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十九、月明星稀

    韩一鸣不禁微微一笑,若是能这样做一棵树,也是宁静的一生。原来一棵树的夜晚,是这样的安宁。

  忽然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似是草叶抖动。韩一鸣细细一看,只见一个小小的黑影自一丛草叶中钻了出来,向这边挨过来。走过一片明亮月光照耀的落叶时,韩一鸣看得分明,那黑漆漆的小身影,一人一马,正是木芝。

  木芝挨了近来,此时韩一鸣全身都已变做树木,它舔不着那两根手指,挨在一边磨蹭了一阵,也不走开,只在他的脚边蹭来蹭去。韩一鸣此时若是能蹲下身子,一定会伸手轻轻***它小小的头顶。

  又过了一阵,月至头顶,周遭越发静逸。韩一鸣身上已落了几只鸟儿,都已将头插入翅膀下面,他也有些昏昏欲睡。他身子变成树木,全然不觉久站会腰腿酸痛。正在昏昏沉沉,身上“刷”的一轻,一只鸟儿展开翅膀,向远处飞去。

  紧接着只听身上的鸟儿都张开了翅膀,飞快飞离。翅膀拍得十分响亮,韩一鸣只当是天亮了,惊醒过来,只见眼前依旧是一片昏黑,正要合上眼睛又睡,忽然眼前一亮,一道银光闪过,睁大了眼,却又没什么不同。

  这一下睡意全消,睁开眼睛,对着沉沉黑夜。过了一阵,忽然不知从哪里走出一个人来。他凭空就走了出来一般,对眼前的黑暗毫不在意。韩一鸣一见他,心中便是一怔。这个人不过二十多岁模样,穿着一件白衣,十分朴素,却是剑眉星目,十分俊朗。韩一鸣一看见他,心中就是一动,这人与那青衣少年,有着说不出来的神似。

  这人在原地站了一阵,转身道:“好了,珩妹,你出来罢。”韩一鸣眼前一亮,凭空又走出来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穿着一件淡淡黄裳,轻轻便自黑暗之中走了出来。她面容娇柔,两道修长的眉毛,微微蹙着,一双明月般的眼睛,四下看了看。见没有异常,才道:“没有看见咱们么?”那男子微笑:“没有。”抬头四下里望了一阵,道:“想来他们也不会很快便转回身来,不会知道咱们在这里的。”

  那女子微微一笑,笑容如一道亮光,照亮了那男子的双眼。只是她的眉头还是微微一紧,道:“我总有些担心,咱们这样走很慢,他们走的可比咱们快得多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让他们赶上了。”那男子眉头一皱,拉了她的手,摇了摇头,又微微一笑:“好了,不要说这样的话了,你走了一整天了,也该累了,咱们找个地方休息一阵罢。”那女子微微一笑,道:“好。”两人一问一答不过是些再平常不过的言语,但眉宇之间情意流转。韩一鸣再傻,也知这是一对有情人。不由得屏声敛气,生怕惊扰了他们。

  那女子身上穿着极淡的黄裳,那黄色淡极若无,若不是那男子身上白得透着冷光的衣服在旁边映衬,便如同白色一般。她面上的肌肤晕着娇润的红晕,犹如花瓣一般,泛着美丽光泽,微微一笑,让人心神激荡。韩一鸣不觉微微有些出神,灵山之上,白樱师叔与众师姐都十分美丽。白樱端庄大方,虽不是不苟言笑,却让人觉得不敢亲近。白樱身边的女弟子,也都是容貌端庄,举止娴雅,也许是与白樱多年相伴的缘故,韩一鸣总觉各位师姐举手投足都或多或少有白樱师叔的影子。看来耳濡目染,确实不假。

  在韩一鸣心中,白樱师叔也是十分美丽的,但与面前这个女子却全然不同。白樱的美高高在上,总有些没有血肉的味道,喜怒哀乐毫不动容,虽说她的笑容也是发自内心,却有些冷冰冰的,一尘不染的味道。同样是不食人间烟火,这个女子却是另一番模样。她微微一笑,便让人眼前一亮,本来就极为清秀的容颜染上一丝美丽的羞涩,让人自心底不知不觉柔软起来,随她一同欢喜起来。

  两人向这边走来,韩一鸣此时已知他们都不是常人,两人身上各自发出淡淡的光辉。本来入夜的树林里,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许声息,而自他们出现,便是一片死寂,别的动物都早已没了踪影。连风声,都似乎停止了,只有树枝微微摇晃,似乎这里已没有了生灵。

  两人相携走了近来,走得近了,韩一鸣越发觉得自己的断定正确。他们虽是信步而来,却不发出任何声响。细细一看,两人轻巧的脚步都离地面还有四五寸,竟是踏空而来。长一些的草叶为风吹拂,都会被风从脚底这边吹到另一边去。那女子的衣裙自草叶上扫过,也是毫无声响。韩一鸣呆呆望着他们,连气都不敢透,不知为何,他有些惧怕这两个人,连那个美丽女子,都有些闪躲回避,不敢正视。情不自禁地,不敢正视,只敢小心翼翼地偷看。他素来都没有这样谨慎过,这时却是不自觉地谨慎起来。

  只听那男子道:“珩妹,你歇一阵罢,这样走路,你也是第一回。”那女子轻声道:“没什么的。”他们挨得近了,韩一鸣早就垂下眼皮来,屏心静气,静待他们走过去。他听不见丝毫声音,却已觉察他们挨得近了,要待他们走了,抬起头来。

  忽然不知是什么用力扯住了他,向前一拉,力度来得极快极猛,韩一鸣哪里还站得住,身子一晃,跃倒在地。眼前先出现一件白衣的下摆,抬起头来,那男子正站在面前。

  韩一鸣抬起头来,只见那男子双目有如寒星,他目光对着自己,自满面寒霜,心中竟是没来由的害怕,悄悄向后挪了挪。那男子看了他一眼,道:“你怎么躲在这里?”韩一鸣道:“我……我……”此事实在是难以启齿。要说“我没有躲在这里”,可他偏偏是躲在这里的。要说“我躲在这里”缘故却又是长篇大论,只怕说出来他也不会相信。因而“我”了几声,说不下去。

  

八十九、月明星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