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炎侯

    炎侯的突然驾临让华都城内一片慌乱,按照礼制,四国诸侯朝觐之前,须得命人先向天子奏报,随后在城外扎下营寨,等天子诏令下达之后,方可乘车驾至王宫。相比古时诸侯会盟,请天子于郊野再行朝拜的典故,这已经是分外简陋草率的了。无奈如今中州威权日弱,谁也不可能斤斤计较这些事,而炎侯这一次形同僭越的无礼之举,无疑是在中州群臣权贵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

  炎侯阳烈却顾不得那许多,自打他接到边关急报之后,便知道自己出兵威慑之举为人完全破坏,不仅如此,对方还死死扼住了他的把柄,竟连他派出的信使也全都被拦截,若是被人将其中内容公诸于众,他这个堂堂一国之君就要丢尽了脸面。他生性就是暴躁之人,身边人见他气性不好,也没有一个敢于进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主上直截了当地降落在华都府邸内。

  虽然炎侯舍了后头的大部分护卫匆匆而至,但随侍的十几人中都是天下赫赫有名的人物,除了几位官员之外,还有天下四大门派之一旭阳门的三位长老随行。最最显眼的就是一对形同璧人的少年男女,男的是炎侯义子,又被旭阳门主阳千隽收为首徒的许凡彬,女的则是炎侯独女,有驭琴炎姬美名的阳明期。在旁人看来,这对少年男女看上去颇为亲近,似乎是早已得了炎侯默许的恋人,但无论是旭阳门主阳千隽还是炎侯阳烈,眼前都没有表示任何心意,毕竟,历代旭阳门主和炎侯都是阳氏后裔,这血脉相连的关系牢不可破,所谓联姻也不过是在巩固一下彼此关系而已。

  炎侯阳烈一面遣人向王宫送去文书,一面在大厅中咆哮道:“寡人倒要看看,那个小子有什么三头六臂,竟敢出动王军偷袭!难道他还以为是当年的势头么?如今四国鼎立,天子不过就是一个摆设而已,他不知内敛,反而不知好歹地欺到寡人头上来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他猛地转过身来,冷冷地扫视了几个自己的臣子一眼,一字一句地道,“寡人不管他是真的使尊还是假的使尊,只要是犯了我炎国利益,绝不会轻易放过!今夜崇庆殿奏对之时,寡人倒要看看他是否真有这个胆量!”

  随侍的炎侯心腹,司寇虎钺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唾沫,好半晌才艰难地开口道:“主上,万一他们在金殿上将信使传达的密信公诸于众怎么办?如今周侯已是抵达了华都,此人最为较真,平素也是沽名钓誉,怕是会抓着这件事不放。他国都是陈兵边境以作预备,而我国前锋确实已是进入了中州境内,若是被人编排起来……”

  “住口,寡人岂会畏惧那些黄口小儿!”阳烈不由大怒,声音又提高了几分,“樊威擎那个家伙不过是靠贤名行骗天下,旁人怕他,寡人可是夷然不惧!若是真的僵持不下,我炎国的军队位居四国之冠,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虎钺见自己的主上已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不由暗自叫苦。如今正是非常时刻,倘若真的做下了什么不智之举,怕是其他三国都会乘虚而入。虎钺平日为人虽然也是残暴不仁,欺上瞒下,但对于天下大势还是知道的,又怎敢让自己的主上去碰钉子?无奈炎侯阳烈已是铁了心要为那一千人的损失讨回公道,任是虎钺说什么都不管用。

  姜离对于炎侯突如其来的举动也是诧异不已,尽管有心将他晾在一旁不予理睬,最终却还是接受了炎侯派人呈交的文书,算是认可了他进入华都。即便如此,姜离仍是在宫中雷霆大怒,一干内侍宫婢都是躲得远远的,丝毫不想沾惹这位至尊半点。直到闻讯而来的伍形易与姜离密会之后,宫中僵硬的气氛才稍稍减轻了一些。

