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宠物军团

    

  “召唤之石”在整个龙之大陆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而泰坦手中这三颗拳头大小的超级“召唤之石”更加是闻所未闻。

  它不但可以按照主人想像召唤动物,而且可以召唤无数次,也就是说“召唤之石”主人一旦使用过“召唤之石”,“召唤之石”就会消失,但是那只“召唤兽”却不会消失,只要需要的时候,轻唤自己给它取的名字,召唤兽就会立即出现在主人的眼前,听从主人的吩咐。

  梦丝波挑选了那颗亮红色“召唤之石”,窈窕挑选了那颗乳白色的,娜柔则挑选了暗黑色的。

  泰坦将自己从《龙之大陆见闻录》中知道的关于如何使用“召唤之石”的知识源源本本告诉梦丝波等三人。

  血妖又告诉泰坦,在石室的右侧的地上,有个不起眼的小盒子,里面是路西法离开世外仙境前亲手写的“天地无情灭绝刀法”。

  泰坦将小盒子里的秘笈拿出来一翻,又是自己不认得的神魔族的文字,看来又得回去请教风云二魔将了。

  泰坦正想招呼众人离开石室,却发现梦可雅对自己做了一个别乱喊乱动的手势,泰坦回头一看,梦丝波等三人竟然这个时候就开始按照泰坦告诉她们的方法,闭目凝神运气,准备召唤她们的那头陪伴她们一生的“召唤兽”。

  梦丝波脑海中不断地想着自己一生中见过的最美丽的动物,终于梦丝波觉得自己最喜欢的就是偶然在池塘边看到的仙鹤,一幅完美的仙鹤图立即呈现在梦丝波的脑海中,她手中的亮红色“召唤之石”发出耀眼的红光,一只红顶仙鹤出现在梦丝波的眼前。

  梦丝波睁开眼睛一看,果然一只亭亭玉立的仙鹤出现在自己面前。她眼前的仙鹤竟然比她本人还要高上少许,火红的冠顶,细长的鹤嘴,除了仙鹤翅膀上的那极小一部分的黑色羽毛,它几乎是通体雪白,加上那长而直的鹤脚,的确有几分高雅不凡的神韵。

  梦丝波一把搂住仙鹤道:“我给你取名叫做‘红豆’,因为你的鹤顶实在是太迷人了!”

  泰坦等人都为梦丝波有如此一只美丽的“召唤兽”而高兴,只有哈里一人黯然神伤,心想:梦丝波她有了她的宝贝仙鹤后,我就更加难以获得她的芳心了。他看着梦丝波和她的“红豆”亲热的样子,不由得又气又恼,却偏偏无法发泄或找人倾诉。

  娜柔此时也已经将她的“召唤兽”认定了,是一只黑色的大猩猩。原来娜柔身为一名女子,却浑身多毛,就是因为童年时被父母遗弃,是给山林中的母猩猩的奶水养大的,直到后来被路过的商人(今天娜柔的养父)收留,所以娜柔对着相当于是自己母亲的猩猩一直有着无法磨灭的好感,所以她的最爱当然就是猩猩。

  娜柔手中的那颗暗黑色的“召唤之石”发出耀眼光芒,光芒过后,一只体壮臂长的大猩猩出现在娜柔的面前。她睁开眼睛后,同样万分爱怜地将这只高大强壮的黑猩猩抱入怀中,并且给它取名叫做“壮壮”。

  众人当然不知道娜柔的真实想法,误会娜柔看中了猩猩这种动物本身的强悍,因为即使是虎豹,也不愿意轻易去惹力大无穷的猩猩。

  而窈窕心里则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她不断回想起那一头崇拜她的村民们送给她的可爱大肥猪,一想到那只白白胖胖的肥猪,窈窕就心如刀割,因为那只无辜的肥猪已经变成了同伴们的嘴中美味食物。

  但自己的“召唤兽”如果是只大肥猪,恐怕是前无古人吧,而且会被很多人所耻笑,但窈窕想起那只猪被架在篝火上烧烤的情形,浓黑的悲凉立即包围了她。她终于下定决心,让自己的“召唤兽”是一只最肥最白最大的猪。

  众人发现窈窕手中乳白色的“召唤之石”终于也发出刺目的白光,大家都想看看窈窕到底选择了什么动物当她的“召唤兽”,白光过后,一只超级肥大的大白猪横空出世,出现在泰坦等人的面前,让泰坦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窈窕没有丝毫做作地一把搂住大肥猪的大猪头,亲热地对它道:“你的名字叫做‘大胖’,千万记得啊!”它显然非常有灵性,大点猪头。

  随着窈窕的“召唤兽”大胖的出现,“龙吻佣兵团”的无敌“宠物军团”的成员也基本全部到位。包括小蛮、大胖、壮壮、红豆、小青、小黑、小白及火凤凰。这些具备了超强攻击力的宠物们,在将来泰坦等人遇到的战斗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目前来说,除了泰坦,其余“龙吻佣兵团”的成员显然不具备和一头龙或者“召唤兽”相抗衡的强横实力,如此情况使得后世某些无聊之辈取笑泰坦等人是靠宠物打天下。虽然事实并非如此,但是泰坦他们的宠物们的确在一些战役的关键时刻发挥着最重要的作用,这也是无法否认的。

