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二章 缚神之印

    兽王山脉连绵起伏数百里,其中最险要的兽王峰则位于山脉中部,海拔八千米,三面都是悬崖峭壁,只余一条狭小的阶梯通往峰顶,险峻异常,有‘自古兽王峰一条路’的俗语,等闲之人只能望峰兴叹。

  真正大自然最瑰丽的景象总是不被大多数人所见到,只有历尽艰难险阻的勇士才能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而此刻旭日初升,发出万道霞光,将兽王峰半山腰处的白云镀上一层金边,驱散了弥留在空中的雾气,整个天空亮堂起来。

  清晨的阳光并不刺眼,透过厚厚云层的余辉终于落在兽王峰顶,照在三个被眼前瑰丽景象的深深震撼住的人的身上。

  其中一人突然不顾一切的奔向不远处的悬崖,跳了下去,另外二人不知道是被日出的美景迷住了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竟然不闻不救,任由那人跳崖。

  几秒之后,跳崖的那名男子竟然出现在悬崖前方的半空之中,背上那一双洁白如雪的鸟翼在空中拍打着,显然他万分兴奋。

  他一震翅,如离弦之箭般的冲向高空,似乎要飞向那遥不可及的太阳。

  小半会后他停止了高飞,开始在云层之中盘旋着飞翔,远远看去就好象一只巨大的鹏鸟在云中嬉戏,或者象传说中神秘的拯救世人的天使从天而降,来到世间惩恶扬善。

  “好美啊,泰坦。我永远不会忘记眼前这幅完美的画卷,将来我定要居住在云颠之处!”

  “好的,雅儿,我将来定要在最高的山上修建最壮观的宫殿,让你能够每日饱览群山的秀色,与我一同看日出日落!”

  说话的这一女一男正是泰坦与梦可雅,而在天际翱翔的人则是翼人族的天翼。

  梦可雅依偎在泰坦的怀里,柔声道:“我不企求豪华的宫殿,哪怕是一座经不起风吹雨打的小茅屋就可以了,只要你在我身边,那就够了!”

  泰坦虽然和梦可雅已经贵为泰坦帝国的帝王与王后,但二人依旧如普通的热恋的年轻男女一样,听到对方说出动人的情话后就无法压抑心中滔天的爱意。

  泰坦低头,见梦可雅还是如往常一般可爱,闭上双眼期待着热吻却又不时美目偷偷微睁开一条小缝,‘观察敌情’。

  香玉在怀,即使是铁石心肠之人也要为之qing动,更何况梦可雅这种绝代妖娆,虽然没有媚惑泰坦,泰坦也已经按捺不住,热吻如雨点一般的落在梦可雅的玉肩、粉颈、嫩脸及额头上。

  最后终于双唇相交,二人忘情的在这兽王山脉最高的兽王峰之上接吻、拥抱、抚mo。

  原本想一个俯冲飞回兽王峰峰顶的天翼见此情形,自然不敢造次,只能继续在空中盘旋着,好在天翼正当壮年,体力充沛,在空中飞几个小时没有一点问题。

  翼人目力极好,在空中飞翔的天翼却发现半山腰一行人正飞速朝峰顶奔去,领头一人速度疾如流星,将后面几人抛在身后,最让天翼惊讶的是此人的面上带着一个白银魔鬼面具。

  天翼见有这行人各个登山时都如猿猴般敏捷,显然身手矫健,本想通知泰坦王小心提防,但此刻泰坦与梦可雅正在热吻之际,浑然不理会一切事,天翼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既可以唤醒泰坦和梦可雅,又可以拖延时间的方法。

  天翼口中发出一声清啸,朝半山腰的这一行人掠去。

  天翼发出的这声清啸不但将泰坦和梦可雅从缠mian中唤醒,而且让急速前进的这一行人速度立时缓了下来,盯着从远处飞来的翼人天翼,将极少现世的翼人的模样看个清楚,甚至领头的那名面带银色面具之人也放缓了脚步,观察着在空中翱翔的翼人天翼。

