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梦三国

残梦三国

闲茗 著

历史
类型
2002.09.17
上架
5985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雨夜

    渐下的夕阳象个伤口,将大地染成一片血红。几株焦黑的树绝望地伸着光秃秃的残枝,上面挤满密密麻麻的乌鸦。没有一丝的风,空气中弥漫着焦味和腐烂的尸臭路边横七竖八的丢着许多尸体,残肢断臂诉说着几天前的残酷杀戮。

  ……

  一匹马拖着长长的影子,在肃杀黄昏中不疾不缓地驰来。

  他端坐在鞍上,左手拉着缰绳,右手倒提着一柄双头三棱钢枪。长发随意地束在脑后,古铜色的脸略显削瘦,浓眉下眼眶深陷,一双眼微微脒着,英挺的鼻子配上稍往下弯的嘴角,似乎带着永远的冷笑。铁片穿成的胸甲将他稍嫌单薄的身躯紧紧裹住,在夕照下显得那么的落寞。

  他熟视无睹的目光扫过一具具的尸体,当一具头扎着黄巾的尸首掠过眼帘时,他的眼猛然精光暴闪,一群栖息的乌鸦被他不自觉迸发的杀气所惊,呱噪着四散飞走。空气越来越闷,厚厚的乌云低得象压在头顶,最后的一丝夕照隐下地平线。跨下的战马焦噪不安地喷着气,他用力一夹马腹,黑马嘶叫一声,撒开四蹄疾奔而去。

  ……

  一滴水落在他的手上,又一滴落在他的脸,下雨了。

  这时他看见了一片红光,那是焚烧的烈火,又是一个遭劫的村庄。

  缓缓取下鞍旁的铁盔戴上,他眼中的怒意越燃越亮,战马在稀疏的雨滴中狂奔。一声长长的低吼发自他的喉底,似一道滚雷般涌向前方,手中钢枪已化作一道闪电,尖锐的啸声划破虚空,所有的贼兵愕然望来时,三名贼兵已溅血跌下马来,两名贼兵被枪尖划破喉咙,一名胸口中枪,厚厚的铁甲在他急旋的枪尖下如同一片薄帛,丝毫没有阻挡的作用。慌乱的贼兵终于看清他只是孤身一人,嚎叫着蚂蚁般涌了上来。他的嘴角逸出一丝冷笑,手中钢枪毒蛇般掼入一骑胸口,就势一挑,贼尸飞起倒撞在背后一人身上。“砰”的一声,那人被蓄满真气的尸体一撞,胸骨尽碎高高抛起,口中喷出的鲜血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他加速前冲,双头的钢枪在这样的环境里发挥出极可怕的威力,无论横扫直刺还是回枪倒挑,总有人溅血倒地,手下绝无一合之将,转眼间他已深深杀进敌阵里。

  马蹄声、喊杀声、惨叫声、熊熊烈火的哔啪声充斥耳鼓;火焰的光影饿狼一样的眼光、暗红的血液,黄色的头巾,冰冷武器的光影在眼中倒映。他的嘴角挂着一丝冷冷的笑,在火光中分外显得狰狞。不断的有粘稠的液体洒在他的身上、手上、头脸、战马上。残肢断臂在空中飞舞,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和焦味。

  忽然,一道凌厉的刀气从左侧袭来,劲风扑面。他闪电般以扇面刺出六枪,然后回枪扫在袭来的刀身上。“锵”一声金铁交鸣,震得他的手微微发麻,这是杀入敌阵后首次遇到的敌方高手。他拔转马头讶然望去,只见火光中一名壮硕敌将头裹黄巾,身披铁甲,握刀的手青筋盘虬目露凶光,显是愤怒之极。这时耳中才听到“嘭嘭…

  “几声,先前被刺中的六名贼兵翻身坠马。周围的贼兵望着浑身血红、似是来自地狱的他,无不心胆俱寒,齐齐退出六、七十步,在四面形成一个包围圈。

  “你是何人?”那将领厉声喝道。

  他一阵大笑,语带不屑的道:“先报上你的姓名,让本人看看你有否资格知道”

  那将大声道:“吾乃大将军管亥之弟,副将管泰。”

  黄巾军首领张角三兄弟自称天公、地公、人公将军,这管亥是最后一支较有实力的黄巾军余党,也自称大将军,真是可笑。

  当下他环目一扫,冷冷吐出两个字:“寒濯。”

  管泰脸色大变,还未及答话,四周贼兵一阵慌乱,早有人失声叫道:“魔枪寒濯!”寒濯原本是冀州清河人氏,家道中庸,薄有田地,自幼上泰山随师学艺。中平元年,巨鹿郡张角三兄弟集四五十万人裹黄巾举事,席卷幽冀等八州,燃起战火连天。

  寒濯回到家中时,整个村庄只剩断壁残檐。寒濯从此孤身天涯,遇见较小股黄巾军即杀,遇强则逃。黄巾军对其又恨又惧,却又无可奈何。这股数百人的贼兵,经刚才一轮冲杀,已死了百多人。剩下的早已吓破了胆,如今一听来人是专杀黄巾军的寒濯,更是心惊,外围已有人偷偷溜走,只要再干掉管泰,保证这些乌合之众一哄而散。

  ……

  雨,越下越大,火把和燃烧的房屋在瓢泼大雨中熄灭,周围渐渐陷入黑暗。

  一道闪电从黑漆漆的夜空猛的窜下,似欲择人而噬的银蛇。

  炸雷中寒濯狂喝一声,体内真气爆发,运劲一震,钢制的枪身在他的内力下幻出虚实难辩的三道枪影,如三头怪蛇直取管泰前胸,气劲激起漫天的雨滴利箭般射向管泰,气势惊人之极。

  “叮”

  管泰浑身剧震,如遭重殛,连人带马蹬蹬蹬退出寻丈,张嘴喷出一口血箭。

  还未喘过一口气,寒濯的枪夹着风雷之声追击而来,枪未至,气劲已如涛天巨浪狂压过来,管泰只觉得胸口如压了块巨石,呼吸困难,更可怕的是他根本无法看清寒濯的枪,恐惧紧紧攥住他的心,他忍不住发出临死前的一声惨嘶。

  “砰”

  管泰的尸体自马上坠地,一只脚还挂在镫上,受惊的战马拖着尸体狂奔。

  魂飞魄散的贼兵发了声喊四散奔逃。

  ……

  雨,更大了……

第一章 雨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