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上古之秘

    迈里在距离神官之殿不到百里的群山之中,拼命的寻觅着上古遗迹。

  虽然他所率领的流浪兵团已经烟消云散,全部丧命在来自恐怖空间的召唤怪物吞噬者之手,他自己也是被泰坦等人救离了那个危险的地域获得新生,虽然每晚午夜梦回时迈里总是会想起吞噬者吞噬身旁的伙伴那血淋淋的一幕,但就是为了彻底消灭无比强大的吞噬者,将脑海的噩梦永远的抹去,迈里根据一些最古老的羊皮卷上所记载的秘闻,四处奔波,只想寻找到上古时期人类遗留下来的强大力量,来对付吞噬者。

  迈里没有想过,能够抗衡吞噬者的力量已经如同凤毛麟角一般,很少很少,而能够彻底消灭吞噬者的力量,即使存在,恐怕也不会被迈里这个普通人所控制。

  也许是上天眷恋迈里,被他那种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精神打动,竟然意外的被迈里发现一个古老文明遗留下来的强大力量。

  “真是天道酬勤,工夫不负有心人,蔓藤背后竟然有一个黑黝黝的山洞,如此隐蔽,里面隐藏着惊天秘密也不一定。”迈里自言自语道。

  虽然迈里口上信心十足,但实际上他心里没有一点把握,因为这样类似的山洞他发现了不下十个,每一次他都是抱着希望进去,进去后果真给了他大大的‘惊喜’。

  什么狗熊洞、巨蟒洞、怪兽洞、魔兽洞等等,每次迈里都是死里逃生。所以此刻迈里的表情已经不是兴奋,而是极度的恐惧。

  虽然内心惧怕从山洞里跑出一头怪兽,让自己一命呜呼。但迈里依旧迈着坚定的步伐,在一颗发光的魔法莹石的指引下,慢慢的摸索着前进。

  迈里经历了无数的艰难险阻,但信念一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那就是找到远古或者上古人类的文明,找到强大的力量,将吞噬者消灭。

  在前进的途中,迈里终于感觉到这个山洞与先前那些什么野兽怪兽魔兽洞大不相同。

  首先,这个山洞的墙壁相当平整,几乎是光滑如镜,即使是刀削斧凿,也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其次,这个山洞非常长,已经走过的路恐怕已经蜿蜒几里了,而且山洞明显有倾斜度,相当于下坡路;最后,按常理来说,这么长的通道应该很闭气的,但迈里却一直能感觉山洞内的空气很清鲜,没有丝毫气闷的感觉,加上前方似乎总有淡淡的光线传来,迈里可以肯定,这个山洞,绝非普通山洞,一个惊天之秘正等待着自己。

  想到这,迈里加快了脚步,但又走了近半个小时,还是未到尽头。

  凭着心中那股执着,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迈里终于走到山洞的尽头,看见一道精钢所铸的门。

  迈里用力一推,钢门纹丝不动。

  硬来不行,迈里只好开始仔细观察附近的环境,终于给他发现山洞右壁上有一个比较醒目的红色按纽和一个绿色按纽。

  迈里想也没想,便按了一下红色按纽。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山洞开始坍塌,吓得迈里脸都白了,慌乱中他终于按了一下绿色的按纽,钢门‘唰’的一声开了,迈里一个箭步,冲了进去。

  钢门随后关闭,但迈里却感觉自己人在下沉,随着这个钢制的钢铁笼子一起在不断下降。

  ‘哐铛’一声,钢铁笼子不再动了,而那道紧闭的钢门也再次打开。

  布尔走出钢铁笼子,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一个空旷明亮的空间出现在眼前。

  空间的上部是透明晶莹如宝石般物质,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四周的墙壁悬挂着几十幅奇奇怪怪的画,地面则是由一种淡绿色发散着莹光的石头铺成,空间内还有几十台迈里从未见过的古怪仪器,仪器上还有一个发光的屏幕。

