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无聊统帅

  夜深人静,泰坦一人在御花园散步,回想着前段日子与龙之学院院长无名激战时的情形。

  不知道为何,泰坦总觉得自己通过此战领悟到一个提升自己实力的窍门,但那丝在脑海中若隐若现的灵觉就是抓不住,让泰坦头疼不已。

  无名前辈化解凌厉攻势时所用的左右双手顺逆时针画圆的场景终于让泰坦与来自恐怖空间的以龙为食的可怕生物吞噬者,它吸与吐的能量纳入与爆发同样也是以圆的方式进行,也就是螺旋方式,这其中定有玄机。

  泰坦右手在虚空中一抓,‘毁灭’出现在手中。

  端详了‘毁灭’半晌,又在手中挥舞了一会,最后泰坦一矛刺出,‘毁灭’前进的同时还在高速的旋转,破空声大响,劲气却蓄而不发。

  泰坦恍然大悟,终于明白自己的攻击方式以直线为主,如果以真气及武器都以螺旋方式前进,与先前的威力相比较,不可同日而语。

  由于泰坦善于发现别人的长处,不知不觉中,实力原已超凡入圣的他,百尺高头,更进一步。

  突然,皇宫内侍卫门大声喊道:“抓刺客!抓刺客……”

  泰坦大惊,身形一闪,消失在御花园,眨眼工夫出现在寝宫内,梦可雅身旁。

  只见梦可雅右臂一道深彻见骨的伤口,血流如注,将泰坦吓得半死。

  一阵光系回复魔法咒语声过后,梦可雅的血止伤愈,一道疤痕都未留下,如果不是梦可雅的衣服有些褴褛,地上一滩鲜血,恐怕无人相信片刻前梦可雅被人刺伤。

  “好了,没事了,泰坦。不过是皮外伤。”梦可雅被行刺后依旧十分镇定,根本没有普通女子的慌乱。

  “还说没事,刚才你……”泰坦话还未说完已经被梦可雅捂住口。

  泰坦无语,将梦可雅轻轻的搂入怀里,二人感受着那份温馨与甜蜜。

  似乎想起了一件要事,泰坦猛然醒悟一般,对怀里的梦可雅柔声道:“雅儿,抱紧我,我要开始用灵觉搜寻刺客的下落,再使用空间魔法瞬移到他们身旁,生擒他们!”

  梦可雅点了点头。

  泰坦颈挂的自然魔法珠发出耀眼的绿光,珠内的生命能量在泰坦意念力的指引下,铺天盖地的朝四面八方袭去,每一株植物都是无孔不入的探子,中原城虽大,但刺客却是无路可逃,很快便被泰坦锁定。

  一道白光闪过,寝宫内的泰坦与梦可雅消失不见。

  好不容易摆脱皇宫侍卫的追杀,黑衣刺客终于缓了口气,在中原城郊的偏僻小路上慢行,开始在脑海中勾画下次刺杀泰坦帝国皇后的行动。

  黑衣刺客突然觉得眼前一亮,一男一女出现在正前方,男的威猛高大,女的气质高雅,世所罕见。

  黑衣刺客心中有些纳闷,这个天仙般的女子怎么与刚才皇宫内自己刺杀的皇后梦可雅如此相像,莫非是孪生姐妹?

  “是不是他?”男子的话语无比阴冷,一股有若实质的杀意笼罩整个空间。

  “是他,泰坦,问清楚他受何人指使就可以了,你出手别太狠。”那名女子道。

  黑衣刺客心中一惊,这奇迹般出现在眼前的二人是泰坦帝国的帝王泰坦与王后梦可雅。

  泰坦眼中闪过一道凶光,冷声道:“雅儿,你放心,他伤害了你,根本是罪无可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将永远伴随着他。”