  泰坦一行人离开了山洞,在山脚看到了布尔。布尔独自一人在一块巨大的翡翠石前,用着他的凿子和锤子在那里进行他一直向往的挖矿行动。

  泰坦等人来到了布尔身后,布尔依然不知道,看样子他已经彻底地投入到这伟大的挖矿行动中。翡翠石的碎末不断飞溅到四周,布尔额头的汗水已经将他面前的那块巨大的翡翠石给滴湿了。泰坦等人在旁边津津有味地看着布尔挖矿,没有打扰他。

  过了大概几十分钟,布尔终于完成了他人生的第一个挖矿作品,一块奇形怪状的翡翠诞生了,既没有一般翡翠的晶莹透亮,更没有高档翡翠的圆润无暇,只有一个特点:黯淡无光的翡翠上千疮百孔。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被咬了几口的烂苹果。

  布尔这时候才发现泰坦一行人在自己身后,但他没有反省自己逃跑行径,而是开始向泰坦等人吹嘘自己手中这块惊世杰作,还给手中的这块翡翠命名为“魔翡翠”,但泰坦等人一致认为这块翡翠应该叫做“白痴翡翠”或者“傻子翡翠”,因为卖相难看,而且给人感觉很恶心。因为布尔对着这块所谓的绝世之宝吐了几口口水,用衣服用力地擦,希望能够将这快翡翠擦亮点,如此行为当然让旁边的泰坦等人无法苟同,个个大摇其头,对布尔开采的这块翡翠嗤之以鼻。

  布尔面对同伴们的不理解和不配合,心想:难道自己凿出的这块翡翠真的很差劲?应该不会啊!我知道了,他们一定是嫉妒我将翡翠凿成如此模样,羡慕我的鬼斧神工,所以故意打击我,我说嘛,上好的翡翠如同真理一般,总是掌握在少数绝顶聪明人的手里。他安慰完自己后,脸上露出坏坏的笑。

  布尔的眼神终于离开了自己的“杰作”,这才发现泰坦扛着那把可怕的“妖魄偃月刀”,而且看到了三只动物,一只高傲的红顶仙鹤、一只黑色的大猩猩和一只无比肥壮的大白猪。

  布尔看到那头大肥猪,再看看窈窕,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笑声,开始“哈哈哈”地狂笑起来。

  还好窈窕早有心理准备,根本不理会布尔如此夸张的嘲笑,正眼也不瞧他一下。

  梦丝波还是很礼貌地把自己的宝贝仙鹤介绍给布尔认识,红豆对着布尔也发出了礼貌的鸣叫,的确是具有高智慧的灵兽。

  而娜柔的黑猩猩给布尔的见面礼则让布尔受不起,黑猩猩壮壮用它那强而有力的双臂一把将布尔搂在怀里,而且用鼻子在布尔脸上嗅来嗅去,搞得他惊慌失措,急忙招呼娜柔让她的宝贝猩猩放自己一条活路。

  布尔明显对窈窕的大白猪格外有兴趣,指着大白猪,对着窈窕问道:“这家伙叫什么名字啊?”

  窈窕虽然有些讨厌布尔,但是毕竟是同伴,也就爱理不理地答道:“叫做小白。”

  布尔走上前去,拍了拍小白那肥大浑圆的猪屁股,叹道:“好肥啊!”

  小白能感受到主人窈窕非常反感拍自己屁股的这个家伙,于是猪屁股一摆,撞在布尔的腰上。小白这突然而来的一撞让布尔立即吃了个“狗啃屎”,而且小白可不是普通的肥猪,而是无比强横的超级大肥猪,拥有惊人的力量,所以被一撞,布尔根本无法从地上爬起来,最后还是靠梦可雅的恢复魔法才重新恢复自己的活动能力,从今后,布尔再也没有摸过小白的屁股,因为他又知道了一个真理:小白的屁股,摸不得!

  泰坦此时觉得有些心神不宁,他遥望天际,发现原始村民的小山村那个方向竟然火光冲天,泰坦心道:难道小山村出事了?应该不会啊,自己将风云二魔将和众多学院的同学都留在了小山村,而这里显然与世隔绝,附近更加不可能有什么恶势力,究竟怎么回事?

