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胁迫

    睁开双眼时,练钧如愕然发觉自己躺在一张华美的床榻上,顿时愣了许久,那一瞬间的感受几乎令他以为回到了曾经居住过许久的宫室。难道那温暖的亲情和可怕的杀戮全都是梦魇?不可思议的他翻身坐直了身子,却感到前胸后腑一阵剧痛,忍不住呻吟出声。

  “你终于醒了!”一个深沉的声音突然传进了耳畔,惊得练钧如四处张望。只是扫了四周环境一眼,他的心便往无底深渊沉去,这陌生的布置和陈设,绝对和他居住了十几年的风华宫不同。这里,绝对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地方,究竟是谁把他带到了这里?

  眼前倏地多了一个人影,那双沉静的眸子似乎能穿透人的心防,看得练钧如一阵心悸。“你,你是谁?”他竭力控制住心头的恐惧,大声喝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究竟想要干什么?”他已是认出了来人正是当日突然出现在村庄中的蓝衣人,顿时分外警觉。

  蓝衣人凝视了练钧如许久,终于露出了一个颇含深意的笑容。“属下伍形易,参见使尊殿下!”他突然双膝跪倒,恭敬地低头叩拜道,“属下率众使令等候了您多年,终于等到了您回归的这一天!”他也不待练钧如回答,猛地抬起头来,锐利的目光直刺对方的眼睛,“中州百姓为了这一天足足忍耐了数百年,殿下的出世正是对他们最好的回馈!”

  练钧如完全不知对方在说些什么,心头一片茫然。他到这个世界不久便突遭如此大变,哪里知道应该如何应对,此时此刻,他只想见到自己那对体贴入微的父母,让饱受惊吓的心灵得以平静。“我爹和我娘在哪里?”他一点也不想去追究对方话语的真意,用尽了最大的声音怒吼道,“我爹和我娘究竟在哪里?”

  伍形易的双眉不经意地轻轻一皱,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只听他若无其事地回答道:“使尊殿下不必忧心,两位尊者都很好,只是此时不是你见他们的时候。”他看也不看练钧如几近暴怒的神情,自顾自地说道,“早先的危局殿下应该清楚,若非属下到得及时,恐怕您和两位尊者都是性命堪忧。如此状况下,属下窃以为您还是晚些再见他们的好。”他的话语不卑不亢,却是多了几分威吓的意味。

  电光火石间,练钧如想到了当初在村头空地上看到的一幕,顿时感到身躯不稳。他如今虽然算是山野草民,但那份身为皇子的记忆犹在,刚才又听了伍形易的一番话,脑中已是模模糊糊生出了一股明悟。

  “你,你莫非是想李代桃僵?”他突然惊呼出声,随即又冷笑道,“当日的情景我看得清清楚楚,那银茧中的人乃是别人,和我并无一点关系。你如今硬是指认我为所谓使尊,又扣下了我的父母,是不是想让我按照你的言语作一个傀儡?”

  伍形易的眼皮不由剧烈跳动了一下,尽管城府深沉,他却没有料到自己的图谋会在这个时候被拆穿,而且还是被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一语道破。从练钧如的目光中,他看到了一丝深深的恨意以及埋藏得很好的恐惧,这都是他意料之中的事,因此不过晒然一笑。

  “殿下知道就好,使尊代天子行事,乃是中州天子华王的辅佐,寻常人欲图富贵而不可得,殿下如今骤然得此高位,应该觉得荣幸才是。”伍形易若无其事地又是低头一拜,这才站起身来,高大的躯体牢牢锁定了练钧如的所有气机,一字一句地道:“属下已经派人发文告示天下四国,中州新任使尊已经现世,恐怕此时四国诸侯都在商议此事。还有,华王陛下也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此时应该已经在来此地的路上了。殿下请记住一句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倘若你无法应对,那么,两位尊者也会一起遭殃。”

  几句淡淡的话如同五雷轰顶般重重劈在练钧如的心头,只是安享了几天温情,却又再度陷入纷争的漩涡,还是作为傀儡之身。为什么,为什么他就不能逃过那形同宿命般的劫数?为什么他始终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为什么!

