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七章 神龙现世

    令所有人奇怪的是,最具实力的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并未出手,反而往后疾退,白水龙的全部攻势都被轩辕血和至尊王接了下来。

  至尊王剑走游龙,银白色的剑芒时吞时吐,让人琢磨不定。

  而修为高深的轩辕血手中的黑色大剑,仿佛变成了一条黑色的巨蟒,百炼精钢的宝剑也能够任意扭曲,变幻莫测,迎向白水龙,却不知道到底会攻击哪个部位。

  白水龙乃上古异兽,岂会惧怕!

  只见白水龙那笨重的身体突然腾空而起,以泰山压顶之势朝轩辕血及至尊王二人扑去。

  轩辕血和至尊王反应极快,终于在电光火石的那一刹那闪避开去。

  由于白水龙体重惊人,四足一落地,便引起了地面轻微的震动,并且一时间尘土飞扬,让人视线模糊。

  轩辕血与至尊王却不是那中仅凭视觉来观察敌人动静的庸手,他们依稀听到忽忽的风声响起。

  他们二人来不及多想,拔地腾空而起,飞到五米的高空朝下一望。

  果然见白水龙的巨尾横扫而过,不由得暗道侥幸,如果反应慢上半拍,恐怕非死即伤。

  白水龙见二击皆不中,对已飞到空中的二人再没有丝毫轻视之心。

  轩辕血与至尊王二人更是不敢在空中稍做停留,随即人剑合一,刺向白水龙的双目。

  白水龙却根本没有任何闪避动作,只将眼帘闭上,竟张开大口,朝二人吞去。

  至尊王毕竟临敌经验未丰,眼见如此可怕的一张大嘴将自己的身形笼罩,一时有些张皇失措,急使一个下坠身法,差之毫厘的躲过了白水龙这一噬。

  但轩辕血则不同,在沙漠的那段杀戮日子中,他身经百战。

  轩辕血在空中一个翻滚,竟然凌空变招,不但避开了白水龙这一噬,并且绕到了白水龙身体后方,一剑刺在白水龙的背部。

  轩辕血只感觉自己的剑刺在一团软绵绵的棉花堆里,毫不受力,并且一股强大无比的弹力从剑身传来,轩辕血再次飞向空中。

  白水龙似乎早料到这一结果,巨尾一摆,由下而上,击向空中的轩辕血。

  轩辕血无奈之下只能用剑硬接这一尾。

  一声闷响,轩辕血口中喷出一道血箭,如断线的风筝一般,被白水龙这势大力沉的一尾送往远方,重重的摔在地上。

  至尊王见白水龙根本无法力敌,立即如流星般的往后疾退。

  白水龙正想乘胜追击,却突然发现那十八位身受重伤的黄金战士竟然宛如没事人一般的再次拦在前方,西达法更是毫无顾忌的站在十八位黄金战士的最前列,目光如刀,死死的盯着自己。

  原来在轩辕血、至尊王与白水龙交手的瞬息之间,西达法使用了光系高级回复魔法,将重伤的十八位黄金战士治愈,战力更胜从前,给白水龙带来了更大的威胁。

  十八位黄金战士蓄势已久,在西达法的点头示意下,朝白水龙发动了新一番攻势。

  由于先前受到白雾的影响,观战的众人见黄金战士们纷纷被白水龙击成重伤,还以为神族的黄金战士言过其实,如今这一番恶斗看的众人屏住呼吸,双眼都不曾眨过一下,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精彩无比的战斗画面。

  每个黄金战士的剑招都无比绚目,身法都快如疾风,并且他们十八人的整合攻击更是威力惊人。

  十八人共同进攻,共同防守,每个黄金战士之间的配合都妙到颠至,宛如一个拥有三十六只手和脚的巨大怪兽,在与上古异兽白水龙做殊死搏斗。

  每一道带有光系能量的剑光或者剑芒击中白水龙,即使以白水龙那柔软无比能够卸去大部分攻击力的皮肤也要受到一定程度的伤害,并且不断消耗着白水龙那悠长的气力。

  直到目前为止,西达法还未真正出手,似乎仍在消耗白水龙的战力。

  白水龙不太明白,先前有些不堪一击的黄金战士为何突然间实力大增?

