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身世之迷

    不知道走了多久,泰坦终于穿过了诸神之殿那条悠长的光亮通道,转过一道弯,又下了百余石阶,一道闪烁着白芒的精钢所铸之门横在了前方。

  泰坦一看这道门,宽十余丈,高三丈,比城堡的城门还大上少许。门上雕刻着神族流传的一些神秘图腾,其中不乏夹杂着一些赤身裸体的********的*,更添门后世界的诡异。

  大门紧闭,白光时明时暗,宛如一个在呼吸的生命体。

  “泰坦王陛下,自从神主苏醒后,这道门便被我们的神主亲自施加了封印,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不欺骗于你,所以我尽力满足你的一切要求,甚至是不合理的好奇心,带你来到禁地。只是我的修为不够,无法打开这道门让你目睹你的出生地,还请见谅。”

  白长老面色肃穆,恭敬的说道,但嘴角却隐约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泰坦没有说话,观察了眼前这道门许久,终于问道:“门后是什么?”

  “这个嘛,我……”白长老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支吾了半天,就是说不出个理所然来。

  “你打不开这个封印,那就让我来试试!”泰坦沉声道。

  “泰坦王,不可啊!”白长老惶恐万分的道。

  白长老心急如焚,感觉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想呼唤神族卫兵前来阻止泰坦的荒唐行动,却知道一旦发出求救信号,经过一番大战,泰坦恐怕无法安然与神主坐在一张桌上和谈,甚至神主都会怪罪于自己。

  想到这,白长老已是一头冷汗。

  泰坦开始感觉空中的光系魔法元素的波动,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破开封印,门开!

  受泰坦强大的意念力的驱使,光系魔法元素开始聚集,在泰坦面前形成一片光雾,片刻之后更是汇聚成一道高达数丈的光之浪,起伏不定,汹涌澎湃,朝神秘的钢门急冲而去。

  一旁的白长老见泰坦如此熟练的使用光系魔法元素,自是惊得目瞪口呆,口中喃喃低语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一浪高过一浪,不断冲袭着白光闪烁的神秘之门。

  每一道浪过后,神秘之门上的白光却更见耀眼刺目,仿佛泰坦控制的光系魔法元素增强了它们的能量,使其光芒大盛。

  泰坦未料到神主修罗斯的封印竟可以吸收外来的光系能量,心中也些吃惊,没有继续使用意念力控制面前的光浪,眨眼工夫,光浪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恢复平静。

  见泰坦坦然面对无法解开封印这个失败,白长老高兴起来,道:“泰坦王,你还是随我回去,我为您安排好了房间,你一路奔波劳累,还是先去休息吧。”

  泰坦没有理会白长老,望了望在空中盘旋的魔兽之王小蛮,朝它挥了挥手。

  小蛮见主人泰坦召唤,飞速降落,转瞬落地,立于泰坦面前。

  在小蛮那庞大的身体面前,一直养尊处优的白长老不由得瑟瑟发抖,暗叹这头似龙的魔兽为何流露出的气息如此可怕,让人心惊胆寒。

  泰坦没有言语,指了指那道闪烁着白光的钢门,示意小蛮将其击毁。

  小蛮见有任务,欢快的吼了几声,随后缓缓走到钢门前,用前足用力的击向这到神秘之门。

  巨大的冲击力让整个地面都有些摇晃,但那道门在发出一道更为眩目的白光过后,恢复宁静,纹丝不动。

  小蛮不甘心,一次又一次的用爪,用头,用角,撞击着被白光笼罩的钢门,却依旧无功而返。

  泰坦终于挥了挥手,道:“好了,小蛮,你继续在空中监视诸神之殿的动静,如有大批敌军出现,便以怒吼报警!”

