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王姬

    樊威擎立时脸色一变,但片刻便又恢复了平静,只是暗地打量着那个中年男子。姜离却似乎不以为意,只是微笑着点头道:“伍卿家,适才周侯说练卿能够避免先前历代使尊的遭遇,都是你等的功劳,因此便要求见你们一次。朕思量着你们当初为了隐蔽身份寻找练卿下落,始终鲜少现于人前,现在便无需顾虑那么多了。”

  听到姜离称那中年男子为伍卿家,樊威擎便确定此人就是八大使令之首伍形易。传言伍形易出身卑微,但一身本领却是极为不凡,额头的魂印也是觉醒得最早。八大使令来历各异,彼此间往往并不相服,唯有伍形易的命令无人敢违背,足可见其威信之高。想到这一点的樊威擎不由额外注视了对方一眼,不料伍形易似乎觉察到了他的视线,锐利的目光立刻朝樊威擎这边射来,其中还带有一种冰冷的寒意。

  “陛下,侍奉使尊殿下乃是我等的职责,既然已经知道殿下现世,我等竭力寻找拼杀也是应当的。”伍形易不卑不亢地答道,他又扫了樊威擎一眼,这才转身一揖道,“周侯勤劳王事,如此关心殿下安危,伍形易在此谢过。吾等虽然自幕后走向了台前,却也会矢志保护殿下。伍形易在此立誓,绝不会让那等卑鄙小人伤害了殿下!”后面一句话煞气极重,顿时让大殿中的其他大臣打了个寒噤。

  姜离对此自然没有任何意见,须知若是练钧如现在能够入朝,得到最大好处的便是他这个天子,无论是于公于私,他都会竭力支持练钧如,至于伍形易本人,他却要加紧防备。当下姜离便赞许地点点头,起身傲然道:“朕有练卿这样的人物辅佐,又有伍卿家你们这样的豪杰,四方诸侯和各位朝臣又都是难得的英才,何愁大事不成?来人,赐酒!”

  起先侍立在姜离一旁的宦者令赵盐早已匆匆下去准备,此时听得主上召唤,立刻亲自托着一个朱漆条盘,先至御前奉上一杯,然后便至练钧如身前,屈膝跪下,将条盘高举过头用以奉酒,这种罕有的隆重礼节让其他人都是大吃一惊,赵盐虽然只是一个小小内侍总管,但他更是华王姜离最信任的心腹,此时行此重礼,不啻代表着莫大的含义。此时此刻,所有人都想起了当日姜离赐剑给练钧如的情景,顿时将两个举动联系了起来。

  “小人在此谨祝殿下能还我神州百姓永世太平!”赵盐朗声祷祝道。

  由于黑纱蒙面,樊威擎并未看到伍形易的神色,然而,他却注意到后面几人的手似乎在微微颤抖,因此已是心满意足。看来中州的这八个使令着实是非凡人物,既然能够早知一步,那就能做出准确的判断,如今他走的路就犹如架设在深渊上的独木桥一般,容不得半点马虎。他可比不得炎侯那种粗鲁暴怒的家伙,须知要在天下散布一个贤德之名,所需的功夫比诸打仗更为艰难,他绝不会轻易拿名声去冒险。

  赵盐又向伍形易等人一一送上了美酒,而一旁的周侯等人也自有内侍奉上佳酿,一时间,大殿中满是酒香。高台上的练钧如却是神色好奇地看着下头的樊威擎,心中盘算着以后单独面对时该如何应付此人。今日这位周侯只是寥寥数语,就使得伍形易犯下了一个小小的语病,使令之所以能在列国之中纵横,一是因为他们的骑乘博乐鸟迅疾无伦,二是因为他们始终未曾露出真面目,无人认识,如今一旦真的走到台前,其实并不像伍形易说得那般轻易。

  “好!”姜离大喝一声,自己先举杯一饮而尽,“朕就在此和各位卿家同庆,望江山社稷永保万年,普天百姓皆享安乐!”