  在这个人类遗迹中,迈里唯一认识的就是那几个四支脚的椅子。

  想到有些累了,属于单细胞动物的迈里便一屁股坐在中央那个最大的仪器前的椅子上。

  迈里还未坐稳,便听到面前这台仪器内部发出‘咯咯’的响声,更让迈里惊异的是,这台仪器竟然说起人话。

  “进入访客系统请按黄色按纽;进入武装机器人系统请按绿色按纽;进入超级确认系统请按红色按纽;返回请按白色按纽。”

  迈里目瞪口呆,眼前这个古怪的闪烁着光芒的毫无生命迹象的大家伙竟然通晓人类语言。

  迈里看着近在咫尺的四个不同颜色的按纽,犹豫不决,虽然他不知道‘武装机器人’是什么意思,但想到先前按绿色按纽逃过山洞塌陷一劫,终于毅然按了一下绿色按纽。

  “检阅第一中队机器人请按绿色按纽,取消请按红色按纽。”那个古怪的仪器又说道。

  迈里这次没有多想,继续按了一下绿色按纽。

  嘎吱……

  什么声音,迈里张皇失措的四处张望,终于发现原本封闭的墙壁突然消失,现出了一个异常宽敞的通道。

  咚咚咚……

  仿佛是巨人的脚步声,不断逼近。

  迈里额头冒汗,紧张的看着通道的转弯处,害怕出现传说中喜欢生吞活剥人类的蛮荒巨人族。

  一个巨大的阴影出现在通道转弯处,虽然没有看到即将到来的家伙是什么模样,但体型绝对庞大,杀伤力显然异常恐怖。

  迈里感觉度秒如年,两腿有些不受控制的战抖,就差没有从椅子上摔落。

  一百个武装机器人终于出现在迈里面前。

  这些武装机器人,身高约三米,全身上下都是钢铁所制,虽然外形上有些像人,但它们并无任何人类特征,身体及四肢明显是由粗大的钢棍及钢扳构成。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它们的眼睛是赤红色,而双臂上都绑有一根口径比较大的管子。

  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的迈里,终于发现这些武装机器人站成一排,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自己的检阅。

  想到这,迈里惊喜交加,随即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大步走到机器人的面前,大声道:“向你们长官迈里致敬!”

  武装机器人显然能听懂人言,并且立即以它们的方式朝迈里致敬。

  所有的机器人同时将右臂抬起,斜举过头顶,动作一致。随后武装机器人手臂上的那根管子中吐出火舌。

  砰砰砰……

  机器人对面的墙壁轰然倒塌,而迈里这位神气无比的长官也已经被吓得趴在地上,双手捂住耳朵,在不停的发抖。

  轰隆一声巨响,夏雨城那不甚坚固的城墙终于轰然倒下。虽然只是城墙一角,但神官王国的大军已经如潮水般的涌入夏雨城中,与守军进行着无比险恶的巷战。

  夏雨城城主夏青将军,横枪在胸,傲然站立在城中正街的入口处,威风八面。他的身后则是两千视死如归的战士,一支真正的精锐之师。

  他们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他们唯一的心愿就是拖延整座城池沦陷的时间,用他们的生命去换取平民百姓及伤重战友的安全撤退的时间。

  “兄弟们,用敌人的鲜血,祭奠我们在战场上已经牺牲的战士们的英魂!杀啊!”夏青将军话音未落,已经独自一人策马冲向无数的敌人。

  夏青将军手中的铁枪犹如一头毒龙,在敌军士兵中翻滚,所到之处,血肉横飞,势不可挡。

  ‘铛’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夏青将军手中的铁枪被敌军一名大将的黑色大剑架住。

  “竟然能挡我无敌夺命枪一击,定非泛泛之辈,报上名来!”夏青将军豪情万丈的吼道。

  “轩辕血,无名小卒,特来取你项上人头!”那名大将接下夏青势大力沉的一枪后,面不改色,若无其事。

  神官王国大将军轩辕血!夏青心中一惊。

  轩辕血一声冷哼,手中的黑色大剑犹如一条毒蛇,以奇诡的角度袭向夏青的右腰。

  “来得好,正好让我见识一下你这个沙盗头子有何本领,竟然能在撒拉沙漠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称霸,哈哈!”夏青将军狂笑道。

