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 魔怪之湖

    魔怪之湖位于海拔千米的结米尔高原之上。由于这里地势极高,天气严寒,一年四季都罕有人迹。

  而此刻魔怪之湖的湖畔却多了几十座御寒的帐篷,上百人在湖边一次又一次的搜索着什么,遇到后用敌视的眼神互相对视着,却没有人敢抢先生起事端,大大出手。

  这种微妙的和平状况终于被打破,因为布尔来了。

  布尔、星云莹、可比鲁及萧潇四人奔波千里,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了魔怪之湖。

  星云莹和可比鲁一切到还好,而怕苦怕累的布尔及养尊处优的萧潇则是吃够了苦头。布尔微微凸起的小肚子已经凹陷下去,而萧潇原本略为丰满的身材变得无比苗条。

  布尔等四人终于看到了这传说中可怕无比的魔怪之湖,却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金色的阳光照在碧蓝色微起涟漪的湖面上,将湖畔的挺拔的高山印在湖面之上,五光十色,让人疑是仙境。

  数百只白色的沙鸥发出阵阵清脆悦耳的鸣叫声,不时在湖面上空掠过或者盘旋,成为这碧蓝色的魔怪之湖又一道靓丽的风景。

  即使相隔较远,也能看清楚湖中有数量惊人并且种类繁多的鱼群,它们游过的地方都带起了小小的旋涡或者波浪,许多鱼儿跳出水面,不断的溅起白色的水花,仿佛一朵朵在碧蓝大地上盛开的白色莲花,煞是好看。

  就在星云莹、可比鲁及萧潇忘记了身心的疲惫,尽情的欣赏着这世间难得一见的美不胜收的奇景。就在星云莹三人心旷神怡之际,一阵震耳欲聋的呼噜声却将三人的平静舒爽的心情破坏殆尽。

  只见布尔整个人呈一个大字形,肚子上下鼓动着,嘴巴如青蛙般的一张一合,发出阵阵让人的心烦意乱的震天呼噜声。

  其他那些前来寻宝的人们也被布尔这死猪般的睡相所吸引,纷纷走过来前来观看这位‘以天为被,以地为席’的酷爱睡觉的男子究竟是如何一副尊容。

  星云莹三人大感脸上无光,深以有布尔这种同伴为耻。此刻想要与死猪般的布尔划清界线是为时已晚,三人站在布尔身旁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无比尴尬。

  其他围观的武者及魔法师都用奇异的眼神打量着星云莹等人,其中停留时间最长的自然是星云莹这位美绝天下的妖精族美女及萧潇这位千中无一的美女。

  矮人战士虽然极少在人族各国出现,但众人显然对可比鲁这位四肢发达的战士没有丝毫兴趣,至于躺在地上呼噜震天的布尔,众人不过略微瞧了几眼便将视线移开。

  如果不是众人互相顾忌,恐怕一些好色之徒已经朝星云莹及萧潇这两位娇滴滴的大美人扑了过去。

  即使众人用互相猜疑的眼神到处乱瞟,没敢轻举妄动,但一些穷凶极恶之人已经蠢蠢欲动,无法按捺住包天的色胆。

  毕竟得到如此一个美丽无双的妖精美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绝对不逊色于得到战神铠甲中的一个分件。

  同样都是男人心中的一个梦。

  众人显然没把星云莹等三人放在眼里,已经开始旁若无人的大声议论如何分配这两位大美女。

  一些正义感比较强的人,也不想为了陌生的两位美女,就与其他人大动干戈,只好隐忍不发,继续寻找战神铠甲。

  围观的众人中以一个独眼的武者最为凶悍,那只铜铃般的大眼不时发出慑人的寒芒,口中低声喃喃着,不时的上下打量着星云莹与萧潇二人。

  也许是众人的喧嚣声太大,也许是布尔睡得还不够死,布尔终于从睡梦中醒来。

  布尔翻身站起,这才发现自己身旁多了许多奇装异服的人,大感诧异,于是道:“嘿,你们是不是前来欢迎我这个大名鼎鼎的为来圣骑士布尔的呀?”

