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 冰山血城

    冰山血城,海拔一万三千米,终年冰封雪盖,为龙之大陆第一高峰险峰。

  千万年来,无数妄图登上这座绝顶之峰的各路英杰无不在半山腰便知难而退,继续挑战极限的人皆铩羽而归,命丧途中。

  冰山不但陡峭,而且光滑如镜,异常危险,加上海拔五千米以上便空气稀薄,呼吸困难,并且还不时出现雪崩及暴风雪,让无数人只能在半山腰处望山兴叹。

  直到五百年前一位修为卓绝的剑圣,历尽艰难险阻,终于一人单剑攀上了冰山顶峰,意外的发现冰山绝顶之峰竟然另有洞天,一座宏伟的血红色的城堡出现在他的眼前。

  何种人有如此大的手笔、胸襟、气魄?在海拔万米的冰山之上修筑一座城堡!筋疲力尽的剑圣难以相信眼前的奇迹,在血城城门口犹豫彷徨了近五个小时后,终于决定下山,明哲保身,打消了脑海中想一探血城究竟的念头。

  剑圣下山后,冰山血城的奇迹存在便开始广为流传。

  其后几百年,又有几位绝顶高手登上冰山之峰,让人奇怪的是他们也都如第一位剑圣一样,在血城门口犹豫了好半天,还是未进入血城,下山而去。

  据一位曾经登上冰山绝顶之峰的剑圣说,当时他即使是最佳状态,恐怕也会依然下山而去。因为他感受到血城内有一股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恐怖的气息存在,挑战如此一个没有丝毫胜算的怪物,没有人会不犹豫难决,才会有了我们这几位过血城门而不入的绝顶高手。

  消息传开,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高手终于只在冰山血城的山脚下望山却步。血城之中究竟隐匿着什么怪物,无人知晓。

  距离冰山血城五十里的一个小山村的客栈内。

  “老大,战神铠甲似乎是为你量身订做的一样,和你那完美的体型异常匹配,简直就是是战神在世!”布尔大灌泰坦的迷汤。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力与美的结合,老大你你简直酷到了极点!”哈里也谄笑道。

  “举世难求的无价之宝,战神铠甲,你们却都送与我,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哎!”泰坦轻叹道。

  “老大,我的想法很简单。你越厉害,我们就越安全,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你可要及时出现在我身旁,保护我哟!”布尔奸笑道。

  布尔这番话让其他人都大感恶心,但泰坦却不以为意,反而笑着问道:“你有你的神勇无敌小白兔酷宝宝保护你,还需要我这个老大干嘛?”

  布尔鼻子抽动了一下,冷哼了一声,没说话。但那神情无疑告诉众人,酷宝宝靠的住,母猪都能上树!

  躺在布尔怀抱里的小白兔酷宝宝突然动了一下,吓得布尔立即面色转青,又由青转白,一头的冷汗。

  布尔竖起耳朵,终于聆听到酷宝宝轻微的鼾声,这才放下心来。

  窈窕道:“老大,我让你失望了,此次不但没有拿到战神铠甲,反而眼看着基斯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

  一旁的娜柔接着道:“老大,我也没能完成任务,你想怎么罚我都可以。”

  “你们真傻,你们二人都没事已经让泰坦很宽慰了。寻宝途中异常危险,他不是早告诉你们不要勉强,太在意得失。现在唯一的遗憾就是基斯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个怪物,这个叮当看似貌美如花,怎么为人处事及心地都如此邪恶啊!”梦可雅柔声说道。

  泰坦对梦可雅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梦可雅的说法,接着道:“窈窕,基斯究竟是如何变成一只怪物的,你将当时情形再仔细描叙一遍,也许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窈窕无奈之下,只好再次提起灰色的往事,将当时遭遇叮当及克玛二人后发生的情形详细异常的叙说了一次。

  众人听完后,皆心生感叹,尤其是基斯的几十年的好友魔法师艾可特更是悲痛万分,恨不得将叮当碎尸万断,方消心头之恨。

  泰坦沉声道:“恐怕基斯已经完全迷失了本性,恢复真身,如今他所表现出来的力量恐怕还不是全部,日后他会更加可怕,大家再遇到他时千万要小心,能躲则躲。”

