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十、打算

    秦无方叹了口气道:“一鸣,你听见了么?”韩一鸣道:“师伯,弟子只是听到有声音,却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也不知从何而来。”秦无方点了点头道:“难为你了,你许多师兄都还不能听到一点半点。好了,你先回去罢,过一阵和你众师兄一起到翠薇堂前去罢。”韩一鸣依言转身要走,却听秦无方又道:“一鸣,你无论在我这里见了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与别人说起议论。”韩一鸣转回身来,心中不解,暗想道:“我并没有见什么呀?”但还是道:“是,谨遵师伯教导。”秦无方叹了口气道:“来得好快,我还当他们要明日才到。”

  他自聿乐下来,在静心院屋中呆了一阵,便见各师兄都自天而降。片刻之后,顾清泉也自空而降,走入屋中,先便问道:“韩师弟,你在秦师伯那里罢?可知今日出了什么事情,这般快便要众位师兄弟都到翠薇堂前去聚合?”韩一鸣记着秦无方的嘱咐,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师伯只叫我下来等众位师兄一同去翠薇堂前。”虽说深知顾清泉不会搬弄口舌,但还是依着秦无方的嘱咐,只字不露。顾清泉道:“那咱们快些去罢。”

  走出门来,只见大多数师兄都驾着宝剑,向翠薇堂飞去。顾清泉正要念动御剑诀,却见韩一鸣低头向院外走去。原来派中弟子学会了御剑诀后,大多都是用御剑诀代步。一来快捷些,二来多修习几遍,也是提高的一大法门。而顾一鸣却十分害怕在众师兄面前召出鸣渊宝剑来,一来是不愿张扬,鸣渊剑剑身宽阔太惹眼,二来因他御剑飞行学得如此快,也难以让人不侧目而对。欲要追上去,与他同走,他却已快步走出静心院去了。

  只是韩一鸣自己,却不禁有些想不明白,从前读书远比如今用功,却只是读得马马虎虎。到了灵山之上,他也并不算用功的弟子,却让众人侧目。这真是让人啼笑皆非。韩一鸣叹了口气,独自一人走出院来,顺着木梯,来到翠薇堂前。

  翠薇堂前众师兄都已依次站在台阶之下,连丁五都已站在了其中。灵山派弟子大都体格清逸,面貌清秀。韩一鸣上山这日,只觉这一派之中人物俊秀,人人都飘逸出尘,叹为观止。后来得知都是不约而同以最好的皮相面对众人,这才明白为何人人都十分出色。而只有丁五,肥胖高大,面目粗豪,站在众人之间十分触目。只不过修道之人,别人的皮囊色相都已不在意中,因而对他并不在意。丁五自己更加不在意,悠然自得。此时众人都不言语,只是静候在翠薇堂外。

  秦无方自堂内走出来,白樱跟在身后,压低了声音:“师兄,不得不防,这些人……”虽说她压低了声音,韩一鸣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秦无方轻声道:“师妹。”白樱立时不再言语。秦无方站在堂前,片刻之后,叹了口气道:“师妹,你看着办吧。”白樱道:“是。”双手手掌向上摊开,闭目片刻,轻轻抬起手来,双手划了一个圆,掌心向下,两手食指拇指贴在一起。

  韩一鸣一见她这个动作,便悄悄回过头去。众人身后的地面轻轻涌动,碧玉竹向地里沉下去。他上回见白樱施展这个法术之时,背后衣衫被没入地下的碧玉竹轻轻勾了一下。此时再见,立刻就想了起来。便在这时,耳中传来在秦无方处听到的拖长声音。

  这声音十分奇异,似是一个字拖得极长,又似是好几个字连绵不断一起说出来,听在耳中,并不分明。韩一鸣悄悄抬起头来,却见诸位师兄都似乎听而不闻,依旧静静立着,连眼珠都不转动,又悄悄低下头去。白樱施完法术,便转身走入堂内。卢月清的声音道:“大师兄,诸位道友此时已在山下等候。”秦无方的声音道:“是了,有请。”

  翠薇堂的木门“嘭”地一声关上了,又过得一阵,只听秦无方的声音道:“诸位道友远道而来,恕在下怠慢了。”堂内响起几个人的声音,都各自道:“哪里哪里。”“好说好说。”许多声音交杂,韩一鸣听不分明,而其中确有声音是自己从前听过的,还过耳难忘。

  只听一个声音道:“秦道兄,这连日来异象连连,你可参透其中之意了?”声音尖利,正是平波道人。秦无方道:“在下愚鲁,不曾参透什么,让诸位见笑了。”平波道人哈哈一笑道:“不会罢,秦道兄是灵山之长,又是心修多年。你若不能参透,我们这些人更不知道修的什么道了。”他说话素来尖刻。韩一鸣听到他的声音,便汗毛直竖。

  秦无方却似乎并不以他的讥诮为意,也不接这个茬。韩一鸣听他的声音道:“难得江道兄也来了,诸位道友齐聚灵山,想必是有了什么打算。”江鱼子的声音道:“秦道兄,从前每凡魔星现世,都会天现异象。这回这许多异象同时显现,自然不会是别无所指。因而我们众人商议各派都派出弟子,四处寻访魔星下落。”

  只听秦无方“哦”了一声,道:“又有魔星现世么?上次诛杀魔星还不足一月,竟又有魔星出现?这可是自来也不曾听说过的事情。魔星现世,总是相隔几十年,近百年才有的事情。这短短的一月之内便出两个魔星,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另一个声音道:“秦道兄,凡事若是都依常理,全无意外,哪里还会有魔?况且这回一连九个异象,只怕现世的已不是魔星,而是魔尊。魔尊一出,那可是天翻地覆。咱们修道之人,理所当然兼济苍生。此时若是失了先机,将来可不见得能有半分赢面。咱们这些人,在这世间也算是活得够了,好歹也要为弟子及世人想一想,能为当为之事,便该出头承担。”却是江鱼子。韩一鸣也甚为厌恶他,他的声音也是过耳不忘。江鱼子一说话,屋内几个声音都附和道:“那是。”

  

七十、打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