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血腥峡谷

    

  经过了几个小时的奔波,泰坦等人来到了荒野中的一个小山村。

  起初那个村的人根本就不理泰坦等人,也不给泰坦等人一点水喝,更没有提供任何食物给泰坦等人。但后来村民看到了窈窕后,竟然吓得立即跪了下来,开始磕头膜拜。

  很快,整个村子的数千人都从屋子里跑出来,对着窈窕不停地磕头,口中还念念有词。

  这一切让身在局中的窈窕不知所措,而泰坦等人也是莫名奇妙,觉得不可思议。

  最后,泰坦没有办法,只好拉起一个正在疯狂磕头的村民问他磕头膜拜的原因,结果很不巧,那个被泰坦拉起的村民正好是个哑巴,比画了半天的手势,泰坦等人还是云里雾里的,啥也不明白。

  那位哑巴村民还是非常配合泰坦等人,他的一个手势终于让泰坦等人明白,意思是跟着他走。泰坦一行五百多人跟着这个哑巴村民来到了小村子的后山。

  窈窕没有跟来,因为她被数千人重重围困,让她感觉像回到那次在地牢中被两百多头骨龙包围情景,像是在惊涛骇浪中苦苦挣扎的一叶小舟。这时窈窕才发现人类的磕头膜拜在某些时候竟然比亡灵族的骨龙更加可怕。

  在那位哑巴村民的指引下,泰坦等人进入了位于后山半山腰上的一个巨大的庙宇中。

  泰坦等人进入一看,惊讶于这个偏僻的小山村竟然有如此人力物力修建这座宏伟的庙宇。上好石料建成的粗大石柱,上头还雕刻着许多栩栩如生的人像。地上有着无数用竹子编成的蒲团,显然是村民跪拜时用的。

  庙宇内大概有数十个盛满沙土的大鼎,上头插着无数支正在燃烧的香火,使整个庙宇都烟雾缭绕,令人视线模糊,看不到前方的情形。

  泰坦等人终于走到了庙宇的尽头,眼前是一座巨大的镀金石像。众人定睛一瞧,看清了石像的模样,终于明白窈窕为何如此受到村民爱戴。

  眼前的这座村民经常供奉香火的石像,显然不是诸神之殿里的众神的某一位,也不是恶魔岛里的群魔中的某一位,更加不是龙之大陆上的某位君主,而是一头金光闪闪、圆球一般的大肥猪。

  众人都心想:的确和窈窕很像,简直就是一个妈生的一样。

  在众人的一片嬉笑声中,大家回到了小村子,看见窈窕一脸傻笑,陶醉迷失在村民的赞扬歌颂声中。

  原本只在地上膜拜磕头的村民竟然开始了他们对窈窕恭维。

  “神呀,您的出现将会给我们村子带来永远的幸福平安,我们感谢您对我们的眷恋啊!”

  “神呀,我们知道给您的香火太少了,但以后我们一定会尽全力供奉您的!”

  “神呀,您今天降临本村的神迹我们将永生难忘!”

  “神呀,你果然和我们想像中的一样,那么雄伟,那么有气派!”

  “神呀,请问如何才能有您这样身材与容貌,那是我们的梦想啊!”

  ……

  泰坦等人听着听着,又想起了布尔给窈窕的那个外号:猪中之神!

  最后,云里雾里的窈窕被数千村民不知不觉地拥向半山腰的庙宇,看样子村民是想在窈窕这个神的面前显示一下他们对神的无比忠诚。

  布尔叹道:“又一个悲剧诞生了!”

  果然,没过多久,窈窕怒气冲冲地从山腰跑下来,一副要噬人的样子。

  但布尔由于现在有了小白兔撑腰,根本就不怕窈窕,一改往日见到窈窕发怒就脚底抹油的作风,不但不跑路还出言讽刺:“窈窕呀,原来你是神族之后呀,我当初的猜想果然没有错。猪中之神这个称号你是当之无愧啊!”

