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神秘少女

  欧西丁和卡丹露皆身负绝学,自然丝毫不惧与神秘少女正面交战。

  欧西丁毕竟身兼东西方二大剑圣共同传人,加上临敌经验丰富,神秘少女一出剑,几乎同时欧西丁便出剑拦截,只比神秘少女慢上一线。

  由于欧西丁剑招奇快无比,‘碎月’剑芒大盛,竟盖过神秘少女玉魔萧的漫天萧影,全然挡住神秘少女的突袭,并隐有反攻之势。

  卡丹露的剑法传自一位异人,剑招的独特之处,可以说无人出其左右。

  ‘月满西楼’宝剑与卡丹露几乎合为一体,象天空中的飞鸟,又象水中的游鱼,每一招都出人意表,时而如天马行空,时而如羚羊挂角,根本让对手无迹可寻。

  欧西丁也是头一次见识卡丹露的神奇剑法,心中一动,剑招再变。

  欧西丁不断加重力道,每一剑都势大力沉,大开大合。虽然看似剑速奇慢,但却能收到以慢打快的奇效。

  欧西丁和卡丹露二人联手本已经非常难对付,即使是西方剑圣克里斯或者东方剑圣独孤求败二人中任何一人亲临要战胜二人也非易事,那名神秘少女自然无法和剑圣的深湛修为相比,几个回合之下,已经是香汗淋漓,已露败相。

  欧西丁和卡丹露惊奇的发现,二人的剑法同时使出似乎威力无穷,每一招都有若天合,妙到颠峰,让神秘少女难以招架。

  欧西丁和卡丹露逐渐心意相通,剑招配合的更加娴熟默契,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但神秘少女每到危急时刻,总能凭借着她那套古怪如游鱼般的身法闪过二人的杀招,看似简单的一个扭腰动作,却能每次逢凶化吉,躲过大难。

  神秘少女不停的扭动着腰肢,宛如一条滑不溜手的泥鳅,让大占上风的欧西丁、卡丹露二人攻击凭凭落空,无法奈何神秘少女。

  欧西丁和卡丹露此刻心中几乎同时涌出一个想法,双剑合壁虽然威力极大,但隐藏的问题却不少,无法奈何眼前神秘少女所施展的身法就是一例。

  由于二人毕竟是初次联手作战,两套剑法克敌上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威力惊人。但由于二人双剑合壁的时间尚短,以至于剑法之中的连绵之意根本无法施展出来,剑与剑之间总是多少有些空隙。而这白驹过隙的一瞬间,却足以让身法敏捷的高手找到一线生机甚至反击的机会。

  欧西丁和卡丹露的攻势越来越猛,犹如发威的怒潮,一浪高过一浪。

  但神秘少女的身法却丝毫不见缓慢,总是能差之毫厘的避开二人的剑招,让二人的合力发出的杀招也屡屡失手。

  欧西丁和卡丹露都有些惊讶,没料到如此年轻的一个女子,气力竟如此悠长,与自己二人激战了近半个小时却只是落在下风,韧性之强,简直无法想象。

  “你们二人的情侣剑法,果然不可小视,但如果再没有别的绝招,恐怕你们今天还是要长眠在迷失之地!”

  神秘少女再次闪过欧西丁、卡丹露的联手合击,双脚一蹬地,如一缕轻烟般的退后了十几米。

  欧西丁和卡丹露还以为神秘少女气力消耗的差不多了,退到远处回复气力。

  二人正准备乘胜追击,却发现神秘少女神色肃穆,右手微微扬起玉魔萧,口中轻喝道:“海魔大法之斩尽杀绝!”

  突然间,欧西丁和卡丹露二人耳鼓像针刺般剧痛。

  神秘少女蓦地消没不见,欧西丁和卡丹露的耳内同时响起呼呼风暴的狂啸声,风啸像浪潮般扩大开去,刹那间整个天地尽是狂风怒号的可怕声音。

  但二人心中又知道四周宁静如昔,难道这又是幻觉?

