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无名老人

    名秋城外的荒野之地,蓝牙与星之夜商量着要事。

  蓝牙有些看不惯星之夜总是一副悠然自得的神情,道:“你让天堂军团如此安然撤退,可能会被天一帝国君臣看作放虎归山。先前你不是说要将敌军引入名秋城内,一网打尽吗?”

  星之夜笑道:“你堂堂的魔族第一战将,怎么会在乎人世间帝王将相的看法?”

  蓝牙怒道:“星之夜,你少讥讽我,自从半年前从冰山血城归来后,你总是神神秘秘,还消失了好一段时间。我警告你,如果让我得知你暗地里的作为不利于我们魔族的话,我不会手下留情。”

  “我那段时间的动向,待会就可以告诉你。你也别太在意我的言辞,大动肝火,毕竟我们二人现在还是合作伙伴。”星之夜拍了拍蓝牙的肩膀。

  蓝牙强压怒火,问道:“那麻烦你解释放走古特夫父子的原因?”

  “很简单,追击天堂军团的那几天,我与古特夫签定了一条合作协议。”星之夜淡淡的道。

  “什么,背着天一帝国的君臣与敌军首领和谈,万一被天一帝国那群家伙知道了,很麻烦的。”蓝牙惊讶的道。

  “协议中有些什么内容,不会伤及我们魔族的利益,及战略规划吧?”蓝牙紧接着又问道。

  “协议内容很简单,我军停止追击,给他们喘息的时间,并且从天堂军团中借兵十万,借道天堂之城,攻打泰坦帝国。”星之夜一语惊人,听得蓝牙是目瞪口呆。

  “这……这不大可能,你如何与古特夫达成共识的?”蓝牙问道。

  “古特夫进攻天一帝国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城池,也就是土地。我答应攻克的所有城池都归天堂之城所有,我绝不染指。”星之夜答道。

  “这……”蓝牙话还未说完,便被星之夜打断。

  “蓝牙,你放心,那些被我们与天堂军团联军攻下的泰坦帝国的城池,不过是暂时借给古特夫那家伙,只要时机成熟,我们要夺回来还不是易如反掌。我们如今的首要目标是消灭泰坦帝国这个强大的政权,扫除争霸天下路上一个最大的障碍。”星之夜解释道。

  “就怕事态的发展不被我们所左右,那时星之夜你就悔之晚矣!”蓝牙有些担心。

  “事情发展的很顺利,多亏了你,将古特夫击成重伤。我则充当了一回他的救世主,治愈了他的伤势,所以他一口答应我拟订出的协议。”星之夜道。

  蓝牙应了一声,道:“是吗?你该不是打算将我们精心打造出的‘机关兵团’也一起派去吧!”

  “正有此意!”星之夜点了点头。

  “他们应该在决定性的战役中再上场,出其不意的给予敌人最沉重的打击。为了帮助古特夫这个家伙而粉墨登场,是不是太儿戏呢?”蓝牙摇了摇头,不赞成星之夜的做法。

  “蓝牙,你别搞错我们与古特夫之间的关系,是我们利用他,攻打泰坦帝国是我们的意愿。面对强敌,自然不能给对方丝毫机会,所以用最犀利的奇兵才能收到最佳的效果。”星之夜竟然将泰坦帝国当作最大的敌人,让蓝牙吃惊不小。

