁到还没什么,经常被哈里和布尔嘲讽,但面嫩的卡丹露的一张美脸立时飞起了一片红霞,显得更是艳光四射,分外迷人。

  见此情形,欧西丁将眼睛鼓起老大,如一双牛眼一般,眼神就没离开卡丹露片刻。

  就在众人偷笑之际,众人通过窗户发现天空突然间亮如白昼,便知空中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于是在泰坦的带领下,都离开会议室,仰望苍穹。

  原本是一个寥落无星的黑夜,但天空中此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闪烁着耀眼白芒的如扫帚状的星体,在空中飞掠而过。

  当这颗扫帚星飞到天宇中心位置时突然炸开,四分五裂,变成六颗星星朝六个不同的方向飞去,转眼间消失在天际。

  眼见如此星空异相,泰坦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议论纷纷。

  最后众人还是得到了一个相同的答案,那就是传说中的每五千年出现一次的‘战神之铠’即将现世人间。

  七星聚会,神铠现世!

  但泰坦等人不大明白的是刚才出现的那一幕似乎并非七星聚会的情景,不过也没人见过真正的七星聚会的景象,也就不好论断刚才天空的异相并非七星聚会。

  泰坦等人重新回到会议室,围绕的话题已经不再是无聊的三个月何去何从了,而是在争论‘战神之铠’的六件防具会分别出现在哪六个地点。

  众人在激烈的争论着,泰坦并未参与其中,反而想起了叮当身穿的那件几乎可以抵挡世上大多数物理和魔法攻击的‘九幽之铠’,一股想拥有‘战神之铠’的强烈yu望立刻充斥了泰坦的脑海之中。

  泰坦为了找到‘战神之铠’可能出现的地点,开始回忆‘龙之大陆见闻录’那本书内关于龙之大陆偏远地区一些奇特区域的讲解和描叙。

  终于,泰坦脑海中回想起书中的这样一段话。

  世间大多数由一衍生为六的事物都与六芒星形的魔法阵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密切关系,具体原因还尚待考究。

  想到这,泰坦对争得面红耳赤的布尔与哈里二人摇了摇手,道:“大家安静,听我说几句话。”

  众人见泰坦王一副胸有成足的样子,便没再言语,静待泰坦的指示。

  “根据我的判断和分析,战神之铠六个分件可能出现的地点共同构成了一个类似于六芒星形的魔法阵,甚至我感觉到即使我们获得了所有的六个分件,也要到这个魔法阵的中心位置将‘战神之铠’合六为一。不过这种玄奥的事情很难解释,我也是自己乱猜的。不过我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战神之铠将出现的地点绝对是一个凶险之地。”泰坦将心中所得说出,让众人讨论。

  龙之大陆上的凶险之地为数不少,但众人一一排除,终于得到了这六个任何勇士都谈之色变的极其凶险的地域名称。

  叹息森林魔怪之湖迷失之地黄沙墓城封印之塔兽王山脉想到去这六个地方探险的勇士几乎都是有去无回,泰坦等人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不知道这六处地方究竟有什么可怕的生物存在。

  泰坦心想是否要将远在中原城的独孤求败,克里斯剑圣,大魔导士艾可里等这些绝顶高手一起邀来,共同参与此次寻宝。

  但这些人都年事已高,如此麻烦他们泰坦又觉得有些不妥,只好排除脑海中的这种想法。

  “这些地方可以说都是九死一生的险地,原本我打算将我们分成六组,分别前去寻宝,看来此计不通。合则力强,分则力弱。你们的意思如何?”泰坦说道。

  布尔对着泰坦拼命的点头,大声喊道:“是啊,老大,得不得到宝贝并不重要,关键的是我们的生命安全呀。”

  布尔贪生怕死之态尽显无疑。

  欧西丁则正色道:“老大,我认为我们应该分组行动,我们不能永远总让你冲在最前方与最可怕的敌人搏斗。此次寻宝可以看作对我们大家的一次磨练,何况我们都有强大无比的宠物保护,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你大可放心。”

  欧西丁如此一说,哈里等人都觉得大有道理,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而布尔则高举双手,道:“我武艺低微,强烈要求与老大分在一组!”