  黑衣刺客早闻泰坦魔武双xiu,艺冠天下,几乎无人能敌,但又一想泰坦身旁的梦可雅可以说是弱不禁风,只要制住她,自己便又活路。

  想到这,黑衣刺客一咬牙,恶向胆边生,往前疾跨一步,手中的匕首闪着寒芒,朝梦可雅胸口扎去。

  泰坦身形一晃,站在梦可雅的前方,如一座高山,守护住梦可雅,无懈可击。

  黑衣刺客见势不妙,将手中的匕首朝泰坦掷出,往远处掠去,企图借匕首阻一阻泰坦,自己可以安全逃逸。

  泰坦也不追,意念力发,朝泰坦射来的匕首突然掉头,飞向黑衣刺客的右大腿。

  ‘哎哟’,黑衣刺客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泰坦与梦可雅缓步走到黑衣刺客面前,见他满头冷汗,目光闪烁不定,似乎内心很矛盾。

  “只要你说出幕后黑手的身份,我不但饶你不死,而且给你几件奇珍异宝,让你后半生无忧。”泰坦说道。

  “芸芸众生,悲苦交加,生生遵神之教诲!”黑衣刺客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毫不退让的正视着泰坦,无所畏惧。

  泰坦正想教训一下这个无畏的刺客,突然发现刺客看自己的眼神中有种嘲弄的味道,奇怪的同时感觉不妥。

  刹那工夫,四系高级防护魔法出现在泰坦与梦可雅身上。

  与此同时,黑衣刺客竟然身体自爆,惊人的能量朝四周冲袭,距离黑衣刺客最近的泰坦也被这股强大的能量冲得身形摇晃,但却未移动一下脚步,因为他要守护身后的至爱,梦可雅。

  被如此巨大的能量正面撞击,即使以泰坦的强健体魄也有些吃不消,喉头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泰坦,你没事吧?”梦可雅面色焦急,关心泰坦的伤势。

  “没事,这点小伤,还难不倒我。只可惜没查出刺客背后的黑手,哎!”泰坦叹道。

  黑衣刺客爆炸产生的血肉飞溅了泰坦一身,梦可雅拿出丝巾,一边帮泰坦擦拭,一边道:“我已经知道了他的来历。”

  泰坦奇怪的看了梦可雅一眼,问道:“你怎么会知道,是不是他死前吟唱的几句话有所奥秘?”

  梦可雅知道泰坦看似粗壮愚笨,实则智比天高,便决定不在隐瞒。

  “芸芸众生,悲苦交加,生生遵神之教诲。这几句话是我们神官之殿的神官向普通民众传诵教义时所用,取自《教典》!”梦可雅似乎回想起自己几年前传道的日子,神色也有些古怪。

  “什么‘我们’,神官之殿的那些家伙,三番几次的想致你死地,这次则是双管齐下,一边派神官王国的大军进犯我们泰坦帝国,一边使出这种卑鄙龌龊的刺杀伎俩,这次再不以牙还牙,我泰坦枉为你的丈夫,泰坦帝国的帝王!”泰坦气愤的道。

  “那你想怎么教训……教训神官之殿?”梦可雅犹豫了半天,终于问道。

  “我将御驾亲征,彻底瓦解神官之殿控制的傀儡王国,神官王国!”泰坦语气坚决,斩钉截铁的道。

  天堂军团的帅帐内,重伤初愈的古特夫与古千秋商讨着何时对泰坦帝国发动总攻。

  “父亲,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您为何与重创您及您的天堂军团的仇人结盟!”古千秋不满的嘀咕道。

  “千秋,为父现在终于明白了一件事!”面有倦色的古特夫对他那颓废不振的儿子道。

  古千秋见父亲没有直接回答自己的提问,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顺着父亲的口气问道:“父亲,您究竟明白了什么事,是不是这件事让你有所改变?”

  “千秋,你知道我们夺下的十余座天一帝国的城池为何在短期内相继失守吗?”古特夫又问道。

  “因为敌人势大,我军士气低迷,加上父亲你身受重伤,无法临阵指挥作战。”古千秋答道。

  “千秋,你的才智其实只是中上,与那些天纵英才相距甚远,这也是都怪我没将你教好。其实那些城池的失陷不过是因为二句谣言。”古特夫沉声道。

  古千秋虽然心知自己并非绝世之才,但被父亲如此当面指出,还是感觉十分失意,过了半晌才道:“是什么谣言,威力如此之大!”