  “这似乎只是你的意愿,不是我们的意愿。”蓝牙冷哼了一声,不满星之夜的做法。

  “我知道你不懂我为何将泰坦帝国视为最大敌人,我这就解释给你听。”星之夜道。

  “依照目前龙之大陆的局势,魔武帝国势力最大。泰坦帝国偏在东方,显然无力吞并其他各国。你的看法有何根据?”蓝牙冷声道。

  “前段时间训练‘机关兵团’时,我消失了一段时间,你猜我去了哪儿?”星之夜反问道。

  “难不成你去了泰坦帝国,刺察敌情?”蓝牙答道。

  “答对了一半,我在泰坦帝国的帝都中原城打了个转,然后直奔魔武国帝都沙其玛城,与魔武王哈沙克面谈合作的事宜。”星之夜叹道。

  星之夜这番话让蓝牙瞠目结舌,半天没说一句话。

  “太离谱了,我们的最大敌人就是魔武王国,你却与魔武王哈沙克和谈,星之夜,你到底意欲何为?”蓝牙怒道。

  星之夜仿佛没见到蓝牙那副咆哮狂吼的模样,继续淡淡的道:“蓝牙,半年前在冰山血城之上,为了争夺战神铠甲,天下绝顶高手尽聚于此。最后因为血龙王的出现,我们不得不放弃,下山而去。但你可知那场大战最后的受益者是谁吗?”

  “是谁?难不成是泰坦。但他与血龙王的实力相比是天差地远,怎么可能?”蓝牙沉声道。

  “就是他,泰坦。他侥幸得到了战神铠甲全套,几乎相当于战神再世,如果再不加以铲除,只怕将来无人能制。”星之夜破天荒的露出严肃的表情,一本正经的告诫道。

  “星之夜,你这是庸人自扰。当日在冰山血城上,那名绝色美女,正是死神在人间的使者,九幽之体的主人,虽然武功绝顶,但和我相比也黯然失色,根本不足为虑。”蓝牙神情不屑的反驳道。

  “你应该知道如今在龙之大陆流传的关于战神重现人间之事。传闻中在神官国边境的楚天城,战神随意一击,将精钢所铸的城门化为飞灰,我想那个出没在楚天城的战神就是泰坦。”星之夜道。

  “那纯属无稽之谈,再说如果我提聚全身暗黑真气,也能达到这个效果。”蓝牙依旧没把战神传说当回事。

  “就算你不相信战神的传说,但如今战神铠甲全套落在泰坦王的手中,你也可以乘此机会夺回,如此良机在前,你该不会拒绝吧。”星之夜发现蓝牙有些不可理喻,只能换种方式说服同伴。

  蓝牙听完星之夜这番话后,眼中精芒一闪,终于点头道:“战神铠甲,此次我定要亲手夺回,彻底改变我的人生。”

  星之夜内心明白蓝牙期望在魔族中的地位超过那些大长老的野心,也不点破,含笑不语。

  “你与魔武王哈沙克可曾达成协议?”蓝牙想到那可能失而复得的战神铠甲,态度积极了许多。

  “自然达成了共同进退的协议。估计此刻他已经指挥大军,直压泰坦帝国的边境城市。我们的动作可要快点。”星之夜答道。

  “古特夫这家伙是否知道你与魔武王哈沙克的联盟?”蓝牙又问道。

  “这自然不知。我们两方面大军分别从南面及西面入侵泰坦帝国,古特夫即使听闻讯息,也以为哈沙克是来分杯羹的,绝不会想到魔武国的大军的到来与我有关。”星之夜耸了耸肩,示意蓝牙不必想的太多。

  “幸亏查尔齐将全国兵马指挥权交付给我们,否则急切之间抽调几十万大军,也不是易事,看来此战我们必胜无疑。”蓝牙自信满满的道。

  “希望如此。”星之夜淡淡的答道,似乎对这场战役的胜负并不在意。

  蓝牙对星之夜的言行已经是见怪不怪了,道:“我们回名秋城,向查尔齐大帝复命去吧。”

  一阵劲风卷着漫天的黄沙袭来,二人的身影已在小山丘上消失不见。

  泰坦帝国帝都中原城内的练兵大校场内,两名身手非同凡响的剑士正在比武较技。

  身穿银色战甲的剑士手中的银色大剑吞吐不定,剑芒闪烁,如灵蛇出洞,从各种无比刁钻的角度攻向身披金色战甲的对手。

  金甲剑士挥动着手中的金色巨剑,布下五层剑网,却依旧被对方凌厉的攻势击溃,只能节节败退。

  如此后退似乎让金甲剑士颜面无光,一张脸气成了猪肝色。恼羞成怒的他暴喝一声:“金光斩!”