  围观的人们自然不会理会布尔的白痴言语,继续目不转睛的死盯着星云莹和萧潇,饱餐秀色。

  虽然布尔有些后知后觉,但见众人色迷迷的注视着星云莹和萧潇,也能猜到这些人都不怀好意。

  布尔正准备发话,赶走这群好色的武者及魔法师们,那位满面杀气的独眼龙突然大声喝道:“不相干的人赶快给我滚,这两个小妞是大爷我的了。”

  可比鲁将天青色的矮人战斧横在胸前,挡在独眼龙的面前,丝毫不惧独眼龙的凶悍之态。

  眼见眼前这个矮人战士如此粗壮有力,独眼龙也不敢怠慢,准备聚集全身功力,一举将矮人战士可比鲁击倒,夺得美人归。

  不料独眼龙身旁的布尔却偷偷的拔出腰间的金色大剑,无声无息的朝独眼龙的腹部刺去。

  这一剑没有带起任何风声,并且独眼龙也没想到刚才睡的和死猪一样的白痴竟然如此卑鄙,偷袭他,所以独眼龙只感觉到腹部一阵剧烈的疼痛,低头一看,一把金光闪闪的大剑已经插入自己的小腹,顿时觉得头晕目眩,最后一眼看见的是布尔那贼贼的笑。

  独眼龙本是一个土匪头子,此次前来自然带了众多兄弟。

  那几十个土匪见老大倒下,便大吼着朝布尔扑去。

  这些土匪不过是略晓武艺,哪里是布尔的对手。布尔的金色大剑上下飞舞,转眼间这群声势汹汹的土匪都中剑倒地,失去了战斗力。

  其他围观的人们都没想到刚才躺在地上鼾声震天的家伙剑法如此玄妙,眨眼工夫将几十个大汉放倒,心中都叹道‘人不可貌相’。

  但布尔却太过嚣张,以为能凭借着他一己之力,击败所有在场的寻宝的武者和魔法师。

  “你们这些围观的人看什么看,没见过我使出的这种盖世剑法,该不是想磕头拜我为师吧。如果不想拜师的,赶快给我滚远点,别让我见到你们!”布尔大声嚷道,气焰极其嚣张,不可一世。

  这番话自然惹恼了其他众多的寻宝人,一些武者握紧了手中的兵器,虎视眈眈的盯着布尔,一些魔法师已经开始冥想,准备让布尔吃吃苦头。

  布尔以为众人都被自己的神勇无敌给震撼住了,于是得意的对身旁的星云莹、可比鲁及萧潇三人摇了摇手,示意有他在,什么都不用担心。

  让布尔奇怪的是,星云莹等三人往后不断退缩,似乎要和自己保持一段比较安全的距离,让布尔大感费解,茫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众的之矢,即将大祸临头。

  终于,布尔听见了一些比较熟悉的语句。

  “火焰之神,允许我借用您的力量,给眼前这个狂妄之人一点教训,陨石天降……”

  “以我之名义,水元素聚集成至阴至寒的冰锥球,发射出去,横扫前方一切生灵……”

  ……

  这些似乎都是魔法咒语啊,布尔心道。

  直到铺天盖地的各系中高级魔法朝布尔袭来,后知后觉的布尔才意识到自己成为那些魔法师的攻击目标。

  布尔虽然想逃,但为时已晚,只能抱头缩成一团,犹如乌龟般的匍匐在地,希望一定程度上能够减少被魔法打击受到的创伤。

  魔法过后,布尔仗着身穿的金环锁子甲‘烈日’及护体真气的保护,总算没有立毙当场,不过焦头烂额,浑身僵硬却是难免。

  布尔松了一口气,刚想从地上爬起来,抬头间却猛然发现眼前尽是一片刀光剑影。

  慌忙之下,布尔不得不使出保命的绝招,一式‘懒驴打滚’,躲过了杀身之祸。

  但布尔由于被无数的冰弹击中,身体根本无法回复到平时的敏捷度,见身后那群武者依然在屁股后穷追不舍,吓的连声大叫:“可比鲁,救我!”