  窈窕热血往头上一涌,也不管小白兔酷宝宝是否会找自己的麻烦,一个巴掌就打在自以为无人敢动自己分毫的布尔脸上,久违的鲜红的巴掌印再次出现在布尔的脸上。

  布尔还没来得及向小白兔酷宝宝求救,酷宝宝就先说话了:“窈窕,只管打他,对这种无耻、落井下石的人就是要海扁一顿才让他知道人间自有真理在。我不会帮他的啦,他第一不是我儿子,第二不是漂亮女孩,尽管打,不必给我面子!”

  酷宝宝此言一出,泰坦等人就知道今天布尔不死也得掉层皮。

  布尔也甚为机灵,刚掉头想逃跑,窈窕那大山般的身体就挡住他的去路,就连照在布尔身上的暖洋洋的阳光也被窈窕遮住了,似乎不忍看到布尔即将被无情地蹂躏。布尔在窈窕灰暗的阴影下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看样子他是恐惧到了极点。

  窈窕这次却没有马上动手狂揍布尔,似乎在等待什么。

  没过多久,几千村民从山上跑下来,看到窈窕还在村子里才大松了一口气。窈窕此时的表现的确有神的风范,只见她双手指天,对着众村民道:“本神这次前来,主要是为你们的诚心而来。本来想在此长住一段日子,但我眼前这个叫做布尔的无知白痴,竟然不但辱骂本神,还想赶我走,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窈窕话音刚落,布尔就被愤怒的村民包围。里圈的村民已经开始疯狂地海扁布尔,打得他嗷嗷直叫,而外圈的村民看到无法帮心目中的神出气,觉得苦等机会不是办法,纷纷回家去拿锄头、钉耙等农具,准备杀出一条血路,冲到布尔跟前,一锄头或者一钉耙打死布尔。

  幸亏内圈的村民为了揍布尔不让路,要不恐怕布尔身上真的要多几个血窟窿。

  布尔虽然身负上层武功,但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不敌人多,况且村民各个都悍不畏死,让布尔根本无从招架,只能闭上眼睛,默默地任村民践踏自己的身体。

  长达几个小时“狂扁布尔”的运动终于在窈窕的阻止下结束。村民散去,只留下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衣衫破碎、伤痕累累、晕死过去的布尔。

  如此惨相虽然是布尔咎由自取,但梦可雅也颇为不忍,用恢复魔法治疗好了伤口,让他很快可以康复。

  布尔当然不敢找窈窕的晦气,因为他已经失去了小白兔酷宝宝的支持,只能自叹倒霉,将村民的海扁当作锻炼自己身体的强韧度。

  由于窈窕特别提到泰坦等人将会给村民带来幸运,使得村民都对泰坦等人改变了原先的态度,热情招待他们,拿出最好的食物给他们享用。当然,布尔例外,他只能一个人偷偷躲在角落里啃馒头,而且还要不时提防村民的暗杀。

  泰坦等人在小山村里度过了逍遥自在的三天后,决定再次踏上旅途。这时候才发现布尔已经是面黄肌瘦,眼圈黑黑的,一副惨样。

  在村民的欢送下,泰坦等人终于离开了小山村。而几千村民看到窈窕走的时候,很多都掉下了眼泪,有的没有眼泪的,也用力地揉自己的眼睛,终于也挤出了眼泪,搞得当时小山村哭声震天,不像是欢送会,倒是像一个无尽伤心的哀悼会。

  让窈窕哭笑不得的是村民将村里的圣物——村里最大最白最肥的大白猪送给了窈窕,要窈窕好好照顾它。窈窕只好赶着这头大白猪离开了这个古怪的小山村。

  可惜这头大白猪路上就惨遭不幸,被布尔给偷偷地宰了和大家给烤了吃。由于大家都吃了,窈窕也无可奈何,并且原先窈窕可以说是无猪肉不欢,可这次她没有吃,而且日后她一生中也再没有吃过任何猪,如山猪、野猪、家猪等等。甚至后来她还组织了一个保护猪的动物协会,为猪在龙之大陆上的生存作出了卓越贡献,但她又对其他种类的动物毫不留情,经常先杀后烤再吃,以致于被后人称为“不吃猪肉的屠夫”。