  当风声变成雷雨的声音时,欧西丁和卡丹露都有若置身于*核心中的可怕感觉,遍体生寒,脚步不稳,要以无上的意志,才能勉强保持平衡。

  海魔大法如此可怕的魔功,确是闻所未闻,惊涛裂岸,汹涌澎湃,尽显大海狂暴的一面。

  欧西丁和卡丹露不明白神秘少女如何能令他们生出这样的幻觉,但他们几乎可以肯定,她定是通过她手中那把晶莹无暇,但又散发着诡异气息的玉魔萧来完成这一可怕的攻击。

  欧西丁和卡丹露仿佛看见正有一堵高逾城墙的巨浪,正从不远处往他们狂涌过来,声势惊人。

  换作普通武者,即使不被吓个半死也会丧失斗志。

  但是欧西丁几次身陷险境,锻炼出钢铁一般的意志和永不言败的强大信心。

  在欧西丁那充满自信的眼神的鼓励之下,卡丹露也振作起来,重拾必胜的信心。

  几十米高的巨浪就在欧西丁和卡丹露二人的面前,但二人知道这不过是幻觉,眼睛都没眨一下,二人的勇气由此可见一斑。

  巨浪从欧西丁和卡丹露二人身旁席卷而去,二人突然觉得眼前又一花,面前是神秘少女对他们发动的如水银泻地般,无孔不入的疯狂攻势。

  此刻欧西丁和卡丹露方发觉自己的手脚上仿佛被绑着千斤巨石,出招的速度只有平时的一半不到。

  二人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出来。

  高手过招,哪容这般失误。

  神秘少女手中的玉魔萧分别重重的击在欧西丁和卡丹露二人的胸口,将二人震得飞上五米高空后,二人才摔在地上。

  欧西丁和卡丹露本以为自己一身武技即使说不上独步天下,但肯定是难逢敌手,岂料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如此简单的击败二人,二人心中百感交集,羞愧难当。

  “你们二人是不是很意外,不敢相信以你们可以纵横四海的实力竟会败在我这样一个年轻女子手中。如果你们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恐怕你们二人会觉得硬受我一击后只是伤而不死而感到万分荣幸!”

  神秘少女显然知道欧西丁和卡丹露二人仍有反击的能力,但她却毫不紧张,没把二人放在心上,继续说道:“你们二人不远千里来到着荒漠般的迷失之地,是不是为了这样事物?”

  神秘少女说完话后,右手的掌心上多了一样东西。

  欧西丁和卡丹露二人定神一看,只见神秘少女掌心之处多了一对雪白无暇的靴子。

  二人心中一动,这不正是战神铠甲中的战神靴吗?

  “就为了这么一件战神靴就搭上你们二人的性命,值得吗?”神秘少女叹道。

  欧西丁和卡丹露二人有些奇怪,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怎么说起话来有些怪怪的,似乎饱经沧桑,颇有些看破红尘的味道。

  “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但我们二人前来寻宝却不是为了一己之私。得到了战神靴也是送给我的大哥,让他能够早日一统大陆,成为万人敬仰的泰坦王!”欧西丁解释道。

  “统一大陆!哎,你们已经妨碍到我族的计划,对不起,我无能为力,你们二人还有什么遗言可以尽快说出,也许我哪天心血来潮,会帮你们二人实现遗愿!”

  神秘少女本来有怜才之意,但听闻欧西丁要协助他大哥征战天下,语气立即间变得无比冷酷,同时心中也顿生杀机。

  早在欧西丁被玉魔萧击中之后,欧西丁便在心中开始呼唤他的宠物‘小黑’前来救命,岂料几分钟过后,小黑还是不见踪影。

  卡丹露自然也知道欧西丁在等待小黑的到来,自己二人才能化险为夷,于是便信口开河,希望拖延时间。

  “我们二人的遗愿很简单,就是想拜托你将我们二人的尸体合葬在一处。不过地方却略有讲究,最好在万丈青山之上,一边是无边无际的大海,另一边是一马平川的平原,这样我们二人死后也能饱尝秀丽景色,再无它求!”

  欧西丁见卡丹露神色忧伤,说的好象煞有其事一样,心中是又喜又愁。

  欢喜的是卡丹露愿意和他同葬一穴,愁苦的是男人最重要的‘成家立业’都还未开始,便命赴黄泉,岂能无憾。

  神秘少女见欧西丁和卡丹露二人亲密无间,同生共死,顿时面色大变,似乎回想起一些不愿追忆的往事,口中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他没有眼前这个男子一半重情重义!”