  泰坦急忙告诉大家这一情况,其他人抬头一望,果然如泰坦所说,山村方向火光冲天,也都觉得不对劲,有些担心村子发生了什么变故。

  但布尔却不以为意,认为是村子里的原始居民玩他的那两块打火石玩出了大火,没有什么大问题。

  显然没有人赞同他的看法,泰坦等人加快脚步,往村子奔去。

  ※※※

  经过半小时的急行军,众人终于回到了小山村,眼前的情况让他们大吃一惊。

  村子里的木屋几乎都烧了起来,而且很多屋子都已经烧成了灰,火都灭了。但这些不是最主要的,最使人无法相信的是村子里多了几万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身披重甲的士兵,和一些具有强大杀伤力的攻击性战车、武器等等。

  惟一还没有燃烧的就是村子中间那所村民经常聚会议事的大木屋,因为风云二魔将带领着五百多名学院学生抵抗着那些士兵的进攻,而那些村民显然都躲进了大木屋内。

  泰坦等人站在村子外围,发现眼前情况相当不妙。那些士兵显然不是乌合之众,而且装备精良,进攻井然有序,几百人同时攻击时的动作竟然惊人的一致。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让泰坦等人担心的是士兵战阵后方那可怕的发射着尖锐标枪和投射着巨大岩石的战车,它们造成的破坏力及威慑力比那些训练有素的士兵更加大。

  如果不是有风云二魔将这两位曾经上过战场的将领指挥,而且留下的五百名学院的学生都是技艺出众的战士和魔法师,恐怕连大木屋也早已经被这突然钻出来的敌人蹂躏成一堆废墟。

  这时泰坦才发现自己的宝贝超级魔兽小蛮竟然没有加入战斗,不由得暗怪小蛮冷血,于是赶紧通过心灵感应让小蛮加入战斗。其实魔兽本性就是不管任何人的死活,况且留下的一众人也没有小蛮特别熟悉的,所以它当然不会帮忙。

  梦可雅也急忙召唤出自己的坐骑火凤凰,加入这场自己都不大明白状况的战斗。而哈里、欧西丁、梦可雅也呼唤自己的爱龙小青、小黑和小白,和早已准备出击的梦丝波等三人的超级“召唤兽”一起杀向这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敌人。

  从天而降的传说中的巨龙,顿时让士兵们恐慌起来,加上几乎任何攻击对这几头可怕的吐着火焰的巨龙来说,都无法造成伤害,而三头龙一旦吐出龙之吐息,士兵则死伤无数,本来士气旺盛的士兵们在大陆上最强大的生物——龙的面前立刻溃败,再也无法保持原先那股气势。

  在空中对着地面上身着重甲的士兵喷着火球的火凤凰同样让这些训练有素的士兵万分惊慌,而可怕的超级魔兽小蛮和那三只刚出生不久的超级“召唤兽”,在士兵群中东窜西窜,所到之处,可以说是血流成河,战争开始出现一面倒的情况。

  在士兵后方的一位身穿白衣、骑着高马的将领终于发出了撤退的命令,数万士兵如潮水般地退离村子,将那些无法快速撤退的战车留了下来。

  而三头巨龙和小蛮及那三头“超级召唤兽”不愿意轻易放过这些敢于冒犯它们虎威的敌人,开始追击,让那些忙于逃命的士兵更加恐慌,眨眼间几万人就消失在泰坦等人的视线之外,第一次让泰坦等人了解到自己这支可怕的“宠物军团”的威力。

  看到别人的宝贝如此威猛非凡,布尔想起自己的宝贝小白兔酷宝宝,暗骂这家伙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本事,每次吹起牛来好像比谁都厉害,就是没见它动真格的。

  泰坦等人觉得穷寇莫追,而且很多村民受了非常重伤,需要救护,于是招呼自己的宠物回到村子里,找风云二魔将了解村子被袭击的经过。

  ※※※

  在泰坦的主持下,召开了一个“龙吻佣兵团”的会议,参加会议的人员包括泰坦最亲密的战友哈里、布尔、欧西丁、梦可雅、梦丝波、娜柔、窈窕,还包括“老头子小分队”、“屠龙勇士战队”的全体成员以及泰坦刚刚收服的魔族高级将领——风云二魔将鲁西和阿尔提。

  泰坦首先询问风云二魔将中的风将鲁西村子被突袭的经过。

  “主人你们离开大概几个小时后,从村子东面的绵延几百里的峡谷里竟然突然出现了数万装备精良的步兵,而且后面还跟着十余辆战车,直奔村子来,显然是不怀好意。

  “而由于几万步兵前进所发出的声音毕竟相当大,所以他们一离开峡谷我和云将就感觉到了,侦察后发现敌人数量极大,所以决定应该聚集目前所有的人手,进行防御战。

  “不过这个小村子的原始村民显然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杀戮抢劫这种事情,我们要他们躲进村子中央的大木屋,他们就是不肯,无奈之下,我只好放火烧了他们居住的木屋,于是他们便都气愤地找我来理论,就这样村子的大多数居民都进了我们保护的大木屋。木屋的燃烧在一定程度上也阻止了步兵的推进,否则也许我们无法支持到主人您的归来。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

  泰坦这才知道村子的大火竟然是风云二魔将放的,心想:如果自己碰到村民不肯就范进入安全地方,自己恐怕会束手无策。泰坦虽然觉得放火烧村民的房子不是很好,与他自己的理念有些冲突,但是对于这没有完全开化的原始村民来说,他似乎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了。

  泰坦接着问道:“不过以前数百年村子都安然无事,没有敌人前来侵犯,怎么这么巧,我们一到来敌人也就跟着来呢?谁能告诉我那条蜿蜒数百里的峡谷通往何处?如果这条峡谷能通往外界,那么早就应该有人来到这个拥有无数宝藏的地方,你们说呢?”

