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天子

    伍形易自然听到了身后宫室中传来的阵阵大笑声,却只是不经意地皱了皱眉头。他确实曾经发誓效忠使尊,还天下太平,可上天却和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既然如此,那他又何必再遵从什么天意?“没有神明,那我伍形易就造一个给你们看看!”他突然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意,想那庙中的泥偶尚且能得万千民众的膜拜,又何况一个活生生的使尊殿下?他丝毫不担心会被人识破,自己研习了那么多年的使役之术,尽管无法达到当年使尊的十分之一,却依旧可以糊弄过去。

  “中州的积弱,将会在我的手中改变!”伍形易倏地在面上罩上黑纱后,突然笑了,笑得极为畅快,让前来禀报的其他几人颇为奇怪。

  “伍大哥,你确认此计万无一失?”一个女子忧心忡忡地问道,“我们这是欺瞒天下,难道你就真的不怕被人识破么?陛下这几年变化极大,若是生出怀疑,那该如何是好?”她的这一番话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鸣,一双双不安的视线全都集中在了伍形易身上。

  “我们还有退路么?”伍形易看了众人一眼,冷冷驳斥道,“自从我们成为使令的一天起,就注定了这个命运。倘若放出使尊殿下再次被刺的消息,你们认为中州还能顺利逃过这一劫?那个少年已经答应了,你们也无需再优柔寡断,存有妇人之仁。想想你们各自的身世,这天下一直乱下去,那就有更多人遭劫!长痛不如短痛,有朝一日中州重新一统天下,万民都会颂扬我们的好处,又有谁会在意这种小事?”

  随着他沉着的话语声,外头响起一阵号角声,远处华盖如云,兵士齐齐整整的护佑下,中州天子——华王姜离的御驾,终于已经到了。

  宦者令赵盐小心翼翼地搀扶着华王姜离,这位至尊依旧是那幅无精打采的模样,只有一双幽深不见底的眸子才能看出他往日的威严。自从得了八大使令的奏报起,中州朝臣权贵就全都乱了,谁都知道,所谓的使尊对于中州意味着什么。如今四国诸侯独大,除了周侯樊威擎朝觐不失,几乎没有人把天子和天子近臣放在眼里,而这一切,都将从使尊降世的那一天起得到改变。所有人都记得第二十七世炎侯的大败,在他们看来,只要有使尊镇住局面,那四国的嚣张气焰便再也不是问题。

  中州的三公三少和六卿五官已经全部站在了华王姜离身后,面色复杂地看着钦尊殿紧闭的大门。太师姜玖、太傅张谦、太保谢员,是为中州三公;少师叶谨、少傅方问、少保原平嘉,是为中州三少;总揽朝政的太宰石敬、掌祭祠礼仪的太宗安铭、掌历法记事的太史司马群、掌祈祷的太祝介文子、掌神事的太工巫极、掌占卜的太卜百里拓,是为中州六卿;掌土地和农人的司徒荣旷、掌百工职事的司空公输坊、掌军赋军政的司马姬毓泰、掌版籍爵禄的司士范德复、掌刑罚的司寇淳于威,是为中州五官。

  一行人都穿着簇新的官服,那黑色的冠袍将殿前映衬得格外肃穆,然而,眼前的大门依旧紧闭,没有一丝一毫的声响。正当华王姜离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钦尊殿中终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愈来愈近,一步一步地敲击着他们的心防。不用人提醒,自华王姜偃以下,所有人都后退了三步,默默等待着那扇大门的开启。

  练钧如没有在意身上的打扮,他站在那大门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要迈出这一步,就再也回头路可走,为了父母和自己,他却不得不如此。他双臂微微用力,毫不费劲地打开了面前紧闭的大门。阳光终于照射进了这几乎暗无天日的大殿中,照耀在了他的脸上,泛起一阵金灿灿的神光。正当他眯缝着眼睛抬头望天时,只听得外头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立时怔在了原地。

