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毁灭之矛

    泰坦身穿的那套平实无华的盔甲开始了惊人的变化。

  不起眼的土黄色的头盔竟然伸展出一个面罩,将泰坦的面部完全遮掩住,只留下双眼和嘴唇在外。

  面罩上散布着许多蛛丝般的细微纹路,似乎杂乱无章,却又有迹可寻,仿佛暗藏着玄之又玄的惊天秘密一般,象一幅神秘的图腾,让人心中产生膜拜的冲动。

  手套、护臂、胸铠、护腿及战靴都开始在泰坦身体上‘蔓延’,直到全部连成一体,密不可分,才停止这种奇异的生长。

  远远看去,泰坦就象一个从头到脚都被厚厚的战甲完全包裹着的骑士,唯一不同的泰坦身穿的这套战甲委实太过绚丽奇妙了。

  原先平淡无奇怪的铠甲发生了异变,铠甲上流光溢彩,七色的光流发出七色光芒,在泰坦全身上下飞速流转,这显然已经不是一件凡间的铠甲,甚至不是一件铠甲,而是一种奇妙无比的能量,甚至是一个有生命的奇怪物质。

  最引人注目的是胸铠中部的紫红色的护心镜,不时发射出的刺目的紫红色光芒,煞是好看。

  无名目不转睛的盯着泰坦,未放过泰坦身穿的战神铠甲的每个细微变化,直至变化结束。

  这传说中的战神铠甲果真不同凡响,即使自己的全力一击,要透过这物理防御及魔法防御都异常强大的铠甲,也不是易事啊。

  无名心中感慨万千。

  在众人的眼中,泰坦虽然是实实在在存在,但总给人一种虚幻不实的感觉,这难道也是战神铠甲的独特魅力?

  “无名,接招!”

  泰坦先下手为强,发动了第一波攻势。

  无名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却发现自己陷入了空前的险境之中。

  上方,是可怕的暴风雪夹杂着紫色的闪电;前后是数头疯狂喷吐着威力可比陨石的大火球的烈焰狂龙;两侧则是浓黑色的威势骇人的龙卷风。

  更让无名心惊的是,地面出现裂缝,无数巨石土块朝他呼啸袭来,犹如天崩地裂,让无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避无可避,只余硬接着数个超强的恐怖魔法的选择。

  无名未料到如此可怕的各系终极魔法竟然可以毫无先兆的同时出现,一时间也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

  弹指一挥间,无名心中已经盘算好,决定以盖世神功震撼住这些无知小辈。

  “无相破魔!”

  无数道五颜六色的光流从无名身体各窍穴激射而出,同时无名的双手十指变幻出无数种手势,似乎在指引着那些光流如何抵抗泰坦的魔法攻击。

  乒……

  无数声闷响之后,光流与空中的魔法元素同时消失无形,一切重归平静,仿佛什么都未发生过。

  眼见如此异况发生,布尔等人都瞪大双眼,难以置信老大泰坦如此可怕的终极魔法,会如此被几道古怪的光流所破。

  泰坦心中更是震撼无比,因为他知道拥有战神盔甲后,他的魔法威力大大的加强,这几个终极魔法的威力可怕到可以轻易吞噬百名士兵,却被这个无名轻易化解。

  “利用先天的意念力毫无先兆的施展出人类的四系魔法,普通高手的确不堪你一击啊。可惜今日你的对手是我,接我一记劈空掌!”

  无名右手在空中轻晃,骤然翻腕,一掌击出。

  劈空掌乃是龙之大陆最普通的武学,稍微有些根基的武者都可以练成。劈空掌虽然可以远距离攻击敌人,但受到诸多限制,威力大减,即使击中防御力很弱的魔法师也无法重创,所以很多武者学会后也弃之不用,可以说是一种几乎被人遗忘的武学。

  泰坦深知绝顶高手都能平实中泛光华,化腐朽为神奇,也不敢大意,心意一动,风、土、水、火四系高级防御魔法施在身上,以防万一。

  从来没有人想到,劈空掌会有如此威力,包括泰坦在内。

  整个空间的空气似乎被无名这一掌给抽空,所有人的耳边都是鬼哭狼嚎般的风声,甚至无名与泰坦之间的这段空间都因为被强大的能量所充斥,而发生了扭曲。

  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各人心头。

  这……这是人的力量吗?