  可比鲁一直将布尔当作大哥看待,见布尔高声求救,自然挺身而出。

  一时间魔怪之湖的湖畔青光大作,并不时响起矮人的怒吼声。

  可比鲁将手中的天青色矮人战斧舞得是密不透风,硬是挡住了众人的十八般兵器,让布尔安全的逃离到星云莹和萧潇的身旁。

  可比鲁虽然神勇无比,但毕竟围攻他的那群武者中有剑术出众的大剑士,加上对方人多势众,双拳难敌四手,可比鲁渐呈不支状态,被众人的攻势逼的是连连后退,眼见就要伤在那群人的剑下。

  忽然间,魔怪之湖中心的湖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且不时从湖底传来阵阵闷雷声。

  开始在湖面上空盘旋的沙鸥早已经不见踪影,慌乱的鱼儿都跳出水面,似乎想离开这个美丽而又平静的魔怪之湖。

  众人都呆住了,显然被眼前的异相给震住了,不知所措的呆在原地,看着魔怪之湖中央那个巨大的旋涡。

  接着众人觉得脚下的大地在轻微的震动着,似乎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

  几分钟过后,湖面的旋涡不见了,人们也能感觉到地面再没有震动的迹象。

  就在众人迷惑之际,整个魔怪之湖掀起了滔天巨浪,一个巨大的水底怪兽出现在魔怪之湖的中央。

  远远看去,体型巨大的怪兽象是魔怪之湖中心的一座小岛。

  由于怪兽的身躯大部分都还没在水里,众人看不真切,但怪兽双眼中发出的幽绿的光芒让人一接触到就心中发毛,不寒而栗。

  怪兽发出一声无比怪异的吼叫声,这声怪叫似乎很象那种饥饿了许多天的野兽看见了肥美的食物时发出的叫声,并且飞速朝湖畔方向移来。

  怪兽的这声吼叫响彻云霄,但也惊醒了发呆的众人。

  魔法师飞快的退到后方,开始吟唱攻击魔法咒语,但如此可怕的怪兽给了这些魔法师巨大的心理压力,平时熟的不能再熟的魔法咒语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念错,魔法师所穿的法师袍都被冷汗给侵透。

  那些武者眼见这只闻所未闻的可怕怪兽不断接近自己,也情不自禁的往后慢慢退却,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

  怪兽终于爬上岸,真面目显现在众人的面前。

  怪兽通体雪白,外形酷似犬类,并且它的身体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异香。

  巨大的阴影瞬间将所有人笼罩,那股可怕的压力给人一种窒息感。

  但出乎那些魔法师及武者们的意料,有一个人勇敢的站在了所有人的前方,独自面对着这头可怕的怪兽。

  他不是别人,正是布尔。

  布尔其实心里也很害怕眼前这头大怪兽,但为在心上人星云莹面前充一次好汉,也只能硬着头皮站在最前方。

  但布尔表现的还是算相当镇定,毕竟他见过的一些怪物比眼前的怪兽要可怕的多,比如巨龙、九头蛇、异空间生物吞噬者,甚至他的宠物小白兔酷宝宝的变身超级无敌毛毛虫。

  后方的那些武者和魔法师们迷惑了,不知道布尔到底是勇士还是白痴。

  布尔发现眼前的怪兽并没有其他凶猛怪兽那种结实的肌肤,也没有披上厚厚的鳞甲,而且白白嫩嫩,顿时高兴的大叫道:“大家别担心,这头怪兽白白胖胖,绝对不会是食肉动物,我估计它是大陆上为数不多的大型食草动物!”