  好锐利好深邃的眼神,天翼心中一惊,惊叹银色魔鬼面具*出的那道目光。

  兽王峰顶的泰坦见天翼朝山下俯冲而去,还以为天翼遇到了危险,折翅落下悬崖,情急之下发出一声怒吼。

  犹如九天龙吟般的吼声在群山中回荡着,此起彼伏,威势惊人。

  但泰坦这声怒吼着实让那位面带银色魔鬼面具之人吃了一惊,停下了脚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但很快此人便以更快的速度朝兽王峰顶掠去,口中也发出一声清啸,通彻云霄,嘹亮异常。

  泰坦和梦可雅一听声音,相互对视了一眼,同时说道:“哈沙克!”

  泰坦恼恨哈沙克借叮当之手抵挡自己的大军,并且险些让梦可雅被叮当所害,也不多想,拔出后背上的妖魄偃月刀,朝山下冲去。

  泰坦和哈沙克这两位天纵之才当年同为龙之学院的学生,如今又同为龙之大陆的两国帝王,终于彻底决裂,要在地势最险要的狭小山路上一决雌雄,斗个你死我活。

  哈沙克已经看到泰坦的身影出现在一片金光之中,有些刺目的阳光根本无足以影响哈沙克对形势的判断。

  见泰坦居高临下,犹如猛虎出柙般的朝自己扑来,哈沙克根本不敢怠慢,多日不见,泰坦的修为到了何种程度根本不知晓。

  哈沙克一边凝神运气,准备与泰坦的这番无可避免的恶战,一边对身后的人道:“你们退到山腰处,没有我的命令都不允许接近战场!”

  哈沙克身后的随从乃是当年与泰坦等人打过几次交道的‘死亡之手’的成员,眼见泰坦朝他们主子扑来,自己却无法分忧,心中虽然气苦,但知道以他们的身手根本无法插手主子与泰坦这两位绝顶高手之间的大对决,只好飞速撤退到半山腰。

  泰坦面上杀气逼人,因为他知道,哈沙克是他的最大的劲敌,只要能够除去哈沙克,自己的霸业就指日可待。

  哈沙克更是清楚的感觉到泰坦的杀意,整个空间都被泰坦发出的无形杀气笼罩,次一级的高手恐怕都会遍体生寒,战意大减。

  但哈沙克是何许人,不但天资过人,而且生平恶战无数,求胜的战意无比旺盛,心如铁石,怎么可能被泰坦的无形杀气给吓退?哈沙克依旧如一杆标枪般的笔直站立着,犹如崇山峻岭一般,毫无破绽可言。

  飞速接近哈沙克的泰坦见哈沙克如此镇定,并不惊讶,如果这种程度的定力都没有,怎堪作自己的敌手。

  虽然哈沙克周身上下泰坦找不到丝毫破绽,但泰坦的心中却波澜不惊,准备待气势提到极至时,全力击出威力绝伦的一刀,哪怕哈沙克化作固若金汤的超强防御的城池,也要硬生生的在厚实的城墙上凿出一个口子一条裂缝,进而摧毁整座城池。

  泰坦手中的妖魄偃月刀发出眩目的万道红光,将整个空间染成一片血红色,让人仿佛置身修罗地狱,可怕到了极至。

  泰坦的速度不断提升,已经无须脚点地来加速,而是直接以御空飞行的方式迅速接近巍然不动的哈沙克。

  随着泰坦速度的提升及妖魄偃月刀上发出的红芒越来越刺目,泰坦的无敌气势也即将提升到颠峰状态,那时便是泰坦发出最可怕的雷霆杀招的时机。

  哈沙克心中不惊不喜,保持在一片澄明的心境之中,目不转睛的盯着飞速接近的人刀合一的泰坦,全身上下竟然没有一丝微小的动作,宛如一尊石雕,亘古以来便一直是这个站立姿势,无受任何外界影响,其中自有一个天地存在似的。