  即使是泰坦,心头也不免生起一丝寒意,突然间,泰坦知道自己对这一战的结果再无任何把握。

  眼见扭曲的时空即将蔓延到自己面前,那时也是无名那股可怕能量侵袭之时。

  泰坦没有多想,将体内汹涌澎湃的玄冰真气运到极至,最后汇聚到右拳,一击而出,迎向无名发出的这记威力空前的‘劈空掌’。

  乳白色雾状的玄冰真气破拳而出,整个空间温度急剧下降,仿佛冬天提前来临。

  泰坦的玄冰真气的威力几乎代表着人类真气的最高峰,那几乎是一个普通人永远也无法超越的极限。

  然而,无名如今的身份已经有别于人,他自己认为他介于半神半人之间,那么他随意一记劈空掌的威力究竟大到何种地步呢?

  当今几位绝世剑圣的无敌剑气,泰坦也有十足把握硬接,但泰坦出招时发现自己底气不足,心里明白无名这记劈空掌的威力已经无法用恐怖来形容。

  一股吞食天地的无敌能量扑面而来,泰坦感觉自己站在风穴中心,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袭上心头,包含着十成玄冰真气的一击竟然几乎一接触到那股能量便败下阵来,消失于无形。

  ‘轰’一声巨响,泰坦被这股可怕的能量击中胸部。

  战神铠甲前胸的那块紫红色的护心镜异芒大盛,无数紫红色的涓涓细流在战神铠甲表面流淌。

  半晌过后,一切恢复原状,泰坦也安然无恙。

  如此匪夷所思的超强神铠,让无名也心惊不已,几乎让无欲无求的无名心生贪念,想据为己有。

  泰坦知道自己已经输了,如果不是战神铠甲护体,在刚才那股可怖的能量冲击下,不死也伤。

  泰坦正想认输,无名却发话了。

  “什么名震大陆的泰坦王,简直是不堪一击。取你性命简直会弄脏我的双手!”

  这句话如此刺耳,但却无人反驳,毕竟刚才无名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已经超过了众人的想象。

  唯一不服的只有一人,依旧是泰坦。

  泰坦身上散发出眩目的白光,白光过后战神铠甲也消失不见。

  上半身****的泰坦,在阳光的照射下,结实强健的肌肉闪烁着宝石的光辉,古铜色的肌肤上隐现汗珠,配上泰坦那一脸坚毅,传说中的战神恐怕也不过如此。

  “好,今日泰坦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我的格言只有一句:没有不可战胜的敌人。”泰坦神目如电,表情不亢不卑,气势一变,隐有无敌于天下之势。

  “异想天开,不自量力。没有战神铠甲的保护,泰坦王,你会败的很惨!”无名冷笑道。

  泰坦没有回话,粗壮无比的右手往虚空一抓,一把形如闪电的巨型战矛出现在手中,犹如神迹,让一直有些傲然的无名都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巨型战矛的矛头处,闪耀著神秘的银白色光辉,通体有着七色光芒流转,仿佛以彩虹为蓝本铸造,并且战矛时明时暗,竟似是一个有生命的神器,正吸取天地间的灵气及能量,如同人类呼吸,玄妙无比。

  这等旷世神兵,无名别说没听过,脑海中想都未曾想过。

  “这把战矛你是从何处得来?”无名忍不住问道。

  “这把战矛,因我而生,无我无它!”泰坦一语惊人。

  “是你打造出的,这不可能,传说中只有神才配拥有此等玄妙神兵。”无名摇了摇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如果你见过死神使者,一位名叫叮当的女子,你就会明白,神的武器早已在人间现世。她的武器便是死神的武器:死神镰刀!”泰坦知道老人思想都相当顽固,即使是眼前的事实也不肯相信,便再举出了叮当这个例子。

  无名愣了好一会,终于再次爆发。

  “哈哈……就算是类似于神的武器又如何,我已经是半神之人,就让我来试试你这把战矛究竟有几斤几两!”无名仰天狂笑道。

  “我这把战矛取名为‘毁灭’,它的存在就是毁灭我眼前的一切敌人。无名,你祈祷众神保佑你吧,尽管那也毫无作用!”