  神秘少女一时无语,高举着的玉魔萧也放了下来,双目无神,显然完全沉侵在对往事的追忆之中。

  欧西丁和卡丹露本想乘机发难,却发现全身酸麻,体内的真气竟然若有若无,根本无法站起,更别提挥剑攻击。

  欧西丁和卡丹露不由得相互对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出惊异之色,如此可怕的功夫,简直有些超乎想象。

  就在二人几乎陷入绝境,只能在相互的对视之中诉说千言万语,在此生离死别之际。

  突然,万里长空之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欧西丁运足目力一看,正是自己的宠物‘小黑’,心下大喜。

  龙的飞行速度超过了所有的鸟类,几乎眨眼之间就飞到了欧西丁所在地的千米高空。

  小黑虽然不是龙族中的高级龙种,但龙族的龙都智慧过人,小黑也不例外,一见欧西丁和卡丹露躺在地上,就知已经受伤,而不远处那位女子显然就是造成自己主人受伤的罪魁祸首。

  小黑昂首朝天怒吼了一声,朝神秘少女俯冲而去。

  这一声龙吟可以说是声达九霄,风云都为之色变,但同时也让神秘少女回复了神智。

  神秘少女不但身法奇快无比,反应也快到了极点。

  小黑的龙爪带起了一大片泥土,根本连神秘少女的衣角都未碰到。

  如此灵敏身手的敌人,小黑也从未见过。

  但身为黑龙的小黑,自然不会畏惧任何强敌,龙尾一摆,击向面上也颇有惊惧之意的神秘少女。

  让欧西丁和卡丹露奇怪的是神秘少女不闪不避,似乎准备硬接小黑巨尾的这一扫。

  小黑的巨尾一击,即使以神勇著称的泰坦恐怕也不敢硬挡,毕竟巨龙一身蛮力,几乎没有哪种生物可以匹敌。

  玉魔萧在神秘少女的手掌心处转个不停,产生了数波如海浪般的真气流,朝小黑的巨尾袭去。

  欧西丁有些纳闷,这种程度的真气流怎么可能阻止小黑如此猛烈的尾击?

  神秘少女在真气流即将和小黑巨尾接触的那一刹那,突然喝道:“旋浪九重天!”

  九波海浪般的真气流突然旋转起来,将小黑的巨尾正好套住,朝另一方向涌去。

  这一变化让小黑措手不及,感觉自己被这几道真气旋涡流牵着鼻子走,有力也使不出,说不出的难受。

  结果小黑这一式横扫千军,不但没重创神秘少女,反而被自己的力道所牵拌,重心不稳,跌了一交。

  欧西丁和卡丹露没想到这个神秘少女竟然能够借力打力,让强横无比的黑龙也吃了不小的亏,心中更是迷惑,如此一个武技几乎达到天人合一之境的女子怎么可能凭空出现,她究竟是谁?

  即使是最擅长四两拨千斤的东方剑圣独孤求败也不能如神秘少女这般轻易将强大无匹的黑龙摔倒,欧西丁终于明白,开始神秘少女被自己和卡丹**得有些走投无路的神情完全是假装出来的,她是一个非常矛盾的女子。

  清纯、顽皮、深沉、忧郁、世故、多愁善感等等性格矛盾而又统一的出现在这么一个女子身上,让对人性本就没有多少研究的欧西丁迷惑万分,也许这个神秘少女本身的存在就是一个迷!

  小黑高傲的天性根本无法忍受先前的失败,加上主人欧西丁就在面前,如此轻易的被神秘少女摔倒在地,让它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小黑强健有力的龙腿一蹬地,即刻站起身来,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神秘少女,仿佛要从龙眼中冒出火焰。

  虽然眼前的巨龙一副噬人的可怕模样,神秘少女却依然神色平静,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小黑终于喷出了‘龙之吐息’,一道长长的火红色的能量朝神秘少女袭去。

  神秘少女依旧不避不让,玉魔萧在虚空一划,瞬间出现一道磷光闪闪的水幕,拦截在‘龙之吐息’的前方。

  这是什么魔法,为何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手势便能施展水系魔法?

