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雏鸟

    见了周侯之后,练钧如便被华王姜离留了下来,两人这些天时不时单独见面,看在旁人眼里便多了几分君臣相得的意味。姜离为了表示宠信和笼络,几乎每天都有赏赐送进练钧如居住的御城,若非练钧如年纪尚小,怕是美貌姬妾也会多出不少。

  “练卿,今日你见过了周侯,对其观感如何?”姜离示意练钧如坐下,这才挥手斥退了殿中伺候的其他人,只有赵盐侍立身侧,不曾回避。“人道是周侯樊威擎贤名远播,百姓称道,依朕看来,他可以说是四方诸侯中的第一人。”

  “陛下所言甚是。”练钧如点点头道。想起适才周侯锐利通透的眼神,他的心中便有几分忌惮。无论言行举止,周侯樊威擎都谨守君臣之道,礼数上更是无所缺失,依照常理,这样的人若不是真正的大贤,就是大奸大恶之人。“周侯觐见时,群臣都极为礼敬,怕也是因为他在诸侯中享有盛名,又礼尊王室的缘故。周侯夫人又是陛下的王妹,若是论起亲疏来,陛下和他也应该较别的诸侯更为亲近才是。”

  姜离却只是置之一笑,“我朝虽然向以宗法维系诸侯,但到如今,这姻亲之道却也已经无甚大用了。嫡亲兄弟为了一个嗣子之位尚可争斗不休,又何况这种靠婚姻联结在一起的同盟?唔,练卿就位不久就能看清楚这些,也是着实不易了。朕听太傅和太宰他们说,那些所谓的中州贤达太过迂腐,不合你的心意,朕便给你特旨,你若是寻访到了贤才,就自己留在御城之内,只需知会朕一声便可。若是这些人能够为朕所用,大可赏赐官职爵位,以收民心。”

  练钧如闻言不由抬头,目光正好和姜离的炯炯眼神交击在一起,随即立刻垂下头去。“陛下的心意,我明白了。只是,恕我直言,如今的天下,已经到了礼崩乐坏的时候,那些游子文士,往往只知有各国诸侯,不知有中州王室,轻易不会答应招揽。若无好手段,怕是陛下心意落空的机会居多。我曾经闻听商侯聚士三千,数目虽多,其中却应该也是良莠不齐,不知陛下是想要商侯那般求名,还是只要真正的贤才而不想张扬?”

  姜离赞许地看着练钧如熠熠发光的眸子,终于霍地站起身来,伫立许久方才昂然道:“练卿此问甚好,若是照着朕当年的性情,自然是恨不得列国诸侯都知道朕的雄心抱负,如今却是不会再那般年少无知了!天下乱离已久,各方游士无不在寻访明主,这些人中,欺世盗名之辈居多,朕可不想在这些人身上做文章。古来曾有千金买马骨的典故,虽能令四方名士来投,却是张扬太过,不符合中州如今的处境。练卿,朕知你此问之意,尽管放手去做就是,不必担心有什么功高震主之忧,须知天子使尊,自古便是一体,哪有相忌之理?”

  练钧如走出王宫时,面上仍旧是带着一缕微笑,即便是如今,对于天下大势,他的看法仍旧是无比肤浅,但是对于自己的生存之道,他却是明白得一清二楚。伍形易即便手握王军兵权,却也不敢过于妄为,否则便是自找灭顶之灾,毕竟四国诸侯仍在那里虎视眈眈。而姜离虽不是那等雄才大略之主,但在这等时刻,却是他唯一依附的对象。只有保住这位天子,保住中州,他才能平安无事地活下去。

  由于孔懿等人已经先期离开了皇宫,因此车驾上的侍者已经换了另一个人。对于此人,练钧如的信任之心还要多些,不为了别的,只是因为那是和自己来自同一个世界的人。他万万没有想到,一次形同作秀的祭天,居然能从天雷中得到这样一遭奇遇。