  白水龙哪里知道这十八位黄金战士如今施展出来的阵法乃神族最富盛名的‘连环杀阵’,特点就是来去如风,无论多强大的敌人都可能被这样的战阵慢慢的耗死。而先前白水龙能够在它制造的白雾之中先后将黄金战士一一击败,主要是因为黄金战士根本无法相互呼应,所以才一一中招,毕竟单独一个黄金战士还是无法和白水龙这种可怕的生物相抗衡的。

  西达法见白水龙的气力也消耗了相当一部分,终于喝道:“十八连击剑!”

  十八位黄金战士瞬间排成纵一列,一个接一个的连续朝白水龙的头部发起了最凌厉的攻势。

  剑气如霜,即使是身在几十米开外的观战的人们也感到一股寒意。

  十八位黄金战士击出的十八剑,犹如十八道刺目的闪电,劈向白水龙。

  白水龙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竟不畏惧这可怕的连续剑击,不闪不避,只将巨口再次张开,喷出一道水桶粗的水柱,迎向黄金战士的剑击。

  水柱与黄金剑终于相撞,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

  前十位黄金战士显然不敌白水龙喷射出来的水柱,被震的倒飞回去。

  经过了前十位黄金战士的阻挡,水柱的威力大不如前,后八位黄金战士终于将水柱击成纷飞的小水滴,凌空刺向白水龙的头部。

  白水龙终于不能无动于衷的任由黄金战士攻击它的头部,它终于动了。

  但人们做梦也没想到有着如此庞大身体的白水龙有如此鬼魅般的速度,瞬间倒退了三十余米,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黄金战士的‘十八连击剑’自然没有收到任何攻击效果,但却暴露了白水龙一直隐藏的可怕实力。

  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同时,还拥有如此鬼魅般的速度,想要战胜这样一头上古异兽,实在难如登天。

  但黄金战士是神族,他们有着最顽强的斗志,因为他们的信念就是:我们神族是无敌的种族!

  十八位黄金战士没有退却,相反他们的斗志更加高涨,他们开始在原地高速的转动,似乎准备发动一次更加可怕的攻击。

  西达法早料到传说中的上古异兽白水龙绝对不是先前展现出来的实力,但眼看白水龙强大到接近完美,已经萌生了退意,毕竟在他心目中,任何一个神族战士的伤亡都是他不可接受的,他是一个信仰他的种族至高无上的狂热份子。

  此刻见到黄金战士为了自己神族的荣誉,决定与上古异兽放手一搏,西达法在也不能坐视不理了,他终于也将出手。

  白水龙见黄金战士及西达法都神色肃穆,自然知道他们即将发动最猛烈的攻击。

  白水龙知道这一击,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绝对没有侥幸可言,白水龙只好使出了最后的绝招:白水化龙。

  眼见大战一触即发,观战的人们大气都不敢出,静到针落可闻,但众人却听见一个大声喊道:“无聊,打就打,什么武功魔法要准备那么久!”

  众人朝传出那个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布尔无聊的打着哈欠,伸着懒腰。

  “真是一个超级大白痴!”

  “头脑简单,四肢却也不发达!”

  “我看猪可以和他比聪明了!”

  ……

  听了观战的武者及魔法师的闲言碎语,星云莹和萧潇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毕竟与布尔这种白痴为伍的人恐怕智商也高不到哪儿去。

  只有可比鲁神情恍惚,似乎在回味刚才那一番精彩的战斗,吸收其中的经验。

  而战场上西达法、白水龙及十八位黄金战士都完成了攻击前的准备。

  西达法整个人都笼罩在绚目的白光之中,人的身影若隐若现,看不真切,唯一可以看清楚的就是西达法左右双手的掌心托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光芒四射的不断轻微跳动着的能量球,诡异无比。

