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偃月血妖

    

  在风云二魔将的指引下,泰坦众人来到魔日神殿右方的最深处。

  他们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觉得不像是有秘密入口的地方,心下不免有些奇怪。

  随后风云二魔将一起念了几句布尔等人根本听不懂的语言,地板突然消失了一部分,露出一个黑暗的密道。

  哈里为了在梦丝波面前表现他的英雄气概,也不和泰坦打个招呼,就使出照明魔法,毅然冲进了密道。

  梦丝波轻叹了一声,小声道:“哈里这家伙看似精明,其实却莽撞得像一头大笨牛!”

  还好哈里没听见,否则恐怕又要气得吐血三升。

  这样,哈里带头,其后跟着风云二魔将,再后面就是泰坦等人,进入了通往世外仙境的密道。

  在经过了将近四五个小时的密道之旅后,众人终于重见天日,来到了让所有人心中都万分向往的“世外仙境”。

  其实,这里的环境与其说是“世外仙境”,不如说是原始丛林。

  原本应该很刺眼的阳光被参天大树遮得只在地上留下了几个金色的光斑,四周都是一人来高从未见过的杂草,一条条巨大的蟒蛇缠在旁边参天大树的树干上,对着众人吐着红色的舌芯,让众人都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前方是一条汹涌的大河,阻住了众人的去路。

  而风云二魔将虽然被路西法大人任命守护魔日神殿中通往世外仙境的神秘入口,但是两人也从未来过世外仙境,从密道出来后,看到如此情形,也不禁陷入了茫然之中。

  其他人就更加不知所措了,都深深地认为风云二魔将把他们给“卖”了,想让自己死在这个四周是一望无际的大树杂草的原始丛林里。

  泰坦眼见如此情形,却没有丝毫惊慌之色,因为他相信自己肯定能够找到原始丛林的出路。

  泰坦再次利用他那异于常人的超感知的灵觉。由于泰坦当年在死人坑中阴差阳错地得到了自然魔法珠中绝大部分的生命能量——自然力,而丛林里的一切植物都可以说是生命能量的一种,所以泰坦的意念力非常自然地以周围无数的大数杂草为载体,开始向四面八方延伸,寻找出路的正确方向。

  很快,泰坦就感觉到西南方有人类的生命能量波动,而且不是微弱的几个人的生命能量,估计起码有上千人。

  众人看到泰坦举起双手,开始向西南方向进军。布尔等人早就习惯了泰坦指挥作风,当然不以为意,而且出于对泰坦的盲目信心,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泰坦命令的正确性,当然事实上泰坦在行军中也的确没有犯下什么大错误。

  风云二魔将虽然已经视泰坦为主,但是心灵深处还是有些看不起泰坦这个毛头小子,现在看到泰坦如此肯定西南方向是正确出路,奇怪之余也有几分佩服。

  一小时后,众人果然脱离了那片可怕的原始丛林。眼前豁然开朗,一个颇具规模的小村落呈现在众人眼前。

  ※※※

  泰坦等人面前的这个小村落,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零零散散的几十座木制结构的屋子,建得没有丝毫出奇之处,甚至可以说相当粗糙拙劣。

  布尔等人心里纳闷:这样原始的小村落竟然会被魔族如此看重,专门派了眼前这两个可怕的魔将看守了几千年,简直是不可思议!

  众人慢慢走向小村落,一路上碰到好些村落里的人,那些村落里的人也显然从来没有见到过外人来到他们这里,而且在他们眼中,泰坦等人穿的长袍、盔甲对村落的人们来说无异于奇装异服,闻所未闻。

  泰坦等人更是被眼前这些人吓了一大跳。

  只见那些村民们个个都是一条兽皮裙围在腰间,上身完全****,即使是那些女村民也是如此。虽然那些看不出年纪大小的女性村民们露出了她们的上半身,但是却没有吸引众人任何多余的目光,即使是布尔、哈里、欧西丁这三个超级色鬼也不例外。原因很简单,显然这些村民是从不洗澡洗脸的,全身上下都被一层厚厚的黑灰给盖住,除开那一双发亮的眼睛,这些村民几乎就是罕见的“黑人族”。

  空气中弥漫着雨后花草的淡淡的清香,看起来似乎是突然而来的大雨将村民的火种给浇灭了,几个村民拿着几块干燥的木头在不停地摩擦,虽然还没有任何火星,但是已经有白烟冒出了。他们这才彻底明白眼前这个村落的人绝对是原始的没有完全开化的人,因为钻木取火可以说是原始人类的专利,如今在龙之大陆上已经没有任何种族使用这种费神费力的取火方法了。

  布尔非常神气地走到正在一堆干草上用力摩擦着两块木头的一个村民的面前,从怀中掏出一对最普通的打火石,然后蹲下来,在这个村民惊诧的眼神中,布尔将打火石在干草中一碰撞,火星四射,干草立即燃烧起来。

