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封赠

    练钧如出了王宫,方才长长吁了一口气。适才他在殿中狐假虎威,只不过是为了试探姜离的性子,果然,这位天子并未如人们想象中那样,灭了一统天下的雄心。只可惜照如今的态势,四国能够不图谋中州正朔就已是分外之喜,又哪里来的力量让他们重归王道?他面色凝重地登上马车,待到坐定时却发现往常紧跟其后的孔懿不见了人影,反倒是另一位使令明空换上了普通侍从的装束,面色肃穆地跪坐于他身后。

  本想开口询问的练钧如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尽管孔懿随侍多日,等闲却是极少说话,平日也总是端着一张冷脸,让人分外没趣。不过,马车仅行了片刻,他便忍不住问道:“明空,今夜陛下要宴请那四位公子。本君毕竟是初来乍到,他们来历如何都不清楚,如果有时间的话,待会还请你解释一二。”

  明空的脸上浮现出一缕异色,幸好练钧如没有回头,他这才顺利遮掩了过去。“殿下有命,属下自然遵从!”他应了一声后,仿佛又想起什么,连忙又低声禀报道,“伍大人已经有了消息,不知殿下……”他想到伍形易的吩咐,不由有些犹豫,但要藏着掖着又觉不妥,毕竟,华王姜离似乎对练钧如极为信任亲近,他们若要完全将练钧如撇开,将来的势头便说不准了。

  练钧如心中冷笑不已,面上却仍旧是淡淡的。“他的事情本君不便插手,你们就自行处置好了。”他轻描淡写地抛出一句话后,突然更加想念倚幽宫中的父母。这些天诸事繁杂,再加上和伍形易有约在先,他只能命其他人前往探视,实在是有违孝道。自己的命脉操持于他人之手,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难受愤恨的,想到这里,练钧如原本早已抑下的杀机立刻又高涨了起来,好半晌才恢复了面上的镇定。

  马车刚刚在御城外停下,练钧如就听得后头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立刻扭头回望。一众护持的甲卫如临大敌,在首领的一声令下后便排开了阵势,待到看清来人服色后方才稍稍松了口气。明空见那策马奔来的人一身内侍打扮,一双锐目只打量了对方片刻,脸色当即就是一变,原来,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华王姜离驾前最受信任的宦者令赵盐。

  赵盐急匆匆地跃下马,几步奔到马车前便跪地行礼道:“使尊殿下,陛下刚才接到了急传,这才忆起了一件要事。殿下双亲都仍健在,按照中州礼制,应该册封爵位已示尊荣。因此,陛下特命小人带来诏令一轴,待为殿下双亲加封之后,便照殿下谕令,赐宅邸别居,或仍旧在御城内居住。”他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诏令高举过头,等待着练钧如的反应。

  此时此刻,饶是练钧如先前再镇定,也已经有些乱了方寸。为了避免麻烦,他对父母只字未提这劳什子的使尊一事,谁想到华王姜离竟骤然下了如此旨意。就在刚才,姜离也似乎没有如此打算,偏偏等到自己出了王宫后才打发赵盐送来这诏令,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事出突然?他来不及多作思考,冲着下头的赵盐点点头道:“陛下厚赐,我自然不敢辞,待到夜晚赴宴时再作谢恩吧。你且起来说话。”

  赵盐千恩万谢地站起身来,便欲趋前伺候练钧如下车,却被一旁的明空狠狠瞪了一眼。他虽不知练钧如这侍从的身份,却明白对方定是伍形易的心腹,因此只是装作任事不知,小心翼翼地随侍在练钧如身后进了御城。他自小便跟随华王姜离为宦侍,行事谨小慎微,什么话当讲,什么话不当讲,他的心中是清清楚楚,所以哪里理会周围人射来的冷冽目光。

  练钧如心中烦躁地走进了钦尊殿,目光不由自主地朝明空打量了过去,想要探知对方的反应。果然,明空见赵盐一副不见人不心死的模样,也着实乱了方寸,只得告罪离去,想来是去和其他使令商议对策。赵盐见最碍眼的人已经离开,举止便不再那么拘束,几步拉近了自己和练钧如的距离,这才一脸谀笑地说道:“殿下,陛下先前是遗忘了此事,心中懊恼不已。恰逢四国君侯来信问起,陛下才想起这件事,立刻便吩咐小人送来了诏令。依小人之见,御城内虽好,却是目标过大,不若为二位尊者在华都城内觅一处清净之地。”

  练钧如心知肚明姜离的打算,于是愈发恼怒,只是面上却无论如何都不好发作。安置父母在御城之内则受伍形易挟制,安置父母于华都的其他地方则受华王姜离挟制。总而言之,这两人分明是面和心不和,也不知道中州这些年是如何支撑着屹立不倒的。他一边腹谤不已,一边装作漫不经心地点头道:“陛下好意,我都心领了,还是以后拿主意吧。一时半会,我也实在不清楚他们愿意安居在哪里。对了,陛下巴巴地派你过来,应该还有别的事情,不是么?”

  赵盐闻言一怔,随即才强笑道:“殿下真是好眼力,殿下是思量着,待到四国朝觐时,两位尊者怕是也要出席,因此请殿下和他们打一个招呼。这朝觐之礼乃是国之大事,说不定会有人胡乱搅和发难,万一使得两位尊者有所尴尬之处……”

  “够了!”练钧如再也难掩心中怒气,倏地转过身来,脸上已尽是寒霜,“本君的父母自有本君照料,倘若他人有意说三道四,那他们最好看清楚那是何人!你回去禀告陛下,若无必要,本君并不打算劳烦二位老人出场。四方诸侯朝觐,贺的是陛下的王命,服得是使尊降世的吉兆,没必要牵扯一堆无关人!”他越说越怒,额上青筋已是几乎暴起,吓得赵盐连退了三步,这才慌忙跪地请罪。

  “你把诏令留下,自己回去吧!”练钧如见赵盐垂首不敢仰视,心中顿时掠过一丝明悟。兴许,这个阉人正是奉了华王姜离的命令前来试探,而自己这一顿脾气发的也正是火候。“你想要看的,都已经看到了,想要听的,本君也都对你说了,回去如实禀报陛下就是!”他缓步走到赵盐跟前,扬了扬手中那轴诏令道,“你替本君谢谢陛下恩典,该如何措辞,你应该比本君更清楚!”他言罢便拂袖而去,急匆匆的脚步声须臾便在大殿中消失了。

  赵盐早已被适才突然出现的威压骇得出了一身冷汗,待到练钧如离开后方才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心头充满了无穷疑惑。尽管中州三右分明说这位使尊殿下并非冒牌货,可华王陛下似乎始终存有疑虑,但荣宠却一点都未曾少过。先是赐予“乾吟”剑,加封阳平君,又封赠其父母,颇有些将其高高抬起的意味。千头万绪,赵盐也懒得追究这么多,整理了一下练钧如的意思之后,便一溜烟小跑似的朝御城外冲去。毕竟,今夜的盛宴还得他来操持。

  尽管伍形易不在,但几个使令商议良久后,还是答应让练钧如前去见他的父母。一来这本就是不该禁绝的天伦,二来又有华王名正言顺的封赠,他们怎都不好拒绝拦阻。练钧如站在倚幽宫门外,却连一点展开那轴诏令的心思都没有。如今的练氏一家,虽然再不用遭受饥寒交迫的窘境,可也无法安享自由和愉悦。

  

第十七章 封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