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平原会战

    黎明终于到来。这个夜晚,对于原本因赶路而疲惫不堪的神官王国的五十万大军来说,绝对是一个可怕的不眠之夜。

  整整一夜,在大雨中,那支比魔鬼还要可怕的不知疲倦的黑甲骑兵不断的以各种方式骚扰,所有的神官王国的士兵都处在神经高度紧张的状态,即使眼下那支黑甲骑兵不知去向,却不敢有丝毫放松,已经绷紧的神经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松弛下来。

  大雨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已经停歇,太阳从地平线上跳出,天空瞬间亮堂起来。

  虽然玄铁骑兵没有再出现,在阳光的普照下,所有人都感到一丝暖意。但至尊王、轩辕血等人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偌大的营地是一片狼籍,一夜未眠的士兵们强打着精神在收拾残局,将仅存的为数不多的东倒西歪的帐篷重新竖起,修补那道破烂不堪的栅栏墙,无声的忙碌着。

  眼见士气如此低迷,轩辕血内心无比焦虑。玄铁骑兵这支先锋军已经杀至,与泰坦帝国大军不期而遇已成必然。

  嘹亮的号角声从远方传来,目力所及的地平线上出现了无数的黑点。

  天啊,那是几十万大军!

  神官王国所有的士兵们都停下手中的活,驻足远眺。

  “将军,不好,泰坦帝国的大军竟然于此刻出现,这该如何是好?”至尊王惶恐的对身旁的轩辕血道。

  “不必惊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敌军连夜赶路,肉体疲惫程度比我军好不到哪儿去。”轩辕血虽然口上如此安慰着至尊王,但心底却没有丝毫把握。

  神官王国大军的将领们开始忙碌起来,带着各自的军团,离开营地,在开阔的空地上摆下阵势,蓄势以待。

  五十万神官王国的大军,其中弓箭兵为两万,工程后勤兵为三万,五万轻骑兵,十万重骑兵,剩下的三十万都为步兵。

  神官王国大军摆下的阵势也颇符兵法,未犯下致命的错误。

  阵势中央为锥形的步兵军团,中间一道分水岭,夹杂着弓箭兵;两翼则是轻骑兵与重骑兵,重骑兵靠内,轻骑兵在外。

  而战力不强的工程兵位于阵势的最后方,但他们控制的弩车及投石车威力不小,杀力惊人。

  时间如水般流逝,两军之间距离不断缩小。雨停风歇,夏雨平原的上空战云密布,战场上异常寂静,只有泰坦帝国大军前进时发出的整齐的步伐声及神官王国骑兵阵营中战马因为恐惧不安而发出的嘶叫声。

  相距约千步时,泰坦帝国的大军没有继续逼近,一名武将模样的人,骑着一匹异常神骏的黑马,独自一人策马朝五十万神官王国的大军冲去。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神勇无敌的泰坦。

  轩辕血定神一看,正是自己的不共戴天的仇人:泰坦。

  想起死去的三千沙盗兄弟,轩辕血不禁热血直冲脑门,也未和身旁的至尊王相商,便拔出背上的黑色大剑,双腿用力一踢马肚,如离弦之箭,朝泰坦所在的方向冲去。

  轩辕血心知,军中无一人可以抗衡泰坦那鬼神莫测的身手,只有自己才能勉强敌得住他。

  轩辕血却未想到,当日在撒拉沙漠与泰坦交手时,泰坦并未尽全力,而如今泰坦不但得到了战神铠甲,成为在世战神,而且与龙之学院院长无名一战后,实力再上层楼,达到了轩辕血难以企及想象的一个高度。

