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七章 战神现世

    酷宝宝通体龙鳞呈美丽如星空的湛蓝色,却又遍布了无数金光闪闪的小点,仿佛广袤无垠的苍穹中那会眨眼的繁星。酷宝宝这种璀璨星空般的美丽外表不但普通龙望尘莫及,而且其他的神龙王也无法具备。

  硕大无比的龙头之上一支无比醒目的金色龙角,那是只有神龙王才拥有的神龙角,是龙族至高无上身份的象征,与血龙王头顶上那三支血红色的龙角没有一丝神似的地方。

  其他的龙,绝对不可能拥有如此金灿灿的龙角,即使是变异的黄金龙,它们的龙角也不过是淡淡的金色,根本无法与神龙王头上自然发射出夺目金光的神龙角相比。

  在半空中与血龙王遥遥相对的神龙王酷宝宝将蓝色的双翼完全张开,几乎覆盖了半个冰山血城之峰,拟出伸懒腰之态,似乎未将猎杀过无数头龙的血龙王放在眼里。

  泰坦也是第一次见到酷宝宝神龙王的真身,也被神龙王那种不属于人间的美丽及气势深深的震撼住了,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原来是你,神龙王卡卡罗西!”血龙王沉声道。

  卡卡罗西,原来酷宝宝在龙族是用这个名字,泰坦心道。

  泰坦没有注意到,他所穿的战神铠甲已经开始有所变化,发出淡淡的光芒,完成融合为一体前必须的序曲。

  “当年一战,你我并未分出高下,今日狭路相逢,可以了却我的夙愿了。”酷宝宝道。

  “就怕大战过后,你卡卡罗西不存在于世,无法体会胜利的喜悦。”血龙王讥笑道。

  “费话少说,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你出招吧。”酷宝宝沉声道。

  “好,我也想知道我的血龙十二式与你的苍穹九决究竟孰弱孰强。”血龙王道。

  “我们飞到九霄之外吧,否则一战下来,你的老窝冰山血城恐怕会被削成平地,天下第一峰就此消失。”酷宝宝似乎很为血龙王着想。

  同时,泰坦耳边响起酷宝宝的声音:“泰坦,血城之内定有密道,这个建筑的由来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许能给你带来一些惊喜。待我和血龙王腾空而去,你可以搜索整个血城。”

  泰坦对空中的酷宝宝点了点头,心中感激莫名。

  没有酷宝宝,恐怕战神铠甲的六分件,自己绝对无法尽数拥有。

  泰坦诧异的望了不远处的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一眼,奇怪他为何还未离去。

  西达法也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泰坦,只待神龙王与血龙王破空而去,到九霄云外决战,他便可以开始他的夺宝大计。

  泰坦似乎也想到了什么,将小蛮召唤到身旁,如此一来让西达法也有些顾忌,毕竟小蛮那可怕的战斗力不可小视,心中开始构思更加完美的偷袭计划。

  狂风骤起,血龙王和神龙王先后冲天而去,消失在月色中,冰山血城之上只余下泰坦、西达法二人及魔兽之王小蛮。

  西达法想起战神铠甲那超强的防御力,明白自己很可能奈何不得只比他略逊一筹的泰坦,偷袭才是唯一出路。

  西达法想到自己身为至高无上的神族第一战将,如果真的干出了偷袭这种苟且之事,又与先前被自己批评的体无完肤的魔族第一战将蓝牙有什么区别,甚至行为更加卑鄙无耻。

  想到这,西达法将对战神铠甲的贪念排出脑海,叹了口气后,对泰坦一抱拳,道:“恭喜你得到了战神铠甲,但想要成为真正的战神绝非如此简单。只有通过血与火的洗礼才可能成为世间所有战士的共同敬仰的不败神话:战神!就此别过,有缘再见。”

