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收获

    才刚刚松了口气,练钧如就感到耳边一阵风响,随后左臂就是一阵剧痛,一股大力瞬间将他推dao在地。虽说受了突袭,但毕竟危险就在眼前,猎手的本能立即显现了出来,只见他用腿向崖壁微一借力,几个连翻,立即向旁边的矮树丛中滚去。即使不用脑袋去想,他也知道袭击自己的是什么,自己摆明了想偷走那几个鸟蛋,看来这下是碰到正主儿了,只是不知道何等大鸟如此凶悍。

  那矮树丛仅有不到一丈高,占地也不过十几步方圆,但树却长得出乎意料的严密,透过树枝间隙,练钧如骇然发现一只足有一人高的大鸟正焦急地扑腾着翅膀,只可惜它的双翼过于庞大,只能在外面干着急。那鸟长得丑陋至极,可眼睛里却精光四射,一身漆黑的羽毛泛着诡异的光芒。一人一鸟,林内林外,两种截然不同的生物就这么对峙僵持着。

  只耗了一小会,练钧如就觉得汗水滚滚而下,刚才的一举一动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这样下去迟早会撑不住的。握紧了手中的镰刀,练钧如惨笑一声,随手割断了背上的篓筐,将其放在了地上,如果自己死在这怪鸟手里,自然就用不着这些了。

  他脚尖一动,顿时扬起一大片尘土,铺天盖地地向怪鸟袭去。练钧如可没把握正面对付这么个大家伙,说不得要取些巧。可那只怪鸟也机灵得很,扑腾着翅膀飞了起来,只听见呼呼的风声,显然那些沙尘压根没起到什么作用。练钧如扑出树林,凭着感觉一刀挥出,只听噗一声,竟然正中目标。可接下来的事实出乎他的意料,那把镰刀虽非什么上品,可日复一日的使用,再加上经常的磨砺,锋利程度可见一般,然而,适才的一刀上去,怪鸟不仅毫发未伤,那巨大的反震力反而让他连退好几步,挥刀的那只手竟有些发麻。

  眼看怪鸟又扑了上来,练钧如只得蹂身躲开,可他的速度哪比得上怪鸟的双翼,肩膀上仍吃了一下重击,顿时感到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半边身子都木了。望着眼前巨大的黑影,练钧如恐惧地闭上了眼睛。然而,怪鸟就在离他一尺远的地方停住了,两只眼睛惊惧不定地盯着那片矮树丛。

  只听一阵噼哩啪啦的响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破裂了,练钧如也顾不得怪鸟的巨大威胁,赶紧回头一看。一只胖乎乎的小东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紧接着,两只,三只,四只,在这个紧要关头,四只鸟蛋居然全部孵化了。四只初生的雏鸟三两下破开了那藤蔓做成的牢笼,欢快地奔了出来。见到这一幕,练钧如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唉,竹篮打水一场空,到头来还得赔上自己的性命,看来自己真是废物。

  那四只雏鸟的举动却极为奇怪,非但没有冲到怪鸟身边,反而向练钧如靠了过去,其中一只还调皮地跳到了他的头上。怪鸟似乎很愤怒,凄厉地一声哀鸣,一步步朝练钧如逼了上来。四只雏鸟仿佛也有些害怕,一个劲地往练钧如的衣襟里钻,弄得他哭笑不得,那一刻,他甚至觉得这四个小家伙就像久未谋面的朋友一样。

  舐犊之情,连动物也不例外,怪鸟最终还是停住了,但两只眼睛仍然恶狠狠地盯着那个偷走了自己孩子的少年。练钧如如释重负,但一想起食物没了着落,脸色马上难看了起来,就看眼前这个庞然大物虎视眈眈的样子,他也不敢打那四只雏鸟的主意,更何况四个小家伙对他颇为依恋。一想到自己起初打算将它们当作食物,练钧如就感到浑身发寒。