  “天堂军团中流传是‘古特夫身受重伤,随时可能毙命’,民众间流传的是‘古特夫扼断了物质运输,是造成了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罪魁祸首!哎,其实这谣言却是实话,对方不过是将事实传播开散。我们败得如此之快,非战之罪,而是未审时度势,如今的时代不是让为父意气风发的二十年前,当今龙之大陆的形势无比复杂,我们不过是投入深潭中的第一颗小石子,虽然引发了千层浪,但我们的将来我们自己却无法把握。”

  古特夫这一番话让古千秋无比迷茫。

  见儿子陷入苦苦的思索中,古特夫又解释道:“就拿为父受伤一事来说,几十年前,我从不惧任何单打独斗,当日一战,以我不逊色于剑圣的超卓身手,竟然在与那名魔族高手在十几个回合的较量中,我不但不敌,且身负重伤。后来寻我帮我疗伤的那位天一帝国的星之夜,终于说服我与之结盟,共伐泰坦帝国。”

  “星之夜?他似乎是天一帝国的国师。他究竟是如何说服您的,父亲?”古千秋又问道。

  “他开口第一句话便指出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蠢材,我虽然恼怒万分,但感激他救我命在前,也不与他计较。但他后来那一席话让我终于大彻大悟,其实我们天堂军团早已经被淘汰出问鼎天下的战局,天堂王国永远只能是一个梦想。”古特夫叹道。

  “这是为什么?我们天堂之城富可敌国,可以凭借着雄厚的财力不断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古千秋不解的问道。

  “你的想法和我当初一样,但如今的战争已经不是局限在我们人类之中,不但神魔二族可能进犯龙之大陆,上演神魔大战,并且其他各大种族都已经先后卷入未来的大战中,可笑的是我们竟然惘然不知,沉浸在财力战胜一切的荒诞美梦中。”古特夫一语道破天机,让古千秋知道以一城之力夺取天下是多么的不自量力。

  “其他种族?父亲指的究竟是那些种族?”古千秋追问道。

  “自然族、兽人族、亡灵族、翼人族等等,甚至还有最强大的龙族!他们任何一个族的战力,都不是区区一个人类王国的几十万大军所能抗衡的。并且他们都与龙之大陆的几大势力结成联盟。比如泰坦帝国与自然族、翼人族、亡灵族,魔武帝国与兽人族,而天一帝国的背后则有魔族,神官王国的背后则有神族,惟独我们天堂军团,势单力孤,又岂是他们的敌手。”古特夫郁闷万分的道。

  “这些也都是天一帝国的国师星之夜告诉您的,父亲?”古千秋问道。

  “正是他。并且我在他的劝说下,终于决定投诚,所以日后我们要唯星之夜马首是瞻,他承诺将来他一统天下,划分出一块辽阔的土地,让我们成立国中之国,也就是我们的梦想,天堂王国。千秋,我这么快便屈服,你是否会怪我?”

  古特夫终于说出如今的天堂军团不过是星之夜手中的一枚棋子的事实,让古千秋思绪混乱,不知说什么才好。

  见儿子茫然不语,古特夫又道:“千秋,你也别多想了,这已成事实,你退下吧。攻打泰坦帝国的计划我们也不必多想,到时遵从星之夜的命令即可,不过你不要将我们投靠于星之夜之事告诉任何人,切记切记!”

