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口水骑士

    兽王峡谷的五大种族的空前规模的大会战,震惊整个龙之大陆的各个势力,会战结果更是让包括神魔二族的领袖修罗斯与撒拉旦为之震撼。

  他们二人虽争斗不休几千年,却同时生出一种感觉:一个绝世的霸者正在飞快的崛起,如果不及早扼杀他,日后恐怕会成为君临人、神、魔三族的至高无上的盖世枭雄。

  兽王峡谷大会战的结果传遍了整个大陆,泰坦王的名字各大种族无人不晓,声望如日中天,无人可及。

  加上魔武国的大帝哈沙克也臣服于泰坦王,泰坦帝国兵不刃血的占据了魔武国那幅员辽阔的土地,周边一些势力纷纷归顺,整个大陆只余下天堂之城与天一帝两大势力仍在观望之中。

  泰坦并未立即朝天一帝国及天堂之城发动猛攻,毕竟兽王峡谷一役后,己方伤亡也比较惨重,加上各大种族的军团要重新编制,忙得不可开交。

  加上有几条重要的军情传来,泰坦不得不慎重对之,开始考虑如何应付目前他为众矢之的的错综复杂的局面。

  除了神魔二族的动向让泰坦颇为担心外,突然崛起的地下城势力及海魔军团更让泰坦觉得意外。

  这极大势力在亡灵战争中未出一分力,显然是打着‘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念头。只可惜让他们意外的是泰坦不但漂亮的击溃了亡灵族与兽人族的联军,而且成功的收复了这两大势力,令其大跌眼镜,一时进退两难,原先的战略部署自然全都作废,只能再次陷入苦苦的等待之中。

  极欲称霸龙之大陆,早作好完全准备的龙族也不得不将离开龙界的日子无限期推迟,七彩圣龙瓦格达深知此刻的泰坦王的声望及强大武力都一时无双,自己率领龙族贸然与其开战,虽然不一定必败,但却必然元气大伤,其他各大势力自有机可趁,所以也只能继续观望,看哪一方的势力率先挑起与泰坦帝国的战争,谋定而后动。

  山雨欲来风满楼,整个龙之大陆再次陷入暴风雨即将袭来的前的片刻宁静。

  平凡的人们以为苦难已经过去,在泰坦王的保护下,战争遥不可及,可以安居乐业,事实证明历史的车轮没有让他们从废墟中爬起,重建家园,反而将他们推入了人类历史上最恐怖灰暗的混沌时代。

  后世史记如此描叙:那一段岁月是历史上最黑暗恐怖的岁月,如若时光能够倒流,很多人也许会选择在那场战争爆发之前自杀。

  城堡坍塌,良田荒芜,天空永远是战云密布,身边的人逐一倒下。

  也许第二****醒来,你会发现你一个人站立在辽阔的天空之下,身边只有无数的尸体,恭喜你,你便是唯一的幸存者。

  但等待你的命运依旧是:死亡。

  死去的人,已经被命运征服,活着的人,却还是没有希望,曙光似永远不会出现。

  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段艰辛岁月,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就在泰坦以为天下已定,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发动战争,一个讯息从神官附庸国传来,发信息的人正是泰坦委以重任的迈里军团长。

  听名于迈里一人的装甲机器人军团的战斗力,远远超过普通军团,泰坦很放心派他们防守海岸线,不给诸神之殿的神族大军有任何可趁之机。

  迈里的传讯虽不是战报,但军事嗅觉敏锐的泰坦已经能够嗅到这其中的危险讯息。

  根据迈里的情报,神官附庸国的城市神官之城的一些官要,被一些身份来历不明的高手逐一刺杀身亡,整个神官之城陷入空前的混乱之中,人人自危,一些富商及官员都准备携眷外逃。