  哈里等人很少见到老大泰坦如此忧心忡忡的模样,便都点头称是,心中对基斯到底变成何种怪物更是好奇。

  泰坦看了艾可特一眼,又接着道:“艾可特,我知道你和基斯感情深厚,情同手足,甚至想将他从生不如死的境地之中挽救回来,但我希望你知道,他如今已经是听从叮当任何命令的一只怪兽,绝对不能以常理对待,你如果心存着用你们多年的友情去勾起他的回忆,那恐怕会搭上你自己的性命,你要切记。”

  艾可特没有言语,呆立不动,满面迷茫之色,似乎不相信基斯就这样离他而去,泰坦所说的话更是充耳不闻。

  窈窕忍不住问道:“老大,你似乎知道发生在基斯身上的的这种诡异万分的变化,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相传死神身旁有十大护卫,其中一个护卫在一次任务中无意触怒了死神,被死神从冥界赶出,来到了人间。这名护卫与人族女子结婚生子,千百年来逐渐形成了一个可怕的种族,叫做噬血之族!而根据刚才窈窕对基斯变身后外形的描叙,我可以肯定,基斯就是噬血之族中的一员。”泰坦说道。

  “噬血之族?就是传说中一夜屠城的那个罪不可赦的吞食活人的种族,被称为血魔的噬血之族!”梦可雅也万分惊异的道。

  泰坦对梦可雅点了点头,接着道:“原本噬血之族的后人应该不会在为乱人间,因为当时噬血一族太过残忍,有干天和,被一位大神封印了他们体内的那颗来自冥界的吞噬之心,于是噬血一族化为了普通人,从大陆上消失了。”

  “这么说,噬血一族根本没有被消灭,只是隐匿在人群之中,太可怕了,老大,你帮我检查一下,我是不是什么怪异种族的一员啊,我发现我现在心跳的好快。”布尔紧张万分的道。

  “胆小鬼,平时你不总埋怨你父母不是神又不是魔,现在怎么后怕呢?”哈里取笑道。

  布尔白了哈里一眼,没回话,独自一人想着自己的古怪心事。

  “这么说,基斯这么多年身体都未发生这种可怕的变化,而在与叮当一战中却恢复成噬血一族的怪物模样,这定然与叮当脱不了干系。”艾可特突然道。

  “艾可特,你的推测没错。叮当乃是死神在人间的使者,拥有死神的部分能量,也就是九幽能量。而九幽能量可以说是神的一种能量,也只有具备神的特点及性质的能量才可能解除基斯体内的另一位大神下的封印。”泰坦分析道。

  “叮当,你竟然将我的好兄弟基斯变作了你的奴仆,为你使唤,我艾可特誓报此仇!”艾可特激动万分的道。

  “如果光是基斯一人变身恢复成噬血族人,那我还不是非常担心。但据我所知,一旦找到了一名噬血族人,死神使者就可以顺藤摸瓜,通过某种仪式将所有的具有噬血族血统的人召唤到一个隐蔽的地点集合,唤醒他们的记忆,那时整个大陆恐怕会再掀起腥风血雨。”泰坦面有忧色的道。

  “老大,即使没有噬血族的出现,恐怕整个龙之大陆也陷入了风雨飘摇,战事不断的非常时期。我和艾可特在封印之塔就见识了异常可怕的魔族第一战将蓝牙的惊天手段,的确不是我能抗衡的,太可怕了。”娜柔回想起自己侥幸逃脱那名魔族第一战将蓝牙的追杀,心有余悸的说道。

  “没错,魔族第一战将蓝牙确实修为深不可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与他的差距反而越来越大了。”艾可特感叹万千的道。

  “什么魔族第一战将,如果遇到我,我只用一个小手指头就让跪地求饶。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就惨败在我的剑下,如果不是他拼命的装狗摇尾企命,神族的高手便又少了一个。”布尔神气万分的道。

  “真不要脸,当时在魔怪之湖,不知道是谁被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捏小鸡一样捏在手中玩弄,还好意思在这里胡吹!”星云莹根本不给布尔一点面子,马上揭了布尔的老底。

  “那……那是我故意的。我不这样做,怎么能逼我的宝贝宠物酷宝宝出手啊。否则以我的身手,怎么都可以在西达法的雷霆攻势下支持个十招八招嘛。”布尔连忙解释道。

  “十招八招,你先前不是说一个小指头就能搞定神族第一战将吗?哈哈,现在牛皮吹破了,笨蛋!”欧西丁对布尔笑道。

  “欧西丁,你有什么资格取笑我啊,你一个堂堂男子汉,竟然在迷失之地被一个大姑娘给打败,我要是你啊,早自杀了。这样吧,上吊、投河、服毒、自刎随便你选择一样,你真是男人的耻辱啊!”布尔知道欧西丁老实,立即转移目标,开始欺负欧西丁。

