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祭天

    什么叫做民心,什么叫做天意,练钧如终于有了深切体会。他前世身处宫中,面对的永远都是一成不变的脸孔,而在这里也是形同软禁,对于外间民众的感受,就唯有那些已然丧命的村民而已。看着那一张张洋溢着微笑和企盼的脸,他第一次产生了一种深深的畏惧,难道,他就真的必须像那伍形易所说,镇压住这天下之局?

  车驾的终点是位于华都城中的灵枢之台,相传,这里曾是历代使尊和身具大能的巫者告祭天地之所。练钧如身穿黑色冠服,在众人的簇拥下一步步拾阶而上,步履却不知不觉地沉重了下来。那看似可以接天的高台,是否能真的听见天意?

  灵枢之台高二十七丈,左右各八十一步,皆取极致之意。华王姜离事先便在附近设下了重重岗哨,灵枢之台上还另有宫中禁卫二十七人,以为使尊护佐。除了伍形易之外,其余七大使令尽皆随侍在练钧如身后,脸上一片肃穆。此时此刻,他们分外期待天公予以预示,相比而言,他们当初成为使令时尚且能够获得不可思议的能力,又何况练钧如?尽管曾经亲眼看见过倒在血泊中的虎头,但这些天以来,他们宁可相信练钧如才是真正的使尊,即使那也许是自欺欺人。

  练钧如一振袍袖,缓缓在香案前的蒲团上跪下,恭恭敬敬地拈过一束线香。透过面前不远处的栏杆,他依稀可见下头的民众纷纷跪倒,口中都在呢喃着。这一刻的居高临下,他仿佛骤然成为了云端中的人物,俯视着尘世的芸芸众生,这突如其来的感受几乎令他动摇了起来。就在心神恍惚之际,他的心中倏地涌来一股怒意,随即便重重地咬住舌尖,这才回复了灵台清明。

  情知自己刚才几乎迷失的练钧如立刻镇定心神,仰天祷祝道:“苍天在上,我练钧如在此谨诚祷祝,唯愿中州社稷永泽,百姓太平安泰。如今天下烽烟不断,祸殃朝野,望天公体察民心,还人间净土!”也不知是身后的几个使令使了什么花招,他的声线远远飘了出去,在场百姓无不听得清清楚楚,立时伏跪于地,一个个都诚心祈祷起来。这是巫蛊盛行的时代,练钧如以使尊之身亲自祭天,又有几个百姓敢不信此中关键,因此祷祝声中,十有八九都是小民百姓祈祷平安的声音。

  人群中夹杂着的各国谍探却都是嗤之以鼻,四国诸侯虽然也笃信天意星象,却不信这样简单的祈祷就能上达天公,因此对于华王姜离安排的这种造势之举并不以为然。然而,仿佛是老天听到了那虔诚的祈祷,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间或可见隐约的电光。

  湛蓝的长空中瞬间被乌云遮蔽,那铺天盖地骤袭而来雷鸣电闪顿时激起了灵枢台下的一片喧哗。几个心思机敏的谍探趁机高声叫嚷道:“天公示警,天公示警!华王无道,天谕雷公电母示警!”他们这一嚷嚷,场面顿时全然乱了,而高台之上的练钧如等人同时呆若木鸡,孔懿和其他使令心中都是轰地一声,仿佛五雷轰顶般无法动弹。

  谁都没有想到,在向来少雨的中州,竟会在此时此刻降下这一场不合时宜的天赐甘霖。在这种电闪雷鸣的奇景中,就连不信鬼神的练钧如也几乎认为是自己触怒了苍天。须臾间,他想起了那场将自己带入此地的风暴,同样是这样风雨飘摇的日子,同样是这样的雷声阵阵,电光闪闪,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勇气,他突然站了起来,高声喝道:“天公,倘若你真的认为吾等有罪,那就将劈下天雷,我愿以一身承受!你来啊!”他禁不住内心的悲哀和愤怒,撕心裂肺地大喝道,“来吧,就将所有罪孽归于我一身,哈哈哈哈!”

  仿佛是为了映衬他的话,一道粗大的电光突然如灵蛇般自空中跃下,竟是朝着练钧如的身上劈去,后面的孔懿措手不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练钧如即将在这天怒之中烟消云散。电光火石间,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怒喝,只听一声:“开!”那电光便像通灵一般变换了位置,重重地砸在高台下的人群中,无巧不成书,那几个适才还在嚷嚷天公示警的人顿时化作了一团焦炭。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愣在当场,唯有练钧如仍屹立在香案前,滚滚笑声仍无止息之意。

  孔懿见事机可为,连忙趋前一步,冲着台下一众百姓道:“天公已然降下警示,这些人心怀叵测,污蔑陛下和使尊殿下,因此便在天雷下无所遁形。殿下得天之助,自可襄助陛下匡扶王室!”她随手抓起香案上本来用以焚烧祭天的榜文,高高举起道,“天公已颁下诏令,佑陛下子民永享太平安泰!”她这般装腔作势,其他使令哪个不知机,同时放声道:“天赐谕示,佑我中州!”

  百姓们哪里知道其中蹊跷,先是见练钧如祷祝时天空突变,又是见闪电劈死了那几个随口嚷嚷的人,一个个都是噤若寒蝉。此时他们再听孔懿和其他使令信口开河地这么振臂一呼,立刻又来了精神。“天赐谕示,佑我中州”的嚷嚷声在人群中此起彼伏,随着时间流逝愈来愈响亮,一时间,竟是似乎整个华都都在震动。

  练钧如的笑声早在孔懿出口说话时就嘎然而止,看着和自己想象中截然相反的情景,他不由仰头往空中望去,心中已是一片清明。既然连老天都未曾降天雷劈死他,那他就绝不能死于常人之手,这真可谓是天意,天意!他就不信,前世碌碌无为,任人摆布,换了一个身体还是不能逃脱傀儡的宿命!他眯着眼睛仰望着大雨倾盆的天空,倏地发现头顶出现了一个黑点,瞳孔顿时猛地一收缩,几乎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那黑点愈来愈大,几乎是顷刻间便砸到了练钧如的面前,这大为蹊跷的景象让侍立在他左右的孔懿和使令明空大吃一惊,同时出手往上攻去。谁都难以相信,就在这雷雨肆虐时,还会有人乘异禽自空中展开偷袭。两人重若雷霆的一击同时中的,却是如击败革。那人像是丝毫未曾醒觉一般,重重地砸在地上,那青石板顿时发出一阵碎裂声。

  “不要杀他!”练钧如近乎本能地止住了孔懿和明空,不知怎地,他突然想起了那电光即将及体时,空中想起的那一声暴喝。“今日之事收获颇丰,你们将他带回去,待他清醒之后再作计较。倘若我没有料错,他应该不是四国派来的刺客!”

  灵枢台上的突然一幕只有极少数人看见,大多数民众仍处于无比高昂的情绪中。他们经历过不知多少次祭天,又有几人能亲眼看见天公发怒的威势。练钧如毫无畏惧地沐浴在电光中的情景,已经深深印刻在了人们心中。在他们看来,这位使尊殿下能够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甚至说出将罪孽归于一身的言语,便再也不存在任何可疑之处。笃信神明的中州百姓,终于决定开始信奉一个活着的神。

  

第十五章 祭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