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大战伊始

    刺客摘下黑色头巾和面纱,是一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一双眼睛,如最纯的水晶般洁净无暇,又如碧蓝的天空与大海,包容万物。那与世无争的眼神让所有人都心生敬意,不敢直视。

  在国师卡欧里的解释下,群臣才知道这位武功超卓的刺客原来是龙之学院的学究天人的正院长无名。

  车于飞将军见国师卡欧里面上青一阵,白一阵,还以为卡欧里这位副院长比武输给了正院长无名面上无光,于是安慰道:“国师,无名院长的武技也不过比你略高一筹,您也不必垂头丧气嘛。”

  卡欧里没有答话,保持沉默。

  更多的大臣以为卡欧里担心他国师地位不保,将被这位新来的无名院长取而代之,所以面色难看。

  众人哪里知道卡欧里担心的是此次院长出关,是否会追究他擅自将龙之学院解散,并且投靠哈沙克这一举动。

  哈沙克聪明绝顶,知道群臣不宜知道太多,便解散早朝,让满朝文武退去,只余下龙之学院这两位正副院长。

  “真没想到啊,卡欧里,你竟然成了魔武国万人景仰的国师,实在是可喜可贺啊!”无名对卡欧里笑道。

  听到无名这句话后,卡欧里也老脸一红,道:“院长,我知道我违反了校规,擅自做出了这等石破天惊的举动,让龙之学院蒙羞了,我愿意接受您的任何惩罚。”

  “无名院长,如今卡欧里副院长已经成为我的左臂右膀,甚至直接影响到我魔武国能否问鼎天下,期望您能放国师一马,我哈沙克愿意接受您的任何条件。”哈沙克诚恳的道。

  “你们二人到是有情有义啊,” 无名突然面色一变,对哈沙克冷声道,“你哈沙克不过是龙之学院的一个学生,有何资格在此替卡欧里求情!”

  哈沙克不敢顶撞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院长无名,也知道无名闭关后再作突破,如今恐怕自己与卡欧里联手也不是他的敌手。

  此时,一行人步进大殿,领头一人对无名道:“院长,我们都是心甘情愿的随副院长投奔哈沙克的,您不能怪责副院长啊。”

  无名回头一看,这一行数十人全是龙之学院的魔法及武技老师。

  “艾略特,你是一个淡泊名利之人,为何也随波逐流,做出这等追求世俗间名利之事。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无名语气苍凉的道。

  “院长,并不是如你所想那样。我离开龙之学院,并非为了荣华富贵。”艾略特面色平静的答道。

  “那你是为了什么?我们龙之学院老师待遇可是相当好,可以说是应有尽有。”无名院长迷惑万分的问道。

  “院长,被您器重,聘我到龙之学院当老师我真的非常荣幸。但我发现我不能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中。每日重复着相同的生活,一成不变,让人意志消沉。龙之学院不是仙境般的世外桃源,这个世界上也不可能存在真正意义上的世外桃源。如果将来会出现,那也是我们创造出来的,并且不是巴掌大的一块学院大小,而是整个龙之大陆,你明白吗?”艾略特激动的答道。

  “就凭你们这几十人,想要开创一个神话般的时代,让世界大同,所有人都安居乐业?你们的想法未免太天真了。”无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年到中年的艾略特的脑海中竟然有如此幼稚的想法。

  “院长,这不单是艾略特一人的想法,而是我们这些老师为之奋斗的共同目标!”艾略特身后的几十位老师异口同声的道。

  无名是兴师问罪而来,但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说服这些离开龙之学院的老师,也无法责怪副院长卡欧里,相反还动摇了自己的信念。

  众志成城可以创造奇迹,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艾略特突然面上一红,又道:“院长,请你原谅我。我离开龙之学院还有一个私人原因。”

  无名见艾略特的面色白里透红,大感有趣,笑问道:“还不从实招来!”