  眼前的异像让所有在场的村民都呆住了,过了半晌,村民们对着布尔开始磕头膜拜,和当初窈窕在那个小村落受到的特殊待遇一模一样。

  布尔神气活现地双手叉在腰上,口中发出白痴招牌式的傻笑声,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但原始村民们显然不知道龙之大陆的语言,他们口里发出几个简单的音调字节,手中不断地对布尔比画。布尔脸上再次露出白痴般的迷惑表情。

  泰坦对着布尔喝道:“笨蛋,他们的意思是要你和我们跟他们走。”

  布尔这才恍然大悟,对着眼前的村民们点了点头,还对着村民们做出了一个村民们永远无法忘怀的好看又奇怪的手势——他的食指和大拇指指尖接触,构成一个圆圈状,另外三个指头伸直,但这个简单的“OK”手势对原始村民来说恐怕比天方夜谭还要深奥百倍,村民们都一脸茫然。

  但是原始单纯的村民们对不理解的事情从来不去多想,因为所有他们不理解的东西都被他们冠上了“神的动作”、“神的指示”等等,这样他们很快从布尔那奇怪的“神的手势”中解脱出来,带着布尔和泰坦众人来到了村落中央最大一所可以容纳上千人的大屋子内。

  一向沉着冷静的泰坦走进了屋子,也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而布尔等人则彻底迷失在这个偌大的屋子里。外表无比原始的木屋,里面却是堆成山的钻石、玛瑙、翡翠、水晶、夜明珠等绝世宝物。

  虽然木屋内光线不是很强,但是面前的宝物发出的光芒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一阵眩晕,疑是在梦境!

  突然布尔一声怪叫,冲向珠宝堆,将眼前的珠宝拼命地往怀里、口袋里、身体一切可以装东西的地方塞,甚至将一颗硕大晶莹的钻石塞进自己的嘴巴,两颗略小的完美夜明珠塞进鼻孔!

  带泰坦布尔等人来到木屋的原始村民当然无法理解眼前这位可以呼唤可怕的“火”的真神的行为,都在想:这些不能吃不能穿只是好看点的石头怎么让真神大人如此兴奋冲动?果然不愧是真神,他的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谜啊!

  布尔的怪叫和举动让泰坦等人彻底清醒过来,没有继续沉醉在世人无比爱恋的珠宝中。

  梦可雅根本对这些珠宝毫无兴趣,四处观望之际,发现木屋角落里有一堆黝黑发亮的铁矿石,于是走过去拿了一块仔细端详梦可雅很快发现这种矿石竟然是龙之大陆无比罕见的玄铁矿石,于是兴奋地跑到泰坦跟前告诉泰坦这个伟大发现。

  泰坦也异常惊讶,虽然他从小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但是他通过《龙之大陆见闻录》了解到大陆上绝大多数罕见事物的性质及用途,所以他可以说是非常了解这种罕见的玄铁矿石的真正用途——能制作成无坚不摧的极具杀伤力的武器。(玄铁矿石后来果然被泰坦利用,冶炼成可怕的战士兵器,用于装备他的那支无敌的“泰坦近卫军团”)

  而此刻的布尔看见木屋中间的小山般的珠宝实在太多,而自己又无法携带如此多的珠宝,恼怒之余竟然一头扎进珠宝堆中。

  由于布尔的莽撞举动,使泰坦众人发现小山般的珠宝堆中另有乾坤。

  在布尔的埋头一扎之下,小山般的珠宝瞬间如山崩一般地垮下,一座隐匿在珠宝堆中的石碑出现在众人面前。

  石碑上写了一大段文字,但是泰坦等人显然无法识得这种古怪的文字。

  风云二魔将立刻认出了这是神族和魔族共用的文字,而非人类文字,于是立即道: “主人,我们认识石碑上的神魔族文字。”

  在泰坦的授意下,风将鲁西将石碑上的文字念了出来: “本人乃是被神族的诸神之王修罗斯废了一身盖世神功的神族第一战将路西法。修罗斯不杀我是他的最大失策,他以为将我流放到龙之大陆能让我受尽耻辱,但他绝对没有想到我在魔日神殿中竟然阴差阳错地恢复了全部功力,而且还领悟到另一套绝学,不过原先我那把‘妖魄偃月刀’无法再使用,因为我无法再和刀中的血妖溶为一体,施展出‘天地无情灭绝刀法’,所以将此刀和三颗‘召唤之石’藏于小山村附近的山洞内,留赠有缘人!另告之来者,善待此村之居民,否则吾将杀之而后快!此地可以说是龙之大陆矿藏最为集中地域,珠宝随处可见,来人不可有贪心,但可用之于正道!非神非魔非人路西法。”

  风云二魔将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原来是他们魔族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路西法大人的留言,惶恐之余,二人冲上去将布尔藏在身体各处的珠宝尽数掏出来。

  布尔显然不是风云二魔将的对手,但是他死守最后一块阵地不放,就是不将口中的那颗钻石吐出来。

  泰坦对着布尔道:“笨蛋,他们两个是在帮你,要知道,如果被魔族的路西法知道你将这些珠宝据为己有,恐怕你会死得很惨!”

