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交易

    练云飞夫妇被软禁在钦尊殿南侧的倚幽宫中已经足足六日了,尽管他们身上穿着质地上乘的锦衣华服,头发也梳理得整整齐齐,但脸色却是苍白若死。自从被人带到这一处形同富贵牢笼的宫室起,两人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哪怕是面对美酒佳肴也是食不知味。当日亲眼看见儿子满身血迹,他们又如何放心得下,因此即便伍形易保证练钧如将会安然无恙,他们却几乎仍旧是度日如年地等待着消息。

  练氏夫妇并非普通的猎户之家,练云飞虽然未曾念过书,但早年曾经在列国之间游历过,还曾经凭着手中弓箭闯出过一点名堂,直到遇见了金洋。金洋本是富家的庶出之女,却不想在父丧之后被赶出家门,几乎流落街头,幸得练云飞解救。两人结识之后一见钟情,便在赵庄安身立命,谁料日子愈发艰难,金洋的脸上也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尽管如此,两人的见识也不比一般山野百姓,只是从那服侍他们的侍从侍女的谈吐举止中,他们就知道,今次所见之事并非寻常。

  宫室的大门被轻轻推了开来,发出一阵嘎吱嘎吱的声响,而练氏夫妇却早已没了探究的心思。这些天来,除了奉了伍形易密令的心腹侍从侍女曾经进来伺候之外,便只有伍形易八人间或前来探视一番,顺带着询问一些练钧如的情况。久而久之,他们也就不再奢望能尽快见到自己的儿子,只是暗自祈祷练钧如能够平安无事。

  “爹,娘!”犹自发怔的练氏夫妇终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顿时猛地转过头来,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钧如!”两人刚叫出声,就见练钧如快步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了他们的胳膊。尽管练钧如清楚,两人的温情和慈爱不过是针对这个身体原先的主人,却不能克制地生出了依恋之情。对于前世几乎被父母亲情抛弃殆尽的他来说,只有亲情是最难得的东西,也是他唯一的依托。

  练云飞和金洋仔细打量着儿子,愕然发觉儿子的眉宇间似乎多了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心中都是一痛。只是寥寥数语,练钧如便交待了自己目前的景况,为了安定父母的心,他并未透露自己的身份以及处境,只是说被伍形易看中,会留在华都念书,至于赵庄上下的遭遇更是只字未提。横竖伍形易要留两人为质,还是让父母一无所知反而更好。他并不知道,自己面上深深的阴霾早已落入了二老眼中,但通情达理的练云飞和金洋却并未加以追问。儿子已经大了,他们并不想干涉练钧如的选择。

  “钧如,看样子我和你娘暂时也不会离开这里,来的时候太急了一些,那个匣子还未带来,你能不能和那位伍大人商量商量,让他帮忙取来?”练云飞长叹一声,显然是耿耿于怀,“霍大哥虽然多年没有消息,但这好歹是他留下的唯一信物,我没法随意丢弃不管。”一旁的金洋本欲开口阻止,最终却仍是没有说话,在她看来,如今早已落魄的练家哪里配得上霍家的千金之女?

  练钧如却是不想违背父亲唯一的心愿,尽管相处未久,但记忆中那满溢的温情和慈爱仍旧让他有如身受,能够在这一世得到真正意味上的父母亲情,他已经暂时满足了。一家三人享受了难得的欢聚时光后,门外便不合时宜地响起了一阵叩门声,随之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正是伍形易。练钧如看着对方脸上挂着的虚伪笑意,只能竭力控制心中恼恨。

  昨日的交锋中,双方最终达成了妥协。练钧如答应尽力了解天下大局,根据以后的实际情况对华王姜离施加影响。而伍形易等人则会在练钧如全力襄助中州王室的同时,护佑他和家人的安全,另外尽一切可能提供协助。至于练钧如,可以每隔十日见一次父母作为回报。当然,只要在人前,所有使令都会奉练钧如为主,不会再出现之前形同监视态势,这一点让练钧如分外满意。不管如何,为了自己和父母的生命着想,他都不能让外人怀疑半分。