  就在此刻,怪兽对着布尔张开了大口,露出了森白可怖的巨大利牙,仿佛在讥笑布尔的无知。

  众人终于明白,布尔百分百的是个白痴,和勇士这个身份根本不搭边。

  布尔看着泛着寒光的怪兽的利牙,知道眼前的怪兽绝对是食肉动物,而且还是最凶猛的几乎已经灭绝的食肉动物。

  说时迟那时快,怪兽前足以雷霆之势朝布尔踏来,似要一脚将布尔踩成肉泥。

  布尔虽然为人有些白痴,但脚下的步法确是疾快,身体往右一躲,避过怪兽这突发的攻击。

  想到自己最爱的女人星云莹就在一旁注视着自己与怪兽的搏斗,布尔不由得热血沸腾,不顾生死的挥剑朝怪兽的腹部冲去。

  布尔如此不知死活的与怪兽硬碰硬,星云莹等人看了当然是叹息摇头,甚至闭上双目,不忍见布尔立毙当场。

  一个声音突然在布尔的耳边响起:“笨蛋,这么急着送死啊,这头怪兽不是你能够应付的,我感觉有神族的高手在附近,实力不俗,你应该引神族高手出来,让他和怪兽火拼一场,你再出来收拾残局,这样才可能夺取到战神铠甲。”

  布尔低头一看,见小白兔酷宝宝从自己身穿的长袍内钻出,对着自己贼贼的笑着。

  布尔心想也是,酷宝宝才智高绝,他这么说定有他的道理。

  于是布尔脚下用劲,一个急刹车,掉头就朝远处跑。

  众人本来还有些佩服布尔的大无畏精神,此刻突见布尔败逃,狼狈无比,不由得愕然,心中暗骂布尔是个临阵脱逃的懦夫。

  本来怪兽还有些惊讶眼前这个小小的人类的大胆,此刻见布尔突然落荒而逃,愣了半晌后便朝布尔追去。

  由于布尔逃去的方向是那些武者和魔法师所在的方向,怪兽这么一逼近,后方的神经高度紧张的魔法师立即对怪兽发起了魔法攻势。

  漫天的火球、风刃、冰弹、土锥霎时将怪兽笼罩,让所有人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是怪兽见到铺天盖地的魔法朝它袭来时却作了一个人性化的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似乎不屑一顾。

  大火球击在怪兽身上是火星四溅,冰弹打在怪兽身上是冰屑纷飞,风刃砍中怪兽的身体如泥牛入海,消失不见……

  怪兽闭上双目,仿佛在尽情的享受这些攻击魔法带给他的舒爽感觉,而布尔回头看了看怪兽那陶醉的模样,甚至认为这些魔法给怪兽的感觉无异于另一头怪兽给这头怪兽在做全身按摩。

  魔法过后,众魔法师傻了眼,如此之多的中高级魔法竟然没在怪兽那白白嫩嫩的皮肤上留下一点痕迹,实在是难以置信。

  怪兽终于张开了双眼,幽绿色异芒从双眼中射出,让在场的人都觉得气温急剧下降,心跳急剧上升。

  ‘嗷’,怪兽发出一声惊云碎石的咆哮声,朝前列的武者冲去。

  武者们都面色苍白,双腿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动。

  怪兽还未扑到,但行动时产生的巨大气流已先至。

  这股气流如台风一般,威力实在惊人,将一些马步不稳的武者吹的是东倒西歪,站立不稳。

  一些定力胆量惊人的武者自然没有被眼前的怪兽吓倒,都死死盯着怪兽的双目,因为凭他们多年的经验来说,任何生物的眼睛都是异常脆弱,不堪一击,这只怪兽恐怕也不例外。

  身手矫捷的武者们都在等待,等待一个机会,那就是怪兽妄图咬死他们的时候,那便是反击的最佳时机。

  一些配合默契的武者甚至已经分别从左右两侧朝怪兽包抄过去,的确是艺高人胆大。

  而此刻,众人最看不起的布尔又在忙着什么呢?