  话音刚落,金色巨剑发出刺目的黄金色的剑芒,一道金色的剑气高速冲向银甲剑士,让银甲剑士也为之眩目,险些没有闪避开去。

  但银甲剑士毕竟身手高过金甲剑士不止一筹,在间不容发的瞬间脚步横移,闪避过对方的绝招‘金光斩’,同时还刺出一剑。

  银甲剑士这一剑势如惊雷,快似闪电,并且出剑前毫无征兆,如羚羊挂角般,无迹可寻。

  金甲剑士未料到对方反击来得如此之快,慌乱之中没有避开这一剑,被击倒在地。

  “哈哈,布尔,你真是一个纸老虎呀,只会吹牛,实际上不堪一击!”银甲剑士讥笑道。

  金甲剑士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发出了几声‘嘿嘿’的怪笑声,道:“欧西丁,你忘记前几天比武被我打得落花流水,这次你不过是侥幸赢了我这个绝世高手。知道我为什么还和你这种差家伙比试吗?为了照顾你的情绪,也算是提携后辈的一种表现吧,哈哈!”

  比武的这两名剑士正是泰坦的好兄弟,布尔和欧西丁。

  一旁观战的泰坦等人没想到布尔输了还这么神气,大言不惭的教训起欧西丁来,心中对布尔的‘无敌铁脸皮神功’的敬意又多出几分。

  “一天到晚胡吹大气,每次比试的结果你却总是输的惨不忍睹,布尔你还是早死早投胎,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最喜欢找布尔麻烦的妖精公主星云莹讥讽道。

  “你们忘了,上上回比武我可是大胜欧西丁,出尽了风头,哼!”布尔急忙将自己唯一的胜迹拿出来吹嘘。

  欧西丁一听,脸都被布尔气红了,恶狠狠的骂道:“你这个家伙,还好意思提起这件事。比武前哄我喝了一大杯茶水,骗我说此茶名曰‘雪茶’,乃茶中极品,提神凝气,神效无比。结果根本是一杯下了双份泻药的普通茶水,让我在比武时内急,你不战而胜,手段卑鄙到了极点。”

  一直不知那日比武真相的泰坦等人终于知晓,布尔大发神威战胜欧西丁的真正原因。

  “布尔,你这种手段如果用来对付敌人,那还罢了,竟然对付自己兄弟!如果再有下一次,绝不轻饶!”泰坦冷声道。

  布尔见老大泰坦发火,连忙满面堆笑,道:“老大,这是我对欧西丁开的一个玩笑,您就别在意。您放心,绝不会有下次了。”

  泰坦拿脸皮奇厚的布尔也没办法,便没再支声。

  一直沉默不语的罕毕图将军对泰坦道:“陛下,神官王国的大军已经逼近夏雨城,还请陛下早日定夺。”

  “雅儿,如今神官王国主动挑衅,妄图入侵我泰坦帝国扩充势力,你该不会还阻扰我派兵抵御侵略者吧?”泰坦没有直接回答罕毕图将军的问题,反而话锋一转,征求泰坦帝国王后梦可雅的意见。

  梦可雅轻轻的咬了一下嘴唇,终于点了点头,道:“泰坦,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吧,但切记不要伤及无辜的百姓啊!”

  泰坦将身旁的梦可雅搂入怀中,柔声道:“谨遵雅儿御旨,不敢有违。”

  哈里见此情形,感叹万分,道:“老大,拜托你别和皇后这么亲密,孤单无助的我看着眼热啊!”

  说完话后,哈里偷偷窥视梦丝波,却与梦丝波的目光在空中相撞。

  “哈里,你看什么看,鬼鬼祟祟,又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现在不老实交代,小心我回去让你跪着顶夜壶!”梦丝波涨红了脸,怒道。

  哈里连忙摇手,张嘴结舌的解释道:“没有,绝对没有。我只是见老大与梦可雅如此亲密,有些羡慕而已。”

  “哦,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温柔啊,对你不够体贴,不够好呀?”梦丝波柳眉倒竖,凶巴巴的道。

  “不不不……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美丽最温柔最可爱最善良最……的女人!”哈里用尽了天下所有美好的词汇来形容梦丝波。