  泰坦也礼貌性的微笑着对西达法点了点头。

  如此一来,泰坦便按照酷宝宝的提示,进入神秘莫测的血城中寻找所谓的‘奇珍异宝’。

  血城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城堡,建筑风格与现在龙之大陆城堡迥然不同。

  但泰坦无心欣赏血城内诡异景色,开始寻找所谓的财宝。

  方圆十几平方公里的城堡,可以隐藏血龙王的巨大身影,而这个密道入口如此之小,如何去找啊。泰坦有些郁闷了,在血城中晃悠了好半天。

  突然之间,泰坦觉得自己被一股来自自身的强大气息所笼罩,整个身体都无法动弹。

  怎么回事?泰坦终于发现自己身穿的六件战神铠甲开始了异变。

  泰坦的耳边响起一个即清晰又模糊的声音:“我是一个悲惨的神,一生追寻至高的武道而战斗不息,身边流逝过无数美好的事物,却未珍惜。希望你能有爱,在纷飞的战火中奋勇杀敌的同时,胸间激荡着一丝柔情,真正的铁血战神这个世界并不需要,那与死神无异!”

  半晌之后,再无任何声音在泰坦耳边响起,整个血城只听见呼呼的风声和小蛮发出的粗重的呼吸声。

  这番话听得泰坦是糊涂无比,难道是战神显灵,告诉我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合适的战神?泰坦没有多想,因为他知道他再怎么想也找不到答案,只能日后在征战天下的血火之中慢慢体会出无法言教身传的真谛。

  泰坦茫然之际,战神铠甲六件似乎都受到其余五件的吸引,终于开始了合体。

  金色的战神头盔隐约发出奇怪的声音,如同山林虎啸,深渊龙吟一般,头盔上那几只怪兽雕塑似乎活转过来一般,在泰坦头顶那巴掌大的地方腾跃起舞,却不被泰坦自己所知。

  ‘咔嚓’一声,战神头盔竟然伸展出一个面罩,将泰坦的面部完全遮掩住,只留下双眼和嘴唇在外。面罩上散布着许多蛛丝般的细微纹路,似乎杂乱无章,却又有迹可寻,仿佛暗藏着玄之又玄的惊天秘密一般,象一幅神秘的图腾,让人心中产生膜拜的冲动。

  战神手套、战神护臂、战神胸铠、战神护腿及战神靴都开始在泰坦身体上‘蔓延’,直到全部连成一体,密不可分才停止这种奇异的生长。

  远远看去,泰坦就象一个从头到脚都被厚厚的战甲完全包裹着的骑士,唯一不同的泰坦身穿的这套战甲委实太过绚丽奇妙了。

  原先战神铠甲所具备的一些特征几乎完全消失不见,铠甲之上流光异彩,七色的光流发出七色光芒,在泰坦全身上下飞速流转,这显然已经不是一件死的铠甲,而是一种奇妙无比的能量,甚至是一个有生命的奇怪物质。

  唯一一成未变的是胸铠中部的紫红色的护心镜,只是反射出的光芒更加夺目耀眼。

  这些还都只是战神铠甲外在的变化,泰坦真正意外的是一种似能量又非能量的事物进入了他的身体,与他完全融合为一体。

  也许这是战神所必须具备的特殊气质或者魂魄,泰坦如是想着。

  见到自己变成一个太过威猛的‘装甲人’,泰坦也有些不大习惯,想着如何才能让战神铠甲从身体上消失。

  泰坦的这一念头刚一出现在脑海之中,一道强光闪过,泰坦发现身轻无物,身披的战神铠甲不翼而飞,消失得无影无踪。

  难道战神铠甲可以被自己的心意控制,随时出现或者消失?

  泰坦心念又动,又是一道强烈的白光划过,战神铠甲重新出现在身上,让泰坦惊喜异常,心叹果然是神之铠甲,就是与众不同。

  泰坦根本不知道,战神铠甲的妙用何止这些,日后在无数的战斗中泰坦才逐渐体会到战神铠甲真正的用处。

  九天之上,不时传来巨大的轰鸣声,显然是神龙王酷宝宝与血龙王激斗所产生,泰坦有些心动,想飞上云霄亲眼目睹这超级强悍的两头无敌巨龙是如何一个对决法,没看到这场精彩决战着实有些遗憾,犹如入宝山空手而回。

  终于泰坦还是压下了这个诱人的想法,在血城之中漫无目的的游逛着,而小蛮也早已经变回成狮毛狗的可爱模样,跟在泰坦后面欢快的跑着。

  这哪儿是在寻宝,分明就是溜狗嘛!