  布尔虽然爱财但是更加爱惜自己的小命,只好如壮士断腕一般将口中的钻石吐了出来。

  他有些不甘心,委屈地对着泰坦道:“老大,就算路西法来了我也不怕,有你在嘛!

  我知道你肯定会保护我的啊!”布尔言罢还装出一副千娇百媚的样子,直让众人作呕。

  泰坦一直非常有自知之明,他平静对道:“布尔,你去问风云二魔将就知道魔族的第二高手有多厉害了,何况他还曾经是神族的第二高手,据我推测,他的实力恐怕不在神主和魔王之下。”

  布尔一瞧风云二魔将,只见他二人连连点头,风将鲁西还说道:“当时我们在路西法大人手下,只见过他出过一次手,但是就改变了当时与神族第一军团的整个战局!”

  布尔不相信地道:“这么厉害,不可能吧!”

  风将鲁西道:“信不信由你,路西法大人的盖世神功只能用四个字形容——毁天灭地!”

  众人一片哗然!除了泰坦之外,个个都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

  ※※※

  次日清晨,泰坦让其他人都留在小村子,自己则带上哈里、欧西丁等六人前去寻找路西法的神兵——妖魄偃月刀。但是一直在泰坦身边的布尔被强制留在小村庄,据说是为了让布尔更好地向众村民传达天神的旨意,显示神的无所不能。

  这样,泰坦七人上路了,而布尔则待在一大群原始人中间宣扬所谓的“真神”的旨意。

  刚开始布尔还觉得挺威风,周围的原始村民们都是跪服在地上聆听自己的“神音”,自己可以说是难得地扬眉吐气了一次。但是过了一阵子后,他就觉得实在是无聊透顶。眼前的原始村民其实根本就听不懂,而自己更加无法领会他们口中深奥之极的原始语言和一些复杂的手语,开始恼恨老大泰坦将他一个人丢在这个原始小村庄。

  此时泰坦等七人则已经离开小村庄开始寻觅传说中路西法的神兵——妖魄偃月刀。

  他们从小村庄出来后,就发现眼前的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根本不能称之为山,应该叫做聚宝盆。

  几乎所有的山都是由大陆上极为珍奇的矿产,如水晶、玛瑙、宝石等构成。随便一座山的山角都可以看到露出的在旭日中闪着动人光芒的宝石,而所有的这一切也让泰坦等人对此地矿藏之丰富真正了解。

  哈里心道:幸好布尔没跟过来,要不恐怕已经拿把铁楸开始“挖宝行动”了。

  哈里念头还没转完,后面就传来一阵布尔的呼声:“老大,你们等等我!”

  众人回头,果然看见应该在村民中充当“神”的布尔一头大汗地跑到他们身边。

  泰坦奇怪地问道:“布尔,不是叫你留在小山村继续传播你伟大的‘神的旨意’ 吗?”

  “老大,你就别再捉弄我、取笑我了,和他们那些原始村民谈什么啊,无异于对牛弹琴嘛!”布尔小声嘀咕着,有些埋怨泰坦将他一个人留下,全然忘记自己刚开始得知泰坦让他开坛讲座时候他那眉飞色舞的表情!

  梦可雅则奇怪地问道:“布尔,你是怎么逃离那些忠实于你的村民的啊?你抛弃了你的忠诚信徒,这样不大好吧!”

  “大嫂,不……不,梦神官……哦……不……梦可雅,我不过是略施小计就离开了他们的包围。”布尔开始胡言乱语了。不过哈里和欧西丁也面临同样的处境,那就是自从梦可雅决定和泰坦在一起开始,他们几人就不知道该如何称呼这位清丽如仙的梦可雅。

  好在梦可雅早已经对一向以来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布尔习以为常,没有被布尔的话弄得面红耳赤。

  布尔看到梦可雅没有发标,赶紧接着说:“我不过是将我的那两块打火石往远处一抛,那些村民们就如离弦之箭一般冲向打火石的方向,我于是就赶紧脚底抹油来找你们了。”

  这时候布尔已经开始观察旁边的景物,发现自己竟然身在宝山之中,眼中再次出现了泰坦等人熟悉的贪婪之极的目光,开始不由自主地摸出一直随身带着的铁凿和锤子,准备开始他伟大的挖矿行动。

  这时,泰坦一手拍在布尔的肩膀上,对着布尔道:“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寻找路西法的神兵,你如果有兴趣在这里挖矿我们也不反对,那么你留这里吧!”

