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兵凶战危

    在泰坦等人到达大陆南部矮人之丘时,哈沙克此刻却率领着八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朝华亲王所在的天幸城杀来,而哈沙克则身处有五万兵力的先锋军野狼军团中,后方的主力军团距离哈沙克所在的先锋军团尚有三日行程。

  由于距离天幸城越来越近,哈沙克指挥的先锋军团的行军速度却日渐放慢,因为哈沙克很清楚,想以目前手头的五万兵力去攻打最坚固的天幸城,无异于蜻蜓撼石,只会徒增自己军团的死伤人数,不会取得任何战果。

  哈沙克这日正身处帅营大帐和他的亲信‘死亡之手’的成员商量进攻天幸城的大计,突然听到有传讯兵来报:“驸马爷,前方出现敌人,兵力约为二万人,请驸马爷定夺。”

  哈沙克闻讯后,立即离开大帐,和‘死亡之手’来到营地的最前方查看敌情。

  哈沙克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二万人绝对是敌人的先锋部队,估计是前来阻截自己这支平乱大军的,而且这支部队虽然人数少,但却是自己指挥的先锋部队的克星,因为自己这五万先锋军几乎都是清一色的轻骑兵,而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居然是有着极大冲击力及破坏力的重骑兵。

  不过让哈沙克庆幸的是自己有先见之明,行军速度相当缓慢,与后方大军的距离已经拉得很近,估计不到一日半,后方的攻城大军就可以与自己会合。而且自己在营地周围布下了许多拌马绳,及挖了无数陷阱,如果对方冒险来攻,自己反而可以拣个大便宜。

  率领华亲王的先锋军的正是不得意的尔军泰及斯长风二人。虽然他们二人感到华亲王是把他们二人送向了一条死路,但为了生存,还是决定和荣大帝派来的平乱大军好好较量一番。

  二人想起华亲王如此对待自己,要他们以二万兵力阻止几乎有百万兵力的平乱大军三日以上,就恨得咬牙,不过唯一让他们值得安慰的就是,这二万重骑兵的确是一支精锐部队,也让他们二人有了点与平乱大军抗衡的本钱。

  尔军泰和斯长风和几个身边的参将一商量,决定暂时不进攻近在咫尺的敌人营地,因为十之八九有陷阱或者埋伏,而且己方兵力上处于劣势,决定兵分两路,一路继续与敌人对峙,另一路抄敌人后方,看是否有粮草及辎重等运输队可以偷袭。

  哈沙克远远的看到敌军突然兵分出一路,不知去向,就猜到对方是想袭击自己的粮草运输队,不禁暗笑道:自己最看重的就是粮草的运输,每次都派了十万的兵力保护粮草,怎么可能让你们得逞。

  不过哈沙克当然不会因为小小的二万重骑兵就被阻挡在此,静待援兵,相反,他还要以五万轻骑兵战胜以往战场上自己的天敌,重骑兵,创造战争史上的奇迹。

  与哈沙克营地对峙的一万重骑兵是由斯长风率领,见到对方成了缩头乌龟,不出来应战便下令让一半士兵下马休息,一半士兵继续提高警惕,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五千士兵刚刚下马,拖掉沉重的盔甲,还没打个盹就发现对方营地营门大开,无数骑兵狂涌而出,向己方杀来。见此情况,也没待斯长风下令,就乖乖的再次跨上战马,重新披上重盔甲,准备上阵杀敌。

  斯长风也紧张的望着对方那接近二万兵力的轻骑兵,但很快发现这群骑兵竟然根本没有向自己这方冲来,反而围绕着他们的营地饶了半个圈又从营地后门回去了,把斯长风气了个半死,暗骂敌人的将官,胆小如鼠。

  就这样反反复复把斯长风的这一万重骑兵折腾来折腾去,却一战未打。最苦的就是那些重骑兵,一会下马,一会上马,一会穿重盔甲,一会拖重盔甲。而身为指挥官的斯长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不断重复的简单动作对重骑兵的体力的消耗也是相当大的。

  斯长风的用兵简直可以用死板来形容,他竟然担心尔军泰的的一万重骑兵会和他分散,造成被敌人的各个击破,所以坚持在敌人营地前方等待尔军泰的归来。但哈沙克的部队到了晚上可以安然入睡,而斯长风的重骑兵却不能也不敢入睡。

  黎明终于到来,斯长风从没想到过夜晚会如此漫长,再看看周围的士兵,各个都一副疲态,哪里还有昨日如虹的气势。不过让斯长风唯一感到安慰的就是尔军泰的一万重骑兵归来了,而且兵力上似乎没有减少。