  姜离和伍形易两人自后殿出来时,便令人前去请练钧如入宫。谁知半个时辰之后,奉命而去的几个内侍脸色惶然地回转来,竟是声称使尊殿下身体不适,无法前来。听到这个消息,无论姜离还是伍形易都是大吃一惊,须知早上会见周侯时,练钧如仍是安然无恙,如今却传出有恙的消息,内中必有蹊跷。

  姜离瞥了若有所思的伍形易一眼,突然大笑道:“此计甚妙,朕知道练卿的意思了。来人,去报炎侯,就说使尊殿下偶感微恙,让他明日与商侯和夏侯一同觐见!另外,按照炎侯进贡的东西,比照周侯的份例进行赏赐。还有,就说炎侯远来辛苦,让宫中膳夫挑选拿手的,送一些饮食过去,就说是朕的一片心意!”

  伍形易见姜离旁若无人地下达旨意,眼中厉芒一闪,转瞬又恢复了若无其事的面容。“陛下英明,炎侯乃是暴躁的性子,您今晚不接见他,他必定会暴跳如雷。明日四位诸侯齐集崇庆殿,他就算想要发作也得看着他人脸色,言行也不敢过于恣意。”他微微躬身,神情恭谨地道,“明日请殿下允准我等出席,毕竟,这一次的祸事乃是臣闯下的。”

  姜离捋着颌下的几缕长须,志得意满地道:“伍卿家此事做得极为妥当,又何来闯祸之理?你截住了所有信使,占在了一个‘理’字上头,谅炎侯也不敢放肆。就让他一个人在府中暴跳如雷好了,他不是名正言顺叩关觐见的周侯,朕未曾追究他私自进城,就已经是额外开恩了。”想到炎侯嚣张的行径,他的脸色顿时又阴沉了下去,“好在练卿寻了一个好借口,这四国朝觐本就是为了他而来,他既然身体不适,朕又怎好强求,只能让炎侯等明日了!”

  伍形易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回到了御城,却正好早先的那几个侍者迎了上来,一五一十地将练钧如的举动奏报了一遍。他一听说练钧如不打一声招呼就带走了四只雏鸟,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当日离开赵庄时,他无意中发现那只雷鹏天赋异禀,便起了降服的念头,谁料派去的蒙辅最终功亏一篑,那雷鹏最终重伤身死,却抓到了四只雏鸟。本意他是想驯养这四只雏鸟以供骑乘之用,却不料练钧如在此事上也横插一手。

  “算了,不过四只不成气候的小家伙而已,本座不想为此事和殿下有什么冲突。”那几个侍者虽是伍形易心腹之人,却也不知道多少隐秘,“使尊殿下如今在钦尊殿中么?”

  “回禀伍大人,殿下正在钦尊殿中歇息,只有那个叫严修的家伙陪着,旁人都被撵了出去。”一个侍者瞥了瞥伍形易的脸色,不敢隐瞒实情,“大人,那人身份可疑,绝不能让他留在殿下身边,这可是一个天大的祸害啊!”

  伍形易冷哼了一声,却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他何尝不知道那个叫严修的少年有古怪,可是,不管如何盘问或是用秘术询问,都问不出所以然来,反倒是练钧如三言两语问出了对方来历。这位名义上的使尊殿下既然开了口,他也不好拒绝,再加上想要弄清严修的底细,他才默许此人暂时担任练钧如的扈从。如今看来,练钧如这个出自山野的少年颇有几分算计,并不若当初想象中那么好控制。

  站在钦尊殿大门前,伍形易露出了一丝冷笑。不是庸才最好,倘使那将会名留史册的使尊殿下真是庸才,应对起四方诸侯来也是一个大麻烦。白天接见周侯时,他分明能觉察到周侯樊威擎注视练钧如的目光,这种兆头很好。兴许,他应该让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练钧如身上,如此一来,他便可以行使自己的计划方略。“众矢之的是什么滋味,你就好好品尝一下吧,殿下!”他低声咕哝道。

  

第四章 炎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