  很明显,这是战争爆发的前兆。引发内乱,神族大军才可顺势入侵龙之大陆,还可美其名曰‘拯救苦难大众’。

  泰坦虽知事态严重,但还是不打算亲往神官附庸国,只委派了布尔前去调查,毕竟那一万名装甲机器人的恐怖威力至今回想起来也心有余悸。

  一旦装甲机器人叛乱,恐怕只有比蒙巨兽、九头蛇、螳螂刀客及骨龙四大军团齐齐出动,才可镇压下去。

  这样的强大武力的存在,绝对让神族大军不敢轻举妄动。

  但泰坦没有想到,神族战士都目空一切,从来没将任何对手放在眼里。在他们眼中,防守海岸线的装甲机器人军团不堪一击,修筑的阵地防线更是一个荒诞的笑话。

  战争,有时爆发的很突然,不需要周密的调查和理性的思考。

  诸神之殿议事大殿内,神主修罗斯将众战将及十大长老齐齐召来,商议如何应付当前龙之大陆的局势。

  “尊敬的神主,我卡里斯愿意率神族大军,先拿下神官城,以其为据点,继续扩张,吞并泰坦帝国。”一名紫色长发的年轻战将信心满满的道。

  “神主,即使出兵,也是我们神族公认的第一战将西达法出征率军,卡里斯年少气盛,不适宜任命为三军主帅。”见卡里斯神态有些嚣张,白长老一盆冷水泼下。

  “白长老,你这是什么话,卡里斯的实力丝毫不弱于西达法。西达法几次受神主所托,却未完成一件任务,令哦神族丢尽颜面,怎可称为神族第一战将?我绝对支持卡里斯,少年出英雄!我们神族就是被你们这些老态龙钟的长老折腾的死气沉沉,需要新鲜血液给我们神族带来新的机遇和生机。”

  一名身披银色重盔的神族将军道。

  “飞一将军,此言差矣。西达法虽然功亏一篑,但这失败中包含着必然因素。冰山血城一役,魔族第一战将蓝牙早已离去,他却坚持到最后,甚至冒着被血龙王及神龙王击杀的莫大风险,此等大智大勇,神族战将中谁人能可比?”白长老不紧不慢的说道。

  其余众战将闻话后纷纷点头,要知道,血龙王与神龙王的实力整个神族只有神主修罗斯可以与之抗衡,其余众战将的修为相差太远,与之为敌徒增伤亡。

  “卡里斯、飞一,你们二人认为攻陷神官城需要多少兵力?”神族修罗斯冷冷说道,神情不威自怒。

  卡里斯不敢直视神主,低头答道:“神主,末将有足够的信心,只需两万神族战士便可攻陷神官城。”

  “神主,神官城沿海一线,有近万奇形怪状的钢铁战士驻扎,明显是针对我们神族大军,未了解此军团的实力之前,不宜贸然进攻。”

  一直沉默的西达法终于开口说道。

  “败军之将,自然胆小如鼠,怎敢言勇?”卡里斯讥笑道。

  “你……”西达法终于勃然大怒,欲怒斥反驳,却被白长老的一句话意外打断。

  “西达法,你何必与见识浅陋之人计较,由他去。”白长老淡淡的道。

  神主修罗斯微一沉吟,脸色阴晴不定,终于道:“卡里斯战将为主帅,飞一将军为副将,各率一万神族战士,十日后出征,目标神官城。”

  卡里斯与飞一大喜,跪拜叩谢,以为胜利就在眼前,赫赫战功唾手可得。

  西达法面有沮丧之色,白长老却一副高深莫测之态。

  神官城,正门。

  一骑东来,沙尘滚滚,转眼来人已至城门处。

  四名卫兵定神一看,只见一头高大的白马之上,坐着一位全身披着亮银甲的骑士,英姿飒爽,威风凛凛。

  白马竟无一丝杂色,银白如雪,神骏之极,更奇怪的是马头上竟生有一角,晶莹如玉,光华灿烂。

  如此神骏的战马,闻所未闻,简直难以想象。

  马上的骑士高傲之极,冷声道:“迈里城主呢,我要见他,我乃泰坦王亲派的御使布尔!”

  “布尔!”四名卫兵异口同声的惊叫道。

  布尔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名气有这么大,神官城的几个门卫都知晓自己的大名,顿时掩嘴偷偷的‘嘿嘿’干笑了几声,道:“我知道我的名字对你们来说定是如雷贯耳,但不用害怕,我其实非常关爱士兵,平易近人。”

  “布尔元帅,传闻中你以妓女的叫床声骚扰数十万敌军夜夜不眠,是否真有其事?”一名卫兵鼓足勇气问道。

  “那是当然,我选的那几名妓女,专业素质之高,可以说是达到了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普通人,哦,不,只要是男人,只要听到她们的叫床声,无不想入非非,夜不能寐!”

  布尔没想到自己最为得意的辉煌战绩这些卫兵都知道,顿时眉飞色舞,神采飞扬,准备狂吹一气。

  不料后来几名卫兵的话差点没将他气得七窍出血而亡。

  “看来传闻是真的,布尔元帅你是史上最卑鄙无耻的指挥官,你的战术甚至侮辱了军事指挥这门高深的学科,很多将官都说,后世的将官如果都以你为榜样,恐怕战争会成为一场双方将士比卑鄙比龌龊比恶心的较量!”

  “布尔元帅,据说你在特伦要塞白天和敌人作战,晚上则笙歌享乐,和那些你美丽动人的****妓女继续作战,真是辛苦啊。我们这些小卫兵就永远享受不到这种乐趣啊!”

  “更有传闻指出,您所到之出,只要是妙龄少女都难逃你的魔爪,很多年轻女子,听闻你布尔的大名便落荒而逃,举家搬迁,您杀伤力之大,简直超出我们这等小卫兵的想象啊,这需要何等的本事啊!”