  风将鲁西道:“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敌人的来犯似乎与我们来到村子有关,但是事实上应该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们是从魔日神殿的秘密出口出来的,而且出口在一望无际的原始丛林里,到村子来的一路上更加没有人跟踪,所以属下认为应该和我们没有直接关系,而且我们还恰巧解救了村民们。”

  泰坦沉吟了片刻,然后道:“鲁西、阿尔提,你们两人立即去查看能够到达村子的那条峡谷的具体情况,同时也可以了解敌人是否还有兵力布置在峡谷内,我们也好提早做好准备。”

  风云二魔将一起点了点头,然后大步离开了木屋。

  布尔看到自己内心惧怕万分的风云二魔将走了,立刻开始发表自己的高见:“本人苦思了几个小时,终于得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敌人前来侵犯为的是小村子附近无法估量价值的无数座宝山,不知道大家意见如何?”

  众人没有一个吱声,都暗骂布尔这个白痴,这种简单的问题还要思考几个小时,白痴之名布尔是当之无愧。

  布尔本来以为会听到众人的一片惊讶声或者赞扬声,但是会场竟然鸦雀无声,他更加高兴,因为他以为自己这个答案给在场所有人造成了相当可怕的震撼力,让他们一时迷茫,开始仔细思考自己的这个“答案”,所以才会一片沉寂。

  于是布尔又道:“与其让这些未曾谋面的敌人占领如此宝山,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立刻就开始建造震惊大陆的宝山矿区。不过以我们的经济实力建造如此庞大的宝山矿区恐怕有点困难,我提议我们可以与那些敌人合作,得到的利润三七分成,我们七他们三,然后……”

  布尔宏伟的计划还没有说完,脑袋上已经吃了泰坦重重的一拳,听到泰坦喝道:“布尔,你这个白痴,说什么疯话!”

  泰坦这一敲实在是大快人心,其他人几乎都要拍手称快了。

  只有布尔一脸委屈地道:“老大,你不同意我的计划可以跟我说嘛,何必打我?你不是常说我们有言论自由啊!”

  泰坦怒道:“别人都可以有言论自由,只有你这个脑子有问题的言论没有自由,下次再说这些白痴话题,让你好看!你难道不知道那些淳朴的村民已经死伤数十人了吗?”

  布尔当然不敢再吱声了,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

  哈里道:“老大,我们总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帮助村民们抵抗外来的入侵者啊,所以我们是否应该想个办法让村民们能够永远安逸地生活在这个世外仙境?”

  泰坦心想:永远安逸生活在这里,谈何容易?如何隐蔽的地方都总会被其他人发现,况且这里有如此之多的珍稀矿藏,而今天的敌人显然是早已经发现此地的宝山,毕竟调动几万人的军队穿过那条绵延数百里的峡谷绝不是仓促之间可以做到的。

  梦可雅天生一副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她柔声对泰坦道:“你就帮帮这些村民吧!”

  泰坦看到身旁的心爱的女人软语相求,帮助纯朴村民的决心更加坚定,对着梦可雅猛一点头,道:“梦,你放心,等风云二魔将回来后,我们一起想个完全之策。”

  梦可雅看见泰坦如此爽快地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心中充满了对泰坦的柔情蜜意。

  其他人当然开始了如何保全这个村子的激烈讨论,有的认为应该将村民带走,有的认为应该将敌人全部消灭,有的认为应该长久留在此地……

  ※※※

  终于,侦察几万敌军去向的风云二魔将回来了。

  泰坦急忙问道:“峡谷和敌军的情况怎么样?”

  风将道:“主人,峡谷的确是那几万步兵进入‘世外仙境’的通路,而目前那几万步兵正从峡谷撤退,已经到了另一头的峡谷口,距离他们的那座城市已经不是很遥远了,他们应该是暂时不再攻打我们这里。”

  云将阿尔提接过风将鲁西的话道:“那条峡谷的确是‘世外仙境’通往外界大陆的惟一通道,本来峡谷的另一头是一个死胡同,有座大山将峡谷堵得死死的,大规模的军队绝对无法来到这里,但是显然前阵子那座大山发生了剧烈的山崩,山崩后,峡谷的入口露出来了,发现了这里的稀世矿藏,才有今天的大军入侵。”

  泰坦又问道:“那座距离峡谷出口的城市的情况如何,你们可曾了解清楚?”