  布尔将星云莹、萧潇及可比鲁强行带到远处的一个小土包后面隐藏起来,虽然星云莹三人大为不解但还是和布尔一起蹲在小土包后,观看这场百年难得一见的人怪大战。

  星云莹不听的责骂布尔胆小怕死,但布尔一点没生气,反而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口中喃喃道:“成大事者,绝对不是冲在最前列的好狠斗勇之徒,而是坐山观虎斗之人,哈哈!”

  可比鲁等人还以为布尔的意思是让那些魔法师及武者与怪兽斗个两败俱伤后,自己等人再出去收拾残局,绝对没想到布尔通过小白兔酷宝宝已经知道,神族的人就在附近,也在密切留意着湖畔的一切变化,随时可能出手。

  怪兽似乎如那些武者所愿,大头前倾,朝其中一人噬来。

  众武者心中大喜,以为这头怪兽的智慧和一头笨猪没什么区别,纷纷抢身而上,有的腾空而起,有的飞奔而去,众人手中的兵器的目标惊人的一致,都是怪兽那幽绿色两只眼睛。

  异变突生。

  怪兽缩头急转,迎向众武者的不在是头部,而是一只巨大无比的长尾。

  怪兽的尾巴粗如水桶,犹如一条千年百蛇,以横扫千军之势击向众武者。

  这一变化实在来的太快,众武者根本来不及躲闪,纷纷被怪兽的尾巴扫中,滚落到远方。

  武者们重重的摔在地上,想爬起来,但挣扎了几下,大多都一命呜呼,惨死在怪兽的这可怕的一击上。

  幸存的武者们呆若木鸡,再不敢轻举妄动,惟恐惹来怪兽的再次攻击。

  怪兽阴冷的眼光从武者及魔法师们面上扫过,犹如刀削,让众人心生寒意,感觉到自己已经成为砧板上的鱼肉,只能任怪兽宰割。

  怪兽终于迈出了一大步,众人可以感觉到脸颊滑落的冷汗,第一次感觉距离死亡如此之近。

  但修为较高,意志坚定的武者及魔法师们当然不会坐以待毙。

  武者们握紧了手中的武器,虽然心中明白自己这点杀伤力根本不可能威胁到怪兽;魔法师们开始了冥想,虽然他们也知道自己发出的魔法对怪兽来说无异于抓痒。

  但即使有一线生机,他们依旧没有放弃。

  见此情况,星云莹等人几乎按捺不住要前去帮忙,但硬是被布尔给狠狠拽住,让他们三人稍安毋躁,静观其变。

  怪兽似乎有意折磨众人,过了好半晌后才又跨出一步。

  这一步似乎踩在众人的心窝上,感觉死神距离自己又近了不少。

  突然,怪兽停止了前进,发出可怕的怪叫声,望向远处。

  一个浑厚的声音突然在空间中回荡。

  “看来这头怪兽也并非易与之辈,能够觉察到我们的存在,哈哈!”

  二十一道人影以闪电般的速度从远处飞掠到魔鬼之湖的湖畔,傲然站立在怪兽面前。

  这种鬼魅般的超速度,让武者和魔法师们都震惊不已,而当他们看到其中的十九名武士身穿黄金战甲,手持黄金宝剑,更是惊诧莫名。

  难道,眼前这些威武不凡的战士就是神族的黄金战士?

  武者和魔法师们暂时都忘记了怪兽的可怕,满脸疑惑,开始猜测这些身手惊人的战士们的来历。

  领头的一名战士,比其他十八个战士高出一头,而且身材也更见雄伟,一头金色披肩的长发,剑眉星目,嘴角总是带着一丝自信的浅笑。

  如此威武潇洒的人物,简直是万中无一。他身穿的金色盔甲反射着太阳的光芒,一时间仿佛整个人都与金光合为一体,直看得众人目眩神迷,让人疑是战神下凡。

  这群人的出现让躲在小山包后的布尔等人也大感意外,其中的布尔更加是气恼无比,因为他清楚的看见星云莹嫩脸通红,美目流情,死死的盯着那位最高大威猛的黄金战士。

  如果不是看到对方人多势众,妒火中烧的布尔恐怕已经扑了出去,要活活掐死那位让他也嫉妒不已的黄金战士。

  这突然出现的二十一人正是神官王国的至尊王至尊宝、护国大将军轩辕血、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及十八位黄金战士。