  “小道消息说你有一晚遍寻不到美丽少女,后来实在逼得没办法了,将一个中年壮妇也……”

  布尔终于按捺不住,说他好色猎艳与窈窕女子有染还可以忍受,但与什么中年壮妇也勾搭,简直太辱没他的品位。

  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们简直是信口开河,没有真凭实据就到处胡说,道听途说怎可信?我布尔岂会与那些丑陋女子有染,与我有暧mei关系的都是绝色美女,知道不?再让我听到你们的狗嘴中吐出‘中年壮妇’之类的字眼,小心你们的脑袋!”

  布尔咆哮道,一脸被气得由白转青,又由青转紫。

  四名卫兵自是叩拜在地,声称再不敢冒犯元帅大人的虎威,布尔这才扬长入城。

  进入神官城,街头的美艳女子竟比中原城要多上近一倍,只看得布尔眼花缭乱,忘乎一切。

  如此神骏的独角神兽,无人见过,所以当布尔朝那些美丽女子大送秋波,也未引起她们的愤怒,都将目光集中在独角神兽上,还弄得布尔有些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的英俊面容与伟岸身材又吸引了无数少女的眼球。

  布尔心中得意,一想星云莹不在身旁,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终于忍不住要,准备偷香窃玉。

  “这位小姐,我乃泰坦帝国的圣骑士,初来乍到,可有兴趣领我一游神官城?”

  布尔谈吐得体,配上熠熠生辉的银色战甲,风度翩翩,竟让那位美女少女有几分动心。

  看着眼前的神骏异常的白马,马上的这位长相颇为英俊的骑士,心中的梦想竟可实现。

  少女正欲含羞点头,答应‘白马王子’的请求,却突然发现:马背上的骑士口水从嘴角流出,泛滥成灾,一双小眼眯成一条缝,色色的盯着自己高耸的胸部,一副猥琐的形象,与先前那副凛然正气的模样天差地远。

  原本面有春意的少女立时一脸煞气,柳叶眉倒竖,凤眼一瞪,丢下两个‘流氓’,转身便走,留下本以为可携美游城,目瞪口呆的布尔。

  “难道我不够英俊,不可能?难道我的形象不够引人注目?更不可能。即使没有独角神兽配合我那无与匹敌的完美身躯,也能够吸引所有少女的芳心啊。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布尔心中无限纳闷,未想到煮熟的鸭子也能飞走?

  “看来,我只有使出我的绝招,夺魂勾魄的必杀眼神,让这些美女们就范!”

  布尔想到自己的眼神犀利无比,可以直透少女心扉,定能将她们手到擒来。

  开始寻找目标,终于,迎面走来一位体态略为丰满,长相妖艳的少女,那一头黑色瀑布的长发,将布尔的心撩得心猿意马。

  布尔定了定神,面上肌肉一阵抽搐,终于挤出一个自己都颇为满意的笑脸,朝那名少女望去。

  那名少女显然也注意到面前着神骏白马及马背上的银甲骑士,朝布尔投来了惊异的目光。

  眼神瞬间将两颗孤独的心紧紧联系在一起,无分彼此。

  布尔心中大喜,知道成功在望,但他还是吸取先前的教训,继续将眼神中的幽怨黯淡之色加浓,希望利益少女的母性,引起少女的怜悯,由怜生爱。

  “他的眼神为何如此幽怨?光华灿烂的外表之下,难道掩盖了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少女百思不得其解,正准备问话,却突然发现布尔面上有一物。

  见少女迟迟没有动静,布尔再次按捺不住,问道:“小姐,请问一个落魄的断魂人该走向何处,落在何方?”

  布尔自以为凭着自己面上那忧郁的气质,再搭配上这句茫然之语,定能引起少女的强烈好奇,与自己进一步交谈,不料……

  “你好恶心,身为一个骑士竟然早上不洗脸,眼角旁好大一颗眼屎,还在这里装什么酷,真是一个邋遢的家伙。”

  少女头也不会的与布尔擦肩而过,眼神要多鄙夷就有多鄙夷。

  布尔大惊,慌忙从怀中拿出一片丝巾,想洗脸,去发现没有水,竟‘呸’吐了一口口水到丝巾上,开始抹脸。

  这一恶心情景被街上的少女们瞧得一清二楚,顿时,无数的臭鸡蛋、烂水果铺天盖地的朝布尔袭来,转眼将他打得脏乱不堪,再无丝威风。

  布尔见丑态已经暴露无疑,只好狼狈逃窜,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整个神官城的上空回荡着少女们的共同心声。

  “天下竟有如此恶心的骑士,真是让人作呕!”

  泰坦帝国的卑鄙元帅布尔自此之后又多了一个外号:肮脏的口水骑士!

  

第二十八章 口水骑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