  “严修,如何,这个乱世是否让你感到更加心悸?”练钧如低声对身后的人道,“相比那一个充斥着贪官污吏的世界来说,这就是不折不扣的乱世。居上者可以随意处置所谓贱民奴隶,四方诸侯可以随意出兵践踏他国国土。换作从前,我甚至无法想象人间曾有过这种人命如草芥的乱世。我说过,你可以选择是否襄助于我。我不能给你什么承诺,如果你想要离开,我也不会阻拦。”

  严修自苏醒后已经是三天了,尽管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仍是时时刻刻处于怀疑之中,对于练钧如的话却没有几分排斥。伍形易等人用在他身上的手段曾经让他感到生不如死,然而,心底的警惕却让他当时没有开口说一个字。自打苏醒后开始,他就莫名其妙地暂时失去了引以为傲的道力,只剩下了那点用来防身的武功,凭着这些要在乱世生存下去几乎不可能。饶是如此,他也只是答应练钧如暂时呆在中州,旁的便再也不肯开口承诺。他并不清楚练钧如的来历,也不明白自己究竟身在何处,因此仍旧把自己暂时死死地封闭了起来。

  说过那句话之后,练钧如也没有再开口,只是任着车驾前行。然而,他分明能够听到身后严修粗重的呼吸声。就在即将抵达御城的一刻,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悦耳的鸟鸣。他不由抬头望去,只见数十只金色的异鸟正傲然盘旋在长空之上,双翼的羽毛在阳光映衬下闪动着耀眼的光芒。车前的驭者也是愕然抬头,待到看清之后便失声惊呼道:“旭阳金乌,难道是炎侯已经到了?”

  练钧如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以周侯的身份地位,尚且是提前令华都中的府邸备好车驾,然后在华都外弃了骑乘的三足青鸟,通报王宫后方才乘坐车驾进城。仅看适才空中的声势,便知这炎侯为人嚣张,倘若来人只是信使,那排场也是太大了,倘若金乌上骑乘的真是炎侯,那就更为离谱。堂堂一国诸侯,竟连这点礼数都不肯遵从,足可见其人心志。

  “不用管这些,你令人把车驾收好。倘使陛下使人来请,就说我偶感不适,今夜无法奉诏!”练钧如淡淡地对驭者吩咐了一声,随即就下了车驾,一言不发地往自己的寝宫走去。不管如何,诸侯朝觐的日子应该是明日。周侯是名正言顺地进城,他确实应该接见,至于炎侯,恐怕就是为了兴师问罪而来。练钧如此时犹记得当日孔懿说过的话,伍形易在边境歼灭炎国精锐一千人,其中隐情他却是不知道,那就由得别人去应付好了。

  还未走到钦尊殿,他便听到发觉前方一阵慌乱,只见几个宫中侍者上窜下跳,似乎是想要捉住什么东西,不由眉头大皱。他只是略一沉吟便决定上前瞧一个究竟,谁料几步上前之后,他便发觉了那四个眼熟的小东西。当日初次上山行猎时,他曾经为了它们吃过那只异鸟天大的苦头,想不到竟会在这里重逢。

  那几个侍从一见眼前的人影,立时矮了一截,忙不迭地一个个俯伏于地,至于那四只雏鸟则是继续在地上活蹦乱跳。练钧如看也不看地上的众人一眼,只是缓慢地向前挪动步子,这一刻,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家里和父母的温馨一刻。四只雏鸟仿佛认出了练钧如,竟是毫不避忌地朝他身上扑来,一时间,练钧如的身上倏地便挂满了四个毛茸茸的小家伙。

  练钧如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真切的笑意,爱怜地***了这些小家伙一会,他便招呼了严修和身后的其他人一声,竟是没搭理地上的那些侍者。自从看到这四只雏鸟的那一刻,他便知晓,那只护雏心切的雷鹏,怕是早已陨命。尽管人畜有别,但此时他竟能想象到雷鹏临死那种深切的悲哀,不管怎样,他都不想让四个小家伙落入伍形易等人的手中,想必对方也不会因为四只尚未长成的雏鸟和他为难。

  

第三章 雏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