  泰坦在征求了“老头子小分队”中年纪最大的前辈意见后,决定翻过全大陆最高、常年冰雪覆盖的玉女峰,前往大陆上的一个禁地——血腥峡谷去冒险。

  ※※※

  这日,泰坦一行人终于来到了龙之大陆最高的山——玉女峰的山脚下。

  呼啸刺骨的北风吹得众人直打哆嗦。如此低温让大家都后悔没把过冬棉衣带在身边。

  虽然武士有着强壮的身体,但是体质柔弱的魔法师则很难抵挡如此低温。

  泰坦见到如此情况,只好决定先找个避风的地方,让大家好好休息,然后再想办法翻过这道天险。

  众人很快找了个没风的地方安顿下来,留下少数战士担任警卫工作,其余的人都开始休息。

  而泰坦则和“龙吻佣兵团”的成员、“老头子小分队”及“屠龙勇士战队”在商量如何征服眼前的这座高不可攀的大山。

  众人商议了许久,依旧没有拿出一个具体方案出来。就在这时,有人闯入了泰坦一行人的宿地,和守卫打了起来。

  得到守卫的汇报后,泰坦等人连忙去看情况。

  只见三个雪人模样的家伙正和守卫斗在一块。泰坦便命令守卫退出了战斗,让那三位雪人说明来意。

  其中一位样子像女孩子的雪人对着泰坦道:“你应该就是他们的首领吧,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告诉你们,不要想上山,因为山上最近出现了一个食人的怪物。我们族很多勇士都被它杀害后吃了。”

  泰坦非常礼貌地道:“原来是这样,我代表刚才对你们动武的守卫向你们道歉,同时也感谢你们的提醒。请问你们是不是龙之大陆上的五大奇异稀有人种之一的雪人啊?”

  另一位中年男性雪人道:“看不出你年纪轻轻,也很有见识嘛,能知道我们的来历。

  不错,我们的确是雪人,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几千年了,如果没有这不知道哪儿来的怪物,我们雪人一直都会很快乐地生活着。那个怪物非常厉害,所以请你们千万不要贸然上山,以免遭到不幸。”

  哈里一指泰坦道:“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老大的厉害,他可以以一人之力,杀死一头传说中的龙。”哈里开始胡吹。

  三位雪人眼睛一亮,中年男性雪人尊敬地对泰坦道:“原来小兄弟有如此本领,实在是叫人难以置信。如果您能帮我们击杀这头怪物,我们雪人将重重地答谢你们。”

  布尔一听有搞头,差点就说出“有没有漂亮女孩”的话来。

  泰坦道:“杀怪物我们是非常愿意,而且本来我们就要翻过这座大山,也算是顺便吧,答谢就可以免了。”

  “原来这样,如果你们杀了怪物后,我希望你们到我们雪人部落来做客,而且我们部落有一条秘道通过玉女峰,不必辛苦地翻山。”那位雪人道。

  泰坦都心中大喜,魔法师无法翻山而过的难题终于解决了。于是道:“那这样吧,你们三位就在这里等我们的好消息,我这就带几个人上山去杀怪物。”

  三位雪人也答应了。泰坦于是只带上了布尔、哈里及欧西丁三人准备去杀怪物。

  临走的时候,布尔对着那位被白雪掩盖的女性雪人露出了他那副“猪哥脸”,可能是那位女雪人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嘴脸,不但不生气还送给布尔一件保暖的衣服,让布尔喜出望外。

  ※※※

  泰坦一行四人开始了登山,发现山路陡峭光滑,稍不留神就可能摔下山去,因而个个都小心翼翼,惟恐发生意外。

  终于在一个半山腰的平地上看到了雪人所说的怪物。其实这头怪物长得不是很恐怖,甚至挺像一个人的,就是脸上都是绿毛,所以一副怪物模样。

  怪物看到泰坦四人,一声怪叫,竟然说话了:“太好了,又有东西吃了,俺饿死了。”

  怪物会说话,让泰坦等人也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回话,它就已经扑了过来,与欧西丁战到一块,打得难解难分。

  泰坦看了一会,觉得怪物本领实在比较低微,但是由于它身上有着厚厚的冰层的保护,所以被欧西丁的银色长剑重击了数下都毫发无伤。

  白色绿毛怪物看到对手如此厉害,突然跳出战圈,大喝道:“冰魄寒光神功!”

