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彻底决裂

  人族、沼泽族、自然族三族联军,浩浩荡荡的朝亡灵峡谷进发。

  征途上几乎百战百胜,小股亡灵军团是望之披靡,未接触便大败而溃,足见联军威势之强,一时无双。

  联军中各路军团,尤以九头蛇军团、螳螂军团及梦幻玄铁骑兵团最为突出,三大军团各有特色,不相伯仲。

  九头蛇军团组成的钢铁阵地,任亡灵大军汹涌袭来,无不被一一粉碎,固若金汤。

  螳螂军团飞空而至,雷霆扑下,以它们那异常恐怖的杀伤力对亡灵大军的核心军力以致命的打击,成为联军制胜的关键。

  梦幻玄铁骑兵团则以风一般的速度追击溃败的亡灵大军,后发而先至,绕道包抄,无坚不摧的玄铁战矛配合独角神兽的利角,败逃中的亡灵大军根本无法抗御,彻底湮没在那股黑白相间的洪流之中。

  五天后,联军已经到达兽人族的势力范围,兽王山脉的入口处。

  穿越兽王大峡谷,距离亡灵峡谷便只有区区十数天的行程。

  决战在际,又有兽族这一强大的力量加盟,泰坦也万分高兴,拉上哈沙克,准备一同前往兽人部落,拜见兽人族酋长劫杀及大长老特凡罗,共同商议征讨万恶亡灵族的决战计划。

  绵延数里的联军缓缓进入险要的兽王大峡谷。

  兽王大峡谷蜿蜒百里,两旁是高耸入云的峻峭山峰,高不可攀,地势异常险要,乃是兵家险地,极易中伏。

  出于对哈沙克及兽族的信任,泰坦也并未派出斥候查探,加之兽人族早已派出一名兽人向导引路,态度恭敬异常,更未起疑心。

  魔武国早与兽人族达成军事互助友好协议,哈沙克深知此次共同对付亡灵族正是加强双方感情的大好契机。

  虽眼下与泰坦是友非敌,但难保将来会再次兵戈相见。魔武王眼见泰坦的盟军如此强大,甚至恐怖之至,心中不免有几分惧意,如若兽人族彻底投向己方,将来的形势也许不会有想象中那般恶劣,否则亡灵战争一旦结束,自己的魔武国恐怕不归降泰坦帝国,会被这泰坦帝国强大的武力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击溃。

  如何将兽人族这枚最重的砝码压在自己这一方,哈沙克绞尽脑汁也未想出一条良策,有黔驴技穷之感。

  大军缓缓前行,速度奇慢无比。

  两侧山势陡峭,似扑面而来,让人心惊胆寒。

  士兵们都心生不祥的感觉,加快脚步,想早一点离开大峡谷。

  兽人族向导一人走在最前头,开始走得很快,待大军几乎全进入峡谷后却突然放慢了脚步,整个大军如蜗牛般的前进着。

  体型巨大的九头蛇在着蜿蜒的山路上爬行格外吃力,纷纷发出震天的怪叫声,个别脾气暴躁的九头蛇巨尾扫出,击在山壁之上,几块巨大的岩石从半山处滚落下来,砸在皮厚肉粗的九头蛇身上,痛得它们‘啊呜’直叫。

  这巨石轰然落下,发出撞击地面的巨响,似乎预示着什么,泰坦看在眼里,也暗暗心惊。

  万一兽人族在此设伏,联军恐怕损失惨重。

  想到这,泰坦来到娇妻梦可雅身旁,轻声说道:“雅儿,你让天翼带几名翼人战士飞到高空中,看看前方峡谷两侧的高山上是否有伏兵。”

  梦可雅点了点头,朝正在半空中飞翔的天翼招了招手。

  待天翼飞落地面,梦可雅在他耳边轻声叮咛了几句,天翼随后展翅飞离。

  天翼带着几名眼力锐利的翼人战士飞上高空,转眼消失在云海之中。

  泰坦当机立断,下令全军停止前进,原地整顿休息。

  那名兽人族向导不由得面色一变,询问发生了何事。

  泰坦见这名老兽人面色古怪,心中更多了几分疑心,毕竟大军休整乃是再正常不过之事,他却如此焦急,甚至有几分惶恐,似乎有些做贼心虚,暗藏鬼胎。

  哈沙克显然也明白泰坦的打算,于是走到泰坦跟前,道:“泰坦,小心谨慎是应该的,况且这兽王大峡谷地势的确太过险恶,让人心惊。”