  泰坦见这个沙盗头子竟然敢单枪匹马的挑战自己,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冷笑。

  两匹战马高速前冲,双方擦肩而过。

  擦肩而过的瞬间,轩辕血提聚全身功力,异常犀利的刺出十三剑,但都被赤手空拳的泰坦闪过。

  轩辕血无比惊讶,这种鬼魅般的速度竟然会出现在人的身上,他终于对眼前的这一战失去信心。

  同时轩辕血发现泰坦并没有任何兵器,当日交手的那把血红色的偃月刀也不见踪影。

  心中大喜的轩辕血仿佛又看到了胜利的曙光,自信的微笑又浮现在他的脸上。

  泰坦口中发出一声清啸,竟从腾空而起,倒飞到半空中,追向还未掉头的轩辕血。

  轩辕血见势不妙,感觉泰坦的杀气已经将他锁定,情急之下也离马而去,狼狈的在泥地上打了几个滚,差之毫厘的避开了杀身之祸。

  原来泰坦在空中击出一记威力绝伦的劈空掌,掌风却无声无息,令人无法察觉。

  轩辕血所乘的战马发出一声哀鸣,倒在地上,七窍流血而死。

  轩辕血知道如果不是自己见机快,离马而去,恐怕现在躺在地上的就不是自己的坐骑,而是自己。

  泰坦冷哼一声,身形微晃,闪电般的接近轩辕血,务求一击毙敌。

  轩辕血明知不是泰坦的敌手,但一咬牙,也迎上去,似乎准备拼个鱼死网破。

  轩辕血手中的黑色的大剑,化作无数道黑色的光影,将疾冲而来的泰坦笼罩其中。

  泰坦原势不变,不理会那些虚幻的光影,一拳击出,正中黑色大剑的真身。

  泰坦这一拳所包含的玄冰真气化成至阴至寒的能量,借黑色大剑的剑身,侵袭着轩辕血的筋脉。

  轩辕血嘴角溢出少许鲜血,往后疾退,终于化去泰坦这霸绝天下的一拳。

  泰坦并未乘胜追击,反而负手而立,显然要在两军阵前慢慢的羞辱轩辕血,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最后再将这个双手沾满血腥的沙盗头子逼上绝路。

  轩辕血知道再不出绝招,恐怕无法活着回去,只有‘解体大法’才能战胜眼前这个四肢发达,头脑并不简单的泰坦王。

  ‘解体大法’是原来华夏王国不为人知的一种奇异功法,通过透支生命力及精神力来极大的提高实力,借着超强的实力杀死敌人。

  ‘解体大法’虽然威力无穷,但后遗症却很严重,如果敌手太强,屡战之下依旧不敌,透支过度则会当场惨死,即使大胜后也需要休养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并且还不一定能恢复如初。

