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四、师尊

    他整整一夜辗转反侧,很久才模糊睡去。

  次日清晨,韩一鸣醒来时,院中众人相互招呼传入耳中。起身来,顾清泉已不在屋中了,走出屋外,只见众人正陆续向那飘浮在高高空中的山峰飞去,此时看得清楚,各人驾御的兵刃都不相同,以宝剑居多。他不通武艺,对兵刃只识得几样,能分清刀枪剑,别的便一概不识得。

  正值旭日初升,抬起头来,头顶上碧空如洗,只是清晨雾色浓重,连头顶那几座山峰都半掩在白雾中。众人驾御着各自的兵刃,迎着朝阳,向上而去,清朗的晨风将衣襟都吹在身后,素衣长剑越发显得仙姿飘逸,这许多人同时飞在天空中,确实蔚为大观。片刻之后,这些身影都没入浓雾之中,看不见了。

  忽然身后有人道:“师伯请韩兄前去相见。”韩一鸣回过头来,又一个素衣人站在门外,对他施了一礼。这人也是面目清秀,却不是顾清泉。韩一鸣连忙还了礼,方想起自己还未梳洗,走进屋中来,却见一盆清水,一小碟青盐放在桌上,也不及多问,便忙着洗漱了,端正了衣裳,随着那人走出静心院,向翠薇堂而去。

  那人与顾清泉的开朗洒脱全然不同,一路上一语不发。韩一鸣心中有些惴惴不安,便道:“这位师兄,请问顾师兄今日上哪里去了?”那人停住脚步,回过身来,道:“顾师兄么?今日不是他当值,他自然是去修炼去了了。韩兄若是要寻他,只须等他回来便是。”韩一鸣见他虽是说话,却还是一派淡然,不好再问。只得随在他后面,顺着昨日来路,回到竹林前。

  那人在翠薇堂外的台阶下便停住脚步,道:“韩兄请在此等候。”韩一鸣收住脚步,他已转身走上台阶,对屋里道:“师伯,韩兄已请到了,请师伯示下。”只听屋里有人道:“请韩公子进来。”那人转身对他弯了弯腰道,道:“请。”韩一鸣也弯腰答谢:“多谢。”踏上台阶,走进屋内。

  屋内与昨日一般无二,虽是清晨,光线却并不昏暗,与昨日他来时一般明亮。屋内两边各坐了六人,连昨日带他来的卢月清也坐在椅上,正面椅子还是空着。韩一鸣进入屋中,众人都对他看来,卢月清便对他微微一笑,只听那坐在右边最里面的人便道:“你昨夜歇得可好?”韩一鸣不觉低了头道:“很好。”那人又道:“你今后可愿在我派中修行?”韩一鸣本来有些忐忑,一来他身无长物,平平无奇,只怕灵山派不肯收录。二来是对修道之人全无好感,想平波道人一行人,心中早已退避三舍。。但昨晚听顾清泉讲了那丁师兄的过往,有了改观,便有几分愿意。他好歹读过书,若那丁师兄能够入道,那么自己也能入道。此时听到这句话,便要答道:“愿意。”

  他张开了嘴,正要说话,忽然一阵风吹来,呛了两口,喉头发痒,咳嗽起来,“愿意”二字便说不出来。他咳了几声,只听那问话的人道:“平波道兄,何苦如此作弄一个孩子呢?”边说边抬起右手来,向着他的喉咙虚指了一指。

  韩一鸣只觉喉头发痒,仿佛有毛发卡在了喉咙中,用力咳嗽。那人一指之后,喉头一紧“哇”的一声,用力咳了几声,一样东西从喉咙中掉了出来,吐在面前的青石板地上。那东西色泽碧绿,飘然落地,却是一片桃叶。桃叶落在地上,便化为灰烬。问话那人叹了口气道:“平波道兄,你的桃木剑又开花长叶了么?作弄一个小辈,何苦呢?玄枢道兄,你也在一边么?”他口中说话,右手抬起来,轻轻一挥,五指如挥过琴弦一般,姿态潇洒,从容大方。“当”的一声响,屋内先是一亮,接着似乎有个黑影在亮光中一现,便消失了。那人收回手来,几缕乌黑的须发飘落下来。

  他张口一吹,几缕须发都随着飘出门去,一飘出门去,便没了踪影。那人摇了摇头,又对韩一鸣道:“孩子,你可愿在我派中修行?”韩一鸣虽不聪明,也知若是说个“不”字,平波道人一伙便会又想方设法,将他纳入各自门下。便道:“愿意。”那人点了点头,对卢月清道:“月清师弟,他是你领来的,你来给他引见罢。”

  卢月清立起身来,道:“是。”走到韩一鸣面前,道:“一鸣,这位是本派的大师兄,目前你还未定认哪一位做你的师父,便都称为师尊罢。”说罢伸出手来,递到他面前来。他手上面写着“秦无方”三个字,闪烁着淡淡金色,韩一鸣便知是大师伯的名诲。便跪下施了一礼,道:“弟子拜见师尊。”

  卢月清等他站起身来,将他引到左边第一把椅前。椅上坐着一个身材略胖的男子,眉目舒展,颏下三绺长须。卢月清道:“这是二师尊。”伸出手来,在他面前一照,他手心里写了“黄静玄”三个字。韩一鸣依旧施礼。

  再来是右边第二把椅子,卢月清道:“这是本门的第四位师尊。”将手心里的“程蔚宇”三个字给他看。韩一鸣见程蔚宇也是神清气朗、气宇非凡,不由得暗叹这一派怎么有如此多出色的人物。向他施了一礼。

  卢月清的座位之下,乃是灵山派的第五位弟子,赵浩洋。这位师尊看上去十分年青,眉宇间颇有剑气,韩一鸣也见过礼。再见接下来便是白樱,不待卢月清引见,韩一鸣便对着白樱施了一礼,白樱淡淡地点了点头。

  韩一鸣见完了师门众人,卢月清道:“你来,你来。”韩一鸣走到他身边,卢月清引着他来到屋中,对着那幅字道:“这是咱们祖师的手笔,可惜他老人家三百多年前便云游四方去了,你不得见。你对着这幅字磕九个头罢,这便算你入了咱们派了。”

  

二十四、师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