  布尔闻泰坦之言,立即想到一个人在荒山挖矿很无聊,赶紧答道:“不,老大,我还是跟你们一起去寻找路西法的神兵吧,反正这些宝石矿藏又不会跑,来日方长嘛!”

  众人皆叹,布尔还是死性不改啊!

  ※※※

  泰坦等人在宝山之中继续寻觅石碑上所说的山洞,然而几个小时过去了,毫无所获,虽然各种举世难寻的宝山都见识到了,什么翡翠山、水晶山、玛瑙山等等,但泰坦等人真正的目标——路西法的神兵“妖魄偃月刀”依旧杳无音讯。人人都感到身疲心倦,不由自主地放缓了脚步。

  泰坦抬头一望天色,已经到了中午时分,想到自己的探寻行动没有丝毫进展,无奈之下,只好再次依靠自己的灵觉,希望它能让自己找到传说中路西法的神兵的具体位置了。

  泰坦对其他人道:“大家不如原地休息一阵子,我用我体内的自然力与此间的植物进行交流,也许能够很快知道那个藏有‘妖魄偃月刀’的山洞的具体方位。”

  布尔等人当然乐意老大泰坦用这种方便省事的法子,个个鼓掌叫好,随后开始休息,静待泰坦给他们的答案。

  泰坦很快进入心如止水的境界,冰心决心法自然而然地融入以意念力控制自然力的行动中,无形之中让泰坦的灵觉范围及敏锐都大大提升。

  泰坦很快掌握到方圆几十里的情况,虽然没有直接发现“妖魄偃月刀”的位置,但是发现了此地的一些异常情况。就在不远处有一座翡翠山和一座水晶山,那两座山无论是山头、山腰还是山脚,都没有任何树木花草生长,而其他的宝山虽然也只是那么薄薄的一层黄土,但是仍有长有各种坚强的植物将每座宝山以生命的绿色点缀,比较起来那两座光秃秃的山就显得格外特别。

  泰坦心中几乎可以肯定,藏着路西法神兵的山洞就在这两座山附近。

  众人看见泰坦神色一定,知道老大已经找到了“妖魄偃月刀”的下落,个个都直起身来,想早点见识到这把被风云二魔将说得神乎其神的盖世魔刀。

  在泰坦的招呼下,众人在开始往回走,但个个内心都有些纳闷,明明一路上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山洞啊。

  真相很快揭晓。

  在泰坦带领下,众人深入到一座翡翠山和水晶山之间,这才发现两山相连的部分果真有一个幽暗的山洞。在哈里的照明魔法下,众人一个接一个地进入了昔年路西法埋宝的洞窟。

  只见这个山洞的洞壁晶莹透亮,而且颜色绚丽,以绿色为主,其他白色、黄色等鲜亮色搀杂其中,竟然有种说不出的圣洁光辉,让神官出身的梦可雅心中暗暗吃惊。因为梦可雅知道大凡要以这种圣洁光气来压抑的兵器,绝对是相当邪门的,而且此洞位于翡翠山和水晶山接连处,也绝对不是巧合,翡翠和水晶对凶邪之物都有一定的镇压作用,而两座山所蕴藏的翡翠和水晶似乎刚刚好克制住这邪门的兵器,梦可雅的心不争气地开始剧烈跳动起来,毕竟梦可雅没有接受过任何战斗及攻击魔法训练。

  她终于忍不住将自己心中所虑告诉了大家,搞得所有人都觉得阴风阵阵,陷入人人自危的惶恐之中。

  而泰坦早就感觉到此地非比寻常,听完梦可雅的话后,他的顾虑更深,因为这股邪门的能量并没有完全被压制住,否则这两座山上就不会寸草不生了。泰坦也觉得自己在寻宝的事情上有些托大,没有带上风云二魔将和小蛮,否则也不必如此担心众人的安危。

  虽然泰坦给众人打气鼓劲,但是似乎作用不大,其他人完全失去了平时的沉着和冷静。

  越往里走,除了泰坦外,所有人就越觉得自己心灵深处最原始的恐惧开始弥漫到全身,思维几乎已经停止,上牙与下牙不由自主地磕碰,浑身也不自主地颤抖,但是脚步却没有停止,依旧机械地向着洞的至深处迈进。