  欧西丁和卡丹露再次被神秘少女的惊人艺业所震撼,终于知道强大的黑龙也无法帮助他们二人逃离迷失之地。

  威力绝伦的‘龙之吐息’击在瀑布般的水幕上,激起无数的水花,但却无法冲破这层薄薄的障碍,攻击到神秘少女。

  ‘龙之吐息’消失之后,神秘少女手中的玉魔萧又往空中一划,水幕消失不见。

  此次欧西丁仔细观察了神秘少女的动作,发现动作与先前那一次的动作几乎完全一致,如出一辙。

  欧西丁隐约觉得这并非魔法,是一种古怪的技能,但却没有任何依据来证实他的想法。

  三番几次的无功而返,小黑已经是怒气冲天,巨大的龙爪朝神秘少女的踩去,妄图将神秘少女活生生的踩成肉泥,方解心头之恨。

  原本给人如沐春风感觉的神秘少女终于显得有些不耐烦,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再次不躲不闪的迎向朝她压来的乌云般的黑色五指大山。

  与巨龙那种强横无匹的神力做正面较量,是任何武者不敢企及的。但神秘少女似乎就要证明,人的力量,也可以压倒最强悍的巨龙。

  神秘少女的气势隐然一变,仿佛化作狂淘汹涌的怒海,空间中充斥都是狂风声及巨浪拍打礁石的浪花声。

  神秘少女的双手如波浪般起伏,卷起一圈又一圈的气浪,但这些气浪却未迎向小黑,而是不断汇聚,仿佛在聚集能量。

  巨龙被震倒在地是欧西丁从未想象会出现的一幕,但如今出现在欧西丁眼前的却正是这让他永生也难以忘怀的一幕。

  在一连串的气劲交击的‘噼啪’声中,一浪含一浪,一波高一波的无形气浪涌向小黑。

  还未等小黑这头强横的黑龙有太大的反应,气浪以将小黑庞大的身体掀翻倒地。

  看着自己最忠实的守护者小黑如此倒下,欧西丁感觉心如刀割,他知道,小黑的性命、自己和卡丹露的性命,全都掌控在这个神秘少女的手中。

  神秘少女一步一步缓缓的朝欧西丁及卡丹露二人走来,当走到距离二人三米开外才停小脚步。

  神秘少女将手中的那对雪白无暇的战神靴抛在地上,道:“为了这么一件所谓的宝物而白白送命,值得吗?”

  “人总有一死,我能为我的大哥而死,和我心爱的人一起死,此生可以说是无憾。但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您能够放过我身旁的卡丹露及我的宠物小黑,你怎么看也不象是一个杀戮成性的人。”

  欧西丁希望用言语可以打动神秘少女,寻求一线生机。

  “别求她,欧西丁,我知道你希望我没事,但你不在世上,我岂能独活,我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不远千里来寻你,希望可以开始我少女时代就存在于脑海中的梦,与喜欢的人遨游四海。所以我和你必须共同进退,同生共死!”

  卡丹露语调高昂,显然早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真看不出你这个小姑娘年纪不大,性子还挺烈。同生共死,说的容易,这个世界有几人能够做到?”神秘少女并未被欧西丁、卡丹露二人死前流露出的真情打动,反而言语之中有种说不出的讽刺意味。

  欧西丁和卡丹露二人没有再答话,半坐半躺在地上的二人只是深情的相互注视着,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神秘少女叹道:“一切都该结束的时候到了,受死吧!”

  神秘少女的手中的玉魔萧,化作一道白光,射向卡丹露的胸口处。

  见卡丹露遇险,欧西丁面色大变,奋起余力,朝卡丹露扑去,希望用他的身体替卡丹露挡过神秘少女这必杀的一击。

  卡丹露眼见欧西丁扑来想为她挡这一击,顿时惊叫道:“不要!”

  玉魔萧带着欧西丁和卡丹露二人的鲜血,重新回到了神秘少女的手中。

  刚才那一击,不但洞穿了欧西丁的右肩,同时也击穿了卡丹露的左腰。

  原本就内伤颇重的二人在受到这一击后,同时晕厥过去,不省人事。

  神秘少女见到这一对真心相爱的人如此拼死保护对方,心中触动很大,一些模糊万分的支离破碎的记忆片段再次浮现在脑海之中。

  “我是谁,我为何会在这里,我的脑袋好痛!”

  “我记得有人告诉过我,我的名字是海魔女,我真的是叫海魔女吗?我的脑海为什么总是一片空白,我到底是谁!”

