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青龙三现

    斑驳的树影下,一个身著青袍铁甲,高大雄伟的长髯壮汉站在林间空地上,作势欲扑。

  威猛和冷傲在他重枣色脸上竟说不出的和谐统一,一双奇长微睁的丹凤眼亮如闪电,右手一把青龙偃月刀斜指向后,烈焰般的杀气一阵阵巨浪似的向寒濯涌压来。来者竟是名震天下的关羽。关云长。

  “你……”寒濯正欲开口,有如实质的巨大气劲扑面压至,胸腔立感一阵紧缩,一句话竟再无法说下去。四周的空气在关羽烈焰般的真气下似燃烧起来,身边的树叶甚至发出轻微的哔剥声。寒濯心里暗暗叫苦,关羽显然是追杀管亥而来,却误以为他是管亥在林中的伏兵,不假思索地痛下杀手。更加可怕的是关羽气机紧紧锁住他,在那样的压力下,他运足全身功力亦只能勉力相抗,根本无法开口解释,只要他气机一泄,关羽在气机牵引下将发动雷霆攻势,那时他必死无疑。寒濯心念电转,奋起余力背脊一挺气势骤张,顿感身上压力减轻,心正一喜,骇人的事发生了。

  周围的灼热气场忽然消失不见,正全力相抗的寒濯感到用错巨力的难受时,气场再次出现,这次却是澈骨的冰冷。寒濯捉错用神,冰寒的气劲已狂压而至,经脉立告受伤,张口喷出一口血雾。他自下山以来,大小经历百余战,却从未如今次般,对手仅凭气场的变化已可令他受伤,寒濯心知与对手间的差距不可以里计,心神剧震间,关羽冷叱一声,手中偃月刀化作青龙呼啸而至。

  “锵~~~~”一声巨响。

  寒濯感到自己远远飞离树枝,背脊撞上一粗大树干,耳中仍嗡嗡作响时,地面在眼前迅速扩大,接着脸撞在满是枯叶的地上,剧痛使他猛一清醒,双手已麻木至没有知觉,体内的真气四处乱窜,精钢打造的双头枪更已不知飞往何处。生死关头寒濯一咬舌尖,抛开一切情绪闭上双眼,以高度集中的意念聚气行功,体内真气以前所未有的高速运转起来。一切变得缓慢而遥远,时间已不复存在……。

  周围的一切渐渐清晰起来,每一片树叶、每一丝风声清清楚楚的在他脑海里重现出来,虽然闭着眼,一切有如目睹,他“看”到恍如战神的关羽正以一个极自然飘逸的姿势,自他刚才被击飞的树杈上飞身而下,甚至把握到关羽看似放松的身体内保持着高速运转的寒热两道真气的走向。寒濯心中剧震,明白过来,这几年厮杀磨砺让他的武技已提高许多,却始终无法突破瓶颈,适才在死亡的压力下,他的功力竟在瞬间突破瓶颈,进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身在空中的关羽亦暗吃一惊,他适才以得意绝技“阴阳变”一击得手,眼见这对手似乎已伤重不起,失去战斗力,转瞬间忽然又气机大盛更胜先前,实令人惊诧莫名。

  寒濯长身而起哈哈一笑,反手握住背后残影刀把,道:“既然关将军苦苦相逼,在下只好奉陪几招罢。”他刚才苦于无法开口解释,如今有了脱身把握,反不急于说明,想试试自已的新能力。其实此时的他功力并无增加,只是感官的灵敏和精气神大幅度提升,不过与刚才己是大不相同。

  关羽长笑一声道:“好,有点门道,阁下若能接下某家三招,关某任你离去。”寒濯缓缓抽出残影,道:“一言为定!”关羽脸上忽现凝重之色,因寒濯抽刀的动作十分古怪,从握刀、抽离直至斜指身前,竟如一幅幅画面构成,没有轻重缓急的感觉。须知这代表一个人对身体的绝对控制,每一个轻微动作,每一分力道的分布,甚至对呼吸、脉博均已控制自如。

  关羽真气迸发,喝道:“第一招,青龙乍现!”不见任何作势,关羽手中青龙偃月刀炸起一团烈光,刀影中一条丈许长的青龙腾空越过五丈的距离迎面而至。寒濯出人意料地展齿一笑,在关羽未出刀前,他己感知关羽真气的走向,灼热真气分布在外,裹住寒冰真气如柱状发出,再加以控制起伏摇摆,状如青龙,而真正的杀着却是隐在青龙背后的偃月刀。

  寒濯生出一种未卜先知的快慰,身形电闪,不进反退,手中残影急速摆动,沿途布下七道环状真气,倏然立定时,残影从容地自七个气圈中心一刀击出。

  一连串难听的劲气磨擦声响起,寒濯布下的七道环状真气猛然紧缩,分别箍住青龙身形的各个部位,两相抵消下烟消云散,现出背后寒光闪闪的偃月刀。

  “叮”二人的兵刃再次碰撞,寒濯吃不住关羽如涛的劲力,踉跄退后七、八步。关羽亦被反震开来,坐失乘胜追击的良机。

  寒濯勉力压下翻腾的气血,长刀前伸,再次裂嘴笑道:“还有两招!”

  

第三章 青龙三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