  众人那反常的样子泰坦早就已经看在眼里,但此时显然无法回头。他首次觉得对前面即将发生的事情毫无把握,只能搂紧浑身颤抖着的梦可雅,硬着头皮继续着前进的脚步。

  他们终于到达山洞的尽头。山洞的尽头是一个相当宽大的石室,石室四周到处散落着许多白骨,但显然年代久远,所以此地竟然没有腐臭的味道。石室正中的石壁上,悬挂着一把长约两米、通体血红的大砍刀,而大砍刀旁的石壁上则镶嵌有三颗拳头大小的石头,分别是暗黑色、乳白色和亮红色,三颗发出淡淡光芒的石头呈“品”字形,众星托月般地将发出血红色光芒的大砍刀围在中心,如此异象让泰坦也有些踌躇,不知该如何是好。

  让泰坦更加吃惊的是梦可雅、布尔等人在石室里突然都剧烈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恢复了清醒,没有被那种不知名的邪气控制,让泰坦宽慰不少。

  梦可雅迷惑地问泰坦:“泰坦,我们怎么突然到这里来了?眼前这把刀莫非就是路西法的神兵——‘妖魄偃月刀’?而旁边那三颗美丽的石头是否就是‘召唤之石’?”

  梦可雅提出了众人都想问的问题,但泰坦也无法回答,毕竟这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的,只好点头道:“我想眼前的刀的确是我们要寻找的‘妖魄偃月刀’,旁边的石头也应该是‘召唤之石’,你们刚才是懵懵懂懂地走到这里来的,所以你们自己注意下是否身体有异常情况。而且你们一定要小心戒备,不是我危言耸听,我感觉这里不但邪恶,而且危险万分!”

  泰坦一番话让众人都开始凝神运气,紧张地四处张望。

  异变骤然发生!

  原本发出淡淡血红色光芒的“妖魄偃月刀”,突然发出一阵耀眼炫目的强烈红光,而旁边的三颗“召唤之石”也在同时发出强烈刺眼的光芒,使得所有人在那一瞬间眼睛都被强光所伤,无法看到前方的情况。

  众人心道要糟糕,布尔等战士运功护体,而哈里等魔法师则施展出自己最强大的防御魔法。

  泰坦丝毫不惧,一手搂住梦可雅,另一只手则戒备地放在胸前,开始凭借着自己的敏锐的灵觉来了解在这一刹那发生的事情。

  泰坦感觉到从前方挂在石壁上的“妖魄偃月刀”里跑出了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而且带着强大的妖异血腥的事物,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这个东西显然没有立即对众人开始猛烈的攻击,而是静静地待在众人的面前等待着众人视力的恢复,否则布尔等人恐怕有苦头吃了。

  几秒过后,众人的眼睛已经恢复了平时的视力,定睛一看,前方出现了一个闻所未闻的怪物。

  这个怪物只有上半身和头部,而且竟然是悬浮在半空中。怪物通体血红,尤其是那两只铜铃般的暗红色、不带一丝一毫情感的眼睛,发出妖异的血红色光芒,让众人有不寒而栗的感觉。怪物的身上没有任何毛皮之类的东西,肉体虽然是血红色,但却是半透明的,可以透过怪物的身体看到怪物背后的石壁。怪物的双臂极长,两只手掌上都没有手指,只有尖锐锋利的五支缩小的短矛,让众人无法避免地想像自己被这十根奇怪可怕的“手指”穿胸而过的恐怖景象。

  怪物口中不停地发出“噗嗤”的声音,布尔估计这种声音相当于自己看到“鲍鱼”发出的流口水的声音。难道这怪物性喜吃人?

  接下来众人竟然听到怪物说话了。

  怪物恶狠狠地说道:“几百年没有让活人的鲜血流淌在我的体内,今天终于又等到了这么多的美味,也许得到你们的鲜血后,我可以突破我的囚笼‘妖魄偃月刀’,真正自由自在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最后让你们做个明白鬼,我乃‘妖魄偃月刀’的魂魄——血妖!”

  众人这才明白这个妖怪竟然是藏匿于“妖魄偃月刀”中的血妖,也就是魔刀的魂魄,而血妖竟然想脱离这把魔刀,独自到大陆上遨游。如果让如此可怕的怪物自由自在地生活,那对于平凡的人们来说无异于是灭顶之灾!

  血妖正想开始他的美味大餐,不料泰坦灵机一动,对血妖大声地呼喝道:“血妖,你背后的人是谁?啊,是路西法!”