  口中虽然叫嚣轻敌,但夏青将军心中却不敢丝毫大意。

  夏青手腕一抖,枪杆飞速横移身体右侧,撞向轩辕血这一剑。

  轩辕血剑势一收,但一道黑色的剑气刺向夏青腹部。

  夏青没想到对方剑术造诣如此之深,发现剑气袭来时已来不及变招。

  ‘砰’一声闷响,夏青战甲破裂,腹部血流如注。

  “将军,快退,我们殿后!”见将军受伤,后方的士兵们一拥而上,将他护住。

  夏青未想到自己竟然不是轩辕血的一招之敌,心中沮丧,只能且战且退。

  保护夏青将军的士兵都是步兵,根本没有战马代步,后撤速度奇慢,很快便被汹涌扑上的神官王国的士兵们包围,身陷险境。

  见无路可逃,夏青将军将搀扶他的几名士兵推开,怒道:“宁可站着死,也不能跪着生,是铁血男儿的随同我一起杀敌,誓死不降!”

  夏青将军浑身浴血,步伐踉跄的朝凶悍的敌军杀去。

  眼见主将一身如此宁折不弯的傲骨,夏雨城的将士们齐齐发出一声怒吼,朝敌军恶狠狠的扑去。

  泰坦帝国历二年六月,神官王国大军压境,夏雨城沦陷。夏雨城一战中,城主夏青将军身先示卒,战死沙场。其役,神官王国大军伤亡五万余人,夏雨城城防军三万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陛下,虽然我军全速行军,但前线已经传来噩耗,夏雨城早在一个星期前陷落,落入神官王国之手,城主夏青及全城士兵,皆力战而亡,无一降卒!”斥候长半跪在地,对御驾亲征的泰坦王道。

  泰坦长叹了一口气,道:“封夏青将军为护国将军,昭告天下,另在中原城南处立一碑,刻‘英魂永垂’四字,凭此悼念夏雨城一役中阵亡的数万将士。”

  “是,属下定派人快马加鞭回帝都,报告皇后,请她主持大局。”斥候长答道。

  “好了,你起身办事去吧。”泰坦低声道。

  斥候长应了一声,快步离去。

  “老大,这神官王国的大军可真是神速啊,竟然已经攻陷了夏雨城,我们如今已经无险可守,只能在平原上阻击敌军了。”欧西丁叹道。

  “夏雨城那座小城池根本不堪一击,如果我们在那里迎战敌人反而不利。毕竟城破对我军及敌军的士气的影响都是相当大的,即使我们及时赶到夏雨城,也是注定要从那里撤军的。”泰坦正色道。

  “陛下分析的很正确,我们唯一的取胜之道就是在这一马平川的平原之上,集中优势兵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进行大决战,彻底击溃敌军主力。”罕毕图将军附和道。

  “罕毕图,我们不过区区二十万兵力,你竟然这么有信心可以大败五十万敌军?”泰坦笑着问道。

  “凭借着我们无坚不摧的玄铁骑兵,在平原之地上根本是一支无敌雄师,敌军莫可抗御。辅以玄铁步兵,根本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我军迈向胜利的脚步。”罕毕图自信的道。

  “不过从夏雨城通向我们泰坦帝国各大城池的道路很多,他们究竟会选择哪条道路呢?”欧西丁提出了他的疑问。

  “毫无疑问,他们定会选择通往中原城这条最为平坦的官路。毕竟以神官王国的国力及军力,根本不具备打持久战或者蚕食战的条件,只有拿下帝都中原城,他们才有希望夺取我们泰坦帝国的全部领土。”泰坦分析道。

  “这么说来,我军即将与敌军在官路上狭路相逢,一场恶战再所难免了。”欧西丁说道。

  “陛下,不如我们守株待兔,就在此处安营,以逸待劳,养精蓄锐,待敌人到来时发动致命的攻势。”罕毕图建议道。

  “好,一动不如一静,就照你所言,在此地安营。不过你要指挥工程兵立起三座大营,相距数里,呈口袋形,将整个官路封锁。并且派出相当数量的轻骑兵充当斥候,只有准确的知道敌人的行踪,我们才可掌握那稍瞬即逝的战机。”泰坦又叮嘱道。