  密道没有找到,却意外的被泰坦发现血城中央一个石碑上刻的几行字。

  眼见如此恐怖的传说中的血龙匍匐躺在前方广场之上,鼾声震天,我土木心如已经知道今天将命丧血城。难怪当年诸多剑圣都过血城其门而不入,桀骜不逊的我终于自食苦果,没资格怨天尤人,只可惜一身锻造之绝技就此失传。吾所制‘紫金神弩车’令神魔族也畏惧三分,世人皆知。却不知我一生最得意之事却是锻造盖世神兵。

  可叹穷一生之力,也未能以无形之气,锻造出有形之神兵,诚可悲也!石碑之下埋有吾毕生锻造之心得,留赠有缘之人。他日有成,帮我手刃血龙王,也算为天下苍生除去一害。

  土木心如泰坦虎躯剧震,土木心如,一代锻造建筑宗匠,竟然埋骨于此!

  愣了好半天,泰坦才回过神来,将埋藏于石碑之下的土木心如大师的心血之作‘锻造大全’取出,正准备仔细阅读。

  突然间,泰坦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无形之气,锻造出有形之神兵’,这不是和我当初在矮人国观看矮人铁匠锻造兵器时发出的感叹不谋而合吗?

  泰坦忘记了世间的一切,陷入了沉思。

  三个月后,神官之国边境小城楚天城外。

  正在楚天城城墙头闲聊晒太阳的卫兵,不经意间发现远方尘土飞扬,似乎有大批人马驶来。

  不多时,五队共约五百人的身穿黑色战甲的骑兵出现在楚天城不远处,不缓不急的朝楚天城逼近。

  由于是边境城市,楚天城的士兵都知道眼前这群敌人百分百是来犯之敌,于是警报声在城内响起,连体胖如猪的楚天城城主都不辞劳苦的爬上城头,观看敌情。

  楚天城城主定神一看,不过区区五百人,还没有携带攻城器械,当下立即松了一口大气,并且还命令守卫该城的将官派出一千步兵出城迎敌。

  城卫官虽然心中暗骂城主是个人头猪脑的家伙,但想到这头肥猪和神官之殿的一些神官有着千丝万缕的裙带关系,也只能照办。为了这一千步兵能够在骑兵的冲击下都能够平安回城,城卫官特别叮嘱了领军的将官,只能在城门口附近摆阵迎敌,严禁主动出击,让城墙头上的士兵们张弓搭箭,随时准备痛击来犯之敌。

  楚天城城门大开,一千威武不凡的长枪铁盾兵在距离城门口十米之处,摆下一个方形阵列。

  “一千人还怕对方几百人,你们都是吃软饭长大的呀,给我冲上去杀。”城主疯狂的叫嚣着,想在城墙头好好欣赏一场大战,全然不珍惜将士们的性命。

  可惜城卫官早想到弱智的城主会乱施发号令,士兵们一出城,他便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了。

  领军的将领没有得到城卫官的指示,没有理会在城墙头上如疯狗般乱叫的城主,没有出击,继续严阵以待,指挥士兵们半蹲在地,铁盾护身,长枪伸出,攻守兼备。

  领头的一名身材最魁伟的骑士,朝楚天城所在的方向指去,身后的黑甲骑兵们立即一拉战马的缰绳,全速朝楚天城杀去。

  五百骑兵都手持黝黑的战矛,但矛头却是血红色,显得有些妖异,似乎痛饮过无数敌人的鲜血。

  五百骑兵队列整齐,战马前进速度和马蹄声都异常一致,形成了可怕的气势,给楚天城门口的士兵们带来了沉重如山的压力,领军的将官都额头冒汗,这么可怕的骑兵从未见过。

  距离楚天城城门百步时,后方那位一动未动的骑兵将领喝道:“杀!”