  泰坦四人顿时觉得原本就寒冷的空气温度又急剧下降了很多。虽然无法将泰坦冻伤,但身在怪物前的欧西丁则苦不堪言。冻得鼻涕流出来还不算什么,夸张的是鼻涕刚一流出就被冻成了冰条,让欧西丁呼吸困难,几乎无法继续战斗。

  而哈里虽想施出攻击魔法来帮助欧西丁,但嘴唇都冻乌了,牙齿被冻木了,舌头被冻麻了,一句魔法咒语也没法念出。

  布尔觉得冷得要死,想起雪人女孩送给他的衣服,赶紧穿在身上,觉得体温一下就恢复正常,舒适无比。

  布尔还没来得及上去接应欧西丁,欧西丁就被怪物一脚踢到了自己身旁。他一看欧西丁并无大碍,一咬牙,硬着皮头冲了上去和怪物斗在一块。

  结果布尔也发现绿毛怪物没什么本事,它的攻击根本就打不中自己,而自己的攻击却频频打在怪物身上,将它打得无还手之力。

  绿毛怪物又跳出战圈,对着布尔道:“你怎么不怕我的冰魄寒光神功?你不觉得冷吗?”

  布尔傲然道:“因为我穿的可是漂亮女孩送的衣服,当然不怕你的什么狗屁冰魄寒光神功啦。”绿毛怪物道:“不可能,任何衣服也无法抵挡我神功发出的寒气。你那衣服是什么牌子的呀?”布尔道:“温暖牌的超级保暖外套你怎么可能见识过?尤其是我这件,整个大陆上独一无二!我依稀还闻到少女的体香,让我想起了空谷幽兰。”

  绿毛怪物道:“如此衣服,闻所未闻啊。居然能够抵抗我的冰魄寒光神功发出的寒气。”

  布尔道:“这种高级货,你当然不懂啦。我想就凭你那副鬼样子还能有漂亮女孩送衣服给你?少做白日梦啦!”

  绿毛怪物竟然对布尔请教道:“为什么?你能解释给我听吗?”

  布尔哼了一声,傲然道:“以你的智慧,很难明白的!”

  绿毛怪物顿时恼羞成怒,再次扑上来,想要把布尔撕成碎片。

  泰坦道:“布尔,哪这么多废话?退下吧,让我来尽快解决它。”

  布尔依言退下。而绿毛怪物没想到有人竟然口出狂言,想解决自己,于是将所有的冰魄寒光神功散发的寒气集中向泰坦涌去。

  泰坦修炼的玄冰真气可以说是至阴至寒之气,和绿毛怪物的冰魄寒光神功相比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他也想试一下自己的真气能否精纯到以空中的寒气汇聚极少的水气将眼前这个绿毛怪物给真正冻住,于是泰坦也将十成玄冰真气自然而然地散发出,直指绿毛怪物。

  绿毛怪物突然觉得一股刺骨的寒流涌向自己,而且还将自己包围,在自己身边开始飞速旋转,自己成为了寒流漩涡的中心,而且不惧寒冷的身体竟然第一次感觉到寒冷。

  很快,泰坦的玄冰真气将绿毛怪物的身体冻僵,而空气中的水气也在泰坦的控制下不断变成包含着小部分玄冰真气的玄冰将绿毛怪物的身体给覆盖,让绿毛怪物绝对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挣脱这层包含着泰坦玄冰真气的厚厚玄冰。

  布尔等人看到老大几乎没有出手就让绿毛妖怪变成了覆盖着淡蓝色冰层的冰雕像,知道老大已经将这家伙活捉了,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倒霉的布尔被泰坦指定背怪物,搞得布尔万分紧张,生怕失足滚下山去。