  原来经过这半年的发展,哈里与梦丝波这对冤家终于正式确立了情侣关系,但哈里在梦丝波面前总是战战兢兢,因为梦丝波平时对哈里管教有方。

  布尔见兄弟哈里如此被奚落,于是叫嚣道:“梦丝波,哈里也是一个人,而且是修为高深的魔法师,你多少要在大家面前给他点面子。你们两口子的事可以关起房门自己解决,别弄得鸡飞狗跳嘛。”

  梦丝波觉得布尔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便没还口。

  布尔又理直气壮的对哈里道:“哈里,你是男人吗?如果你是男人,待会回去就好好的收拾你家这头张牙舞爪的母老虎,将她驯服成一只可爱的小猫眯,知道不?”

  哈里耷拉着脑袋,没敢吭声。

  “好了,别胡扯了,布尔。难得今天你们都在,正好和大家商量,在此非常时期,我们是否该有所行动?”泰坦凌厉如刀的目光从众人面上扫过,气氛顿时凝重起来。

  “陛下,末将以为,首先应该解决妄图染指我国夏雨平原的神官王国的敌军,方可安心攻打其他各国。”罕毕图将军道。

  “罕毕图将军,你认为此次神官王国大军兵力多少,我们又需要调动多少兵力前去夏雨城?”泰坦问道。

  “末将认为两万玄铁骑兵辅以十万玄铁步兵,即可以以寡敌众,以少胜多,确保边境不失。”

  罕毕图将军虽然语调平和,但却字字铿锵,显然对自己的判断充满自信。

  “如果我让你将整个神官王国拿下,你需要在此基础上增派多少兵力?”泰坦又问道。

  泰坦突然感觉怀中的梦可雅颤栗了一下,心中不安,道:“雅儿,我不过是随便说说,神官王国根本未被我放在眼中,我暂时不会去动它的。”

  梦可雅含笑点头,没有言语。

  罕毕图道:“陛下,神官王国入侵我泰坦帝国不足为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如果想要彻底占领神官王国,那就要看敌人的抵抗程度,才能断定需要多少兵力。”

  “我明白你的意思。神官王国的子民都异常崇敬神官之殿,他们定会拼死保卫他们的信仰之地。”泰坦沉声道。

  “老大,你这就多虑了。神官之殿在龙之大陆的影响力大不如前,一些地域甚至异常反感这些貌似冰清玉洁的圣女,实则是****荡妇。当年布尔非礼神官飞轩,才造成如此局面,布尔实在是功不可没。”哈里看了布尔一眼,奸笑了几声。

  布尔还不知哈里为何提起这事的真正动机,还以为自己的丰功伟绩得到了大家的认同,接口道:“如今神官之殿的声誉是江河日下,我虽然有些功劳,但老大以战神的身份出现在楚天城,大破敌军,那才算是动摇了神官王国的根基。”

  突然间一个声音在布尔耳边响起:“非礼那个神官感觉如何,是不是很爽呀?”

  布尔想都没想便答道:“怎能用一个‘爽’字形容,简直是太销魂了。曲线玲珑,冰肌玉肤,摸得我的手都软了!”

  “口水还流一大滩吧!”那个声音接着道。

  “不错,正是如此,嘿嘿!”布尔转过头,想看看说话的人是谁。

  “哎哟……”布尔捂着脑袋,大声呻吟着。

  哈里等人在一旁偷笑,因为布尔这些事迹星云莹并不知道,如今东窗事发,布尔自然得受点苦。

  星云莹显然还未消气,又是一脚,‘砰’。

  布尔应声倒地不起。

  众人自然笑骂布尔自讨苦吃。

  就在泰坦等人被布尔这个活宝逗得大乐时,大校场内骤然刮起一阵怪风。

  阴冷的怪风过后,众人面前出现一位满面红光、鹤发童颜的老人。

  但当众人定神仔细一瞧,都面色大变,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位面色慈蔼的老人,仿佛眼前的老人是一头异常凶猛的怪兽一般。