  泰坦没有说话,心情显然有些沉重,只点了点头。

  如若还未与亡灵族的主力军团交锋,便先与兽人族大战一场,战事将如何发展,将不得而知。

  联军虽实力强大无匹,但在这峡谷内,无论是来去如风的梦幻玄铁骑兵,还是所向披靡势不可挡的九头蛇军团与螳螂军团,战斗力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一旦兽人族大军前后夹击,又从两侧的高山上推下巨石,联军将遭受从所未有的沉重打击,战事不容乐观。

  原本对迅速结束亡灵战争有着充足信心的泰坦,此刻身处在兽王大峡谷的险恶山势之中,必胜的信心终于开始动摇。

  泰坦已经将当前的形势预想得非常恶劣,但实情又远比泰坦的猜想还要严峻百倍。

  兽人大峡谷入口处十里处,有一兽人营地。

  营地正中央的巨大皮帐篷内,两位权势滔天的王者正在相互调笑着。

  一人身材曼妙,艳丽如花,妖娆动人,堪称绝代尤物。

  另人体态雄健,全身绿肤,兽毛茸茸,号称兽人王者。

  不消说,这女子是亡灵战争的发起者,死神使者,绝色妖女叮当。男子则是兽人族万人之上的酋长劫杀。

  “我的可人儿,果然如你所料,那群傻瓜已经进入兽王大峡谷,我们就只等瓮中捉鳖吧。”劫杀那毛茸茸的大手用力的揉捏着叮当那丰满的香臀,双眼通红,尽是情与欲。

  “你怎么还有力气啊,你休息一下吧,劫杀大王,今天你已经要了十八次了,小心****啊。”叮当面色泛红,显然从刚才与劫杀的交欢中得到了极大的快感。

  “我们兽人的体魄岂是人类所能比拟,而我劫杀更是兽人族的第一猛男,自然能够满足你这个小**。”劫杀将胸脯一挺,尽显猛男气概。

  就在兽人族劫杀准备再次与叮当交欢之际,帐篷外传令兵急声喊道:“大王,敌人大军突然停止前进,请大王定夺!”

  劫杀万分恼怒的从叮当那香嫩的身体上爬起,恶狠狠的骂道:“不想活了,竟敢在关键时刻骚扰本王寻欢!”

  “大王息怒,只是军情紧急,卑职再不敢犯!”门外的传令兵惶恐的应道。

  叮当神态慵懒的从床上坐起,嗔道:“大王,我们相处时日还长着,还是大事为重,将这敌人尽数歼灭再寻欢不迟。”

  见叮当意态坚决,面色逐渐恢复如冰似霜的神态,劫杀只能默然点了点,道:“那好吧,美人,就照你说的办。”

  叮当正欲重新布置兵力,又闻帐外传来一声喝叱声,似是自己的得里臂膀克玛来到。

  帐篷外的兽人族士兵显然将克玛阻在门外,克玛一怒之下竟将兽人族卫兵击伤,硬闯而入。

  见叮当几乎是身无寸缕,兽人族酋长劫杀更是赤身裸体,克玛眼中冒火,二话不说,烈火神剑化作漫天火星,吞吐不定的火浪涌起丈高,朝劫杀卷去。

  劫杀手中虽无兵器,但他仗着有斗气护身,又是钢筋铁骨,竟然不闪不避,双臂前格,硬受克玛这狂怒一剑。

  叮当眼见新欢旧爱起冲突,心中暗自偷笑,心意一动,体内的九幽能量破体而出,狂涌入二人之间,竖立起一道黑色透明的九幽之壁,将双方的凌厉攻势消解于无形。

  克玛的超卓身手已让目空一切的兽人族酋长劫杀有些心惊,但见到叮当这名看似弱不禁风的女子一出手竟然能轻易化解,心中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原以为可以凭借着自己霸绝天下神力斗气降伏亡灵族的领导者,绝代尤物叮当,将她收为私宠,吞并亡灵族的强大势力,进而一统龙之大陆。