  小蛮点了点它那巨大的头颅,展翅飞上高空。

  白长老见小蛮终于离去,这才松了口气,正欲劝说泰坦离去,却只见泰坦右手朝虚空一抓,一支巨型闪电状的战矛赫然出现在他手中。

  巨矛矛身各色光流闪烁流溢,璀璨光华,极为夺目,尤其是矛尖闪烁着慑人心魄的丝丝气态的白芒,望之心惊。

  猛然间,泰坦手中的巨矛一分为六,六支颜色各异的标枪散射着眩目的光芒,令白长老大吃一惊,终于明白泰坦手中的巨矛比起传说中的神器也毫不逊色。

  六支标枪脱手而飞,如六道瑰丽色彩的闪电齐齐击向那道白光闪耀的钢门。

  劲气飞扬,光芒四射,炸雷之音宏大无比,甚至整个诸神之殿都微微晃动了一下,可见泰坦这六支标枪的威力何等恐怖。

  白长老反应也是快到了极点,‘嗖’的一声,就匍匐倒地,双手抱头,显然对保命的动作颇有心得,完成起来非常连贯,一气呵成。

  六支标枪完全由泰坦体内的玄冰真气所化,枪上附带的六系魔法元素的恐怖威力,与封印交击之后瞬间消失不见,而那一道神秘之门也轰然倒塌,露出一个黑黝的洞口。

  阵阵腐臭的阴风从洞中刮出,让人闻之作呕,白长老显然早有准备,掏出两个白色的药丸,塞进鼻孔,这才从地上爬起。

  泰坦有些纳闷,难道真如白长老所说,自己是在这个黝黑通道下的地牢内出生的?

  见泰坦大步走下石阶,白长老连忙拦住,道:“泰坦王,您还是等神主回来时再来此地吧,我年纪大了,怕神主万一怪罪下来,我这把老骨头就一根不剩了。”

  “你的死活与我无关!”泰坦一把将白长老推开,步入通道。

  见泰坦一意孤行,白长老也只好紧跟其后。

  走着走着,泰坦隐约听到通道前方传来微弱的呻吟声,那是人在极度痛苦时发出的呻吟,也是濒死前发出的呼声,对人世的最后留恋。

  泰坦加快了脚步,转了一个三个弯,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巨大的地牢出现在自己面前。

  地牢中间是一个水池,池中的水是墨绿色,散发着刺鼻的腥味,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在水面上游着。水池四周,是近二十个铁笼。那一根根的手腕粗细的铁柱上闪烁着夺目的白芒,显然也被施加了封印或者禁止,防止铁笼内的人逃跑。

  每个铁笼内,都是一男一女,他们衣衫褴褛,甚至是衣不遮体,双目无神,如行尸走肉,毫无生气。

  铁笼中的人们终于发现了泰坦与白长老这两位不速之客,却未露出任何欣喜的神色,眼神中却显露出刻骨的仇恨,而且大多人都将目光集中在白长老身上,显然对他恨之入骨。

  “这,这里便是我的出生地?”泰坦满面惑色的问道。

  “没错,泰坦王,你听我解释。”白长老点了点头,答道。

  “好,你说!我洗耳恭听!”泰坦沉声道。

  “神魔二族,其实都是创世之神的后裔。我们的神主修罗斯与恶魔岛的魔王撒拉旦则是创世之神的两位儿子,分别继承了光明与暗黑的力量。但无数年前的一场大变,这两兄弟反目,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可能与《魔神秘录》有点关系。”白长老说道。

  “《魔神秘录》似乎是记载了一些创世之神的武学魔法及对世界的预言及看法,是吗?”泰坦忍不住问道。

  “没错,但神主修罗斯与魔王撒拉旦发现他们二人无论怎么刻苦修炼也无法全部习得秘录上的全部武学及魔法,加上最后两残页一直被创世之神保管,他们二人便误以为关键便在这两残页之上。这数千年来,神魔二族谁也奈何不得谁,无论是神主与魔王的修为,还是两族的军力,都是不相伯仲,虽心中有滔天恨意也只能坐看对方存活于世。为了彻底将魔族从这个世界上抹去,将撒拉旦魔王挫败,神主修罗斯曾经说过只有身具神魔血统的之人才可能灭掉神族或者魔族,于是神主在多年前制订了一个计划,而这个计划在他沉睡之后由我们长老会负责实施,具体的情况又是我最清楚。”

  白长老将一些前因娓娓道来,却让泰坦越听越糊涂。

  “我与你们的计划有何关系?”泰坦问道。

  “那我告诉你吧,你,泰坦,是我们制造出来的!”白长老语不惊人死不休,让泰坦面色大变。

  “你说什么?我是你们神族制造出来的?不可能,我虽是孤儿,但绝对有父有母,只是他们不知是何原因将我遗弃。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我还能与我的父母重逢!”泰坦一直都有与他亲生父母相遇相认的美好憧憬,根本不相信白长老所说的荒诞谬论。

  “泰坦,你看看关在铁笼中的一男一女有何特别?”白长老不答反问道。

  泰坦定神朝正前方铁笼中的一男一女看去,终于发现男子嘴边似乎有獠牙伸出,女子则额头上隐有一光芒星状印记。

  “男子是魔族,女子则是你们神族!你们将他们关在一起,难道是为了……”泰坦隐约猜到了神族所谓的这个计划,语声哽咽,再也说不下去。

  “实话告诉你,泰坦,每年魔族都会有几十名魔族人失踪,全是被我们的神族最精英的突击队所擒,关到你眼前这个地牢,而每年我们神族都会有一些犯事的子民,他们同样也会被关押入地牢。这些人,便是我们计划的基础。”