  此刻轩辕血使用这种对敌人对自己都很残忍的功法,也很无奈,毕竟他与泰坦间的实力已经有些悬殊,虽不是天壤之别。

  轩辕血双目瞬间变成赤红色,口中喷出一道黑红色的血箭,一张脸都因为痛苦而扭曲的变形,显得相当恐怖。

  泰坦立即感觉到轩辕血的气势在不断攀升,心中虽然有些惊讶,但依旧没将轩辕血放在眼中,等待着轩辕血完成最后的实力提升。

  轩辕血发出野兽般的吼声,满面戾气,双目之中尽是杀戮之色,朝泰坦疾冲去。

  泰坦心念一动,数道闪电凭空出现,劈向疾奔的轩辕血。

  轩辕血看似疯狂,但并未失去理智,身法一变,行进方式由直线变成奇诡的曲线,避过了一道又一道闪电,反应不可谓不快。

  但泰坦的攻击魔法层出不穷,那数道闪电不过是个开始。

  原本泥泞的地面突然变成流沙,轩辕血一个不防双脚已经陷入其中。短短不过几秒,流沙已经没到轩辕血的大腿处。

  同时,一场小规模的暴风雪不期而至,将轩辕血笼罩。

  普通高手处于如此劣境,恐怕如何挣扎都无力回天。然而轩辕血通过‘解体大法’后,实力骤然提升,反应更是一等一的快。

  轩辕血双掌在空中朝不远处的地面连击,借力脱离流沙,腾到半空之中。暴风雪似乎有灵性,铺天盖地的朝空中的轩辕血卷去。

  轩辕血不慌不忙,运起护体真气,在风雪之中平稳的落下。

  见此情形,神官王国大军的士兵们士气大振,鼓掌叫好。

  再观泰坦帝国的战士们,不惊不喜不怒,一副泰然处之的模样,显然对他们的君主泰坦王有着绝对的信心。

  “无所不在的自然之神,我以泰坦的名义,请求召唤十头守护圣地的森林之狼。”泰坦吟唱起了自然魔法咒语。

  咒语过后,一道绿光闪过,轩辕血发现自己被十头银色的巨狼包围。

  嗷……

  十头银狼冲轩辕血发出低沉的狼嚎,十双深蓝色的狼眼死死盯着轩辕血,显然将他当作了要捕食的猎物。

  轩辕血见十头银狼没有立即发动攻势,便抢先出手。

  黑色的大剑卷起一阵黑色的气浪,呼啸着朝正前方的四头银狼席卷而去。

  银狼虽是召唤而来的生物,但极具灵性,知道黑色的气浪十分危险,朝两侧避去。

  银狼的速度极快,不但避开了剑气所化的黑色气浪,而且从两侧及后方朝轩辕血扑去,那森白锐利、泛着寒芒的狼牙露在嘴外,触目惊心,没有人会怀疑银狼可以轻易咬穿一件结实的盔甲。

  轩辕血左拳右剑,分别抵挡住两侧那八头银狼的攻击,却没有闪避过后背的两头银狼的扑咬,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

  陷入困境的轩辕血眼露凶光,突然一口咬破自己的中指,吸着伤口流出的鲜血,然后喷在他那把黑色的大剑上。

  一时间,黑色的大剑发出血红色的光芒,无比妖异。轩辕血将真气注入黑色的大剑内,红芒更是大盛,几乎盖过了天空中太阳发射的万丈光芒。

  这种邪门的武功,便是轩辕血不轻易使用的‘血咒’。一旦以‘血咒’的方式将自己的鲜血喷散到兵器上,兵器的杀伤力将会提高几倍,并且兵器便会与主人结为一体,以敌人的死亡或者自己的死亡为终点,不死不休。

  眼见轩辕血又使出如此邪门的武功,泰坦更加坚定了心中要将轩辕血除之而后快的想法。

  黑色的大剑闪烁着诡异的红芒,黑色的气浪,血红色的剑气,将十头银狼笼罩其中。

  十头银狼无法抵挡如此可怕诡异的攻势,发出了濒死前的哀嚎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顺利的消灭了泰坦召唤而来的十头森林之狼后,轩辕血将目光再次投到泰坦身上,却猛然发现泰坦的外观上也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刻有神秘图腾,仅露出双眼的头盔面罩,闪烁着七色光芒、流光溢彩、身体各部分连接处天衣无缝的铠甲,铠甲中心处一块紫红色的护心镜,闪烁着绚目的异芒。

  奇异的盔甲给在场所有人一种奇异的感受。

  似乎泰坦身穿的不是一件盔甲,而是一个神秘的存在,一股神秘的能量,甚至一个神秘的生命。

  在无数人的惊叹中,轩辕血终于意识到泰坦身穿的盔甲是什么宝物。

  “战神铠甲!”轩辕血慢慢的从牙缝中挤出这四个字。

  泰坦没有回话。

  但在泰坦面前突然划过一道七色彩虹般的闪电,平地也响起了一声惊雷。

  泰坦右手朝虚空一抓,一支长约两米的战矛出现在泰坦的手中。

  奇异不凡的战神铠甲已经让所有人啧啧称奇,不敢相信。但泰坦手中的盖世神兵‘毁灭之矛’却更是让人心疑这不属于人世间的神兵是否真实存在?

  巨型战矛的矛头处,闪耀著神秘的银白色光辉,通体有着七色光芒流转,仿佛以彩虹为蓝本所铸造。战矛时明时暗,竟似是一个有生命的神器,正吸取天地间的灵气及能量,如同人类呼吸,玄妙无比。

  一股霸绝天下的无敌气势从泰坦身上发出。

  在这股气势的感染下,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和天神一般的泰坦相比是多么渺小,多么卑微,而距离泰坦最近的轩辕血内心的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轩辕血心生不妥,知道如果继续让心中这种想法为意志,恐怕自己要不战而降。

  天资聪明,从小修习东方武学的轩辕血不急于发动进攻,而是抱元守一,将脑海中的杂念排出,让自己的意识不受泰坦发出的无敌气势的丝毫影响。

  泰坦终于有些重视眼前这个沙盗头子,毕竟此刻还未露败相,与泰坦心中对轩辕血的评价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也许,泰坦感觉自己一直低估了轩辕血的实力,知道眼前的这个顽强的家伙是一个难得的对手。