  “承陛下吉言!唯愿江山永固,万民安泰!”众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答道,随即举杯喝得干干净净。伍形易等人却并未在殿上停留多久,把酒杯放回条盘之后,他们立刻齐齐躬身告辞,竟是如同一阵风般消失在大殿入口中。

  “陛下有如此忠诚的臣子,真是天下之幸啊!”周侯樊威擎语带双关地赞叹道。果然,他一言过后,就见华王姜离脸色有异,顿时得意万分。坐在他身侧的王姬离幽除了一开始行礼问安之后,始终一言不发,此时却是突然露出了一丝笑容,看在其他人眼中,更是美艳不可方物。

  四方诸侯的封地尽管遥远,但在华都之内都有豪奢的府邸,这也是初代天子的善举,只不过住惯了富丽堂皇的宫城,任何一位诸侯都不会感激这种恩遇,身在府邸中反而会觉得无比局促。王姬离幽更是如此,她自幼长于深宫,成年之后又嫁给了周侯,始终都是享受着世间最为贵重的待遇。周国丰都距离中州华都有千里之遥,若是用马车至少也得用去月余,但以三足青鸟代步,不过是两日的路程。饶是如此,见了自己的王兄之后,她还是觉得一身疲累,足足在府中的大浴池中泡了许久才开始打扮梳洗。

  此刻,离幽正慵懒地任由侍女为其梳理一头瀑布般的长发,顾盼间风情万种,似乎根本不像一个年近四十的妇人。从侧面看去,她的轮廓无比优美,五官中的每一部分都散发着一种惊人的媚惑之态,就连身旁伺候的那些侍女内侍都是惊艳不已,几个留在中州,久未见过离幽的内侍甚至还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

  “夫人,您真是越来越年轻了!”那个梳头的侍女一边拢着那漆黑秀发,一边打叠精神奉承道,“怪不得主上几乎从不招幸那些嫔妾,只是一意地宠着您。夫人当年是艳冠列国,如今也不例外呢!”

  离幽却只是微微一笑,刚想答话,就听见一个内侍高声奏报道:“主上驾到!”一众伺候的宫婢内侍连忙俯伏在地,不敢仰视,王姬离幽却款款地站起身来,轻舒长袖迎了出去,眉头却不经意地微微一皱。这个时候,她的丈夫突然跑到自己的寝室干什么?

  “妾身恭迎主上大驾!”离幽待到近前,只是微微偏身行礼,脸上挂着永不褪色的笑意,“主上初至中州,不去拜访那些元老重臣,也不去和使尊殿下套套近乎,到妾身这里来作甚?若是传扬出去,他人还道妾身不懂得国事和家事孰轻孰重的道理!”

  “夫人还真是不肯放过寡人!”樊威擎爱怜地搂住妻子腰肢,这才开口道,“寡人故意比其他三位诸侯早来了一日,就是为了能够好好看看那位使尊殿下的真面目,想不到今日在殿上能够有那样的收获。若是寡人趁着今日再交结中州臣子,传扬出去,这话可就难听了。说起来,夫人乃是堂堂王姬,不妨会一会那些中州贵妇,比之寡人暗地里会见朝臣可是要稳妥得多。”

  离幽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她和那个高居于至高御座上的王兄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妹,自幼感情本就淡薄,出嫁之后更是只有三年一次的朝觐时会敷衍出几分兄妹之情,自然及不上和丈夫之间的情爱。四方诸侯中,樊威擎虽然算不上最强势的一个,却是最聪明的一个,就是家事上也无可挑剔。离幽虽然自负美貌,却还从未认为自己真能够艳冠群芳,因此丈夫独宠自己一人的缘故,她也是心知肚明。

  “主上放心,妾身既然是你的夫人,就绝不会在这些方面让您吃亏。”离幽突然发出一阵有如银铃般的浅笑,“陛下至今尚未有过子嗣,将来的事情还很难说。若是真的到了那一步,指不定不用一兵一卒就能让主上心愿得偿!”她突然抬头望着丈夫充满野心的眸子,轻轻地凑上前去,深深吻在对方的唇间。

  

  

第二章 王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