  就在刚才,也不知谁起了一个头,“使尊降世,中州安泰”的呼声已然此起彼伏,但是,中州众朝臣的脸上却是神色各异,甚至有几人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所谓使尊,不过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尽管周身隐隐可见微微神光,却没有多少不寻常之处。就是这样一个人能够拯救危局中的中州?几乎大多数人的心中都埋下了深深的疑惑。然而,太祝太工太卜这中州三右却不约而同地交换了一个眼色,少年看似寻常,但以他们多年精习卜筮之术的眼光,已经几乎确认了对方的身份。真是天降大幸啊,三人同时叹道。

  练钧如终于看到了一个身穿王者衮冕的中年男子,尽管那张枯瘦的脸显得那么没有神采,但有那么一瞬间,他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凌人的气势。然而,和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位帝王相比,他已是觉察到,眼前的这位天子,似乎少了一点什么,兴许,此人坐在天子御座上实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他的眼角余光已是看到了伍形易寒光迫人的眼睛,几乎是下意识地,他躬身行礼道:“参见陛下!”

  短短的一句话中蕴含了太多意义,因此即便练钧如再没有说第二句话,朝臣中也是激起一片骚动。华王姜离挣脱了赵盐的手,亲自上前一步将练钧如搀扶了起来。“好,好!想不到朕在位数十年,还能亲眼看到这一天!使尊现世乃是天降吉兆,朕实在是欣慰之至!”他深深看了练钧如一眼,倏地转过身来面对群臣,竟是猛地拔出腰中所佩宝剑,高高举起道:“从今往后,练卿之命即为朕之旨意,若有违者,当以此剑诛之!”

  他也不看群臣惊愕至极的脸庞,郑而重之地转过身来,双手将剑奉至练钧如跟前,重若千钧地开口道:“练卿乃国之千钧,朕一时也寻不出他物可赠。此剑为名匠所制,采群山之精英,以童男童女之血淬之,用之则锋芒毕露,藏之则锋芒内敛,名曰乾吟,乃是朕最喜之物。今日得练卿襄助中州,朕便将此剑赠予练卿,唯愿一扫中州疲敝,还天下朗朗乾坤!”他的话说得中气十足,丝毫不见先前无精打采的模样,听得群臣一阵心悸,而伍形易等人则是眼中异芒乍现,显然是心情复杂至极。

  练钧如情不自禁地接过姜离手中宝剑,手指轻轻抚上剑脊,竟激起一阵黄闪闪的微芒。如此异景落在其他人眼中,自然是神异已极,再加上华王姜离的言语,他们已是几乎默然接受了事实。从这一天起,那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少年,将会成为中州的国之宝重,那镇压一切的鼎!

  感受着剑上传来的阵阵杀意,练钧如的心潮竟不知不觉地彭湃起来。他没有再注意伍形易那边传来的吩咐声,郑重其事地将宝剑高举过头,朗声喝道:“承陛下厚赐,我练钧如在此立誓,必以此剑斩除魍魉小人,还中州清平安泰,辅佐陛下创承平盛世!”比起曾经习武的姜离来,他的声音并不响亮,但不知怎地,竟神奇地传至在场每个人的耳朵,使得闻者骇然。伍形易饶有兴味地看着群臣面上复杂的神色,嘴角浮出了一丝诡异至极的笑容。

  趁所有人都沉浸在这难言的气氛中,伍形易突然转身,对着台阶下排列得齐齐整整的护卫军士大喝道:“使尊殿下已然立誓,我等必奉殿下之令,还中州清平安泰!”在他的一声号令下,八大使令突然分开群臣,在练钧如的身前恭恭敬敬地跪下叩首。底下的护卫军士仿佛如梦初醒,齐齐跪倒在地高呼道:“恭喜陛下得使尊殿下辅佐,吾等必上遵王命,下领尊旨,还中州清平安泰!”

  中州群臣面对群情激昂的场面,颇有些手足无措。也不知是谁人起了个头,众人纷纷跪倒在地,口中也不知在说些什么。台阶之上,只有高举宝剑的练钧如和满脸振奋的华王姜离犹自挺立,此时此刻,他们的心底百感交集,四道含义不同的目光,终于交击在了一起,迸发出一阵无言的火花。

  

第六章 天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