  泰坦心中开始默念‘瞬间转移’的空间魔法咒语。

  倏地,泰坦消失不见,出现在轩辕血的后方三米处。

  泰坦朝轩辕血后背刺出一矛。

  这一矛平实无奇,没有激起一丝风声,古怪到了极点。

  但就是这看似普通的一矛,让轩辕血大惊失色。

  惶急的轩辕血显然不知道如何招架泰坦这一矛,竟然一个‘懒驴打滚’,翻爬到五米之外。

  泰坦展开身法,鬼魅般的朝轩辕血方向掠去,‘毁灭之矛’撩击长空,点点白芒在半空中跳动,将轩辕血所在的方圆之地完全笼罩。

  见无路可逃,轩辕血只好运足全身功力,奋力还击。

  黑色大剑在空中划过,留下一道血红色的轨迹,同时产生了一道半月形的剑气,冲向右侧的数十白色的光点。

  而轩辕血也人随剑气前行,意图闪避其他白色光点的夹击。

  剑气与光点发生碰撞,没有发出巨大的爆炸声,但剑气与光点都同时消失。

  轩辕血身形一闪,终于躲过其他白色光点的围攻,心叫侥幸。

  还未等轩辕血喘上一口气,泰坦以矛当棍,对着轩辕血的天灵盖一棒劈下,隐带风雷之声,显然力道奇大。

  这一击来得太快,轩辕血避无可避,只能双手举剑,挥过头顶,期望能架住泰坦这势大力沉的一劈。

  黑色大剑虽是一把宝剑,但如何能与泰坦手中这把以玄冰真气为主,辅以六种魔法元素之力炼制而成的盖世神兵‘毁灭之矛’相抗衡。

  一声闷响,轩辕血虎口剧痛,手中的黑色大剑断为两截。

  ‘毁灭之矛’去势未歇,朝轩辕血劈去。

  但黑色大剑毕竟略为阻碍了一下‘毁灭之矛’,轩辕血身形一晃,终于躲过了泰坦这必杀的一击。

  轩辕血知道自己虽然以奇功异法激发了自己的潜力,大幅度提升了自己的实力,但依旧不是眼前的泰坦敌手。

  一种莫名的恐惧袭上心头,轩辕血终于决定逃回神官王国的大军之中,不与泰坦继续缠斗。

  轩辕血身法骤然加快,头也不回的朝神官王国大军方向掠去。

  “竟然想在战场上逃脱,真是不改沙盗头子的本色,此次如果又让你平安离去,我泰坦怎么对得起你在撒拉沙漠杀害的无数商人旅客!”泰坦冷笑道。

  泰坦手中的‘毁灭之矛’发出刺目的白光,瞬间变作六支颜色各异的标枪。

  “我就以‘暗黑’结束你的生命,让你永远留在地狱,永不超生!”泰坦说完话后,将手中那支漆黑如墨的标枪掷出。

  ‘暗黑’去势疾如流星,直追向轩辕血。

  轩辕血不得不停下脚步,准备硬封泰坦掷出的这一支黑色的标枪。

  ‘暗黑’在距离轩辕血不到十米时,突然间行进的轨迹异常诡异,难以捉摸,即非直线,也非弧线,在空中上下飘忽不定,让轩辕血头疼不已。

  ‘暗黑’突然贴着地面飞驶,最后那一刹那斜刺向轩辕血的胸膛,快如闪电。

  轩辕血身手无比矫捷,虽然在电光火石的瞬间无法闪过这支散发着死亡气息的致命的黑色标枪,但依旧眼疾手快的拿捏到标枪枪头处。

  轩辕血的双手一接触到‘暗黑’后,大惊失色,因为他发现这支标枪不但力道大的惊人,而且标枪本身还在高速的呈螺旋式的旋转着,根本无法控制住这支黑色的标枪。

  嗖!