  甚至泰坦也屏息不语,提神运气,以防突然之袭。

  原来那位老人似乎只有上半部分身体,悬在半空之中,诡异无比。

  怪异老人凌厉如刀的目光从众人面上扫过,最后停留在泰坦身上,冷声道:“你应该就是当今泰坦帝国的泰坦王吧。”

  “好高明的眼力!”泰坦内心叹道。

  此刻泰坦身旁的欧西丁等人绝非庸手,怪异老人出现后依旧气定神闲,高手风范尽现无疑,但怪异老人却依旧一眼看出泰坦的实力最为深不可测,的确高明至极。

  虽见怪异老人话语中隐含敌意,但从不知畏惧为何物的泰坦王连眉头都未皱一下,朝前跨了一大步,道:“前辈果然目光如炬,不错,我就是泰坦。前辈显然是远道而来,如果是观光探亲,泰坦自然欢迎。但如果是前来我国滋事寻仇,还请早回。”

  “好大的口气,虽说华夏王国的子民们尊你为帝,但我无名四海为家,不受任何国界限制。即使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也要看那位帝王是否入我的法眼。不入我眼者,帝位难保!”无名冷笑道。

  无名此话一出,泰坦等人立即明白来者不善。

  泰坦正准备让欧西丁等人合力将这位叫无名的怪异老人拿下,但身旁的梦可雅却插口道:“无名老前辈,虽然你在形体上与常人有别,但你面目和善,神色和蔼,绝非穷凶极恶之徒,此次前来我国,应该不是寻仇吧。”

  梦可雅气质高雅,谈吐有礼,立即让无名心中吃了一惊。

  无名心知自己这副有悖常人的身形,类怪似妖,普通人见到都要大喊几声‘妖怪啊,救命啊’,修为精湛的武者及魔法师见到则如同遇到最恐怖的怪兽,如临大敌,战战兢兢。惟独眼前这名绝色美女却不以世俗眼光看待自己,实属罕见。

  无名虽孤陋寡闻,但闻名天下的神官梦可雅叛离神官之殿,与泰坦结为夫妇之事也知晓一二。如今又眼见这名绝色佳人与泰坦的亲昵状,立即猜到她就是泰坦帝国的王后:梦可雅。

  “我本打算出关之后,前来你们华夏王国与一位老朋友叙旧。但发现出关后物是人非,所以此行我多了一个目的,”无名神色突然一变,冷声道,“那就是取你的夫君泰坦的性命!”

  话音刚落,无名形如鬼魅,十指如钩,飘向泰坦。

  无名前进的速度并不是特别快,但却飘忽不定,让人难以捉摸。

  布尔等人自然知道这个怪异老头的目标是泰坦王,连忙护驾。

  哈里与梦丝波经过这半年时间的苦修,不但可以连发几种魔法,而且施法速度比以前要快上几倍,眨眼工夫就完成一个强力攻击魔法。

  几道闪烁着黄金色电芒的弧形闪电劈向无名。

  但闪电在距离无名一米外突然消失不见,让哈里与梦丝波惊诧莫名。

  无名心中也是一惊,未料到这一男一女两个魔法师,年纪虽小,修为却不浅,如果不是自己的真气罩坚不可摧,恐怕这几道威力绝伦的闪电还真能让自己麻痹小半会。

  就在无名被哈里与梦丝波发出的这几道强力闪电分神时,一声弦响,一支劲箭射向无名的左胸。

  这一箭正是箭技天下无双的精灵族王子卡罗西所发,去势如电,快不可挡。

  但这支劲箭同样在距离无名一米处便突然坠下,仿佛一道无形的墙壁横在前方。

  其他人未多想,依旧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朝无名扑去,不让他接近泰坦。

  无名步法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左一晃,右一转,空中留下十几个残像,已经将布尔、窈窕、娜柔三人甩在后方。

  守护在泰坦前的欧西丁与矮人战士可比鲁不为无名步法所迷惑,稳如磐石,静待最佳进攻机会。

  无名也看出守护在泰坦前方的这个人族剑士及矮人战士修为深湛,不惧反喜,大喝道:“好!我今日正要见识年轻后辈的武技达到了何种地步!”