  ※※※

  当泰坦等四人回到营地,将这个怪物冰雕摆在三位雪人面前后,三位雪人感动之余也深深佩服泰坦等人的非凡本领。其中那位雪人女孩更加是对布尔暗送秋波,搞得布尔心里痒痒的。

  三位雪人果然相当守承诺,马不停蹄地将泰坦一行五百多人带到了玉女峰不远处的雪人部落。

  部落的雪人们得知泰坦等人将怪物活捉回来,都从冰屋里跑出来,欢迎他们的到来,也顺便瞧瞧这个怪物的模样。

  为了安全起见,泰坦还是要求雪人们找了一个精钢制成的大笼子将绿毛怪物给关了进去,并且将笼子吊在半空中,让所有的雪人都能够看清楚这只怪物的丑恶面目。

  泰坦刚刚忙完手头的工作,一位雪人走到泰坦面前尊敬地道:“您是泰坦团长吧?我们雪人族的大长老请您过去,想和你谈点事情。”

  泰坦当然不便推辞,便跟着这位雪人进入了一栋最大的雪屋。虽然雪屋是由冰砖和白雪所砌,但是雪屋里温度却相对比较高,完全挡住了外界的寒气入侵,甚至雪屋内还燃烧着熊熊的大火,给人的感觉就像雪屋中有着几丝春意,让人身在其中,感觉到无比舒坦。

  泰坦还没来得及对眼前的这位雪人族大长老请安,那位大长老就先开口了:“这位小兄弟就是帮助我们雪人族将那只怪物擒回来的泰坦团长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呀!”

  泰坦谦虚地道:“大长老过奖,我不过是侥幸得手而已。”

  大长老呵呵笑道:“我们也不必客套了,这次请团长过来其实的确是有事请您帮忙。

  我想你肯定会奇怪,这么大个雪人部落里竟然没有一个战士可以将一个并不厉害的怪物击杀,而且大家还被怪物搞得惶惶不可终日,是吗?”

  泰坦早就有这个疑问,但不便寻问。

  大长老长叹了一口气后,然后道:“我们雪人族是龙之大陆五大奇异稀有人种之一,虽然人数相当少,但是的确也有着普通人类所没有的特殊能力,所以才能在几千年战火不断的大陆上没有消亡。比如我们每一个雪人都具备了天生就能使用水系魔法中的与冰有关的魔法,而天生异禀的雪人还能施出冰封球等高级魔法。而且我们雪人族天生抗击打能力也很强,如果经过严格的训练也能成为一名超卓的战士,所以杀死一个不是很厉害的怪物应该非常简单。”

  泰坦奇怪地问道:“难道你们的魔法突然之间不会用了,而战士也突然水平下降了很多?”

  大长老道:“差不多可以这么说。整个部落所有的人在一夜之间都突然失去了自己的魔法和武功,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我们发现我们的身体变得异常虚弱,只要受了一点伤,哪怕是极轻微的伤,血都会不断从伤口里涌出,根本无法让血止住,最后只能血尽而亡。”

  泰坦更加觉得不可思议,道:“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你们族人都中了某种奇怪的毒呀?”

  “绝对不是毒,因为那天晚上我并没有睡觉,也许是因为潜意识里预感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我可以肯定那天晚上有几个人偷偷潜进了我们部落来,而后来我们族人的变异也肯定和他们有关。”大长老气愤地道。

  “那么大长老你有没有听清楚他们的对话,或者您能够猜出他们的来历吗?”泰坦问道。

  大长老道:“我依稀听到了血腥峡谷这四个字,所以我肯定我们雪人族的变异和那个地方有关系。”

  “大长老的意思是想请我们帮您到血腥峡谷去寻找解决你们族人变异的答案?那没问题,因为我们正好要去血腥峡谷探险。”泰坦很爽快地答应了大长老还没向他提出的请求。

  大长老没想到泰坦如此不加思索地猜出了自己的意图并且马上答应,顿时喜出望外,感激地道:“泰坦团长果然义薄云天,我们雪人族将会永远感激您的大恩大德!”一顶大大的高帽子戴在了泰坦的头上。