  仍旧在高速旋转的十八位黄金战士站在一块,形状象极了一把刚磨砺而出寒意逼人的金色宝剑,只看气势,便让人觉得锐不可挡。

  白水龙的变化最为可怕。魔鬼之湖大量湖水被白水龙吸收到它身旁附近将它保护其中,随着水量的不断增加白水龙的身体也随之开始变化,越长越大,最后竟然几乎覆盖了一方的湖畔。

  如此恐怖的情景无人见过,那些观战的武者及魔法师这才知道自己目前还侥幸未死是多么运气,来魔怪之湖寻宝实在是不自量力。

  白水龙似乎化作了汹涌的波涛之下的恶龙,在湖畔之地兴风作浪,并且在白水龙的控制之下,波浪可以变幻成任何一个形状,甚至能变化成一头噬人的怪兽模样。

  十八位黄金战士终于克制不住,朝变幻成汹涌波涛的白水龙发动了攻击。

  此次攻击,十八位黄金战士似乎合为一体,变成一把不断旋转的金色大剑,冲向白水龙变幻成的三丈高的巨浪。

  水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至柔之物,也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至刚之物,角度方法不同,得到的结果也不同。

  而白水龙则完全掌握了水的这种特殊性。

  见十八位黄金战士形成的金色大剑威势惊人,发出尖锐的破空声,白水龙幻化而成的滔天巨浪却没有丝毫退让,依旧一个浪头涌向金色大剑。

  金色巨剑穿浪而过,但白水龙显然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因为他又变幻成另一个更高更猛的巨浪,朝金色巨剑扑来。

  一浪接一浪,一浪高一浪,即使是最坚硬的礁石也会被这怒涛给吞噬。

  十余次巨浪的冲击过后,十八位黄金战士再也无法结合为一体,被浪头击散,只能败退回到西达法的身后方。

  西达法早就想出手,但怕手中那两颗威力可怕的能量球误伤到黄金战士,这才迟迟未发动攻击。

  眼下见十八位黄金战士无功而返,不怒反喜,因为他深信自己手中这两颗能量球绝对可以让白水龙粉身碎骨。

  西达法手中这看似好不气焰的两颗能量球,实则是光元素的超浓压缩体,只要与同性质的能量撞击,将会发生异常恐怖的大爆炸,究竟威力大到什么程度,西达法也不知道,因为这也是他头一次使用。

  西达法同时将左右双手的能量球朝白水龙化作的滔天巨浪抛去,两颗闪烁着刺目白芒的能量球一左一右朝白水龙包抄而去。

  白水龙乃高智慧的生物,而能量球所包含的那毁灭性的能量让它也十分顾忌。

  白水龙分离出它所控制的一部分湖水来,聚集成两个拳头形状的水球,迎向两颗能量球。

  包含着白水龙可怕劲力的两个水球如白水龙所愿的击中了能量球,却刚一接触就消失不见,根本无法阻挡能量球,甚至丝毫未改变能量球的飞行路线。

  白水龙见势不妙,只能将它所控制的所有湖水化作一波巨浪,希望化解这两颗可怕的能量球。

  滔天的巨浪越靠近能量球,浪涛则越小,似乎被能量球自然散发出的高温所蒸发,根本无济于事。

  无计可施的白水龙最后只能往后疾退,希望可以凭借着它那与身体及体重绝不相称的灵巧身法躲过这两颗可怕的能量球。

  不料这两颗能量球颇具灵性,见白水龙变作原形飞速后退后,竟也加速前进,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终于,两颗能量球在白水龙背部相互撞击。

  能量球撞击而产生的爆炸发出了比太阳光要强烈百倍的白色光芒,还伴随着巨大的轰隆声,一时间众人都目不能视,耳不能闻。

  如此强烈的白光,没有人敢冒着眼睛被强光灼伤的危险睁开双目。

  待白光过后,众人往湖畔一瞧,湖畔多了一个方圆百米,深约几十米的大坑,但白水龙竟然不翼而飞,大坑边缘却留有一些血迹与白色粘稠的莫名物质。

  毫无疑问,白水龙是负伤后遁水而去,不知所踪。

  即使以西达法的自负,也不敢冒险入魔怪之湖寻找白水龙,毕竟白水龙能够承受如此猛烈的爆炸,负伤而逃,西达法也不想与白水龙做困兽之斗,因为此刻的白水龙,无疑是最可怕的。