  但泰坦怎么会把布尔这个累赘带在身旁,立即否定了布尔的提议,搞得布尔非常郁闷,就差没有寻死觅活。

  经过一番自由组合及协调搭配,除留下罕毕图将军操练战士兼严守三座城池之职不便参与寻宝之外,六组人马的名单都确定下来,但却余下布尔一人,吵着要加入泰坦那一组,但泰坦还是将布尔拒之门外,让布尔大失所望。

  最后众人分组如下:前往叹息森林的是哈里、梦丝波及精灵卡罗西。

  前往魔怪之湖的是布尔、矮人可比鲁、妖精星云莹及胜亲王西门无敌的女儿萧潇。

  前往迷失之地的是欧西丁与卡丹露前往黄沙墓城的是窈窕与战士基斯。

  前往封印之塔的是娜柔与魔法师艾可特。

  最后一组前往兽王山脉的自然就是泰坦、梦可雅及翼人天翼。

  但天空中的这一异相又岂只有泰坦等人看见,无数剑士、魔法师、佣兵、盗贼纷纷相互组队,都朝着他们认定的凶险之地进军,而龙之大陆其他几大势力的主要首脑也纷纷登场,都想得到‘战神之铠‘这件稀世宝物,其中竟然包括哈沙克、至尊宝、叮当及神秘莫测的星之夜及幕后操纵神官王国及天一帝国的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及魔族的第一战将蓝牙。

  神官殿的大殿内,神官王国的至尊王和大将军轩辕血在三位大祭师的共同陪伴下,等待着魔法阵传送点即将出现的贵客。

  神官殿内的这个魔法阵,历史久远,不知道何时建成。但目前这个魔法阵成为神官们与诸神之殿的众神们来往的通道,起着举足轻重的重用。

  而此刻众人神色凝重,显然即将到来的神族人员的身份非同小可。

  一道比太阳光眩目万倍的白光从魔法阵中发射出来,众人连忙微闭双眼,惟恐被强光伤到眼睛。

  白光过后,众人面前出现了十九位身穿黄金盔甲,手持黄金宝剑的神族战士。

  领头的那位战士身材魁梧,面容轮廓分明,一头金色随意飘散的长发,结实的身体及强健的四肢,加上嘴角不时露出的自信的傲视天下的笑容,形成了此人独特的魅力。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神官王国立国时出现的那位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

  而西达法的身后十八名身披黄金战甲的战士,则是神族战士中战力非凡的金甲武士。

  大祭师天衣见白长老如她所请,派遣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前来,大感欣慰,于是走上前对西达法道:“此次又要劳烦你了,西达法。”

  西达法对天衣祭师淡淡一笑,道:“谈不上麻烦,长老会要求我前来,我自当尽力而为,把此次龙之大陆的寻宝之行当作一次历练。”

  至尊宝对西达法道:“我们神官之国有相当的本领出众的武士和魔法师,西达法,你觉得我们还需要多少人手,才能够十拿九稳的夺取战神之铠?”

  “本来我觉得就凭我身后的十八名金甲武士应付任何危机都绰绰有余,但至尊王你既然有些不放心,那么和你轩辕血大将军可以再带几名随从,我想应该没问题了吧。”

  西达法虽然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但骨子你的高傲与自负已经表露无疑,让至尊宝和轩辕血二人有些不忿,但又无可奈何。毕竟是他们神官王国请求诸神之殿对自己施以援手。

  “没事了吧,我们去休息了,明日清晨便出发!”西达法说完话后,头也不回的带着十八名金甲武士离开了神官殿,留下呆愣在原地的尊宝等人。

  天一帝国帝都名秋城的一所宅院内,魔族第一战将蓝牙和星之夜也在商讨如何夺取‘战神之铠’的诸多事宜。

  “星之夜,战神之铠的六个分件分别出现在六个不同的地点,我们如何出击才能不被其他人捷足先登?”魔族第一战将蓝牙问道。

  “人类贪婪的本性可以让我们轻而易举的获取其他五件,只要我们手中拥有一件就已经足够。何况根据传说,想要将战神之铠的六个分件合为完整的铠甲,就必须前往那座海拔万米以上的冰山血城,只有在那里才可能完成合成战神铠甲的神秘仪式。”星之夜淡淡的道。