  泰坦笑了笑,没有说话。

  大长老转身从屋内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一件不知道什么料子做成的白色披风,然后对泰坦道:“这是我们雪人族的宝物——‘冰玉披风’,就当做我们族人对泰坦团长无私援助的谢礼,千万不要推辞不受啊,泰坦团长。”

  泰坦只好收下,一边暗骂大长老这个老狐狸,心想:这下收了你的东西,那我可得尽心尽力地帮你们雪人族解决这件事情了。

  就这样,泰坦和雪人族长老的秘密商谈后,不知不觉中将已经扩大为五百多人的“龙吻佣兵团”卷入了一场波涛暗涌的漩涡之中。

  ※※※

  第二天,泰坦一行五百余人在雪人族的欢送下,通过了雪人族的秘道,离开了雪人族部落。在经过了几个小时路程后,终于来到了血腥峡谷前。

  哈里看到布尔一路上魂不守舍,于是奇怪地问道:“布尔,你应该很开心了,昨天晚上好像你和那位雪人女孩聊得很投机呀,而且后来你们两个都在篝火晚会上消失了,该不会去鬼混去了吧?”

  布尔一脸苦色地道:“不错,我的确和她偷偷约会去了,而且我还将我人生的初吻献给了她,哎!”

  哈里更加奇怪,道:“这应该是你最希望的呀,你怎么显得如此悲伤?”

  布尔道:“我原以为这位雪人女孩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接吻的时候我觉得不对头,她的动作实在是太娴熟了。更加夸张的是她竟然主动抚mo我的身体,让我又惊又怕,好不容易才找了个机会逃离了她的怀抱。果然后来我一打听,她是五个孩子的母亲,离过三次婚,是雪人族****中的佼佼者。天啊,我的初吻竟然给了一个****!呜呜!”

  众人这才明白好色的布尔原来也渴望拥有一份纯洁的爱。

  泰坦当然没有心思去研究布尔的“初吻失去史”,他望着血腥峡谷前的那块巨大的石碑,上面有几个血红的大字:

  擅入血腥峡谷者——死!

  众人此时感觉一阵腥风从峡谷里刮来,都心生寒意。

  而泰坦则注意到石碑最底下还有几行小字,如果不是眼力惊人,恐怕很难发现。

  那几行小字显然是用剑之类的利器刻上的,而且笔迹零乱,给人感觉当时此人不但写得匆忙,而且有点力不从心。

  血腥峡谷的确乃大陆上禁地中险地,也是我生平所遇最大之挑战,虽然我惨败,但我毕竟还是逃出来了!如果有其他高人想要一探其中究竟,我可以在这里介绍一下其中情况。血腥峡谷不但长,而且有三关,过了这三关就可以到达魔日神殿,神殿之后则是……

  后面的字更加凌乱,而且由于留字人力道不够,只有浅浅的痕迹,加上风吹雨淋,让泰坦实在无法辨认了。

  但泰坦毕竟还是大概了解了一些血腥峡谷的情况,心中对那位留字的前辈高人万分感激。

  泰坦感到血腥峡谷肯定凶险异常,于是在再三告诫众人小心谨慎后,让哈里等人召唤出来小黑、小白、小青这三只巨龙。让它们作为先头部队,然后小蛮和不死鸟凤凰押后,自己和布尔等人也走在队伍的最前列,让“屠龙勇士战队”及“老头子小分队”

  在队伍中间,以应付突发的危险。

  ※※※

  在三头巨龙的带领下,泰坦一众人终于进入了大陆上的禁地——血腥峡谷。

  血腥峡谷比泰坦上次到的亡灵山谷的地势还要险恶得多。深深的峡谷,衬得两边的山峰更加高峻挺拔,山势陡峭到几乎成一直角,笔直地直插入了云霄。而这里的高山上的泥土和岩石的颜色非常奇怪,全部都是血红色,给众人感觉血腥峡谷的确好像是用鲜血染红的死亡峡谷。