  “我想找寻找我的另一半?”艾略特红着脸道。

  “另一半?”不解风情的院长无名根本听不懂艾略特话中的含义,面色迷惑之色更浓了。

  “院长,艾略特老师的意思就是他想找个女人过下半辈子。”哈沙克笑道。

  众人哄然大笑,艾略特则更加面红耳赤。

  “真看不出啊,艾略特,你这家伙平时在学院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原来是个好色之徒!”无名也被快乐的气氛感染,笑着说道。

  艾略特见院长无名心情好转,于是趁热打铁,为副院长卡欧里求情。

  “院长,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和卡欧里副院长吧。”艾略特道。

  其他老师也齐声附和,希望无名不要惩罚卡欧里副院长。

  无名没有说话,神情不喜不怒,似乎在考虑什么。

  最后无名的脸上终于挤出一丝笑容,对卡欧里道:“卡欧里,下不为例。”

  听到无名这样一句话,一直绷着个苦瓜脸的卡欧里也笑出声来,对无名连声道谢,其他人更是捧腹大笑的同时,暗暗庆幸院长无名带来的危机已经过去,一切恢复如初。

  “院长,日后这魔武国的国师就是你了,我嘛,还依旧是国师,不过前头带个‘副’字,哈哈。”卡欧里对无名笑道。

  无名叹了口气,道:“虽然我不再怪你们了,但你们却无法改变我的决定。我不会加入当今龙之大陆任何势力,助其一统天下的。”

  哈沙克似乎早料到会有如此结果,说道:“无名院长崇尚那种闲云野鹤般的自由生活,不能加入我们也是情理之中。”

  无名瞧了哈沙克一眼后,又道:“此次前来我还有另一件要事,需要从你们口中得到一些信息。”

  “何事?院长,我们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卡欧里正色道。

  “你们应该还记得学院中财务部那个老人吧?”无名面色悲戚的道。

  “院长,你是说那名古怪万分,但计算能力超强的老头啊,我们当然记得。而且当时似乎只有他一人留守在龙之学院,没有跟我们来魔武国。”艾略特答道。

  “没错,正是他。他是我的一位好友,可惜我出关时发现他已经惨死在学院广场,而且死前似乎受到诸多折磨,显然有人在严刑逼问他,最后才将他杀死。”无名沉声道。

  “院长,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全力寻找凶手。不过您应该还发现了其他讯息及痕迹,麻烦告诉我们,这样我们就不会如大海捞针般的盲目搜寻。”哈沙克义愤填膺的道。

  “在他的尸体边,有他用自己鲜血写的两个字,可能是敌人走后,他硬撑着用最后一口气留给我们的线索。”无名道。

  “哪两个字?”哈沙克追问道。

  “泰……坦……!”无名激动万分的大声说道。

  “是他!?”哈沙克惊讶的道。

  “你认识这个叫泰坦的家伙?”无名问道。

  “是这样的,院长。泰坦是您闭关后到我们龙之学院读书的一名学生,他在学院中名气极大,因为他在学院的比武大会时与哈沙克战成平手。如今他更加是贵为原华夏王国的君主,也就是如今泰坦帝国的帝王。”卡欧里大略的解释了一下泰坦的来历。

  “真没想到我闭关期间,我们学院竟然会诞生如此一位绝顶高手。这个泰坦十之八九就是杀害我好友的凶手。”无名冷哼了一声,冰冷彻骨的杀气弥漫在整个空间,让人不寒而栗。

  艾略特本想为泰坦辩护,但被哈沙克用眼神制止,心中明白魔武王要借院长无名之力铲除他毕生的最大敌手。

  “究竟是谁允许这个泰坦在我们龙之学院读书的?”无名冷声道。

  “这个嘛,院长,你忘记了,当初你闭关前,有三头龙从龙界跑出,为害世间,您便许诺谁能够知晓这三头龙来人间的意图便允许他进入龙之学院求学。”卡欧里答道。

  “这么说,这个泰坦入学前就能够在三头龙的袭击下而不死?”无名问道。

  “具体情况我也不甚清楚,但泰坦他有龙蛋壳为证。”卡欧里道。

  “哎,没想到我才是这个引狼入室的罪魁祸首啊!星老头,我对不起你呀!”无名叹道。

  哈沙克发现无名生性太过耿直,脑筋都不知转弯,实在不明白他是如何习得如此出神入化的盖世神功。

  “院长,泰坦他现在是泰坦帝国的帝王,进出都前呼后拥,大批卫士跟随,你要行刺他恐非易事。”哈沙克劝慰道。

  “我也不想致他于死地,怨怨相报何时了。不过我要狠狠的教训他一顿,再费了他的武功。”无名冷声道。

  “院长,泰坦他不但武技高超,而且精通人类四系魔法、自然魔法及暗黑魔法,尤其最近他还……”哈沙克欲言又止。

  “精通如此多的魔法,他到底是什么人?哈沙克,你说话怎么不清不楚,他最近怎么呢?”无名问道。

  “泰坦他的魔法造诣,当今之世,恐怕无人能及。半年前,在冰山血城,他更是夺取了全套传说中的战神铠甲,成为转世战神。加以时日,恐怕天下虽大,再无抗手!”哈沙克叹道。

  “冰山血城!战神铠甲!转世战神!再无抗手!?哈哈,我无名到是要看看,是他这个战神,魔高一尺,还是我这个半人半神的老家伙,道高一丈!”无名似乎发现最有趣的事情,大声笑道。