  包含着毁灭性的能量的标枪击中了轩辕血的前胸,锋利无比的枪头透体而入,将轩辕血刺穿。

  ‘暗黑’余势未歇,竟然将轩辕血活生生的钉在地上,轩辕血的五脏六腑早已被标枪所蕴含的毁灭性能量震碎,只挂在标枪上挣扎了几下便死去,死前都未发出一声惨叫,也算是恶贯满盈而终。

  眼见这一幕,神官王国大军的几十万士兵都惊呆了,护国大将军被斩杀于阵前,士兵们只感到脑海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

  泰坦帝国方面的二十万玄铁兵团在沉默了几秒后,爆发出惊天的欢呼声,响彻云霄。

  至尊王这时才醒悟过来,明白一直与他并肩作战的轩辕血将军已经离他而去,心中无比悲痛,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悲鸣。

  “后列的工程后勤兵们,给我发射巨石,将敌人砸得粉身碎骨!”年轻的至尊王怒吼道。

  被至尊王的叫声惊醒,工程后勤兵才意识到要用投石车攻击两军中间的那位王者:泰坦。

  按常理来说,投石车准头奇差,根本不可能威胁到泰坦,神官王国大军的这一举动根本毫无意义。只有当玄铁兵团全线压上,前方密密麻麻尽是人时,投石车才可能发挥杀伤力奇大的作用。

  失去了轩辕血这条左臂右膀,年少轻狂的至尊王已经无法保持冷静,根本无法分析眼前的战势,而其他的将领见泰坦如此可怕,更是噤若寒蝉,早忘记辅佐年少的至尊王在战场上如何决策。

  五颗重量超过千斤的巨石被投石车发射到半空中,向泰坦方向落去。

  泰坦为了立威,将他的无敌形象深深的种入神官王国五十万大军的内心,决定以手中的标枪粉碎半空中的巨石,进一步瓦解神官王国大军的斗志。

  ‘疾风’、‘烈火’、‘寒冰’、‘地裂’、‘光明’五支标枪,同时被泰坦掷出,奔向空中的五颗巨石。

  ‘疾风’击中巨石后,巨石四分五裂,仿佛被数道风刃劈碎;‘烈火’击中巨石后,巨石竟开始燃烧,转瞬化为空中飘散的飞灰;‘寒冰’击中巨石后,巨石表面立即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随后炸裂,形成无比细小的冰珠,从空中落下;‘地裂’击中巨石,巨石瞬间变成飞扬的尘土,再无任何杀伤力;‘光明’则让巨石在一片亮光中完全消失,人间蒸发。

  “战神,原来泰坦帝国的君主泰坦王就是曾经在我们神官王国边境城市楚天城出现过的战神!天啊,泰坦王竟然是战神在世,我们竟然愚蠢到与不可战胜、无比强大的战神为敌!”神官王国的将领们心中发出这样的感叹。

  眼见泰坦如此神勇无敌,普通的神官王国的士兵们也想起了民间流传的战神传说,不知是谁喊了句‘战神’,五十万士兵口中都喃喃念着‘战神’二字,异常恐惧的望着蛮荒巨人一般强壮的泰坦,战意全无。

  如此稍纵即逝的战机,绝对不能放过。

  泰坦高举着右手,望前一挥。

  欧西丁和罕毕图知道决战的时机到来,指挥四万玄铁骑兵,先声夺人,从两翼朝敌军中央突破。而在玄铁骑兵的后方,则是十六万玄铁步兵,象黑色的洪水,朝神官王国大军席卷而来,要将这五十万士兵吞没。

  泰坦制定的平原会战的战略异常简单,首先以他的不世神功震撼住敌军士兵,再以无坚不摧的玄铁骑兵强行冲破敌军的防御阵线,将敌军切成几块,各自为战,最后再一玄铁步兵以坚攻坚,彻底歼灭敌军的主力军团,让这支狂妄的侵略之师永眠在夏雨平原这块土地上。