  古千秋依旧不语,想着心事,失魂落魄的离开帅帐。

  泰坦帝国边境小城杨柳城城主府邸会客大厅。

  “钦差大人,如今天堂军团与天一帝国的百万联军已经穿过撒拉沙漠,直奔本城,形势万分危急,杨柳城的十万百姓的性命可以说是危如悬卵,为何援军迟迟未到?”杨柳城城主诚惶诚恐的对细细品茶的钦差大人道。

  “城主,我问你,你这小小的杨柳城能驻扎我们帝国的百万大军吗?”钦差问道。

  “不能。”城主迷惑的摇了摇头。

  “杨柳城这三米高的城墙能阻挡敌军的铁骑吗?”钦差又问道。

  “不能。”城主又摇了摇头。

  “这就对了。从军事上来说,杨柳城与一个小村落区别不大,根本无险可守。原先杨柳城的重大意义是因为撒拉沙漠沙盗猖獗,你们近万的守城军足可以对抗数千凶残的沙盗。可是如今,沙盗已经被我们伟大的泰坦王剿灭,如今面对着百万大军,杨柳城根本没有任何战略价值。”钦差摇头晃脑的道。

  “钦差,您的意思是……”城主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一下变得苍白。

  “别担心,您是不会被我们元帅放弃的,我临走前他还特地交代了我要好好关照你。”钦差笑道。

  “真的吗?太好了,多谢钦差大人美言啊!”城主喜道。

  “不过,杨柳城还是要被割弃。当然,城主你的私人财产帝国会赔偿给你,贵重物品你可以随身携带。日后平定来犯之敌后,你可以回到杨柳城继续当你的城主。”钦差接着道。

  “什么?这……这下我可惨了,多年苦心经营的杨柳城,就这样拱手让人,哎!”城主哽声道。

  “别难过,城主,告诉你一个秘密。帝国决定在这次大战后,将你的杨柳城扩建,规模是现在的十倍,以抵御外敌入侵。而城主依旧由你来当。如此一来,你日后就不必苦苦经营了,哈哈!”钦差见城主如此悲戚,便胡吹瞎编出这番谎话。

  “太……太好了,多谢泰坦王,多谢布尔元帅,多谢钦差大人,日后若有我效劳之处,我定当肝脑涂地、赴汤蹈火、竭尽所能、无所畏惧……”

  杨柳城城主突闻如此喜讯,立即喜上眉梢,心情激动,终于忍不住开始胡言乱语。

  “城主,元帅还有要事相托,你定要办得神不知鬼不觉,别让他失望。”钦差口气转硬,吩咐道。

  “属下一定办得漂漂亮亮,不负元帅重托。”城主正色道。

  “你留下一个亲信,在敌军驻进杨柳城后,将这大包粉末分别撒入城中的每一口井中,切记,要做到神鬼不知。”钦差神色更加严肃的说道。

  “这该不是毒药吧,城中还有那么多百姓!”杨柳城城主头脑还算清醒,反问了一句。

  “这你放心,绝对不是毒药,最多也只能归到泄药一类,对人畜都无害。我估计元帅的意思是降低敌人的战斗力,也可以拖延敌人的进军速度。”钦差拍了拍胸膛,肯定的答道。

  “原来如此,钦差大人,您放心,这个任务对我来说没点难度,保证不负元帅所托。”城主从钦差手中接过那一大包药。

  “如此甚好。我带的话都带到了,也该回中原城复命了,就此别过。”钦差大人从椅上起身对城主道。

  杨柳城城主挽留不住,只好恭送钦差大人离城。

  特伦要塞是泰坦帝国三大要塞之一,距离撒拉沙漠及杨柳城不过区区百里,并且之间无高山大河,几乎是一马平川之地。

  特伦要塞乃是用极为坚硬的刚岩所砌,城墙高约百米,一条深且宽的护城河如一根纽带般守护着要塞,除了城门处那宽五米的通道,其他地方靠近城墙都困难。

  要塞内的常驻守军为二十万,但近日来,为抵抗来犯的百万敌军,最精锐的玄铁兵团进驻特伦要塞,守军兵力激增到四十万。

  战云密布,特伦要塞操练场上无数的士兵正头顶着烈日,苦练杀敌本领,与此同时,身为前线大军的最高统帅,泰坦帝国兵马大元帅的布尔,却和矮人战士可比鲁在要塞内的街头闲逛。