  身为神族第一战将的西达法如此兴师动众竟然也没有成功的擒服白水龙,况且战神铠甲这种宝物恐怕也是由白水龙在守护,西达法自然有些不甘,紧皱着眉头,苦思着良策。

  偏偏此刻,布尔这个白痴又发表了一番非常难听的言论。

  “什么神族黄金战士,什么第一战将,简直和街道上的小混混没什么两样,被一个怪兽耍的团团转,最后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让怪兽跑了。虽然你们各个看似威风凛凛,可惜都中看不中用啊,哈哈!”

  布尔如此说话,不但惹恼了深以神族战士为荣的黄金战士们,而且也触怒了心情不好的西达法。

  西达法本不屑与布尔这种白痴计较,但盛怒之下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

  看着西达法大步朝自己走来,原本有些害怕的布尔想起星云莹已经对眼前的神族第一战将颇多好感,如果自己再一退缩,恐怕自己再没丝毫机会拜倒在星云莹的石榴裙下。

  想到这,布尔破天荒的抬头挺胸的也朝西达法走去,让一旁的星云莹和萧潇不由得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雄赳赳气昂昂的人就是平时胆小怕死的布尔。

  虽然西达法的目如闪电,但布尔竟不避不让的与西达法对视,火yao味开始在二人所在的空间弥漫。

  西达法正准备狠狠的训斥布尔一顿,但布尔却突然蹲下身来。

  星云莹等人以为布尔终于胆怯,正准备讽刺布尔几句,却见布尔将怀中的小白兔酷宝宝抱出,轻轻的放在地上。

  布尔如此举动自然让西达法哭笑不得,这么嚣张跋扈的白痴竟然还有养小白兔这种宠物的嗜好,简直无法想象。

  小白兔酷宝宝将他那强大无匹的神龙气息完全隐藏,所以连西达法这位神族的强者也无法察觉到酷宝宝这一可怕的存在。

  酷宝宝见布尔如此在意自己的安全,诧异之余同时也能猜到布尔是希望自己帮他战胜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但酷宝宝知道即使自己用龙族魔法帮助布尔,也绝无可能战胜眼前这位神族第一战将,因为布尔的实力和西达法相比实在天壤之别,相距不可以道理计算。

  布尔的脑海里此刻就突然闪起酷宝宝的一番话。

  “布尔,你最好不要直接与西达法对敌,他实力过于强横,你还是选择轩辕血或者至尊王为对手,如果你选择西达法为敌,我只能保证你不死。但选择他们二人,我可以保证你大获全胜。”

  谁知酷宝宝随后在布尔脑海里读到一句话:“我宁肯站着死,也不愿意跪着生,我与西达法一战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星云莹,我梦寐以求的女人,我不能退,因为我已经是退无可退!”

  这一番话让酷宝宝也情不自禁对布尔有些刮目相看,在确定布尔不是头脑发热做出的决定后,酷宝宝终于决定支持布尔,让布尔输的不是那么难看,起码也要和西达法过上几招,打上几个回合。

  布尔对酷宝宝摇了摇手,示意酷宝宝此地危险,让它走远些。

  酷宝宝便一跑一跳的离开了,将那些武者及魔法师的大牙几乎笑掉,因为布尔这种白痴的行为实在太过荒诞不羁。

  布尔胸中生起一股豪气,似乎再不惧怕任何事物,包括眼前这个实力高深莫测的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

  西达法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类剑士在气势上有些变化,但也不以为意,只淡淡道:“如果你现在不对我们道歉,收回你刚才的无知之言,我必让你血溅五步!”