  尔军泰来到斯长风身边,骂道:“我昨日抄到了敌人营地的后方,根本没发现什么粮草辎重运送队,却发现了敌人一万轻骑兵,我当然就想杀个痛快,结果那群家伙真是没胆,没命的跑,我追了一夜都没追到,只好回来了。”

  斯长风突然感到有些不妥,但又说不上来,他知道轻骑兵如果不与重骑兵正面抗衡而逃跑的话,重骑兵显然是无法追上轻骑兵的。因为重骑兵不但马上的士兵身穿重盔甲,而且连马都被钢制的重甲包裹,虽然攻击和防御超强,却不如轻骑兵的敏捷快速灵活。

  哈沙克此刻却在犒劳二万辛苦了一天和一夜的轻骑兵,而且命令已经得到很好休息的另两万轻骑兵整装待发,准备迎战不远处的二万重骑兵。

  斯长风和尔军泰正在犹豫是否退兵,却发现敌人营地营门大开,轻骑兵如潮水般的涌出,迅速排成锥形战阵,开始推进。

  而且斯长风和尔军泰竟然发现眼前这群轻骑兵竟然连轻盔甲都没穿,只穿了一件布衣,速度快的惊人,转眼间就到了距离重骑兵的百步远的地方。

  还没等重骑兵出阵迎战,轻骑兵都同时从背后取出一把强弓,搭箭上弦,朝那些目瞪口呆的重骑兵射出。

  斯长风和尔军泰开始有些愕然,因为他们知道重骑兵对于弓箭的防御力很强,被射中头部要害的几率也是微乎其微,所以一时无法明白敌人的意图。

  箭如雨下,很多重骑兵虽然身体要害被保护的很好,但还是有少数骑兵被箭射伤。让众人恐惧的是,箭上显然喂有封喉的剧毒,只要被轻骑兵的弓箭擦伤点皮肉,也在短短几秒钟内七窍流血而死。

  恐慌在重骑兵中蔓延开来,但这支部队毕竟是由受过良好训练,久经杀场的士兵们组成,在斯长风和尔军泰的指挥下,终于稳住了军心,开始了反击。

  在远处观战的哈沙克看见敌人的重骑兵以雷霆之势扑向轻骑兵,卷起了阵阵黄沙,的确是威势惊人,更加感受到重骑兵正面交战可以轻易的将轻骑兵击溃,而且不损伤很多兵力,但哈沙克却更加清楚的看到重骑兵脸上的疲态,显然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

  哈沙克对身旁的传令官道:“避开重骑兵的攻击,从两侧逃逸!”

  斯长风和尔军泰发现来势汹汹的众多身穿布衣的轻骑兵竟然在重骑兵的推进下吓的屁滚尿流,从两侧逃跑,已经溃不成军,当然是心花怒放,于是二人也正好兵分两路,开始追击这二万轻骑兵。

  经过了将近三个小时的追击战,斯长风发现越来越不对劲,前头那些轻骑兵哪里有逃兵的样子,由于自己的部下一夜没睡,体力和精力都无法维持如此长时间的追击战,更加让斯长风气愤的是,那些跑在前头的轻骑兵,仗着速度比重骑兵快上很多,竟然不时掉过头来对斯长风等人挑衅,把斯长风当然是气了个半死,急怒下也顾不上这么多,下令全军追击。

  而每个人的体力和毅力都大相径庭,所以本来有着完整队列的重骑兵很快变成一盘散沙,稀稀拉拉,这里一群,那里一堆,混乱到了极点。

  尔军泰那边的情况也比斯长风这边好不了多少,一万重骑兵追击由一条长龙分成了五六截,首尾根本也无法兼顾。

  斯长风终于发现远处的轻骑兵停立在一个小山头,没有继续逃跑,大喜过望,下令全军突击,向小山头上的轻骑兵杀去。

  一万重骑兵在斯长风的命令下,也只好提起精神,三五成群的朝小山头上的轻骑兵杀去,不料异变发生了。

  山头上突然出现了一大队身裹重甲的骑兵,让斯长风大惊失色,斯长风做梦也没想到敌人的先锋部队竟然会有着重骑兵,而且斯长风还笨笨的不理解为何敌人的主帅开始不将这群重骑兵派出来和他正面作战。

  早已在此山头埋伏多时的五千重骑兵从山头冲下,以莫可抵御之势向斯长风那一万重骑兵杀去。

  由于地势上处于低势,斯长风一方的重骑兵根本无法发挥重骑兵可怕的冲击力来对抗从山头上如猛虎般冲下来的敌方的重骑兵,加上这一万重骑兵一夜未眠,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的追击战,更加是透支了他们的体力和精力,而且一万重骑兵对形四散,根本无法组织有效的抵抗。

  而哈沙克一方的重骑兵早一步就来到了小山头,以逸待劳,而且从山头上杀下来,势不可挡,不过几起几落,就击杀了千余敌人,其余敌人已经溃不成军,四散逃命了。

  斯长风眼见大势已去,心想保住老命要紧,还没来得及掉头逃跑,就被一人横枪立马拦住去路。

  斯长风一看对方的气势就知道不是等闲人物,于是道:“来者何人?”