  “布尔大哥,我们这样无所事事,在街上游玩,似乎不大好吧。”可比鲁虽然人跟着布尔,但心早已经飞到激情飞扬的士兵操练场上了。

  “你真傻,天气这么热,我们这种高级将领怎么能陪着那些士兵一起疯,不中暑才怪。”可比鲁的大头被布尔敲了一记。

  “不过,你这种行为是不是叫擅离职守啊?不怕被其他大臣参你一本,送你上军事法庭呀?”可比鲁依旧有些担心。

  “可比鲁,你真是笨得可以。这里谁最大?我,布尔元帅。军事法庭?我还是军事法庭的审判官之一。你要搞清楚状况,泰坦帝国的泰坦王,是我们的老大,这就是说我们是他的兄弟,你还怕被送上军事法庭治罪,你真是白活了两百岁,我真服了你们矮人一族!”布尔讥笑道。

  “不过泰坦王只派你、我及星云莹三人来指挥大军作战,大哥,你不觉得有压力吗?”可比鲁又问道。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自从梦可雅被刺之后,老大他慧眼识英雄,终于将重担托付给我,其他如窈窕、娜柔、梦丝波这些女流之辈都留在中原城保护我们的皇后,老大自己则带着欧西丁、哈里、罕毕图等人及二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杀向神官王国,希望在神官王国大军未攻下夏雨城前,反守为攻,彻底将神官王国及神官之殿变成历史。”布尔答道。

  可比鲁还未答话,布尔又道:“况且,领军作战,不是指挥官多就好,多反而坏事,一个主将,一个副将,一个参谋就够了,这样指挥大军作战时才能做到如臂所使,战阵千变万化,立于不败之地。”

  可比鲁被布尔吹得一愣一愣的,心中对大哥布尔的敬意有多了几分。

  “我明白了,大哥你是主将,我是副将,星云莹是参谋,呵呵。”可比鲁笑道。

  “不错,理解能力不错,我又教了你军事上的一个法则,是吗?”布尔奸笑道。

  可比鲁想了想,点了点头。

  “这样吧,中午我们大吃一顿,庆祝你又学到了新的知识,不过你付钱哟。”布尔看着可比鲁的眼神,无比贪婪狡诈。

  “大哥,怎么又是我啊,我的钱都快花光了,这个星期前前后后我已经请了你不下十次了。”可比鲁数了数口袋中仅余的几枚金龙币,有些犹豫。

  “可比鲁,你想想,你的金龙币其实是越少越好。”布尔开始胡说八道。

  “这是什么道理呀?”可比鲁迷惑的问道。

  “很简单。你的金龙币越少,代表你从我身上学到的知识就越多,对你日后的帮助也越大,而你的成就也就越高,这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事呀!”布尔表情虔诚,仿佛在讲叙一个最最真的真理。

  “那到也是,好吧,中午这顿我请吧。”可比鲁豪爽的掏出仅余的几枚金龙币,递给布尔。

  布尔内心乐开了花,迫不及待的接过金龙币,开始考虑吃鲍鱼还是鱼翅还是海蟹。

  “大哥,怎么每次我请客时你总是眉开眼笑,双眼放光。而你前天唯一请客的那次,却愁眉苦脸,甚至眼圈都有些湿红。”身为矮人战士的可比鲁,不解人情世故,想起布尔的种种奇怪反应,忍不住问道。

  “这个嘛,主要是因为……”即使以布尔那如荒巧舌,急切之下也找不到借口为自己开脱。

  就在此刻,特伦要塞的常驻大军的一名将领出现在街头,急奔到布尔与可比鲁二人的面前,道:“布尔元帅、可比鲁将军,敌军的行军速度比我们预料的还要快,其他将领都在等您主持军事会议,星云莹小姐已经在大发雷霆,希望你赶快回去。”