  虽然西达法看似漫不经心的说话,但言语中隐约闪烁着杀意,布尔一个回答不慎,西达法便要出手捍卫神族那不容许任何人侵犯的名誉与尊严。

  布尔贼贼的笑了笑,道:“任何妄图凌驾于其他种族之上的种族,就是一个应该被所有种族共同唾弃的种族,你说你们神族是不是该被唾弃?”

  没有人能够想到看似白痴,没点正经的布尔竟然说出了如此一句极富哲理,意味深长的话语,同时一提醒了观战的那些武者和魔法师们,神族这个被光环围绕的种族是所有人类的共同敌人。

  星云莹等人也不由得开始思索,如何在众多种族之间寻找自己种族最恰当的位置,这才是关系到本族利益的大事。

  在星云莹和可比鲁二人心中,隐约觉得只有泰坦王横扫四海,建立强大完整的帝国,自然三族才可能与各族和睦生存在同一个空间,真正的各族平等也许那时才能够实现。

  但神族和魔族会希望看到龙之大陆出现如此一个强大统一的帝国吗?显然答案是否定的,那么几乎可以肯定,将来要面对的也许就是神族与魔族的大军了。

  人们陷入沉思,而西达法及神族战士也陷入了沉思。

  甚至连轩辕血与至尊王也在思考神族如此热心的帮助神官王国的背后,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西达法一直以来在神族所追寻的就是一种最高的境界,无敌天下的梦想,此刻被布尔这句话一惊,顿时觉得有些茫然,自己从小就信仰的那套神族至高无上的理论似乎为其他种族所不齿。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布尔见西达法一动不动,犹如一尊泥雕,毫无防备。

  于是布尔抽出腰畔的金色巨剑‘旭日’,准备偷袭西达法。

  就在此刻西达法眼中厉芒一闪,直盯着布尔,怒道:“你想干什么,我西达法最痛恨偷袭刺杀的卑鄙小人!”

  “你误会了,我布尔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干这种畜生都不如的龌龊之事。我不过是想试试你的警惕性高不高,绝无它意。”布尔虽偷袭不成,但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反而说话时隐隐现出大义凛然之态。

  西达法毕竟不了解布尔的为人,见布尔说起假话时眼都不眨一下,也就信以为真,没再与布尔计较。

  “无论我们神族还是你们人族孰弱孰强,都不是眼前的关键所在。但先前你的确侮辱了我们伟大的神族。你要么就道歉,要么就和我公平的比试一场,但这一战却是生死之战,你自己想清楚。”西达法接着道。

  布尔正色道:“道歉二字根本不存在于我的脑海之中,想让我死,先问过我手中的旭日!”

  布尔手一抬,剑尖直指西达法,一场没有悬念的比试即将开始。

  西达法没想到布尔如此大胆,于是对布尔招了招手,示意尽管放手一搏,不必有任何顾忌。

  布尔也右脚横移,‘旭日’由下而上斜斜的击出,直指西达法的右大腿。

  西达法早看出布尔并非什么绝顶高手,布尔此剑虽然有几成火候,但根本不足以威胁到西达法。

  西达法含笑不语,口中念道:“闪电护盾!”

  眨眼间西达法全身上下闪烁着电光,无比诡异。

  布尔见西达法不挡不让自己这一剑,心中万分迷惑之际,‘旭日’已经刺在西达法的大腿上。

  布尔只觉得一股强大的电流从‘旭日’上传来,将右手麻痹,手中的‘旭日’也几乎掉落在地。

  布尔急中生智,用左手接过‘旭日’,这才松了一口气。

  西达法身后的轩辕血及黄金战士都是眼力高明之人,见布尔险些被一个‘闪电护盾’的带有攻击性的防御魔法击败,差点笑出声来。

  黄金战士们不明白以布尔这种身手,怎么也胆敢挑战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简直是嫌自己命长,想自杀的行为。

  布尔并未气馁,刚才那试探性的进攻让他知道目前自己的实力与西达法相比实在太过悬殊,但如果自己倾尽全力加上酷宝宝从中帮忙,也许自己可以让西达法在众人面前栽个跟头,这样自己的爱情危机就宣告解除了。