  无名身法放缓,竟然慢悠悠的朝欧西丁与可比鲁二人逼去,每前进一步都落地有声,铿锵有力。

  无名飘忽的身形骤然间变得无比凝重,排山倒海般的压力向欧西丁与可比鲁二人逼去。

  欧西丁与可比鲁如果只一人独自对抗这等可怕的气势,恐怕早已败下阵来,但由于二人同时分担,只是略有不支,似乎隐有反击之力。

  无名的每一步都仿佛踏在欧西丁与可比鲁二人的胸口上,让他们二人的心跳加快。

  短短的几秒,对二人来说漫长如几年,不知不觉中二人已经汗流浃背。

  无法承受这可怕的心理上的压力,欧西丁与可比鲁几乎是同时出招,朝无名发难。

  无名笑了笑,显然早料到二人会此刻出招,但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不闪不避,任由二人放手进攻。

  天青色的矮人战斧与银色的巨剑还未接触到无名的身体,便被无名的护体真气罩震开,无功而返。

  未料到眼前这个怪异老头厉害到如此地步,欧西丁与可比鲁不由得面面相觑,不知是攻是守。

  “你们实在太嫩了,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徒具一身蛮力。不外如是啊!”无名取笑道。

  无名这句话却激起了欧西丁与可比鲁二人心中的滔天战意。

  可比鲁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双目变成赤红色,肌肉开始急剧膨胀,将身穿的战甲都涨破,额头的青筋凸出,分外骇人。

  “矮人狂化!这个小矮人竟然可以成为狂战士,有意思!”无名叹道。

  可比鲁看似失去理智,成为了只知道杀戮的狂怒矮人战士,其实不然。

  可比鲁经过这半年来的勤学苦练,加上泰坦及两位剑圣的指点,终于成功的控制住体内的那股狂怒能量,不再有透支生命力之忧。

  欧西丁则无声无息,静静的看着无名这位诡异无比的老人,眼神中无惊无惧无喜无忧,仿佛一泓无一丝涟漪的清水,明澈见底,但却又无懈可击。

  无名见欧西丁突然进入这种‘无胜无败’的境界,更是欣喜异常,道:“没想到独孤老儿的绝学有了传人,真是难以置信啊!”

  狂怒的矮人战士可比鲁暴喝一声,手中的天青色矮人战斧大开大合,朝无名攻去。

  不知为何,无名将护体真气罩散去,与可比鲁战在一块,见招拆招,依旧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可比鲁一斧快过一斧,力道也一斧大过一斧,比起他父亲矮人之王可比王也毫不逊色。但无名犹如高峻大山,任可比鲁攻势如潮,丝毫不为所动。

  欧西丁终于按捺不住,剑势灵空如翔燕,出其不意的刺向无名的后背。

  无名心中暗暗叫好,但动作却丝毫未慢上半分。

  转身的同时,右手无名指一弹,正中欧西丁的银色巨剑‘碎月’,仿佛脑后也生了一对眼睛。

  一股巨力从‘碎月’剑刃上传来,几乎让欧西丁拿捏不住手中的兵器,一个跄踉,后退了半步,攻势顿消。

  无名这一指用了三成功力,原以为欧西丁必然兵器落地,不战而败,但欧西丁不过小退了半步,心中更加惊讶,也为好友独孤老儿收了如此一个徒弟而感到高兴。

  欧西丁见自己学自东方剑圣独孤求败的剑艺一出招便被对手看破,心中纳闷之余,决定使用西方剑圣克里斯的绚烂必杀技。

  “金光白雪切!”欧西丁没有直接使用威力绝伦的必杀技,而使出了攻击技。

  欧西丁手中‘碎月’银色剑身异芒大闪,将在场所有人的眼睛都刺花,而银色剑锋白光时明时灭,令人琢磨不透,银色巨剑以一道看似快,实则慢的飞击轨迹,直奔无名的前胸。

  难道眼前这名年轻人并非独孤老儿的弟子,又或者他另有一位剑技高超的师傅?