  泰坦一个飞身,骑上他那匹无比神骏的黑色战马,一马当先,冲向敌军,而泰坦的身后则是滚滚而来的杀力无穷的四万玄铁骑兵。

  人马还未到敌军之中,泰坦已经发动了他的第一波攻势。

  六支不同魔法属性的标枪,先后飞射向敌军。

  毁灭性的能量在空间激荡,仿佛六种强力攻击魔法在敌军中炸开,滔天的气浪四散,尘土激扬,在天空中甚至出现蘑菇状的烟云。

  啊……

  惨叫连连,神官王国大军的前列士兵们被能量冲击波震得东倒西歪,都受了不轻的伤。其中最前方的几十人,因为被六支标枪射个正着,加上处于能量爆炸的中心位置,已经尸骨无存,地上只余下一片模糊的血肉。

  何等恐怖的杀伤力!神官王国的士兵们被惊呆了,根本没想过要替他们的战友复仇。

  泰坦一人冲杀进茫茫的敌军之中,‘毁灭之矛’左挑右击,无一合之敌,如入无人之境。

  一名勇猛的将领终于冲向泰坦,意图阻击泰坦。但这名将领还未近泰坦的身,便被泰坦闪电一矛刺穿胸膛,挑到十余米的高空,摔到远方。

  见此一幕,士兵们纷纷避开战神下凡的泰坦王,在他们眼中,泰坦不但是战神,而且是毫无人性的杀神,甚至魔王。

  泰坦独自一人在五十万大军中冲杀了好一阵子,四万玄铁骑兵终于奔腾而来。

  玄铁骑兵这支黑色的洪流,带来的是死亡。

  无数个血红色的矛头在空间中跳动,带起一片血花,演奏着血之章;黑色的玄铁战甲无惧任何普通攻击,让玄铁骑兵们无任何后顾之忧,放手杀敌,扮演着死亡骑士的角色。

  玄铁骑兵那可怕的冲击力又一次在战场上得到证实,龙之大陆上没有那支骑兵能够与之抗衡。

  神官王国的步兵们经常被玄铁骑兵一矛挑飞到半空中,甚至一些闪避不及的重骑兵连人带马,同样被挑到半空中,让人难以置信。

  一时间,五十万大军竟然被四万玄铁骑兵杀得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军中一片鬼哭狼嚎,哀鸿遍野。

  眼见玄铁骑兵如此可怕,如魔鬼般成为所有神官王国士兵的噩梦,至尊王与身旁的几位将领都感到束手无策,犹豫着是否立即号令退兵。

  至尊王虽然心中已经萌生退意,但却非常明智的没有发布号令,反而指挥大军全力拦击四万玄铁骑兵。因为他知道,一旦号令撤退,定当形成大溃败之势,在夏雨平原上被敌军千里追杀,能够平安退回神官王国的士兵数目恐怕一成都不到。

  正因为至尊王的如此决定,五十万大军还未完全陷入被动,毕竟四万玄铁骑兵无法彻底击败如此众多的敌军。

  即使神官王国的大军如何反扑,玄铁骑兵在泰坦的直接指挥下,在一定范围内接近无敌。虽然神官王国兵力达五十万之多,但真正能与玄铁骑兵接触交战的也不过区区几万人,小范围内、短时间内他们又如何能是玄铁骑兵这支精锐之师的敌手。

  神官王国的十万重骑兵突然不再继续追击玄铁骑兵,因为更大的威胁已经到来,十六万玄铁步兵的攻势已经迫在眉睫。

  至尊王深知,如果让这泰坦帝国这十六万步兵加入混战,整个神官王国的大军有可能立即崩溃,于是立即调出十万重骑兵,辅以外围的二十万步兵迎向近在咫尺的十六万敌军。

  按照至尊王的构想,十万重骑兵绝对能够将这十六万步兵的阵势冲得七零八落,随后拥上的步兵便能将这十六万敌军彻底击溃。

  但,玄铁军团的强大又岂是至尊王所能想象,玄铁步兵的战斗力,不过略逊于玄铁骑兵,至尊王的这个判断错误,已经注定了神官王国这五十万大军下场定是无比凄惨。

  十万重骑兵抱着必胜的信心,风驰电掣般的朝玄铁步兵冲杀去。毕竟,在他们的理念中,一支看似普通的步兵怎么可能抵挡重骑兵的雷霆攻势,况且还是在平原之上。

  但重骑兵与玄铁步兵双方一接触,重骑兵终于知道自己不但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重骑兵那莫可抗御的冲击力,玄铁步兵的确无法硬挡,但他们却能在间不容发的瞬间闪过重骑兵的攻击,同时发动反击,不过反击的对象并不是重骑兵,而是战马。