  不料对方根本不答话,‘唰’就是一枪,直刺斯长风的心窝。

  斯长风毕竟乃龙卷风佣兵团的团长,虽然龙卷风佣兵团已经烟消云散,但斯长风的剑法却没有任何生疏。

  斯长风的长剑后发而先至,击中了枪身,将势大力沉的这突然袭来的一枪巧妙的卸往右方,且顺着枪身直划向对方胸口。

  “好,没想到叛军中还有你这等高手!”来人赞叹了斯长风剑法一句,但手下却丝毫不慢,双手灌入真气,长枪立即呈圆弧壮,自然而然的就将斯长风这一剑挡开。

  斯长风见到无法攻入来人的近处,限制长枪的自由施展,就知道自己这一战是凶多吉少。

  呈圆弧状的长枪突然反弹,而且枪头似乎长了眼睛一般,直向斯长风坐刺来。

  斯长风知道如果坐骑被击毙,那自己也只有等死的份,于是急忙挥剑拦截,却发现自己拦截的不过是眼前万千枪影的一个虚幻的枪头,心叫不妙。

  斯长风看到对方不住的对自己冷笑,于是低头一看,红色的枪头冒着寒光,正抵在自己的咽喉上,大惊下长剑落地,束手待擒。

  斯长风的军队几乎是被由山头冲下的重骑兵如割稻草般的击杀,直杀得那些一夜没睡的参与叛乱想发横财的士兵们鬼哭狼嚎,战争呈一面倒的局势,即使是战神下凡,也恐怕是无力回天。

  几个小时后,在哈沙克的帅帐中,斯长风和他的难兄难弟尔军泰又见面了,唯一不同的是,几个小时前他们二人还是二万重骑兵的统领,而如今都已经五花大绑,成了阶下囚。

  斯长风和尔军泰交换了一下眼神,发现一直背对着他们的敌军的大帅背影有些熟悉,但又一时想不起在哪见过,但二人肯定这如崇山峻岭般高大,站立如一竿笔直的标枪的背影,绝对不是普通人。

  “好久不见,二位,我也没想到会和你们二人在如此情形下见面!”此人终于转过身来。

  斯长风和尔军泰一看,一个戴着魔鬼图象的白银面具的年轻人,惊叫道:“哈沙克!”

  斯长风和尔军泰终于知道为何自己会败的如此之惨,输在如此一个天才人物手里也不算非常丢脸。

  哈沙克沉声道:“你们可知道参与叛乱,那可是死罪!”

  斯长风把心一横,怒道:“富贵险中求,既然都被你抓了,要杀要剐随你便了。”

  “哦,没想到堂堂龙卷风佣兵团团长斯长风还是如此一个硬汉,那么当初你怎么会丢下你的十万佣兵而仓皇从天机城逃出!”哈沙克的凌厉眼神从魔鬼头像的双孔中射出,仿佛射入了斯长风的心腑。

  斯长风没想到哈沙克竟然如此了解自己的过去,大感奇怪,因为他不过是和哈沙克在几次宴会中有过一面之缘,而哈沙克对自己过去的了解显然下了一番周密的调查。

  斯长风发现此时已经被哈沙克揭穿身份,也就没有继续装硬汉,小声道:“哈沙克,你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不过是想从你们二人身上得到点情报,就这么简单。”哈沙克笑道。

  斯长风道:“我们能知道什么情况,天幸城对你来说还不是你的囊中之物,我怕我们也帮不上你什么忙。”

  尔军泰也在一旁拼命点头,称‘是’。

  哈沙克没有说话,不住的冷笑,向二人走去。

  几秒钟后守卫在帅帐的卫兵就听见从帐里发出两声凄厉的惨叫,随后就没有任何声息,都大感古怪,猜测主帅已经将两位重要敌军将领就地处决了。

  半小时后,斯长风和尔军泰二人悠悠醒转,回想起刚才那种痛苦不禁头冒冷汗,看着近在咫尺的哈沙克说不出一句话来。

  哈沙克道:“莫非你们二人还想再尝试一次‘万流归心’的味道?而且只要你们把你们知道的都告诉我,我会考虑让你们加入我这一方,你们不但可以保住性命,而且还有机会继续追求你们向往的荣华富贵。”

  斯长风和尔军泰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立即答应了,开始回答哈沙克给他们提出的问题,异常合作。

  

第二十七章 兵凶战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