  泰坦冷哼一声,一股有形无质的寒气弥漫在整个空间,让观战的布尔等人也不寒而栗,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好狂妄的泰坦,这种王者的无敌气势绝非寻常,难道他将来真的能横扫人、神、魔三界?

  即使以无名的深湛修为,也为泰坦的那股吞噬天地的气势所动,不敢再轻视眼前这个巨人。

  “雅儿,你看我这一矛是否比魔法烟花还要美丽灿烂!”泰坦温柔的话语在梦可雅的脑海中出现。

  梦可雅轻轻的咬了咬嘴唇,不禁有些茫然。梦可雅知道泰坦是以意念力传达这句话,却不明白在这个决战关头,自己的至爱还有心情调侃。

  “火桃花之舞!”泰坦一声怒喝,手中的长矛激射而出。

  原本闪烁着七色光芒的‘毁灭之矛’,刹那间化作最为艳丽的火红色,并且这一矛并非刺向无名,而是击向天空。

  “至高无上的暗黑大魔神,以您那无边之神力,让太阳失色,夜幕来临,星月挂空,天地沉沦!”泰坦击出这一矛的同时吟唱暗黑系的斗转星移的魔法,让众人更加吃惊。

  原本悬挂在天空中的烈日,转瞬被一片不知从何方而来的乌云遮挡,整个天空阴暗下来,仿佛已至傍晚时分。

  无名心惊泰坦通晓魔族的暗黑魔法同时,更加清楚一件事,泰坦这招‘火桃花之舞’与暗黑魔法相辅相成,配合之下威力可以提高数倍。

  原本闪烁着银色光芒的毁灭之矛的矛头,不知何时变成火一般的红色,无数道火红色的光球从矛头射出,将暗黑魔法制造出的夜空点缀得无比亮丽,连璀璨的星河及皎洁的明月都被奇幻的火红光球夺去了光彩,显得黯淡无光。

  火红色的光球在空中爆开,化作无数朵盈盈而开的无比妖艳的桃花,每一朵桃花仿佛就是一个火精灵,在夜空中翩翩起舞,演尽人间的悲欢离合。

  泰坦的意念力涌入空间,瞬间完成了可怕的魔法暴风雪。

  这突然幻化出的风雪让整个空间变得更加诡异艳丽。

  纷舞怒放的火桃花与六芒星状洁白无暇的雪花融合在一起,红与白在黑色的氛围中相互交织,让人心疑这究竟是人间仙境还是人间炼狱。

  梦可雅见到如此美景不禁热泪盈眶,知道泰坦使出这一招,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自己。聪慧的梦可雅转念一想,心生不妥。

  为何泰坦先前这半年不使出这招‘火桃花之舞’逗自己开心,而在此刻施展出,难道他已经失去这一战必胜的信心,在死之前表演给自己看?

  梦可雅再无心欣赏星空下的火桃花怒放、雪花漫天飞舞的奇景,将注意力集中在战场上。

  无名同样没有心情和雅兴欣赏眼前的奇景异观,也无暇分辨泰坦这一招究竟是属于魔法范畴还是武技范畴,他只知这些空中纷舞,朝自己坠下的火桃花包含着极为可怕的压缩能量,一个不慎,也不免受伤。

  高浓缩火元素形成的火桃花,接近无名时纷纷自爆,火红色的气浪充斥整个空间,而致命的能量波则将无名围困,开始了一波接一波,永不停歇的攻击。

  至纯的高浓缩的火元素爆炸后能量冲击波非同小可,无名将护体真气提高极限,双手更是变幻挥舞,不时击出一道道的掌风,牵制能量波的攻势。

  不多时,无名也额头冒汗,因为他发现原本已经消逝的火桃花重新出现,再次自爆,如此周而复始,显然这种变化是永无止境,直至无名生命的尽头。

  这种周而复始、循环不绝的魔法攻击,便是泰坦这近半年独创出的‘轮回魔法’。如‘火桃花之舞’,在火桃花破灭后却依旧可以再度盛开,不停的自发的吸收空间中的火元素,组成新的火桃花,再自爆,跗骨随身,不死不休。