  “轩辕血将军,你看你能不能独自收拾眼前这头怪兽?”西达法对身旁的轩辕血道。

  “我虽然自负,但这头怪兽长居在这魔怪之湖不知多少年,无数人族高手死在它的手上,我估计我与它对敌仅能自保。”轩辕血正色回答道。

  “至尊王,你看呢?”西达法又对身旁年少的至尊王道。

  “虽然我自小习武,但实力与你神族第一战将相比那是天壤之别,即使和轩辕血将军相比,也有相当一段距离,我可是深有自知之明的。”至尊王回答道。

  “你们二人都能正确的评估敌人和自我的实力,这非常不错。因为这是成为一个绝世高手的必要条件。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二人,如果没有和我前来的其他十八位黄金战士相助,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西达法沉声道。

  轩辕血和至尊王也吃了一惊,没想到眼前这头怪兽竟然有着不输于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的可怕实力。

  见轩辕血和至尊王神色有些不大相信,西达法继续说道:“据我所知,龙之大陆上生存了许多种实力非常可怕的生物,它们都拥有悠长的生命及强横无比的肉体,并且它们的攻击还附带着许多可怕的效果,如眩晕、麻痹等等。而我们眼前的这头看似白白嫩嫩的怪兽,实际上却是非常可怕的一种几乎已经灭绝的生物。我们神族称它为白水龙!”

  “那个轩辕血将军越看越眼熟,好象在哪儿见过。”布尔小声的说道。

  “笨蛋,他不就是那个沙盗头子,我们没杀死的漏网之鱼!”星云莹觉得布尔实在是蠢的出奇。

  “哦,原来是他。没想到他现在当了大将军,不过和沙盗头子混在一起的能有什么好人,领头的那个战士我看也不是什么好货色!”布尔终于拐弯抹角的表明了他的观点,因为他知道光看外形,他布尔与那名神族战将相差的太远。

  “是吗?我看你是嫉妒人家的英俊潇洒,气宇轩昂吧。”星云莹对布尔讥笑道。

  “我会嫉妒他?我虽然不帅,但也是一表人才,况且太帅的人一般都是花心大萝卜,和杀人不眨眼的沙盗头子在一起的能是什么好人!”布尔冷哼了一声。

  “你也叫一表人才?年纪不大,肚子到是挺大,根本不象个练武的人。况且那个轩辕血的强盗难道不能弃暗投明,重新做人啊!”星云莹反驳道。

  布尔奸笑道:“这么说,他们是正义的一方,我们是邪恶的一方。那你怎么还不投靠他们去,嘿嘿。”

  星云莹支吾了半天才说道:“这无所谓正义与邪恶,我和那位西达法的武士分属两个不同的阵营,这叫各为其主,懂吗?”

  布尔没想到星云莹叫那名武士的名字叫的这么亲热,而称呼自己经常是‘白痴,臭猪、笨蛋’这些名词,顿时火冒三丈,怒道:“我的公主,你别做梦了,我告诉你,他们那些身穿金甲的战士就是神族中的黄金战士,领头的是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但他在神族名声很不好,经常勾引黄花闺女及良家妇女,甚至七八十岁的老太婆也不放过,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衣冠禽兽,你可别上当啊。”

  布尔说的如此夸张,星云莹当然知道布尔不过是嫉妒人家而胡说八道,但还是道:“人家还有勾引女孩子的本钱,你嘛,连勾引老太婆的本钱都没有。”

  布尔被星云莹这番话气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脸红的如猪肝一样,大声道:“但另外那两人则是当今神官王国的至尊王和大将军,和我们的泰坦帝国是绝对的死敌,况且神官之殿屡次加害我们的帝后梦可雅,我们和他们的关系可以说是不共戴天。”