  ……

  受到刺激的神秘少女,发出呼天抢地的叫喊声,朝远方奔去,终于消失不见。

  身世迷离,失去记忆的‘海魔之女’的出现,预示着又一大势力即将粉墨登场,龙之大陆的历史篇章,又翻过新的一页。

  黄沙墓城,几千年来一直被公认为龙之大陆最诡异莫名的凶险之地,但与其他凶险之地略有不同,虽然绝大多数探险者埋骨于黄沙墓城,但有小部分人侥幸安然返回,所以人们对黄沙墓城有所了解。

  龙之大陆西北部,黄沙千里。在中心偏北的位置,有一座远古时期比普通城市还要壮观的墓穴。由于近几百年来黄沙之地几乎都是东北风,深藏于沙丘之下的古墓竟裸露出地表,于是人们称之为黄沙墓城。

  如此大规模的墓穴,自然有无数珍宝,所以引起了无数寻宝者前往探险寻宝,期望一朝富贵。其中又以盗贼和佣兵居多。

  前几批进入黄沙墓城的探险者竟无一人返回,让后来者不免诸多猜测。

  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后继的寻宝者经不住财宝的诱惑,继续着飞蛾扑火式的探险。

  就这样,一批又一批的探险者进入了黄沙墓城,但都如泥牛入海般,再无任何回音,不知所踪。

  终于,一位大魔导士和一位圣骑士受一为国王所托,查明黄沙墓城的真相,这才出现了转机。

  大魔导士和圣骑士带着近百名修为不凡的魔法师及战士,进入了黄沙墓城。

  黄沙墓城果然是无数可怕怪物居住的天堂,几番血战下来,百人的冒险队只余下不到二十人。

  但余下的勇士并未退缩,放弃一探黄沙墓城究竟的想法,继续前行。

  终于,他们一行人在墓城深处见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怪兽,短短几分钟的战斗,冒险队就只剩下五人。

  为了让其他队员有机会离开黄沙墓城,圣骑士以他的血肉之躯暂时拖住了怪兽,让大魔导士有时间施展终极魔法消灭怪兽。

  余下三人则于此刻疯狂逃窜,终于平安的返回地面。但他们三人等了几天几夜,也不见舍己救人的大魔导士和圣骑士从墓城归来,最后他们只能黯然神伤的离开了黄沙墓城,将所见到的一切告诉人们。

  自此以后,前往黄沙墓城寻宝的探险者少之又少,即使一些武艺高强的武者及高级魔法师组成的探险寻宝队伍,也只敢在黄沙墓城的外围寻找宝藏,不敢深入黄沙墓城,毕竟那只能够杀死圣骑士及大魔导士的怪兽不是他们所能应付的。

  而此刻,竟有二人势如破竹的杀入了黄沙墓城的内一层。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日偷袭泰坦未果的女王叮当与不知如何面对泰坦的克玛。

  叮当和克玛二人进入了如城市般墓穴的一个回廊。

  长长的回廊不见一个墓穴怪,悄然无声。

  “看你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是在想着如何面对你在矿窑时结拜的好大哥泰坦还是想着当日我们仓促离开尼斯城,未将你的宝贝情人雪儿带在身边而追悔啊?”叮当问道。

  “泰坦自小时就很照顾我,我以为我帮他报了仇,结果他现在不但还在人世,而且我还阴差阳错的击伤了他,我的心现在是乱成一团麻。至于雪儿,我到是不担心,她艺出冥火门,等闲几十个小兵都不是她的对手,我想她此刻已经安然返回天幸城了。”克玛回答道。

  “虽然我知道你现在很彷徨,犹豫难决。但我可以肯定,你绝对不会投向泰坦一方。”叮当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对克玛道。

  克玛似乎被说中心事,面色一红,但却依然辩解道:“那可不一定,叮当你就不怕我偷袭擒拿你后,将你当作礼物送给泰坦?”

  叮当突然投入克玛怀中,笑道:“不可能,因为我知道你已经离不开我了。”