  “院长,你话中的半人半神是何意?你该不会闭关修炼成神呢?”卡欧里惊奇万分的问道。

  无名叹道:“也不知道我闭关时出了什么毛病,破关时就成了这副模样!”

  无名说完话后,将腰带松开,黑色的长裤脱落在地。

  哈沙克等人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无名自腰以下的下半截身体竟然不复存在,太过匪夷所思。

  “院……院长,您的腿……”卡欧里支吾了半天,却没将这句话说完。

  “我知道你们都想问我的下半shen到哪儿去呢?这个嘛,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再次睁开双眼,下半shen就不见了,我至今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无名似乎习惯了他没有下半shen,语气平静的道。

  “院长,就因为这,您就封您自己为半神半人啊?”艾略特问道。

  “其实你们多虑了。我的下半shen变作了一股强大无比的无形能量,可以让我在地面及空中完成任何匪夷所思的高难度动作。比如身法的最高境界‘御气飞行’,对我来说与走路没什么两样。”无名解释道。

  众人没想到少了腿反而有这种好处,于是都啧啧称奇。

  “你们可能不知道。此次我闭关参详的是一本书几张残页。其中记载的武学心法简直不是我们人类所能想象的。而这几页残纸,正是我找惨死的那个星老头借的,他的被害恐怕也与此有关。由于这些心法及武学都残缺不齐,我修炼时几次险些走火入魔。为了安全起见,我只好提早破关而出。按照我的估计,我修习的这套心法如果大功告成,应该整个人都化作无形,变成一股奇异的能量,不生不灭,可以永远的感受这个世界。”无名叹道。

  众人皆晕,没想到院长好武成痴,竟然想变作一股有意识的能量。

  惟独哈沙克露出深思的神情,沉默了好半晌,问道:“院长,你可知那本秘籍的书名吗?”

  “哎,本来星老头不让我告诉任何人,但他人都死了,保守这个秘密也没有任何含义。这本书叫做《魔神秘录》。”无名似乎又想起了惨死的星老头,沉声说道。

  “《魔神秘录》!我记得在一本古书中曾经提到过这本书,说是创世神所写之书,包含之天地间无穷的秘密,及最高深的神魔二族的武学!”哈沙克高声说道。

  “天啊,创世神撰写之书,难怪我研究修炼了几十年落得个这种下场!”无名感叹万分的道。

  众人无语,但都注视着无名,他们心目中永远德高望重的院长。

  无名身形突然一晃,消失在大殿,他最后一句话的回音在空中回荡。

  “我现在就前往华夏王国寻那个泰坦的晦气,顺便探望我的一位老友,你们保重了,有缘在相见。”

  卡欧里叹道:“院长就这么走了啊,什么都没留下。我本还想借那几页秘籍研究一番!”

  听到副院长卡欧里这句话后,艾略特等人目光同时投向地面,神情古怪万分,似哭似笑。

  一条黑色的长裤静静的躺在黄色刚玉铺成的地板之上,证实着刚才半神半人的无名曾经来过。

  被后世称为‘王者之战’的五国大混战的第一战不是由五国中任何一国首先挑起,而来自另一中立势力。

  一次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奇袭将‘王者之战’的大幕拉启,而这一序幕的两位主角则是天堂之城的城主古特夫及少城主古千秋。

  泰坦帝国历元年十月八日凌晨五点,与天堂之城隔河相望的天一帝国的重镇虎威城外,一队长龙般的车马徐徐朝虎威城的城门驶来。

  在虎威城城墙上巡逻的卫兵,本已昏昏欲睡,等待另一拨卫兵接岗,但眼见百多人的商队到达城门处,只能勉强提起精神,防止突发的异变。

  值班的卫兵统领随意问了领头的商队头子几句话,便下令城门大开,让这支商队入城。

  一名卫兵小队长对卫兵统领提醒道:“统领,三个月前从帝都名秋城就传来了全城戒严的命令,天未拂晓禁止大开城门,以防敌人偷袭。您这样做不怕被城主追究责任吗?”