  “是,陛下,微臣这就去办。”罕毕图说完话后,转身离去。

  “罕毕图做起事来还真雷厉风行,说干就干,哈哈。”欧西丁笑道。

  “欧西丁,你是不是觉得你太无聊,想找点事做?”泰坦故意沉着脸道。

  “这……当然不是,我刚才是感叹我的时间根本不够用,我还有很多军务要处理,老大,我不陪你聊了,我忙去了。”欧西丁话音还未落,人影已经消失。

  夏雨城城主府邸会客大厅内。

  “轩辕血将军,此次能够顺利的攻下夏雨城,您居功至伟啊!”年轻的至尊王对轩辕血道。

  “此次我军虽然拿下了夏雨城,但伤亡数也不小。真正我军制胜的原因,恐怕与我先锋军提前出发,潜行匿踪急行军到达夏雨城附近,出其不意的发动猛烈攻势,众将领齐心协力之下,集中兵力拿下了西北面小门,才锁定胜局,绝对不是陛下您说的我一人之功啊。”轩辕血见众将都在厅内,有些担心招旁人嫉妒,连忙谦虚的道。

  至尊王也未料到平时狂傲无比的大将军今日一反常态,如此谦虚,不免有些意外。

  轩辕血内心虽然瞧不起神官王国其他大小将领,但他知道,自己每一道军事命令想要在全军中贯彻执行下去,就必须与这些将领保持良好的关系,在大战时行动能够保持一致,才能克敌取胜。

  “陛下,此战我们神官王国众将各个都奋勇杀敌,立下了战功,建下了功业,不如会议完毕后,举行庆功宴,犒劳各位将军!”轩辕血高声道。

  “好,就如大将军所愿,会议后立即摆酒宴,慰劳各位将军,同时犒劳三军,以振军威。”至尊王点了点头。

  “多谢陛下,多谢大将军!”其他将领齐声谢道。

  “陛下,照您所看,我们是否立即挥军南下,以闪电战的方式迅速摧垮泰坦帝国的各大城池?”一位将领问道。

  “不行。以我军五十万的兵力,也许可以轻易攻克几座城池,但是十座、二十座呢?况且,攻下那些无关紧要的城池对我们神官王国没有任何意义。打蛇打七寸,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至尊王沉声道。

  众将都知道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至尊王不过是神官之殿支持下的一个傀儡,根本毫无声望可言,但此刻他的言语竟然透露着强大的感染力,一些定力稍差的将领甚至感觉到心脏‘砰砰’的加速狂跳。

  见众将都愣在原地,至尊王与轩辕血有意无意的对视一笑,尽在不言中。

  “既然你们一时都参详不透我的战略,待会庆功宴上把酒言欢时再谈不晚。你们先退下,我与轩辕血大将军还有要事相商。”至尊王一甩长袖,对众将道。

  “是,末将先行告退。”众将纷纷离去。

  待所有的将领都离开大厅,轩辕血与至尊王对视大笑。

  “将军,您的神功果真奇妙无比,天地间竟然有这种让人心生敬意的盖世神功,我如果不是先前听你描叙,今日又亲眼所见,恐怕难以相信啊!”至尊王一脸敬服之色。

  “陛下,雕虫小技,不必放在心上。这种功法乃是将陛下的气质化作高山峻岭,另凡人无法仰视,自然心生敬意,同时在他们内心深处播下陛下英勇无敌的种子,日后我不断施展这种功法,种子便能发芽、成长,最后成为参天大树,充斥他们整个心灵。而那时陛下您就是他们唯一效忠的对象。”轩辕血解释道。

  “将军,您的恩德我实在不知如何报答呀!”至尊王感激万分,激动的道。

  “陛下,您可别忘记了,我们都生存在神官之殿那三个大祭师掌控之中,而那三位大祭师又被神族所控制。我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啊,只能同舟共济,相互扶持啊!”轩辕血一针见血的指出当前他们二人看似风光无限背后的困扰。