  白长老似乎在讲叙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面色古井不波。

  “你们竟然强迫他们交欢,就生下具有神魔血统的子女?”泰坦满面怒容,咆哮道。

  “你说得没错。但你却是最幸运的一个。数千年来,我们的试验从未成功过,只有你,是唯一的存活于世的身具神魔二族血统之人。泰坦王,你要知道,你有多么幸运,而你的出生,却是我们神族数千年来不懈努力的结果。我说你是由我们神族制造出来的,并非没有任何根据!”白长老面上带着古怪的笑意。

  泰坦深吸一口气,虽不愿意相信白长老所说之言,但眼前的事实却由不得他不信。

  “你们这种做法根本是有违天和,必定遭受惩罚的!”泰坦沉声道。

  “没有我们神族这种有违天和的做法,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泰坦,又怎么会有你的泰坦帝国?”白长老反问道,显然对泰坦的指责不屑一顾。

  “我……我的父母……父母是谁?他们……还健在吗?”泰坦低声问道,神色黯然。

  “如果你的父母还在我们手中,神主有必要亲自出马将你爱妻的母亲柔碧雪女王请来吗?”白长老答道。

  “他们已经过世呢?”泰坦接着问道。

  “你不明白的。黑暗与光明两种属性根本无法融合,正如神魔二族之人交欢有极大的危险一般无儿。交欢后没有立毙当场已是百中无一,怀上孩子则是千中无一,平安生下孩子的更是万中无一。而你,是这数前年来神族试验的唯一成功的结晶。本来我们神族的确想除去你,但知悉你自学成光系魔法后便改变了主意,知道你便是当年那个婴儿。”白长老解释道。

  “这么说,我的父母早已经死去二十年?”泰坦语声哽咽的问道。

  “没错,你出世的那一天,你的母亲便因失血过多而亡。你的父亲,见你母亲香消玉殒后,也自杀身亡。”白长老摇了摇头,道。

  泰坦看看周围的环境,想到自己的父母就是在这里相识,相知,相爱,心中无比悲痛,自己竟是神族这个灭绝人性的计划衍生出的生命!

  泰坦没有呼天抢地,但心中的悲切却化作了两滴血泪,划过他那坚毅的面庞。

  “我的父母叫什么名字,他们的尸骨在何地?”泰坦沉声问道。

  “你的父亲是神族一名犯事的战将,名叫西路斯。母亲则是魔族的一位女战将,名叫露芙。至于他们的尸骨,这……”白长老支支吾吾,显然没想好如何交代。

  “我父母的尸骨如何呢?”泰坦心中生出不祥的预感,怒吼道。

  “就在你面前的这个……这个化骨池中!”白长老战战兢兢的答道。

  “什么!你们……”泰坦怒发冲冠,可怕的气势自发的散射开去,整座地牢都开始了轻微的震动。

  “泰坦王,别生气,这……这不关我的事,都是负责这里清洁的卫兵的所作所为。”白长老见泰坦满面杀气,惶恐万分的道。

  “我是如何离开这里,你说!”泰坦声色俱厉的问道。

  “是被与你父亲有生死之交的一名战将冒死救出,后来他虽被我们神族派出的杀手击毙,但你已经不知去向。他与大陆的地下城主的得力手下黑暗使者有点关系,也许,你还能从那名黑暗使者口中得到些什么!”白长老为了保命,将他所知的全数说出。

  “哈哈……”

  整个地牢只余下泰坦疯狂的笑声和白长老的尖叫声。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竟是一个卑鄙计划的产物!”

  ……

  ——————

  肥鸭的新书广告:《九鼎问天录》!

  天地之初,混沌未开,九股异力化九鼎,天地始分;

  天下九鼎而分,且皆藏洪荒上古之秘,无人不探往求索!

  乾坤无极,神州浩瀚,日月同辉,妖魔共舞;

  千年前,血魔横空而生,茅山派与天师教俱被其所灭,金顶圣僧独木难擎天。

  昊天一出天下惊,灭顶之劫终消!

  千年后,天佛坐化,血狼传功,风起云涌,乱世又至。

  何为道?何为佛?何为妖?何为魔?

  妖魔本无相,仙佛由心生;

  正邪善恶一线隔,无妖,无魔,无仙道!

  失忆哑仆,身蕴血魔妖力,背纹九鼎秘图,踏上了一条鼎天之路!

  网址: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35238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第四十一章 身世之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