  风云二魔将老脸微红,摇了摇头道:“为了早点回来向主人您报告敌军和峡谷的情况,我们没有去那座城市侦察。”

  “既然如此,说下你们自己的看法,现在我们该如何做?”泰坦虚心地向风云二魔将讨教。

  云将阿尔提尊敬地道:“主人您请先告诉我们您的目标,也就是每场战争或者战斗的目的,这样我们才能拟出最佳的方案供主人定夺。”

  一旁的风将鲁西也赶紧道:“主人,您放心,我们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哦,是这样啊,我想我们的目标应该定在这个村子的村民从今以后再也不受到类似的攻击甚至骚扰,我知道这个目标很难实现!”泰坦道。

  云将阿尔提道:“这个目标的确很难实现,以我们目前的实力,如果要留下来守护这个村子,可以说是游刃有余!但是就算我们留守在这里,最多也只能短期保护这个村子,因为这里稀世矿藏的秘密肯定会被那些前来侵犯的敌人传播开去,整个大陆的各种势力都会相继介入进来,即使我们再强悍,也无法抗衡无数前来侵犯的敌人,不是有句古话叫做‘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吗?况且我想主人您应该不会永远地待在这个原始村子里吧!”

  泰坦听了云将的话不由得垂下了头,一副颓丧的表情。

  布尔此时做出一副想说话又不敢说话的表情,正好给低下头的泰坦看到,泰坦没好气地对布尔道:“布尔,你以为你这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很酷吗?有话快说!”

  布尔鼓足勇气说出了自己的看法:“老大,既然目前‘世外仙境’拥有无数宝山的秘密被那些来犯的敌人知晓,那么这个秘密绝对藏不住,不如我们在敌人四处宣扬之前就让整个大陆知晓,在这里我们与来自龙之大陆四方的商人做生意,我们廉价出售宝石矿藏,购进生活用品用来改善这里村子居民的生活,让他们不必像原来一样天天拿着自己制作的劣质的木弓木标枪,为了原始丛林里野兽的皮毛及鲜肉与凶猛的野兽进行生死搏斗,我想这样可以让这里的原始村民们早日结束钻木取火、茹毛饮血的生活,将大陆上的文明带到这里来。”

  泰坦等人虽然觉得布尔绕了一个弯子还是为了开发这里的珍奇矿藏,但是心里觉得这个方案还是有它的可行性,都在沉思之际,布尔却顿了一顿,接着道:“而且通往村子的道路只有一条,峡谷可以说是易守难攻,如果我们再修建坚固的壁垒和城墙,那么我想再多的敌人我们也可以拒之门外。”

  众人都不敢相信这个想法竟然是从白痴布尔口中出来的,个个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布尔,却发现布尔的嘴角边上不知不觉地开始流出了一大摊口水,依旧一副贪婪的模样,尽管他的提议非常有特色。

  哈里对着布尔问道:“我们肯定不会长久留在此地,那么村民们怎么办?他们不但无法与大陆上的人们交流,也就无法和商人做买卖,而且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在峡谷那里守卫,抵御入侵者。”

  布尔白了哈里一眼,似乎告诉哈里,你提的这个问题很白痴,然后悠然道:“哈里,你知道我们有什么吗?”

  哈里摇了摇头,道:“我们有什么啊?有人手,有强大的力量啊。”

  布尔对哈里露出了“你无可救药”的表情,然后道:“错!我们有钱!我们有无数的翡翠、玛瑙、钻石、水晶等各种颜色的宝石,甚至最昂贵的金刚石,用它们的极小极小的一部分就可以换来天文数字的金龙币,我们可以拿这些钱来修建最坚固的军事建筑,购买最精良的军事武器,还可以雇佣大陆上最出名的佣兵团为我们来守护‘世外仙境’,如此一来,还有谁敢侵犯?”

  风云二魔将听完布尔的言论也不由得暗暗点头,没想到这个白痴竟然有如此构想,不过这个伟大的构想显然还有些漏洞。风云二魔将刚想提出自己的看法,却发现自己的主人泰坦已经开始评价布尔的这个构想了。

  泰坦对着布尔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布尔,你这个提议的确是不错,而且考虑得相当深远,不过有些细节上我想我们还是要研究一下。”

  布尔虽然心里觉得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但是又不能落老大泰坦的面子,于是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道:“请老大指点!”心里却道:老大,你绝对不可能从我这么完美的计划中找到一丝一毫的瑕疵!

  泰坦道:“你这个计划最大的缺点就是考虑的东西太少了,不够全面,而且把所有的事情都简单化了。首先,我和梦可雅的事绝对是可能影响你全盘计划的,因为虽然金钱魅力无穷,但是龙之大陆上所有的人都将神官之殿的教条当做金科玉律,认为违反了教条的人都是万恶之辈,几千年来人们的思想已经根深蒂固了,对神官之殿的崇拜信任已经成为了一种宗教信仰,绝对不可能屈服在金钱的魔力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神官之殿恐怕早就已经知道我和梦可雅相爱的事情,如果知道我和梦可雅在这里,恐怕他们旗下惩罚叛逆的‘屠叛军团’已经杀过来了,另外还有很多佣兵团和刺客组织都和神官之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如果也找上门来,我们岂不是疲于应付,哪里还谈得上什么建筑、贸易、招兵买马!这是其一。”