  用自己认为最轻柔的动作捧起一只雏鸟,练钧如试探性地站了起来,果然,怪鸟只是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发起攻击。这下练钧如有点乐了,他压根不管其他三只小家伙在自己身上蹦啊跳啊,径直走到怪鸟面前,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做了一个吃饭的样子。此时的他,就如同一个诡计得逞了的孩子。

  一只硕大的鸟在天空不断滑翔,搜索着地上可能出现的猎物。要说雷鹏也是异兽,一向是雌鸟生产之后立即离去,由雄鸟负责养育雏儿,因此对于那些觊觎自己宝贝的人毫不容情,可现在它居然因为孩子落到人类手中而不得不听人使唤。一想起那可恶的小子,雷鹏就忍不住想一把抓死他,可偏偏自己的宝贝死粘着那人不放,它连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有些不情愿,可空中的王者毕竟不是白当的,犀利的眼睛注意到了地上的一点黑影,立即俯冲了下去。

  一团血淋淋的东西丢在了练钧如脚下,虽然看上去有些可怖,但在他看来,无疑是最美妙的东西。一只足足有三四斤重的野兔!喜出望外的练钧如一把抢上前去,拎起野兔左看右看,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正想提着猎物回家,一个黑影马上挡在了他的面前,丝毫没有让路的意思。练钧如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怪鸟的意思,可是,看着那个在自己身上活蹦乱跳的小家伙,他还真想不出什么办法能顺顺利利地把它们移交给一边的庞然大物。

  无奈地摇了摇头,练钧如笨手笨脚地做了几个拙劣的手势,似乎向怪鸟说明自己也没有办法,让它自己把孩子弄回去。这下雷鹏可不客气了,翅膀一扇,一股强烈的气流顿时把练钧如扑倒在地,四只雏鸟也被冲得东倒西歪,从他的身上跌落了下来。趁此良机,雷鹏轻展双翼,把四个小宝贝揽在自己圈内,犹豫地看了倒在地上的练钧如一眼,还是决定放过这个奇怪的人类,毕竟自己的宝宝挺喜欢他的。

  练钧如哭笑不得地看着那只怪鸟离去,心中也大松了一口气。不知怎的,自从换了现在这个身体后,原本抑郁的心情也变得开朗多了,换作以前,无论如何他也打不起勇气对付这么个怪物的。想起自己和它周旋了这么久,以及身旁那战利品,他不禁欢呼一声,飞一般地拎起猎物向山下跑去。

  金洋从儿子冲出去那一刻起就一直痴痴地站在门口等着,丈夫的腿伤已经让家里陷入了困境,她实在是不能眼看着儿子步入丈夫的后尘。可一接触到丈夫坚决的目光,她就不得不服软,毕竟家里的事情还是要男人做主的。钧如虽然是孩子,但他现在是家里的顶梁柱,自己不能像老母鸡护雏一样。想着想着,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哭什么,你看,儿子不是已经回来了!”一双宽阔厚实的臂膀将她搂在怀里,她马上醒悟了过来,除了丈夫哪还会有别人?不过那句话却让她喜上眉梢,远远望去,儿子的身影越来越清晰。

  “爹,娘,你们看,这是什么?”练钧如献宝似的提起手中的兔子,“今天可以好好给爹补补身子了!”

  “看把你高兴的!”金洋半是埋怨半是心疼道,“看,手和脚都磨破了,这么拼命干啥?实在不行,我拼着脸皮不要,到乡亲那借点不行吗?”

  “钧如,你娘说的不对,村里其他人的日子也不好过,能不给别人添麻烦,就不要去求人家,这是做人的道理,你知道了吗?”练云飞的脸上异常严肃,“不过,能打到这么肥的野兔,我儿子本事不小啊!”

  练钧如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他又怎么好意思说,自己不过是使了点阴谋诡计而已。

  

第三章 收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