  练钧如满心不情愿地走出了倚幽宫,看着宫室的大门合上,他仿佛感到自己心扉上仅有的一条缝隙也紧紧闭合了起来。面对伍形易时,他已是完全端着一张冷静自持的脸。“伍形易,当日我父母离开时,曾经将一个珍贵的匣子留在了家中,希望你能将它取来。如今我父母只能居住在倚幽宫中,我希望你能够完成他们唯一的心愿。”

  伍形易心中冷笑,却毕恭毕敬地弯下腰去:“殿下放心,些许小事,属下定会办妥。另外,陛下已经委派了太傅和三名中州贤达前来为殿下讲授天下大势以及其他一些必要的东西,至于您曾经和陛下提过的典籍,如果需要,也可随时至王宫阅览。”

  由于彼此身侧都随侍着不少姜离委派的侍从,他的神态愈发恭敬,见练钧如并无异议后,他又趋前一步,指着身后一个侍女打扮的年轻少女,聚拢声线道,“殿下的起居需要人伺候,寻常侍女无法胜任。这是使令孔懿,不仅武功不凡,而且忠诚可靠,决计不会让殿下陷于危难。有她在殿下身边伺候,属下就不必日日担忧了。”

  练钧如闻言身躯微微一震,他没有想到,伍形易竟会出此下策,让一个堂堂使令操此贱役。不过,他早就知道伍形易不会全然放心他行事,因此只是漠然地点点头,随后便打量了那个侍女几眼。和之前的面笼黑纱不同,此时的孔懿显得格外俏丽,只是面上寒霜密布,显然对这个安排不甚满意。

  “唔,既然你没什么大事,我就先回钦尊殿了,莫要让陛下派来的人等候太久。”练钧如回头招呼了孔懿一声,便在一众侍从的簇拥下离去。伍形易已经敏锐地发现了那一群侍从中的几个可疑人影,不由露出了一个讥诮的微笑,想不到华王姜离口口声声地信任练钧如,却仍旧把宫中伺候已久的心腹调拨了过来,实在是可笑至极。

  不过,练钧如目前的表现仍旧是可圈可点,前次来讲授时,中州太傅张谦对练钧如的悟性赞不绝口,回朝之后便大大宣扬了一番,对于伍形易的计划也有了很大帮助。中州群臣之中,为四国诸侯权贵收买的不在少数,只要消息一经传开,说不定之前毫无动静的列国诸侯便会云集于华都。伍形易想着想着便握紧了拳头,浪费了数十年的大好光阴,他终于可以放手一搏了。

  练钧如闲庭信步般回到了钦尊殿,在里头等候已久的太傅张谦和三名精挑细选的贤士连忙躬身行礼。张谦已是第二次见到这位使尊殿下,因此面上的拘谨之色早已收拢,而其他三人却是几乎不敢抬头仰视。历代使尊中,出身贫贱的占了多数,但这却丝毫无损于他们尊贵的身份。相比寻常人,这些天赋重责的人往往会进益极快,在使役王军之外,便是华王当仁不让的辅佐,可以让四国钦服的存在。三人早已从太傅张谦处得知了练钧如的情况,一个山野草民的进境能够让张谦称赞叹服,他们不由对风雨飘摇的中州第一次生出了希望。

  “四位无需多礼。”练钧如颔首为礼后,便示意他们坐下。尽管算是讲课,但宫中并不止他们这几人,每一根雕花廊柱下都立着一个侍从,仿佛是为了昭显使尊的突出地位。“昨日太傅曾经说过,四国分封,共尊天子,本是朝廷律例,先前五百年来未曾有过战事,此话可是当真?”待众人全都坐定之后,他便忍不住出口问道。

  

第九章 交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