  欧西丁面色一红,没再搭话。

  卡丹露不忍欧西丁受辱,于是对布尔道:“布尔,你有个几斤几两我们在座的谁不知道,充其量你也就是个二流剑士,如果不是你身穿金环锁子甲,手持神兵利器,恐怕一个土匪头子都能轻易打得你屁滚尿流。”

  布尔当然不好向娇艳欲滴的卡丹露发飙,再说布尔心里也明白自己绝对不是卡丹露的对手。

  想到这,布尔只能在口中嚷嚷:“真羡慕欧西丁啊,找了一个人见人怕的母老虎。”

  卡丹露和欧西丁被布尔逗乐了,也没再与布尔这个白痴计较。

  “布尔,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对敌时使用的是光系魔法还是神族武技?”泰坦问道。

  “这个我就不大清楚了,似乎都用了吧,我也无法将神族武学和光系魔法区分开来。老大,你问可比鲁和星云莹吧,他们二人可能知道的更详尽些。”布尔答道。

  “很显然,当时西达法能够娴熟的使用光系魔法及一些我们从未见过的武技,难道说神魔两族之人都可以魔武双xiu吗?”星云莹回答泰坦问题的同时又提出了她心中的疑问。

  泰坦道:“普通的神魔族人恐怕还是没有这个能耐,但神魔族的顶尖高手绝对都是魔武双xiu的可怕人物。不知道为何,我虽然从雅儿那里学到了很多光系魔法咒语,却一直不能使用,实在是异常奇怪,也许遇到了这位神族第一战将后,我便能解开心中的这个谜团。这次娜柔和艾可特能在魔族第一战将蓝牙的手下全身而退,实在也颇为侥幸,日后遇到强敌只可智取,不能力敌。”

  众人皆点头称是。

  “泰坦,你说海魔之女究竟是什么人,她竟然能够轻易击败我与欧西丁的联手,这种旷世修为,出现在一个美丽绝伦的女子身上,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卡丹露回想起与海魔之女交手时的情形,越想越心惊,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

  “卡丹露,你与欧西丁的遭遇我已经听欧西丁提过一次,那名女子的身份的确是个谜,我也无法给你一个肯定的答案。但从海魔之女这四个字上来推断,也许她与海底世界的一些种族有关。相信你们也听过这样一个传说。暗礁最多的海域的一些凸出海面的礁石上,经常会出现一些美丽的半裸的美人鱼,她们用竖琴弹奏着动人的音乐,让在海上航行的大小船只上的水手们迷乱心志,结果落个船毁人亡的悲惨下场,而你们开始听到的那悠扬的萧声,也几乎被她兵不刃血的制服,这也许代表着她与海上那群可恶的美人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卡丹露和欧西丁虽然没有从泰坦的话中找到答案,但泰坦的提示却为他二人却指引了一个寻觅真相的方向。

  在欧西丁和卡丹露二人的心中,已经将那位忘记自己姓名及一切的失去记忆的海魔之女当作一位知心好友,想要帮助她,拯救她。即使是凭感觉,欧西丁和卡丹露也知道这名海魔之女绝对不是邪恶之徒,最后她将战神铠甲拱手相让,更是让二人觉得莫名其妙,大感受之有愧,所以二人才有了打算尽一切能力帮助她寻找她消逝的过去,让她的记忆如初。

  “老大,当时在封印之塔外除了魔族第一战将蓝牙实力深不可测外,另一人同样让人无法揣测其实力的深浅,我们人类何时冒出一个如此绝顶高手,并且还与魔族第一战将混在一起,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啊!”娜柔又道。

  “哦,娜柔,你肯定他不是魔族人?”泰坦问道。

  “我可以肯定,泰坦,那人确实是人类,并且地位还不低,甚至蓝牙都要让他三分,实在有些奇怪。”艾可特接口道。

  “如今龙之大陆真是风起云涌,如此之多的绝顶高手继相出现,即使我能在冰山血城上力克群雄,夺取了战神靴与战神头盔,恐怕也于事无补啊!”泰坦叹道。

  “泰坦,战神铠甲全套从来无人拥有过,也许你得到全套后会发生一个本质的改变,让你的修为再上一个台阶,那时,管它神族第一战将还是魔族第一战将,通通都要在你面前俯首称臣。再说,你并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你身旁不但有我,还有这么多兄弟朋友,甚至还有整个泰坦帝国、自然族、亡灵族甚至龙族,你根本可以无惧于任何一个人,任何一股强大势力!”梦可雅安慰道。