  泰坦有意将体内的玄冰真气在飞行过程中散发出来,控制身边的空气,形成类似波涛暗涌的激流,无数股无形的空气流从各个角度朝哈沙克涌去。

  眼见泰坦就要与哈沙克撞在一块,泰坦却突然在高速前进的之中在距离哈沙克十米外停住了,让人不敢相信。

  泰坦造成的这违反自然定理的停步让哈沙克也不禁有些色变,原本想好如何化解泰坦雷霆攻势的方法派不上用场了。

  哈沙克虽然心神微分,但还是感觉到数股空气汇聚而成的激流般的真气流朝自己袭来,正准备出手化解,异变又生。

  原本静止不动的泰坦右手一挥,将手中的妖魄偃月刀朝哈沙克掷去,去势疾如流星,威势更加骇人,卷起漫天的风沙,气劲完全将哈沙克笼罩。

  这一变化来得太快,根本不给哈沙克任何机会思考。

  哈沙克见泰坦的妖魄偃月刀几乎是一离手就到了胸前,根本避无可避,只能硬挡这一击。

  哈沙克右手横挥,一掌击在妖魄偃月刀的刀身之上。

  但泰坦这一掷不但包括了他本身的全部功力,而且在停顿的那一刹那将奔跑的速度转化为可怕的冲击能量注入了妖魄偃月刀之中,威力绝伦,足可以开碑裂石。

  结果哈沙克一掌击出去后,发现并不能彻底改变妖魄偃月刀的前进轨迹,还是朝自己左胸刺来,只好身体往右侧一闪,差之毫厘的躲过了泰坦的第一击。

  但事情远没有哈沙克想象中的简单,那柄妖魄偃月刀从哈沙克身旁飞过后又一个回旋,绕了回来,再次朝哈沙克疾冲而去,极具灵性。

  哈沙克知道不能继续陷入被动,否则很可能会饮恨在泰坦的这把妖异无比的偃月刀下。

  接连闪过了妖魄偃月刀的冲杀后,哈沙克解下了腰间的一根黝黑毫不起眼的带子,拿捏在手中,竟然变作了一根乌黑发亮的铁棍。

  泰坦从未听说过哈沙克用过兵器,此刻见那根可以成为绕指柔般系腰带的铁棍显然不是凡品,甚至超过了普通的神兵利器,心中一凛,神情立时变得更加凝重。

  哈沙克手中的这根铁棍,乃是罗杀帝王家族世代相传的宝贝,叫做‘变幻无方’。这‘变幻无方’不知道是何种材质打造的,竟然可以变化成无数种普通物品,可柔可刚,可长可短,可粗可细,堪称奇珍中的异宝。

  传到哈沙克手中后,便成了哈沙克的秘密武器,因为哈沙克精通十八般武器,恰巧‘变幻无方’又能够随意变幻成大多数武器的模样,成为了哈沙克梦想中的极品神兵。

  而‘变幻无方’乃自动认主的灵异之物,幼时便认哈沙克为主,能够按照哈沙克的心意变化,如今哈沙克更是完全掌握了‘变幻无方’的习性,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它,但由于放眼整个龙之大陆,能与哈沙克一战的人寥寥无几,所以根本无人知晓哈沙克有这样一把古怪无比的兵器。

  泰坦用意念力收回在空中乱飞,伺机攻击哈沙克的妖魄偃月刀,紧握在手中,因为泰坦知道,突袭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接下来就只能真刀实枪的和哈沙克分个高下了。

  泰坦意念力狂发,无数初级中级攻击魔法铺天盖地的朝哈沙克袭去,希望再次占据主动。

  哈沙克临危不乱,虽然漫天都是火球、风刃、冰弹等各系攻击魔法,且目标是他,只是使出最简单的一招,手中呈铁棍状的‘变幻无穷’如风车般的飞速转动,竟然想以武器来抵挡魔法的攻击。

  见此情况,泰坦也有些迷惑,各种真气的确能够抵挡魔法元素的进攻,但从未听说过能够用实体的棍棒挑飞火球、风刃等有形无质的魔法元素的攻击。

  但当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在眼前,泰坦不得不相信哈沙克手中的那根不起眼的铁棍是普通魔法攻击的克星。