  “将军所言极是,他们的存在,的确是如芒在背,不拔不快。”至尊王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必须抓紧手头上一切力量,尤其是军事力量。只有彻底掌握这五十万大军,我们才能摆脱神官之殿的控制,不用再看那几个大祭师的脸色做人。”轩辕血亲昵的拍了拍至尊王的肩膀,示意鼓励。

  “即使我们掌握了这支军事力量,也无法与神族那可怕的军队相比。如果神族大军要灭我们神官王国,恐怕我们依旧是在劫难逃。”至尊王还是有些担心。

  “陛下,我们此刻是傀儡手中的傀儡。只要我们将神官之殿的所有神官一举消灭,再向神族示好,表示愿意与他们结盟,听从他们的差遣,那我们就可直接与神族对话,得到他们的援助。”轩辕血终于在谈话中表示出要剿灭神官之殿的野心,不过至尊王面上没露出丝毫诧异之色,这显然是他们君臣之间的秘密。

  轩辕血接着道:“陛下,您也别将神族想象得过分可怕。神族没等到万事具备时,绝对不敢冒然出兵到龙之大陆,除非他们有把握在与魔族的大战中彻底击败魔族。况且,半年前神族第一战将西达法带领一众神族战士夺取战神铠甲,我们亲眼见到西达法在那头神龙王面前灰溜溜的走掉,后来他贼心不死,又独自前往冰山血城,伺机夺取战神铠甲全套,结果依旧铩羽而归。所以,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可战胜的敌人,我们需要做的就是不断的积蓄力量。”

  “我明白了,将军。”至尊王眼中充满了渴望,那是对力量的渴望。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参加庆功宴吧。”轩辕血笑着说道。

  至尊王点了点头,随轩辕血离开了大厅。

  仲夏之际的夏雨平原,阴雨绵绵。

  泰坦帝国历二年七月三日夜,暴雨倾盆而下,天气极为恶劣,狂风闪电,整个夏雨平原变得异常泥泞,神官王国的五十万大军的行军速度立时慢了下来。

  经过一番商议,轩辕血终于决定驻营休息,不再连夜赶路。

  轩辕血做梦也没想到,此刻他的大军距离泰坦所建的三个营地只有区区不到两百里的路程。

  凌晨一时,泰坦所率大军的斥候长得到紧急情报,神官王国的大军已经逼近。斥候长想也没想,冲进帅帐,却发现泰坦王正坐在床上,根本未睡。

  “陛下,请恕末将卤莽闯入帅帐,只因有紧急军情禀报。”斥候长半跪着说道。

  泰坦自然不会怪罪斥候长,况且如果泰坦真的要休息的话,自然施几道防御魔法在帅帐上。

  “究竟何事,让一向沉稳的斥候长都如此心急如焚!”泰坦问道。

  “陛下,第三分队斥候在前方两百里处发现敌人大军,估计兵力不下二十万,还请陛下定夺。”斥候长沉声道。

  “好,做得好。这个雷电交加的狂暴之夜,正是奇袭的大好时机!”泰坦闻讯后也激动的道。

  “斥候长,立即传罕毕图和欧西丁两位将军!”泰坦又道。

  斥候长知道军情紧急,应了一声‘是’后,立即飞步离开。

  不多时,罕毕图与欧西丁二人便来到了帅帐。

  “老大,是不是发现了敌踪?我见斥候长满头大汗,将我叫醒。”欧西丁见泰坦在深思,急着问道。

  泰坦没有说话,点了点头。

  “那还等什么,正好乘此风雨之夜,偷袭敌军啊!”欧西丁嚷道。

  泰坦对欧西丁这句话仿佛充耳未闻,却对罕毕图道:“两百里的距离,我们的玄铁骑兵需要多长时间?”