  “这么说我们可以在冰山血城守株待兔,将那些妄图夺取其他战神铠甲分件的各路高手一网打尽。”蓝牙激动的道。

  “话虽如此,但我们似乎并不具备如此强大的实力,如果仅仅只依靠我们二人。”星之夜显然不希望蓝牙将此次行动看得太过简单,忍不住泼了泼冷水,让蓝牙冷静一点。

  蓝牙不屑的道:“人族的所谓绝顶高手在我的眼中根本是不堪一击,杀死这些所谓的高手对我来说实在是易如反掌。”

  “蓝牙,你虽然已经进军天魔合一的无上境界,但你可能不知道人族的绝顶高手如果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也不会比你差多少。虽然你们魔族人都身体无比强韧,但依旧可能被我们人类的剑士或者大魔导士击毙,这点我想你应该明白。”星之夜对蓝牙提醒道。

  “人族的剑圣和大魔导士能有多少?况且以我目前的实力,能够以寡敌众!”蓝牙自信满满的说道。

  “就算人族高手无法对你构成致命的威胁,但你别忘了,此次战神之铠重现人间,诸神之殿的那群家伙会放弃这一机会,任由如此异宝流入凡人的手上吗?如果遇到当今的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你有多少胜算?”星之夜语重心长的问道。

  蓝牙听到‘西达法’三个字时,眼中射出一道厉芒,似乎与西达法有不共戴天之仇。

  过了好半晌,蓝牙才道:“我虽没有必胜的把握,但他想击败我则更不可能!”

  “哦,是吗?如果西达法身旁有着一些神族战士相助,收拾你恐怕就不是很困难的事了吧。”星之夜道。

  “这……”蓝牙无话可说,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并且听闻神族有种绝技可以让战士们在群战中发挥出超过自己实力若干倍,如果真的遭遇到这种情形,想要全身而退,恐怕都不是易与之事。

  “也许,找一些本领高强的魔族战士与我们二人共同行事,成事的机会要大上许多。”星之夜漫不经心的轻声道。

  但这细声细语却犹如千斤大锤击在蓝牙胸口,蓝牙顿时明白自己想要得到战神铠甲,需要冒相当的风险。因为自从撒拉旦大魔王苏醒之后,已经严令在神族没有与魔族正式开战之前,任何魔族成员不得随意离开恶魔岛,一旦违反此道禁令,严惩不待。

  而蓝牙因为要辅助星之夜以天一帝国为起点,谋取到最后号令天下的皇图霸业,才拥有特权能够随意进出恶魔岛,而这种特权也让其他魔族战将羡慕不已。

  只要拥有战神铠甲,自己也许即将拥有可以和神主修罗斯与魔王撒拉旦相匹敌的实力,那时天下之大,岂任自己遨游。

  想到这,蓝牙终于决定,不惜一切代价,用尽一切手段,也要说服恶魔岛上的一些魔族战将冒险与自己共同参加此次夺取战神铠甲的行动。

  “星之夜,等我三天,我想到时候我不是一个人归来,身边定有一个小队的魔族战将。”蓝牙踌躇满志的道。

  星之夜对蓝牙一抱拳,道:“速去速回。”

  蓝牙也没答话,飘然而去。

  而远在沙其玛城的哈沙克一直在注意‘战神铠甲’一事的发展动向,而在七星聚会那个夜晚之后,哈沙克也决定带上他的亲卫队‘死亡之手’,及国师卡欧里等人,也踏上了寻宝的征途。

  即使是刚回到天幸城的叮当目睹七星聚会这一星空异相,也带上克玛,开始了他们二人的寻宝之旅。

  众多绝顶高手为了共同的目标同时踏上征途,战神之铠的六个分件最后分别会落入谁的手中,无人知晓。

  但可以肯定的是,任何人只要得到其中的一件,都会想夺取其他人手中的另外五件。

  而只有在龙之大陆中心位置的那座奇特无比的海拔万米左右的冰山血城之上才能够让战神之铠的分件合六为一,形成一件完整的铠甲,而那时,才是一场真正的实力的比拼,力压群雄者才可能成为战神之铠的主人,傲视当代。

  

第四十四章 七星聚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