  叮当一边说,一边***着克玛那厚实的胸膛,一会工夫不到,不堪**的克玛就已经是面红耳赤,气喘如牛。

  “怎么样,想要我吧。”叮当媚眼如丝,看着面色通红的克玛道。

  克玛早已经qing动,他现在可以说是每晚无叮当不欢,整个身心都被叮当那完美的肉体所俘获,成了落入蜘蛛网的蚊虫,根本无力逃出这叮当用肉欲编织而成的天罗地网。

  “在这里,不大好吧。”克玛觉得口干舌燥,无法抗拒叮当的媚惑。

  “试想一下,在几千年甚至几万年前古人的墓穴中作爱,多么刺激,我们定会高潮迭起!”叮当说完话后,主动献上香舌,让克玛qing动不已。

  克玛终于按捺不住,粗壮的手臂挽住叮当,与叮当疯狂接吻,享受着这诡异墓穴中的抵死缠mian。

  ……

  叮当与克玛二人之间的这场独特的战争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才宣告完结。

  而此刻,受泰坦指派的窈窕与战士基斯也已经进入了黄沙墓城。

  看着一路上无数怪物残留的尸体及血迹,窈窕和基斯二人是暗自心惊。

  何人实力如此强悍,竟然没放过一个怪物,无一活口。

  窈窕和基斯只能提高警惕,继续前进。

  “窈窕,如果万一敌人势大,你先退,我殿后。”基斯道。

  “那不行,我窈窕可不是临阵逃脱的战士,我们二人必须共同进退。”窈窕虽然有感于基斯的照顾,但还是拒绝了基斯的好意。

  基斯口中虽没再言语,但心中却依旧没有改变初衷,决心照顾窈窕的周全。

  窈窕全无惧色,因为她想即使遇到了危险,她的召唤兽大白猪大胖可以呼之则来,自保应该问题不大,唯一要考虑的反而是基斯的安全。

  同时窈窕也知道,基斯的武学修为于两位剑圣几乎在同一档次,即便不如,也不过是略逊一筹,想到这,窈窕觉得此次寻宝应该可以如偿所愿。

  激情燃烧过后,叮当和克玛没有在回廊中继续逗留,步过百米多的最后一条长廊,进入了下一个大殿。

  叮当和克玛二人觉得眼前一亮,发现殿内的四周的壁上悬挂着用魔法晶石制作的挂灯,发出柔和的白光,将整个大殿照的一清二楚。

  虽然叮当和克玛二人拥有夜视的能力,在阴暗的回廊中前进也不虞有怪物偷袭,但重见光明那种感觉还是分外亲切。

  殿内空无一物,但零散的摆放着几十座直立的石棺,棺上的字刻模糊不清,显然年代久远。

  克玛觉得毫无异常,正准备穿越大殿,却被叮当一把拉住。

  “小心,每具棺内都有股死亡能量,别轻举妄动。”叮当正容道。

  克玛愕然道:“不用这么紧张吧,估计是亡灵族的骷髅或者僵尸,那还不是一刀一个,两刀一双。”

  “那好,你用冥火神剑击杀石棺内的一个怪物给我瞧瞧。”叮当也不与克玛争辩,淡淡的道。

  克玛虽知自己武技不如叮当,但见叮当此刻有些小瞧他也不禁有些动怒。

  克玛二话没说,背后的冥火神剑离鞘而出,克玛一把抓住。

  火红色的冥火神剑在克玛的九重天的冥火真气的注入下,剑身隐有火光流动,极具灵性,似乎拥有了生命。

  克玛双手持剑,缓缓走到一具石棺面前,将冥火神剑举过头顶,然后以雷霆之势劈下。

  ‘啪……’石棺应声而破,四分五裂。

  石棺内果然有一人形怪物,但克玛还未看清楚,手中的冥火神剑余势为竭,卷起一片火光,不偏不倚砍在怪物的天灵盖上。

  没有出现克玛想象中的怪物被冥火神剑上发出的冥火烧为灰烬,也没有出现怪物被克玛发出的凌厉剑气切成两半,这一剑击在怪物头上,感觉异常奇怪,空空如也,丝毫不受力。

  就在克玛大讶之际,绿色的怪物突然动了,一拳袭向克玛面门。

  换过其他普通高手,定被怪物这一拳击实。

  但克玛乃冥火门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与当今冥火门门主浩野相比也不逞多让。

  克玛双腿未动,身体朝右微微一侧,不但闪过怪物突袭的这一拳,同时手腕一抖,冥火神剑急转直下,切向攻击落空的怪物的右手臂。

  让克玛更为吃惊的是怪物竟然也精通武学,手臂微移,反掌捏向冥火神剑的剑身,意欲夺去克玛手中的冥火神剑。

  由于不清楚这个怪物如此灵活,并且不惧刀剑,克玛终于不得不退,避过怪物的反击,回到叮当的身旁。

  出乎克玛意料之外,怪物并未追击,但却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它要呼叫它的同伙帮忙,消灭我们!”叮当沉声道。