  “一般情况下一个半小时足矣,不过今夜情况有所不同,因为大雨的原因,道路无比泥泞,但两个半小时绝对绰绰有余。”罕毕图答道。

  “罕毕图,你身为游牧族战士的首领,应该知道怎样在泥泞难行的道路上提高战马的奔驰的速度及稳定****?”泰坦接着问道。

  “很简单,将厚厚的布裹住战马的四蹄,就能解决陛下您提到的这个问题。”罕毕图微微一笑,已经明白泰坦决心今夜奇袭敌军。

  “欧西丁、罕毕图,你们二人速各率一万玄铁骑兵劫杀敌军的营地,而我则指挥大军拔营,以最快速度前去接应你们。你们不要恋战,以骚扰为主,不让敌军有丝毫休息的机会,骚扰至明日清晨。以玄铁骑兵的强大战斗力、防御力及风一般的速度,只要不陷入重围,无任何危险。”泰坦正色道。

  听完泰坦这番话后,罕毕图和欧西丁的心中都是一惊,原本以为泰坦只是奇袭敌军,眼下看来是连夜决战,不但出乎他们二人的意料,恐怕更加出乎敌人的意料。

  “养兵千日,就看明朝。你们去吧。”泰坦淡淡的说道。

  二小时后,神官王国的五十万大军正酣然大睡之际,两支幽灵般的黑甲骑兵趁着夜色,悄悄的接近营地。

  一道闪电突然划破天际,一名正在巡逻的卫兵借着天空中的电光,终于发现不远处这群来自地狱的黑甲骑兵。

  警报声响彻天空,与响雷交结在一起,演奏着大战前的序曲。

  欧西丁暗叹道:“没想到这时被发现,无声无息的杀入敌军营地已经不大可能。”

  想到这,欧西丁手中的银色的宝剑发出刺目的银色光芒,被欧西丁高举过头顶,向敌营方向一指,后方的一万玄铁骑兵如黑色洪水朝敌营涌去。

  另一方,罕毕图也知机的挥军直上,率领另一万玄铁骑兵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向敌军营地。

  由于暴雨来的异常突然,神官王国大军的营塞是匆忙间搭建起来的,不但不坚固,而且营塞外围连最基本的拌马索、荆棘等障碍陷阱都没有。那不堪一击的栅栏对于冲击力无比强大的玄铁骑兵来说,无疑形同虚设。

  在帐篷内做着美梦的神官王国的士兵们被警报声惊醒,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而在这片刻工夫,玄铁骑兵已经杀入神官王国大军的营地之中,将巡逻的卫兵尽数斩杀。

  一些性子比较急的士兵还未披上战甲拿上武器,便将头从帐篷中探出。

  一道黑色的光影袭来,这些士兵没有任何反应,便被玄铁骑兵一矛刺穿了颈部,鲜血狂飚。而这一矛的余力将这名士兵的尸首送会帐篷内,终于让其他士兵了解到敌人来袭。

  士兵们见有前车之鉴,不敢直接从正门出去,而是用刀剑将帐篷其他处划破,如此离开帐篷。

  越来越多的神官王国士兵开始集结成战阵,抵抗玄铁骑兵的凌厉进攻,但却依旧处于劣势。

  表面上五十万敌军可以轻易吞噬区区两万玄铁骑兵,实际情况却大非如此。

  玄铁骑兵所有的战士,都受到了精灵王子卡罗西的指点,在黑暗之中拥有一定夜视能力,如此一来,玄铁骑兵的行动就显得更加诡异,简直与黑暗融为一体,若隐若现,每一次攻击都意想不到,根本无法抵挡,似乎成了一场明眼人对瞎子的屠杀。

  黑色的战矛化作死神的镰刀,每一次舞动都带走一个生命。

  无数血红色的矛头在黑夜中若隐若现,每一次剧烈闪动时就有血花相伴。

  感到陷入绝境的神官王国的士兵们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不甘心就这样被死神带走,就这样被这支幽灵一般神出鬼没的黑甲骑兵屠杀。