  无名心中虽无比惊诧,但却未将欧西丁这一剑放在眼里。

  欧西丁如今功力上虽不如他的两位剑圣师傅,但剑技上的修为已经相差无几,且有青出于蓝之势。

  欧西丁手中的银色巨剑‘碎月’再生莫测之变化。

  银色剑身骤然发出的金色光芒,变成火红色,犹如烈日当空,卷起滔天热浪,即使在欧西丁十几米外的哈里等人也感觉到这一剑所蕴涵的热力。银色剑锋白光不再若隐若现,而是白光亮度暴增,撒出万千六芒形如雪花般的光点。

  然而最具有杀伤力的却不是滔天的热浪和那雪花光点,而是从‘碎月’剑柄上发出的一记,后发而先至,金银双色变幻交替的真空切,剑身和剑锋发出的攻击不过是‘金光白雪切’的装饰,而发出比狂风还可怕的呼啸破空声的金银真空切才是真正恐怖的杀招!

  此刻,狂怒矮人战士可比鲁也发出了石破天惊的一击。

  可比鲁手中的矮人战斧在可比鲁注入了最强的真气后,犹如有了生命一般,发出比太阳还要耀眼百倍的强烈青光,脱离了可比鲁的双手,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以电闪雷鸣之势朝无名的头劈下。

  “啊,这是矮人王的绝技‘战神锤’,可比鲁什么时候练成的?”观战的布尔等人叫道。

  如此可怕的联手合击,即使是泰坦、哈沙克等绝顶高手也会避其锋锐,不会逞匹夫之勇,硬碰硬的化解这两大杀招。

  但无名是何等人,龙之学院学究天人的院长,如今在研读了《魔神密录》的几张残页后成为半神之人,岂能以常理揣测!

  无名左右双臂同时伸展,掌心之中隐有白光闪烁,却看不真切。

  无名上臂带下臂,手腕带手掌,左手逆时针在空中划圆,右手顺时针在空中划圆,动作似快实慢,未激起一丝风声,却给在场所有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泰坦见此一幕,似乎捕捉到什么奥妙,与一些战斗画面联系起来,但具体又说不上来。

  欧西丁那记有电闪雷鸣之威的‘真空切’,虽一路飞沙走石,声势骇人,但却硬生生的被无名比划的古怪圆圈化为无形。

  可比鲁那把夹杂着可怕能量的天青色矮人战斧,更是不济,竟被无名的古怪圆圈化解了全部力道,停在半空之中,最后被无名拿在手中玩弄了一会抛到地上。

  虽然矮人族没有那种比较偏激的‘斧在人在,斧亡人亡’的俗习,但眼见自己的兵器被敌人如此轻蔑,可比鲁怒火中烧,失去理智,咆哮着朝无名冲去。

  无名自然不会与这个卤莽的矮人战士计较,将护体真气罩展开,可比鲁只觉得一头撞在一团软绵绵的事物上,随后被一股大力抛到半空中,摔回原地。

  可比鲁从地上爬起,发现自己的战斧就在自己脚下,这才没有继续他的无谓的攻击。

  欧西丁却没有放弃战胜无名这个诡异的敌人,开始了新一轮攻势。

  只有与绝顶高手的生死之搏中,才能领悟真正的奥妙,完成质的转变。

  抱着这个念头,欧西丁无惧无悔,甚至将心中的至爱卡丹露暂时遗忘,精气神攀至颠峰,准备施出必杀剑。

  无名见欧西丁气势陡涨,剑意牢牢锁定自己,也不以为意,嘴角依旧挂着一丝浅笑。

  欧西丁发出一声惊云拍岸的厉啸后,喝道:“幻龙斩!”