  “联军目前已到何处?”布尔仿佛事不关己,不紧不慢的问道。

  “已经兵临城下!”这名将领眉头一皱,显然有些看不惯布尔的作风。

  “什么?”布尔瞳孔放大,尖叫道。

  “那我们赶紧回去吧,别让其他将领久等,尤其是星云莹公主啊。”可比鲁对布尔道。

  “哎,只好如此了,只可惜中午那顿鲍鱼大餐又化为泡影了,呜呜!”布尔忧伤的道。

  一旁等待的那位将领听了布尔这句话,气得两眼翻白,险些背过气去。

  在可比鲁与那名将领的强迫挟持下,布尔不得不老实的跟随他们二人离开这繁华的闹市,去主持军事会议。

  进入会议室,首先映入布尔眼帘的是一只美丽的小手,由小到大,最后一巴掌落在脸上。

  布尔被这一巴掌打的眼冒金花,正想大发雷霆,却发现眼前那人是美艳无双的妖精族公主,星云莹,只能把气往肚里吞,灰溜溜的坐上首席,开始主持军事会议。

  眼见位高权重的布尔将军被星云莹如此折辱,众将都觉得好笑,但又不敢笑出声来,毕竟布尔无甚气度,以免日后被布尔借机报复。

  “敌军动况如何?”布尔首先问道。

  “敌军的先头部队三十万大军目前在距离我们特伦要塞五里之处安营扎塞,至于联军的主力攻城军团何时到达还未得到探子回报。”一名负责刺探敌情的将领答道。

  “照这样推算,最快也要三天后才开始攻城,还早嘛。你们急着开什么会议,影响了我的鲍鱼大餐计划。”布尔微怒道。

  见元帅如此白痴,众将领不知如何应答,只能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星云莹没想到布尔死性不改,坐上了前线大军的最高长官后,依旧懒惰、贪吃、胡说八道,眼下更是堂而皇之的为所谓的鲍鱼大餐迁怒众将。

  “你这个该死的白痴鲍鱼,天天就知道吃自己的同类,你如果今日不制定出迎战敌人的良策,哼!”星云莹冷笑着,用一种恶毒的眼神注视着布尔,让布尔遍体生寒,感觉自己成了一头即将被送上杀猪场的肥猪,而美丽的星云莹则手持杀猪刀,向自己招手。

  布尔抹去了额头的冷汗,终于道:“这个退敌的计策我早已经开始实施了,只是你们还不知道而已。可比鲁,你将具体计划告诉大家,我肚子难受,先回避一下。”

  说完话后,布尔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状,离开了会议室。

  众将没想到主帅竟然先离开会场,不免有些惊愕。

  可比鲁见布尔将如此重任交付与自己,异常兴奋,大声道:“大家千万不要小看我们的布尔元帅,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早已经在一个星期前就得到确切消息,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

  众将将信将疑,纷纷询问可比鲁究竟是如何回事,但可比鲁只说布尔托钦差将一种类似于泻药投入杨柳城的每一口井中,便一问三不知。

  如此一来,众将大呼上当,无论泻药威力多么强猛,总不能持续一个星期,眼下布尔这个主帅不在,任何议题都无任何意义,只好将这个严肃的军事会议变成了一次闲聊会。谈风花雪月之事时,众将眉飞色舞,更是劲头十足。

  星云莹将可比鲁悄悄的拉到一旁,问道:“可比鲁,布尔究竟意欲何为?他的投泻药这种白痴手段也能想出来,并且还没有后文,他可知道他如此行为会辜负泰坦王对他的希望!”

  “我还真看不出,你这么在意布尔的前途和死活,我以为你一直都将他当作仇人看待,呵呵。”可比鲁心直口快,说得星云莹哑口无言。

  星云莹沉默了半晌,终于怒道:“我们都是自然族的子民,你竟然帮布尔这个外人,哼。再不告诉我真相,我会让萧潇好好修理你。”

  听到‘萧潇’的名字后,可比鲁的脸色立即变得苍白,无一丝血色。回想起在胜亲王府邸时练武时,经常被这个美丽的郡主整得焦头烂额,生不如死。

  “这样吧,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但布尔大哥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也不清不楚。”可比鲁口气立即软了,为了他的人身安全,决定立即出卖布尔。

  星云莹发出‘嘿嘿’几声怪笑,道:“你大可放心,我只是好奇而已,布尔不会知道的。”

