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异人

    一夜的宴会充满着欢声笑语,但也同样是一场不见刀剑血腥的战场。上至华王姜离,下至群臣贵族,再加上心思各异的四国公子和练钧如,谁都知道,这不过是四国朝觐的前奏。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中州虽然积重难返,但好歹还是拥有着神州之中最富饶安定的土地,没有四夷时时刻刻的侵扰,而四国边境的重兵尽管不时有逾矩之处,却由于制衡之力无法肆意妄为,因此并不是那么容易亡国的。

  直到午夜,练钧如才拖着疲惫不已的身躯上了马车,这一夜,让他见识了这中州真正的权力中心,还有就是那四个名为质子的贵胄公子。隐隐约约间,他仿佛觉得所有人的头上都吊着一根丝线,所有人都想挣脱那一根丝线,掌握自己的命运,就连华王姜离也是如此。一面享受着“吾王英明”的称颂,一面努力利用着他这个所谓使尊的天命优势,仿佛这样就可以慑服四国。

  一路上,他没有和孔懿说一句话,也懒得询问对方究竟去了哪里。这八个使令,名义上都是他的直接下属,却是他最大的掣肘和负担,那一双双形同监视的眼睛,让他几乎无法安眠。踏进钦尊殿时,孔懿终于开口打破了沉寂:“殿下,伍大人在边关打了一个伏击战,歼灭炎国精锐一千人,相信这个消息很快就会传到华都!”

  练钧如先是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随即便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回过头来,脸上尽是惊诧之色。“你,你刚才说什么?”他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个看上去阴沉冷静的男子,竟会做出这样鲁莽的事情,“四国朝觐在即,他这是什么意思?倘若炎侯到时兴师问罪,陛下那里又该如何置词?”尽管竭力控制着声线,练钧如还是感到自己的声音格外刺耳。

  孔懿心有所悟地瞟了练钧如一眼,心中却情不自禁地生出了一缕暖意,不知何时,这位原本心怀抗拒的少年竟似乎接受了现实。话虽如此,她的言语却丝毫不留情,“殿下不是很讨厌伍大人么,倘使他真的惹下大祸,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殿下为何如此忧心?”

  练钧如陡地感到心中一凛,确实,伍形易乃是他心中最痛恨之人,按理来说,他应该希望寻到一个由头让对方倒霉,可是,此时此刻未免太不是时候了!不管是幽禁父母还是任人杀戮村民,都是不共戴天之仇,可是,倘若和近在眼前的覆亡之祸比起来,所有的仇恨都可以延后。

  “你明明知道我的意思!”练钧如逼上前一步,目光牢牢锁住了对方的眼神,“现在这个时候,倘若出了什么大纰漏,我就是想溜也溜不掉,就连我的父母也会一起遭殃!”震撼过后,他的头脑已是冷静了些许,因此言语间便不再咄咄逼人,“孔懿,不要卖关子了,你刚才既然说出来就一定有其中用意,究竟怎么回事?你至少得让我弄清楚事实,否则陛下那边一旦问起,我连一句言语也说不出来!”

  孔懿毫不退让地直视着对方的眼睛,由于练钧如身边的人早就被明空以各种借口支使开了,因此她并不担心两人之间的微妙冲突为人所见。她轻轻凑近了练钧如耳侧,如同呢喃般地耳语了一阵,随即便垂手退到了一旁,再也未曾发出只言片语。练钧如呆呆地站在那里,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面色惊疑不定。许久,他长长叹了一口气,自顾自地回到了自己的居处。

  转眼已是过了三日,就在练钧如从闵西全的府邸赴宴归来之后,风尘仆仆的伍形易重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兴许是听说了练钧如这些时日在华都的表现,他的态度犹为恭敬了几分,即便是听到练钧如交接那四国质子也未曾出言询问,仿佛是放任不管一般。不过,他对于祭天之时的异景却是小心非常,不仅事无巨细地盘问了几遍,还对练钧如一意救回的那个人分外好奇,只是其人始终未曾醒转,这才不得其门而入。

  终于,就在四国诸侯预期抵达华都前两日,昏迷了多日的那个少年终于醒转了过来。伍形易如获至宝地想套话问出对方的底细,却在尝试过三次之后大失所望。那人自从醒转之后,只是浑浑噩噩地睁大着眼睛,却是一言不发,最终伍形易不得不动用秘术逼供,谁知还是一无所获。城府深沉鲜少真正动怒的伍形易几乎想要命人将其处死,却被练钧如拦了下来。不知怎地,他总感到对方身上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东西,让他无法对其生死置之不理。

  “你究竟来自何处?”练钧如站在那人的床头,禁不住喃喃自语道。伍形易多番审讯无果,他自然不会想着费神套话,只是仍旧在琢磨着祭天时的那一幕奇景。“我听得清清楚楚,有人喝了一个‘开’字,随后漫天雷电才改换了方向。说是天意使然,其实蒙骗普通人还差不多,我却是绝对不信。这种役使雷电的传闻,在这里我还从未听说过,倒是曾经……”他说着说着便突然想起一件尘封往事,因此诧异地又往对方脸上打量了几眼,心中掠过一个奇怪的念头,“他总不会和我来自一个地方吧?”

  尽管内心觉得荒诞无稽,但练钧如毕竟曾经听说过,前世之中,曾经有一位号称明方的修道士曾经用天雷轰塌了整个兰州县衙,因此还是试探性地问道:“喂,你是否认识一位修道士?我记得他法号明方……”他的话才说了一半,原本在床榻上死气沉沉的少年突然一个鱼跃,竟是直接翻身下了床,伸手就朝练钧如的衣领抓来。一旁的孔懿见势不妙,连忙一个旋身护在练钧如跟前,抡掌重重地朝对方劈去。

  练钧如还来不及叫住手,那个少年却奇迹般地脱出了孔懿的掌风,然后一个踉跄瘫坐在床上。“不可能,不可能!”他口中语无伦次地说道,“我明明成功了,那就是师傅说的金丹凝练之法,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错?那天雷,那天雷分明是别人渡劫时才会出现的……”他看也不看火冒三丈的孔懿一眼,突然抬起头对练钧如道,“我就是明方真人的大弟子严修,你究竟是什么人?”

  少年的这句话使得练钧如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万万没有想到,天底下居然还有如此荒谬的事情。然而,传说那位明方真人有通天彻地之能,那么,其弟子可以到达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奇怪的。饶是如此,他的目光却是无比古怪,这个自称严修的少年不过十几岁的年纪,刚才却说什么金丹凝练的,看来也绝不是一个普通人物。

  “孔懿,你先出去,我想和他单独谈谈!”练钧如情知自己在这个世界无依无靠,因此便动了异样的心思。他也不顾孔懿心中在想些什么,又转过头来,用一种前所未有的郑重语气吩咐道,“这件事情很重要,你也看到了,先前伍形易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办法!你若是想知道什么,就照我的吩咐去做!”

  孔懿最终还是屈服了,然而,她的心里却好奇得很。无论她还是伍形易,用尽了办法都无法从对方口中撬出一个字,为什么练钧如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就能收到奇效?还有,那个所谓道号“明方”的修道士究竟是何方神圣?她猛地发觉,看似普通的练钧如身上,有着太多太多的疑点。

  

第二十章 异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