  为了能让玄铁步兵有对抗重骑兵的能力,在训练时,东方剑圣独孤求败特地传授一套地躺功夫给他们,而经过长时间的修炼,玄铁步兵的地躺功夫的火候可以说是炉火纯青。

  泰坦在教导玄铁步兵如何应付重骑兵冲击的诀窍时,首先说的就是五个字,‘射人先射马’。

  身手敏捷的玄铁步兵以地躺滚爬的方式轻易闪过重骑兵的攻势,同时用手中的兵器招呼可怜的战马。

  朴刀兵用长刀砍马腿,长枪兵用长枪刺马肚子,猝不及防下,十万重骑兵纷纷落马,从骑兵变成了步兵。

  至尊王及一众神官王国的将领见发生如此匪夷所思的战况,重骑兵冲击步兵竟然会人仰马翻,各个都惊讶的合不拢嘴,心中一个念头越来越清晰,那就是大势已去。

  重骑兵的优势是强大的冲击力与防御力,但如果突然间变成了步兵,穿着厚厚的重盔甲与步兵缠斗,下场不用多说,定是惨被蹂躏,成为鱼肉。

  玄铁步兵虽然施展了地躺功夫,但阵形却丝毫未乱,大阵中含小阵,一阵套一阵,将落单的重骑兵迅速消灭。

  一些逃过一劫的重骑兵不知如何是好,再发动冲击,还不是落得和那些身首异处的兄弟们一样的下场。

  结果出现了奇怪的景象,余下的几万重骑兵围着玄铁步兵饶圈子,就是不敢发动攻势,让玄铁步兵啼笑皆非。

  姗姗来迟的神官王国二十万步兵终于和玄铁步兵战在一块,一时间刀光剑影,看不出谁胜谁负,哪方占据优势。

  但片刻之后,局势变得明朗起来。

  玄铁步兵身穿的玄铁战甲虽然与玄铁骑兵的玄铁战甲相比略有不及,但也是防御力超强的盔甲,比起笨重的重盔甲都要强上几筹,加上玄铁步兵训练有素,手中的刀剑舞得虎虎生风,将学自东方剑圣独孤求败那几招简单的招式活学活用,杀得神官王国的步兵们苦不堪言,毫无还手之力。

  这些天来,神官王国的士兵们奔波劳苦,连夜赶路更是家常便饭,加上昨晚被玄铁骑兵骚扰了一夜,未曾合眼,精神上和肉体上都无比疲惫,让他们的战斗力极大的下降,最多只能发挥平时的八成战力。

  玄铁步兵虽然也是连夜赶路,未曾休息,但这一个星期来在营地中养精蓄锐,加上受到敌方大将军被泰坦王斩杀于阵前的刺激,各个龙精虎猛,战力不降反升。

  在玄铁步兵的猛烈攻击下,神官王国的步兵伤亡惨重。全无斗志的伤兵只能朝大军所在的方向退却,却引发了更加的慌乱。

  恐惧、不安、惊疑种种情绪在神官王国的士兵们之间相互感染,开始逐渐败退。而玄铁兵团则越战越勇,以一敌众不落丝毫下风,士气高昂。

  在对泰坦帝国而言的大好战势下,玄铁骑兵施展‘凿穿’战术,突破重重封锁,与外围的玄铁步兵汇合后,竟又掉头和玄铁步兵一起朝神官王国的大军猛扑过去。

  玄铁军团化作了汹涌的黑色巨浪,吞噬一切他们前进道路上的事物。

  血光冲天,尸肉横飞,夏雨平原仿佛成了森罗地狱,神官王国的士兵们似乎成了地狱中饱受折磨的冤魂孤鬼,不断的被地狱中的黑色魔王撕成碎片,投入翻腾的血池之中。

  神官王国大军头顶上的那片天空,突然间变得不再平静。

  电闪雷鸣、狂风怒吼、风雪冰雹等等自然现象同时出现,犹如世界末日,让神官王国的士兵们更加惊慌失措,疲于奔命。

  而这一切,都是泰坦释放出的魔法造成。

  “杀尽面前的一切敌人,我们泰坦帝国不需要俘虏!”泰坦狂叫着,将对神官之殿的仇恨全数发泄在这群可怜的士兵身上。

  在泰坦王的鼓动激励下,玄铁兵团的战力再上一个台阶,疯狂的杀戮着几乎已无反抗之力的神官王国的士兵们,如狼似虎,生命在此刻已经不如草芥,鲜血将整片大地都染成鲜艳的血红色,浓重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空间。