  这名统领早就被天堂之城的城主古特夫收买,心中偷笑。

  几个小时之后,虎威城便易主,城主还敢找我麻烦?我不去找他的麻烦他都要磕头谢神了。

  虽然心中乐不可滋,但统领还是表情严肃的道:“你不必担心,如今天色虽暗,却正是黎明到来的前夕。商人四处奔波,也相当辛苦,如果让他们在城外与风雨为伴,实在有些说不过去。况且我们虎威城与天堂之城遥遥相对,敌军不可能绕过天堂之城直接攻打我们。”

  那名卫兵小队长一想,统领所说的话,的确很有道理。但他却没想到,想要奇袭虎威城的正是天堂之城。

  城门大开之后,每进一辆马车,便有一名卫兵上前检查。

  每辆马车上,都载着八个木制的大酒桶,而排在虎威城外的等候接受检查的马车足有百多辆。

  执行检查的卫兵都知道自己责任重大,马虎不得,所以虽然要检查的马车数目不小,也依旧一丝不苟的执行着检查任务。

  一个百人小队的卫兵分列在城门两侧,一旦检查时发现异常便可以采取行动。

  四名担当检查任务的卫兵同时登上马车,检查那八个大酒桶。

  将桶盖掀开,一股浓烈的酒香迎面扑来,桶内果然是芬芳的美酒,上好佳酿葡萄之春。

  四名卫兵检查完第一辆马车后对城门处的百人卫兵队长点头示意,没有问题。

  原本就昏昏欲睡的卫兵们见一切如常,再无丝毫警惕之心,懒散的打着哈欠。

  一辆又一辆马车驶进了虎威城,毫无异常。

  半小时后,当四名卫兵检查最后十辆马车时,异变突生。

  最后那名马车车夫从怀中掏出一个铁制长管,用手举过头顶,管口对向天空。

  轰隆……

  一个火球从铁管中射出,在空中爆炸开来,化作无数朵盈盈而开的火红色的桃花,将整个夜空染成一片火红。

  夜空中,无数的火桃花在星空下怒放每一朵火桃花都犹如一个精灵,在空中尽情的起舞,演尽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

  虎威城城墙上的卫兵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烟花,都注视着空中的火红色的桃花,浑然不知身旁发生了什么事。

  而这一个礼炮,却正是古特夫精心策划的奇袭虎威城的总攻信号。

  虎威城外,骤然出现了浩浩荡荡数万大军,飞速朝虎威城城门方向杀去。

  震天的喊杀声将虎威城城墙上的士兵们唤回现实之中。

  天啊,哪儿来的敌军,我该不是在做梦吧!卫兵们用力的揉着自己的眼睛,但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所见,城外的大军虽然看不真切,但只看了密密麻麻的人头,也知道人数在万人以上。

  冲在最前的重骑兵的面目已经清晰可见,远处巨大战车的身影仍旧朦胧。

  战士们心中无比惊讶,敌军准备如此充分,显然早有预谋。

  和平了十数年的虎威城今日竟然会遭到攻打,而且是来历不明的大批敌军,长时间未操练的战士们的心中顿升起一种不祥的感觉。

  “快关城门!”

  城墙上的卫兵们歇斯底里的狂叫着。

  一旦被敌军的重骑兵攻入城内,与城外的步兵军团里应外合的话,那虎威城恐怕将在极短的时间内失守。

  城门处的十余辆马车的马儿被解开了绳套,放开四蹄,跑进了虎威城内。

  留下笨重的马车在城门处,成为关闭城门的最大障碍。

  城门口的卫兵们眼见敌军的重骑兵卷起滚滚黄沙,呼啸杀来,转眼间已在千步之外。

  卫兵们吓的面如土色,但急切之间,手忙脚乱的卫兵们要将十余辆马车移开,关闭城门,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百辆马车上的八百多个木制大酒桶突然先后尽数炸开,八百多名身穿皮甲,手持铁剑的战士从马车上跃下,朝城门两侧的卫兵杀去。