  布尔如意算盘打的虽然好,但能否成功还是未知之数。

  酷宝宝自然明白布尔的战略思路,并且布尔已经成功的造成了一定的假象,让所有人包括西达法都误会布尔的实力和普通的剑士相差无几。

  实际上布尔虽然远不是西达法这种绝世高手的对手,但整体实力已经超越了大剑士,一旦将他的全部实力爆发出来,同样非常可怕。

  布尔脸上装出一副惊诧之色,用难以置信的语气对西达法道:“不可能,你竟然如此简单的接下了我必杀的一剑。好,如果你能够在这样仅凭护盾接下我下一剑,我任由你处置。”

  布尔这句话,看似恭维西达法,实际上已经把西达法逼到一个不能躲闪不能招架的尴尬境地,但西达法也不以为意,对布尔微笑着点了点头,显然无比自信。

  布尔见诡计得逞,兴奋的望向小白兔酷宝宝。

  酷宝宝点了点小小的兔子头,表示明白。

  本来一场完全没有悬念的比试发展到现在,终于出现了最大的变数。

  智勇双全的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因为轻敌,很可能戏剧性的输在有神龙王酷宝宝相助的白痴剑士布尔之手。

  布尔从为如此在意一个比试的结果,但布尔并非因为肩负着近百年来人族与神族的第一次公开交手的重任而有些紧张,他害怕失败后自己小命不保,更害怕所爱的妖精公主星云莹对西达法*,那么布尔死也不会瞑目。

  布尔定了定神,将体内的真气运转了几周天后,终于发动了旁人无法想象的迅猛攻势。

  布尔朝西达法疾冲而去,口中轻喝道:“紫焰双龙斩!”

  布尔手中的金色宝剑‘旭日’突然间紫光大盛,竟从剑身两面冒出两团由真气变幻而成的紫色焰火,一左一右朝西达法两肩袭去。

  那两团酷似龙头的紫色焰火不时发出劈啪声,显见威力惊人。

  ‘紫焰双龙斩’乃是剑圣克里斯传授给布尔的几大绝招之一,威力绝伦,但却不好掌控,此次布尔情急之下,为了大胜西达法,便使出这招半生不熟的‘紫焰双龙斩’。虽然在布尔手中施展出有些画虎不成反类猫的味道,但威力依旧没有丝毫减弱。

  西达法这才知道自己太过托大,但以神族第一战将的深湛修为来说,这种程度的攻击还是无法从根本上威胁到自己,所以西达法只能加强了光盾的能量注入,并且将护体真气遍布全身上下,准备硬受这一击。

  布尔见西达法果然信守承诺,一动不动的准备硬受自己的‘紫焰双龙斩’,自是大喜过望,转头看了看酷宝宝,示意大功告成,可以出手了。

  酷宝宝立即将两道无形的劲气注入布尔体内。

  这两道无形劲气可不简单,其效果与龙族终极魔法‘神龙护体’及‘神龙之怒’大同小异,可以提高三至五倍的物理魔法攻击力及防御力,非常可怕。

  霎时布尔全身上隐有七彩光芒在流转,而布尔身穿的那件金环锁子甲‘烈日’突然间发出万丈金光,让人们难以置信,疑是天神下凡。

  布尔手中的‘旭日’更是紫芒大盛,两团紫色的焰火的覆盖范围瞬间增大了好几倍,将西达法完全笼罩在紫焰之下,声势骇人到了极点。

  这一异变来的实在太快太过突然,即使以西达法的身手和反应也没能躲过布尔这一击。

  弹指一挥间,紫焰已将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吞噬。

  紫焰之中传来了几声闷响,便再没有任何回音。

  布尔紧张的等待结果,有些害怕西达法宛如一个没事人般的再次站立在他的面前。

  紫焰般的劲气终于消散不见,西达法的身影再次显现在众人的面前。

  布尔见西达法没有倒下,大失所望,但随即他又捧腹大笑起来。

  虽然从表面上来看,西达法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西达法那原本飘逸的金色长发已经面目全非,那景象和野火过后,寸草不生已经相差无几。

  西达法嘴角那丝自信的微笑也荡然无存,毕竟如此灰头土脸的境况,对高高在上的神族第一战将可以说是从未遇到过的。

  无论走到哪儿,身为神族第一战将的西达法总是被人们所崇敬的,但此刻西达法从观战的人们的眼中都可以看出几丝轻蔑之意。这对极为自负的西达法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竟然会败在这个微不足道的人类剑士之手,这不可能!我的目标是挑战当年的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这个叛徒,如今的魔族第二号人物,怎么可能如此不济?