  为了与邪恶的亡灵族结盟,劫杀不惜撕毁与魔武国签定的军事互助和平条约,在族中遭到一片非议。大长老特凡罗极力反对,劫杀一怒之下将其杀害。

  高压之下,兽人族虽暂时没有异议,但劫杀知道,如若战败,不但自己将丢掉兽人族酋长高位,甚至性命不保。

  劫杀深知亡灵族大军的强大到可以席卷整个大陆,给百族都带来沉重的灾难,但自以为是的他还是以为可以借降伏叮当来完成兽人族的宏图伟业,一统大陆。

  为了与邪恶的亡灵族结盟,劫杀不惜撕毁与魔武国签定的军事互助和平条约,在族中遭到一片非议。大长老特凡罗极力反对,劫杀一怒之下将其杀害。

  高压之下,兽人族虽暂时没有异议,但劫杀知道,如若战败,不但自己将丢掉兽人族酋长高位,甚至性命不保。

  劫杀深知亡灵族大军的强大到可以席卷整个大陆,给百族都带来沉重的灾难,但自以为是的他还是以为可以借降伏叮当来完成兽人族的宏图伟业,一统大陆。

  叮当心思慎密,见劫杀陷入深思,知他起了戒心,于是也顾不上克玛就在一旁,主动*,倒在劫杀怀里,柔声道:“劫杀,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吗?我一个女子,要那么多军队干嘛,又要什么霸业,我只想做史上最伟大的兽人族大王背后的女人,默默支持他直到永远。”

  香玉满怀,劫杀大为受用,道:“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日后我劫杀定不会辜负你的,叮当,必成为龙之大陆唯一的王者。什么魔武王,泰坦王,都将彻底被我踩在脚下!”

  克玛眼见叮当公然与劫杀勾搭在一块,面色无比尴尬,怒道:“叮当,我如此忠心于你,你却如此待我,天理何在!”

  叮当虽然相当看重克玛,但此刻他比起劫杀及他身后的兽人族大军已是无足轻重,只有联合兽人族的强悍军队,才可能一举击溃来犯的三族联军,让那个娇艳可人的梦可雅彻底从世上消失。

  想到这,叮当面色一冷,毫无表情的对克玛道:“你不过是条忠心于我的狗,竟也管起主人的闲事,还不快滚!”

  克玛做梦也没想到叮当如此翻脸无情,往昔的无数甜蜜无数缠mian,枕畔私语,万种柔情,尽全是假的。

  回忆存在于脑海之中,现实却如此的残酷,让克玛疑是幻境,猛力一咬嘴唇,鲜血直流,剧痛刺激下,方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冰冷无情的事实。

  最爱的女人躺在一个认识不足十天的丑陋兽人怀中,表情还很享受,很陶醉,我曾为了你放弃了一切,甚至童年最真挚的那段感情,背叛了亲胜兄弟的泰坦,甚至伤害了他,如此却得到这样的下场。

  克玛双目充血,发出野兽般的吼叫声,表情无比痛苦,过了好半晌终于从牙缝中挤出一番话:“叮当,你跟我走吧,我不介意刚才你的所作所为,求你了,走吧,否则我会疯的,我不能没有你,不能没有你,真的……”

  叮当面上浮现出让克玛心寒的冷笑,仿佛在笑他的愚昧与无知。

  “克玛,你以为你是谁?当初看你伺候得我还舒服,才留下你。养只狗都会有点感情,但狗如果妄想与主人平起平坐,那结果只有一个,就是死!”叮当冷声道。

  克玛只觉得心中一阵绞痛,低声喃喃道:“我竟然还比不上一只狗,哈哈,我比不上一只狗……”

  “你看看你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比狗都不如,杀你我都怕把我的手弄脏,暂且饶你一条狗命!”叮当说完话后,瞧都不再瞧克玛一眼。

  克玛彻底的失望了,看着眼前这个娇艳如花的女子,却与毒蝎无异。

  伤心绝望,虽然知道无路可走,但克玛终于一扫颓废表情,目露精芒,抬头挺胸,大步毅然离帐而去。

  “你的这名手下还挺有性格,但他如此离去,会不会泄露我兽人族与你亡灵族组成联军的军情,让敌人有所防范,那就对大战有相当影响,我看,不如……”

  劫杀做了一个‘砍斩’的手势,叮当心中也是一惊。

  犹豫了好半会,昔日与克玛的缠mian温馨突然涌现心头,叮当最后却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你让你们兽人族的狼骑兵团去追杀克玛,不过要小心,他一身武技,普通士兵远非他的敌手。”

  劫杀见叮当同意,立即传令,派出一千狼骑兵,追杀克玛,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克玛终于与叮当决裂,但陷入迷惘的他是否会投入到泰坦的阵营,还尚未得知。

  而此刻,始终将克玛视为好兄弟的泰坦,却即将遭遇到人生最险恶的一场大战,此战的结果,将改变整个龙之大陆历史车轮的轨迹。

  

第二十一章 彻底决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