  无名使出了浑身解数,依旧无法改变目前的窘境。

  好在无名气力悠长,功力深不可测,一时半会还无任何危险。

  无名心知这种能量的循环最难应付,也未料到这个泰坦竟然明白天地间的至理,创出如此可怕的魔法,先前的确小看他了。

  只要将空间中的火元素一起驱散,这‘火桃花之舞’也自然消失无踪。

  无名终于决定以他的不世绝学,化解眼前的危机。

  无名口中发出一声清啸,惊云拍岸,震得众人的耳膜都‘嗡嗡’作响,声势骇人。

  一道亮光照亮了整个夜空。

  这道亮光竟然发自无名的身体。

  比太阳还要耀眼的白光直冲天霄,瞬间驱散了空中的乌云,暗黑系的魔法不攻自破,阳光普照,原本绚目的火桃花再无先前那般夺目,黯淡失色。

  原本狭小空间内浓缩的火元素立即稀释,朝四面八方涌出,火桃花的数目也开始逐渐减少,魔法能量的循环终于不复存在。

  泰坦心生敬意,因为普通高手根本看不破自己的轮回魔法的破绽在何处,而无名则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便瞧出遮天蔽日的乌云便是‘火桃花之舞’的弱点所在。

  眨眼工夫,无名将剩余的火桃花完全击散,却没有放手攻击泰坦,依旧与泰坦对峙而立,似乎希望泰坦仍有绝学,给他一个惊喜。

  泰坦知道无名的想法,也知道无名嗜武成癖,正期待着自己下一轮的攻势。

  二人对峙良久,依旧不见任何动作,给人一种山雨欲来的沉闷感觉。

  终于,泰坦身形一动,朝无名疾冲而去。

  ‘毁灭’的矛头泛着刺目的银白色的光芒,七色光晕出现在无名的正前方,情景诡异到了极点。

  七种颜色,代表着七中性质不同的能量,分别为暗黑、光明、风、土、水、火六系魔法能量及玄冰真气的能量。

  这七种能量,任何一种威力都异常强大,何况七种能量同时出击,普通高手恐怕刚一接触便非死即伤。

  而无名,成为半神之人的他又如何应付这七股性质迥异的可怕能量?

  无名对能量的波动分辨也非常在行,见泰坦这一矛,看似平淡无奇,实则暗流涌动,尤其那七波能量冲击,一个应付不好,就会身受重创。

  无名原本悬浮在半空中的身形突然拔起,飞到十五米的空中,想先闪避泰坦这一矛的锋芒。

  泰坦手腕一抖,矛势止住,但矛尖处发出七色光流,朝无名追逐而去。

  眼见无声无息的七色光流尾随而至,无名不慌不忙,双手抱圆翻转,发出一波又一波的气劲,涌向七色光流。

  能量在空中相互冲击,巨响不绝于耳,各色魔法元素交织爆炸,空中五彩斑斓,煞是艳丽。

  泰坦深知不能给无名丝毫的喘息时间,想到这,泰坦手中的‘毁灭之矛’开始异变,变成黑、白、红、蓝、黄、绿六支颜色各不相同的标枪。

  半空中的无名见到这一情景,觉得不可思议,他终于明白,泰坦在武学及魔法上甚至兵器铸造上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胎。

  还未等无名回过神来,一支通体火红,散发着无尽热力的标枪破空而至。

  无名不及多想,本能上用双手封挡。

  乒……

  泰坦掷出的‘烈火’标枪被无名击飞。

  看似无名威风八面,实则此刻他也不好受。

  小部分火元素已经进入了无名的体内,折腾着无名的筋脉,甚至不知不觉中无名白皙的面庞都变成了火红色。

  还未等无名将体内的火元素逼出体外,又一支通体湛蓝,散发着刺骨寒气的标枪已飞到眼前。

  乒……

  泰坦掷出的‘寒冰’标枪又被无名击飞。

  但明眼人都已经看出无名已经略有不支,原本火红色的面庞变成青色,着实有些恐怖吓人。

  泰坦掷完‘烈火’、‘寒冰’、‘疾风’、‘地裂’、‘光明’、‘暗黑’这六支魔法属性截然不同的标枪后,无名的面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紫,由紫转灰,由灰转白,最后由白转黑,显然已经负了不轻的内伤。