  ‘碎月’击向长空,撒出万千银芒。同时欧西丁步法奇诡,化出万千身影,让人眼花缭乱。

  空中的无数银色光点不断跳动着,最后变幻成一条银色斗气构成的巨龙,张牙舞爪的朝无名扑去。

  无名依旧不闪不避,想以真气罩化解这招瑰丽的剑技。

  幻象银龙的利爪,顺利的抓在无形的真气罩上,经过短暂几秒的相持,竟然抓破一个小洞,随后银龙光芒四射,斗气威力猛增,以摧枯拉朽之势彻底击溃无名的真气防护罩,朝无名的面门袭来。

  无名心中惊骇欧西丁爆发时能量可以达到剑圣这一水准,将自己的护体真气罩击散。

  杀伤力超强的由欧西丁银斗气形成的幻象银龙就在无名面前,仿佛随时可以将无名吞噬,但无名连眼皮都未跳动一下。

  无名右手拟成刀状,朝近在咫尺的银龙砍出。

  一声闷响,银龙被无名的手刀砍成两截,最后消失在半空之中。

  欧西丁终于明白,这位老人的实力恐怕在自己的两位剑圣师傅之上,即使是大哥泰坦,穿上战神铠甲与之相斗胜算也不大。

  想到这,欧西丁后退几步,对无名鞠了一躬,表示敬佩,却依旧横在无名前进的路上,护卫着他的大哥:泰坦。

  好一个坚毅不屈的小子!

  无名心中起了爱才之念,也不愿下重手击伤欧西丁。

  沉默多时的泰坦终于从后列走出,道:“你们都不是这位老前辈的敌手,都退下吧。还是让我来领教这位前辈的绝学。”

  欧西丁等人一直对他们的老大泰坦都是充满了必胜的信心,虽然此次敌手高深莫测,比哈沙克、叮当还要高上一筹,却依旧不为泰坦担心,老实的退到后列,等待着这场龙争虎斗的上演。

  梦可雅见无名如此厉害,对泰坦叮嘱道:“泰坦,千万小心,万一不敌别逞强!”

  泰坦没有说话,只是回头爱怜的看了他的雅儿一眼,便龙行虎步的走到距无名十米处,与无名对峙而立。

  “无名前辈,空手无装备的情况下恐怕我不是你的敌手,你应该不会介意我使用任何武器及装备吧。”泰坦沉声道。

  “无所谓,任何武器装备对我来说都不具威胁。传说中的战神铠甲似乎落入你手,正好我这个老头开开眼界,也算了我一桩心事。”无名面无表情的答道。

  布尔没想到无名这个老头如此嚣张,竟然连战神铠甲都未放在眼里,自是义愤填膺,摩拳擦掌,却又不敢有所动作。

  “既然如此,请恕泰坦放肆了!”

  泰坦说完话后,将猩红色的披风解下,抛在地上,露出身穿的一套平实无华的盔甲。

  无名仰天大笑,道:“泰坦,你身穿的该不会就是传说中无所不能的战神铠甲吧!”

  泰坦眼中精芒一闪而过,答道:“没错,我身穿的正是战神铠甲。无名,你虽然志比天高,但却说出刚才那等狂妄之言。神所穿过的铠甲又岂是你曾见识过的。”

  泰坦先前对无名还有些敬意,但随着战神铠甲显露在空中,一种无敌的气势冲天而起,在泰坦的眼里,天下之大,却无抗手。

  这是一种信仰,一种能量,一种自信,感染到在场的每一个人,连无名都不例外。

  一股强大无匹的气息出现在广场的上空,这究竟是战神英魂的气息还是泰坦自然散发出的强者气息,无人知晓。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泰坦即将与战神融为一体,无分彼此,成为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绝世强者。

  即将彻底进入战斗状态的泰坦回头对梦可雅等人道:“雅儿,你们速退后百米。”

  这一句话音量并不大,却犹如平地惊雷,充满着至高无上的威严。

  梦可雅等人见泰坦如此吩咐,必有缘故,也未多想,立即退到百米之外。

  无形的气浪从泰坦身上发出,飞沙走石,一时间天色都变得灰蒙蒙的,漂在半空中的无名也感觉到那股莫大的压力,但他在狂涌的气浪中安然无恙,稳若泰山。

  所有人都屏息以待,等待着暴风雨来临那一刻的狂野。

  

第四章 无名老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