  即使以血妖的暴戾也很害怕压制了他无数年的神族第一战将路西法,潜意识让血妖不由回头查看是否路西法真的在他身后。

  血妖一回头,身后什么也没有,气得“嗷嗷”大叫,回过头来想把骗自己的泰坦碎尸万段,才发现眼前是人类的强力攻击魔法和漫天飞舞的剑光。

  布尔等人和泰坦经历过如此多的险境,当然配合得相当默契,泰坦话一出口,众人就准备出手,想以雷霆万钧之势杀死眼前的怪物。

  泰坦手中的自然魔法杖夹带着可碎金断玉的玄冰真气,以莫可抗御之势劈向血妖,而布尔和欧西丁则一左一右攻向血妖的两侧,想让血妖无法集中功力接下老大泰坦那必杀的一杖。窈窕和娜柔则严阵以待,准备接应自己的同伴,也准备第二波的攻势。哈里和梦丝波的高级攻击魔法冰封球和大火球的咒语早已经念完,发射出银白色的冰封球和炙热火红的大火球,以高速冲向血妖。

  而负责救人疗伤的梦可雅见到如此战况,不由得想:泰坦他们的配合可以说是越来越默契了,如此可怕的联手威力,我估计即使是那个被誉为天才的哈沙克王子也无法硬接下来吧。

  梦可雅以为胜券在握,泰坦众人也认为这一击是万无一失,但血妖的可怕之处又岂是泰坦等人所能清楚知道的。

  ※※※

  泰坦、布尔和欧西丁三人看到自己的长剑轻易地刺入了血妖的身体,却大感不妥,因为他们没有感觉到任何真气甚至肌肉的阻挡,自己这一剑犹如刺进了空气中,泥牛入海般消失无踪。

  而哈里和梦丝波也发现自己的攻击魔法毫无阻碍地穿过了血妖的身体,打在血妖后方的石壁上,血妖毫发无伤,石壁倒是伤痕累累,哈里和梦丝波对望了一眼,都露出无法置信的神色。

  布尔却自以为是地心想:既然血妖是无形之物,那理所当然的我们无法伤害到他,而他也应该无法伤害到我们。

  布尔在这个自以为是的想法误导下,大步走向血妖,想通过自己那“舌灿莲花”的嘴皮功夫,让血妖“好看”!

  泰坦当然不会天真得如同白痴布尔一般有如此简单幼稚可笑的想法,见到布尔如此莽撞地走向血妖,赶紧出手,希望能够救离布尔于险境之中。

  果然不出泰坦所料,血妖一爪抓向不知死活的白痴布尔。而布尔则以为血妖那无形的如锋利短矛般的利爪绝对无法伤害有形的自己,所以一副不将血妖这一爪放在心上的表情,而且也没有任何闪避招架的动作。

  一声清脆的巨响,泰坦的自然魔法杖剑招架住血妖那后发而先至的一爪,却被血妖的惊天大力震退几步,无法继续攻击血妖。

  白痴般的布尔终于神色大变,这才知道血妖能够进行实质性、杀伤力极强的攻击,也知道如果不是泰坦的那一剑,自己恐怕已经到冥王那里报到去了。布尔赶紧趁血妖惊诧于泰坦能够硬接那必杀的一爪的瞬间,脚底抹油,飞快地跑回自己的阵营当中,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窈窕讽刺道:“没想到如今的布尔还是白痴一个,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布尔当然不甘示弱,为自己辩解道:“我这叫做‘视死如归’、‘豪情万丈’,估计你也不懂,因为你绝对无法达到我这种境界的!”大言不惭之下,布尔没有露出丝毫心虚的表情。

  大敌当前,窈窕虽然与布尔有宿怨,但她也知道事有轻重缓急之分,没有继续答布尔的话,否则布尔恐怕一会为了掩饰他的白痴行为要好好地给窈窕上一堂课讲述他所谓的不畏惧强敌的“英雄主义”。

  而血妖一想到可以再度杀人吸血就无比兴奋,压抑太久的他显然没心情和泰坦等人慢慢厮杀,说时迟、那时快,血妖的双臂幻变成两根血红色的锋利无比的长矛,以肉眼难以分辨的高速直刺能够硬挡自己一击的泰坦。

  如此快速而狠毒的攻击,泰坦也是首次碰到,换做是布尔等人,也许已经倒在这蕴涵着惊人气劲的矛击之下。但泰坦毕竟技高一筹,他绝对不会倒在血妖的这突然一击下的。此时泰坦心中虽然不知道该如何击败这不惧魔法及物理攻击的怪物,但是脚下步法却没有丝毫杂乱,身体微微一侧,闪过两矛的攻击,且还了血妖一剑,可惜这一剑依然如同刺在空气中,无功而返。

  两矛均被泰坦闪过后,血妖也觉得眼前这个大块头不可小视,虽然比不上当年自己的主人路西法,但是也算一个高手。

  当年路西法由于性格相当叛逆,一言不合即动手杀人,“妖魄偃月刀”下亡魂无数,所以死人的鲜血和亡魂的怨气竟然融入“妖魄偃月刀”,进而形成它的独特魂魄:血妖。当年路西法感觉到自己的偃月刀似乎有了生命一般,也大为惊诧,但是后来才发现是非常邪恶的怪物——血妖,知道自己造成了太大的杀孽,而血妖刚一形成就立即对主人路西法开始了攻击,以为能够侵入他的身体,进而寄居在路西法体内,真正形成完整的自己。