  虎威城的卫兵们这才知道大祸将至,再无一丝战意。

  终于有一名卫兵丢下手中的长刀后,其他卫兵也相继将自己手中的武器抛在地上,半蹲在地上,高举双手,示意投降。

  从酒桶中出来的八百勇士本以为将有一场血战,没料想到城门口处的卫兵尽数投降,轻而易举的便控制了城市们。

  在八百勇士的夹道欢迎中,城外的五千重骑兵顺利的杀入了虎威城内,一时间虎威城内杀声震天,火光冲天。

  在虎威城外一座小山丘上观战的古特夫与古千秋两父子,见自己的五千重骑兵势如破竹的杀入虎威城内,所向披靡,后方的主力步兵团也完全控制住城门,知道大势已定,奇袭虎威城战役接近尾声。

  “父亲,您真是用兵如神,想出这等防不胜防的奇计,以马车堵住虎威城城门,马车上的酒桶中装载的都是我军的勇士,敌人做梦也不会想到城高墙厚的虎威城会在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陷落。您又创造了一个战争史上的奇迹!”古千秋见父亲古特夫面有得色,便拍马道。

  “千秋,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永不陷落的城池,哪怕是神魔之城,也会有多缺陷。所有的生灵都在追求一种完美,所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完美的事物,你明白吗?”古特夫拍了拍古千秋的肩膀,正色道。

  “儿臣受教了!”古千秋点了点头,道。

  见儿子如此谦虚好学,天堂之城的城主古特夫也大感欣慰,知道自己后继有人,开怀大笑。

  “父亲,您预见我们将以闪电战的方式,快刀斩乱麻般攻克十多座城池,迅速逼近天一帝国的帝都名秋城,会否低估了天一帝国的反击能力?”古千秋请教道。

  “千秋,当今天一帝国帝君是谁,你知道吗?”古特夫反问道。

  “是查尔齐大帝,当年父亲的手下败将。”古千秋答道。

  “他是一个懦弱无能的昏君。当年为父不过略施小计,就几乎逼得他退位置甚至迁都,简直是不堪一击,根本不配做我的对手。”古特夫豪气万丈的道。

  “那是没错,不过儿臣担心的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天一帝国出了几个忠君爱过的文臣虎将,闪电战无法奏效,那对我们可大大的不利。”古千秋道。

  “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怕死,这样的文武大臣才算合格。你看当今天一帝国的文武百官,狼狈为奸,欺压百姓,已经弄得整个帝国乌烟瘴气,民不聊生。加上各城的城主横征暴敛,乡村的恶霸鱼肉乡里,已经到了天怒人怨的境地了。我们如今不过是顺其大势,替天行道而已。”古特夫胸有成足的道。

  “父亲您说的对,二十多年前,天一帝国国力强盛,还被您打了个落花流水,如今自然更不是您的对手。”古千秋谄媚道。

  “大战已经开启,看似我们天堂之城靠突袭才夺取了虎威城,赢了漂亮的第一仗。实则我为了今天计划了十多年,可以说是谋定而后动,绝非偶然。整个天一帝国的经济命脉是掌握在我的手中,如今我已将天一帝国的水陆两路的贸易路线完全切断,天一帝国的所有城池,包括帝都名秋城的经济状况都会出大问题,如物价飞涨、生活物质奇缺等等。”古特夫道。

  “我们攻打天一帝国属于军事行动,为何会与经济形势有很大关联?”古千秋面有惑色,问道。

  “千秋,你想想。我们大军那精良的武器、装备、战马、粮草、饷银等等,都是用闪闪发亮的金龙币换来的,经济是战争的基础,没有钱,你拿什么招兵买马。换句话说,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说到底也是为了谋取更大的经济利益。”古特夫耐心的解释道。

  “难怪,我终于明白了。这些年来您这么热衷于赚钱,将默默无闻的天堂之城经营成龙之大陆最大的商业都市,原来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今日打响的大战。”古千秋猛地点了点头,说道。

  “没错。分崩离析的人类世界应该回归起点,成为一个强大统一的帝国,挑战诸神之殿的众神与恶魔岛的群魔。我古特夫定要开创一个盛世,比几千年前的星光王朝还要强大的天堂王朝!”古特夫对天呐喊着,隐现绝代霸者之风。

  古千秋从小就异常崇拜父亲古特夫,此刻见父亲王者之风尽现,内心拜服,暗暗鼓励自己要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不堕了父亲的威风。