  只见哈沙克用手中的铁棍连挡带挑完全化解了泰坦施展出的*般的魔法攻势,根本没有一个攻击魔法能够近哈沙克的身,威胁到哈沙克。

  哈沙克是心知肚明,有‘变幻无方’在手,普通的魔法根本无可能对自己构成威胁。

  就在泰坦有些颓然之际,哈沙克已经凌空跃起,铁棍直击泰坦,犹如蛟龙出海般声势惊人,勇不可挡。

  泰坦沉腰立马,夷然不动,双手持刀,闪电般的劈向哈沙克手中的那根铁棍,速度快到了极点。

  刀棍相交,发出一声闷响,能量的冲击造成的震荡波让整个地面都轻微震动,以二人比拼地点为中心,强烈如飓风般的气流朝四周刮去,声势浩大。

  哈沙克被强大的反震力震得凌空翻了几个跟斗后回到原位,而泰坦脚踩的青石俱裂,双脚陷入地下一尺多。

  泰坦本以为自己略占上风,突然间感觉自己全身一阵发麻,体内几丝残留的哈沙克的魔武真气发作,竟然如同四系魔法在体内施展出,内腑震荡,已然受了轻伤。

  泰坦终于明白哈沙克所修炼的这种霸道的真气为何叫魔武真气。融合了武者真气及天地间魔法元素攻击力的魔武真气的确是古往今来的一大奇功。魔法元素能够非常巧妙的隐藏在魔武真气之中,在适当的时候一攻击魔法的形式释放出来,给敌人重创,如果不是泰坦体内的生命能量护体,恐怕这看似普通的一击就能让泰坦失去战斗力。

  但哈沙克独创的魔武神功变化多端,简直达到了‘无穷如天地,不竭似江河’的境界,远不是泰坦所想那样。

  魔武神功最可怕之处就是一个武技可以瞬间变成一个魔法,而一个魔法也可以瞬间变成一个武技,二者之间相互转换就象呼吸一样自然,无迹可寻。

  哈沙克同样不会给泰坦多思考的时间,几乎是脚一落地又再度大鹏展翅般的腾空而起,但手中的铁棍已经变幻成一把泛着寒芒,清澈如水的宝剑,刺向泰坦的胸口。

  泰坦双脚还未拔出,行动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只好使出‘意念力之墙’,希望能够让哈沙克吃个哑巴亏。

  泰坦发出的强大意念力形成了一堵看不见的无形墙壁,赫然拦住了哈沙克,但哈沙克茫然不知,依旧按照固定飞行路线朝泰坦扑去。

  幸运的是哈沙克的剑在前,人在后,灌注了魔武真气的由‘变幻无方’这把盖世神兵化作的宝剑将无形的意念力之墙击碎意念力之墙虽然一定程度上减缓了哈沙克急速的攻击,但并未从根本上扭转泰坦无法动弹的不利局面。

  泰坦无奈之下,双手将偃月刀举过头顶,抵挡哈沙克那凌厉无匹的一剑。

  哈沙克这苍鹰搏兔的一击威力绝伦,如山洪般爆发的冲击力根本不是泰坦仓促之下所能抵挡的,加上魔武真气的特殊属性,隐含魔法伤害,泰坦口中喷出一道血箭,被哈沙克剑上传来的巨力震倒飞出去,摔在地上。

  哈沙克却并未乘胜追击,似乎在凝神运气。

  泰坦的玄冰真气已经超越了四十九重天,达到了自然吸收天地间至阴至寒之气的境界,霸道无比。

  哈沙克原以为泰坦强壮如魔神,招式大开大合,霸气十足,真气走的是阳刚威猛的路子,所以留守内腑的真气都是阴寒属性的真气。结果阴寒属性的护体真气被入侵的几丝诡异的玄冰真气自然吸收,在哈沙克体内翻江倒海,让哈沙克也受了内伤,虽然没有伤及根本,但也需要调息一番。