  星云莹这才知道这群人的真正来历,一时也没话好说,毕竟神官之殿加害梦可雅的事她也知晓的一清二楚。

  布尔这大声的说话自然暴露他们的行踪,包括西达法在内的众人都朝布尔所在的小山包方向望来。

  见无法继续躲藏,布尔等人只好现身站出来。

  其中布尔还非常友好的对西达法一众人摇手示意,如一只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我刚才似乎听到某个人说和我们一行人有不共戴天之仇啊。”西达法目光如刀,从布尔面上扫过。

  布尔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结结巴巴的道:“纯属误会,我们不过是碰巧路过。”

  西达法用鄙夷的眼神打量了布尔一阵,便没再理会布尔。

  随后西达法发现布尔四人中竟然有一个美艳无比的妖精女子,不由得仔细的上下打量星云莹。

  星云莹见西达法如此直视自己,觉得心头似乎有头小鹿在乱撞,害羞的躲在萧潇的身后。

  白水龙乃是高智慧的生物,一直没有发动攻击就是因为摸不清眼前这气势惊人的西达法的实力,此刻见他终于有些分神,自然发动了雷霆攻势。

  一道暗灰色的水箭从白水龙口中射出,直袭向西达法。

  西达法虽然看似有些漫不经心,实则将精神早已牢牢锁定白水龙。白水龙的任何异动,哪怕一个微小的动作都逃不过西达法的灵觉。

  西达法知道这道暗灰色的水箭可能有强烈的毒性,也不敢怠慢,但双脚依旧没有移动,上身往后一仰,呈拱桥状,恰好闪过这道水箭。

  众人没想到西达法如此一条大汉,竟然也有如此柔功,心中自是叹服。

  只有布尔神情颇为不屑,而布尔身旁的星云莹则是高兴的险些鼓起掌来。

  看着星云莹似乎一见钟情的爱上了那个神族战将,布尔不禁气苦,黯然神伤。

  “是不是见到星云莹有些中意那个神族战将,吃醋呢?哈哈,别担心,待会我帮你对付他们,让你在众人面前大显神威,这样星云莹也许会回心转意。”小白兔酷宝宝的声音在布尔的耳边响起。

  布尔连连点头,感激的用手轻轻的抚mo酷宝宝那柔顺的兔子毛。布尔突然之间的大献殷勤让酷宝宝也有些受宠若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酷宝宝和布尔悄悄的商议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夺取最后胜利的时候,西达法与白水龙的战况却愈演愈烈。

  白水龙见突袭未成,再无任何留手,庞大的身体竟然飞速前进,朝西达法逼来。

  西达法对身后的十八位黄金战士道:“布黄金战阵!”

  十八位黄金战士调整位置,全体呈半月形,以众星托月之势将西达法护在中心位置,静待白水龙的到来。

  白水龙虽然身体庞大,但动作却丝毫不慢。几乎是弹指一挥间就奔到黄金战士们的面前,双足击出,直指西达法。

  “出剑!”西达法喝道。

  西达法下命令的同时,身形一晃,往后方退去。

  原来西达法所在的位置上多出了十八把闪着寒光的金色大剑,直迎向白水龙的双足。

  白水龙不知道这十八位黄金战士的实力如何,但见这十八把黄金宝剑似乎锋利之极,只好缩足。

  十八名黄金战士得势不饶人,飞身抢攻。

  不料却正中白水龙下怀。

  原本回缩的双足再次击出,但和先前不同的是白水龙双足上突然伸展出长约一米的白色利爪。

  这一突变自是所有黄金战士都没预料到的,但飞到半空中的他们根本无法变招,眼看就有人要伤在白水龙这突然伸出的白色利爪之下。

  天地间突然一亮,一道比太阳还要绚目的白光击中了白水龙的利爪,碰出一阵火星。

  白水龙感觉前足端似乎有麻痹的感觉,心中惊讶于这横插一手的战士的力道,只能不情愿的往后退了几步。

  危急关头化解了白水龙的突袭的正是最后方的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

  西达法竟然能够后发而先至,手掌心发出一道光箭,成功的击退了白水龙,让观战的众人都惊佩不已。

  其中最兴奋的自然是星云莹,只见她高声呼喊道:“好酷哟……”