  除了偶尔从山上传来几声鸟叫虫鸣,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安静得怕人。如此安静的环境让众人不得不高唱一些劲爆歌曲来给自己壮胆。

  很快,泰坦就见到了血腥峡谷的第一关。

  一团血红色的血雾挡住了众人的去路,里面似乎隐约还有东西在走动。泰坦等人当然不会贸然冲进去,于是魔法师开始吟唱风系魔法,想用狂风将血雾吹散。但是狂风过后,血雾却依然没有丝毫消散的迹象,反而更加浓,看不清里面的任何情况。

  泰坦只好让那只强大的黑龙小黑当斥候,去一探血雾的究竟。黑龙的强大无可置疑,所以大家都很放心让小黑如此冒失地冲进血雾。

  小黑进去后,果然与血雾里的不知名的怪物发生了战斗,不时从血雾里传来小黑震天动地的龙吼。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战斗竟然还在持续,而且小黑的吼声渐渐有些中气不足。于是在泰坦的指挥下,另外两头龙——小白和小青也进入了血雾,与血雾中不知名的怪物战到一块。

  龙毕竟是大陆上最强悍的生物,在三头龙的围剿下,血雾中的怪物很快全部被杀死。

  血雾开始散去,但让泰坦等人不解的是血雾并没有消散在空中,而是被三头巨龙给吸收了。准确来说是血雾自动地涌向三头龙,然后吸附在龙的龙鳞上,将三头龙的龙鳞染成了如血般的红色,黑龙、白龙、青龙都成了模样可怕的血龙,如此诡变让所有的人都不寒而栗。

  而地上被三头龙杀死的血红色怪兽也被“老头子小分队”的那几个老头认出了来历— —是浑身都是剧毒的血兽,以自己或者敌人的血为媒介,并且还能将含有剧毒的血幻成雾状,毒杀手段实在是无孔不入。

  泰坦等人观察了三头血龙半天,发现它们没有任何暴走的趋势才放下心来,但看着这三头血龙,感觉怪怪的,每个人心里都有些忐忑不安。

  三头血龙继续领路,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大队伍依旧跟在后面,向血腥峡谷深处迈进。

  泰坦一行人走着走着,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众人正想找个地方休息,但前方突然传来了一阵女孩子的动人的歌声。歌声清脆悦耳,似乎还包含着一种说不出的诱惑,让人听了后只觉得热血沸腾、尤其是男性,在歌声中开始不断幻想自己心目中的情人的样子,脸呈痴迷状。

  但泰坦等人毕竟是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定力也相当不错,没有被这诱人的歌声给征服。可人的好奇心总是有的,包括泰坦在内,每个人都加快了脚步,想看看前方到底是什么人唱着如此让人不能自拔的歌曲。

  众人经过急行,终于来到了一个有着篝火的营地。由于篝火不太旺,而且篝火的火焰竟然是淡紫色,所以大家都只能隐约看到十几个少女的影子,一人在高歌,其余人则在她身边伴舞。

  众人的突然出现显然并没有干扰到这群少女的兴致,她们反而唱得更加投入,跳得更加狂野。少女的细腰水蛇般随着歌声疯狂扭动着,在黑暗中若隐若现,让众人尤如雾里看花。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更加被少女的迷人舞姿给深深地吸引住。

  布尔心中大骂:这不是故意勾引我们吗?给我们看又不给我们看清楚。于是推了推哈里,道:“哈里,放几个照明魔法出来,让大家看个清楚嘛。”

  哈里正看得入神,被布尔这一提醒,大声赞道:“好主意!”他刚准备施展照明魔法,忽然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疼痛,转头一看,梦丝波冒火的凤眼恶狠狠地盯着自己,赶紧道:“你……你别误会,梦丝波,我……我只是看到天太黑,路不好走,所以想照明一下给大家指路。”

  梦丝波又是一拳头敲在哈里头上,骂道:“你这个色鬼蟑螂,你难道不知道色字头上一把刀吗?”