  泰坦顿了顿接着道:“布尔你的想像中缺少了很多对不可抗力因素的考虑,比如:四个国家知道这里的宝藏后,立即挥兵来攻,如何应付这数百万的军队?就算我们拥有再多的龙恐怕也无济于事。还有,任何珍奇珠宝的贸易必然伴随着大量的马贼强盗的到来,我们地处西部最深处,一路上艰难险阻不说,如果商人们千辛万苦花巨资买来的珠宝被马贼给抢去了,我们的生意能做得长久吗?所以,从‘世外仙境’到达龙之大陆的中部城市一路上的安全也是我们必须考虑的。再有,峡谷的另一出口的那个城市,地理位置相当重要,是我们和各路商人交易的中转站,也可以为我们提供大量的建筑材料来修建各种防御设施,购买大量武器,但是如果该城市城主蓄意与我们为敌,想掠夺我们的矿藏,那么我们的惟一出路被该城卡死,恐怕我们永远只能孤军奋战。”

  风云二魔将也没想到自己的主人竟然口若悬河地说出了一大堆布尔所谓的“完美”构想的缺点和遗漏,这时才知道泰坦虽然各方面的经验都尚浅,但是的确是有着万年难得一见的天纵之姿。

  布尔听完泰坦这一席话,才知道自己宏伟计划中的确漏洞百出。

  他于是问道:“老大的意思是?”

  泰坦一想梦可雅那期盼这里村民平安的幽怨眼神,顿时握紧铁拳,心中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毅然大声道:“保护‘世外仙境’惟一的办法就是:夺取峡谷出口的那一个城市。”

  泰坦的决定使得泰坦和他那群忠心耿耿的手下,因为一群没有开化的原始人类而首次介入到一场战争中,虽然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泰坦没有正式走上争霸天下的道路,但是却为将来他在东方古国真正开始的征战预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

  在泰坦决定进攻那位于峡谷出口的城市之后,会议当然结束了,因为了解到近几日敌人不会挥兵来攻,所以大家都忙于帮助村民们重建家园。当然,泰坦一众人虽然个个力大无穷,一掌劈倒一棵树,砍树木麻利得很,但是修建木屋却是笨手笨脚,因为修建木屋需要技巧,不比劈柴那种只需要蛮力的粗活,所以他们的木屋修建进度几乎没有大的进展,泰坦等人又只好让给那些村民自己来做。

  虽然这次敌人的袭击让村民们死了几人、伤了十几人,但是村民们通情达理,丝毫没有责怪泰坦等人的意思,甚至还是好吃好喝地款待泰坦等人,让泰坦等人更加坚定了要保护村民们的决心。几天之后的清晨,泰坦一行五百多人暂时告别了淳朴的村民们,进入了那条通往外界惟一通路——绵延百里的峡谷。经过一天的奔波,众人于傍晚时分来到了峡谷的出口。

  泰坦打量出口的环境,果然如风云二魔将所说,谷口非常狭小,而且地势相当高,四周都是松垮的黄土和一些折断倒在路边的大树,显然不久前这里是一座高山。

  泰坦一众人平安地穿过了狭隘的谷口,发现附近竟然没有任何人迹,不由得大松一口气。

  泰坦对身后不远的风云二魔将道:“我们前去寻找‘妖魄偃月刀’的几人与那些步兵及将领未曾谋面,由我们进城去一探究竟,你们两人和其余人在此地安营休息,也可以防备其他来历不明的敌人入侵‘世外仙境’。”

  风云二魔将当然点头称是。

  泰坦一行八人加上小蛮这只狮毛狗和布尔怀中的小白兔酷宝宝二兽,在远处城市灯光的指引下,离开大队伍而去。

  很快,他们来到城门口,虽然梦可雅风华绝代,让守门的卫兵有所企图,但是卫兵看到泰坦这个超级大块头,只能打消心里的坏主意,对泰坦等人简单询问后就让泰坦等人顺利地入城。

  泰坦一行人进城后,发现城墙厚而坚,城墙上的卫兵一队一队地巡逻着,而且城内也相当繁华,即使是傍晚时分,也可以用熙熙攘攘、车水马龙来形容。

  一辆装饰华丽无比的马车却在此时出现在街道的另一头,马车上乘坐的显然是该城的权势人物,否则绝对不会如此嚣张地在街道上疾驰,搞得街上行人惊慌万分地闪避,一路上鸡飞狗跳,而且马车狂奔的方向正好对着泰坦等人。