  泰坦的眼神立刻变得异常凌厉,从众人的面上扫过,最后说道:“好,有你们在,我泰坦无惧天地间任何事物与挑战。此次前往冰山血城,你们都在此静侯佳音,我与小蛮同去便可以了。”

  众人见泰坦这番话说的如此斩钉截铁,便没敢拦阻,即使是梦可雅都只是双目含情的望着泰坦,也不打算陪泰坦一起前往冰山血城。

  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泰坦,你谁都可以不带,但必须带上我!”

  泰坦一看,小白兔酷宝宝从布尔的怀中钻出个小兔脑袋,小声对自己说道。

  “为什么,说个理由吧!”泰坦也不想得罪酷宝宝,没有直接回绝。

  “原因很简单,你带上我定然无往而不利,因为我是----神----龙----王!”

  酷宝宝红色的兔子眼发出耀眼的红芒,一时间整个屋子内充满了强大无匹的神龙王的气息。

  泰坦知道酷宝宝除了吞噬者之外,简直难觅敌手,带上它的确保险了许多,想了想后,终于点头答应了。

  泰坦等人绝不知道此刻酷宝宝内心的想法,因为酷宝宝已经预料到在冰山血城上将会出现异常凶险的情况,血城之中究竟是什么怪物,放眼这个大陆,也只有身为神龙王的酷宝宝知晓。

  无独有偶,哈沙克、蓝牙、星之夜、西达法等人都未带上随从,因为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在冰山血城这个特殊而又异常诡异的绝顶之地,带上随从不过是徒添伤亡。

  惟独叮当一人,依旧有克玛和血魔为伴。由于克玛和血魔都实力超绝,有着相当的自保能力,所以叮当根本未考虑他们的安全。

  但冰山血城究竟有多可怕,又岂是叮当所能料想到的,即使是神魔族的两位战将的出现,已经超出了叮当的意料之外了。

  “好一个月圆之夜,月光如水,攀登冰山血城的同时可以将山下的美景尽收眼底。”泰坦自言自语的道。

  泰坦话音刚落,狮毛狗小蛮和小白兔酷宝宝同时从泰坦的怀中探出小脑袋,往山下望了一眼。

  “你真笨,怎么不让小蛮变身,一飞冲天,就到了冰山血城了。”酷宝宝用前爪拍了拍小蛮的头,对泰坦说道。

  “我也曾经这样想过,但细想一下觉得太招摇,容易成为各路高手的公敌。你也知道,现在我身穿了战神铠甲六件中的四件,其他人怎么会不眼红。没准他们早有协议,先击杀拥有战神铠甲分件最多的人。”泰坦答道。

  “有我神龙王在此,谁能伤你分毫!”酷宝宝嚣张万分的说道。

  “不见得吧。他们如果真的联手,恐怕你要成为第一个跑路的神龙王了,哈哈!”泰坦笑道。

  “这个嘛,他们应该不会真的联手对付我们的吧。神族与魔族的第一战将联手威力的确不可小视,那个叮当拥有死神的部分能量,也不好对付啊,加上一个神秘高手,哎,的确没我想象中那么简单啊,三招两式的将他们放倒在地,然后我们扬长而去。”酷宝宝自言自语的说道。

  “别忘了,还有我和小蛮嘛,我们一定稳操胜卷的。”泰坦自信满满的道。

  “哎,泰坦,你以为我担心他们你就大错特错了。他们虽然都可以威胁我,但想要击败我、小蛮和你三人联手却不大可能。”酷宝宝对泰坦诡笑道。

  “难道说冰山血城中真有一头连你神龙王都畏惧三分的怪兽?”泰坦聪明绝顶,立即想到了传说中血城中居住着一头恐怖无比的怪兽。

  “没错,具体情况我也不想多说,反正你记住一点,随时提高警惕,尤其是进入血城之后!”酷宝宝严肃万分的叮嘱泰坦。

  “这你放心,我不但要夺取战神铠甲的另两个分件,平安下山见我的雅儿,而且日后要统一龙之大陆,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泰坦王,君临天下!”泰坦目露奇光,霸者之风尽现无疑。