  话音刚落,前一百名骑兵朝一千步兵们掷出了手中的战矛。

  变化来得实在太突然,一千步兵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一百名步兵倒在血泊之中,其中大多数都是被战矛穿过铁盾,再贯穿前胸而死。

  如此锋利的战矛,如此可怕的攻击方式,城墙头上的楚天城城主面色发白,感觉双腿有些发软。

  掷出战矛的那百名骑兵立即从中军中分离,退到两侧,放缓了前进速度。而其余四百骑兵则不断加速,朝余下九百名步兵疾冲而去。

  黑色骑兵简直如同黑色的闪电,弹指间便杀到战意全无的步兵们面前,开始了单方面的屠杀。

  每一矛击出,必定激起一串美丽的血花;每一声惨叫,宣告着一个生命在战场上无情的消逝。

  城墙头的士兵愣了好半天,才如梦初醒,朝城墙下的骑兵射箭。

  箭如雨下,却无一名骑兵中箭倒地,反而误伤了不少步兵,让步兵们的处境是雪上加霜,防线已经彻底崩溃。

  就算是穿着厚厚盔甲的重骑兵也不能抵挡如此密集的箭雨,况且重骑兵怎么可能拥有比轻骑兵还要快上三分的速度?

  城下的步兵们纳闷了,城墙头的士兵们也大惑不解,但他们都知道,眼前这区区五百的骑兵,绝不是他们所能抵御的。

  几分钟过后,城墙下的一千步兵全体阵亡,直看得楚天城城主倒吸了数口凉气,方知道世界上还有如此好杀戮的骑兵。

  这群黑甲骑兵简直不属于人间,仿佛来自地狱,是一群死亡骑士。

  五百黑甲骑兵如潮水般的退去,撤回到那名统领身后。

  楚天城城墙头数千道目光都聚焦在那名身材异常魁梧的骑士身上。

  骑士突然下马,缓步独自一人朝楚天城城门方向走去,直到距离百米才停下脚步。

  原本黝黑的战甲突然大放异彩,七色光晕笼罩着这名骑士,一股欲与天比高的无敌气势从他身上发出,所有的人都感觉自己的心脏有些不堪重负,心头压着千斤巨石。

  骑士右手往虚空一抓,一把形如闪电的巨型战矛出现在手中,犹如神迹。

  战矛的矛头处上闪耀著神秘的银白光辉,通体有着七色光芒流转,和彩虹颇为相似,并且战矛时明时暗,仿佛是一个有生命的物体,在呼吸一般。

  这等传说中都未出现的盖世神兵,直看得城墙头上的士兵们目眩神迷,疑在梦中。

  战矛突然在骑士手中一分为六,变作黑、白、红、蓝、黄、绿六支颜色各不相同的标枪,不可思议,让人心疑看到的一切是幻象。

  火红的标枪突然从骑士手中掷出,直飞向楚天城的城门。

  ‘哄’一声巨响。

  城墙头的士兵们只觉得一阵滔天热浪袭来,再看精钢铸造的城门,已经烧成灰烬。

  天啊,这是何等的破坏力,他究竟是什么人,神魔的实力也不过如此!

  就在楚天城的士兵们惊慌失措时,那名神秘的骑士和一众黑甲骑兵突然消失在视线中,引发了更大恐慌。

  如果不是城门处地面上还在熊熊燃烧的大火,恐怕无人相信刚才见到的那可怕的一幕,还以为是自己打盹后的南柯一梦。

  空中突然响起一个炸雷,让士兵们更加疑神疑鬼,一些胆小者甚至开始对天膜拜,企求神的原谅。

  一个浑厚的声音在整个楚天城的上空响起。

  “崇信神官之殿的无知人们,战神将会彻底解救你们,将你们引向一条光明之路。遵循战神的旨意,跟随战神一起,将高高在上的巫婆们从神坛上拉下,谱写大陆新的篇章!”

  城墙头上的士兵们口中都喃喃的念着两个字。

  这两个字就是:战神!

  (第三部完全更新完,祝所有书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肥鸭上,嘎嘎!~~)

  

第五十七章 战神现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