  原本就在节节败退的神官王国的大军,在玄铁兵团的猛烈攻势下终于全线溃败。

  至尊王虽然大声训斥着从身边经过的逃兵,不断发号着反击的命令,却无济于事,在惊天的喊杀声中,那微弱的话语声犹如蚊哼,无人理睬。

  这时至尊王才发现先前围在自己身旁的一众将领也踪影全无,显然也逃命而去。

  曾经坐在最高权利位置上的这位年轻人感到无比沮丧,危急时刻竟然无一人可以依赖,甚至从身旁跑过的神官王国的逃兵们都未看这位至尊王一眼,显得异常的孤独无助。

  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至尊王的面前,这人所散发出的无形的压力让至尊王有些喘不过气来。

  至尊王抬头一看,这个魔神般强壮的巨人,正是自己妄想要吞并的泰坦帝国的君主:泰坦王。

  至尊王感觉到泰坦的那凌厉的眼神如同寒冷的冬天里的北风,所过之处如被刀割。

  泰坦身穿的战神铠甲已经变成了血红色,不知道多少神官王国的士兵的鲜血才将战神铠甲染成如此模样。

  泰坦身上散发出的强大而无形的杀气让身手不凡的至尊王也战抖不停,仿佛瞬间他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一丝反抗的勇气也不存在,连求生的yu望都消失了,彻头彻尾的被击垮了。

  “你就是雅儿养父母的儿子至尊宝?”泰坦冷声道。

  至尊王虽然从未见过梦可雅一面,但却知道梦可雅与神官之殿及自己父母之间的瓜葛,也知道梦可雅如今贵为泰坦帝国的王后。

  泰坦王应该会看在我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梦可雅的弟弟,会放我一条生路。

  想到这,至尊王鼓足勇气,答道:“没错。只要泰坦王您能放过我,我发誓今生再不进犯泰坦帝国。”

  泰坦似乎听到很好笑的事,发声大笑了良久,才道:“你还有这个机会吗?你们神官王国的军事力量尽陨于此役,并且我即将挥军北上,你的神官王国即将覆灭,甚至连神官之殿都要成为历史,你可真是天真啊!”

  至尊王汗如雨下,失去所有支持的他终于跪在了泰坦面前,泣道:“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对您也没有任何威胁,泰坦王您就给我一条活路吧。”

  “你这种人也敢争霸天下,真是不自量力,杀你真是污了我的双手。我本想放过你,可惜啊可惜!”泰坦冷笑道。

  生死攸关,至尊王连忙追问道:“可惜什么?为什么?我这么一个废物你都不放过?”

  “只可惜你的父母对待雅儿薄情寡义,小时便将她送走,为了你的前途,竟然意图刺杀她。我不能放过你,因为我发过誓,任何伤害过她的人,我都要让他们后悔,你父母不是最心疼你这个宝贝儿子,我就让他们痛失爱子,无人送终!要怪就怪你有这样的父母。”泰坦双目中露出刻骨的仇恨,狠声道。

  泰坦不等至尊王答话,便一掌击在他脑门上。

  一声闷响,至尊王脑骨碎裂,气绝身亡。

  泰坦帝国与神官王国在夏雨平原大会战中,神官王国五十万大军不敌泰坦帝国无敌雄师玄铁兵团,被玄铁骑兵千里追杀,尽歼四十万,只余不到十万兵力逃回神官王国。此役中,不但神官王国大将军轩辕血被泰坦王斩杀于阵前,而且至尊王也命丧泰坦手中,神官王国名存实亡。

  龙之大陆的历史又翻过新的篇章。

  

第九章 平原会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