  妄图创建一个比星光王朝要要强大的天堂王朝的古特夫,绝对没有想到,在他通往天一帝国帝都名秋城的那条铺满血与火的争霸路上,星光王朝的创造者星之夜,将成为他最大的路障。

  前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古特夫分化天一帝国各城的守城主将与城主之间的关系,许诺事成之后将这些武将们封为开朝大将,加上各城都发生了因物价狂涨的市民暴乱,造成了古特夫率领的兵力为三十万的‘天堂军团’所向披靡,连克十五座城池,直逼天一帝国的帝都名秋城。

  历史惊人的相似。二十多年前,古特夫也是以闪电战的方式,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到名秋城下,历史会否重演呢?

  天堂之城大举进攻天一帝国并且大胜的军事行动,让龙之大陆诸多势力都大为震惊,未料到天堂之城城主古特夫有如此惊天手段,凭借着雄厚的经济实力向天一帝国叫板,意图让强大的天一帝国成为历史。

  各国才明白,曾经辉煌一时的风云人物古特夫并未甘心就此退出历史舞台,而是卧薪尝胆,通过贸易聚敛财富,打造出装备最为精良的‘天堂军团’,借此争霸天下。

  距离天一帝国帝都名秋城不到区区三百余里的龙盘城中,踌躇满志的古特夫与神采奕奕的古千秋讨论着下一步作战计划。

  “千秋,你这几场攻城战指挥的非常出色,以后要再接再厉啊!”古特夫赞许的看了古千秋一眼,笑着说道。

  “儿臣能有如此表现,与平日父亲您的严格要求是密不可分的。虎父无犬子嘛。”古千秋显然也有些得意,喜道。

  “千秋,今日我将诸位将领支开,与你单独密谈,你可知为何事?”古特夫突然神色一变,严肃万分的说道。

  古千秋不解道:“是啊,父亲。如今形势一片大好,即将兵临名秋城下,完成不世功业,您为何面有忧色?”

  “二十年前为父同样以闪电战的方式,一月之内连克十数座城池,最后将天一帝国帝都名秋城围住,改朝换代就在为父的眼前。千秋啊,你可曾想过我为何没将天一帝国帝王查尔齐赶尽杀绝,反而将入嘴的肥肉吐出来,退兵至天堂之城?”古特夫长叹道。

  “我一直以为父亲您不过是出一口恶气,当时并未想到要称帝或时机还未成熟。”古千秋低声说道。

  “傻孩子,帝王将相本无种,哪个男人不想建立流芳百世的功业?当时名秋城乱成一团,甚至很多大臣以开门迎我称帝的条件来保住他们的荣华富贵。”古特夫沉声道。

  “那为何您要退兵,将不世功业弃若敝屣?”面色古怪的古千秋问道。

  “哎,千秋,你应该知道诸神之殿的神族及恶魔岛的魔族的存在吧。”古特夫道。

  “您是说诸神之殿的众神与恶魔岛的群魔,我从小就听说过他们的很多故事。”古千秋答道。

  “你听的那些故事都是以讹传讹而来,不可轻信。他们不过是两个远比人类强大的种族而已。”古特夫教训道。

  “儿臣受教了,多谢父亲指点。”古千秋低头轻声道。

  “神官之殿之所以能够成为龙之大陆各国人们的信仰,很大程度上与诸神之殿的支持是分不开的。诸神之殿的神族对物质上的需要也是通过神官之殿的神官们来完成。如今更是明目张胆的策动了一些城市的叛乱,组建了所谓的神官王国。表面上来看,神官王国的君臣都被神官之殿所控制,其实神官之殿也不过是个傀儡,真正的幕后主事的是诸神之殿的神族。”古特夫道。

  “原来如此,我说那个至尊王不过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怎么可能莫名其妙的称帝,原来是神官之殿大力支持。”古千秋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作为诸神之殿的神族死对头恶魔岛的魔族,想要在龙之大陆分杯羹,不可能不找一个强大的势力为合作伙伴。”古特夫接着道。

  “父亲,您的意思是说,天一帝国有恶魔岛的魔族在背后撑腰,当年你不得不退兵也是因为魔族的干涉?”古千秋问道。

  “不错。当日为父,不可一世,觉得天下之事无不可为,甚至想到日后统一龙之大陆,将神魔二族收服,完成旷世功业。终于,魔族按捺不住,对我采取了行动。”古特夫感慨万分的叹道。