  泰坦虽然再度负伤,但泰坦少年时在魔兽乐园吃了三年的魔兽肉,喝了三年的魔兽血,一身铜皮铁骨不说,加上有体内那股浩瀚如海的生命能量,再重的伤,也能极快的治愈,恢复如初。

  泰坦从地上一跃而起,一声怒吼,朝还未调息完毕的哈沙克疾冲去。

  血红色的妖魄偃月刀发出夺人心魄的妖异红芒,刀随风而起,卷起漫天血光。

  血光的映照之下,泰坦仿佛来自地狱的恐怖杀神,浑身散发着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威慑力,似乎举手投足间都有着异常可怕的破坏力:毁天灭地!

  “玄冰念力血光斩!”

  漫天的血光化作一道雷电般的威势惊人的血光,且血光中蕴藏的玄冰真气将这道血光斩镀上了湛蓝的刀锋,泛着寒芒,令人望而生畏。

  但玄冰血光斩这一击还不是全部,泰坦发出的强大的意念力才是真正夺命的杀招。

  不激起一丝风声的无形意念力朝哈沙克的胸口袭去,一旦被泰坦发出的这一念力击实,哈沙克非死即伤。

  哈沙克眼中闪过一道厉芒,似乎感觉到泰坦的意念力攻击,手中呈宝剑状态的‘变幻无方’瞬间变作一张厚实的盾牌,横举在胸前。

  ‘砰’一声巨响,哈沙克被泰坦发出的念力攻击击退了一步,但由于盾牌护在哈沙克的胸前,哈沙克毫发无伤。

  还未等哈沙克回过神来,那道威力无穷的‘玄冰血光斩’已经当头劈下,强大的气劲与空气摩擦,发出尖锐刺耳的破空声。

  哈沙克想也未想,顺手将盾牌举过头顶,故伎重施。

  倾注了泰坦全部功力的‘玄冰血光斩’果然威力极大,将哈沙克如木桩般的钉入地下一尺,如泰坦先前那般,一时间行动受制。

  哈沙克还未压制体内翻腾的血气,勇猛的泰坦又发动了新一轮攻势。

  十几种风火水土四系中高级攻击魔法同时出现在哈沙克身旁,这滔天的魔法浪潮几乎要将渺小的哈沙克一口吞噬。

  哈沙克却不慌不忙,依旧用手中的盾牌滴水不漏的挡住了这十几种强力攻击魔法。

  四系魔法元素一旦碰到由‘变幻无方’化作的盾牌,不是被吸收就是被震飞,哈沙克手中的这件传世之宝不惧魔法元素攻击是显而易见的。

  见如此密集性的魔法攻击都无法奏效,泰坦一时也没辙了,虽然还想继续使用‘天地无情灭绝刀法’,不给哈沙克任何喘息的机会。但由于刚才的‘玄冰血光斩’也消耗了相当多的真气,一时半会也无法使用威力绝伦的杀招,让泰坦头痛不已。

  眼见哈沙克无惊无忧的开始提聚功力,有些无奈的泰坦脑海中闪出一道灵光,‘用自然系和暗黑魔法’!

  “至高无上的暗黑大魔神,我以泰坦之名义,企求您派遣暗黑魔狼协助我消灭眼前的敌人,让暗黑之名覆盖全世界!”泰坦念出了暗黑系高级魔法‘暗黑魔狼’。

  泰坦换音刚落,一头浑身散发着可怕气息的黑狼出现在泰坦身旁,还未等泰坦下命令,发出了一声狼嗷之后,张牙舞爪的朝哈沙克扑去。

  这头暗黑元素形成的狼到底有多厉害,泰坦不知道,哈沙克同样不知道。

  哈沙克甚至不知道是否该用手中的盾牌却对付这头暗黑魔狼,‘变幻无方’可以化解人类四系魔法的攻击,并不代表可以化解魔族的暗黑系魔法。

  一子不慎,满盘皆输!哈沙克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哈沙克手中的盾牌弹指间变回了一根腰带,系在腰上,显然不打算使用‘变幻无方’对付暗黑属性的这头魔狼。

