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会见

    钦尊殿中,练钧如犹如提线木偶般会见着那一个又一个面目陌生的大臣,心中已是涌起了一种深深的无奈,但仍旧是强自打起精神,不欲在伍形易面前露出丝毫疲态。适才在华王姜离面前说出的话虽然气势迫人,但却仅仅是那一瞬间的热血沸腾。那个时候,在伍形易无声无息的气机压迫下,他的愤怒已是郁积到了极点,正好趁着那个机会完全爆发了出来。

  练钧如已然将华王所赐的宝剑佩在了腰间,长长的剑柄和他不高的身材比起来着实不相称,却无一人敢小觑。练钧如在钦尊殿之前的高呼仍然像炸雷一般响在群臣心头,就连那些心怀叵测的臣子也丝毫不例外。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分心怀疑这位使尊殿下的真假,他们只知道,不久之后的中州庙堂上,将再次多出一个可以发号施令的人。

  “天无二日,民无二主。”华王姜离的心中突然浮上了这么一句话,但随即便被他打发得无影无踪。他见八大使令牢牢簇拥着练钧如,仿佛不欲群臣和这位使尊多接触,眉头不由一皱,转身就对旁边的赵盐吩咐了几句。宦者令赵盐躬身一礼后,便匆匆几步走到练钧如跟前,跪地禀奏道:“使尊殿下,陛下说有要事和您商议,请您到信亭去。”

  练钧如已是能感到身后的八大使令射来的炯炯目光,心中不由一动。前头那几个拼命阿谀奉承的官员都知机地退开了去,他们知道,华王要和使尊商议的,必定是关乎国家走向未来的大事。练钧如点点头,一言不发地举步前行,却不料八大使令全都亦步亦趋地跟了上来,顿时生出一股恼意。不待他发作,赵盐便像先知先觉地转过身来,冲着伍形易等人深深施礼道:“诸位大人,陛下想要和使尊殿下密谈,请各位在信亭外止步。使尊殿下乃国之千钧,陛下乃是与之商议国事,绝不会提出什么非分要求,还请各位明鉴!”

  除了伍形易尚能自持,其他七人都是勃然色变,待要出口反对,却见练钧如转过头来,面色沉静地吩咐道:“既然是陛下吩咐,你们从命就是。我虽未到过信亭,但此地既为陛下选中,应该也是隐秘之所,你们在外头等候,自可护卫我的安全。”他这句话一出口,不仅前头的赵盐心中惊讶,后面的八人更是几乎无法置信。伍形易凌厉的目光直视着练钧如的眸子,许久才低下头应道:“殿下既然有命,吾等无不遵从。”

  仅仅是那片刻的对视,练钧如便感到脑际一阵眩晕,牙关紧咬之后方才坚持了下来。他知道那是伍形易的无声警告,但是,倘若他连这么一点自由都尚且没有,那这个傀儡恐怕永无见天日的时候。他既然已经发誓不作一个名不副实的傀儡,那么,就必定要在华王姜离那边打开一个突破口,否则,他便再没有和伍形易讨价还价的条件和砝码。

  他走过之地,群臣都纷纷弯下腰去,面上露出了或真或假的恭谨之意,待到他行远几步,所有人都纷纷跟了上去。使尊一旦离开钦尊殿,旁人便不可在其中徘徊,尽管钦尊殿已经多年无主,但这些熟悉中州律例的官员还是不敢造次。信亭处于钦尊殿东侧,乃是历代使尊和华王密谈之所,几乎已是闲置了数百年,今日一旦启用,列国又不知要发生怎样的变化。

  华王姜离一个人端坐在信亭之内,手指滑过桌案上的笔砚,倏地发出一声冷哼。中州之地不过三千里,远不及四国诸侯加在一起的万里河山,积重难返之处,又岂是使尊出世能够挽回的?但是,不管如何,他都必须试一试。十年前,就是十年前的那个夜晚,一切都已经拉开了帷幕,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哪怕是所谓的天意也不可能!他老而浑浊的眼睛突然瞪大了,那一闪而逝的精光中,分明带着勃勃的野心。

  “启禀陛下,使尊殿下驾到!”门外传来赵盐恭谨有度的声音。姜离收起了脸上的其他神色,亲自上前打开了大门。不出他所料,练钧如身后,八大使令排得齐齐整整,尽管黑纱蒙面,他却可以感受到这些人不安的情绪。然而,踏进门的却只有练钧如一人,其他人只是在门外躬身一礼,便再也没有前进一步。姜离打量着练钧如漠然而自持的眸子,心中掠过一丝疑惑,难道,他得到的消息有误?