  血妖小看了被神界誉为第一战将的路西法,而且血妖的思想主要来自于死在“妖魄偃月刀”下的亡魂,这些人虽然对着路西法有着刻骨的仇恨,但是即使是死去后成了亡魂也非常惧怕他,光是气势血妖就输给路西法太多,虽然血妖可以时而无形,时而有形,但是血妖的致命处把握在路西法手中,那就是“妖魄偃月刀”,血妖的存在需要 “妖魄偃月刀”,所以血妖很快被路西法彻底降服,再也没有敢反抗路西法,而且还为路西法的天地无情灭绝刀法增添了相当大的杀伤力,让路西法犹胜从前,而路西法也没有再为难血妖,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路西法被神王修罗斯废掉神功,路西法在魔日神殿恢复功力后,舍弃自己的神兵“妖魄偃月刀”于山洞之中,留下血妖,自己则离开世外仙境。

  血妖在恼恨路西法无情无义的同时当然也变得更加凶残,先后杀害了十多名进入山洞的原始村落的居民。今天泰坦等人到来,血妖发现泰坦身上居然有自己熟悉的神族人气息,才知道眼前这个人可能具有神族血统,而血妖费尽了几百年想出的可以脱离 “妖魄偃月刀”控制的方法,也需要神族人的鲜血才能实现,本以为可以再次轻易杀人夺血,结果却发现泰坦等人实力非凡,似乎无法轻易得偿所愿。

  众人见到眼前的血妖突然发起呆来,当然是立即开始猛烈的攻击,但是结局和先前一模一样,血妖显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上的伤害。

  众人心中都有些绝望,眼前这个不惧怕任何攻击的怪物似乎是无法战胜的,自己恐怕只有挨打落败丧命的分了。

  泰坦暗想:既然血妖是“妖魄偃月刀”的魂魄,那么很明显血妖应该是依附于“妖魄偃月刀”而存在,如果能够毁去它,那血妖恐怕立即会形神俱灭。

  泰坦想到这,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立刻开始发号施令:“大家一起退出石室,动作要快!我压后!”

  其余人以为老大认为无法战胜眼前这个怪物,让自己先逃,赶紧急奔出石室。血妖一见众人要跑,大为着急,怎么能让“煮熟的鸭子”给飞了,立马向殿后的泰坦冲去,化为长矛的双臂再次以无坚不摧之势击向泰坦。

  但泰坦岂是易与之人,丝毫无惧血妖的凌厉攻势,不但挡住了血妖这可怕的一击,还借力逃离了血妖所在的石室。

  泰坦回头一看,血妖果然无法继续追击,自己所料果然没错,血妖绝对无法离开自己的寄居物“妖魄偃月刀”太远。

  泰坦转身对众人道明了自己想到的血妖的缺点,众人听完后都大为叹服。泰坦这时才发现布尔不在,问道:“布尔呢?你们看到了吗?”

  窈窕不屑地冷笑道:“这家伙一听到老大你说撤退,跑得比兔子还快,估计现在恐怕已经下山了。”

  如此胆小怕死,泰坦等人终于再度领教到布尔的另一绝学。

  泰坦叹道:“布尔走了也好,不但少了个拖后腿的,而且石壁上的三颗罕世之宝更好分配。”

  众人这才知道泰坦竟然还没有战胜血妖就打起石壁上宝贝的主意来了。哈里更加心道:看不出老大不但自信,而且挺贪心!

  众人一边谈笑风生,一边看着不远处血妖的张牙舞爪之态。

  血妖看到眼前的美味大餐如此惬意,直气得火冒三丈,但偏偏又无可奈何。

  泰坦看到血妖被气得无法自抑,觉得时机已到,于是通过意念力将准备行动的指令清晰无误传到众人的脑海中,让大家做好准备,当然泰坦不让梦可雅再度进入石室冒险,让她在外面静候。

  六道人影突然冲进石室,而且分成六个方向直冲向悬挂着‘妖魄偃月刀’的石壁,让血妖不知所措,愣了一愣。

  而泰坦则在行动开始的一刹那就对身边的同伴们施加了各系的群体防御性魔法及加速、飞翔魔法,使他们动作速度加快了许多,而且就算真正受到血妖的一击,也不可能立毙当场。

  就在血妖一愣间,泰坦已经飞越过血妖的上方,右手直抓石壁上的“妖魄偃月刀”,而血妖毕竟没有人类的智慧以及随机应变的能力,好半天才明白泰坦等人的目标是自己的寄居体“妖魄偃月刀”,但血妖想阻止已经为时已晚。

