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煽动

    眼看朝觐之日日渐临近,华王姜离的性情也愈发暴躁了起来。谁都知道,除了周侯樊威擎之外,其他三国已是许久未曾有觐见之礼,这一次又并非三年朝觐的日子,突然联袂而来,为的就是使尊降世的消息。姜离位居王位已久,自然知道这既是契机又是考验,倘若能真的震慑住四国诸侯,那么,中州便有了徐徐布置的时间,今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可是,倘若这一次熬不过去,那中州就可能没有将来了。

  他正心烦意乱地在寝宫中踱着步子,一个内侍急匆匆地冲了进来,跪地禀报道:“陛下,太宰大人、太傅大人、太宗大人联袂求见!”他虽然知道主上气性不好,却半点不敢耽误,外头候着的三位官员不仅出自中州三大世家,而且在朝中权柄极大,等闲得罪不起,因此即使姜离曾经吩咐过不许打扰,他也只得冒死通报。

  “唔,太宰,太傅、太宗?”姜离面带不悦,许久才出口应道,“让他们至前殿等候,朕这就去见他们!”虽然为思绪被人打乱而恼火万分,但他还是不想轻慢这三个臣子。这些年他懒于上朝,国中大权已经有些旁落了。想到不少人盼着他驾崩的心理,姜离的心中便像梗了一根刺般难受。虽然没有储君,但他一定会撑到有人接班的那一日。

  “臣石敬,臣张谦,臣安铭叩见陛下!”眼见脸色不佳的姜离自侧殿缓步上座,等候已久的三人慌忙跪地行礼。他们虽然知道姜离这位主上的性情,合议之后却不得不前来打扰,眼看朝觐之期日近,伍形易却踪影全无,他们只能前来请天子拿一个主意了。

  “都平身吧,你们这么急着前来,难道是又有什么棘手的大事么?”姜离一想到诸多麻烦,脸色就愈发阴沉了下去,“朕如今也老了,不少事情都指着你们分忧,再加上诸侯朝觐之事也得好好预备,希望你们不要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使朕烦恼!”

  三位官员都是心中一凛,对视一眼后,太宰石敬连忙换上了一副笑脸。“陛下,微臣并非为了那些烦心事而惊扰陛下,实在是因为使尊殿下降世的消息乃中州臣民之幸,应该将这个消息利用到极致才行。”他见姜离脸色稍霁,又趁热打铁地建议道,“殿下一个人在钦尊殿里谋划也不是办法,不若让殿下高居车内,和华都百姓打一个照面,然后按例祭天,以安民心则更佳。如今有不少心怀叵测者在华都内大肆造谣,谎称陛下非天命所钟之主,不可能得使尊殿下之助。只要让殿下登高一呼,自然会应者云集,对于之后的朝觐也是大有裨益。”

  这都是三人计议好的话,因此太傅张谦和太宗安铭自然也是上前附和。安铭自然是极力夸奖练钧如的礼仪风范,“陛下,使尊殿下虽然出身山野,但举止有度,仪态端方,比之那些世家贵族子弟不逊毫分。倘使让他在中州民众面前露面,自然会令他们钦服。百姓对于使尊殿下的崇拜由来已久,一直让殿下居于深宫,对于民意并非好事。再者,使尊祭天乃是名正言顺之举,还请陛下明鉴!”

  太傅张谦想起练钧如在藏书楼中日夜苦读的情景,也在旁边连连点头。“陛下,太宰大人和太宗大人所言皆是老成持国之言,使尊殿下的风范,外人一看便知,用之收民心自然是上上策。殿下一旦有亲民之举,则上可为陛下安定民心,中可为陛下收拢贤士,下可震慑诸侯,让他们不敢妄动。只要派出甲卫好生保护,殿下安全自可无虞。”

  姜离的脸色一连数变,最终略带着犹豫地点了点头。倘若伍形易仍在华都,他自然会二话不说地答应,可是,这个武力非凡的男人居然不见踪影,万一事机有变,其他人能应付得过来么?御城中守备森严,即使四国的人再有本事也难以渗透,可是,这大街之上就说不准了,谁知道百姓中是否混有奸细?然而,姜离却在三位臣子巧舌如簧的蛊惑下动了心,石敬、张谦和安铭三人自然是带着欣喜的心情快步离去。

  为了表示郑重,姜离竟是直接委派了三公和六卿中的三左前来和练钧如商议。练钧如虽然对这等权谋有一丁点认识,却哪里禁得住那六个官场上的老狐狸苦口婆心地劝说?足足一个时辰后,他终于接受了姜离的安排。侍立一旁的孔懿早已面色铁青,却碍于目前的身份无法开口驳斥,待到那六人离开之后便立刻责怪起练钧如的莽撞来。

  练钧如本意是想靠此举暂时安定民心,顺带看看是否有贤才能人,此时一经孔懿提醒,立时想到了其中的巨大风险。他如今早已是众矢之的,当日虎头的遭遇仿佛仍旧历历在目,那么,他又如何担保自己这个冒牌货不会重蹈覆辙?不过,孔懿口口声声地待伍形易回来再作抉择却惹恼了他,他也许可以勉强接受其他使令,却分外容不得那个男人。无论是在他面前故作恭敬的言谈举止,还是从外人口中听到的其他事迹,都让他更加忌惮和痛恨伍形易这个人。

  “孔懿,这是陛下的意思,你以为我有拒绝的余地么?”练钧如突然冷笑道,“陛下派了这六位元老重臣前来,只是为了给我颜面和台阶,倘使我真的拒绝,外人会如何看待?如今四国朝觐在即,陛下的一举一动都是为了那件事做准备,这一次的安排也不过是幌子,重点虽在民心民意,却仍有震慑诸侯之意。伍形易虽然暂时不在,但你们这么多人如果还护不住我,多他一人也是无用。”

  孔懿不可置信地看着突然变得无比强硬的练钧如,须臾之间便明白了其中关键,心中不由生出了一股深深的忧虑。自打她刚才说出伍形易三字后,对方的态度就完全变了,显然,练钧如并没有消除心中的芥蒂。然而,她也知道练钧如的话确实有道理,八大使令这些年虽然屡建奇功,却仍不免为他人所忌,就是天子姜离应该也不例外。

  “既然如此,属下便立刻去联络其他人。殿下,你也最好准备齐全,中州之中本就有不少各国人士为官为民,这些人却不见得使用武力,说不定会用棘手的问题发难,你若是应对失当,就会有损自身威望,还请殿下多多注意。”孔懿沉吟良久,终于决定冒险一试,但还是不忘提醒练钧如其中关键。

  “民心,民心?”练钧如待孔懿离开后,突然喃喃自语道,“自古得民心的不但有明君,还有那些心怀叵测的小人。枭雄未得天下之前,都知道民心可用,拼命向民众示好;一旦坐稳龙床,却都是视民心如洪水猛兽,谁都不敢过分重用得民心的臣子,就怕为人取而代之。哼,若非中州目前情势紧急,天子又岂会出此下策?那提出建议的三位臣子,究竟是想要助我,还是想要害我?”

  

第十二章 煽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