  神器的威力恐怕也不过如此。泰坦手中的‘毁灭之矛’本身已经威力无穷,并且能变幻成六支不同魔法属性的标枪,人世间竟然存在这么恐怖的兵器,不知道是福是祸。

  无名闭上双目,口中念念有词,头顶出现了黑白两气,环绕他全身上下,片刻工夫内伤尽愈,恢复如初。

  “神魔变!”无名似乎动了真怒,终于决定出招。

  黑白二气在空中变幻,最终形成了一黑一白两个面目狰狞的巨人。

  不经意间,无名发现泰坦手中又出现了六支标枪,也知道以泰坦体内玄冰真气所化的兵器,是无穷无尽的。

  无名不惊不惧,双手平直伸出,掌心朝天,一股可怕至极的能量充斥在空间,整个空间竟然变成了黑白两色,诡异无比,让人心疑这便是传说中的冥界。

  “去吧,神魔巨人!”无名轻声喝道。

  耸立在半空中,近二十米高的黑白两巨人,不知何时手中都多了把大锤,人未扑向泰坦,但巨大的锤子已经破空而至。

  泰坦早有准备,左手持‘烈火’、‘寒冰’、‘疾风’三支标枪,右手持‘地裂’、‘光明’、‘暗黑’三支标枪,左右开弓,同时掷出。

  一支标枪的威力已经异常恐怖,六支标枪齐齐射出,杀伤力更是难以想象。

  半空中骤然出现蘑菇状的烟云,直冲天霄。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无名变幻出的神魔巨人化为飞灰,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能量冲击波让整个大地开始震荡,宛如世界末日来临。

  由于能量冲击造成了漫天飞扬的尘土,令人视线模糊,但泰坦神目如电,灵觉过人,透过那层层的迷雾,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无名的双手捧着一个直径达十米的能量球,并且还在不断吸收空间的各种能量,继续壮大。能量球无色接近透明,则表示这种能量可以混合空间中的各种魔法元素能量,吸为它用,转为一体,一旦爆炸,恐怕这个广场都不复存在。

  大地依旧在轻微的颤动着,却并非是刚才无名与泰坦交手产生的能量冲击波造成,而是无名手中的能量球那放射性的部分能量,不断冲击着地表造成。

  观战的梦可雅等人终于发现无名手中那颗巨大的能量球,都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惊呼。

  “雅儿,你们速离开此地,这颗能量球威力太过恐怖,恐怕我没有余力保护你们了。”泰坦沉声道。

  话还未说完,泰坦身上异芒一闪,战神铠甲逐渐成形,将泰坦包裹其中。

  泰坦手中的‘毁灭之矛’直指空中的能量球,却不敢轻举妄动,惟恐一个不慎,殃及梦可雅等人。

  梦可雅等人深知留着也帮不上泰坦多大的忙,但却不愿意在最危险的时候离泰坦而去。

  无名的头终于从巨大的能量球后探出来,笑道:“一切即将结束,没有人能躲过神魔能量球的追杀与吞噬!”

  泰坦见梦可雅等人还未离开,而对方显然即将掷出能量球,不及多想,施展出终极防御魔法‘死神之舞’,希望能够减低众人受到的伤害。

  在泰坦那强大的意念力的驱使下,空间中的四系魔法元素开始有条不紊的开始集结,且不在如平时那般处于普通人肉眼难辨的状态,纷纷以透明似雾的状态出现在空中,深红色的火元素、海蓝色的水元素、淡黄色的土元素、乳白色的风元素在空中发出异常夺目耀眼的光芒,互相辉映,阳光都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辉,整个空间都被这四种魔法元素发出的光芒所笼罩,形成神话般的动人景象。

  泰坦颈上悬挂着的自然魔法珠发出绿色眩目的光芒,同时广场上竟然开始生长出无数如蔓藤般的绿色植物,犹如深具灵性的动物,如爬山虎般的沿着有形无质的魔法防护罩往上攀爬,很快金色的四系防护罩便被着在风中摇曳着的绿色不知名的植物所掩盖。

  “远古的暗黑大魔王,我以泰坦的名义,借用您无匹的暗黑力量来完成暗黑防护魔法,暗黑之守护!”