  轩辕血与至尊王早已经从睡梦中惊醒,走出帅帐后却发现整个营地陷入了极大的恐慌。

  以他们二人的眼力,还是能够看清楚玄铁骑兵那淡淡的黑色身影。但见过玄铁骑兵那鬼魅般的速度,精湛的矛法,他们二人便知道自己冒然出击恐怕也凶多吉少。

  眼看着陷入无边无际恐惧中的士兵们一个接一个的被黑甲骑兵一矛刺死,轩辕血与至尊王无比愤怒,但又感到无计可施。

  终于,轩辕血发现帅帐内灯火通明,那支幽灵一般的骑兵从未靠近过帅帐,一丝灵感骤然出现在轩辕血的脑海之中。

  “所有将士听令,立即退回你们的帐内,然后用火石将整个帐篷点燃,再组队击杀敌人。”轩辕血运足底气,大声喊道。

  轩辕血的喊话声浑厚有力,传遍了整个营地,让身陷杀劫的士兵们恍然大悟。

  一座座帐篷燃烧起来,火光冲天,整个营地被照的通亮,借夜色隐藏身形的玄铁骑兵再无法遁形。

  罕毕图和欧西丁没想到敌军中还有如此智将,能够想出这个好主意,心中也有些佩服。

  见敌军势大,罕毕图与欧西丁不敢恋战,指挥玄铁骑兵突围而去。

  神官王国的大军被两万玄铁骑兵杀得心惊胆寒,加上众将没有下令追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支玄铁骑兵消失在夜幕之中。

  在轩辕血等将领的指挥下,士兵们冒着滂沱的大雨,开始清理战场。

  半小时后,轩辕血和至尊王得到了惊人的伤亡数字:死亡八千三十六名,重伤三百二十一人,轻伤五十人。

  这黑甲骑兵实在太过可怕,在他们的攻击下,几乎没有士兵能全身而退。

  轩辕血和至尊王感觉到对未来的战事已没有任何把握,也许远征泰坦帝国这一决策,从一开始就是大错特错。

  然而,噩梦并没有就此结束,马蹄声再次响起。

  玄铁骑兵再次出现在士兵们的视线之中,黑色的战甲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仿佛他们是来自地狱的死亡骑士。

  还在清理战场的士兵们见杀神又到,身不由己的发出恐惧的惊叫,慌忙在地上拣起一把兵器,整个营地乱成一团。

  “大家不要慌,他们不过区区万多人,而我们的则拥有五十万大军,这些骑兵刚才不过是趁着夜色偷袭我们才占了便宜,他们根本不足为惧。”轩辕血中气十足,话声传遍整个军营。

  听了大将军的话后,神官王国的士兵们将心中的恐惧逐渐排除,开始集结成各种战阵,虎视眈眈的注视着不断接近的玄铁骑兵。

  “重骑兵团注意,第一大队立即上马,在营外北面的空地上集合,第二大队在西面的空地上集合。”轩辕血又大声喊道。

  玄铁骑兵见敌军营地中防守严密,无可乘之机,便围绕着营地奔驰。

  神官王国的士兵们本以为龟缩在军营中就可安然无事,但未料到玄铁骑兵不但拥有比重骑兵还可怕的攻击力和防御力,比轻骑兵还要快上三分的速度,而且是箭法如神的弓骑兵。

  玄铁骑兵们左手从背后取到黑色的大弓,右手从腰带上的箭壶中取箭,搭箭拉弦。

  嗖……

  箭势疾如流星,犹如空中骤然出现无数道黑色的闪电,劈向神官王国的士兵们。

  箭雨过后,神官王国的军营中又多了几百具尸体。

  “弓箭手还击!”一些神官王国吓破了胆,歇斯底里的叫喊着。

  弓箭手这时才回过神来,纷纷张弓拉弦,箭头直指飞速奔跑中的玄铁骑兵。

  由于玄铁骑兵距离军营太近,所以密集的箭雨很快将玄铁骑兵完全笼罩,轩辕血等人以为玄铁骑兵此次定伤亡惨重。

  铛……

  无数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无一名玄铁骑兵从马上摔落,他们身上的玄铁战甲将箭枝震开,毫发未伤,令几十万神官王国的士兵们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这究竟是一支什么骑兵啊?简直是不可战胜的!