  伍形易镇定地看着身前的少年,他很有把握让对方照着自己的话语去做,毕竟,这里的一切都由他掌控,他要的是大义名分,要的是四国重新宾服王道,这是他自从获得使令身份后最大的心愿。这一次虽然出击未果使得真正的使尊陨命,却仍然收获了这样一个因为巧合接受了魂力的少年,那么,不利用就太可惜了。

  “殿下想好了没有?”伍形易的话语中多了一丝不耐烦,“我的时间不多,你也是一样。陛下从起驾到驾临此地不过半个时辰,你若是说出什么不当出口的话,后果如何你应该自己清楚。冒充使尊殿下的罪名,是车裂于市,尸骨永远不得入殓,要让天风吹拂到化为灰烬为止。你就是不为自己着想,也应该为两位尊长着想,他们年岁已经大了,本可安享荣华富贵,却要因为你的执迷不悟而受到苦楚,为人子嗣,应该不会这般绝情吧?”他满意地看着练钧如脸色大变,蛊惑的语气又加强了一些。

  “为什么是我?”练钧如趋前一步,竭力想要对上伍形易精芒毕露的眼睛,“我想知道为什么你选择了我?既然是傀儡,那么,不被人识破就是我的唯一存身之道,对么?”

  伍形易终于愉快地笑了,识时务者为俊杰,看来这句话还真是有理。他微微躬身,神态显得优雅而温文,谁都不会想到,他就是被称为中州之镇的八大使令之首。“殿下天赋异禀,在那个时候得到了魂力,只需中州三右用密法查探便知。说你是冒牌货其实并不确切,其实,殿下若是有心修炼,也许能够成为真正的使尊也说不定。”几乎是一瞬间,他又变成了平时出现在人前那个威严深沉的使令之首,“他们就要来了,殿下倘若能收得众人之心,将来的处境便会容易得多。”

  “伍形易,今日你所说的话我都记住了!”练钧如后退了几步,扬起苍白的脸,狠狠地撂下一句话,“如果你伤害了我父母一根毫毛,那么,即使上天入地,即使化为九幽厉鬼,我也必定取你性命!我练钧如不过是草芥之民,倘若能和你共下黄泉,也是值得的事!”

  伍形易仿佛没有听到这形同赌咒发誓般的言语,只是微微一笑后便转身离开。“忘了告诉殿下,如今赵庄已经是一片废墟,就在我们离开之后,第二批的刺客又赶到了,赵庄上下七十二人,在这场浩劫中全部陨命。你倘若为二位尊者着想,就一定得按照我的话去做。”他在门前停住了脚步,口气突然变得冷冽无比,“使尊出世,乃是中州吉兆,却非列国所愿,你和两位尊者其实全都是命悬一线。是死是活,就要看今后的命数了!”

  不用回头,伍形易就知道练钧如目前神色如何,因此又淡淡地吩咐了一句。“此地名为钦尊殿,乃是历任使尊殿下所居之地,属下先行出去预备,也请殿下整整衣冠,准备迎驾吧,陛下应该快到了!”

  练钧如看着伍形易离开的背影和那缓缓关上的大门,毫无知觉地颓然倒在身后的台阶上。几天之内发生的一切有如一场最真实的梦境,他得到了想要的东西,却失去得更快,那不知幽禁在何处的父母,究竟是否还安好?

  怔怔地愣在那里许久,练钧如终于仰首狂笑起来。老天爷,你真是给我开了一个最大的玩笑!身在凌云时形同提线木偶,身在此地又要作一个无法自主的傀儡。赵庄上下七十二条人命,就这么如同草木般折损无形,难道这就是我的报应么?

  既然连天公都对我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什么百姓,什么江山,什么天下安泰,伍形易,终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揭了龙之逆鳞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你既然需要一个不可替代的傀儡,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练钧如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傀儡!他声嘶力竭地大笑着,滚滚声线在宫室中回荡,显得阴森而可怖。

  

第五章 胁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