  “父亲,到底发生了何事?是否魔族大军发动了突袭,让您率领的大军损失惨重,黯然退兵?”古千秋追问道。

  突然间,古特夫面色变得异常难看,脸部的肌肉抽搐不停,似乎回忆起一个不愿意记起的恐怖画面。

  古特夫的额头冷汗直冒,让古千秋难以置信。

  因为古千秋深知他父亲的实力,如今已经达到人类中剑圣的超一流境界,罕有敌手,怎么可能在追忆往事中陷入深深的恐惧之中。

  到底二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让父亲至今无法忘怀,是不是因为此事父亲行事才如此低调?

  古千秋虽然急于知道答案,但却不敢打扰古特夫,同时他也知道,回过神来的父亲会将当日之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他。

  古特夫终于回过神来,讲叙当年之事。

  子夜时分,古特夫带着五百轻骑在名秋城附近侦察敌情,在一个小山坡上发现一人神态诡异,装扮古怪,在古特夫的命令下,战士们勒马停步,并且古特夫亲自上前盘问。

  走到那人跟前,古特夫才发现此人一身黑衣,似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甚至面上也蒙着黑纱,五官长相也看不真切,唯一可见的是厉芒闪烁的那对眸子。

  “深更半夜,你独自一人在此鬼鬼祟祟,意欲何为?”古特夫右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随时准备将黑衣人斩于剑下。

  黑衣人诧异的看了古特夫按在剑柄上的右手,然后道:“如果我是人,定然不是你的对手。可惜我非神亦非魔,你的轻举妄动之会让你身后战士们白白送了性命。”

  古特夫在战场上未逢敌手,更未见过黑衣人这般狂妄自大的家伙,心中虽然怒极却笑道:“我即将创造一个全新的人类王朝,又岂会与你这种不入流之人区区计较。”

  “你的想法不可能实现,古特夫。”黑衣人淡淡的说道。

  见这名黑衣人一口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古特夫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生性谨慎的他四处观望,发现没有异常,确定没有伏兵,才松了口气。

  “不必紧张,我此次前来绝对是一番好意。”黑衣人道。

  “好意?”古特夫不解的问道。

  “如果你退兵,我既往不咎,我们双方皆大欢喜。”黑衣人道。

  “你是天一帝国的谋臣还是武将?”古特夫问道。

  “天一帝国不过是我们的手中的棋子,你摆弄我们的棋子,这是我们不允许的。”黑衣人答道。

  “棋子?”古特夫在口中喃喃念道。

  “一句话,退还是不退?”黑衣人有些不耐烦了。

  “哈哈,不知死活的家伙,一人前来也敢威胁我!”古特夫不屑的叫嚣道。

  如果不是考虑到这名黑衣人可能是其他国家派来的使者,古特夫早下令将其击杀。

  黑衣人沉默不语,终于深深的叹了口气,伸出了右手。

  古特夫惊奇的发现黑衣人的右手漆黑如墨,却隐泛白光,诡异万分。

  黑衣人的右手轻轻的在空中挥动了二下,便没有任何动作。

  古特夫感觉整个空间刹那间发生了奇妙难测的变化,却说不出个理所然来。

  扑通……

  古特夫身后的这种响声此起彼伏,骤然在古特夫的耳边响起。

  古特夫自然而然的回头一看,傻了眼。

  五百轻骑兵全部倒毙在地,七窍流血而死,甚至五百匹强健的战马也都立毙当场,口吐白沫。

  陷入无比恐惧中的古特夫鼓足勇气再转身一看,那名黑衣人踪影全无,已不知去向。

  第二日清晨,名秋城城墙上的士兵们惊喜的发现,围困名秋城多日的大军消失不见,士兵们相互拥抱,喜极而泣。

  接下来的一个月,天一帝国丢失的诸多城池重新回到帝国版图,而古特夫则退到了易守难攻的天堂之城,仿佛什么事都未发生。

  令其他各国奇怪的是,逐渐恢复实力的天一帝国在这二十多年来也未向古特夫寻仇,攻打天堂之城,仿佛与天堂之城之间有秘密的协定一般,魔族的那名绝顶高手出现之事无人知晓,直到古特夫告诉他儿子古千秋这一刻。

  (请书友们去看看并支持肥鸭的新书《英雄回归》,嘎嘎!)

  

第二章 大战伊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