  所有人心中都生出这种念头。

  至尊王、轩辕血等人也心生惧意,眼前这支黑甲骑兵委实太过恐怖,心知如果营中只是十万大军的话,没准这支骑兵会杀入营中,而普通的十万士兵定会被冲得支离破碎,杀得丢盔弃甲。

  一面面厚实的铁盾立在神官王国士兵们的最前方,让接下来玄铁骑兵的一轮箭击毫无建树,让至尊王、轩辕血等人稍微安了安心。

  “早就听说泰坦帝国拥有一支无敌骑兵,看来就是这支骑兵。泰坦王凭借着这支部队,在去年三战三捷,夺取了魔武国的三座城池,无人能挡其锋锐,几乎是所向披靡。”轩辕血叹道。

  “大将军,我怎么听说这支玄铁骑兵在一次战役中伤亡惨重,而且是被一支步兵击败的。”至尊王问道。

  “陛下,您有所不知。那支步兵可不是普通步兵,而是大陆上最可怕的步兵,魔法战士。魔法战士是由大魔导士威尔顿一手训练出来,只负责保卫可亚城的城防安全,连魔武王哈沙克都无法调派这支军队。魔法战士与玄铁骑兵那一战,无比惨烈,我听说大战时大魔导士威尔顿还使出禁咒魔法‘圣冰荆棘光环’,极大的提高了魔法战士的攻击力及防御力,最后却因为兵力上处于劣势,依旧不敌玄铁骑兵,虽然玄铁骑兵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只能称为惨胜。”

  轩辕血将他对于玄铁骑兵所知的战绩一一说出,让众将听了后更是心惊。

  就在神官王国君臣谈论玄铁骑兵之际,罕毕图与欧西丁突然发动猛攻,一前一后杀入营地中,所过之处血肉横飞,惨叫连连,没有伤者,只有一地的尸体。

  一直警惕无比的神官王国的士兵们怎么会如此麻痹大意,被攻了个措手不及呢?原因是玄铁骑兵一直隐瞒了他们的真正的速度,突然间速度提高了近一倍,便轻易杀入营中。

  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神官王国的士兵们没来得及任何反应,前列的士兵们只能成了玄铁骑兵矛下的亡魂。

  神官王国的两大队重骑兵已经集结完毕,从左右两侧朝玄铁骑兵包抄袭来,意图将玄铁骑兵困死在营地中。

  玄铁骑兵似乎早已料到会出现如此局面,但却没有后退,因为后路已经被两大队重骑兵堵死。

  虽然遭受前后夹击,罕毕图和欧西丁依然沉着冷静,将冷冷的目光投向灯火通明的帅帐所在地。

  在罕毕图与欧西丁的率领下,玄铁骑兵以风卷残云之势杀向帅帐。

  帅帐附近偏偏又没有重兵把守,一旦玄铁骑兵冲破重围,神官王国的君臣们都将陷入极大的危险之中。

  神官王国的士兵们见状,自发的朝帅帐方向涌去,一时间帅帐周围人头涌涌,士兵们口中喊着‘誓死保护陛下’的豪言壮语。

  数不清的敌人阻挡在不远的前方,玄铁骑兵虽然杀力惊人,也不可能冲破这道血肉所铸的人墙。但由于整个营地内大军的调动,原本铁桶般的防御圈终于露出破绽,兵力相对稀松的薄弱防线显山露水。

  这便是罕毕图与欧西丁制定的‘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突围策略。

  两万玄铁骑兵突然转向,杀向东北方,几经波折,终于杀出重围,将神官王国的大军抛下。

  罕毕图和欧西丁都心叫‘好险’,如果真被几十万大军围困,那恐怕只能让泰坦王给自己报仇了。

  大雨未停,天色未明,二人知道骚扰战还未结束,不能给敌人喘息之机,必须将骚扰战进行到底。

  两万玄铁骑兵,在略作休整后,再次冲向神官王国大军的营地。

  

第八章 上古之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