  哈沙克右拳朝暗黑魔狼直击而出,看似平淡无奇,速度缓慢,却隐有风雷之声,让泰坦也拿捏不住是否该于此时对哈沙克发动新一番攻势。

  暗黑魔狼极具灵性,竟然感觉到哈沙克这一拳威力可怖,一个急转向,从右侧扑向哈沙克。

  哈沙克的武功早已经达到收发自如、随心所欲的绝高境界,拳势未老就已经收拳,继续注视着暗黑魔狼。

  魔狼的狼口大开,露出森白的利牙,幽绿色的狼眼死盯着哈沙克的咽喉,终于腿一蹬地,跃到空中,朝哈沙克的颈部咬去。

  泰坦根本没指望暗黑魔狼能够咬伤哈沙克,只是希望这头暗黑魔狼能够为他创作出一个胜利的契机。此刻见魔狼凌空朝哈沙克噬去就知道再不出手,便没有全力抢攻的机会了。

  想到这,泰坦双臂张开,腾空而起,宛如一只大鹏展翅,在空中滑翔,全身上下因为施展了四系加攻加防的魔法而隐约发出淡淡的五色光芒,飞到哈沙克头顶上空,急转直下,人刀合一的朝哈沙克头部劈去。

  泰坦这一刀力道奇大,而且攻击方式奇诡无比,人与刀都呈螺旋式的旋转下压,仿佛化做吞噬一切的飓风,让人难以抵抗。

  哈沙克也未多想,见泰坦这一击威猛难挡,只能提聚全身的魔武真气,朝头顶上空的泰坦击出霸绝天下的一拳,且同时口中猛喝道:“魔武天下之惟我独尊!”

  哈沙克体内充沛的魔武真气透体而出,如泰坦般发出各色光芒,犹如神人下凡,状如无敌的天神。

  部分的魔武真气自然而然的从哈沙克全身百穴散发出来,在空中形成无数的小旋涡后,最终成射线状,朝四面八方激射而去,覆盖了整个空间。

  具备相当破坏力的强大气流在无阻碍的空中横冲直撞,发出刺耳的‘吱吱’的破空声,且拦截了暗黑魔狼的去路。

  暗黑魔狼乃暗元素所化之狼,虽具一定灵性,但却不知道如何与无形的气流搏斗,冷不防便被强大的气流冲翻倒地,终于在气流的不断冲袭下消失不见,解决了哈沙克的一个隐患。

  泰坦见哈沙克在如此逆境之中依然有如此奇招克敌,只通过真气外射便解决了暗黑魔狼,心下佩服。同时哈沙克那‘惟我独尊’的一拳的拳势也已经将泰坦完全笼罩,泰坦也已经骑虎难下,只余硬拼一途。

  泰坦心知自己的玄冰真气虽然在察敌方面胜过哈沙克的魔武真气不止一筹,但在威力上却又稍逊哈沙克的魔武真气一筹,直接真气能量的对抗自己定然占不了丝毫便宜,泰坦想到这心中一动,意念力狂发而出。

  破!

  哈沙克原本气吞山河、霸绝天下的一拳的无敌拳势竟然硬生生的被泰坦强大无匹的意念力撕开了一道口子,让人刀合一的泰坦几乎未受丝毫影响便将所有积蓄的能量以螺旋吞噬的形式山洪般爆发,涌向以为胜卷在握的哈沙克。

  哈沙克天生也对能量的变化相当敏锐,气机产生了微妙不利于他的变化已经感觉到。

  哈沙克暗叹了句‘好个泰坦’,却依旧原势不变,击向从空中呼啸而来的泰坦。

  拳刀相交,气浪滔天,击声如雷。

  两股巨大能量的冲击造成了巨大的轰鸣声,在群山之中回响着,甚至整座兽王山峰都轻微的震动,让人难以置信。

  泰坦被能量相撞所产生的那股巨力抛向几百米高空之中,一时半会根本不会落地。

  同时这股巨力让哈沙克的双腿陷入了坚硬的山石之中,看似行动受制。

  由于泰坦身在空中,无法朝哈沙克发动连续攻势,哈沙克终于运足劲力,一掌击在地上,双腿拔地而出,腾空而起,口中吟唱着风系的‘风翼’魔法,如小鸟般的灵巧的在空中飞翔,扑向开始坠向地面的泰坦。