  突然间,被绿色植物掩盖的四系混合防护罩又被一层淡淡的黑色的雾给覆盖,让整个防护罩看起来是如此的诡异绝伦,绿色的不知名植物的枝叶在淡淡的金光中,黑色的迷雾中,在阵阵微风中翩翩起舞,但却没有给人一种美的享受,仿佛是无数的已经死去的冤魂在挥动着惨绿色的双手,无声的控诉着杀死他们人的罪行,诡异无双。

  见‘死神之舞’已经完成,泰坦终于松了口气,有超级防御魔法的保护,梦可雅等人即使受伤,也不会危及性命。

  此刻,神魔能量球的直径已经达到二十米,白芒闪烁,能量流转,光点跳动,几乎超过了人类的想象,令人望之生畏。

  就在这危急万分的时刻,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无名,住手,如果你还把老夫当朋友的话!”

  泰坦回头一看,独孤求败、克里斯、天命大师、胜亲王西门无敌四人出现在不远处。

  “独孤老儿?!”无名暗骂这个老家伙,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刻来。

  “多年不见,无名你怎么还是不问青红皂白就大打出手,实在让后辈耻笑,我等人脸上蒙羞!”天命大师也随声附和道。

  “这个嘛……”无名支吾了半天,不知如何是好。

  这场可能产生严重后果的对决,终于因为独孤求败等人的及时赶来,完美收场。

  ……

  泰坦帝国帝都中原城,皇宫会客厅内。

  “院长,原来您是为财务部的那位老头报仇而来。但您误会了,我们自从离开龙之学院后,就一直没有再回去过,怎么可能杀害他老人家。况且在我离开学院之际,他还指点了我一番,我泰坦可不是恩将仇报之人。”泰坦终于知道眼前这个可怕的敌人竟然是龙之学院的院长,立即将原委解释而无名听。

  “无名,你真是为老不尊,事情没搞清楚就上门寻仇,还好没出人命,否则看你怎么交代!”独孤求败冷声道。

  “但卡欧里和哈沙克都有意无意的暗示泰坦就是凶手,并且星老头尸体旁的地上有他的临终绝笔,也是‘泰坦’这两个字,简直是证据确凿,所以我才冒冒失失的找泰坦比武。”无名虽然知道自己有错,但依旧振振有辞。

  “幸亏泰坦武学和魔法都不比常人,否则已经被你给误杀了,你还在这里大放厥词,哎!”天命大师叹道。

  “反正现在泰坦也安然无事,独孤前辈你们就别在责怪无名前辈了。”

  梦可雅见无名被众人说地是面红耳赤,忍不住为无名辩解道。

  无名感激的看了对面的这位秀美绝伦的女子一眼,低头不语,仿佛真的受了很大委屈似的。

  见泰坦和梦可雅都表示不在意先前的误会,独孤求败几人也不好多说,便开始询问事情的详情。

  “无名,你修炼什么奇门武功,是不是走火入魔呢?下半shen都被你修炼得不见了,实在是佩服佩服啊,哈哈!”天命大师笑道。

  “你们懂什么,我如今已是半神之人,否则刚才与你们的泰坦王过招,恐怕早已经身首异处了,惨死在他的可怕神兵之下。”无名回想起刚才那激烈的一战,也有些后怕。

  “无名前辈,你修炼的盖世奇功究竟有何名堂,能达到如此境界,还请指教。”泰坦虚心的问道。

  “说来话长了,但我还是长话短说吧。我也不知道我练的是什么功夫,反正就是学院里的那个星老头给我的几张残页。据他说,完整的书名叫《魔神密录》,他苦研多年不得要领,才借与我参详。我就在密室里琢磨着几张破纸上的一些图形及奇怪的字符,终于给我领悟到一些武学上的窍门,结果修炼完出关后才发现自己的下半shen已经不见了,哎!”

  无名粗略的解释了一番,而泰坦等人则是一头雾水,听得不甚明白。

  “练成绝世武功又如何,下半shen都没了,老家伙,你已经不是男人了,日后你一定会郁闷而死的,哈哈!”布尔忍不住挖苦道。

  “臭小子,你说什么,我随时可以用能量模拟出下半shen,我……我绝对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无名对布尔喝道。

  泰坦狠狠的瞪了布尔一眼,布尔便没敢再言语。

  “无名前辈,你不必和这个家伙计较,他是我们一行人中有名的白痴。况且,您现在已经贵为半神之人,没有下半shen也无所谓。也许真正的神连上半身也没有,是一个虚无缥缈的能量体,与日月同辉,天地同寿,您说是吗?”哈里一脸谄笑道。

  无名听了哈里这番话,觉得非常中听顺耳,笑道:“年轻人,有前途,看得如此之远,有空我会指点你几招,让你终生受益不尽,哈哈!”