  泰坦速度最快,当然也最先接触到那把路西法的神兵“妖魄偃月刀”。

  泰坦右手一把握住“妖魄偃月刀”的刀柄,竟然感觉到如遭雷,同时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背影,虽然看不清楚,但给人一种桀骜不逊的高傲感觉。

  泰坦也无法知道自己怎么突然会有这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而此刻距离泰坦万里之外的恶魔岛的恶魔城中,坐在一张豪华大椅上的路西法也突然浑身一震,眼中也出现了一个人影,同样模糊,但是路西法感觉到此人绝对高大强壮,否则人影不会如此雄奇魁梧。

  路西法随后感觉到与自己当年的那把爱兵“妖魄偃月刀”的玄妙的联系突然中断,仿佛那把自己的至爱兵器与自己再无任何瓜葛。

  路西法暗叹道:“也不知道拿到我的‘妖魄偃月刀’的人是如何降伏那凶恶的血妖!”但他的修为早已经达到不以物喜的境界,很快就放下了心中的疑惑及对自己当年兵器的留恋,重新开始考虑如何在如今战火连绵的龙之大陆为魔族取得最大的利益。

  路西法当然绝对无法想到拿到自己神兵的泰坦现在根本还没有降伏血妖,而且泰坦拿到“妖魄偃月刀”只是想彻底毁灭这把“妖魄偃月刀”,好消灭邪恶的血妖。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泰坦发现血妖右臂幻化成的长矛已经距离自己的头部不到半米远,他条件反射性地顺手挥着自己右手的“妖魄偃月刀”招架血妖这来势汹汹的一矛。

  没有众人原以为的一声巨响,只见血妖那一矛无声无息地被泰坦手中的“妖魄偃月刀”化解,而且血妖竟然发出一声惨叫。泰坦没有想到血妖寄居的兵器竟然可以伤害到血妖,奇怪之余,当机立断高举手中的“妖魄偃月刀”,一刀“横扫千军”砍向血妖。

  血妖似乎分外害怕“妖魄偃月刀”,众人奇怪之余却不知道这是因为血妖身体的任何部分一旦接触到“妖魄偃月刀”,就会自然而然地回到刀内,也就相当于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而且血妖一旦身体全部回到刀内,不但短时间无法再度出来,而且还代表着血妖奉手持刀之人为主人,这可是血妖最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虽然泰坦没有学过任何高深的刀法,但是普通的刀法泰坦在龙之学院的武技图书馆内却翻阅过太多,以泰坦的天纵之姿当然早就将那些刀法融会贯通。

  泰坦见到血妖明显惧怕自己手中的大砍刀,哪还不明白消灭血妖的时机已经来到。

  泰坦一声暴喝,手中的“妖魄偃月刀”化做一团红色的光芒,刀气四射,将血妖完全笼罩在刀光之中。

  血妖见此声势,知道自己难逃大劫,只得顺服地化成一缕红色的轻烟钻入了泰坦手中的“妖魄偃月刀”。

  如此情况泰坦当然无法明白,而且害怕血妖突然从自己手中的“妖魄偃月刀”冒出来,于是力贯双臂,想将刀从中间折断,但“妖魄偃月刀”坚韧无比,在泰坦的神力下纹丝不动,泰坦大伤脑筋。

  藏匿于“妖魄偃月刀”中的血妖突然对泰坦道:“主人,你不必毁掉你手中的盖世神兵,因为我已经彻底降伏在您的神威之下了,绝对不会继续作乱或者为恶……”

  血妖将自己原先的主人路西法、自己的产生等等原原本本地说出,让泰坦众人彻底了解血妖和“妖魄偃月刀”的历史,也让泰坦等人相信只要泰坦健在,血妖现在和将来都绝对无法再度为恶。

  血妖又道:“主人,石壁上那三颗罕见的召唤之石是路西法留给您的,不过你们人这么多,不大好分配。”

  关于石壁上的“召唤之石”泰坦早就想好要分给一直任劳任怨的窈窕和娜柔,剩下的一颗要看情况分给谁了,但泰坦下定决心,绝对不分给布尔这个跑得飞快的逃兵!泰坦想了一下,决定将剩下的一颗给梦丝波,这样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宝贝”。

  泰坦小心翼翼地将石壁上的三颗拳头大小的“召唤之石”取了下来,走到窈窕、娜柔和梦丝波面前,让她们三人自己挑选。

  梦丝波、窈窕和娜柔早就羡慕老大泰坦的超级魔兽小蛮、梦可雅的火凤凰、哈里欧西丁等人的威风绝伦的宠物:龙(当然没有羡慕过布尔的那只超级无耻的小白兔),如今竟然得到了几乎可以与他们的宠物一样威力无穷的超级无敌“召唤之石”,个个心底都兴奋极了。

  

第十四章 偃月血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