  哈里表面上当然一副接受批评教育的样子,但心里想道:色字头上有没有把刀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美女裙下死,做鬼也风liu。

  但他当然没有勇气反驳,只好闭上眼睛,假装不去看眼前那群迷人的女孩,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来宽梦丝波的心。

  布尔看到哈里如此惧怕梦丝波,暗骂哈里这家伙把男人的尊严都丢光啦。但布尔也不敢触怒梦丝波,只好找其他魔法师施展照明魔法。

  其他魔法师一听到布尔的建议,果然举双手赞成。几乎所有的魔法师都施出了照明魔法,将峡谷照得灯火通明。

  在照明魔法下,所有人都将篝火旁的那十五个女孩子看得一清二楚,几乎个个都条件反射地流出了口水,因为眼前的这幕实在太香艳。

  十五个女孩子身材惹火,个个都有倾国倾城之貌。她们身穿一件薄得不能再薄的无色透明纱衣,而里面的短小内衣显然不能完全遮挡住少女们无限的春guang,一下就让众人流出了鼻血。

  而且她们那至清至纯的天使般的面孔,配合上她们的动作和声音,成为众人致命的诱惑。

  由于在人生最大的原始诱惑面前立即溃不成军,很多人都开始不受控制地向那群少女们走去。

  而最为冷静的泰坦和那些少数女性同胞,虽然没有做出任何不堪入目的动作,但心也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沉醉在刚才的歌声和舞姿中,一时也不能自拔。

  混乱终于开始了。少女只有十五个,而需要她们的男人却是几百,为了抢夺她们,失去理智的人们刚开始还只是互相推推搡搡,但后来终于演变成一场群殴。魔法师使用出了攻击魔法,战士使出了他们的绝招,原本亲若兄弟的团队成员转眼间似乎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开始了你死我活的恶斗。

  而那十五位天使模样的少女则悠然地看着身边这群为她们而疯狂的男人,但眼神流露出一丝不屑,似乎眼前为了她们而搏斗的男人在她们眼中和一群为了争抢骨头而撕咬的野狗没有任何区别。

  惨剧眼看就要发生。惟一清醒的哈里睁开眼睛看到这一幕,想阻止却也已经回天无力,因为那五百多人简直已经失去了理智,无法用言语和他们沟通。而哈里无论如何推老大泰坦,泰坦也没有任何反应,显然已经迷失在他的梦境中。

  这场莫名其妙的自相残杀终于开始,短短几分种内,就有数十人倒在了血泊中,不是倒在敌人的刀下,而是倒在了自己伙伴的魔法或者剑下。哈里独自一人承受着眼前发生的巨大不幸,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他恨得咬牙,将怒气出在了那十五个少女身上,哈里施展出各系高级攻击魔法,要将那十五个害人的魔女打得尸骨不全。

  那十五个少女没想到还有人清醒,而且还攻击了自己。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大火球、冰封球、连环闪电等已经到了自己眼前。哈里以为自己的魔法攻击起码能杀死一半的魔女,结果……

  也不见那些少女有任何动作、念任何咒语,每个少女的身体都突然被一个淡紫色的保护罩给笼罩住,哈里的强力魔法攻击竟然无法突破这个不起眼的防护罩,伤害到里面的魔女。

  哈里没想到眼前看似弱不禁风的少女竟然在自己的高级攻击魔法下毫无损伤,心惊之余暗暗提高戒备。果然,十五位少女发出了十五道淡紫色的光箭,无声无息地射向他。

  哈里早已给自己加了各系魔法防御层,做好了准备,以为万无一失。但十五道淡紫色的光箭同时击中了哈里的魔法防护罩,剧烈的能量碰撞让身在其中的哈里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虽然小蛮、不死鸟凤凰和那三头龙都通人性,但显然它们不懂也不知道该如何做才能让这些互相残杀的人停下来,而小白兔则挺喜欢看杀戮场面,更加不会阻止眼前的战斗。所以,杀戮仍旧在继续,不断有人倒在地上,血腥峡谷再次被探险勇士们的鲜血染红。

  

第十二章 血腥峡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