  “征战天下路上有多坎坷,泰坦你恐怕还未完全体会到,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就是真命天子,一定是未来大陆的霸主,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酷宝宝给泰坦泼了盆冷水。

  “有你们龙族的全力支持,我泰坦连神魔两族都不惧,又何惧其他四国的军事力量!”泰坦对自己将来成王依旧坚信不疑,口气斩钉截铁。

  “哎,如今我们龙族所处的时期也是一个多事之秋,这个世界讲究的就是力量和利益分配,想要得到我们龙族毫无保留的支持,你还早的远。打个很简单的比方,神族与魔族入侵龙之大陆,我们龙族会冒着被神魔两族联军吞噬的危险,圣龙瓦格达会冒着再沉睡万年的危险帮你对付神主修罗斯和魔王撒拉旦,无私的帮助你?泰坦你别太天真了。”酷宝宝又道。

  酷宝宝这番话对泰坦来说,无异于头部遭受重重的一击,先前的构想完全落空了。

  原先泰坦是打算依靠龙族对抗神魔二族可能对龙之大陆的入侵,以泰坦帝国的举国的兵力加上锐不可挡的玄铁骑兵,将其余四国颠覆,至于自然族、沼泽族及亡灵族的大军,对上兽人族及地下城的大军也毫不吃亏。

  但如今泰坦从酷宝宝口中得知,最坚实的后盾龙族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可靠,心中立即凉了一大截,思绪有些混乱,重新制订出一个新的全局战略部署根本无从着手。

  “不过你也别太悲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还是很希望你能完成你的霸业宏图,你走上的这条道路根本无法后退,你背负的不再是你一个人的性命及荣耀,还包括着你的爱人、朋友甚至整个泰坦帝国的一切。你要记住,你只能勇往直前,后方就是悬崖,你根本无路可退!”酷宝宝见泰坦有些失落,于是鼓励道。

  “这么说,七彩圣龙瓦格达所说的那些话完全是子虚乌有,凭空捏造出来的,是吗?什么统一大陆的真命天子,圣龙的主人,都是用来迷惑我和其他所有人类的。也许你们龙族都有意染指龙之大陆,希望借我之力将龙之大陆搅个天翻地覆,最后你们龙族才出来收拾残局。”泰坦怒道。

  “七彩圣龙瓦格达到底怎么想我的确不知道,不过当初它吸收了你这个特殊生命体的包含着神魔二族特性的血液,的确给它带来了不小的变化,以至于提前苏醒过来,比神主和魔王清醒过来的时间早了许多,而我酷宝宝,在此可以发誓,只要不背离龙族的根本利益,我永不与泰坦你为敌。怎么样,还满意吧,嘿嘿!”酷宝宝装作一本正经的模样,正色道。

  泰坦见酷宝宝以如此古怪的方法宣誓效忠自己,沉重的心情一扫而空,颓废的神色也消失不见,重新燃烧起烈火般的斗志。

  “好,此次前往冰山血城,不夺取另两件战神铠甲分件我誓不罢休!”泰坦发出了豪言壮语。

  泰坦说完话后,不再理会酷宝宝,手足并用,如猿猴般的快速朝冰山血城的峰顶攀去。

  一路上虽然遭遇了雪崩,但泰坦立即飞到半中之中,有惊无险的躲过了天灾,又经过了近半个小时的攀登后,终于登上了冰山血城的顶峰。

  一座山的顶峰面积有多大,普通认知下的人们认为最多不过几百平。但此刻出现在泰坦脚下的冰山血城的顶峰,面积竟然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白雪皑皑的面积万平的顶峰广场已经让人难以置信,但连绵起伏山势之上矗立着一座气势磅礴的宏伟无比的血红色的城堡,简直超出了一个普通人所能接受的认知范畴。

  血城不知道是用何种古怪的血红色的岩石修砌而成,整座城堡发出淡淡的血红色的光芒,直射天际。

  但壮观如奇迹般存在的血城并未给泰坦一种宏大的感觉,反而让泰坦内心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感觉,仿佛整座血城是一个活生生的可怕妖物,随时可以吞噬一切生命。