  哈里连忙点头哈腰,道:“多谢前辈!”

  哈里原本满面春风的笑脸突然抽动了几下,面色变得青白色,原来他身旁的梦丝波见不惯哈里如此德行,忍不住偷偷的用力的踩了哈里一脚。

  “无名前辈,照您的推测,星老头究竟是被何人所害?”泰坦突然问道。

  众人觉得泰坦此问有些莫名其妙,无名的思维方式太过单一,如何能推理出杀人者背后的动机?

  无名支吾了好半天,一张老脸涨得通红,硬是没挤出一个字来。

  “我想,这些凶手也许是要找我,甚至杀我,或者是为了我身上的某样东西。”泰坦又道。

  众人一想也有道理,否则星老头死前也不会在地上留下‘泰坦’这两个字,给后来人这个线索。

  “那你在龙之学院时,星老头究竟曾给过你什么没?”无名问道。

  泰坦从怀中掏出一物。

  众人觉得眼前一亮,是一颗闪烁着黑白双芒的魔法晶石。

  “这颗魔法晶石似乎不是普通晶石,而是极为罕见的记忆晶石。”无名见后立即惊奇的道。

  “没错,这颗正是记忆晶石,是我离开龙之学院时星老头给我的。并且说这晶石内藏有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但被几股能量封印,没有人能够读到其中的内容。”泰坦答道。

  “哦,是吗?给我看看。”无名说道。

  泰坦将晶石递给无名,无名将晶石在手中玩弄了好一阵子后,开始将体内的能量注入晶石中,期望能够解开封印。

  随着无名注入的能量的加强,晶石的亮度也在不断增强,刺目耀眼。

  半晌后,无名摇了摇头,将晶石还给泰坦,然后道:“我的能量属性显然无法解除这个封印,如果我再加力,恐怕这颗晶石会爆炸,那么这个秘密就真的无人知晓了。”

  “星老头曾经说过,这个封印不但有人类四系魔法元素之力,而且还有神魔二族的光明及暗黑元素之力,缺少一种能量,都无法解开封印。”泰坦道。

  “泰坦,我见你的‘毁灭之矛’化成的六支标枪,不是正代表着这六种魔法元素的能量吗?你可以试试!”无名回想起泰坦与自己激战时的情形。

  “话是没错。但由于我领会光明元素能量还不久,光明标枪的威力最弱,有时甚至无法完全控制能量的波动,冒然尝试,恐怕会让这个秘密永远的石沉大海。”泰坦解释道。

  众人这才明白泰坦将晶石带在身边却一直没有试图解开封印,佩服泰坦为人处事的万分谨慎。要知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换作其他人,一个千古秘密就在身上,恐怕早忍不住冒险一试,能抵制如此大的诱惑之人,绝对万中无一。

  而无名是个单细胞动物,总是嚷着‘马上知道秘密,为星老头报仇’,强迫泰坦此刻就解开封印,让泰坦也不知如何回绝。

  就在泰坦为难之际,一名传讯兵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泰坦帝国西北面,神官王国的三十万大军已经逼近夏雨城,三万守军的求援信如雪片般的飞来。与此同时,一直保持中立的天堂之城突发奇袭,意图攻占天一帝国,但在天一帝国的帝都名秋城下惨败,损失惨重。

  出乎意料的是,天堂之城在吞并天一帝国未果后,竟能与昨日之敌天一帝国联盟携手,共同进犯泰坦帝国。数十万联军在撒拉沙漠出现,直逼泰坦帝国西南边境。

  形势危急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泰坦自然没心思解开手中这个记忆晶石的封印,开始召集所有将领,召开紧急军事会议。

  记忆晶石中的惊天秘密就这样暂时被众人置之脑后,一场席卷整个龙之大陆的战争风暴已经来临。

  泰坦与星之夜之间的勇武与智慧对决终于拉开序幕,二人间本可以避免的较量终于上演,历史的车轮依旧延着预定的轨迹缓缓前进,龙之大陆五国几位王者之间战争彻底爆发。

  

第五章 毁灭之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