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七、小径

    韩一鸣听得心头乱跳,各位师尊都在瞬间便将自己看了个透彻,可见法力高强。可那青衣少年不过写了个“没”字,便让自己说不出话来,让他们都看不透自己。法力更是高深得不敢料想。想到那少年,始终无法把他与众人口中的“魔星”认作同一个人。

  他素来坦诚,不善欺瞒。可这回却大大地欺瞒了众人一回,心中十分不安。但听诸位师尊言下之意,虽说有些顾虑,却也没对他有什么猜忌,心中略微安定些。想要合盘托出,却是无能为力,忍不住叹了口气。转过身来,却见门外的几位师兄都对里面的谈话都似是充耳不闻,连眼光都不曾对他看过来,面上神情一如初时。猛然想起顾清泉对曾对他言道:“师尊们要相商什么事情,我们做弟子的修为低下,哪里听得见。”那么师兄们听不见,自己却听得清清楚楚,便也是师尊们的安排了,只可惜师尊们不知他们的疑惑,也是自己的疑惑。

  正摇头叹息间,听到翠微堂内秦无方的声音叫道:“一鸣。”韩一鸣略一迟疑,旁边的师兄已道:“进去罢,大师伯叫你。”韩一鸣心头乱跳,忐忑不安。却只能深深吸了口气,压住心头所想,走上台阶,进翠薇堂来。

  他进得屋来,便不敢抬头,低着头走了几步,便止住脚步不再往前。秦无方对他道:“一鸣。你虽还未认师,但已算是灵山门下弟子,这几日便在灵山上好生歇息。修行也不争这几日。”韩一鸣低着头道:“是。”秦无方又道:“月清,你好生照顾他。”卢月清道:“是。师兄,我这便带他下去了。”秦无方道:“去罢。对了,这把桃木剑还你,你自己好生保管。”将紫桃木剑递到他面前。韩一鸣接过来,对众位师尊行了礼,方退出来。

  片刻之后,卢月清也自屋内出来,对他道:“你暂且在我门下罢。这几日你可以四处去走一走,灵山也颇有景致可看。”韩一鸣道:“多谢师尊。”卢月清笑道:“不过,有一个地方,你万勿走近。”韩一鸣抬起头向他看去,卢月清笑道:“静心院后面有两条小径,左边一条向下通向你来时看见的那个湖泊,右边一条向上通向后山。后山是本派的禁地,自祖师在日,便不让弟子接近,便是我大师兄,也不曾接近过。因此,你哪里都可以去看一看,只有后山,不能踏足。”韩一鸣道:“弟子谨记。”

  卢月清十分健谈,与他边说边向静心院来。两人走了片刻,已来到静心院外。卢月清道:“一鸣,你这把木剑未必便合适你用,你将它收起来罢,毕竟它是你带上灵山唯一的物件。灵山也收藏了一些兵刃,到你用时,可以前去挑一件合适的。不论你是哪种修行方式,都要挑一件趁手的家伙。到时候你好好挑一把便是。”韩一鸣奇道:“师尊给弟子什么兵刃,弟子便用什么兵刃。弟子怎么敢前去挑选?”卢月清笑道:“一鸣,咱们俩说话时你不必如此小心谨慎,便是你说错了,我也不会怪你。但凡人都会有错,错了重新改过就是。你不懂得,你与兵刃,乃是互相挑选,不单是你挑选兵刃,兵刃也会挑选你。”

  韩一鸣大为奇异,卢月清道:“修道之人的兵刃,并非只是兵刃之用,不仅止用来对敌。挑选合适的兵刃,于修行实是大有好处的。入门弟子首先要学的便是御剑术,在别派用的都是宝剑。但是在灵山派,御剑术中的这个剑字,并不仅止宝剑。还有鞭、刀、钩、锏、抓等,这些兵刃也都具有灵性,可以与宝剑一同飞上天空。只不过大家都不约而同先择了轻兵刃,在这些兵刃之中,最轻的还是莫过于剑。一来携带方便,二来嘛,看起来也漂亮些。一把大斧在天上飞来飞去,那不仅没有半点轻灵漂亮,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韩一鸣不禁道:“那,丁师兄选的是什么兵刃?”卢月清笑道:“你已听说过丁五了吗?他与门下弟子不一般,他是术修,立志要做一个好厨子,因此选择的乃是一柄菜刀。你若是想术修,可供选择的就更多了,也可以不选兵刃。比如白樱便是术修,她善于莳花弄草,因此她便没有用兵刃,用的是别的物件。不过她与众不同,法术虽是异样,却也厉害非常,不亚于别人的兵刃。”韩一鸣恍然大悟:“难怪白樱师叔所有的法术看上去都赏心悦目,原来如此。只是弟子并无所长,实在不知道该修哪一类法术,甚而不知该如何修行。”卢月清笑道:“祖师说过,各人均有所长,只不过自己不知。修道本身,便是对自己的心性、所能加以修炼,以至运用自如。再借天地之力,为己所用。因而你的担心很是不必。”韩一鸣本有些许担心,听他这么一说,倒放下心来,点了点头:“谨记师尊教诲。”

  两人来到静心院前,卢月清道:“这山上随处都有好景致,你自己去看一看罢。”韩一鸣道:“是,师伯请便。”卢月清腾空而起,向头顶上飘浮着的一座山峰飞去。

  韩一鸣眼看着他消失在云端,这才转回自己住的屋里来,将木剑放在桌上。此时正值上午,风和日丽。便信步来到静心院后,走过院后的两股清泉,又向前走了片刻,一条小径出现在面前。韩一鸣明明听得卢月清说是两条小径,怎么到了近前,却是一条,不敢冒然踏上,站在原地仔细看了一阵,这才发现在这条小径的右边,隐约还有一条小径向右延伸上去。只是这条小径已经不能称之为路了,地面上长满了杂草,已无路可寻,只有前方两排对峙的树林能看出是刻意而为,勉强能辨出下面似乎曾是一条小径。左边那条土路十分齐整,土路两边长着高大的柏树,树下生着齐膝的艾草,散发着淡淡的清苦气息,平坦的土路便夹在艾草和柏树中。

  

二十七、小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