  凝望血城良久,泰坦才收回视线,发现不远处有三人傲然站立,却并未趁自己走神之际发动突袭,显然不屑做这种卑鄙之事。

  这三人显然有二人分别是神族及魔族人,另一人则是人类。

  不用多想,泰坦也能猜出这三人的身份。

  一头金发,相貌英俊的那名男子就是在魔怪之湖遇到神龙王酷宝宝知难而退、明哲保身的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因为他见到自己怀里的小白兔酷宝宝时神色大变,否则以能登上冰山血城的超卓身手怎么可能突然之间站立不稳。

  另两人虽然都身穿黑色披风,头带面纱,将身体裹的严严实实,让人瞧不真切。但泰坦精通暗黑系魔法,立即感受到瘦削的那名男子身上散发出的暗黑系的诡异气息,这名男子当然就是在封印之塔外大败娜柔及艾可特的魔族第一战将蓝牙。

  剩下那名人类,自然就是娜柔提到的神秘的人族高手。

  虽然看不清楚这人的神情相貌,但泰坦却感觉他身上散发出一种自己既陌生又熟悉的气息,不免感到万分奇怪。

  蓝牙见西达法突然站立不稳,忍不住嘲笑道:“西达法,多年不见,怎么你的功力不进反退,真是让我大失所望啊。”

  西达法自在魔怪之湖被神龙王酷宝宝逼走,心情就一直非常郁闷,此刻见蓝牙出言挑衅,立时无名火起,准备好好的和蓝牙干上一架。

  但西达法终于还是按捺住即将暴走的情绪,理智的没有出手。因为他知道,蓝牙身旁的这个人族高手绝对拥有可怕的实力,自己以一敌二,根本没有取胜之机,此次想要夺取战神铠甲,只能伺机而动,才能一战定乾坤。

  眼见西达法怒发冲冠,蓝牙也提神运气,准备与多年未见的西达法交手,但眼见西达法没有出手,显见他已经平息了胸中的怒起,蓝牙也有些佩服,没继续出言不逊,触怒西达法。

  西达法终于忍不住问道:“蓝牙,你身旁这位人族高手气度不凡,几乎可以与你一较高下,究竟是何等人物,如此被你所看重。”

  蓝牙心中暗道:星之夜根本不是被我看中,而是被撒拉旦大魔王及路西法大人所倚重。

  “哦,他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名叫星之夜,乃是我的护卫。”蓝牙答道。

  听到‘星之夜’这三个字,泰坦的身体自然的一震,似乎在记忆中也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但具体是谁又说不清楚,仿佛只是一个名字的存在,根本没有音容存在在泰坦的脑海之中。

  星之夜,几千年前开创人族盛世的星光王朝的君主,统一了这个龙之大陆,令神魔族都震惊万分,异常忌惮的绝世霸主!

  泰坦终于想起了‘星之夜’这三个字的含义,它所代表的是一段人类历史上最辉煌的历史,虽然不过是昙花一现,但它所发出的眩目的光辉却是另一种形式的永恒存在。

  想到这,泰坦忍不住摸了摸怀中那颗魔法晶石,其中包含着星光王朝一夜间覆灭的秘密。

  “哦,不过是一个区区的护卫,我真不敢相信,一个护卫的修为竟然可以达到神光内蕴的地步,真让我的卫兵为之汗颜啊。不过蓝牙你可要小心,你的这名卫兵可不是池中之物,小心被他取而代之。”西达法对蓝牙警告道,仿佛是蓝牙的多年未见的好友,提醒朋友小心防范身边之人。

  蓝牙笑道:“这个就不用您神族第一战将为我操心了,我今天如果死在冰山血城,你恐怕是最高兴的一个,哈哈!”

  西达法回答道:“我们二人之间并没有不共戴天之仇,甚至一点过节都没有,只不过因为我们二人分别属于两个水火不容的阵营,仅此而已。”

  “不愧为神族第一战将,你这番话有些见地,看来神族中也有很多明是非之人嘛。”星之夜突然插话道。

  西达法正准备回话,冰山血城的顶峰又多出四道身影。

  泰坦定神一看,最先登上顶峰之人是自己的熟人,魔武王哈沙克,但此刻哈沙克的模样有几分狼狈,甚至给人一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

  哈沙克身后不远处的三人显然是在追杀他,泰坦一瞧,也是熟人。中间那名拥有无可挑剔的相貌及曼妙身材的女子正是夺魂勾魄女王叮当,身旁一名大汉则是泰坦小时的兄弟克玛,另一旁则是浑身血红的一头怪物。