  泰坦虽见哈沙克来势汹汹,却丝毫不惧,心中一动,‘风翼’魔法也施展在自己身上,一个回旋,飞向高空。

  此刻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的注视着空中的泰坦和哈沙克,等待着一场更加精彩的空中大战,却没有一人注意到远处的几座山峰上都同时升起了袅袅的黑色的烽烟,直冲云霄。

  泰坦和哈沙克在空中的这场精彩纷呈的对决让人眼花缭乱、眩目难辨,却依然未分个胜负。

  空中的泰坦犹如一只搏击长空的苍鹰,有着傲视天下的无敌气概。

  而空中的哈沙克则犹如一只飞翔九天的金雕,有着独霸苍穹的猛士风范。

  泰坦的各种攻击技及魔法可以说是层出不穷,可以让任何敌手都疲于应付,毫无还手之力,惟独哈沙克在华丽的攻击技及魔法施展上竟然丝毫不输于泰坦分毫,反而略为胜之。

  博取众家之长的哈沙克独创出的魔武神功中的武学招式可以说是无穷无尽,加上哈沙克年少成名,实战经验比泰坦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各种希奇古怪的攻击魔法让泰坦大为头痛,如果不是泰坦的魔法施展速度要比哈沙克快上一线,恐怕泰坦早已经败下阵来。

  泰坦和哈沙克二人是你来我往,你一个魔法,我一个攻击技,打得难解难分,天昏地暗。

  如果换作修为不够高深的其他人,恐怕早已经消耗完体内的真气及精神力而从空中坠下,惨死当场。但泰坦和哈沙克都是天纵之才,一身修为虽然说不上旷古烁今,但也足够傲视当代,这种程度的对抗也许几天几夜都难分出胜负。

  眼见横扫无数高手的主人,当今势力最大的魔武国帝王哈沙克竟然无法奈何泰坦帝国的君王泰坦,‘死亡之手’的成员们终于愤怒了,准备出手相助哈沙克。

  ‘死亡之手’的成员们不但武技和魔法高深莫测,并且同时修炼了一种上古流传下来的‘缚神印’,能够让一个武者或者魔法师暂时无法运用体内的能量,成为一个废人。

  并且据古相传,‘缚神印’如果足够强大,可以生擒真正的凌驾于所有生物之上的神灵,是一种可以挑战神灵的可怕功法。但由于此种功法既不属于魔法,也不属于武学,并且被诸神诅咒,所以无人修炼成功,直到‘死亡之手’这十余人在死地之中,绝望的心态之中,以超强的求生意念,屡屡突破,这才终于修炼成功。

  原本可以由一人使用的‘缚神印’同时由十余人使用,虽然降低了修炼难度,但同时也大大的降低‘缚神印’的威力。

  ‘死亡之手’的成员们从怀中拿出一把匕首,将自己的右手掌心处刻了一个六芒星状的图案,然后将血红的右手对准空中的泰坦,上下嘴唇虽然不断的相碰,却未发出丁点声音,并且左手变幻着古怪的手势,对空中不断的比画着,仿佛在进行来自远古时代的一种秘不可宣的仪式。

  哈沙克眼角的余光见到‘死亡之手’开始进行‘缚神印’的仪式而泰坦却丝毫未察觉,心中大定,知道泰坦即将丧失战斗力,被自己生擒活捉。

  对于‘缚神印’的威力,哈沙克是深有体会。当年哈沙克魔武神功初成之时,以为当世无人能敌,后知晓自己心腹‘死亡之手’竟然通晓远古的这种可怕功法,大喜之下便要‘死亡之手’以自己为封印目标,体会魔武神功对付这种上古封印有何效用。