  “它究竟是什么怪物?不但似乎拥有不死之身,好象还精通武艺!”克玛忍不住问道。

  “这种怪物被称为最黑暗恐怖的鬼武士,是活生生的武学高手炼制而成的,具体过程如何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们的肌肤刚中带柔,能化去大部分气劲。想要击倒它们只能将劲气注入它们体内,让劲气在它们体内炸开,才可能对它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叮当说道。

  知道这个怪物的来历之后,克玛心神大定,同时也更加佩服叮当的学识。

  叮当身为死神在人间的使者,对所有黑暗诡异之事或多或少都有所了解,但叮当目前还不知道她最可怕的能力,她身上所带的死神气息,可以轻易控制整个亡灵族的生物,包括最强大无匹的骨龙。

  一旦叮当知晓这个秘密,龙之大陆上将掀起腥风血雨,甚至发展成为第二次亡灵战争。

  先前与克玛战斗的那个鬼武士发出了凄厉的怪叫声后,果然如叮当所料,其余几十具石棺的棺盖纷纷被关在棺内不见天日的鬼武士击碎,走出棺材,形成合围之势,叮当与克玛陷入险境。

  叮当的纤纤玉手往虚空一抓,黑色泛着异芒的死神镰刀出现在叮当手中。

  同时叮当体内的九幽能量部分涌入大殿所在的狭小空间,能量的激荡使壁上悬挂着的魔法壁灯摇晃不定,光线也时暗时明。

  叮当和克玛自然不能让这些可怕的鬼武士完成包围,所以只能主动出击。

  叮当手中的死神镰刀在空中划出一个十字,激起阵阵气浪,涌向距离她最近的一名鬼武士。

  十字形刀气快似闪电,没给鬼武士任何闪躲的机会,正中鬼武士的胸膛。

  ‘嘎嘎’几声如击败革的声音,死神镰刀竟将不惧刀剑的鬼武士劈成四块,立毙当场。

  叮当也没想到自己这随意一击有如此可怕的威力,原本不过要试探一下鬼武士的实力到达何种地步,结果去一击杀之,让叮当也有些不敢相信。

  叮当哪里知道,她身上的九幽能量,不但是所有光明性质能量的克星,同时也是一切黑暗性质能量的克星。而鬼武者则是被黑暗能量改造而成的恐怖怪物,遇上最黑暗恐怖的死神所拥有的九幽能量,自然是不堪一击,刚一接触便溃败下来,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见叮当一击成功,克玛自然也是勇气倍增,手中的冥火神剑发出万丈红芒,将面前的一名鬼武士笼罩在一片火光之中。

  身在火光之中的鬼武士在闪过了克玛好几剑之后,终于被克玛刺中了腹部。

  克玛的内劲隐而不发,直到完全进入鬼武士体内才将让劲气爆发。

  一声闷响,这名鬼武士的腹部被克玛的冥火真气炸出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

  克玛掌握这种杀鬼武士的方法之后,再无丝毫惧意,挥舞着手中的冥火神剑,如猛虎般的冲向那些同样不惧死亡的鬼武士。

  眨眼工夫,几十名拥有可怕实力的鬼武士被叮当和克玛杀了一大半,余下的几名身手更为矫健的鬼武士也只是在苦苦支撑,早晚也难逃死在克玛和叮当刀剑之下的命运。

  其中一名隐为鬼武士队长的首领,竟然能够判断出他和同伴可能难逃一死,忽地扑向一盏魔法壁灯,用力一拉,开动了一个机关。

  墙壁另一侧传来轰隆之声,让叮当和克玛有些不知所措,手脚立时就慢了三分,以至于幸存的那几名鬼武士终于脱离了二人的攻击范围,眨眼逃得不知去向。

  机关所在的那面墙壁轰然倒塌,尘土飞扬,砖石纷飞四溅,一个巨大如海洋中章鱼的恐怖怪物出现在叮当和克玛二人的面前。

  叮当和克玛虽然身负绝艺,但想到眼前这个章鱼怪可能就是黄沙墓城内终结无数探险者生命的最可怕的怪兽,也不由得暗暗心惊,提升功力,以防章鱼怪突发出了雷霆一击。

  (肥鸭新书《英雄回归》,希望书友们去看看,多多支持,谢谢!嘎嘎~~~)

  

第四十九章 神秘少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