  可比鲁被星云莹的这几声怪笑声搞得毛骨悚然,感觉这位美丽的妖精公主如今怎么和可怕的女巫一样,无比诡异,相处在一起时总觉得浑身不对劲。

  “这几天,布尔调派了大批民工在要塞的操练场旁修建了一个占地面积巨大的木棚,据说可以同时容纳二十万战士休息。另外,一个二十人的魔法小队似乎随时待命,等待着布尔的命令。还有……”可比鲁突然间结巴起来,不知道如何说下去。

  “还有什么,你到是说呀,别吞吞吐吐的,可比鲁,你可是伟大的矮人族战士,怎么如此扭捏。”星云莹急道“这个,这个我实在有些难以启齿!”可比鲁脸都红了。

  “是不是布尔找你干一些卑鄙龌龊的事?”星云莹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他让我去找一些非常淫荡的年轻漂亮的女子,并且在这些女子中间,必须有一个最漂亮但又最淫荡的女子,还说她用处最大,能否瓦解敌人的斗志全靠她。”可比鲁终于一口气将这个难以启齿之事说出,松了一口气,但脸却更红了。

  “我就知道这个无耻之徒又开始以权谋私,而且还搜罗如此多的美女,供他享乐,简直是荒淫无度,好色到了极点。”星云莹也气的满面通红,咬牙切齿的道。

  “星云莹,你可别把我偷偷帮布尔大哥进行的这件事告诉萧潇,如果被她知道这件事,恐怕我会脱层皮啊!”可比鲁眼中尽是惊恐之色。

  “你放心,我绝对是言而有信。”

  星云莹的回答让可比鲁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实。

  “星云莹,我们还是把事情搞清楚再下定论,我总感觉布尔大哥不是那种荒淫无度之人。”可比鲁终于为布尔说起了好话。

  “他如果不好色,那这个世界就没有好色之徒了。”星云莹气愤的道。

  “但是……”

  可比鲁话还未说完又被星云莹打断。

  “你放心,我一定会抓到这个色鬼的证据。对了,你该办的事还是要继续,找个最淫荡的女子,正好和这个好色的白痴鲍鱼配成一对。”星云莹又道。

  夜半时分,布尔将熟睡中的可比鲁摇醒。

  可比鲁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见布尔傲然站立在床前,身穿那套最威武不凡的金环锁子甲‘烈日’,在黑暗之中隐放金光,异常醒目。

  “快起来,带我去那里呀!”布尔兴奋的叫道。

  可比鲁迷惑的问道:“去哪儿呀,这半夜三更的。”

  “你没听过‘半夜偷欢’这句古话吗?哈哈!”布尔淫笑道。

  “布尔大哥,你该不是这么晚去找那些淫荡的妓女吧?”可比鲁从床上倏地坐起,再无丝毫睡意。

  “白天人多眼杂,如今夜深人静,正是大好时机。别罗嗦,快起来。”布尔道。

  “好吧,我只带你去门口,那些女人很不老实,总是喜欢扯我的胡子,还在我身上摸来摸去,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可比鲁下床后,一边穿外套,一边说道。

  “我可是很讲义气的,一起进去才能证明我们是好兄弟嘛。”布尔也知道以他一人之里,无法抵挡那些如狼似虎、狂风浪碟般的女人的凶猛攻势。

  可比鲁根本不明白男女间是怎么回事,终于点了点头,顺手从床头拿起矮人战斧,准备出发。

  “你这家伙,我们是去偷欢,不是去决斗,你拿斧头干啥?”布尔不解的问道。

  “我看你穿着最坚固的金环锁子甲,所以也带上战斗的武器嘛。”可比鲁答道。

  布尔被可比鲁气得白眼直翻,怒道:“笨蛋。我穿这套金环锁子甲是因为它够酷够帅,尤其在夜间,发出淡淡的金光,更能吸引女人!”