  泰坦最反感那些飞扬跋扈的贵族,虽然瞧见狂野之势的马车向自己急冲过来,却没有想到自己要闪避开。

  哈里等人看到老大不准备让路,当然也是惟恐天下不乱,一起横在街道中间,将原本马车可以通过的空隙也堵得死死的。

  狗仗人势的马车夫看到竟然有人胆敢阻挡自己主子的去路,恶向胆边生,狠狠几鞭抽在两匹马身上,两匹马吃痛后更加发力狂奔,哪里还顾忌前方有泰坦等人拦住去路。

  路边的行人看到如此情形个个都惊慌得大叫起来,更有些人不忍心地闭上双眼。

  泰坦依然是那一副止水不波的表情,面对数米开外疾驰而来的马车丝毫无惧,心中默念:“停!”泰坦的强大意念力立刻将马车狂奔的动作给定住了,而那些为泰坦等人担心的路人却看到这一辈子从来没有见过的奇异景象。

  犹如时间停止一般,如狂风一般疾驰的马车竟然突然停顿下来,这还不是最古怪的,更奇怪的是拉车的那两匹骏马的前蹄腾在半空中,没有落下来,似乎在展示着自己强健的肌肉和优美的线条,而那个马车夫则是一个挥着手中马鞭的动作,手臂扬在半空中,如同木头人一样,没有再动弹一下。

  泰坦显然还觉得如此惩罚还不够,转眼一道晶莹透亮的厚实寒冰墙出现在马车的正前方,随后泰坦对旁边自己的伙伴们打了个手势,意思是离开,众人只好赶紧离开,虽然布尔等人还想看看后面的好戏。

  半分钟过后,被定住的马车再度恢复了以前的速度,向前方直奔而去。马车夫则还以为刚才自己打盹做了一个自己不能动弹的荒诞的梦,他不经意往前方一看,街道上竟然莫名其妙多了一道宽厚的冰墙,马车夫还能没有任何想法和动作,整个马车就撞在那堵冰墙上,两匹马头骨碎裂,当场倒毙,而车夫命算好,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只受了不轻不重的伤。

  而香木制成的豪华车厢则四分五裂,一个美少女从车厢中摔了出来,落在地上,如同葫芦滚地般滚了好远,虽然只受了点皮肉伤,但是却弄得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众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个个都拼命地揉自己的双眼,以为自己看错了。

  那名美少女爬起身来,看到周围的路人都指指点点,顿时气了个半死,对着车夫破口大骂:“你这个奴才,怎么赶的马车,是不是想要本小姐的命啊?”

  马车夫战战兢兢地回答道:“小姐,我也不知道,不过刚才突然出现了一道冰墙,所以才会这样的。”

  美少女继续骂道:“笨蛋,哪里有什么冰墙啊?别为你自己那蹩脚的赶车技术找这种荒诞不经的借口!你弄得我在大街上出丑,我要父亲将你碎尸万段!”

  马车夫一回头,果然没有看到任何冰墙的痕迹,街道上甚至一点水迹都没有,只有两匹马的血迹。

  美少女看到四周的路人还没有散去,于是对着路边的行人破口大骂:“你们这些贱民是不是想死啊?再不滚我让我父亲把你们关进大牢!”

  这个年纪未满十八岁、相貌姣好的少女正是这座城城主的独生女儿,所以过路的行人赶紧散去,怕真的被这个刁蛮任性的少女给关进大牢。

  ※※※

  而此时泰坦等人已经找了一家不错的酒楼,订好了客房,在一楼大厅吃饭喝酒聊天。

  不过泰坦等人显然是有些漫不经心,个个都在留神聆听旁边座位上的几名士兵的谈话。

  士兵甲猛灌了自己一口酒,对着旁边那两名士兵道:“冲着你们请我今天大吃大喝的分上,我就将前几天我参与的秘密行动的经过告诉你们。”

  士兵乙和士兵丙早就听说城主暗地里策划了一场战斗,不过他们两人都不知道详情,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所以他们费劲心思把参加了秘密行动刚刚归来的士兵甲请到酒楼来大吃一顿,好了解行动经过。

  士兵甲打了一个饱嗝,然后神气地道:“担任我们这次秘密行动的总指挥就是城主的心腹大将尔军泰将军,真正行动的目的可能也只有这家伙一人知晓,我们只不过是一个小兵,哪里知道自己要到哪儿去、干什么事?”

  士兵乙和士兵丙深有同感,认为士兵甲说出了大家共同的心事,又敬了士兵甲一杯酒。看得泰坦等人心中大骂,如果这家伙醉了,他们可没办法了解敌情啊。

  士兵甲接着道:“我们在尔军泰将军的率领下,来到了距离城堡百多里的那座高山那里,却发现原先的那座大山竟然因为山崩倒塌,露出一个峡谷的入口来,我们当然跟着尔军泰进入了那个峡谷。”

  士兵甲又打了一个酒嗝,接着道:“那个峡谷可真长啊,起码几千里,我也不知道走了几天几夜才走出来。”

  泰坦等人一听,知道这个酒鬼肯定开始说胡话了。那峡谷虽长,但是也绝对没有几千里那么长。

  “出了峡谷,尔军泰将军领着我们来到了一个小村子的附近,让我们准备开始进攻这个小村子。当时我们都很奇怪,这个小村子里都是普通人,杀他们似乎有些不人道。

  结果我们还没有开始进攻,小村子的那些木屋竟然燃起了大火,给我们造成了不少的麻烦。后来我们进攻的时候竟然发现这个村子里有不少本领高强的战士和修为相当高深的魔法师,将我们一下就击退了,不过后来因为我们人多,在战车的辅助下,这才将所有的人围困在一个大木屋旁边。”士兵甲道。

  士兵乙和士兵丙奇怪地问道:“不可能吧?魔法师就算是我们城也只有几十位,而且最厉害的也不过是中级魔法师啊!”