  西达法百感交集,一时愣在原地。

  布尔当然是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势,非常神气的左顾右盼,似乎成了一个君临天下的无敌高手。

  众人都无法相信布尔这个白痴似的剑士竟然拥有超过了神族第一战将的可怕实力,难道说布尔看似白痴,实际上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天才,或者说他是一个大智若愚的盖世高手?!

  就在众人心生疑窦,无比迷惑时,异变再生。

  西达法突然动了,似乎化作一阵轻风,骤然出现在布尔身旁,右手五指掐住了布尔的咽喉,将布尔制住。

  布尔感觉到整个身体似乎都已经麻痹,咽喉之处被一股可怕的能量控制住,已经无法发声。

  可比鲁见大哥布尔被擒,想也不想的就挥着手中的矮人战斧朝西达法冲去。

  天青色的矮人战斧化作一道青光,由上而下的如闪电一般朝西达法的头部劈去。

  虽然可比鲁这一斧快、狠、准,但西达法左手随意一拂,立即卷起一股劲风,将可比鲁连斧带人的震飞。

  “刚才究竟是谁在暗中帮助这个白痴,让我出丑,最好赶快现身,否则这个白痴剑士的咽喉骨会被我捏碎!”

  西达法终于觉得自己败的有些莫名其妙,布尔的功力怎么可能突然间提升了若干倍,终于想到是有人相助布尔。

  从未如此大失颜面的西达法当然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才一举擒住了布尔,将布尔当作小鸡般的拿捏在手中。

  布尔虽然此刻大感尴尬,由一个胜利者转眼间变成了一个阶下囚,但为了生存,布尔还是将眼光投向了小白兔酷宝宝,希望他伸出援手。

  酷宝宝晃动着小小的兔子脑袋,一蹦一跳的来到了西达法面前。

  “帮布尔的就是我,你能把我怎么样!”

  小白兔酷宝宝站立起来,前爪搭在腰间,仿佛一个人双手插腰,实在是活灵活现,和人的神情模样没什么区别。

  小白兔竟然能开口说话,并且能和人一般的站立着,这一异景让所有人都傻眼了,如此荒诞不经的奇事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眼前,人们更加觉得此次魔怪之湖之行不可思议。

  西达法用诧异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站立着的小白兔,本来想与帮助布尔的高人一较高下的话也说不出口,总不能说‘小白兔,我神族第一战将要和你比试一番’。

  酷宝宝见西达法沉默不语,于是又道:“怎么,想报仇,一洗刚才的屈辱?你们神族的人就是太高傲,永远不知道真正的绝顶高手都是从无数的挫折及失败中成长起来的,你西达法还差的太远,因为你在神族坐井观天,加上一直顺风顺水,便觉得天下之大,没有几人有资格能成为你的对手,哈哈!”

  小白兔酷宝宝这番话说的西达法的面色青一阵白一阵,虽然西达法有些恼羞成怒,但总是无法辣手杀死脚下这只如此弱小的但又古怪万分的小白兔。

  西达法终于开口说道:“我西达法一向都我行我素,何需你这只小白兔多管闲事。”

  西达法说完话后还冷哼了一声,显然不屑与酷宝宝继续说话。

  酷宝宝也冷哼了一声,道:“想当年,你们神主修罗斯都被我指着鼻子骂过,你一个小小的神族战将竟然如此大言不惭,真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可怜虫!”