  结果一试之后,不但立即被制,真气停滞不动,身体无法动弹,而且哈沙克独创的几乎超越了所有真气的绝学魔武真气也花了近一个小时才冲破禁制,哈沙克才知道‘缚神印’的可怕,因为敌人是不可能给他如此宽裕的时间来慢慢冲破‘缚神印’的束缚。

  泰坦的冰心决感应力超强,立即感觉到哈沙克的攻势缓慢下来,不喜反惊,因为泰坦深知以哈沙克那深不见底的功力,绝对不可能在空中激战半小时便后力不继。

  然而此刻‘死亡之手’成员们进行的‘缚神印’的仪式已经完成了,手上的鲜血虽然已经干涸,但掌心那六芒星发出耀眼的红芒,将整个空中都染成一片血红色。

  泰坦与妖魄偃月刀中的血妖心意相通,此刻终于发现无所畏惧的血妖竟然萎缩的呆在偃月刀的一个角落里,原本血光漫天的妖魄偃月刀竟已经黯然失色,神兵利器变作一件凡铁之器,杀伤力骤减。

  泰坦感觉到所在的空间有些似梦迷离,空气都变得如实质一般,并且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波纹,将自己环环围困在中间。

  不远处的哈沙克则早已经停止了攻击,含笑看着自己。泰坦终于明白大势不妙,却为时已晚。

  悦耳如丝竹般的来自天籁的乐声在泰坦的耳边响起,几乎将泰坦催眠,放弃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所有抵抗。

  泰坦修习的冰心决的妙用在此刻终于完全显现出来,神智一时迷糊过后泰坦便恢复了清醒,感觉身旁的变化。

  在犹若实质的空气之中,泰坦感觉身处在温暖的水中,异常舒适,身体自然而然的放松,清醒之中泰坦也没有想到不过是没带枷锁,身处在一个舒服的囚笼之内。

  终于泰坦觉得一股强大的莫可抗御的异力凭空出现在自己体内,毫无先兆,身体瞬间受制,再也无法动弹。

  泰坦大惊失色,再也无法保持静如止水的心境,有些张皇失措,不知道如何是好。

  哈沙克与‘死亡之手’的成员们见状大喜,知道成功在望。

  想到可以生擒活捉当今泰坦帝国的君主这份比天还大的功劳,以‘死亡之手’那淡泊名利的性格也不禁有些砰然心动。

  不料异变突生。

  泰坦全身上下突地被一层绿光笼罩,并且这层绿光保护层还发射出十几道绿光,击中了‘死亡之手’的全体成员。

  ‘死亡之手’的全体成员根本没来得及反应,便口吐血箭,仰天倒下,不省人事。

  按照常理来说,泰坦和哈沙克武技及魔法可以说是不相伯仲,‘缚神印’能够让哈沙克丧失功力就同样能够让泰坦暂时被制。先前泰坦体内的玄冰真气及异常强大的精神力都先后被‘缚神印’所制,但含有‘自然之神’气息的生命能量却根本不是这种程度的‘缚神印’所能禁制的,结果泰坦体内的‘神之力’反弹,重创了‘死亡之手’的全体成员。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泰坦体内有着部分‘神的力量’,虽然只是小到微不足道的部分,却依然可以轻易反击并且重创想束缚神灵的人们。

  眼见这一变化,哈沙克也愣住了,无往而不利的‘缚神印’竟然会无功而返,且施法的‘死亡之手’吐血倒地,哈沙克不得不再次重新评估泰坦的实力。

  哈沙克也没有前去查看‘死亡之手’的伤势,而是提神运气,等待着泰坦即将发动的异常猛烈的雷霆攻势。

  空中的泰坦似乎都无法握紧妖魄偃月刀,让兵器从手中滑落,坠向悬崖外的谷底。

  哈沙克以为这是泰坦的疑兵之计,更是小心翼翼的提防着,没敢主动出击。

  就在此刻,失去‘风翼’魔法保护的泰坦突然头一栽,如折断翅膀的小鸟一样,朝万丈深渊坠去。

  

第五十二章 缚神之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