  士兵甲撇撇嘴,醉醺醺地道:“我骗你们,我就是绿毛乌龟!而后来发生的事情你们绝对做梦都想不到。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头凶猛无比的魔兽、一只在空中飞翔的火凤凰,还有一只大猩猩、一只仙鹤、一头大肥猪和三头传说中的巨龙,把我们几万步兵杀得落花流水,屁滚尿流,我有命在这里喝酒还真是幸运啊!”

  士兵乙和士兵丙同时一脚踢在士兵甲的屁股上,将他踢出酒楼,他咕噜一下滚到街道上,晕了过去,也不知道是摔晕还是醉晕的。

  士兵乙愤然道:“这个酒鬼根本就是把我们两人当白痴,来骗吃骗喝来的,什么魔兽啊、凤凰啊、巨龙啊,我想这个世界上肯定根本就没有这种生物!就算有,这些怪物也不可能会一起出现在战场上嘛!”

  士兵丙赞同地道:“以后我再也不相信这个醉鬼的话,吹牛吹出巨龙、魔兽还算了,竟然说什么‘大肥猪’都跑到战场上去了,还把几万步兵杀得落花流水,这种鬼话谁相信啊,别理他了,我们两个自己吃,别浪费了这一桌好酒好菜!”

  泰坦等人这才知道真正知道“世外仙境”秘密的恐怕只有城里的少数贵族,都宽慰不少。

  泰坦将伙计叫过来,给了伙计一枚银龙币,让伙计介绍一下这个城市的具体情况。

  那伙计看到银龙币,芝麻大小的眼睛瞬间放出异样的光彩,他接过泰坦手中的银龙币,生怕泰坦反悔似的赶紧开始给泰坦等人介绍这座城市。

  “我们这座城市名字叫做天机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小人我也不清楚,反正几千年来都是这么叫的。由于我们天机城地处偏远的西陲,相对来说比较贫困荒凉,因此整个城市的人大半收入只能维持基本生活。我们城不属于大陆上的任何一个王国,因为即使是快马到距离我们最近的西成王国边境的驿站也要一个月以上,加上我们这里没有什么油水捞,也就没有哪个王国想侵略占领我们城。”

  泰坦奇怪地问道:“既然你们城没有什么敌人来犯,为何城墙上有如此之多的卫兵在巡逻?”

  伙计笑了笑,答道:“大爷你有所不知,那些并非本城的卫兵,而是城主花巨资从远方请来的拥有十万兵力的超大佣兵团,名字叫做‘龙卷风佣兵团’,我们城人口一共才一百多万,本来兵力只有三万不到,但是最近城主突然大力征兵,所以现在城中自己的兵力也有将近十万之多,旁边那两位军大爷就是本城自己的兵。”

  泰坦道:“原来这样,你们城主如何称呼啊?为人如何?”

  伙计悄悄道:“提到我们城主啊,我们底下的平民就有气。这家伙整天就知道享乐和压榨我们的血汗钱,连他手下的那些仆人也狗仗人势地经常欺负我们贫苦百姓。哦,城主的名字叫做莫尼斯,不过他喜欢别人叫他莫法师。另外他有个漂亮女儿叫叮当,虽然人长得如同天仙一般美丽,但是心却比她老子还狠毒,经常将伺候她的下人折磨至死,而我们老百姓现在是看到她就跑,要是给她逮着了,不死也得脱层皮。”

  “难道你们城主是个本领高强的魔法师?”哈里问道。

  “当然不是,不过他会一些小玩意,比如‘照明术’。”伙计答道。

  泰坦对伙计摇了摇手,示意没他的事了,“都回房休息吧,明天再好好打听一下城里的情况。”

  于是众人都散去,各自回房间睡觉。但布尔和欧西丁却辗转反复,无法入睡,都想着那位城主的千金是如何一副千娇百媚的模样,他们两人当然不知道,今天被老大泰坦整得很惨的那辆马车中坐着的就是他们此刻所想的人。

  布尔躺在柔软的床上,怀里抱着毛茸茸的小白兔酷宝宝,无意识地将小白兔酷宝宝浑身摸了个遍,直摸得以无耻著称的酷宝宝也浑身起了一圈鸡皮疙瘩。

  长夜漫漫,天机城中,布尔和欧西丁所想的人——美少女叮当,同样无法入睡,也许是因为白天自己在无数路人面前出了下丑吧!在叮当的意识中,自己永远是最迷人,也是最高贵的。

  

第十五章 宠物军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