  不待姜离吩咐,赵盐便关上了房门,里头的声线再无传出一丝一毫。信亭之地,乃是第一代中州三右(太祝、太工、太卜)亲手设计所建,里面的布置上承天机,下秉地气,即便外面的人有通天彻地之能,也难以探听里面的虚实,最是商议大事的好去处。

  “陛下,您应该知道,我之前不过是山野草民,对于所谓大局大势并无了解。我已经照您的意思将八大使令全都留在了外面,不知您执意召我单身前来有什么要事需要商议?”练钧如躬身一礼后便挺直了身子,脸色淡然地问道。

  姜离心中又是一紧,心中本就动摇了几分的信念顿时更加模糊了起来。他略有些尴尬地偏过头去,突然发出一阵长笑:“练卿过虑了,朕并没有避开八位使令的意思,那是你会错了意才对。不过,历代使尊皆是王之辅佐,商议密事时没有外人在场自然是最好。”

  他又换了一张亲切的脸,示意练钧如在一侧坐下之后,方才负手而立,脸上的老迈之色无影无踪。“朕自登基以来,无时不刻想要恢复中州的荣光,令天下百姓宾服王道。奈何四国纷争,坐拥神州近八成的国土,朕的王命仅至于华都,竟是连中州的其他地方都是阳奉阴违。久而久之,掣肘愈发严重,朕愈发有心无力,如今的局面竟是比想象中更为危急。”

  他见练钧如脸色丝毫未变,心中不免有些焦虑不喜,但仍旧继续道,“如今练卿既然已经以使尊的身份出世,自可襄助于朕创不世功业。唉,若非之前的历代使尊没有锐意进取之心,中州又岂会落到如今的地步?”

  练钧如一句一句地消化着姜离的话,心中一片茫然。初到这个世界,他除了脑中的那点记忆之外,对于列国局势没有一丝一毫的认识,又如何能够开口做出承诺?眼前这位天子尽管神情激昂,又如何能够担保不像伍形易那般心怀叵测,毕竟,他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能够做的事情,真的太少了。

  “陛下,我无法给您什么肯定的答复。”练钧如沉吟良久,终于起身回答道,“中州积弱已久,不是光凭我的一个身份就能够挽回的。您说自己掣肘重重,我又何尝不是?”思来想去,他还是决定稍稍露出一点口风,“世上之事虽皆是人为,却并非全然能由己身做主。我之前入世尚浅,就连一些粗浅的东西也未曾通透,又何来什么治国济世的才能?陛下倘若允准,请委派国中贤能之士为我讲授天下大局,再由我观阅各色典籍。陛下既有惊天抱负,那我练钧如虽只有微末之才,也将尽菲薄之力相助!”

  姜离终于重新回头审视着这个看似平凡的少年,心头已是翻起了惊涛骇浪。他平生阅人无数,自忖能够第一眼看清对方的底细,却在练钧如身上遭到了失败。钦尊殿前,他之所以解剑相授,并非仅是为了收官民之心,也是为了一种试探,而练钧如正好给予了他最好的回答。这一次的信亭之会,他又是为了试探对方心性,岂料得到的答复又是大出意料。“伍形易啊伍形易,你做出了一个非凡的选择,又岂知胜者究竟是谁?”姜离只是思量片刻,便缓缓点了点头,这才举掌笑道:“好,朕便答应你,可击掌为誓!”

  练钧如的脸上终于现出了笑意,也随之举起右掌。一声清脆的响声之后,两人突然同时大笑起来,笑声中的复杂情绪,就连两个身在局中者也仅仅略知一二。

  

第七章 会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