  可比鲁只好恋恋不舍的放下矮人战斧,带着布尔直奔那些年轻妓女的住所。

  布尔和可比鲁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妖精族公主星云莹正偷偷的跟踪着二人,而布尔和可比鲁却浑然不知。

  “就是这里。”可比鲁一指眼前的红木大门。

  布尔双眼放光,迫不及待的敲门。

  当当……

  无人应答,但没锁的大门却被布尔这几下给敲开了。

  这些女子果然豪放淫荡,夜晚睡觉都不锁门。布尔心道。

  布尔与可比鲁走进大院内,步进那些女子的大卧室,借着微弱的月光及布尔身穿的‘烈日’金甲发出的金光看清楚室内情形。

  只见几十名女子都睡在地铺上,玉体横陈,极尽诱惑。

  布尔与可比鲁从未见过如此香艳的情景,不禁目瞪口呆,呼吸声开始加重。

  终于,这些风骚的女子相继从沉睡中醒来,发现房中多了两个男人,不但不生气,反而向布尔和可比鲁二人拥去,口中还发出阵阵销魂的呻吟。

  布尔与可比鲁大感吃不消,眼前这些女子的花拳秀腿比真刀实枪还难应付,尤其是布尔,已经情迷意乱。

  其中那名最妖艳的女子,见布尔身穿威武不凡的金色战甲,便知道布尔是手握重权的大将,比身旁这个矮人将军的职位恐怕还要高上少许,于是便大献殷勤,主动对布尔献上香舌。

  布尔不堪**,疯狂的***这名妖艳女子光滑如绸缎的肌肤。

  当那女子意图脱下布尔的战甲时,与布尔赤裸相对,共赴云雨时,布尔突然间将她及身旁所有的女子推开,目光变得异常澄清,清澈如水。

  “你们表现的很好,只要听我的吩咐,价值连城的黄金珠宝都是你们的了。”布尔沉声道。

  在门外偷窥的星云莹本想进去狠揍二人一番,但眼下形势的变化出乎她的意料,急转直下,并未继续那种苟且之事,便按捺住性子,接着观察。

  “我是这群姐妹的头,我叫娜露,这位将军怎么称呼?”那名最妖艳的女子说道。

  布尔对可比鲁使了个眼色,示意让他来介绍自己这个大人物。

  可比鲁只好挺起胸膛,粗声粗气的道:“他便是当今泰坦帝国的兵马大元帅,也是特伦要塞的最高指挥官,布尔元帅!”

  众女子没想到布尔年纪轻轻,已经是位极人臣,都朝布尔投去了惊诧的一眼。

  “邀请你们来特伦要塞并不是要你们服侍哪位将军,而是要借用你们与男人欢好时发出的呻吟声,我想你们都是很专业的,应该一个人也能发出最淫荡,最**男人心扉的声音,是吗?”布尔问道。

  娜露点了点头。

  “那好,到时我会指派几名魔法师到你们中间,应该不会妨碍你们的发挥吧。”布尔又道。

  娜露面色虽然有些迷惑,不知道魔法师到她们中间来何用,但还是对布尔点了点头。

  “如此甚好,可比鲁,我们可以回去了。”布尔对可比鲁道。

  “元帅留步。娜露有个不情之请。”娜露突然道。

  “有话尽管直说!”布尔答道。

  “元帅英姿飒爽,风度翩翩,希望小女子能有幸陪元帅一夜,以解元帅长夜漫漫之苦。”娜露怎肯如此放过位高权重的泰坦帝国元帅,希望用她的身体来交换她未来的远大前途。

  “不用了,我心中的至爱美若天仙,虽然有时她对我冷若冰霜,我希望将来我能感动她,和她在一起,娜露,你还是老实的遵照我的指示办事,拿赏金吧。”布尔叹道。

  布尔与可比鲁没再停留,扬长而去。

  屋外偷窥的星云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双眼与耳朵,布尔找这些女子来竟然真的是为了抵御敌人。

  星云莹此刻的心情是跌宕起伏,她终于明白,布尔看似花花公子模样,实则对自己用情极深。

  那晚,星云莹第一次失眠。

  

第六章 无聊统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