  酷宝宝这番话传到西达法及黄金战士耳中分外刺耳,因为在神族,没有人敢直呼至高无上的神主的名字。

  十八名黄金战士终于按捺不住,飞身朝小白兔冲来,显然要将可爱的酷宝宝碎尸万断。

  西达法也并没有阻止,也许他也认为小白兔冒犯了神王至高无上的尊严,只有死才能洗脱它所犯下的罪名。

  十八道金色的剑光,将小白兔那渺小的身形完全笼罩。

  一些武者及魔法师都闭上双眼,不忍见到小白兔被凌厉的剑气绞成一团模糊的血肉。

  黄金战士们突然觉得眼前一花,小白兔竟然从天罗地网般的剑气之中晃出,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果然不是普通的小白兔,如此鬼魅般的身法,自然可以轻易躲避这十八道剑气。

  西达法虽然认定了小白兔有些不平凡,但还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继续让十八位黄金战士追杀小白兔。

  但酷宝宝身法快捷,在十八位黄金战士中穿来插去,将众黄金战士耍的团团转。

  每位黄金战士都觉得自己的剑要在快上三分,必定能刺中小白兔。但随后每次出剑加快了速度,加重了力道,去依然和小白兔擦肩而过,总是差之毫厘。

  十八位神族的黄金战士无法奈何一只又蹦又跳的小白兔,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

  酷宝宝将十八位黄金战士玩弄于股掌之上,兴趣正浓时,一旁的西达法却在也无法忍受高贵无比的神族战士被一只小白兔如此戏弄,终于将手中的布尔抛到一旁,一声怒吼,朝酷宝宝扑来。

  西达法一出手,酷宝宝顿收起轻视之心,毕竟以这种白兔的肉体是很难威胁到西达法,根本不能发挥体内那庞大的能量。

  酷宝宝突然静止不动,身体朝四面八方发出了无形的强烈的真气流。

  酷宝宝发出的真气流威力惊人,一时间飞沙走石,将众黄金战士刮得东倒西歪,甚至西达法也停止的疾进,静待着接下来的变化。

  几千年来,神龙王级别的龙没有出现在龙之大陆,如今,在场的所有人即将见识到酷宝宝的神龙王的真身,因为酷宝宝开始了梦幻一般的神龙王变身。

  神龙现世天下惊,布尔从此远名扬。

  这句诗是后世一位文豪醉后所写之诗。看似赞扬布尔名扬四海,实则讽刺布尔凭借着他的宠物神龙王酷宝宝而大放异彩。

  无论如何,拥有神龙王这种级别的可怕生物为宠物之人,除开布尔,绝无他人。

  如此布尔也算在历史上某一方面留下美名,但由于其他方面如行军战斗手段过于卑鄙,被后人贬的是一文不值,布尔这似乎丑恶但又光芒万丈的一生,也是绝无仅有,真可算是古往今来的第一‘奇宝’。

  没有人知道龙族中最强的王者神龙王拥有多么可怕的实力,也没有人见过神龙王到底是何模样,但酷宝宝开始变身后,天地间的一切似乎已经不受控制,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同时出现,都如脱缰的野马一般,无比狂野。

  瓢泼的暴雨倾盆而下,狂风让魔怪之湖掀起了滔天巨浪,巨大的炸雷声不绝于耳,一道又一道的闪电发出的刺眼的金光,让人微闭双眼。

  所有人都在感受着突然到来的自然界的异变,并能发现在如此天威之下个人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微不足道。

  只有西达法面上没有露出一丝惊惧之色,任*如何侵袭,他依旧稳如泰山,纹丝不动,显然武学魔法到了他那种境界,已经是百邪不侵。

  反观将来会成为圣骑士的布尔,此刻的表现实在是差强人意。

  布尔见天气骤变,嘴呈O型,傻了好半天才对星云莹等人说了句‘变天了,注意要加衣服,别伤风感冒了’,气得星云莹等人差点背过气去,晕死当场。

  (肥鸭的新书《英雄回归》粉墨登场,哈哈,欢迎书友们去看看,多谢!)

  

第四十七章 神龙现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