  泰坦一看那头怪物,便猜到了它就是自己的部下基斯。想到一个拥有高超武技的武者,被叮当弄成这副人不象人鬼不象鬼模样,泰坦恼怒异常,决心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一下歹毒无比的叮当。

  哈沙克虽然在登山的途中被叮当等人追杀,但此刻却豪情不减,反而大笑道:“没想到平日鬼影都未见一个的冰山血城的绝顶之峰,如今却热闹异常啊。”

  “哈沙克,堂堂魔武国的帝王竟然不敢与我这个小女子对决,夹着尾巴逃到山顶来,羞不羞愧啊!”叮当对哈沙克道。

  “世界上卑鄙的女人我见的太多了,就没见过一个如你这般蛇蝎心肠的女子。我跟你问好,你却偷袭我。佩服,你可真让我长了见识。”哈沙克不亢不卑的答道。

  “杀你杀不成,待会我下山后杀你的爱妻姬蓝达皇后去,哈哈!”叮当全然没将哈沙克放在眼里,狂妄的笑道。

  泰坦终于按捺不住了,对哈沙克道:“哈沙克,叮当曾经行刺我的爱妻几次,与我结有深仇,此刻又威胁你,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彻底铲除这个人世间最自以为是的丑女人。”

  叮当最在意别人批评她的相貌,此刻听到泰坦说她丑,二话不说,双手往虚空一抓,散发着死亡气息的乌黑的死神镰刀出现在白皙的十指间,朝泰坦扑去。

  一旁的克玛有些着急,大声喊道:“泰坦大哥,你别伤了叮当,她是我最爱的女人;叮当,你也手下留情,他可是我最敬重的大哥啊。”

  和克玛站在一起的血魔并未迎敌,因为它完全听命于叮当这个主人,没有得到叮当的命令,血魔一般不会主动袭击敌人。

  见到叮当如泼妇般的开始了攻击,事件原先的主角哈沙克自然不会闲着。

  哈沙克身形微晃,朝叮当所在的方向掠去,希望半路截住叮当。

  泰坦与叮当早已经不是初次交手,对叮当那诡异莫测的刀法也有了一定了解。当下也丝毫不惧,提起妖魄偃月刀,迎了上去。

  这突然发生的变化只看得蓝牙、西达法及星之夜三人目瞪口呆,暗叹这几个人是否有宿怨,怎么还未搞清楚战神铠甲如何合并的状况便莫名其妙的战在一块。

  泰坦的妖魄偃月刀与叮当的死神镰刀碰撞后,泰坦便借力退回原处。叮当则为表现出她强过泰坦一筹而稳在原地不动,将两股力量碰撞后产生的巨力硬生生的化掉。但以叮当那被九幽能量改造过的坚实体魄,这种程度的硬抗还是微不足道,丝毫不能伤害到叮当的身体。

  叮当抬头一望,哈沙克已经凌空朝自己劈出数掌,满天飞舞的都是哈沙克那重重叠叠的掌影,即使以叮当的眼力一时间也有些眼花缭乱。

  叮当无奈之下只好将死神镰刀挥舞成半圆形的保护罩,完全封挡住上空哈沙克攻势。

  魔武真气变幻出的无数掌劲先后击在九幽能量形成的黑色保护罩上,激起耀眼的火花,煞是好看。

  哈沙克攻的虽然巧妙无比,但叮当防守的却更加无懈可击。

  泰坦和哈沙克不得不承认,与叮当单打独斗自己比叮当都要稍逊半筹。

  想到这,泰坦和哈沙克二人对视了一眼,终于决定联手对付死神在人间的使者:夺魂勾魄女王叮当。

  叮当冰雪聪明,从泰坦和哈沙克交换了一个眼神便看出二人要联手对付自己,但叮当丝毫不惧,能够一人独自挑战当世两大高手,魔武王和泰坦王,也是生平一大乐事。

  面对泰坦和哈沙克的逼近,叮当也终于将九幽能量运转全身上下,准备硬接这二人的刚猛无比的雷霆一击。

  一旁观战的蓝牙、西达法及星之夜三人也不禁为之动容,都未想到这三人修为到达了如此境地,甚至可以威胁到自己的生命。

  随着泰坦和哈沙克同时发出了一声清啸,冰山血城上的第一战终于开始。

  

第五十四章 冰山血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