  布尔见星云莹如此公然给敌人加油喝彩,脸立即拉的好长,但内心深处又万分惧怕星云莹,只好冲着远处的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吹胡子瞪眼睛。

  西达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布尔这种挑衅的举动自然被他看在眼里。但大敌当前,西达法自然不会理会布尔这个跳梁小丑,将心神全部放在白水龙这只可怕的生物上。

  布尔见西达法无视于他的挑衅,还以为西达法怕了他,心下得意非常,并且还非常潇洒的用屁股对着西达法所在的方向,表示他对神族这群战士不屑一顾。

  这种白痴举动自然让其他那些黄金战士义愤填膺,但碍在西达法没有指示,也没敢轻举妄动,否则布尔恐怕已经被乱剑砍死。

  白水龙见布尔的轻狂举动吸引了其他黄金战士的注意力,心下一动,决定避强击弱,暂时躲避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的攻击,让其他黄金战士承受自己的全部杀招。

  白水龙将头高高仰起,朝空中喷出无数道水箭。这些水箭在高空又转化成水滴,水滴最后变化成朦胧的白色气雾,瞬间将西达法等黄金战士尽数笼罩其中。

  即使以星云莹能够夜视的目力,也无法看真切白雾中双方的战斗,只能朦朦胧胧看见数个黑影似乎在不停的腾挪躲闪。

  其他人则根本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听到不时传来的怒喝声,劲气交击声。

  ‘啊……’ 一名黄金战士从白雾中飞出,重重的摔在二十多米外的地上。

  众人围上去一看,发现神勇无比的黄金战士竟然嘴角溢血,原本金光闪闪的黄金盔甲已经黯淡无光,并且破损还非常严重。

  不过半盏茶的工夫,又是一名黄金战士飞了出来,但伤势更为严重,左胸一个巨大的伤口,鲜血染红了半边身,已经不省人事。

  就这样,一个黄金战士接着一个黄金战士从白雾中飞出,一直到最后一位黄金战士。

  古怪无比的白雾终于消散在空中,众人看清楚了对峙着的西达法与白水龙。

  西达法整个人停在三米高的半空之中,一动不动,金色的长发随风飘动,嘴角依旧露出了迷人的微笑,非常的自信。

  反观白水龙,庞大的身体上伤痕累累,看来击倒那些实力惊人的神族战士它付出的代价也不小。

  “至尊王、轩辕血,现在该你们出手了。它已经受了不轻的伤,虽然我一人就可以对付它,但为了尽快解决它,潜如湖底它的栖息地夺取战神铠甲的分件,我们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西达法淡淡的说道。

  众人听说战神铠甲就在湖底,心中贪欲一时大动。其中一些水性好的人都朝湖水跑去。

  西达法看了看那些争先恐后飞奔的人们,眼神中露出一丝嘲弄。

  ‘砰砰……’数声响,想下水的人们在湖边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人人都头破血流。

  不明白怎么回事的人们朝前方伸出了双手,感觉到有东西阻挡在前方。

  这道无形的阻碍就是西达法制造出来的,叫做‘光之墙’,是一种以光系能量为基础产生的看不见,但却摸得着的能量墙。

  白水龙见众人都无法到达湖中,才知道自己的退路显然已经被眼前这个高深莫测的神族战将给封死。

  而如今站在这个战将身旁的两人气息同样非常强大,胜算已经越来越小。

  但未逢敌手的白水龙没有退缩,反而对天咆哮了一声,战意更加高涨,朝西达法、至尊王及轩辕血发动了*般的攻势。

  

第四十六章 魔怪之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